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160、团体赛:中场过度

【书名: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160、团体赛:中场过度 作者:静舟小妖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覆手繁华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    第一百六十章

    “吃饱喝足”, 还睡了一小觉的夏凯凯下午才归队。

    知道他干什么去的温健看见人的时候, 只能在一脸餍足的夏凯凯额头上狠狠戳了一下。

    然后说:“还行吗?行不行?这是奥运会, 清醒点儿吧你!”

    夏凯凯觉得没什么问题。

    做ai又不仅仅只有热情如火,激烈疯狂, 今天他们很缠绵,甚至冗长的磨人,不但一点不累,甚至合适的节奏成功缓解了他的大赛压力。

    现在神清气爽, 精神很好。

    其他人看不出来, 总以为夏凯凯是天生强大,无所畏惧, 但夏凯凯也是人,也会有所期待,而期待本身就是一种追求的过程,一种压力。

    他只是很擅长调整状态而已, 并不代表他没有压力。

    四年一届的奥运会, 体育界的最大盛典, 哪怕是“黑池舞王”也渴望更多。

    像今天这样的“减压方式”, 夏凯凯亲身体验了一下,可以确认没什么问题,甚至效果很不错, 所以下午的训练,他完成的质量非常高,注意力空前集中。

    这也让心里有些担忧的温健松了一口气。

    二十五岁也不是孩子了, 知道好坏,知道错对,更知道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对于运动员而言代表了什么。

    有时候管的太宽,反而是对队员的不信任。

    他相信夏凯凯可以将生活和比赛处理的很好。

    下午训练的时候夏凯凯和周悦珊单独在一个地方,等到了晚餐才和其他的国家队员遇上。

    夏凯凯难得在苏宇的身边没有看见伍弋,张妮总教练也问了一句。

    苏宇说:“他在睡觉,让我帮他带回去。”

    这……

    夏凯凯眉梢一扬。

    单纯的张总说:“怎么了,是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

    苏宇嘴角抿紧,说:“没有不舒服。”

    张妮担忧:“要不我去看看?大后天就要开始单项比赛了……算了,我干脆先上去看一眼吧。”

    “……”苏宇叹了一口气,“我打电话问他,看看他要不要下来吃吧。”

    张妮蹙眉,不太明白。

    夏凯凯拉住张妮,笑道:“张总,今天上午您被留下,是有什么新的通知吗?”

    张妮的注意力转移:“也没什么,就是再讲了一遍决赛的规则,晚点吃完饭我们开个短会……”

    夏凯凯偏头,在张妮不注意的时候,对着苏宇眨了一下眼睛。

    苏宇对他点了下头,用盘子快速装了一堆伍弋爱吃的东西,然后就快步走掉了。

    夏凯凯想,苏宇应该也没吃吧,拿出去的那点东西也就够一个男生吃的。

    应付了张妮,夏凯凯快速地吃了晚餐,见苏宇一直没再出现,干脆也端了一盘子的食物离开了餐厅。

    外面很冷,天空上的云层很厚,正在积蓄力量,这一两天又会下雪。夏凯凯从餐厅走出来,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头脑一醒,又折回去拿了个盘子盖在了装满食物的餐盘上,然后快步走出门去,很快就回了公寓。

    奥运村的公寓楼四层,米白色的外墙,窗户整齐排列,厚实的大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推开了。内部以浅色系为主,暖气充足,一层楼有十个房间,都是有单独卫浴的两人间。夏凯凯和温健住在二楼,苏宇和伍弋做在三楼。

    夏凯凯端着盘子上了三楼,站了门口敲了敲,门打开,苏宇出现在了眼前。

    大约不耐烦有人敲门打扰,苏宇开门的时候表情淡淡的,但他看清楚夏凯凯之后,冷锐的眼眸便软了下来,视线落下,看见了夏凯凯手上的盘子,眉梢扬起,困惑。

    夏凯凯只是将盘子递过去,等着苏宇接了之后,他就说道:“半个小时后去张总的房间开会,所有人都要去。”

