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别来有恙

89、089

【书名: 别来有恙 89、089 作者:玄笺

别来有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海贼王之美食系统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    木枕溪听得她这一番言论, 神色温柔地抬手捏了捏肖瑾的鼻尖。

    肖瑾笑了两声,健身这个话题就混过去了。

    肖瑾别的事都很自律,就是不喜欢运动,以前上体育课都是能躲就躲, 蛙跳跳得上下楼梯都发抖,偏偏偶像包袱重, 还不肯表露什么。跑个八百米就更不行了, 跟要了老命一样。

    木枕溪压根就没抱肖瑾能练出来马甲线的希望,不过是和她开个玩笑, 她都决定好了, 以后每周日休息, 她带着肖瑾出门溜达, 当锻炼身体, 省得她一天两天都在家闷着, 想来好久没去过书吧了, 上回萧彰还问她是不是工作忙得没空过去, 木枕溪没好意思跟人说她忙着在谈恋爱。

    “你眼睛转什么呢?是不是在想别的女人?”

    耳畔突然传来肖瑾的声音,一抹惊异之色出现在木枕溪的眼中, 自己不过是走了个神,肖瑾这也能发现?

    肖瑾用筷子敲了敲盘子的边缘:“老实交代, 坦白从严,抗拒更从严。”

    木枕溪:“……”

    她把自己刚刚的念头说了。

    肖瑾眯了眯眼睛:“萧彰?”她从脑海里调取关于这个人的记忆片段,哦了声,“就是那时候你故意用来气我的朋友。”

    那时候木枕溪千方百计想让肖瑾对她死心, 不惜故意和萧彰做出亲密举动,还差点把肖瑾这个小哭包给气哭了。

    “往事不要再提。”木枕溪讪讪的。

    肖瑾冷笑了一声。

    “人生已多风雨……”木枕溪忽然声情并茂地唱了起来。

    肖瑾:“……”神情精彩。

    两秒钟过后,她忍不住笑了,轻嗔道:“讨厌。”

    “讨人喜欢,百看不厌。”木枕溪也笑,顺着她的话贫了句嘴,才解释道,“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

    肖瑾说:“我知道。”

    木枕溪不知道怎么接,就道:“嗯。”

    肖瑾瞟她一眼,说:“要不是普通朋友,你焉有命在?”

    木枕溪畏惧地作瑟瑟发抖状。

    两人互视,皆笑出声来。

    肖瑾望着她,忽然动容道:“你真可爱。”

    木枕溪眨眨眼睛,说:“你最可爱。”

    肖瑾“哎”了声,受不了地抖胳膊:“太肉麻了,先歇一歇。”

    木枕溪又是一通乐。

    早餐时间充满了欢声笑语。

    上午第一节没课,木枕溪要比肖瑾要早一些时间出门,肖瑾在玄关处给她整理衣服,脖颈处的吻痕颜色淡去了一点,但在白皙的皮肤上依旧醒目。

    肖瑾细长手指抚过那处,感觉木枕溪的筋脉在指腹下的跳动,抬起眼眸,问道:“你们公司的人,看到你这样,有没有说什么?”

    她话语里隐隐有期待和兴奋,一种恨不得向全天下宣告她对木枕溪的所有权的感觉。

    前天一整天木枕溪都心神不宁,连带着脸色特别不好,办公室都没人敢打趣她。

    木枕溪猜她是想听到反馈,于是说:“好像是说了,但我没注意听,你再亲两个新鲜的,我今天仔细听听?”

    肖瑾一边说着“这多不好意思”,一边干脆利落地种了两颗新的。

    木枕溪特意跑到洗手间,用镜子照了照,很显眼。

    肖瑾靠在门边,问出了一个徘徊在她心里很久的疑惑:“你这样盯着吻痕去上班,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木枕溪用一种“你终于发现了”的眼神看着她,笑道:“你觉得呢?”

    肖瑾皱了皱眉,说:“我觉得会吧?”

    饶是脸皮比她厚多了的肖瑾,堂而皇之地顶着个五彩斑斓的脖子去上班,她都觉得脸红。

    木枕溪道:“废话,当然会。”

    肖瑾说:“那你还……”

    木枕溪道:“你让我这么去的。”

    肖瑾霎时间理亏了:“要不你围个丝巾?”

