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64、064

【书名: 别来有恙 64、064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的幻想世界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行了, 上去吧,早点休息,晚安。”更深夜重时,木枕溪把肖瑾送到2栋楼下, 一只手揣在口袋,一只手朝她挥了挥。

    肖瑾咬唇, 笑眼望她, 倒退着往后走。

    木枕溪面露无奈,接着皱起眉头, 眼神里闪过警告。

    “晚安。”肖瑾语气轻巧上扬, 笑得更灿烂, 转身进大门里了, 一路都没回头, 背影都写着明显的开心和满足。

    木枕溪目送她消失在拐进电梯口的角落, 在原地再次站了一会儿, 才悠闲地漫步似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她回头望了望2栋属于肖瑾家的那扇窗户, 明明刚分开,就开始想她了。

    突然涌起一个念头。

    想和她住在一起, 这样每天一睁眼,上班下班都能看到她。

    木枕溪赶紧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冷静一下被爱情冲昏的头脑, 这才哪儿到哪儿,就想着同居了?手还没牵呢!快孩子取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说起牵手,木枕溪就轻轻地嘶了一声。

    在小区里肖瑾是又挽胳膊又搭肩膀的,恨不得整个人扒在她身上, 一出去吃饭就正人君子了。

    吃饭的时候就算了,总不好在桌子底下悄悄牵手,但吃完饭她们去林城特别有名的一个公园散步,绕着湖走了一大圈。这公园旁有个广播电视塔,算得上是林城的景点和标志建筑物之一,湖上有亮着灯的游船,夜色下划开柔旖水浪,很美。旁边不远有条美食商业街,还有居民区,一到晚上这里就非常热闹,热闹,但不吵闹,多是遛食、散步,还有慢跑锻炼的。

    木枕溪和肖瑾两人肩并肩,绕着湖散步。木枕溪假装四处看风景,肖瑾一直在看湖,和她聊天,回忆往昔:“以前我们两个晚上逃课过来约会,你记得吗?”

    木枕溪手在桥上的栏杆上随意撑了一下,说:“记得啊,但我澄清一下,是你逃课,非拉着我,害我晚上熬夜做试卷。”

    肖瑾疑惑:“是吗?我记不清了,是我要逃课的吗?”

    木枕溪叹了口气,转过脸盯着肖瑾:“你说的都是对的,你做的没有错的,你逃课不是你逃课,是我要逃课。”

    “哎。”肖瑾乐了,“我是这样的人吗?”

    木枕溪说:“你是,你非常是。”

    肖瑾发自内心地问:“那我这样喜欢倒打一耙的人,你当年怎么会喜欢我?”

    木枕溪心说:什么叫当年,我现在还是喜欢你。

    木枕溪作认真思考状,其实心里什么都没想,过了会儿,托着下巴回答她:“不知道啊,可能是瞎了眼吧。”

    肖瑾抬手。

    木枕溪反应灵敏地往后一缩:“干什么?想家暴我?”

    肖瑾手停在半空,重点重复了一遍她说的那两个字:“家、暴?”

    木枕溪脑筋一转,一本正经解释道:“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进行暴力。”

    肖瑾挑眉,拉长了音:“哦……这样。”她继续将手里的动作继续下去,在木枕溪左肩轻轻掸了一下,收回去,说,“有只小虫子落在了你肩膀上。”

    木枕溪说:“谢谢。”

    肖瑾又说:“放心,我没有当着大家的面对你进行暴力的爱好。”她出口流利地吐出那段方才木枕溪强行解释的话,多少带上了取笑的意味。

    木枕溪略有羞恼,往前快走了几步。

    肖瑾笑着追上来:“喂,你别跑啊,我还没说完呢。”

    木枕溪越走越快,但假借往两旁看的机会余光往后扫,黏在肖瑾身上,确保肖瑾一直跟着她后面。这地方人挺多的,天色又暗,视线里一旦失去一个人的踪影就很难找了。

    肖瑾体力不支,追得有点累了,木枕溪适时地放慢了脚步,肖瑾窥见机会,一举发力,木枕溪不过眨了两下眼睛,她居然就奔到自己眼前了,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气喘吁吁地数落她:“你能不能稍微照顾点我?以为谁都跟你似的长那么长的腿。”

    木枕溪一言难尽道:“你自己缺乏锻炼,赖上我了?”她又想起个问题,“对了,你自个儿住以后,早上还起来晨跑吗?”

