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我家黑粉总在线[娱乐圈]

89、定情信物

【书名: 我家黑粉总在线[娱乐圈] 89、定情信物 作者:闪灵

我家黑粉总在线[娱乐圈]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元气少年一世独尊大逆之门最牛古董商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军火之王海贼王之美食系统圣墟女主渣化之路盖世帝尊垂钓诸天覆手繁华    肖雅对着镜头微微一笑:“在这里,我也想祝成焰小朋友前程似锦, 家庭幸福。哦, 对了——”

    她伸手牵过来儿子的手, 转向镜头:“来,你也正式道个歉。”

    镜头前的青年像是被母亲打了个猝不及防,脸色瞬间涨红了。瞪着镜头,他的表情五彩纷呈,好半晌, 才极为勉强地笑了笑:“呃,那个……祝专辑大卖, 争取明年金声奖再见。”

    画面戛然而止,下面是另一位商界大佬的采访。

    微博的慈善总会官v下, 已经被无数闻风赶来的群众包围得水泄不通。

    【哎呀笑死惹!这个女的是林少他妈?!】

    【是啊是啊,肖雅哎, 林氏集团的女主人, 而且可不要以为人家靠老公, 肖家世居燕城本地,货真价实的高知家庭, 她是家中幼女, 好受宠的。】

    【嘤嘤嘤,肖夫人气质好好,是我婆婆无疑了!】

    【我老公那么皮,在老妈面前好乖!23333被老妈强行按着道歉的样子萌死了……】

    更多的路人和群众则把注意力放在了今天真正的重点上。

    【66666666解谜了,买下苏富比拍品的神秘富豪太太竟然是林氏集团女主人!】

    【刚刚说成焰戴赝品的人呢?过来让我们看看你们的脸, 肿了吗?】

    【成焰戴的不仅仅是正品,还是金老板亲自送来的!】

    【有钱人的圈子,就是这么小哎!】

    成焰的正常向粉丝群里,则是一片欢腾:

    【我们焰焰这运气,上庭不仅毫发无伤,还又圈了一个真正的妈妈粉,土豪级别的!】

    【笑看打脸狂魔被自己妈妈打脸!】

    【现在有个问题,妈妈土豪粉和儿子黑粉两个battle,胜负到底取决于金钱还是亲情?】

    【林少此刻内心崩了吧:妈妈你不爱我了!说好的送我的胸针呢?】

    【看我赋诗一首《训子》:

    犬子顽劣不忍看,按头叫他说道歉。

    若敢反呛便打死,剥夺胸针所有权!】

    【233333楼上的文豪,会说话你就多说点!】

    【点烟。就爱看林少被强按着道歉、憋屈又愤怒的亚子,超级爽有木有?】

    【我们焰焰做得真好!不仅不收豪礼,还立刻退回,这个举动太应对得当了,最终林妈妈也真好,把胸针再次捐出做慈善,还用我们焰焰的名义,真的不能再棒!】

    “烈焰熊熊”cp群里,则是完全不同的画风。

    就算是再敢想的cp粉,现在都有点晕乎乎地上头了。

    不是吧?以前还算是大家拿着法院定情照强行拉郎配,然后金声奖的同台也还勉强算得上是大家自娱自乐,再往后呢?

    金老板亲自出来拉手讲和,盖章一家人就算了,现在林少的妈妈都出来了!

    【谁来告诉我,这种婆婆亲自点头,送出给媳妇见面礼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姐姐,你不是一个人。】

    【幸福得要哭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礼物,这是饱含婆婆心意的见面礼啊!海螺珠上带着火焰纹,首饰叫‘烈焰海洋’,甜死了!!】

    【四舍五入,就是夫家盖章下聘了吧?……】

    【那些说林少被迫道歉的样子憋屈的,真想说她们眼睛是瞎的吗?……明明是娇羞无限啊!】

    【岂止娇羞,林少说那句‘祝专辑大卖,争取明年金声奖再见’的时候,简直就是深情好吗?】

    【宛如在说:这是我们之间的公开约定?】

    【不行了,姐妹们,我恍惚觉得,我们这一次搞到真的了……】

    【+1。】

    【+2。】

    【+10086。……】

    李媛媛手里握着鼠标,声嘶力竭:“真的!是真的!!”