    木枕溪对着镜子整理衣领,噙笑道:“不用,我先招摇两天,省得公司小姑娘老以为我单身,对我心怀不轨。”

    肖瑾脸色一变,抱着胳膊回客厅,走前留下冷冰冰的一句:“再不去上班要迟到了。”

    木枕溪一扭头不见人,心说坏了,一不小心把自己烂桃花多这事给招出来了。

    “其实这段时间好多了,先前公司里把我谈恋爱的消息都传开了,什么蜜月结婚打算生孩子,多离谱的都有,已经没人不知道我名花有主了。”

    肖瑾抱着胳膊,扭过头:“哼。”

    木枕溪抬腕看了眼时间,忍俊不禁道:“真的快迟到了,我到公司和你说,快过来。”

    肖瑾方傲娇地蹭过来,和她在门口接了个吻。

    “记得想我。”肖瑾说。

    “在想你的间隙当中,抽空工作。”木枕溪道。

    肖瑾照旧送她到电梯口,在等电梯的空档里忍不住又亲到一起,这次不大巧,亲得正投入时身旁传来一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一手提着垃圾袋出门的邻居撞破二人,面露尴尬地偏开眼。

    木枕溪也是不敢对上对方的眼睛,她低头看肖瑾,发现肖瑾耳朵都红了,把脸埋进她胸口。

    木枕溪:“……”

    她有点想笑。

    她以为肖瑾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原来也会被突然撞破而脸红。那上回在大街上舌吻,她怎么就那么自然?木枕溪默默地沉思着。

    电梯到了。

    肖瑾趿拉着人字拖回家,木枕溪和那个邻居进了电梯,电梯门在木枕溪面前关闭,轿厢里气氛相当诡异。这位邻居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可能不到二十岁,木枕溪偶尔见过那户人家大开着门说话,这女孩是户主的女儿。

    电梯从33层一路下行。

    那女孩眼睛看地面,扭扭捏捏,小声问:“刚刚那个是你女朋友吗?”

    木枕溪没料到她会主动开口发问,愣了下,坦率承认道:“是。”

    女孩说:“你们俩都长得很好看。”

    木枕溪很莫名,淡淡地说:“谢谢。”

    那女孩大概被她的冷淡吓到了,没再说话。

    其实不是木枕溪要冷淡,而是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她心里只有无尽的尴尬,怎么做得到笑脸如常。

    叮——

    一楼到了。

    女孩语速飞快地丢下一句:“祝福你们。”然后快步先出去了。

    木枕溪看着她一路小跑的背影,扬起一抹笑容。

    她是无所谓旁人眼光的,但收到这种善意的感觉比她想象中的更美妙。

    到了公司,离上班时间还有五分钟,木枕溪一边开电脑,一边和肖瑾打字聊天,桌上和平常一样放下一杯咖啡,柯基妹子觑着她的脸色,判断她心情不错后,才开了口:“老大你昨天怎么没来上班?”

    她眼珠子骨碌转,目光落到木枕溪前颈正中央的那枚鲜红色的“爱的印记”上,心里浮现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该不会是沉迷床笫之事,起不来床吧?

    “嗯?”木枕溪正和肖瑾说电梯里那个小朋友的事,一时没注意柯基妹子问了什么。

    “没什么。”柯基妹子换了个话题,回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笑容暧昧,“你这个……嘿嘿嘿……”

    木枕溪落落大方道:“嗯,女朋友比较热情。”

    她承认得坦荡,大洒狗粮,单身的柯基妹子仿佛一箭穿心,捂着心口倒退三步。这绝对不是她认识的木枕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了!

    柯基妹子败退而走。

    木枕溪给肖瑾做实时反馈:【刚刚柯基对我笑得很……淫|荡】

    肖瑾:【哈哈哈】

    木枕溪:【其他的没什么了,我办公室正经人比较多,而且上回他们看到过了,估计这次不会有大的反应】

    她一本正经地汇报,肖瑾心里倒是略微地不自在起来,她知道木枕溪公司很多人,她在公司里走来走去不知多少人会看见,本来没注意她的也会因为这个注意到,然后又传些风言风语,总归是不好的。

    她暗暗打定主意,这个游戏就玩到这里了,以后不会再故意留下痕迹。

    这天下午,木枕溪被叫到美术总监办公室,张寒夏也看到了她引人瞩目的脖颈,交代完事情没说什么,只是回头给她推送了一篇文章《秀恩爱有风险——“种草莓”可能会致命!》。

    木枕溪:“……”

    她把文章转发给了肖瑾。

    肖瑾:【???】

    木枕溪:【我上司刚发给我的】

    肖瑾点开默默看完,说:【她是不是嫉妒你有女朋友,所以昨天才会骂你】

    骂她?