    肖瑾目光闪烁:“这个……”

    木枕溪一看她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了,斜眼睨她:“没跑了是不是?”

    说到这肖瑾稍微挺了挺胸:“还是跑了几次的。”

    “几次啊?”木枕溪嘴角噙笑,问。

    “快有十来次……吧?”肖瑾重新低头。

    木枕溪继续洞察地笑:“是不是一开始还能坚持隔三岔五跑一跑,后来就荒废了。”

    肖瑾已经说不出话。

    木枕溪一句话都没说错。她失忆那段时间住在木枕溪家里,为了和木枕溪多一点相处时间,自告奋勇出去跑步,每天都有盼头,再加上那时候正是盛夏,早上醒得早,起床非常轻松,闲着跑几步就跑几步。一从木枕溪家搬走,肖瑾晨跑的频率从每天变成隔天,从隔天变成隔三岔五,天气渐冷,有一天定好晨跑的日子她在被窝里睡得起不来,一拖再拖,拖着拖着就自动取消了计划。

    木枕溪叹气,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干别的事都挺有毅力决心,就锻炼身体光顾着偷懒,你天天坐办公室,腰椎颈椎都容易出毛病,现在不注意,老了以后有你的罪受。”

    肖瑾小声咕哝。

    木枕溪:“你说什么?”

    肖瑾忙道:“没什么。”

    她是说要么你早上喊我出来一起跑步,我肯定就起来了,但想想木枕溪公司有健身房,平时都在公司健身,说了也没用,木枕溪说不定还觉得她花花肠子多。

    木枕溪明知无用,还是嘱咐了句:“多走动走动,不跑步也可以散散步,比如晚饭之后,在小区里走走,别就知道在书房看书。”

    肖瑾乖乖点头:“知道啦。”

    木枕溪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工作安排,自己时间紧,是没法陪她一起锻炼了,将徘徊在喉间的话咽了回去。

    肖瑾的手腕突然被捉住,她吓了一跳,以为有危险,本能靠近她:“怎么了?”

    木枕溪低头看着已经贴在她怀里的肖瑾,再怎么体寒,人的身体也是有温度的。木枕溪下巴蹭到了肖瑾的鼻梁,肖瑾再一个仰头,目光相抵。

    红唇近在咫尺,吐息间都能感觉到彼此的热气。

    木枕溪视线落在她微微启开的嘴唇,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喉咙上下吞咽,止不住地心猿意马。

    一边是理智,一边是感情,展开了拉锯战。

    亲吧,明明两情相悦,不要这么畏首畏尾的。

    不能亲,亲完就没有回头路了!

    她犹豫之际,肖瑾已经主动将脚尖垫起,朝她吻了过来。

    木枕溪理智的那根弦彻底绷断了。

    正要不管不顾地迎上去,身后传来由远及近的一声:“麻烦让一下,让一下谢谢。”

    两个打闹的人影一前一后过来,连同欢声笑语,他们前方的人纷纷让路。

    木枕溪触电般松手,肖瑾也自发从她怀抱里急退出去,后背抵住了桥栏,身形一晃,木枕溪手要去扶她,肖瑾已经自己站稳了。

    有点尴尬。

    木枕溪清咳了一声。

    肖瑾跟着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你刚刚抓我手干吗?”木枕溪这个乌龟性子,初衷肯定不是想吻她。

    “哦。”木枕溪呆了一下,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似的,“哦哦哦,我是……”

