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69、069

【书名: 别来有恙 69、069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史上最牛轮回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    高层毕恭毕敬的神色在那个率先走出来的女人逆着光露出全貌的时候一僵, 好像空气突然凝固。

    怎么回事?这不是楼总。

    衬衫短裤,长腿笔直,皮肤白得透亮,光下泛着奶白的色泽, 好看倒是和楼总如出一辙地好看,但是这个年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 还有这身打扮, 非常地不正式。

    这这这……

    高层懵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这位率先出来的漂亮女生就懒洋洋地往车身上一靠, 一米七的身高活活给她缩到了一米五。

    “你们这怎么这么晒啊?”她吐字也是十足的京腔儿, 含含混混, 不仔细听都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一双美目似笑非笑地瞧着面前这一大帮子人, “这么多人, 也不知道带把伞?晒伤了我, 算谁的?”

    木枕溪在人群后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这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商场女强人楼总?和她刚刚临时上网搜的确实有几分肖似, 但和想象中的女强人也差太远了吧。

    她偷偷去看张寒夏,张寒夏也是满脸的疑问。

    由于气氛僵硬, 所以这短短的几秒钟无比漫长。

    熬过了几秒钟后,众人脑中的疑问便迎刃而解。

    “小楼。”车里传来淡淡的轻斥, 声音偏低,带着肃杀的冷意。

    在场人士皆一个激灵。

    那位被称为“小楼”的年轻女孩往下一撇嘴,收敛了自己懒散的身形,在车身慢吞吞地蹭着站直了, 尊敬喊里面的女人:“大姐。”

    接着木枕溪脑补、高层真正等待的那位楼总弯腰从车里出来,露出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木枕溪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反正就是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传说中的楼总就该是这样的。质感高级的纯白丝质衬衫,修身的西装长裤,漂亮干练,气质出众,不苟言笑,符合对“女强人”三个字的完美定义。

    个子很高,木枕溪目测了一下,大概和自己差不多。

    真的楼总楼宛之一出来,公司的这些高层通通松口气又提口气,乌泱过去迎接。

    楼宛之横了倚在车门边,趁着她不注意又打算把自己歪着的妹妹一样,她妹妹接收到眼神,连忙蹦了过来,挽住大姐的胳膊,冲被她耍了的诸位高层嘻嘻一笑。

    她天生一副好模样,绽开笑脸时牵动两颊的梨涡,招人喜欢,再铁石心肠的人对着她也生不起气。即便她长得凶神恶煞,现今她和楼宛之一副亲密的模样,高层生气也不敢表露在脸上。

    楼宛之介绍说:“这是舍妹,年纪小,天性顽皮,不懂事,冲撞各位。”

    说着她拍了拍妹妹的手。

    对方会意,低头乖巧地道歉:“不好意思啦。”

    高层连忙说“哪里哪里,三小姐活泼可爱”等等一阵吹捧。他们都是在楼氏工作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楼董有三个女儿,再看看年纪,便对上号了。

    木枕溪听了一耳朵,心想:哦,三小姐。

    今天早上柯基妹子在那八卦的时候,还说这位三小姐的“丰功伟绩”呢,据说她是在首都电影学院上学,不小心被曝光了身份,引发了围堵。还有一阵和一个女明星闹绯闻,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女星姓什么木枕溪给忘了,似乎还挺红的。

    家世显赫的超级富二代、娱乐圈,听起来都是遥不可及的圈子。木枕溪默默地收回了打量的目光,不过收回视线之前,阳光自这位超级富二代指间折射了一下,晃了晃眼睛。木枕溪定睛望去,她无名指上赫然戴着一枚戒指。

    戒指!

    木枕溪漫无边际地掠过一个念头:结婚了?

