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

72、那年软乎乎的冬天

【书名: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 72、那年软乎乎的冬天 作者:小霄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香江仙武道纪海盗球场教父花豹突击队影帝最强小叔断狱太上章武炼巅峰九流闲人火帝神尊    天越来越冷, 叶斯却觉得越来越忙了。

    期末考试安排在一月九号,每天都在倒数。可十二月三十一是元旦联欢会, 大合唱还好说, 毕竟是人人都熟知的曲调, 到时候合两遍就完了。但音乐剧节目难度不小,每个人要私下练习自己的部分,还要在一起反复合、调整。

    叶斯本来每天睡六个小时,联欢会前强行从学习和睡觉的时间里各摘出半小时,去实验楼底下跟大家一起练。

    音乐剧只有五分半, 主角是许杉月, 因为她学芭蕾, 可以流畅婉转地用一支舞从舞台左边蜿蜒旋转到右边, 串起所有的故事。

    第一个单元是沈霏和简明泽, 沈霏主唱, 简明泽会坐在轮椅上学习、发呆、打游戏,就像一个再平凡普通不过的孩子。

    第二个单元是齐玥和罗翰,罗翰主唱, 俩人要表现出激烈的争吵, 大概是要指班长和体委在为班级事务操劳过程中的争端,最后当然以和好收尾。

    第三个单元是温晨和宋许, 俩人顺唱,从音乐最压抑的一段切入,从黑暗中一点点亮起光,光全部亮起的一瞬, 两人脸上会出现从阴郁向欢乐的变化,然后给大家表演萝卜蹲。

    淡出就是叶斯跟何修了,只有不到半分钟,何修问叶斯要怎么表达“时空穿梭者”含义的时候,叶斯想了想说,“猝死和重生”。

    联欢会前两天,叶斯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感觉自己走在猝死的边缘。仿佛被加了“迟缓”buff,一步要迈三秒,头顶都恨不得冒白烟。

    “联欢会后就歇歇。”何修叹着气,也不顾学校里还有别人,揽着叶斯肩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联欢会后,”叶斯顽强地用手指撑起两个眼皮,“再玩命一周,考完期末再歇。”

    何修长叹一声,想劝但又知道劝不住,期末考关系自招名额,自招名额拿到了,就多一分前进的希望。

    何修顿了顿,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肯定会考好的。寒假想干什么?”

    “考好?”叶斯茫然了一会,白眼仁干干净净,眼神却有些空洞,说道:“考好的话,寒假就要开始准备自招了。”

    何修:“……”

    大概是每天都太困,早上起床变得越发困难。困难到一听起床铃的声音就会条件反射地头痛欲裂,心脏狂跳,情绪暴躁到无穷。

    叶斯感觉自己每天早上听到铃的一瞬间就想哭,晚上爬到床上连一个多余的脑细胞都分不出来,每天坚持跟何修说一句“晚安”已经是最大的成就。

    还有甜食,没完没了的甜食,何修口袋里好像有永远掏不干净的夹心饼干和巧克力。后来不知是不是他吃得太凶了,他发现何修在网上买了件新的棉服,正面两个大口袋,肩膀两个小口袋,衣服里侧还有大片的兜,就连帽子里都能装得比普通的帽子多。

    每天早上他小跑去教室,何修小跑去买早餐,顺便去小卖店“进货”。一起出门的时候何修还是瘦的,等在教室再相逢,何修整个人就鼓了起来,仿佛外套里装着一个平行世界。

    后来回忆起那年冬天,就是永远睡不够的觉,做不完的题,吃不完的巧克力。

    还有何修永远放不下的养在游戏机里的公主殿下。

    “我来说一下明天的安排啊。”老马逮着放学前冲进来,“联欢会下午五点开始,咱们上午的课正常上,中午各班去布置会场,下午彩排。”