    她拉开短款薄外套的拉链,里面是件贴身的t恤,肖瑾莫名,用眼神表示询问,木枕溪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想让你摸一下我的马甲线。”上回肖瑾在学校夸那几个打篮球的男生身材好呢,这回借着敦促她锻炼的机会,给她展现一下自己的身材。

    木枕溪这个行业大部分是年轻人,也是因为年轻人才有这样的身体和精力去承受高强度的工作,年纪上来如果还没有升到高层,基本就只能被迫转行了,是一种形式的“青春饭”。但木枕溪坚持锻炼不是怕自己要转行,而是出于自身健康考虑,再加上从小吃苦,身体底子好,锻炼对她来说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

    肖瑾扬了下眉,便要上手,木枕溪已经低头,迅速将拉链拉上了。

    肖瑾:“……”

    木枕溪状若无事地继续往前走,还指着一个光点,非常拙劣地转移话题,说:“那是什么?我们过去看看吧。”

    她耳根有点发烫。

    刚刚发生了接吻不成那么尴尬的事,再让肖瑾摸她马甲线,她成什么了?

    肖瑾很冤。

    本来第一次是意外,没亲上就算了,说好的摸现在也没了。

    后来的气氛都很不对劲,晃悠了快半小时才逐渐恢复正常氛围,但那时候两人都快回家了。

    再再之后,木枕溪就送她回来了。车停进地下车库,两人没从里面走,为了多点相处时间,心照不宣地选择从出口上来,再由小区门口送到小区楼下,道别。

    木枕溪走到半途就收到肖瑾的短信:【到家了】

    木枕溪挑了挑眉,心说还挺快,回复了一句:【嗯】

    肖瑾:【给你发消息的时候我在开门锁,现在才是真的进了家门,累死我了】

    木枕溪:【不是,你哪儿累啊?来回的车是我开的,你一共就散了会儿步,这就累死你了?】

    肖瑾理直气壮打字:【我身娇体弱,缺乏锻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有意见?】

    隔着屏幕,木枕溪都能脑补出肖瑾趾高气扬的样子,像一种动物,像什么呢?木枕溪拧眉思考了一会儿,微微一笑,像开屏的孔雀。

    木枕溪对着面前的空气做了个“不敢不敢”的手势,自己笑出声,之后再回复她文字版:【当然不敢】

    17栋就在几步远的地方,木枕溪怕自己这副神经病的样子被人看到,忙加快了步伐,刷开了门,奔向电梯口,滴了一下卡。

    电梯上行,她从兜里摸出手机,肖瑾回的:【我去洗澡了】

    木枕溪回复:【我马上到家,我也去】

    肖瑾含笑在输入栏里打出几个字:【一起啊】在按下发送键之前惊险万分地收回了指尖,心脏狂跳,给自己做了几个深呼吸。

    飘了飘了,她今晚绝对是飘了,差点不经思考祸从口出。

    她把三个字一个一个地删掉,换了句中规中矩的:【好的】

    肖瑾把浴缸放满水,在旁边放了个小凳子,这凳子上只有一样东西,就是肖瑾的手机。她把手机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音量调到最大,放心地踏进了浴缸。

    疏于锻炼的肖老师今天在外面走了一个多小时,小腿确实有些发酸,需要泡个澡疏解一下。她在心底认真地盘算了一番木枕溪说的,饭后散步的可能性,计算出的结果是0,没有木枕溪陪她一起,她肯定坚持不下来,与其坚持几天半途而废,不如从头到尾就不开始好,免得多折腾自己。

    正按摩手臂,屏幕亮了起来。

    肖瑾扯过搭在一旁的毛巾擦干手,捞过来一看,果然是木枕溪,无比庆幸这回进来带了手机。

    木枕溪短信她:【洗好了】

    肖瑾问:【打算睡觉了吗?】

    木枕溪一边擦头发一边看时间,十一点,回复:【应该快了,再吹个头发】

    木枕溪开了吹风机,把手机置于视线范围内,以便及时回复肖瑾。可奇怪的是,这条消息发过去以后,肖瑾半天都没有回应了。

    木枕溪甚至怀疑肖瑾是不是去洗第二次澡了。

    木枕溪心里冒出了一连串的问号,决定再过十分钟,还不回复的话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这么晚了,肖瑾不至于会有别的事耽误她回复短信,要么是大事,要么手机出问题了。