    “好。”苏宇点头。

    夏凯凯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半个小时过的很快,夏凯凯去一楼开会的时候,便在人群里看见了伍弋。

    没什么特别的不一样,大约除了一副睡得太多软绵绵没什么精神的模样,看起来还是个精致漂亮的年轻人。只是在视线对上的时候,这小子对他露出一副灿烂的笑容,那眼神明明白白的信赖,一副看见了知心大哥哥的模样。

    什么鬼知心大哥哥?

    就在夏凯凯要被自己的联想力雷死的时候,寻找同类的“小弟弟”竟然真的粘过来的。

    当时是开完了会,夏凯凯已经回到了房间里,敲门声响起,夏凯凯去开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笑眯眯的伍弋。

    伍弋在门外探头探脑地看了一圈,问:“温教呢?”

    夏凯凯说:“在楼下开会。”

    运动员开完,就是教练开,反正奥运年期间,进入国家队员编制的他们也再次感受到了国家机器运转的恐怖方式。三天一小会,一周一大会,每个月还要和总局、冰协开会。听说他们这种都算好的了,那些住在队里的国家队员每天早上还有晨会。

    夏凯凯不太适应这一套,但是本来就是编制出来的温健却很习惯,大会小会跑的不亦乐乎,反正每次开完会回来都有点儿什么话说。

    如今在奥运会期间,会议就更多了。

    伍弋其实早就知道答案,马上就扬眉笑道:“我能进去吗?”

    夏凯凯点头,让开了门。

    伍弋进了屋,还不忘记关门,然后在屋里装模作样地转悠了两圈,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就一脸犹豫地看着夏凯凯。

    夏凯凯对和他笑,甚至隐约知道他来干什么。

    在他眼里,伍弋这小子特别单纯。属于在体制内一路培养长大,即便在外人眼里是风光无限的国家队员,但他本身似乎没有什么自觉。大约是因为和苏宇关系太亲密了,在这样的对比之下,他自然会变得谦逊低调,更是乖巧懂礼。

    总之是个干净纯粹的孩子。

    “你想说什么?”夏凯凯说。

    伍弋蹙眉不知道怎么开口。

    夏凯凯大约能猜出他想问什么,便说:“再过一会儿,温教就回来了。”

    伍弋一咬牙,说:“谢谢你送的饭菜。”

    夏凯凯笑:“这点儿事,客气什么?”

    大约是开了口,话就好说了,伍弋这次并没有犹豫,直接说道:“我过来是有件事想要问一下,你真的和他结婚了?”

    夏凯凯扬眉:“维克多?是的。”

    “呃……”伍弋蹙眉,“为什么没人说你们……不是,就是你也知道咱们国家的国情,而且哪个国家都有根深蒂固的反对同,同性恋的这群人,我当然不是反对,你也知道我,我,反正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要了解一下,出柜和结婚,你会觉不适吗?”

    这小子,绕了一大圈,终于说出口了。

    夏凯凯笑,放松后背地靠在座椅的椅背上,双腿交叠着深深地望着伍弋,嘴角似笑非笑。

    伍弋摸了摸鼻子。

    夏凯凯说:“我的生活,不是活在别人的嘴里,如果有人敢威胁我伤害我,就报警抓他,就告他,歧视同性恋,损害了我的人权,只要想做,总有办法让其他人闭嘴。不过我很幸运,身边的人都很善良又包容,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总不能去和全世界的每一个人做朋友,让所有人喜欢你。至于网上媒体的声音,总之不过火,就当看不见吧。我现在很好,婚姻生活让我每时每刻都充满了快乐和希望,所以稍微有那么一点不和谐的地方,就无视了吧。”

    伍弋笑:“你真的很厉害,花滑好,世界冠军,还有钱,心态也那么好,我不行,或许我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我怕别人的目光,也怕父母失望,我会有很多的顾虑,我不想伤害他们。”