    “老师我们不彩排行吗,可以在教室里自习。”张山盖举手问。

    老马叹口气,“祖宗们,你们一次都没合唱过呢。明天下午去彩两遍吧,我都替你们虚。”

    班级里一片和气的笑声,老马叹口气,“而且你们真得换换脑子了,我每次课间从门外走过,仿佛里头坐着的是一屋子行尸走肉。”

    何修剥开一条巧克力递到旁边的叶斯面前,“歌词记住了么。”

    “差不多。”叶斯咬了一口,“反正咱俩那两句我记住了。”

    大合唱的歌是《和你一样》,重复的部分大家合唱,抒情单句找了不同的几个人领唱。

    叶斯和何修因为声音好听被选中,分到了连着的两句。

    叶斯是“谁能忘记过去一路走来陪你受的伤”,而何修是“谁能预料未来茫茫漫长你在何方”,而后大家接“笑容在脸上,和你一样。大声唱,为自己鼓掌。”

    “哎,你觉不觉得咱俩的词有点晦气。”叶斯把那两句反复叨咕了两遍,瘪嘴道:“像是过不下去了似的。”

    何修忍不住乐,“是有点。你别往那方面想,当成一首普通抒情歌来唱就比较好。”

    叶斯嗯了声,在纸上写下自己那句词,盯着看了一会,而后有些骄傲地轻轻勾起嘴角。

    “同桌,再给我块糖。”他摊开手心,何修剥开一颗桃子糖递过来,他看也不看直接塞嘴里,用卷子挡着刷刷刷写着什么。

    中午布置场地叶斯没去,音乐剧的几个人在实验楼碰了个头,算是把流程完整走了两遍。

    “我觉得效果还不错。”沈霏回看着视频说,“叶斯跟何修的最有感觉了,现在没有灯光配合,但到时候效果应该不错。”

    “说实在的我觉得还是我们的最有感觉。”宋许懒洋洋地靠在柱子上,搭着温晨的肩膀,“一开始那么压抑,后来萝卜蹲,反转牛逼。”

    “大家的都很有深意。”齐玥笑,“叶神跟学神的看起来是最有深意的,只是我有点不懂。”

    “没关系。”叶斯大大咧咧地笑,“不用搞懂,我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瞎玩呗。”

    何修看他一眼,笑着没说话。罗翰拍拍手,“对,就瞎玩,玩得开心就行了。”

    说是瞎玩,但到了大会场,所有人都有点虚。音乐剧对灯光配合的要求比较高,每一个小单元出现时要有追光,其他单元要黑下去。沈霏拿着台本跟灯光的人解释了好半天,叶斯在旁边听着,拽了下何修袖子,“我靠,有点紧张啊。”

    “没事。”何修伸手在他后背上捋了两把,“高三各班都半斤八两,都是临晚会前两天才开始准备的。”

    “话是这么说……”叶斯有点不安生地回头看了眼空旷的舞台,顿了顿又自我安慰道:“没事,反正咱俩的就几秒。”

    “没错。”何修点头。

    “是先大合唱吗?”叶斯看沈霏回来了赶紧问道。

    “先音乐剧。”沈霏说,“都是先小节目再大节目。但我看了眼抽签,咱们音乐剧是最后一个小节目,咱班大合唱是第一个大节目,连起来了。”

    “啊。”罗翰深呼吸,“挺好,一刀给个痛快了。”

    “不。”叶斯严肃道:“是连着两刀给个痛快。”

    一群人笑成一团,沈霏笑着说,“你们先走两遍,把我那段空过去,我去接小简。”

    “小简这就回来啦?!”叶斯闻言一下子窜起来,彩排一直默认空过小简,直到刚才最后一次彩排还没有他呢,叶斯都快把小简本尊要来这件事给忘了。

    “叶神淡定。”沈霏乐个不停,“我看你比我还激动。”