    她没等到十分钟,大概七八分钟的样子,肖瑾若无其事回她:【最近有喝牛奶吗?】

    木枕溪顿时火冒三丈。

    自己吹完头发,巴巴跟个傻子似的坐在床上,快把手机屏幕都盯穿了,您老人家就这么不疼不痒地过来一句话,消失那么久都不解释一声?这是正经谈恋爱的态度吗?不对,还没谈呢,就对自己不上心了,以后还得了?

    木枕溪脑补了一串始乱终弃的戏码,一口气活活怄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快被气死了。

    木枕溪硬邦邦地打字:【睡了!】

    感叹号表示她现在非常生气。

    肖瑾读懂了她的感叹号,咬着下唇,一字一字地给她解释:【我刚刚去翻家里的抽屉了,有几个不错的牛奶品牌推荐你,把口味、成分以及效果给你列了张excel】

    十几分钟能列出来一张这么详细的excel表格出来吗?答案当然是不能,这是肖瑾在木枕溪忙成陀螺这几天做的,本打算等她空闲时候给她的,可她现在忽然想冲动一次,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

    人生苦短,她已经错失了五年了,不想再耽误更多时间。

    木枕溪爱她,非常爱她,肖瑾无比确定,缺少的只是安全感。这份安全感可以由时间慢慢补足,也可以让她以行动来证明,双管齐下,未尝不可以。

    那么第一步……

    肖瑾眼里精光一闪,说出了她的真实目的:【我们加个微信吧,我发给你】

    屏幕这头的木枕溪:“!!!”

    怎、怎、怎么突然就要加微-信了?这个话题转得这么快吗?以及肖瑾是怎么了,主动得仿佛变了个人。

    微|信这种东西,既能够聊天,又能语音,还能视频,这个口子一旦开了,木枕溪怕她控制不住自己,对,她不怕肖瑾会怎么样,肖瑾目前对她的态度给足了她自由,但她怕自己会心甘情愿跳进她的囚牢,而且是……很快。

    木枕溪纠结过后,磨磨蹭蹭地打字:【其实可以发邮箱的,我之前不是发过你邮箱号码吗?不记得的话,我再发你一次】

    她在输入框里键入着自己的邮箱号码,顶部通知栏跳出来一条系统提示:【您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点进去一看。

    是肖瑾的微|信好友验证,验证信息就一个字:肖。

    “!!!”木枕溪手一抖,死死地盯着通过的那个绿色的“通过”按钮。

    动作太快了吧?

    她还没有准备好呢!

    木枕溪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那个“忽略”按钮,重新回到短信输入界面,把邮箱号补全,发送了过去。