    木枕溪反应了会儿,才想起来昨晚上她把自己的异常甩锅给了张寒夏,她缩缩脖子环顾四周,确定张寒夏不在,义正词严地回了个[可不敢胡说.jpg]的表情包,算是坐实了肖瑾的胡说八道。

    在办公室的张寒夏忽然打了个喷嚏,皱皱鼻子,继续办公。

    接下来几天,两人依旧甜蜜,虽然都没再明说去看外婆的日子,但每天晚上睡前,早上醒后,都会比先前更频繁地察看日期,一股淡淡的焦灼萦绕在日常相处中。

    周六的晚上,木枕溪八点下了班,一进家门就享受到了至尊vip服务。肖瑾表现得非常殷勤,先是捏肩,再是捶腿,而后是去浴缸放水。

    木枕溪受宠若惊地吃了一颗肖瑾喂过来的葡萄,“你怎么了?”

    肖瑾眨巴眼睛,笑说:“没怎么啊。”就是兴奋,“明天就要去见外婆了。”

    “嗯。”木枕溪又咬了一颗葡萄,心里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明明见外婆应该是件挺严肃正经的事情,但是一和名分和某事联系起来,就显得那么的……

    木枕溪从沙发上起身,去了书房,肖瑾小跟屁虫似的跟过去。

    木枕溪把电脑旁边的那副相框拿在手上,肖瑾站在旁边和她一起看,荡漾的心思慢慢平复下去。

    “这张照片还是高一暑假拍的。”

    “嗯。”

    这是木枕溪和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唯一的一张合照。

    木枕溪抚摸着相框的边缘,眼里流露出一丝怀念,还有淡淡的伤感,“可惜你那半被我裁掉了,现在也没有底片了。”

    肖瑾咬了咬唇,道:“我还有高中的照片,要不把我再p上去?”

    木枕溪:“……”

    肖瑾沮丧道:“那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啊。”她那个相机都找不到了。

    木枕溪叹了口气,说:“赖我。”

    肖瑾威胁地瞪她:“你再说。”

    木枕溪从善如流地闭了嘴。

    肖瑾忽然说:“我想出去旅游。”

    木枕溪茫然:“嗯?”怎么肖瑾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

    肖瑾说得更清楚:“我们俩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合照。”

    “以前不是……”木枕溪记得高中的时候肖瑾用手机拍过不少合照,清楚的、糊的都存下来了,就连暑假那回她把整个相机的胶卷都拍完了。

    肖瑾不悦强调:“以前是以前!”

    木枕溪张了张嘴,放弃了冗长的解释,截口道:“旅游,拍,你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我去把年假休了,咱们什么时候去?”

    肖瑾脸色稍霁。

    两人在书房初步商议旅游计划,肖瑾倏地皱了皱眉,说:“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

    “什么事?”

    “浴缸!”肖瑾惊呼一声,杀了出去。

    等两人到浴室,浴缸里的水早已漫了出来,一地的水。肖瑾要冲进去,木枕溪一把拦住她,脱了鞋,光脚踩了进去:“我来,你去阳台把拖把拿过来。”

    肖瑾折身拿回拖把,递到挽起了裤脚的木枕溪手上——木枕溪进门就被肖瑾缠住了,还没来得及换掉长裤,她只被要求做了这一件事,便在一旁看着木枕溪手脚麻利地关水、放水、拖地。

    木枕溪把浴室清理干净,方直起腰,笑着往门口望去,肖瑾垂着眼,闷闷不乐。

    木枕溪洗了把手,指背在女人脸上蹭了蹭:“怎么了这是?”

    肖瑾郁郁寡欢道:“我好不容易想为你做点事情,结果弄成这样。”

    “啊。”木枕溪摸着下巴,“是啊,你不说我以为你是故意让我回家继续锻炼身体的,话说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肖瑾愤怒地睨她一眼。

    不安慰她就算了,还落井下石。

    “所以你得补偿我。”木枕溪笑眯眯。

    “怎么补偿?”

    “陪我一起洗。”

    “想得美!”肖瑾炸毛道。

    家里的浴缸根本不够两个人躺,再说她还没有名分呢!