    沈霏去接人,剩下几个要彩排的就站上了舞台。

    叶斯他们节目说出来一个个含义深刻,但表现起来充满了迷之搞笑。他们在顶上演,底下别的班布置场地的一直在乐,宋许温晨萝卜蹲简直引燃了一个爆笑的**,以至于到何修叶斯的时候,大家都没怎么看明白呢,就感觉两大校草同框晃了那么一下就结束了。

    “刚刚是不是有人跑调了啊?”罗翰放下手麦,“我怎么听不见bgm啊,也听不清自己唱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唱了。”

    “别虚。”工作人员小跑过来,“大礼堂音源复杂,会有这种情况,等会上场会给你们几个发耳返。”

    叶斯闻言立刻就扯了何修胳膊一下,“还有耳返。”

    “听见了。”何修笑着点头,“不虚。”

    说是不虚。但叶斯发现何修背过去戴上了自己的耳机,把大合唱那首歌又反复听了两遍,尤其是他俩单独那一句。

    叶斯看他认真的侧脸就忍不住想笑。

    他的那句“谁能忘记过去一路走来陪你受的伤”不太应景,已经偷偷改掉,等会儿正式演出会唱改良的歌词。

    其实最不妥的是何修那句才对,但他并不打算让何修改,反而有点期待等会唱完之后何修一脸震惊的表情。

    要的就是那种“看,我改了你没改,我比你更对咱俩的关系上心”的效果。

    叶斯叹了口气——恋爱中的人,智障。

    老马跑过来叫道:“四班的四班的!上来,咱班抓紧时间合一遍,别的班还排着呢!”

    “小简来了吗?”有人探头问。

    “来了。”沈霏的声音从幕后响起,大家全回头往幕后看过去,先从布后边出来的是轮椅,然后是坐在轮椅上穿着驼色毛衣的小简。

    挺长时间不见,小简好像又胖了一点,这人挺神奇的,每次大手术都能把自己搞胖。

    叶斯一眼看过去,眼神就像收割庄稼的镰刀,把小简从脑门到下巴全看了一遍,发现这小子竟然红光满面,气质比从前更温和,但又洋溢着一股愉悦的生气。

    “小简!”叶斯跑过去一巴掌抽在轮椅上,“可算又见着你了!”

    何修也走过来,笑道:“走,我们把你推到c位。”

    “好啊好啊。”简明泽一点不推辞,声音里透着快乐,“学神叶神,又见到你俩了,真好啊。”

    “是真好。”叶斯手在他肩膀上使劲揉了揉,“看你,生龙活虎的!”

    “生龙活虎还远了点。”简明泽闻言乐,“我这腿好像比我这肾好的还慢呢,现在每天练习缓慢走路,别提多痛苦了。”

    “总有站起来的一天!”叶斯使劲拍着轮椅后背,“不虚!”

    简明泽一回来,就像国宝一样,谁都过来问两句摸两下。好不容易老马把大家组织起来了,排队型又排了半天,叶斯何修个高腿长长得还帅,被放在最后一排的c位。

    大合唱彩排没有bgm,罗翰起了个头,大家一起唱。

    这一唱了不得,没唱几句底下别的班的就笑得快要抽过去了。一个班都在跑调,还跑出七八种调来,忘词的后来开始啦啦啦,到叶斯单独的时候,叶斯笑得根本唱不下去,何修接都不知道从哪接。

    人仰马翻,老马气得在底下就差上凳子,“你们说好的胸有成竹呢!”

    台上没人回答,大家都乐成了一团。笑好像是会传染,本来挺普通一事,成功踩到了几十人的笑点上。

    “哎,主任,再给我们班一次彩排机会吧。”老马拉着胡秀杰,“就五分钟!”

    “不行。”胡秀杰严肃脸,“我不是差那五分钟。”

    老马:“啊。”

    胡秀杰:“我是觉得你们班无药可救了,把机会留给下一个要彩排的班级吧。那个那个,文科三班!下一个!”