    肖瑾回复她:【那我发到你邮箱】

    但那个好友请求已经不可能撤回了。

    肖瑾成竹在胸地笑了笑,不等她回复,紧跟着过来一条:【我睡啦,晚安】

    木枕溪木然打字:【晚安】

    她现在整个脑子都是乱的,只剩下肖瑾的那条好友验证,大脑说:你不要去看,装作没有这回事,要么就果断点直接拒绝。

    手却不听话地一遍一遍地打开,按照“微|信-通讯录-新的朋友”如此步骤,循环往复。

    木枕溪烦躁地“啊”了一声,把灯关了,手机拍在床头柜上,脸蒙进被子里,闭眼睡觉。闭了一会儿,手从被子底下悄悄伸出来,将手机拖了进去,屏幕的荧光照亮被窝里的黑暗。

    过了会儿,里面又传出窃窃的被刻意压抑过的闷笑声。

    ***

    清晨闹钟响的时候,木枕溪睁眼的一瞬间感觉头晕目眩,连忙又闭上了,就跟她在公司熬夜加班,天亮前抓紧时间睡两个小时一模一样。

    闹钟还在唱,木枕溪闭着眼,在床头柜摸索了一番,没摸到手机。睡前的记忆回笼,她手改为在被子里枕头边摸索,果不其然找到了手机,眯缝着眼关掉了闹钟。

    木枕溪掀被下床,头重脚轻地走了两步,坐回来缓了好一会儿才把眩晕感甩掉,打着哈欠,上前拉开了卧室的窗帘,开窗吹了会儿风,勉强让头脑清醒了。

    她昨晚上几点睡着的完全没印象了,只记得最后一次看手机的时间是四点零六。

    对了,手机!

    木枕溪奔回床上,点开微|信检查,猛地蹿到喉咙口的心脏咚的一下落到了实处,还好,没有做梦的时候把肖瑾那条验证信息给忽略了。

    “老大要咖啡吗?”柯基妹子站在木枕溪的工位旁边,眼睛往她的电脑桌面上扫,是一张excel表格,最左边那一列写的好像是……牛奶品牌?不少都是外文的,英法德都有,看都看不懂。

    木枕溪还看得聚精会神的,难道是公司拓展新业务了?虽然最近做游戏的小公司很多撑不下去了,但她们这么大的互联网公司不至于堕落到改行卖牛奶的地步吧?

    柯基妹子满头雾水。

    木枕溪下巴朝办公桌面努了努,示意柯基妹子直接拿她杯子走。

    柯基妹子若有所思地拿过她的咖啡杯,往茶水间走。

    她脑海里灵光一现,是不是游戏里的超市场景要弄个卖牛奶的货架啊,因为背景在国外,所以她提前研究细节了?

    柯基妹子越想越觉得是这回事儿,心里的崇拜顿时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怪不得老大是老大呢,看看人家这心思,这精益求精,这工作态度!简直是我辈楷模!

    “老大你的咖啡。”

    “谢谢。”木枕溪盯着表格里的口味那栏瞧,她不喜欢太甜的,也不喜欢太淡的,但有的肖瑾描述得有点抽象,她得理解一下。

    身边一直杵着个人,存在感强烈,木枕溪的注意力不得不从电脑移到身旁:“怎么了?”

    柯基妹子双眼闪闪发亮:“我想跟你说句话。”

    木枕溪皱眉:“说吧。”

    柯基妹子“深情款款”地表白说:“老大我爱你。”

    木枕溪吓得一个倒仰,办公椅都被带得抵在了桌沿,满脸写着三个字:什么鬼?!

    柯基妹子看她这反应,连忙澄清道:“我就是单纯的崇拜,不是你女朋友对你那种爱。”

    木枕溪心累得很,指着隔壁工位,一脸牙疼道:“赶紧,你赶紧给我去工作。”再在她面前乱晃悠,胡说八道,木枕溪想拿咖啡泼她脸,这倒霉玩意儿!

    柯基妹子讪笑,夹着尾巴往回溜。

    木枕溪倏然抬眼,喝道:“给我站住!”

    柯基妹子顿住脚,往回转:“啊?”

    木枕溪掀了掀眼皮,两道凌厉的目光刺过去,森冷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的?”

    柯基妹子脱口一句:“我靠,你承认了?!”

    木枕溪:“……”

    柯基妹子的话在整个办公室回响,回响,再回响。

    不是所有同事都在那个小八卦群里,大部分人,尤其是男生,都不在那个群里,不太巧的是,木枕溪这办公室里就有不少男同事,不过经由柯基妹子这振聋发聩的一句反问,其实是感叹,众人纷纷震惊抬头:“!!!”

    木枕溪不是单身,她是弯的!而且有女朋友了!

    这一消息不胫而走,短短一天内传遍了公司上下。

    策划部。

    “哎,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木枕溪有女朋友了!”

    “真的假的?不是说她单身吗?”

    “真的,从他们美工部传出来的,还能有假!”

    “我靠!”

