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一剑朝天

第二百四十五章 事无对错可论而已

【书名: 一剑朝天 第二百四十五章 事无对错可论而已 作者:青涩的叶

一剑朝天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的时空穿梭手机铁十字修罗武神诸天至尊六零时光俏太古神王逆剑狂神巅峰玩家绝代神主火影之黑白日向征途黑科技垄断公司    吕安提着酒和馒头回到了铺子里。

    韦愧伸了个懒腰,疑惑的问道:“今天怎么去了那么久?”

    吕安摇了摇头,平静的回道:“和人稍微聊了会。”

    韦愧哦哦了两声,丝毫没有感觉出吕安的不对劲,一个人在那里吃起了馒头。

    吕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韦愧,没有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韦愧两三下就吃完了,轻轻拍了拍手,然后笑着对吕安说道:“下次买馒头顺便再买点咸菜之类的吧,天天吃这个,你不腻吗?”

    吕安笑着摇了摇头,“还好吧,吃着吃着也就习惯了,就像说话做事一样,有些人谎话说着说着也就说习惯了。”

    韦愧品了品吕安的这句话,感觉很有道理,还点了点头,“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有些人确实就是这样,谎话连篇,说着说着连他自己都觉得是真的了。”

    吕安微微一笑,没有出声。

    韦愧起身,看了一眼外面耀眼的太阳,叹了一口气,问道:“那人怎么还没来?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动静?”

    “你很急?想早点除掉他?”吕安轻描淡写的问了这么一句。

    韦愧双手轻轻拍了拍,又掸了掸身上的衣服,叹气着说道:“能不急吗?要是你也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追杀你,你能不着急?换你估计比我还要激动。”

    吕安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静静的看着韦愧,没有说话。

    韦愧则是继续说道:“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已经追过来了才对,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难道他迷路了?”说着还情不自禁的懊恼了起来。

    吕安顿时感到了一丝费解,“你就这么想让他来找你?”

    韦愧点了点头,回道:“那可不,废了那么大劲,好不容易准备好了,他这不来了,岂不是白费了这个心思?”

    吕安仍然不解的问道:“他不来,你也可以继续干你的事情,这样不是挺好的吗?而且即使他真的来了,我们也杀不了他,最多只是把他赶跑了而已,之后你还不是要担心他来找你?和现在的这个局面有什么区别吗?”

    韦愧赶紧说道:“有,区别大了去了,打赢一次,那他必然会有所顾忌,起码可以安分一段时间,我也不用天天担心他突然冒出来找我的麻烦,另外,我说的是万一,要是真的能杀,为何要错过这个机会呢?”

    韦愧现在说的和前两天说的又不一样,这让吕安又是皱起了眉头,“杀?”

    “杀他的代价太大,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不能放过他,能赶跑也是可以的。”韦愧又是解释了一句。

    吕安点了点头,又问了一个问题,“你把他赶跑了,或者杀了他,你就不怕你口中的那个天外天继续找你麻烦?他们可还有九个人呢。”

    韦愧丝毫不惧,而是笑着反问道:“如果按你这么说,那我岂不是应该把脖子伸过去,让他们把我给杀了?剩下的几个人,我想他们应该没有那么闲,天天和我作对吧?”

    “天外天到底是干嘛的?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找你麻烦?”吕安直接将心中的疑惑抛了出来。

    这个时候韦愧看向吕安的眼神也是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目光,此时此刻,他终于发现今天的吕安好像有点不对劲,有点怪,问的问题,好像都透露着一丝对他的怀疑。

    “你这么说,指的是什么?这几个问题,我之前应该都和你说过了吧?”韦愧脸色平静的回道。

    见韦愧的语气神态都发生了一丝变化,吕安也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韦愧瞥了一眼吕安,不悦的问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难道你想反悔?”

    吕安仍是摇了摇头,“没,就这么随口一问。”

    韦愧突然叹了一口气,“这个事情结束之后,要是我能活着,我会好好和你聊一聊的,我是真心想当你的朋友。”

    吕安抬头看了一眼韦愧,点了点头。

    随后起身,将竹椅搬到了屋外,直接躺了上去,拿了一本书,盖在了自己的脸上,直接睡了起来。

    韦愧静静的看着吕安做着这一切,脸上的表情一直没有任何的波动,除了眼睛眨了两下之后,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只不过对于吕安,他还是感到了一丝薄薄的隔阂,之前好不容易打磨好的隔阂,今天又再一次的出现了,这让韦愧极其的费解,不明白吕安为什么会突然再次露出这种隔阂。

    就好像相识多年的老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上次给你的一两银子,可以还我了,家里要用钱了。”

    可他明明就是一个家缠万贯的富家子弟,根本就不缺钱。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来膈应人,让你对这维系多年的关系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霾,忽远忽近。

    韦愧的心里也是产生了一种极其不妙的感觉,吕安的反常,更是让他也有了一丝别样的想法,但他并没有显露出来。

    当了那么多年的羽林卫的副将,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吕安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很好理解,就是对他的不信任。