    她一露面,一大堆群友就转了目标:“真香大大!说好的大结局呢?嘤嘤,舍不得啊!”

    李媛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我、我这几天听cd,听焰焰那首中国风的《血未曾冷》有点上头,暂时没存稿了……”

    群里一片鬼哭狼嚎:“大大你不能这样,中国风的新歌,不正好拿来做写作背景乐吗?”

    “上次写到地牢戏,林少庄主闯入地牢,救下咬舌喷血的焰小公子,然后咧?焰焰已经流血十几天了,还依着林少庄主的身子呢!”

    “好狠的大大,一个人正流血不止、身上火烫、神志不清,另一个人正紧紧抱着梦中肖想了无数遍的爱人,几欲爆炸,然后!——他们就卡在这里了!”

    ……

    “叮铃”,门铃响了。

    成焰跑到门口,冲着猫眼望了望,飞快地打开了门。

    外面还是冷冽冬天,林烈凯站在门口,含笑的眼睛里像是有春天。

    他没进门,却斜斜倚在门框边,一双大长腿支着门,摆出个潇洒夸张的pose:“嘿,看视频了吗?”

    成焰赶紧把他拽进了门,小声道:“外面走廊有摄像头,这里物业好专业的。”

    林烈凯的身上没沾一点外面的冷气,手掌温度也火热,他反手一把握住了成焰的手:“怎么你在家里待着,手还没有我热?”

    成焰的手并不冷,可是和他比起来,却是凉了点。被他这样紧紧拢住,只觉得舒服又暖和,脸就微微红了:“有人天生就体温高吧。”

    林烈凯不说话了,神情有点奇异,炯炯目光中像是带着火,半晌才低声道:“傻瓜,这不叫体温高,这叫阳气旺盛。”

    成焰脸色猛然发红,猝然把手挣脱了。

    林烈凯却不让他退。

    他手臂急伸,复又重新拉住了成焰的手,轻轻包在自己的大手中:“好好,我不浑说了,我帮你暖暖,不乱动弹。”

    成焰挣了几下,也挣不开,愤愤瞪了他一眼。

    这个人,第一次见面那么放浪不羁,再往后反倒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可是自从上次两人心意稍明后,就又胆子大得时刻要上天。

    两人离得近,他只是这样再正常不过地一抬眉、一瞪眼,乌黑眼中就像是一湖深潭中掠过涟漪,波光潋滟。

    “你别这样。你这样看我,我要不行了。”林烈凯哑着声音,低下头,额头轻轻抵住了他,唇瓣微颤,和成焰微粉的双唇就在毫厘之间。

    成焰浑身僵硬,一双手被林烈凯牢牢握住,动弹不得。林烈凯轻笑,把他的手按向心脏:“你摸摸,它跳得好快啊,怎么办?”

    成焰的手却被什么硌了一下。

    林烈凯的胸前口袋里,有什么方方正正的东西,正挡住了心脏。

    林烈凯忽然醒悟过来,急忙松开手,伸手入怀,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扁盒子,轻轻打开:“这个,给你。”

    黑色丝绒衬的底上,那枚复古风格的珍珠胸针熠熠生辉,正中间的海螺珠粉色纯正,微微一动,表面上的虹彩流动,宛若彩色云霞,一排火焰般的纹路美不胜收。

    四周没有配常见的钻石,同样点缀了数颗形状不规整的巴洛特风格的异色珍珠,有的散着冷紫,有的偏孔雀绿,有的则发着幽幽的银色。

    都是罕见的极品珍珠,但是论到价值,都比不上中间那颗烈焰纹路的珍贵海螺珠。

    “我第一眼看到这枚珍珠上的火焰纹,就想到你了。”林烈凯低声道,将胸针取出来,放在成焰手里,“它产在深海里,却有火焰一样的纹理,特别神奇,有点儿像你。”