    运营部。

    “别跑程序了,一会儿再跑,跟你们说个大新闻!”

    “我这赶时间呢,有话说有屁放!”

    “木女神脱单了,你们知道吗?”

    “知道啊,她男朋友就是我。”

    “别瞎说八道,女神是大家的。”

    “什么大家的,”传消息这位嗤笑一声,“真脱单了,而且是个女的,她亲口说的,她有女朋友了,而且两个人好了很久了。”

    “!!!”

    木枕溪桌上内线电话响了,是美术总监张寒夏:“有事找你,过来一下。”

    木枕溪便锁了电脑起身,刚出办公室,迎面过来她这个项目的主策划,两人因为工作经常打交道,很熟,这位主策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杯,暧昧地冲她一笑,八卦兮兮道:“你真有女朋友啊?”

    木枕溪:“……”

    主策笑眯眯:“哎呀,咱俩什么交情,你告诉我吧,大家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我不太敢全信,还是得亲口问问你。”

    木枕溪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点头。

    “哎呀哎呀哎呀。”主策跟收获了莫大的惊喜似的,心满意足地走了。

    木枕溪叹了口气,埋头往张寒夏办公室走,再有人想和她搭话,她就权当看不见,眼不见心不烦。

    木枕溪仰头看看总监办公室的门牌,抬手叩门。

    “请进。”

    张寒夏坐在办公桌后,冲她招了招手,木枕溪依言上前,坐在她面前。

    谈完公事。

    张寒夏放松了一下肢体,也笑着问她:“我听公司的人说,你和你女朋友爱情长跑十年了?”

    木枕溪:“???”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木姐继肖老师后喜出柜

    肖老师:嘻嘻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玄狐、沉迷冤屈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冯薪朵我老婆 2个;st、江蓠不遇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冯薪朵我老婆 7个;沈慕、偷了只羊 4个;chrisgao、我是未来星、雲潛 3个;江蓠不遇、loki 2个;miyaki、風見千夏、狼和兔是一对、树人巴公、要来点兔子卟、不孤独的阿龙、31960225、山中好友五、bigbug、lsh、deeplove、22068768、老吳、悠然、兀七岁、青尢、余烬一、我没笑23333、阿闷、水煮小卷卷、gvngg、敬822、`、程归鸢、匇邔、18450403、真嗣、坐骨神经痛、九叉叉、15266949、衣冠擒受hcy、dubu、近远流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peere 210瓶;mofu 200瓶;大大大大皓 110瓶;橘里 66瓶;endith 58瓶;︶ㄣ到處溜達 54瓶;一斤木 46瓶;阿慢、沐青木 40瓶;唐哈哈哈哈 29瓶;不笑 28瓶;肖瑾、程归鸢、略略略、等流心、胖胖、qu、祈珂 20瓶;夏以桐的白衬衫 15瓶;树傻、21959071、挚爱小葱、夏有凉风、柯基、arwinnn、咕骨咕骨、匇邔、seven、力酱、司空、浮生、小包包包包包、傅光翟、戒痴戒嗔2019、徐代表的小迷妹、棺材里跳出个x、我是打酱油的、33608658、113、陌鬻、却是人间有谪仙 10瓶;hyeongi 9瓶;李槐之、小果 6瓶;东方家的小泥鳅、kj、dr.h、陈晨诚、墨迹、本当、淮北为枳、套路王、羽木、乙烟 5瓶;白发魔女呀、拓折 4瓶;33725901、小糸侑 3瓶;懒懒狮子、鱼鱼、少年行无方、35510409 2瓶;-趙三歲丶、江南今何在、拖延是我的生活、田馥甄、甜品、点、游鱼无恙、凌泡君、木兮宋、灯泡丝、勥昆烎菿奣、一生梦魇爱蝶舞、丢失了一个老账号、岳岳啦啦啦、瑾&池° bluesy-、白夜水、yuu、关汉卿、dubu、淮风生竹簟、小白毛、會射箭的蘋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都市特种兵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