    肖瑾没发现她的郁闷已经被木枕溪完全带偏了,木枕溪抱着睡衣进去了,进门之前冲她呲了呲牙,笑得有点嘚瑟。她在外面又炸了会儿毛,才明白过来,窝在沙发里笑出声。

    木枕溪不怎么习惯泡澡这么“奢侈”的活动,躺在那一动不动怪无聊的,和平时一样洗洗就出来了,还不到九点。肖瑾从甜蜜里回神,手里的书刚翻了两页,就见木枕溪和往常一样擦着头发进卧室找吹风机。

    “你这就完事了?”肖瑾惊异道。

    “不然?”木枕溪皱眉。

    肖瑾:“……”她暗暗决定下回一定要找个时间带木枕溪好好泡个澡,在此之前先把浴缸换了。她眼睛不自觉地微微眯起,泡温泉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提前习惯一下,还能在水里那什么一番,想想就觉得刺激。

    木枕溪远远望着,忽然啧了声,道:“你怎么笑得那么猥琐?”

    肖瑾忙正经脸:“我什么时候猥琐了?”

    木枕溪轻飘飘道:“一直。”说罢施施然回房了。

    肖瑾在她后头笑,就这一晚上了,迟早要暴露本性的,她就是热衷这种事情,各种地方各种方法,没什么好遮掩的。

    木枕溪一进房门,手按着自己的心脏处,扑通扑通——

    跳得比平时快了好几拍。

    她有点紧张,将手拿下来,从手腕看到手指。

    她怕让肖瑾失望。

    这些年画画落下了职业病,动不动就会手疼,严重的时候疼得都不能动,这段时间倒是还好,有意在调养,万一关键时刻掉链子怎么办?

    肖瑾要是不爽,会弄死她的,实在不行只能动嘴了。

    肖瑾在畅想美好明天,木枕溪在祈祷一切顺利,罕见地“同床异梦”了一次。

    周日一早,肖瑾难得在闹钟叫第一声便睁开了眼睛,毫不拖延,起身下床拉窗帘,一气呵成。在看到外面的天色后怔了怔。

    木枕溪弯着腰叠被子,也瞧见了,神色微讶:“下雨了?”

    昨天还是个艳阳天。

    肖瑾打开纱窗,手往外伸了伸,掌心感觉到了细细的湿意,转过脸点了头:“毛毛雨。”

    城北,青山公墓。

    木枕溪把车停好,从后座拿出一把伞,在肖瑾头顶撑开,沿台阶一起步行往山上走去。

    不是清明之类集中扫墓的日子,又是雨天,墓园里放眼望去,仿佛只有她们两个人,皆是暗色衣服,融进连绵的雨幕里。

    雨势渐大,溅在伞面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木枕溪换了只手撑伞,搂着肖瑾的腰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

    肖瑾突然抬起手,推了一下头顶的伞骨。

    木枕溪差点没拿稳:“嗯?”

    肖瑾努嘴,示意她往左看,面无表情地说:“你肩膀都湿了。”

    木枕溪不放在心上,大喇喇一笑:“没事儿。”伞重新往肖瑾那边移。

    肖瑾停下脚步,不走了,也不说话。

    木枕溪:“……湿一个总比湿两个好。”刚进来的时候雨还没这么大,木枕溪就只带了一把伞,现在决计是挡不了两个人的。

    肖瑾依旧不动。

    木枕溪妥协了,她改把手圈在肖瑾肩膀上,这样淋下来的雨有她先挡着。

    她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肖瑾从进墓园后,就没问过外婆的墓在哪里,一路上就是顺从地跟随,这个还好解释,人都到了,问不问没区别。

    但木枕溪还注意到,肖瑾的目光虽然四下环顾,可对每个方向停留的时间是不同的,她停留得最久的那个方向是……

    木枕溪顺着她的视线往前看,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

    赫然是外婆墓地的方向!

    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出现在木枕溪的脑海里。

    难道肖瑾之前来过这里?

    “我们还没到吗?”肖瑾的声音响在耳畔。

    木枕溪压下疑问,仰脸眺望不远处的西北角,说:“快了。”

    今天是来祭奠的,有什么问题都不急在这一时。现在的木枕溪已经不担心肖瑾会隐瞒她什么,即便有,她也不会再想先前一样患得患失。

    “我有点累了。”肖瑾迈上一级台阶,撑了下膝盖。

    “我背你?”木枕溪真心提议道。

    上山的路都是台阶,而且这台阶建得不低,木枕溪没什么感觉,肖瑾走了一路,小腿肚子已经开始发酸了,她咬了咬牙,继续往上走,说:“公墓里呢,像什么样子。”