    而且不知怎么,看着它,就总是容易想起成焰唱过的那首《漩涡之境》,虽然沉在海面下,却生生不息,生长出这么温柔又强大的美丽。

    “而且,我妈没说谎。”

    “哪一句没说谎?”成焰低声问。

    “每一句都是真的。”林烈凯微笑,原本偏凌厉的眉峰此刻平顺下来,像是被什么抚得又软又顺,“她说在我微博上注意到你,说这胸针本来是打算买给我的,还说拜托金寻送给你,都是真的。”

    并不是什么应对公关,更不是临时被拜托了帮着圆谎。

    “就连她说很喜欢你,也是真的。”他柔声道。

    成焰有点惊疑不定,一双美目睁大了:“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林烈凯轻声回答,“我妈……知道我喜欢你。”

    成焰猛地抬头,手中接住的宝石胸针差点给摔了:“什么?”

    林烈凯紧紧盯着他:“就是这样,我和我妈说了我们的事。她依旧说,她喜欢你。”

    成焰怔怔听着,心里一片说不出的滋味。

    又是惶恐,又是茫然,又觉得无法置信。

    林烈凯和他之间,似乎发生了很多,可是又似乎还都没发生,可是为什么,他都已经向家人承认了?好像还得到认可了?

    林烈凯看着他怔忪神情,不由得笑了:“小傻子,什么表情啊?别害怕,我妈没别的意思。”

    成焰惊疑不定地望着他。

    “她说你还这么小,假如不嫌我不懂事,愿意和我交往看看,她会很感激,可是假如以后长大了些,觉得想翻篇甩了我,她也会站在你那边。”

    林烈凯酸溜溜地伸手捏住了成焰的鼻尖,轻轻磨蹭:“我觉得啊,以后要是你真的甩了我,她大概会恨不得认你做个干儿子呢。”

    成焰鼻尖被他蹭着,红得不行,低声道:“别瞎说。”

    林烈凯浓眉一挑,笑得温存:“对,我瞎说的,你不可能甩了我。”

    成焰低下头,黑色长睫急速颤动,像是两片黑色蝶翅,半天才低声道:“我不会先甩人的。”

    从前世到今生,他都没有先抛弃过谁,都是别人离开他。

    这辈子,假如有可能的话,假如老天不再戏耍他,那他也想试一试接受一个人,对一个人全心全意地好。

    林烈凯把胸针轻轻放在了成焰掌心:“这算是定情信物了不?”

    成焰低着头,慢慢握住了那枚虹光闪烁的胸针。硕大的粉红色珍珠上,一排火焰似的纹路轻轻流动,像是在深海里也不会湮灭。

    林烈凯摩挲着他鼻尖的手,慢慢顿住了,狐疑地抬起了他的脸,正看见成焰那慢慢红起来的眼眶,惊疑不定:“怎么了?”

    以前那么骄傲又神气的一个人,动不动就要打人要报警的,怎么现在老是叫人心慌呢!

    “喂喂,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超级烂?”林烈凯心里疼得像是被什么一下下地戳,“你怎么回事啊,别人谈恋爱也这样吗?怎么我们两个老是苦兮兮的!电视电影里,不都是甜蜜蜜的吗?”

    成焰红着眼眶,终于笑了:“我不太看电影电视。”

    “嗯?”

    成焰轻轻哼了一句歌,像是某种戏曲小调,什么时候学的已经忘了,这时忽然就想了起来。

    “世间好物不坚牢,琉璃易碎彩云散”,轻轻哼出来的时候,清扬婉转,带着点莫名的悲伤。

    太好的事情总是容易夭折,太激烈的感情也更容易消逝。

    林烈凯释然了点,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低声埋怨:“你啊,唱歌都唱傻啦。年纪轻轻的,怎么看事情这么悲观?”

    成焰笑了笑,温柔地注视着他:“有你在,我就不悲观。”

    他目不转睛地看了胸针一会儿,好像被那流光溢彩吸引住了似的,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把胸针放进了盒子,仔细地盖好盒盖。

    得好好把它收起来,万一有一天,一切都过去了,这个人也和别人一样离开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要还回去的。

    林烈凯看他那小心珍惜的样子,心里甜丝丝的,软得不行。

    “金寻说,马上要给你开庆功宴呢。”他美滋滋地说,“创了好多项记录,超级牛逼!”