    夏凯凯点头:“是的,多想想再去做总没错,你还年轻。”

    伍弋蹙眉,犹豫了一下,张嘴就想掏心窝子了,“你应该知道吧,我,我……”

    但有些话就是特别难以开口,他努力着,却还是无法开口。

    夏凯凯笑转移了话题,邀请道:“对了,你还没去过我家吧,等奥运会后没那么忙了,我请你到我家吃饭,维克多的手艺不错,他还会做s省的菜呢。”

    伍弋张嘴,又闭上,苦恼地摸了摸脑袋,最后点了一下头。

    夏凯凯看着他笑,眸光里都是温软的包容和体谅。

    夏凯凯似乎天生就喜欢养孩子,只要与比自己小了十岁以上的人相处,他都有种在和小孩交流的柔软感,他会变得很有耐心,也缺少竞争性,甚至连警惕性也会降低,尤其是这种被人信赖的时刻,夏凯凯很愿意给他们力所能及的更多帮助。

    毕竟他本身年龄已经四十多岁了。

    所以他很体谅伍弋,也愿意让伍弋走进自己和穆渊的生活里,只有在这样同类人的相处中,这个苦恼的孩子才会觉得自己不是那么的另类,才能够表达出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渴望。

    伍弋自觉已经露了底子出来,虽然没有说的那么明白,但他知道夏凯凯懂。

    第一次到这个程度就好了。

    最难开口的话说出了口,伍弋自觉和夏凯凯亲近了几分,再开口的时候就亲热了一些,过去大半年在一起训练的关系还不如这次遮遮掩掩的谈话,夏凯凯几乎有种伍弋将自己当成知心大哥哥的感觉……唔,他确实没看错,这孩子太单纯了,信赖来的就是这么快。

    不过交谈的时间也不是很久,也不过十分钟,温健还没回来,苏宇就找了过来。

    苏宇敲开门走进来的时候,目光深沉地看着夏凯凯,眼底有几分审视,然后二话不说的将伍弋接走了。

    夏凯凯关了门后哑然失笑。

    也对。

    他们这样的人,与其防着女人男人,不如防着同类人。

    不过给夏凯凯再多的同类人,再精致如伍弋,再帅气如苏宇,哪怕是好莱坞的巨星脱光了躺床上,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不是穆渊,不是那个他养大,又将他送走,离开了他甚至可能会死去的那个孩子,换成其他人谁都不行。

    这世上,他唯一的,最爱的,包括了亲情、友情和爱情几乎所有感情的穆渊,已经将他的心装的满满的,一丝的余地都没有。

    想到这里,夏凯凯回到床上,忍不住就给穆渊发去了一个视频聊天。

    中午才吃的餍足的男人很快出现在了画面了,未语先笑。

    一睡一醒,三年多的时间,记忆里青涩的眉眼已经变得成熟稳重,俊美非凡,即便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有时候依旧会给他恍惚的陌生感。但每次只要看见那双溢满浓情的绿色眼眸他就知道,没有错,是他的穆渊,由始至终都是他的。

    穆渊精神饱满,眉眼含情,张口就说:“kk,我很想你,这个时候如果能够抱着你就好了。”

    夏凯凯笑道:“好好休息,明天看我比赛。”

    穆渊说:“你猜我刚刚看见什么?”

    “什么?”

