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65、065

【书名: 别来有恙 65、065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张寒夏:“我听公司的人说, 你和你女朋友爱情长跑十年了?”

    木枕溪:“……”

    木枕溪确信从她嘴里说出去的只有质问柯基妹子的那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的”,她那句话出口的初衷并不是肯定句,而是个疑问句,疑问的重点也不是在“有女朋友”, 而是在“你怎么知道”,谁知道柯基妹子脱口而出的“你承认了”把她带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木枕溪还能和张寒夏说什么?说我不是我没有?可她确实快和肖瑾在一起了, 加上中间分手的十年, 长跑十一年了。

    反正刚刚都和主策划默认了,实锤都从自己这儿出去了, 多张寒夏一个不多, 于是木枕溪磨牙, 再度点了点头。

    张寒夏说:“不对啊, 刚来公司那阵, 你不是跟我说单身么?”

    木枕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答:“在一起这么久了, 难免吵个架, 分分合合的,前不久又和好了。”

    “这样。”张寒夏了然, 看了她两秒,笑说, “挺羡慕你的,有个谈了这么久的女朋友。”

    木枕溪说:“您也会有的。”

    张寒夏摆手,一笑置之。

    “行了,你回去工作吧, 什么时候结婚记得请我喝喜酒。”

    “一定。”

    木枕溪回了办公室,柯基妹子鸵鸟样把自己埋在工位,头都不敢抬。木枕溪用眼刀在心里将她千刀万剐了一遍,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

    公司里的人不过图新鲜热闹几天,等这两天过去就好了。

    谣言的事一打岔,木枕溪总觉得自己隐约忘了什么事,工作了俩小时,按摩后颈的时候想起来了,肖瑾的那条验证消息她还没通过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同事强行盖章“女女朋友”的关系,木枕溪对加微信这件事突然就不纠结了,反正她肯定会赶在验证消息过期前通过,晚通过不如早通过,还能省点短信费用。

    【系统消息:你和谁寄锦书已经是好友了,打个招呼吧】

    木枕溪盯着那行字,在表情包里划来划去的挑挑拣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发。

    肖瑾在上课,她上课手机是静音状态。

    今天她等了大半天,都没等到木枕溪的通过,她不急,按照木枕溪的个性,应该会再过两天才通过。谁知回到办公室打开手机便收获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肖瑾对面的女老师第三次抬眼看她,一脸一言难尽。

    自打肖老师谈了恋爱,整个人都不正常了,动不动就对着手机傻笑,今天更夸张,笑得都趴到桌子上了,不知道她男朋友是和她说了什么话。

    要是女老师知道肖瑾是看着系统消息傻笑,估计会撬开肖瑾的脑壳看看里面是什么奇异的构造。

    肖瑾脸部肌肉都笑得有点僵了,她两只脚点在地上,带动办公椅往后退了些许,用手机摄像头拍了张自己办公桌的照片,发给了木枕溪,配字:【我的办公室】

    木枕溪因为工作需要,在电脑上登的微信网页版,消息进来的时候窗口亮了下,她点出来,看到怔了怔,飞快打字回复:【我在忙】

    肖瑾:【好,等你忙完再说】

    木枕溪出神地望着聊天界面。

    加微信就这点不好,消息就躺在那里,打开就能看见,肖瑾回了这么一句,木枕溪不管忙到多晚,最后都会给她回一句,不跟短信似的,大家伙都不怎么用了,聊到哪儿算哪儿,也不惦记着要回复。

    木枕溪又盯着那个“等”字,头疼地呲了呲牙,没法儿装看不见了。

    木枕溪斟酌着回道:【我估计又得加班】

    肖瑾:【我知道】

    肖瑾:【今天要在公司睡吗?】

    木枕溪:【不用,九点之前能到家】

    肖瑾:【先前你来我们学校招聘,招到你满意的了吗?不是说项目组人手不够么,多加两个人你会不会轻松点】

    木枕溪:【hr那边还没通知面试】

    肖瑾:【面试你是不是得亲自去把关】

    木枕溪:【不出意外是的】

    ……

    微信聊天,反馈迅速、及时,不知不觉木枕溪已经和肖瑾聊了一箩筐的消息,要不是肖瑾主动中断话题,说“你快去忙吧,有空再说”,木枕溪能“不务正业”地继续聊下去。

    太可怕了。

    木枕溪上下拉了一遍聊天记录,心里再次震惊地感叹了一声。

    太可怕了。

    过后她眼观六路,没人注意到她,才低下头,一只手挡住侧脸,安静地笑起来。

    五点一刻,肖瑾又给她发消息:【我下班啦】

    木枕溪看见了,没回,怕又没完没了。

    肖瑾去了趟超市,边逛边用手机拍照,买了条鱼,拍一下,买了水果,拍一下,还有小吃,也拍一下,都存在手机里,如果木枕溪晚上回去有空的话,她再发给木枕溪慢慢聊,没空的话就算了。