    接着否认地想:不可能吧,年纪这么小,大学都没毕业呢,戴着玩儿的吧。

    木枕溪垂下眼睫。

    高层们簇拥着楼总和三小姐往大楼里走,木枕溪默默地把自己隐藏在人群当中,但她身高和样貌都太过瞩目,总感觉一道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自己身上,她没敢去看,但已经估计出了是来自楼总和三小姐其一的。

    进了有空调的大楼,两位门面担当的重要性展现出来了。

    等电梯的间隙中,高层给楼宛之介绍生面孔,她眼神示意,缩在中间的木枕溪和另一位男同事被迫站了出来。

    高层:“这是我们公司的两位特别出色的新同事。宋图,木枕溪。”

    宋图和木枕溪:“楼总,三小姐。”

    宋图精神奕奕,木枕溪得体端庄。

    木枕溪觉得自己越来越像被拉皮条的,但是身在公司,颜值越高责任越大,只要不真涉及什么,这点她还是能接受的。

    以前在原来的公司,她兼职过各个工种,也不是没利用过自己的美貌为公司谋取利益。

    可她没想到,介绍完以后,两位不约而同将目光停留在了自己脸上,宋图无人问津。

    木枕溪:“???”

    这么大个帅哥看不到?

    楼宛之很快收回了眼神,三小姐饶有兴致,甚至又问了一遍那个高层:“你刚说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木枕溪。”

    “木珍惜?没有珍惜?”三小姐笑,“你名字好奇怪,有珍惜的东西也不错啊。”

    “……”面对大老板的妹妹调侃能怎么办?木枕溪只能微笑以对,纠正她,“是枕头的枕,溪水的溪。”

    三小姐还是笑:“原来是这样的枕溪啊,哎,我又出来丢人了,要是让……她知道,肯定又要说我了。”

    后一句她是对着楼宛之说的,楼宛之横了她一眼。

    三小姐不满地说:“大姐,出门在外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楼宛之毒舌道:“连点里子都没有的人,要什么面子。”

    电梯开了。

    木枕溪去按着开门的按钮,其他人渐次而入,三小姐依旧搂着她大姐的胳膊,只听她低声说:“你跟二姐在一起久了,现在真是越来越毒舌了,可怜我一颗没人疼没人爱的小白菜,天天被你们俩挤对。”

    她嘟嘟囔囔,巴掌大的小脸跟着一起皱起来,挺单纯的,也很安分。

    木枕溪看得笑了下,悬在心里的那口气松了大半下来,不是那种我行我素、随心所欲的纨绔子弟就好。

    一路从京城过来,旅途劳顿,本来预计是派人领着楼宛之先回宾馆休息,中午这边安排吃饭,下午再开始视察。但楼总日理万机,直接奔公司来了,到了以后连口水都没喝,便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开始巡察了。

    木枕溪默默地跟在后头,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等到她的部门她再站出来。

    张寒夏:“这就是我们的美术项目组之一,木枕溪是位非常优秀而且负责的主美。”

    柯基妹子连带着办公室所有的同事,都在埋头兢兢业业地工作,展现了认真严谨的企业风貌。

    张寒夏顺便说了去年在木枕溪手下推出的大热游戏。

    一直都很严肃的楼宛之忽然唔了一声,说:“我听过,是那个卡牌的吧。”

    张寒夏惊讶道:“楼总平时也玩游戏?”

    楼宛之忙成这样,虽然a.g出的游戏在市场份额的占领上是巨大的,但楼宛之平时最多就看看交上去的报表,了解旗下公司的游戏很正常,但木枕溪那个根本不是a.g的啊,爆款虽然爆款,但放在a.g面前完全不够看。

    楼宛之说:“我不玩儿,我妹妹玩。”

    从一开始就眼珠子古灵精怪转来转去的三小姐茫然地“啊?”了一声,装傻道:“我玩过吗?”她当然玩过,她什么游戏都玩,财大气粗,往里边氪金更是毫不手软,原本消停了两年,现在家里全部人都宠着她,零花钱都花不过来,遂故态复萌。

    楼宛之屈指在她脑门弹了下,没好气:“忘了?你去年往里边氪了多少钱,你自己说,个败家玩意儿。”

    楼三小姐心虚地低下头,又趁楼宛之转脸聊别的话题,冲木枕溪眨巴眨巴眼睛,口型问:你做的游戏?