    “有人把我们接吻的短视频传上了网,就是上午比赛结束的时候,你真应该看看,他们真可爱。”

    “地址发过来,我看看。”

    “给你。”

    这是米国很有名的兔子视频网,他们的短视频上了热门,短短一下午的时间就有十万多个赞。

    视频很清晰,光线明亮,在深长狭窄的后台长廊画面下,交叠着依靠在墙上的两个人拥吻着,形成了明与暗,静与动的美妙构图。

    画面感确实很好,可以清楚地看见两个人的侧脸,背靠在墙壁上的男人微微低头与他亲吻,神态虔诚,而将男人推到墙上的自己,也亲吻的格外专注缠绵,紧紧拥抱的身体摩擦着,只是看着这种动作,夏凯凯几乎可以回忆出亲吻拥抱时,自己那□□焚身的感觉。

    拍的不错。

    浪漫唯美。

    头顶上的灯光照出七彩的光晕在这一刻添加了一种神圣的属性,就像是一幅画,一副摆拍了很久的美好画面。

    兔主打出标题。

    “拿下奥运会团体赛短节目冠军的kk,与他的爱人在后台亲吻庆祝。”

    三千多条留言,成功将视频送上了热门。

    “真羡慕他们的爱情。”

    “这两个人配出一脸血,天生一对。”

    “哦,天啊,他们真的很爱彼此,祝他们幸福。”

    “我在现场,kk的短节目伦巴跳出了现场的**,简直大开眼界。”

    “听说他们已经结婚了?太好了!希望他们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夏凯凯打开留言看了很久,清一色的祝福内容,还有小部分人提到了他之前的比赛。但这么多人,他竟然一条负面的诋毁的留言都没有看见。

    夏凯凯想到之前伍弋的欲言又止,他真的想要告诉他,这世上善良的人更多。

    后来夏凯凯没忍住,把这个短视频转发到了自己的个人平台上。

    留言:“角度和构图都很美,我发誓不是摆拍。”

    顿时,“唯凯”粉们疯了。

    “啊啊啊啊!年度最美味的狗粮!!没有之一!!我的天啊!!怎么这么浪漫,我简直爱死你们了!”

    “官方发糖,齁死我了。”

    “震惊!这是kk和维克多第一次的亲密合影吧?而且还是视频?幸福来的太快,我只想说,爸爸,继续发,不要停,再多的狗粮我也能吃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个视频,却莫名感动到想哭。kk真的好棒的,在女单和双人都表现不佳的情况下,他和珊珊超水平发挥,为咱们国家拿下第一个10分的时候,我当时就激动到哭了。现在看见这个视频,一想着比完赛了,维克多来为kk庆祝,为他骄傲,拥吻他,我就觉得心都化成春水了,又软又漾,幸福到爆炸。”

    “咳!楼上的妹子感动的没有错,就是弱弱的想要提醒你……其实是kk压着维克多在亲啊,你看他那样儿,简直就是要把人一口吞下去。我猜对了!kk果然是攻!这气场足足的啊!”

    夏凯凯官方发了粮,最新动态不仅仅惊动的粉丝,还惊动了其他的选手。

    周悦珊留言:“难怪中午消失了一会儿,我说你去哪儿了,呵呵。”

    伍弋留言:“真好……”

    苏宇留言:“……”

    还有其他国家的语言留言。

    伊万留言:“听说你自己开了俱乐部,奥运会后,我们可以过去交流吗?”

    爱丽丝留言:“什么时候来米国?一直想要邀请你们共进晚餐。”

    安德鲁留言:“祝你们幸福美满。”

    紧接着,夏凯凯的私信跳出来。

    钱主席私信:“首先要感谢你今天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出色稳定的发挥,成功让我们的队伍进入了前五名,是我们远征团队的大工程。如果可以,我希望当面感谢你,为你庆祝成功。不过我觉得这种庆祝应该是比较私人的,你说是不是。”

    总局的主任私信:“小夏啊,我觉得你这个视频先撤一下,我并不是针对你和雷蒙德先生的婚姻感情,只是咱们国家的这个国情,你也知道的,对吧。”