    成焰看着他,忽然有点狐疑:“我的那个粉丝购买榜上,前十名都是叫小火苗1234的,那个……真不是你?”

    林烈凯慌忙举起手:“真不是!你再三叮嘱,我哪有买嘛!金寻也叮嘱我了,说什么一个人买得多,会降低人均购买量的,再说了,出钱都到了他兜里,我才不傻呢。”

    成焰将信将疑地瞪着他:“可是那么多钱啊……我怎么觉得那么傻乎乎的,特像你呢?”

    林烈凯瞪着他,忽然纵身扑过去,猝不及防,把他按倒在沙发上,恶狠狠地作势要搔他的痒:“你完了!我要去微博打你的脸,说你背后diss买你专辑的衣食父母傻乎乎的!”

    成焰惊叫一声,整个身子都像虾米一样紧紧蜷了起来:“别别!”

    他竟不知道,自己这副新身体格外怕痒,被林烈凯这样只是作势在腋下探了一下,浑身就开始酸软,立刻就笑得几乎喘不过来气。

    林烈凯哪里肯饶他,一把抓住他逃开的身子,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腰,一只手擒住了他的双腕,举过了成焰的头顶,紧固在了身后的沙发扶手上。

    “求我!”他凶巴巴地叫,一只手在成焰的腰间哈痒。

    “哈哈哈哈,别别……”成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身子不受控地扭动起来,柔软的精梳棉居家服被林烈凯撩了起来,隐约露出了一截劲瘦细腰。

    林烈凯手掌碰到他的身子,初时还不觉得,可是不知不觉中,心里异样泛起,声音不由就哑了,眼睛也微微泛了红,低声重复:“求我。”

    成焰笑得眼角渗泪,晶莹破碎,汪在漆黑眸子里,只觉得浑身都痒得受不了,口不择言:“好好,求你,求你!……快放开我……”

    林烈凯手中的动作停了。他居高临下地望着成焰水光潋滟的眼睛,视线再往下,落在了他粉色的唇瓣。

    他的喉结不安分地、轻轻动了动。可再一低头,忽然就怔住了。

    那露出来的一小抹腰间,俨然还有一小片陈年旧伤,皮肤泛出微微的青色,在旁边的一片雪白中,显得尤其显眼。

    他怔怔地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那块微青的地方,成焰只觉得又暖又痒,惊跳着乱扭:“都求你啦,还碰,混蛋……”

    “不碰了。”林烈凯声音有点奇怪,手指停在那片肌肤上,想要离开,又有点舍不得,想要抚摸,又怕弄痛了。

    林烈凯忽然沉重地翻身,从他身上滚落下来,然后半跪在沙发边,默默看着成焰。

    成焰直起身,目光落在自己露在外面的腰部,终于恍惚猜到了什么,

    只会说他傻,这个人啊,比自己还要傻。

    “一点也不疼了,多少年前的事了。”他安慰忽然难受起来的男人,“最近上了很多力量和健身课,这儿都有肌肉了。”

    他急忙忙地一屏气,主动撩起腰间的衣服,一块块漂亮的肌肉瞬间显了出来,虽然没有林烈凯常健身的那样块垒分明,可是原先的瘦削肋骨上,已经覆盖上了薄薄的肌肉,匀称有力,青涩中带了属于少年特有的力量蓬勃。

    林烈凯目光幽幽,抿着唇,盯了他的腰一眼,忽然伸手,帮他拉了下来。

    然后,他伸出手臂,狠狠地,环抱住了眼前的少年。

    “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撩衣服。”他低声道,像是想把这个人按进自己的骨血里,“在你准备好之前,我不想伤到你。”

    ……

    “小成,快点来看!”胡帆满脸喜色,把刚进门的成焰拉到电脑前坐下,“这些都是近期的工作安排,春节也过了,工作行程要开始了!”