    老马委屈的表情把全班都逗笑了,大家下台都是你推我搡的,坐在属于四班的位置上也欢笑一片。

    “那个,大家三五一伙再练练,啊。”老马不死心地动员,“我还想给你们录像发朋友圈显摆呢,给点面子,再练练。”

    没人理他,平时最活跃的小团体也没练歌,所有人都在捅咕小简。

    五点,礼堂里已经黑压压坐满了人。整个高三的都来了,英中的元旦联欢会是传统,高三也不例外,而且也没有什么校长讲话,学生会主持人两男两女念了段抒情开场白,然后节目就一个接一个上。

    台上灯光璀璨,台下黑咕隆咚。叶斯坐在黑暗里心不在焉地看着节目,拉着何修窃窃私语。

    “我才意识到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了啊。”叶斯小声说。

    “嗯。”何修语气含笑,“今年……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

    “好快。”叶斯忍不住感慨,又说,“但感觉发生了好多事啊。”

    何修没说话,只是在黑暗中拉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那种。

    叶斯趴过去,在何修耳边小声说,“明年还在一起啊。”

    黑灯瞎火的,何修光速偏过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永远在一起。”

    “下面有请高三四班的沈霏、简明泽、叶斯、何修等同学为我们带来音乐剧——《一年剪影》。”主持人情绪高涨地说道:“有请他们!”

    掌声雷鸣,舞台先是陷入一片黑暗,叶斯何修立刻找到了定点。他们的位置是在台尾,而且一开始是完全隐匿在黑暗中的。

    音乐声起,追光灯跟着许杉月的身影,许杉月在一片白亮的光弧中柔婉地旋转,脚尖点地,轻巧地游走在台上。

    前奏结束,沈霏温柔的声音响起,英文歌唱得完全没有违和,全场本来要鼓掌,但掌声刚响起来一点,伴随着小简自己转着轮椅一点点出现在灯光下,掌声又被压了回去。

    世界很安静,只有沈霏平和温柔的歌声,和小简低头安静翻书的平和。

    现场氛围和灯光是个万能法宝,刚才彩排时还让大家笑得人仰马翻的节目突然勾得人鼻酸了。叶斯在黑暗中看着台下,又偏过头看着小简,感觉眼眶有些胀。

    许杉月脚尖轻点,掀身旋转到罗翰和齐玥,再到宋许和温晨。

    温晨刚从黑暗中走出时,整个人仿佛沉浸在最深刻的绝望中。让叶斯想起当初他爸来闹事,他缩在走廊一角时的样子。

    很快底下人就领悟他们的含义了,叶斯隐约听见有人小声骂了一句什么,还有人喊,宋许温晨加油。

    宋许温晨同时出现在灯光前面,平静抬头看了一眼台下,而后俩人合唱的声音突然暂停。

    宋许:“白萝卜蹲!”

    温晨猛地蹲下,“红萝卜蹲!”

    宋许猛地蹲下,“红萝卜蹲!”

    温晨一个没刹住车,立刻跟着蹲下了,俩人蹲在地上同时摔坐下去,一起坐在台上笑着。

    沙雕气氛竟然还有那么点惊喜感,众人还没笑过来,就感觉音乐开始淡了。

    “叶神学神呢?”人群里有人小声问,“我是为了他俩来看的啊,说好的他俩上呢。”

    “上了!”

    灯光仿佛是从叶斯身后打出来的,忽亮忽灭。

    亮起时,黑暗中能看见一个深色的轮廓。灭下时,全场都是一样的伸手不见五指。

    礼堂安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而后,叶斯的麦克风里出现了粗重的呼吸声,呼吸配合着灯光闪灭,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急促——

    音乐声骤停的一瞬间,叶斯猛然关掉了麦,灯光亮了起来。大家眼睛一花,发现刚才一直没有出现的何修从叶斯身后走出来,两人就那么明晃晃地拉起了手。

    许杉月最后一个回环来到他们旁边,叶斯松开何修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幅金丝框眼睛戴在了脸上,而何修则掏出一枚打篮球的发带,在头上戴好。

