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45、045

【书名: 别来有恙 45、045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    木枕溪请同事吃了一顿食堂, 心情舒畅。

    公司食堂其实伙食很好,物美价廉,有肉有蔬菜有水果,分量还足, 平时就餐的人很多,但是甫一从豪华餐厅跌落到员工食堂, 柯基妹子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落差。

    不过她倒没放在心上, 本来也是仗着木枕溪大方,随口一宰, 宰一次就算了, 多来几次她自己也怪不好意思的。但通过这次食堂, 她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木枕溪真的像有情况了。

    比如说吃着吃着饭突然发起呆, 傻笑倒是没有傻笑, 这种表情出现在木枕溪这么标准的御姐脸上有点违和, 她一般都是长腿一伸, 背靠在椅子上, 或者手搭在办公位的隔断上,眉梢微微往上挑, 唇角微微上扬,有点儿不在乎, 又有点儿漫不经心,这种慵懒的轻笑。

    实不相瞒,她们公司好多妹子每回看到木枕溪都芳心乱蹦,倒不全是心动, 有的就是出于对漂亮小姐姐的向往。从她进公司第一天起,她们就私底下八卦过新来的主美木枕溪的性取向,站弯的那方出示了很多论据,比如说身高,再踩个高跟鞋,大部分男的都得仰视;比如说绅士风度温柔体贴,尤其是周到体贴,差点“争风吃醋”写出来小论文。

    公司内部小八卦群。

    同事1:弯的,绝对是弯的,还是那种攻得人合不拢腿的那种弯

    同事2:附议,我上次上班差点迟到,夺路狂奔赶电梯,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上了,就剩一小条缝隙了,我这个着急啊上火啊蹭蹭的,我的全勤奖!接着我就看到电梯门在我面前缓缓打开,木姐对着我轻笑,还温柔地说:赶上了,还不快来?啊啊啊啊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吗?

    同事3:仙女!女神!

    同事2:是的,我躺平我死辽

    同事3:我也来爆个料,我上回大姨妈,我是反应比较强烈的那种,然后疼得不行我就去蹲卫生间了,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儿出来,在洗手间碰到了老大,老大看了我几眼,问我是不是生理期疼,我说是,然后我就回工位继续工作了,我们这种游戏狗不配拥有休息,结果你们猜怎么着?和我同一个老大的不许爆料

    同事4:怎么着怎么着了?

    同事3:恭喜我获得布洛芬+1,红糖水+1,暖宝宝贴+1,温柔问询+1,特许休息一小时+1,虽然那一小时耽误的工作之后得补回来

    同事4:卧槽慕了,我们组的老大就是个死直男,我上次疼得满脸是汗他还问我是不是热得[手动再见]

    同事3:哈哈哈哈哈哈

    同事5678分别爆料。

    最终得出结论,这么会撩妹的肯定是弯的,不然上哪儿积攒地这么丰富的经验。

    站木枕溪是直女的不同意了,一个个冒出来反驳:俗话说得好,直女才最会撩妹,看起来越弯的,其实越直,没看到国民老公都被爆出来有男朋友了吗?科科。

    两边打了一架,由于没有确实证据,这个议题陷入了僵持阶段。但在一件事上达成了统一的结论:木女神太好了叭,想娶回家。

    木枕溪从短暂的出神中反应过来,迎上对面柯基妹子打量的眼神,皱眉道:“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柯基妹子眼神闪烁:“没、没什么。”要是木枕溪知道自己在心里揣测她的性取向,大概会弄死她吧。

    木枕溪威严道:“嗯?”

    柯基妹子心里一震,别的部门或者项目组只看得到木枕溪温文尔雅纯善亲和的一面,但木枕溪发火的一面可没见过,她发火不是暴跳如雷、劈头盖脸地骂,但只要绷着张严肃的脸,放出浑身的低气压,间或从那张唇形完美的薄唇里冷冰冰吐出几个字,足以让下属员工心惊胆战。

    柯基妹子一哆嗦,低声招供道:“我想问您一个私人问题。”她抱着一丝希望,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一般来说不涉及工作失误或者有些人脑子太笨转不过来,木枕溪的脾气是很好的。

    木枕溪懒洋洋抬了下眼皮:“说。”

    柯基妹子咽了咽口水,小声问道:“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木枕溪淡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柯基妹子声音更弱:“大家私底下都在讨论……”