    不过即使韦愧感受到了这个,他那所谓的养气功夫还是在的,并没有打算去戳穿这一层薄纱。

    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行,绝对不能明说,否则这一说出来,那可就变味了。

    世事无常,但也没有所谓的绝对的无常,因为万般事情都是有个一二三四五。

    只不过现在韦愧并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而已。

    韦愧看了看盖书而睡的吕安,心里也是想好了后续可能要做的事情了。

    吕安虽然做出了一副正在睡觉的模样,但是他并没有睡去,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在闭目养神,距离明天只剩下半天了。

    说实话,对于吕安现在的这幅处境,他并没有任何的经验。

    老头曾经提过,成年人的世界里面只需要考虑一个字,那就是利,凡是和自己搭边的事情,哪边有利,那就应该往哪边靠。

    这才是一个成年人应该需要做的决定,所谓的某些准则在这个利字面前都应该老实的往边靠。

    可惜这话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无比的复杂。

    吕安自问忍不下心来做这个事情,但是老头可以,这就是差别,阅历,实力,心机,心性,这些都是造成差距的根本原因。

    此时的吕安,一样都没有搭边,所以现在被两人牵着鼻子走。

    但是两人所说的话好像各自都有道理,只不过这其中的道理和吕安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如果吕安能遵循利字,那就再好不过了,只可惜,吕安做不到,他可没有老头那种明辨是非的能力,这才让吕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吕安的心不静了。

    站队?还是诱惑?

    ......

    半夜。

    吕安慢慢的从竹椅上起来,先是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想起了水伯送的那坛酒,直接找了个小碗,倒了一小碗。

    借着月色,吕安在碗中看到了晶莹剔透的琥珀色,微微一晃,光泽极其的诱人,一股淡淡的馥郁芳香直接扑面而来,极为的浓烈,吕安不由猛吸了一口,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

    对于这陈年老酒吕安已经忍不住了,直接浅尝了一小口,醇厚甘鲜,舌尖感到了好几种味道环绕。

    随后直接将碗中的酒直接全部喝完,立马又倒了一碗,再次干了一碗。

    结果两碗酒下肚,吕安的脸色已经有点红润了,甚至连眼睛都有了血丝。

    吕安吧唧了两下嘴,极为爽快的又是喝了一碗,直接打了一个酒嗝,浓郁的酒气顿时直接充满了整个铺子。

    “想不到陈年老酒这么有劲?给雪儿姑娘当嫁妆也是绰绰有余了。”吕安笑着调侃道,也只有在喝酒的时候,他才不会被那些烦心事困扰。

    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这个时候,韦愧也是闻到了这极其浓郁的酒香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就看到一脸潮红的吕安,好奇的问道:“什么酒这么香?”

    吕安拍了拍那有点泛白的酒坛子,“陈年女儿红。”

    韦愧的眼睛瞬间一亮,也是赶紧上手,立马给自己倒了一碗,一边喝一边品,一脸的享受。

    “这陈年女儿红可是好东西,一般人可喝不到,怎么?今天有姑娘出嫁?竟然被你捞了这么好一坛酒?”韦愧问道。

    吕安摇头回道:“水伯给的,这是上次给你送汤那姑娘的酒。”

    韦愧的头直接抬了起来,然后看向了吕安,惊讶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这酒也能随便送人?”

    吕安喝了一口,说道:“说是喜酒,今天不收,以后都没机会喝了。”

    听到这句话,韦愧也是明显一愣,“你告诉他了?”

    “没,水伯自己看出来的,估计也是看我的表情有点不对吧,猜到的吧。”吕安淡淡回道。

    韦愧点了点头,然后这人就出神了,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还是被这酒给醉的,突然一下子就不说话了,一个人就在那里干喝起来了。

    这份突然冒出来的宁静,吕安感到了一丝古怪,看着那出神的韦愧,不仅好奇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韦愧一下子惊醒,然后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吕安一边倒酒,一边极其平静的说道:“今天我碰到了一个人,他说他叫孙树。”

    韦愧想了想,摇了摇头,“孙树?谁?。”

    吕安耸了耸肩,挑了挑眉,然后拿出了一根萝卜干塞到了嘴里,继续说道:“他还说他叫葵。”

    随后这个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剩下吕安口中清脆的咀嚼声。

    “葵?”韦愧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碗,用极其疑惑的语气问了这么一句。

    吕安没有出声,眼神难得游离了起来,只是点了点头。

    韦愧突然呵呵干笑了起来,说话的语气甚至都带着一丝冷哼声,“怪不得!然后呢?”

    “明天他就会来找我们,今天是来通知的。”吕安回道。

    韦愧一脸的不信,算是追问了一句,“就这个?其他的都没说?应该不可能吧?”

    这个时候,吕安也是放下了手中的酒碗,好奇的问道:“你觉得他还能说什么?或者说你知道他会说什么?”