    做好菜后她又有了个新主意。

    她给桌上的菜拍了张照片,分享到朋友圈,选中木枕溪可见,发送。

    这样的话就算木枕溪没空和她聊天,也能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

    木枕溪惯例加班,办公室灯火通明,七点半,柯基妹子站起来,嚷嚷道:“我要饿死了,我去楼下食堂吃饭,你们谁和我一起?”

    稀稀拉拉地举起了两只手,有气无力道:“我。”

    “还有我。”

    柯基妹子扭头:“老大你去吗?”

    木枕溪目不转睛盯着电脑:“不去,给我带份饭和水果打包上来。”

    柯基妹子:“ok。”

    木枕溪等来了晚饭,暂时锁了电脑休息一会儿,边吃饭边点开了和肖瑾的微信对话框,在键盘里打了个几个字,删掉了。手指在肖瑾的头像上戳了一下,看到朋友圈有更新,遂点了进去。

    【晚餐[笑脸][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拍得都很好看,打了柔光滤镜,有一张出镜了碗筷,和肖瑾握着筷子的手。

    木枕溪笑了起来。

    给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想了想,又评论了一条:【在公司吃食堂的我[可怜巴巴]】

    刚退出去,朋友圈便出现了一个醒目的“1”,木枕溪疑惑地重点进去。

    肖瑾了回复她的评论:【想吃的话我去给你送便当啊,我每天都很早下班】

    木枕溪:“!!!”

    肖瑾最近一定是中邪了!

    不然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反常。

    她不敢再回了,再这么下去肖瑾很快就要把自己送到她床上来了吧?木枕溪惊悚地想。

    肖瑾把手里读了一半的书翻过来,压在书桌上,起身去外面倒水,回来的时候打开手机看了眼,木枕溪一直没回复她那条评论,被自己吓到了吗?

    我是不是有点轻浮?

    肖瑾反思自己。

    她咬着唇笑了下,好像是有点儿。

    那今天就暂时稳重点儿吧。

    稳重的肖瑾没再主动给木枕溪发消息,这天晚上她等到十一点半,木枕溪给她发了条晚安,肖瑾特意等了几分钟,才回了条晚安。

    有了微信的两个人偶遇不用那么麻烦,肖瑾一般都在前一天问木枕溪早上去不去咖啡厅,木枕溪要是有空就会回答去,忙的话就会说没时间,基本保持在两三天见一次的频率。

    木枕溪知道十年是怎么传出来的了,公司里有关注她微博的同事,看到她里面打了“十年”tag的画,自动脑补了十年爱情长跑,误打误撞地真给撞对了。

    四月份,肖瑾作为林城大学的年轻骨干教师去了一趟n市学习交流,为期半个月,双休的时候和同事在附近旅游,给木枕溪分享了一个仅她可见的朋友圈。

    是在一个江南水乡,小桥流水,斜里探出一枝桃花,肖瑾特意穿了身水青旗袍,身姿曼妙,袅袅婷婷,倚门回望。

    配文:【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木枕溪把图片保存下来当了手机壁纸,转头“大公无私”地给肖瑾发微|信:【你朋友圈今天发的那张照片不大合适】

    肖瑾明知故问道:【哪儿不合适?】

    木枕溪风马牛不相及地说:【没有水印,会有人盗图,到时候发到网上去,到时候还有人用你照片当头像呢,再一个不巧,你成了网红,太困扰了】越说越严重。

    肖瑾心说我就是给你存的。

    再说了,有水印就能阻止人家盗图么?网红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让我注意还不如叫殷笑梨注意呢,少给你拍点照片。

    肖瑾回复:【删掉了】

    木枕溪:【嗯】

    两人同时对着手机笑。

    肖瑾从n市回来的那天,正好是个周末。前一天晚上,肖瑾有意无意地提起来,说坐的是哪一趟车,到站几点几分,木枕溪主动道:“我去接你吧,不用上班,正好给你接风洗尘。”

    肖瑾故作矜持,说:“啊?可是其他老师和我一趟车,我抛下他们自己走不合适吧?”