    “大家?”木枕溪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良久,啧了一声。

    柯基妹子险些魂飞魄散,一个字不敢多说,埋头疯狂扒饭。

    木枕溪喝了口果汁,静静看向窗外的街景,唇角上翘。

    ***

    殷笑梨对着自己的工作安排表精打细算了两个月,终于挪出来一天空去林城大学。她工作虽然忙,但休息日是偶尔能保障的,然而她休息,肖瑾也休息,休息得还比她多得多。

    殷笑梨:“……”

    由于肖瑾不用坐班,上下班更是没有定律,她还兜兜转转地从熟人的熟人那里弄到了肖瑾的课程表。这一看简直嫉妒得不行,大学老师是什么神仙工作,一周就那么几节课不说,学生还不用怎么管,上完课就能走,虽然钱不一定很多,但胜在清闲得不得了,可以尽情地发展业余爱好。

    ……如果她知道大学老师的学术压力的话,大抵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谢谢师傅。”殷笑梨和出租车司机结了账,站在林城大学的西门前,仰头,看着上面镌刻出来的几个朴实无华的字,吸了口气,迈进去了。

    现在导航很发达,殷笑梨搜索了劝学楼b栋,立马就出现了一条精准的线路,连问学生都省了。

    殷笑梨抬手看了眼腕表,肖瑾是一二节的课,快下课时间了,争分夺秒地快跑起来。

    肖瑾正讲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意大利作家乔万尼·薄伽丘的《十日谈》,课本上只是一笔带过,她习惯多讲一些,特别是一些比较有趣的故事,给学生拓展视野。

    虽然课堂上老师会给学生推荐书目,名著列了一箩筐,甚至会要求学生针对某一部小说写论文,不管是针对某个人物形象还是某个社会现象,但是不要高估了学生的自制力,毕竟谁也不知道回去以后学生看没看,交上来的论文肖瑾看着都忍不住发笑,有的很明显是只看了个梗概,从网上当来的。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作为老师,她能做的只有尽量激发学生的兴趣,让他们从心底对这门课产生好奇和了解的**,好在从学生们交上来的论文中,真看了书认真写的人数比上回略有增长。

    “《十日谈》问世后,深受欢迎,同时也影响深远,比如我们所知的《坎特伯雷故事集》,就是摩仿《十日谈》之作,莎翁、歌德、普希金都从故事中汲取过创作素材。意大利评论界甚至把薄伽丘的《十日谈》和但丁的《神曲》相媲美,称之为……”

    肖瑾倾身,素手从粉笔盒里拈起一根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字:“人曲。”

    下课铃适时响起。

    底下的学生端坐在原位,肖瑾把粉笔放回去,嘴角噙着笑,道:“这节课的课件我已经发到公共邮箱了,里面有一些课外阅读书目,想了解更多关于《十日谈》的内容,可以照着书单去找,我查过馆藏了,都是校图书馆有的。好了,下课。”

    殷笑梨听到里边传来一声下课,立刻目不转睛地盯着教室门,生怕错过肖瑾。谁知等了半天,学生陆续往外走,肖瑾还是没出来。

    殷笑梨走到正对门口的方向,往里看了看。肖瑾被几个学生围在中央,笑容温和,耐心地给学生解答问题。

    殷笑梨视线特意在那几个女学生脸上转悠了一圈,有两个分明是心不在焉的,装作认真听讲的样子,其实眼睛盯着肖瑾的脸不放。

    殷笑梨:“……”

    她竟然有一种帮着木枕溪把那些人“觊觎”肖瑾的目光给挡开的冲动。

    课间休息时间都快过去了,下堂课老师马上就到,学生还是缠着自己不放,肖瑾举例了两本书名,好不容易才从学生的包围中脱身,拿起教案,转身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殷笑梨抬手朝她打了个招呼,尴尬道:“嗨。”

    肖瑾走到门外,朝她点点头:“你好。”又问,“找我有事?”