    木枕溪点头。

    木枕溪当了会儿吉祥物,楼总改道去别的部门,她用眼神同张寒夏请示过,没再跟去,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她一落座,楼宛之等一干人员一走远,柯基妹子的头从工位玻璃上冒了出来,小声压抑地兴奋尖叫:“啊啊啊啊啊。”

    看在第一回见老总的份上,木枕溪原谅她的过度兴奋。

    柯基妹子:“真人真的比电视里还要好看!我本来以为木姐你就够好看了,没想到——”

    木枕溪掀了掀眼皮,淡淡看向她,道:“没想到什么?”

    有了新老总就忘了自己这个旧上司?

    柯基妹子嘿嘿笑:“没想到大老板只比你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她旁边那个是谁?可能比你还要再好看一点点。”

    木枕溪从笔筒里拿了支圆珠笔,手指按压弹起,弹起按压,从腿边的抽屉里抽出了一张白纸,头也不抬道:“你今天说了半天人家八卦,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是谁啊?”柯基妹子刚刚就记得要在领导面前好好表现,加上楼宛之对三小姐说话特别轻——还是留了点面子的,她压根没听到。

    “大老板的妹妹。”木枕溪宣布正确答案,圆珠笔随手在白纸上涂画着。

    “楼宁之啊!”柯基妹子惊呼,“卧槽,真的是她!”

    木枕溪对她的一惊一乍置若罔闻。

    柯基妹子双手捂着心脏:“乖乖,我今天到底是什么运气,连着见到了两个传奇人物,等我有了孩子,我要和我的孩子说,他/她妈妈在二十五岁这年的……今天是几月几日来着,待会儿再看,总之要载入我们家的史册。”

    木枕溪摇头失笑,懒得搭理她。

    她笔下的图画初具雏形,柯基妹子的絮叨戛然而止,扑通一下坐回了原位,因为动静太大差点儿弄翻了椅子,但她没吭一声,对着电脑,在键盘上咔咔打字。

    木枕溪欣慰地想:难得见她这么自觉工作。

    接着她感觉到了不对劲,办公室的气氛安静得诡异,她抬起头,正迎上本该跟着她大姐视察的三小姐的笑眉笑眼。木枕溪火速将一本书从架上取下来,压在了画稿上,正襟危坐。

    三小姐不在她大姐边上,就一站三道弯,歪歪扭扭地过来,先冲木枕溪一乐,然后想起什么,往后退了一步,探头问:“木什么溪,你有对象吗?”

    木枕溪:“!!!”

    她心里警钟长鸣,差点夺路而逃。

    木枕溪连忙声明:“有。”

    三小姐又问:“感情好吗?”

    木枕溪毫不犹豫:“好!非常好!”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木枕溪感觉三小姐颇有如释重负之感,接着果然看见她往前进了一步,眼睛四处飘:“你这儿有没有空的椅子,给我搬一把来,我累死了。”

    办公室会做事的人还是有的,比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柯基妹子,闻言迅速找了张椅子过来。

    三小姐落座,先向木枕溪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家……教严,我们家又是这个家境,平时就特意避着点单身的。”

    木枕溪满头雾水地心想:家教严和交不是单身的朋友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不过这问题不是她能问的,三小姐说什么,她见机行事就是了。

    三小姐看她电脑,电脑屏幕是黑着的,啥也没看着,便开始跟她絮叨:“我好无聊啊,你这有没有好玩的东西?或者有意思的事跟我讲讲?”

    木枕溪沉吟片刻,指了指隔壁工位的柯基妹子,说:“她那儿有趣的事情比较多,我让她过来陪你聊天?”