    木枕溪说:“他们也有自己家人来接,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家人。

    肖瑾“噢”了声,试探她道:“那你现在是我什么人?”

    木枕溪不吭声了。

    肖瑾攥着手机,往天花板瞧,琢磨着找个别的话题岔开,木枕溪突然开口了,蚊子哼哼似的:“就……”

    肖瑾一颗心跟着她高高吊起来:“嗯?”

    木枕溪支支吾吾:“未来……”后三个字她说得特别含糊,但肖瑾感觉她说的是女朋友。

    肖瑾猜测道:“女朋友?”

    木枕溪磕巴了一下:“不不不,还不是。”

    肖瑾意味深长地说:“以后是?马上是?”

    木枕溪又不作声了。

    肖瑾闷笑,说:“行,不逗你了,明天你来车站接我。”

    木枕溪低低地:“嗯。”

    肖瑾道:“我去洗澡了。”

    木枕溪说:“你去吧。”明显松了口气的语气。

    肖瑾眼睛一转,恶劣地勾了勾唇角:“能不能不挂电话?”

    木枕溪没听懂,茫然地“啊?”了一声。

    肖瑾说:“你听着我洗澡,我们边洗边聊。”

    那边猛地没了声音,之后就是嘟嘟嘟的连续忙音。

    肖瑾大笑。

    木枕溪把脸埋进枕头里,从脖子到耳朵,整张脸都跟蒸熟的螃蟹似的红透了。肖瑾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现在?她还有没有一点她们俩根本不是女女朋友的认知了?就算是,也不能这么、这么肆无忌惮吧?万一那宾馆隔音不好呢?万一、万一……

    木枕溪思考不下去了,满脑子就剩下肖瑾让她听着她洗澡了,更羞耻的是她发现自己挂完电话以后,居然有点后悔。

    木枕溪自我感觉是个不甚热衷于床笫之事的人,只有肖瑾永远满脑子乱七八糟,从她成年起就掰着手指头等木枕溪过十八岁生日,当晚就迫不及待了。那时候正处在紧张的高三,肖瑾忙着准备申请材料,木枕溪学习任务繁忙,就这肖瑾还能见缝插针地挤出来时间,美其名曰是放松。

    现在更不用提了,她满嘴跑火车瞎撩,暧昧地动一动眼神,木枕溪就得回书房抄经。肖瑾回来不到一年,木枕溪的经书已经抄了几大本了。

    洗完澡肖瑾还来骚扰她:【睡了吗?】

    木枕溪不想和她说话:【睡觉了】

    肖瑾:【好哒,明天记得来接我】

    木枕溪真想赌气回她句不去了,发出去的还是老老实实的:【嗯】

    翌日下午两点,木枕溪在林城东站接到肖瑾,肖瑾身边走着一群人,有说有笑的。

    肖瑾看到木枕溪,脸上焕发出明显的光彩,朝身边的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有两个年轻老师模样的人循着肖瑾的视线望过来,明显面露失望。

    木枕溪:“???”是在看她吗?

    她摸了把脸,甚至以为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年轻老师啧了一声,遗憾道:“还以为是你男朋友来接你呢,结果并没有。”

    另一个年轻老师附和:“是啊,听xx说你男朋友高富帅,什么时候给我们见见啊?”

    肖瑾心说:什么高富帅,是白富美,你们已经见到了。

    “以后会有机会的。”肖瑾笑着说,不跟他们多话,快走几步刷了身份证,从出口出来。出来后是直接跑着的,木枕溪还没反应过来,肖瑾直接扑进了她怀里。

    木枕溪愣怔,条件反射抬手,单手环住了她的背。

    肖瑾抱她抱得很紧,脸颊在她脖颈里蹭来蹭去,像在外流浪多日终于见到主人的小狗,蹭够了才不动了,撒娇样耳语道:“我好想你啊。”

    半晌,木枕溪说:“……嗯。”

    我也想你。

    她在心里补上。

    肖瑾贪恋着她温暖的怀抱,窝着不动。木枕溪有点热,不论是太过紧密的相拥,还是肖瑾扑洒在她颈间的热气。还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肖瑾的嘴唇若有若无地在她肌肤上擦过,像是亲吻,所到之处,皆升起高温,滚烫。

    木枕溪鼻翼两侧沁出细密的汗珠来,心口也同样燥热起来。

    她深吸了口气,推开了肖瑾,接过她一只手上的行李箱拉杆,不自然地别开眼,目不斜视地问她:“想去哪儿吃饭?”