    殷笑梨顾左右而言他,笑吟吟望着她:“肖博士很受学生欢迎啊。”

    肖瑾摆手道:“哪有,学生求知欲旺盛罢了。”肖瑾聪慧如斯,哪能不知道有的学生藏着些什么心思,好在她班上女多男少,大部分女生就是抱着因为她好看有机会就多看两眼的目的,至于那些别有用心的,肖瑾都巧妙地化解了。

    殷笑梨但笑不语,须臾,切入了正题,道:“我想请肖博士吃个饭。”她连借口都找好了,“上次你送木枕溪到医院,我还没有谢过你。”

    肖瑾欣然道:“好啊,但我要先回趟办公室把东西放下。”她扬了扬手里的教案和教材。

    殷笑梨道:“介意我和你一起吗?”

    肖瑾道:“当然不介意。”

    两人一道往教师办公楼走,殷笑梨一早就观察了她的脸色,脸色很好,面带红润,不像生病,但是化了妆不好确认,看她走路的步伐,稳健有力,除了比常人偏瘦以外,简直正常得不得了。

    殷笑梨在心里飞速排除着各种说得上名字的病,以及基本表现症状。

    肖瑾突然偏头看了她一眼,说:“殷小姐,我衣服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你看了这么多遍?”

    殷笑梨说:“没有,我就是……”她灵机一动道,“觉得你今天穿的这身很好看,在哪儿买的,网上还是商场?”

    肖瑾目光玩味地看她两秒,回答:“商场。”

    殷笑梨一个老油条,居然被她看得心脏一紧。

    她不敢再见缝插针地打量对方了,相安无事地回了办公楼,她站在门口等,门半掩着,肖瑾和一个女老师说了几句话,对方在和她抱怨评职称的事情,肖瑾宽慰了同事几句,出来了。

    “去哪儿吃?”肖瑾笑着问她。

    她这么直截了当,殷笑梨反而愣了一下,接话道:“你下午有课吗?有的话就校内,没有就校外吧。”她知道肖瑾下午有课。

    肖瑾果然回答她:“有。”

    殷笑梨道:“你们学校三食堂四楼我记得有个餐厅?”

    肖瑾微讶:“你来过?”

    殷笑梨笑道:“少说林城大学也是林城的标志之一,我在这里呆了好几年,怎么会没来过?”

    肖瑾抿唇回了她一个笑容:“那就这儿吧,省得来回折腾。”她转了下眼睛,无比自然地轻声开口,“木枕溪也来过吗?”

    殷笑梨更自然地回答道:“来过啊,她经常来。”

    肖瑾挑眉道:“经常?”

    殷笑梨“唔”了声,说:“其实也不能算经常,但是除了公司、家里,相对来得比较多的地方,她觉得这里风景好,求学的气氛也很好,偶尔会来散散步。”

    肖瑾难掩甜蜜,幸福道:“嗯,她跟我说过的。”

    殷笑梨观她表情,觉得分外眼熟,电光火石间与上回木枕溪和她聊起肖瑾时的神情联系到一起,简直一模一样!

    这两个人,为什么分开了还能虐狗?!

    殷笑梨百思不得其解。

    肖瑾忍俊不禁道:“她还说篮球场那边经常有学生打球,说我要是路过可以看看有没有帅哥,是不是特别可……咳。”

    殷笑梨默默咽下这口狗粮,幽幽开口替她补上:“是特别可爱。”

    肖瑾摸了下耳朵,不自在道:“去食堂吧。”

    殷笑梨因为她这个动作下意识往她耳后看了一眼,肖瑾却以手掌微挡,继而将耳畔长发拨下几缕,刚好挡住了耳根。

    殷笑梨心里掠过一丝异样,难道她耳朵后面有什么东西吗?

    难道是针眼?殷笑梨悚然一惊,不惮以最坏的结果来揣测肖瑾现在的身体状况,继而眉头微皱,什么病需要在耳朵后面打针的?好像没有啊?

    两人各怀心思上了食堂四楼的餐厅,殷笑梨特地要了间包厢,服务员拿着点菜机在一旁微笑候着。

    殷笑梨将菜单递给肖瑾,肖瑾落落大方地接过,点了两个家常菜,糖醋排骨、红烧茄子,就说可以了,殷笑梨笑着说:“你跟我这省钱干吗?”接连点了三道最贵的菜。

    肖瑾阻止道:“我们两个吃不完。”

    殷笑梨翻着菜单,自顾自道:“吃不完我打包带回去呗。”

    肖瑾:“……”

    殷笑梨登时爆发出一阵愉快的笑声:“哈哈哈。”