    三小姐瞟一眼,兴致缺缺说:“算了吧,她没你长得好看。”

    木枕溪:“……”

    三小姐不好意思地搓搓手,笑着说:“我这人颜控,不过你放心,我对你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欣赏。”她强调,“只有对美的纯粹的欣赏。我玩摄影的,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给你拍张照。”

    木枕溪正要拒绝:“拍照就……”

    三小姐说:“拍完我发给你,你发给你对象,我不留底片的,你手机什么型号?”她往桌上一瞧,“要不我用你手机给你拍,万无一失。”

    木枕溪迟疑,有点心动。

    她平时不喜欢拍照,肖瑾那儿大概也没一张属于她的像样的照片,要不……

    她眼前一花,对方已经拿过她的手机了,说:“解锁。”

    换成别人,这么冒失唐突木枕溪肯定要生气了,但面前这个言笑晏晏的年轻姑娘却诡异地让她生不起气,或许是因为她笑起来有一点像以前的肖瑾。

    木枕溪把手机解了锁,三小姐看到她的主屏幕,啧了一声,紧接着挤眉弄眼道:“这谁啊?”

    木枕溪耳根微红,说:“我女朋友。”

    三小姐笑意更浓,起哄似的拉长音“噢”了两声,避开所有的按钮,点开了相机,木枕溪问她:“要摆什么姿势吗?”

    她特别怕凹姿势,但为了给肖瑾看,她觉得可以忍受。

    好在这位三小姐大手一挥,说:“不用特别摆姿势,你又不是模特,拍杂志。你平时怎么样就怎么样,必要的话我会告诉你。”

    木枕溪坐好了,开了电脑,连了数位板,左手搭在键盘上,右手握着笔,有点紧张。

    “放松。”三小姐说。

    木枕溪索性专注地盯着电脑,真的画了起来,没想着特意画什么,和她草稿上涂的是同一样东西。

    接着是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

    皱眉的,微咬下唇的。

    办公室椅子转过来面对着摄像头,一只手上握着圆珠笔,神情漫不经心。

    咔嚓拍了好几张。

    对方把手机交回来,眉眼盈盈地说:“好啦,满意的话给个五星好评哦亲。”

    木枕溪点开左下角的图片,一张一张看,不愧是专业的,甩了殷笑梨那个拍照全靠滤镜和自动美颜的一万条街。仔细夸夸不出来,但就是觉得细节特别好,尤其是那张咬唇的,明明没看镜头,却很有点一本正经的诱惑意味,让人特别想在她专注思考的时候吻上去。

    木枕溪被自己弄得有点起鸡皮疙瘩,手指下意识移到右下角的“删除”,却犹豫了,心里升起了一丝羞耻的想法:肖瑾应该会很喜欢这张。

    她把手缩了回去,飞快划过这张,其他的都看了,木枕溪抬头,真心实意地感谢对方道:“谢谢三小姐。”

    三小姐抖抖胳膊,大大咧咧地说:“叫得我一身鸡皮疙瘩,我姓楼,大名叫楼宁之,认识了就是朋友了,你可以喊我小楼。”

    木枕溪不敢喊。

    楼宁之不以为然,扬了扬手机:“加个微信吗?”

    木枕溪和她加了好友。

    也看到了她的手机桌面,也是个女人,漂亮得有点眼熟,她想起柯基妹子跟她说过的绯闻,好像就是这个人。

    楼宁之收起手机,问:“接下来几天你有空吗?带我在林城逛逛?不让你白干,按照加班工资给。”

    木枕溪捕捉到她话里的字眼,道:“几天?”

    楼宁之神情看起来挺忧虑的,说:“是啊,我大姐说最近政策有变动,你知道我们家赚钱的大头在游戏,她大概要留在这边和高层开会探讨一下,估计要多待几天。”

    木枕溪本来工作就忙,而且想一想逛街这种事,估计要占去她的休息时间,心里便不想去,道:“那得问我上司。”

    楼宁之说:“你上司是不是那个女的啊,姓张的,长得好像还行。”

    木枕溪心里吐槽:你划分人是以好看为基准线依次往下的吗?