    成焰坐定一看,吓了一跳:“这么多?”

    密密麻麻的,粗略一看,不是按照星期算,甚至不是按照天算,很多行程已经紧张到了每天分成了多个时段。

    和前一阵在银星的时候,也差不多了!

    胡帆笑得得意:“和银星的时候怎么一样呢?你也不看看这都是什么质量?”

    专辑爆红之后,各种音乐台的采访邀请、各种综艺节目的飞行嘉宾邀约,还有各种高端商演的机会,全都接踵而至了,和以前银星给他接的那些低档合同,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胡帆又兴冲冲地拿过来一大叠商业合同:“这些都是筛选过的,你可以有否决权,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不要。”

    他神秘地小声凑过来:“陈晓峰亲自花大力气争取来的!”

    他指了指排在第一位的那份合同:“这个,这个你绝对得接,要是说不接,我觉得陈经理会暴走。”

    成焰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胡哥,我真的有那么不听话吗?就算是在银星,我也基本都任劳任怨吧?”

    他翻开第一份合同,就是一怔。

    虽然他平时也不太注意这些时尚资讯,可是合同上这个大名鼎鼎的珠宝品牌,他都是熟悉的。

    这是法国的一个时尚轻奢牌子,简称yfe,价格算不上顶级奢侈品,可是从不用人造宝石和人造水晶,风格偏向复古,注重设计感,又喜欢用真金材质,旗下的品牌珠宝代言人一直选国际上有名气的年轻艺人,歌星影星都有,格调不俗,代言人的合约肯定是抢破头。

    “这个……找我代言?”他迟疑了一下,毕竟他以前没有接过任何高品质的代言,就算在十多年前“炫境”最如火如荼的时候,也都是整个男团一起接的。

    “对啊!”胡帆亮眼放光,比他还要激动,“这次你被黑子造谣说戴假胸针又反转,正好引起了这家品牌的注意。”

    陈晓峰毕竟人脉资源广,在新春的一次时尚酒会上,正好遇到了他们家的设计总监。

    yfe品牌的原设计总监在去年退休,新上任的设计总监是一位法国籍华裔,他对国内市场异常重视,由他亲手把握方向的新系列珠宝也带了明显的中国元素。

    经过多次的营销策划会,因为新品系列中的中国元素,所以代言人首先考虑的是国内艺人。

    要年轻、时尚、有艺术感,还要有点别样的风情。这个牌子极为注重设计感,更希望代言人有才华傍身,并不太青睐市面上的那些纯流量偶像。

    接洽了几个后,差点定下了一位,可是这位总监却一直嫌弃那位沈木轻有点年纪大了,就一直有点犹豫。

    这次在时尚酒会上见到陈晓峰,他在陈晓峰的手机里一眼看见了成焰的照片,尤其是在春晚现场上的视觉系妆容,竟是一见惊艳。

    分开后,陈晓峰立刻又传去了成焰的简历,还有一系列以往的造型照片,对方一查新闻,正好看见成焰胸针风波,价值千万的珠宝都戴过了,恰好也是独立设计师的作品,和他们品牌的气质也契合。

    资料发过去只有三四天,yfe的合约初稿就传给了金阳娱乐,法务部稍微把关后,就基本定了下来。

    代言费,创了金阳娱乐签下的合约之最!

    作者有话要说:  林少:妈妈,我把你打算送我又送给别人的胸针又拍下来送给你想送的人了!

    ——————————————

    感谢 c?l、随便、call逸by荚name 的手榴弹

    感谢 虞青、斜斜、c?l、流年、鹿七七、319、小为、midori、蓝色颜料、西瓜西瓜、雨君、灬浅溪灬、日暮苍山远、一念随心、清盏孤茶、18850235、........、五十九秒、夏岩、素衣、废宅花、凌皇紫小羽、西葫芦鸡蛋饺、花夜 的地雷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家黑粉总在线[娱乐圈]相邻的书:洪荒圣人异世纵横天下第一群重铸第三帝国之新海权时代方寸杀上帝武装医神高一零班国企风流网游之一枪飙血网游之仙木参天龙在异界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