    肖瑾后知后觉被她逗了,单手撑着下巴,弯了弯眼睛。

    第一反应不是羞恼,而是木枕溪和殷笑梨在一起应该会觉得很有意思,她那个人比较闷,正合适有个叽叽喳喳的在她身边逗乐,怪不得木枕溪会和对方成为朋友。

    她笑容灿烂,殷笑梨就更开心了,说明对方是接受这样的聊天方式的,和人交流最怕的就是冷场,而且殷笑梨看得出来对方是真的开心,而不是出于礼节性的微笑。

    殷笑梨还是第一次和肖瑾独处——上次在医院匆匆一面不算,从在教室门口接到她到现在,半个多小时,殷笑梨对肖瑾的固有印象被粉碎得差不多了,简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以前她不认识肖瑾的时候,从木枕溪那些年的表现里得出了对方是个“渣女”的结论,但真正接触起来,再加上目前木枕溪的态度,如果肖瑾真的负过她的话,肯定不是这个表现,其中恐怕有更多不能为人道的原因。尤其是……肖博士长得太好看了吧。

    木枕溪美则美矣,但更多的是出自她的脸本身,眉弯鼻挺,唇红齿白,一笑时左颊一个浅浅梨涡,就像是对着你的心脏用力开一枪,再加上那个身高、那个性格,妥妥地大御姐。

    肖瑾很不一样,在殷笑梨见过的人里,绝对不是最好看的,但却是最能吸引目光的人。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在人群里一眼就能被看到,看见了就移不开视线,清丽不可方物。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可盐可甜可酷可御。

    殷笑梨心里啧了两声,木枕溪这个初恋女友是哪里来的神仙宝贝。

    颜狗殷笑梨诚实地沦陷了,用眼睛再次描摹了一遍肖瑾的五官,尽力克制眼睛里的亮光。

    肖瑾将自己那套餐具用开水烫过,起身和殷笑梨面前的那套交换。

    殷笑梨回神,忙道:“谢谢。”

    肖瑾开始烫另一套,淡笑道:“不知道殷小姐是什么时候和木木认识的?”

    殷笑梨捕捉到了这个称呼,不由一笑,说:“很早了,2010年的时候吧。”

    肖瑾问:“什么机缘下认识的呢?”

    要是别的人这么问关于木枕溪的事,殷笑梨肯定一个字都不吐露,但肖瑾不是别人,殷笑梨还是希望木枕溪能再勇敢一次的,说:“第一次见她应该是拿快递的时候吧,就那种……不知道你们国外是不是一样,我们学校是有一个快递集中点,然后全校学生的快递都往那儿送,什么申通、中通、圆通、顺丰,都堆在一起。”

    肖瑾点点头,示意自己在认真听,没打断她。

    殷笑梨说:“我收了个短信嘛,就去那边拿快递,就看到背对着我的,有个女生在分拣快递。我这眼睛,对看美人是一绝,我从背影就看出来,哇,这肯定是个大美人。”

    肖瑾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殷笑梨哈哈道:“我是直的,就是纯粹的欣赏,我就故意往她身前绕了,看清了她的脸,太好看了吧。本来我以为她和我一样是学生,因为年纪跟我看起来差不多。后来看她的衣服还有做的事情,才发现她是快递点的工作人员。我就跟她搭讪,你猜她什么表现?”

    肖瑾笃定地道:“她没理你。”

    殷笑梨乐不可支道:“对,她没搭理我,其实也不算完全没搭理,她面无表情地问我,叫什么名字,手机尾号多少。”

    肖瑾脑补了一番木枕溪顶着一张漂亮的脸蛋,穿着工作服冷冰冰说话的语气,心里有点好笑,又有点酸楚。

    她提起桌上的茶壶,体贴地给殷笑梨倒了杯茶:“后来呢?”

    殷笑梨说:“那回没有后来啦,我要拿的快递是另一家公司的,拿完就走了。后来我再去快递点就没找到她,我和那边快递点负责人都蛮熟的,我就去那个快递公司的负责人,前几天在这里的那个女生呢?人家跟我说是临时工,那几天正好是双十一,工作量特别大,她过来干了几天,后来不缺人了,她就不来了。”

    肖瑾垂了垂眼,问:“再之后呢?”