    楼宁之说:“我回头问问她?”

    木枕溪:“……好的。”

    楼宁之要是真出马问,哪怕这项目马上就得上线,张寒夏也得把她弄出去陪太子女,不,这应该叫陪逍遥公主逛街,真正的太子女在公司开会呢。

    让肖瑾知道恐怕要喝一坛子醋,但不让她知道,是不可能的。

    木枕溪有报备的好习惯。

    楼宁之看她电脑上的草稿,惊讶道:“你这画的是戒指吧?”

    木枕溪连忙切换到了桌面。

    “是不是打算求婚啊?”楼宁之拍胸脯,得意地说,“求婚的话我有经验,你找我咨询啊。”

    她忽然捂住了嘴,瞪圆了眼睛,撇清自己:“我什么都没说!”

    木枕溪:“……”

    楼宁之:“那个,我是说我帮别人策划过求婚,好多人呢。”

    木枕溪:“……”

    午饭是公司这边安排,照例把二位门面担当带上了,楼宁之拉着木枕溪和她坐一起,公司高层面面相觑,张寒夏也是一脸懵,什么时候她们俩玩到一起去了。

    别说张寒夏了,连木枕溪都有点傻眼,爱找好看的人聊天是一回事,但吃饭的时候座次都有安排,未免太随心所欲了一点吧,再看楼宛之,八风不动,由着她妹妹去的样子,剩下的人便当这是不存在。

    菜过五味,楼宛之说:“林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我妹妹第一次来,你们推荐个向导带带她?”

    木枕溪被顺水推了舟,一阵头疼。

    刚一上午,她就“勾搭”上了大老板的妹妹,公司的人怎么想她?她自己都云里雾里,她是当事人,能感觉对方没有坏心眼,可别的人未必会这么看。

    但她没有别的办法,只默默祈求赶紧送走这位姑奶奶。

    午饭过后,姑奶奶就回宾馆睡觉了,一下午没出现。

    木枕溪在公司,先是被张寒夏叫进了办公室,安慰了她一番。说是楼总亲自交代的,她妹妹被宠坏了,性格比较跳,给她造成的困扰让她多担待,又说公司里不会传风言风语的,他们已经安排妥当了,让木枕溪放心。

    木枕溪觉得意外,楼总居然有闲心管底下员工的这些小事情,但既然大老板说了,她这个小虾米只能鞠躬尽瘁了。

    回头翻翻楼宁之给她拍的那些照片,确实拍得很好,就当是一事抵一事了。

    发哪一张好呢?

    要不发个正经一点的吧,中规中矩工作的。

    木枕溪选中图片,给肖瑾发送了过去。除了相亲那回发过一张侧脸,这还是第一次给肖瑾发照片,她发现自己腿因为紧张开始不自觉地抖,伸手拍了拍。

    肖瑾很快回了消息过来:【好看】

    木枕溪皱眉:就这样?

    肖瑾:【我当手机桌面了,你不介意吧?[截图]】

    木枕溪:【我说介意你会不用吗?】

    肖瑾回:【会啊】

    木枕溪:【我说了,介意】

    肖瑾说:【你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口是心非】

    木枕溪心里被爱意填满了,打字的动作变得又轻又慢,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我要工作了】

    肖瑾问:【这周末有没有空?我们去踏青?】

    木枕溪:【……应该没空】

    她还没来得及报备,肖瑾就先邀约了。

    肖瑾本能感觉不妙,问:【你有事?】

    木枕溪捏了捏眉心:【说来话长,我晚上回去跟你电话说吧】

    ***

    “陪你们大老板的妹妹逛街?她妹妹多大年纪?你工作那么忙,哪有空陪大小姐瞎逛啊?这人干什么的啊?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晚上下班回来,木枕溪第一时间给肖瑾打了个电话。

    她听着电话里边一连串的质问,还有地板上走来走去的重重的脚步声。肖瑾连醋意都懒得掩饰了,可见生气到了什么地步。

    木枕溪不紧不慢,一个一个回答:“不是陪,是导游。看起来二十出头。那公司要我出去当导游,我不能拒绝,还给我开了三倍工资。还在上学。”

    她没声儿了。

    肖瑾怒不可遏:“最后一个问题呢,偏偏漏一个最重要的不回答,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你是不是想瞒着我?”