    夏凯凯看见了私信,就当没看见。

    或许是今天伍弋的欲言又止,那种隐忍和委屈让夏凯凯心里有些小小的憋闷,难得的不管不顾把视频转发了出去。

    如今既然已经发了,就没有再删除的必要,他和穆渊的婚姻在米国合法有效,遮遮掩掩,发了又删除是怎么一回事。

    好在这些领导也就是提一提,见夏凯凯没回复,视频也没有删除,也不好再说什么。

    夏凯凯到底和其他的国家队员不一样,而且穆渊的国际地位也非同一般,有些事还真不好管。

    于是。

    这视频就一直挂在了夏凯凯的个人平台上很多年,到后来,留言和点赞数甚至远超雨果个人平台下的数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数据量。

    向来都是穆渊在群里发糖。

    夏凯凯发一次糖就发个够本,又大又甜齁死人!

    晚上没事的夏凯凯就把网友们的留言截图发给了穆渊,两人说说笑笑,一转眼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

    夏凯凯说:“晚安,睡了。”

    穆渊说:“晚安宝贝儿,祝你做个好梦。”

    夏凯凯说:“你也做个好梦。”

    穆渊说:“我会在梦里梦见你,一夜都和你在一起。”

    夏凯凯笑:“我也是,挂了。”

    “你先挂。”

    “你挂。”

    “好吧,让我亲你一下再挂。”

    夏凯凯把脸送到了镜头前,嘴角忍不住的扬起,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穆渊吧唧亲了一口。

    夏凯凯低头一看,穆渊也没挂通讯,还再笑眯眯地看着他,说:“该你了。”

    “好吧。”夏凯凯嘟着嘴,亲在了手机上。

    穆渊笑:“亲着口感一点也不好是不是,真希望明天早点到,我要好好亲吻你。”

    “我也是。不过你今天要好好睡觉,要是睡不着或者又熬夜,我看见黑眼圈,可不会答应你。”

    “放心吧,我马上就会躺下,熄灭灯光,躺在床上想你,我一定可以睡着。”

    “不准再工作了!必须睡觉。”

    “一定。”

    “好的,晚安,挂了吧。”

    “你再亲我一下。”

    “……”

    挂个电话挂了半个小时,夏凯凯可算把“巨婴粘人精”哄睡下了,一抬头就看见温健一脸牙酸地看着他。

    温健问:“打完了?”

    夏凯凯看着他笑。

    温健捂着脸起身:“不行,甜的我牙疼,我得再刷一次牙。”

    夏凯凯:“……”

    温健叹气:“我说你呀你呀你呀你……我得严厉地批评你一次!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尊老爱幼?你不关心一下你老师我的感情生活不说,还无所顾忌地塞我狗粮。我现在年纪不小了,内分泌提前失调,过早进入更年期都是你的错。”

    夏凯凯笑:“刷牙去吧你!”

    温健刷了牙,却没有住在这屋里。他睡觉打呼噜很凶,怕影响夏凯凯休息,所以教练们干脆睡在一个屋里将就将就,温健下了二楼去尹正学挤一张小床,奥运期间他们一直这样睡的,已经好些天了。

    没人打扰夏凯凯,夏凯凯刷牙洗脸上床,把被子一盖,身心都得到满足的他一闭眼,很快就沉入了黑甜的梦乡。

    一夜无梦。

    再一睁眼,便是天明。

    昨天半夜刮起了风,云层在头顶上越积越厚,黑得视野里都暗暗沉沉,好似喘不过气来的难受。

    不过夏凯凯昨夜睡眠质量极好,早上精神十足,出早操,吃早饭,集合出发,按照流程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一转眼,又再次站在了奥运会的赛场上。

    今天是团体赛自由滑的比赛。

    也就是决赛。

    夏凯凯站在热闹的体育馆里,耳边是观众熙熙攘攘的声音,眼前是那边极致白净的冰面,他深呼吸着,任由眼底的火苗熊熊燃烧。

    四年磨一剑。

    决定胜负的最后时刻,终于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吼吼吼!大概还有6~8章!一周时间就可以完结啦,哈哈哈!

    又即将完成一个成就!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相邻的书:重力战线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