    殷笑梨说:“再之后我记不清顺序了,遇到了好多次,每回见到她都在干不同的事情,好像挺忙的,我脸皮厚嘛,死缠烂打地要和她交朋友,有志者事竟成,就真的成了朋友啦。”

    肖瑾对她的一笔带过颇为失落,但她很快就将情绪掩藏了下去,真诚道:“谢谢你。”

    殷笑梨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应该的。对了,”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这事儿不仅是木枕溪的困扰,也是她的疑惑,“那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啊?怎么一直不来找她?”

    肖瑾凄然道:“我找过,没找到她人。”

    殷笑梨猜测大概是一段伤心往事,识趣地不再提,正好服务员敲门,端着菜上来,默契地揭过了这段。

    用餐途中,肖瑾在数次被殷笑梨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打量后,停了筷子,优雅地用纸巾压了压唇角,道:“殷小姐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殷笑梨干笑了一声。

    要是直截了当地问肖瑾:你是不是有病?估计肖瑾要当她有病。

    于是殷笑梨迂回道:“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肖瑾道,“挺好的。”

    殷笑梨:“上次体检是什么时候?我有个朋友现在在体检中心上班,你要是去那边体检的话可以给你打八折。”

    肖瑾:“……”

    殷笑梨:“哈哈,虽然你不缺那个钱吧,但是能省则省是吧?”

    肖瑾说:“……是。”

    殷笑梨从包里把事先准备好的名片放到她手边,殷勤道:“一定要记得定时体检哟。”

    肖瑾把名片收下:“谢谢。”

    殷笑梨看着她的眼睛,轻松的语气:“话说回来,你上次体检到底是什么时候?木枕溪是今年上半年。”

    为了套出来话,殷笑梨豁出去了,不惜拉木枕溪下水。

    肖瑾立刻回答道:“我也是上半年,一回国就做了检查。”接着紧张问,“她的体检报告有问题吗?”

    殷笑梨支支吾吾。

    肖瑾脸色白了一半:“有问题?”

    殷笑梨被她表情吓到了,忙道:“除了有点心率不齐外,没什么大毛病。”

    肖瑾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殷笑梨正琢磨要不要换个法子旁敲侧击一下,肖瑾脑筋转了一圈,主动道:“你加一下我微信吗?”

    殷笑梨茫然抬头:“啊?”

    肖瑾说:“我体检报告在家里,晚上拍给你看。”

    殷笑梨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瞌睡了送枕头的好事,压抑了一下自己的兴奋,掏出手机说:“好啊,你扫我。”

    肖瑾和她扫一扫添加了好友。

    殷笑梨怎么知道肖瑾完全是误打误撞,肖瑾以为是木枕溪担心她身体,又没有立场问,授意殷笑梨旁敲侧击地过来问,索性顺水推了舟。

    晚上殷笑梨收到了肖瑾的体检报告照片,比木枕溪还要健康,打消了她对对方身患绝症的可怕脑补。

    而肖瑾从殷笑梨的朋友圈里找到了木枕溪从2012年至今的许多照片,孤独的、安静的、微笑的、阳光的,一张一张存下来,如获至宝。

    “你在和谁聊天?鬼鬼祟祟的。”一个周末,木枕溪约殷笑梨出门吃饭,殷笑梨放在手边的手机亮了起来,她居然诡异地先瞟了木枕溪一眼,然后才谨慎地解锁,回复。

    殷笑梨说:“没谁。”

    木枕溪自以为心领神会,揶揄道:“你新男朋友?”

    殷笑梨“唔”了声,不置可否。

    木枕溪挑了挑眉,就当是了。

    木枕溪啧道:“男朋友就男朋友,我又不拦着你交,弄得这么神秘干吗?”

    殷笑梨低头打字:【我在吃午饭】

    肖瑾:【好的】

    殷笑梨把手机倒扣下来,放在桌面上,再次忐忑地看了木枕溪一眼。

    万一被木枕溪知道她差不多成了肖瑾在这边的卧底,她会不会弄死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殷笑梨【抓狂】:事情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呢?[头发渐渐消失.jpg]

    薛妈:仿佛闻到了什么气息?我们经纪人脱发联盟又要招新了?这次居然有闺蜜组来投奔了?

    肖瑾:出去吃饭了啊,肯定和木枕溪一起的,在线等一个殷记者朋友圈,舔溪宝颜【跷二郎腿.gif】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我是特警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