    以前她来的时候都会控制好速度,哪跟木枕溪似的,仗着腿长体力好,嗖嗖嗖往上蹿,肖瑾耗不过她。

    眼看目的地在眼前,背不行,歇也不好,木枕溪手上带了一点力,半搂半抱着肖瑾往上走,肖瑾腿上的负担稍微减轻了些。

    “就是这里了。”木枕溪把伞交给肖瑾,示意把一路抱着的花给她。

    肖瑾分给她一束,将伞撑在木枕溪头顶,等她在墓前放下以后,再换她送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立在墓前,墓碑上的老人慈爱的目光从照片里透出来,温和地凝视着面前的孩子。

    “外婆。”顿了几秒,木枕溪才道,“我今天还带了一个人来,你一定想不到是谁。”

    木枕溪拉着肖瑾的手腕,肖瑾往前一步,涩声说:“外婆,我和木枕溪一起来看你了。”

    墓前的白色雏菊被雨水打湿,浸润了枝蔓。

    如果不是下雨,木枕溪大抵会和外婆多说会儿话,也会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肖瑾,外婆也会想知道肖瑾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

    雨雾弥漫,木枕溪手指往下,翻转手掌,和肖瑾十指相扣。

    “外婆,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肖瑾在此时偏头,和木枕溪对视了一眼,两人一同看向墓碑上的照片。

    木枕溪微微一笑,道:“我们重新在一起了。”

    肖瑾说:“希望您在天上保佑我们,不会再有分离。”

    木枕溪用没有指甲的指尖掐了一下她的手背。

    什么分不分离的,不会说点好话。

    肖瑾笑了笑。

    她觉得耳边有点不同寻常的安静,噼里啪啦砸在伞上的声音不见了,肖瑾从伞下走出来,仰脸感受了一番,惊喜道:“雨停了!”

    可不是么?

    碧天如洗,万里无云。

    寻常都不见林城有这么好的天气。

    肖瑾笑道:“一定是外婆显灵了。”

    木枕溪也展了颜,收起伞,挪开了几步,道:“那你跟外婆说会儿话吧。”

    肖瑾说:“好啊。”

    然后她就靠近了墓碑,嘀嘀咕咕地说着,木枕溪听不清,也不会刻意去听,不过看她喜悦神情,应该是在说什么有趣的事。

    木枕溪不由自主地弯了眉眼。

    她微微张开双臂,闭上眼,感受着迎面拂过的山间清润的风,前所未有的轻松。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不丁怀抱里挤进一个人,木枕溪双臂收紧,没睁眼,懒洋洋地问:“说完了?”

    “嗯,”肖瑾软软地蹭着她腻白的颈子,“该你了。”

    木枕溪嗯了声,蹲在墓碑前,把近来发生的事简略说了说,到最后她抬起头扫了眼几步开外的肖瑾,低低地道:“外婆,我还有件事想求你保佑,我的手今天对我很重要,所以……”

    下山的路上。

    肖瑾比上山轻松得多,走一步还蹦两步,忽然一个眯眼,扭头敏锐地问木枕溪:“你最后跟外婆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老看我?”

    木枕溪确信她不会听到自己说了什么,气定神闲道:“因为在和外婆说你啊。”

    肖瑾微微挑眉:“说我什么?”

    木枕溪歪了歪头,含笑答:“说你漂亮、大方、可爱、善良。”

    肖瑾皱眉:“这些外婆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她以前都当着你的面夸我。”

    木枕溪一滞。

    肖瑾:“哈哈哈哈。”

    木枕溪也跟着笑起来,笑声传出很远。

    车停在山脚,木枕溪把湿了的雨伞叠了叠,放进后座的地上,她弯着腰,背对着肖瑾,刚放好,便感觉一股大力自后袭来,推上了她的背,木枕溪没站稳,直接跪扑了进去。

    木枕溪:“!!!”

    肖瑾跟着爬了进来,把她挤进了角落。

    木枕溪:“???”

    木枕溪的车就是辆普通的三厢轿车,她个高腿长的,缩在座位里很憋屈。更让她觉得震惊的是,肖瑾现在的举动。

    肖瑾把后车门带上,砰的一声,木枕溪的心跟着咯噔一声。

    “你……”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你想干什么?”

    “现在不是我想干什么,是你得干点什么。我,已经有名分了。”肖瑾笑眯眯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到下章中间省略一万字

    吗?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别来有恙相邻的书:网游之玄武神话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