    “没有。”木枕溪不是故意不回答,而是这个问题,她……她实在是……

    “没有你吞吞吐吐干什么?”

    “我……”

    “木枕溪!”

    “哎,在呢。”木枕溪细声细气地应,踩在拖鞋里的十根脚趾不自知地蜷了蜷。

    肖瑾生气的样子太可爱了,想顺毛。

    肖瑾:“你好好说话,卖什么萌!”

    木枕溪笑道:“我没卖萌,我就是在组织语言。”

    “组织语言打算骗我?”

    “不是。”

    “那你组织什么呢?”

    “她对我没意思。”木枕溪先说了这句。

    肖瑾嗤笑道:“她说没意思你就信了,我还说我对你没意思呢,你信吗?”

    木枕溪说:“就算有也没用,我跟她说……”

    她语气变得很不一样,很温柔,又带着一种奇异的安定感,肖瑾不知不觉随着她说话内心静了下来,轻声问:“你说什么?”

    “我说……”木枕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咬着唇无声地笑了会儿,“我有女朋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肖瑾因为激动过度,猝死当场。

    全文完。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橘子酱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天青色黎明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beryl陶蓓、要来点兔子卟、possible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东方家的小泥鳅 11个;huangpig、我是未来星 3个;我没笑23333、理慕程、要来点兔子卟、微博是二十二胖 2个;耳语、慕琳达、山中好友五、凌泡君、元气铃铛妙雨叚、carmen、dr.freak、chrisgao、程归鸢、speere、phoenix、deeplove、彳亍魍魉、rhys、beryl陶蓓、树人巴公、落羽、小皮神、以澧、提着巨阙砍粽子、水煮小卷卷、路人只為路過、兀七岁、微之、凝性恋、魔一long、loki、二十四桥明月夜、miyaki、阿肠今天也吃了小饼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quboss 220瓶;云宣 100瓶;落羽 66瓶;宁负天下 49瓶;最爱十二国记、36144417 40瓶;慕棠李 35瓶;ruia_lan、改名收费吗、二十四桥明月夜、22875510 30瓶;你好好想想 24瓶;机智、工藤新一 20瓶;遛芒星星星星星____ 19瓶;lever 15瓶;澍霧、浅野启介、小慕慕、センマイ、尾巴、春风、wmf.、林三、plusgreen、逐尘、吃胰脏的狠人、lch、晴れ、egoist、pi将军、大人不将就、暮朝、lsh、鲤鱼鱼鱼鱼、你的三生、热巴最棒啦、唤七、踢踢崽的妖怪、天青色黎明、未闻花名、彳亍魍魉、皮皮雨、皮皮我可以娶你吗、提着巨阙砍粽子、不孤独的阿龙、师、程归鸢、石榴籽、白发魔女呀、魔漫 10瓶;看惯祁风、乔木 6瓶;gakkitoda、贰錘。、不归路.、秦桎、匿名用户来了、夏有凉风、垚、一個人漫步的11、8592288、倒带、。。。。。。。。。、字母n、要随时做好跪榴莲的准 5瓶;小生叔 4瓶;32909297、阳光下行走、帅气的小王子、白玉铃铛 3瓶;波子七、洛淆、yellow、八千里路、白粥、35510409 2瓶;喵少、吴花果、杨幂是我女朋友、子非鱼、柴可夫斯基、35755737、凝性恋、平差不庸、沭、勥昆烎菿奣、额呵呵、甜品、小冬、-趙三歲丶、鱼鱼、兴兴、猛犸象、丢失了一个老账号、小白毛、无产阶级巨头、3443937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盗风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