    韦愧的表情顿时一僵,语气稍显慌乱的说道:“我...怎么会...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那你问这么急干嘛?未免也太显得心中有鬼了吧?”吕安直接皱眉说道。

    然而这话立马引起了韦愧的警觉,极其不悦的说道:“果然他还是和你说了一些事情吧?否则你不可能这么说你不是一直都在担心我把你给卖了吗?现在这个情况看来,到头来被卖的人,是我吧?”

    吕安直接制止了这没有任何意义的对话,也算是将这争吵掐住了。

    “故意激我没意义,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直接离开,现在时间还早,还可以逃的远远的。”吕安语气平缓的说道。

    听着吕安这副语气,韦愧心中的怒气立马暴涨,但是他也没有爆发出来,极为的克制,只是对吕安极其失望的说道:“一个你只见过一面的人,你竟然也会去相信吗?这还是我知道的那个吕安吗?”

    吕安平静的看着脸上怒气极大的韦愧,不卑不亢的回道:“你放心吧,他说的话我并没有相信。”

    “你没信?那你为什么露出这种神情?”韦愧继续追问道。

    吕安摇了摇头,“纯粹只是有点疑惑而已,你有这个刨根问底的心思,还不如好好想想明天应该如何应对吧。”

    韦愧立刻喘了好口气,想要冷静下来,虽然他很克制,但他整个人还是陷入了一种极其震怒的状态,他不明白吕安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相信他,而且还是连一点信任都没有的那种,这让他感到极其的不解。

    从接触到现在,他自认为他所表达出来的诚意已经足够了,吕安想要知道的,他都说了,虽然有些事情没有说的那么的明确,但是这难道还不足够吗?

    韦愧感觉了一丝困乏,心中对于吕安的失落感也是逐渐加重,可能也是应了那句话,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只可惜,这失望来的太晚了。

    韦愧平复了一下心情,又看向了吕安,但是这个事情他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吕安转头看向了韦愧,眼中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愧疚,继续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的。”

    韦愧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转身离去。

    看到韦愧离去时那颤抖的背影,吕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是尽可能用平静的眼神看向了夜空。

    今天依然是一个不圆满的弦月呀。

    吕安的心情也是同样如此,缺少了一丝圆满,

    ......

    第二天,两人都是早早的醒了过来,或者说两人都没怎么合眼。

    “你说话算数?”韦愧紧张的问道。

    “你没走,说明你信我,那就不必再问这种没有意义的话了。”吕安回道。

    韦愧轻呼了一口气,听到吕安这声肯定的回答,他心里总算是有了一点底气,然后点了点头。

    吕安随意的收拾了一下铺子,将一些东西全部收拾好放到了一旁,在将铺门锁了起来之前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最后才叹着气将门锁了起来,又把钥匙放到了屋檐下。

    随后转身对着韦愧说道:“走吧,离得越远越好。”

    韦愧点了点头。

    两人刚出花水镇,就感觉身后跟了一个人,两人也是很有默契的没有理会,继续朝着远处狂奔了起来。

    直到天大亮,两人才停了下来,又是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深山老林里面。

    这个时候,孙树也是露面了,直接落在了两人的身后。

    韦愧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脸色各种表情直接一闪而逝,冷笑道:“终于来了!等你好久了!”

    孙树呵呵一笑,并没有理睬韦愧,转而看向了吕安,问道:“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不想和你成为对手。”

    韦愧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脑海中出现了好几种可能发生的想法,看向吕安的眼神也变了,脚不由往后挪了一小步。

    这一幕怎么可能逃过两人的眼睛,虽然韦愧立马又将步子挪了回去,但这一切吕安看的清清楚楚。

    孙树又是淡笑了起来,“吕安,刚刚你也看到了,这样的人,你觉得有资格成为你的同伴吗?还不如听我的话,这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将来你的未来必定极其光明。”

    吕安不停的摇头,脸上也是露出了歉意的表情,手中的陨铁剑直接握入手中,“抱歉,虽然他这确实是一件让人感到不爽的事情,但是人吗?有些事情既然答应了,还是应该去做的,否则心里过不去呀!”

    孙树很是失望的继续问道:“当真如此?”

    吕安点了点头,“当真。”

    “即使他在骗你,你也如此?”孙树继续问了一句。

    吕安还是点了点头,“当真如此,有些事情没有绝对的对错,你有你的原因,他也有他的理由,只是每个人站的位置不同而已,但是不凑巧,什么都不知道的我这一次站在了他那一边。”

    韦愧顿时长出了一口气,紧握的双手也是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笑的格外的高兴。

    孙树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两口气,同时手中也是出现了一柄极长的亮银色的枪,“既然如此,还是打一架再说吧,我的目标很明确,我只要他!”

    说完枪尖立马指向了韦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剑朝天相邻的书:锦绣王妃修真传邪道修仙录仙锻新岳宝剑乘龙极品夫妻火影之宁次传说末世造物主都市良人行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