    肖瑾跟着她的脚步往前走,舔了舔干燥的唇瓣,道:“你决定吧,我懒得动脑子。”

    木枕溪说:“行,那我随便找一家。”

    两人隔着一个人的距离,是方才木枕溪推开她后刻意拉开的。肖瑾低头,望着光可鉴人的地板,数着她们俩之间的距离,慢慢地挪过去。

    木枕溪怎么会注意不到她的动作,她任由肖瑾把她们俩之间的距离拉到了两拳之近,而后肖瑾往左她就往左,始终保持着这个距离。

    肖瑾:“……”

    在木枕溪底线边缘反复试探的肖瑾再次得到了一个不疼不痒的警告。

    之所以说不疼不痒,是因为在走出车站,去停车场的路上,木枕溪就放任她靠近自己了,肩膀挨着肩膀,手背偶尔也会碰到一起,无法分辨有意还是无意。

    忘记了是哪次碰到,两个人都没动,脚步在走,手背却稳稳地贴着。

    肖瑾手指微绷,余光觑着木枕溪的神色,心里的念头蠢蠢欲动。

    木枕溪眼睛盯着角落里的绿色垃圾桶,听见自己胸腔里——

    噗通——噗通——

    一声一声。

    抬脚过了一个减速带,肖瑾穿的高跟鞋,没踩好,身形不稳地晃了一下。

    “小心。”木枕溪下意识转了手掌的方向,牢牢地牵住了肖瑾的手,没有隔着布料,也不是手腕,掌心相抵,肌肤柔腻,一温热,一冰凉。

    “谢谢。”肖瑾心脏猛然颤了一下,仰头说。

    手趁机扣紧木枕溪的手,不再放了。

    木枕溪轻咳了下,对着面前的车子努了努下巴,说:“到了。”

    肖瑾压了压快翘到耳后的唇角,笑意盈盈:“嗯?”

    木枕溪扬了扬二人牵在一起的手,若无其事道:“我要拿钥匙,开车门,放行李箱。”

    “哦哦。”肖瑾松开她手,在裤缝擦了擦手心捂出的汗——刚才握得太紧了。

    木枕溪熟练地开了后备箱,把行李箱放了进去,她确定肖瑾已经坐进副驾驶看不见她,才勾了勾唇角,继而抬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感受着里面剧烈的心跳声,做着深呼吸调整心情。

    木枕溪坐进驾驶座,转脸看到肖瑾眸光熠熠地望着她。木枕溪莫名一阵心虚:“为什么这么看我?我脸上有东西?”

    肖瑾喜上眉梢,调节了一下勒在肩膀的安全带,说:“没什么,我开心。”

    木枕溪故作不知,一边打火一边道:“终于能回家了,当然开心了,待会儿吃完饭你回去睡一觉。”

    肖瑾眨了一下眼睛,问:“你陪我吗?”

    木枕溪手指一哆嗦,拧到一半的钥匙脱了力,弹了回来。

    肖瑾大喘气,慢悠悠补充道:“我是说陪我回家,你想到哪里去了?”她略一沉思,恍然大悟状,“噢,我知道了,你该不会觉得我是说让你陪我睡……”

    木枕溪额角跳起了愉悦的小青筋,怒道:“闭嘴。”

    肖瑾吃吃地笑。

    木枕溪再次拧动钥匙。

    肖瑾啧了一声,似乎想说点什么,在木枕溪横过来的一记眼刀下偃旗息鼓,给自己做了个拉链上锁的动作,并露出一个微笑,表示自己会乖乖的。

    木枕溪只觉得脑仁疼。

    肖瑾大概吃准了她对她毫无抵抗能力,现在就是反复试探,自己让一寸,她进一尺,自己让一尺,她进一丈。

    木枕溪修长手指无意识地轻敲着方向盘,在心里盘算着对策。

    肖瑾正式展开进攻的号角对她来说是致命的,早在高中时代,她对肖瑾没有异样想法的时候就全无招架之力,何况是现在,光是控制自己就要花费不小的毅力,更别说要对肖瑾的亲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木枕溪的脸色在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越来越凝重,肖瑾将她的变化尽收眼底,眼底的笑渐渐淡去。

    木枕溪觉得困扰了吗?

    是哪种困扰?觉得进展太快超出她预料的困扰?还是源于对她的不信任的困扰?

    如果是前者还好说,如果是后者的话……

    两人各怀心思到了餐厅所在的商场,木枕溪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熄火,下车,她走几步,回头看落在身后的肖瑾,站定脚步,朝她伸出一只手。

    肖瑾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木枕溪说:“牵着我啊,一会走丢了。”

    她不想让肖瑾得寸进尺,却更不会让她再退回去。

    肖瑾心花怒放,小跑过来,将手放到木枕溪掌心。

    木枕溪:“唉。”

    这口气她叹出了声。

    肖瑾很意外。

    她知道木枕溪对着她心里一定叹了七八十次气了,但突然这么情绪外露,是为什么?

    木枕溪抬起另一只手揉了下肖瑾的脑袋,发质柔软,摸上去手感很好,于是又揉了一下。

    肖瑾:“???”

    木枕溪收回手,牵着她进商场,神色自若地按了电梯按钮。

    肖瑾:“???”

    木枕溪心想:就许你能得寸进尺,我不能吗?不就是进完当无事发生么,我也会,谁瞧不起谁啊?

    肖瑾忍不住开口问:“你刚刚为什么……”

    木枕溪淡淡地说:“你头发乱了,我帮你理一理。”

    肖瑾一噎。

    可她刚刚那个动作,明显不是理头发啊。

    叮——

    电梯到了。

    里面的人陆续出来,两人手牵着手走进电梯,一个阳光灿烂,一个满脸郁闷。

    木枕溪不知怎么想到一个词:风水轮流转。

    不禁笑出了声。

    肖瑾纳闷问道:“你笑什么?”

    木枕溪眉眼弯弯,把她的话原样奉还:“没什么,我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肖攻小剧场:

    肖瑾:你说的,进去了就不许我退,那我进了啊

    溪宝:疼疼疼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jackma'student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蓠不遇 2个;沉迷冤屈、玄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九味、22461313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未来星 4个;卡家上校、st 3个;ilkyo、chrisgao、24087614、特、槑槑、琋霈、32206208、◎芝士青茶、miyaki、程归鸢 2个;deeplove、坐骨神经痛、离人泪、雲潛、东方家的小泥鳅、路人只為路過、云、白衣□□情依存症、别比情长、612星球、木子老梦、莎莎xiao、离骚、山中好友五、kkey、wiki、洛师家的小迷妹、夸我就行叭、loki、zy、我没笑23333、erepyon、wang34411、听雨、you、小糸侑、火山阿、要来点兔子卟、最终回l、树人巴公、speer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咸鱼 105瓶;26859280 78瓶;33713913 74瓶;ququ、青紫_ 40瓶;dove、c2乌龙茶、迷鹿、牛奶兔司 30瓶;藤原甲鱼 22瓶;封启、24393771、糯米小团子、肆离sa、nine、kuropin 20瓶;nothingtosay、loki 18瓶;鱼书 12瓶;金容仙搞我、空城 11瓶;天真热、红叶小光、逸一、、二元、傅光翟、哎喲、妮妮捏捏、浮生一梦、梧桐、西辞、夜未央。、纸不短情长 10瓶;隔壁的大菠萝、a卡 9瓶;辣么圆 7瓶;酥珺、酱酱、白发魔女呀、读书的猫头鹰、不归路.、爱心换客、一叶窥秋、怀中猫、语韸 5瓶;东方家的小泥鳅、yyyy1 4瓶;陈默 3瓶;阿蛋、35510409、fish 2瓶;田馥甄、鱼鱼、一只鹤在溪上游、木兮宋、himaro、food、喵少、九韶乐、一根老油条、小白毛、阳光下行走、盐控、丢失了一个老账号、花亖、白夜水、-趙三歲丶、洛淆、何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网游之吞神噬魔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