    最后一个定格,叶斯平静地推了下眼镜,而何修则凌空做出起跳投篮的动作。

    “身份互换!”台下有人喊。

    “不对!是灵魂转移!”又有人说。

    没有回答,演出结束,舞台灯光再次熄灭。

    等四班大合唱的人一起上来的半分钟里,叶斯何修站在属于他们的位置没动。这种感觉很神奇,明明知道对面坐着几百上千的人,但因为全场都是黑的,所以他们竟然拉了好一会手,直到两边的人都上来站好才松开。

    抒情的音乐声响起,主持人报幕,这次是小简领唱。

    小简:“谁在最需要的时候,轻轻拍着我肩膀。谁在最快乐的时候,愿意和我分享……”

    大家合唱:“我和你一样,一样的坚强。一样的全力以赴追逐我的梦想……”

    彩排时好像没人认真唱,但真上了场,所有人都是憋着一肚子情绪的。

    叶斯之前不知道,原来五十个人的声音可以这么大。原来没合过的合唱可以这么默契。

    老马在底下估计眼珠子都要惊掉了吧。

    叶斯一边唱着一边溜号,直到何修突然手伸过来捏了捏他,大合唱一段落结束,以简明泽的“和你一样”缓慢收尾。

    叶斯立刻举起手麦:“不会忘记过去一路走来你手中的糖。”

    何修平静接上:“不会犹豫未来茫茫漫长陪你去闯。”

    叶斯猛地回过头,震惊脸看向何修,却见何修侧脸漾起一丝温柔的笑意,不仅偷偷把词改了,好像说好了似的,把后边要独唱的兄弟的一句词也给抢了。

    何修:“笑容在脸上,我们一样——”

    大家:“大声唱,为自己鼓掌~”

    “我和你一样。一样的坚强。”

    “一样的全力以赴追逐我的梦想。”

    “哪怕会受伤。哪怕有风浪。”

    “风雨之后才会有迷人芬芳……我和你一样。”

    叶斯唱到最后觉得自己大脑空白了,周身是明晃晃的光,亮到看不见台下人的脸。全世界都是大家的合唱声,但全世界又仿佛只剩下他跟何修的合唱声。

    何修的声音很温柔,攥着他的手却攥得很紧。

    一直到落幕,黑灯,从台上排着队走下来,叶斯都晕晕乎乎的。下台阶的时候绊了一下,要不是何修在后面拉着,他差点就把前面的人也一起砸倒。

    “你不舒服么。”何修有些紧张地贴在他背后问道:“是不是又低血糖了?”

    “我哪有那么脆皮鸡。”叶斯小声说,黑暗中回头瞪了何修一眼,“是被你秀的头皮发麻。”

    何修愣了一下,而后淡然笑,“想不到吧叶神,我用脚想都知道你会改歌词。”

    “过分了啊。”叶斯瞪眼,“你现在羞辱人都不拐弯抹角了,还用脚想,说话被宋义带坏了吧?”

    何修闻言忍不住一直在乐,“宋义呢?”

    “在他们班那边坐着。”叶斯顿了顿,又乐着压低声说,“看完许杉月今天那套白纱裙跳舞,估计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呢。”

    “哎。”何修被他逗得差点踩到旁边人的脚,刚好灯光亮起,他下意识往十八班那边望了一眼,却见宋义正饿狼似地死死地朝这边盯过来,目光锁定——何修回过头——许杉月。

    “真够可以的。”何修忍不住又笑起来,在叶斯手上捏了捏,“绝了。”

    “不如你绝。”叶斯小声说,看一排人顺着坐进坐席,却站着没动,等人都坐好了,灯也关了,才拉着何修往外走,“走,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架。”

    “成。”何修使劲绷着笑,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佛蛋,新年快乐!!惨蛋跳着尖叫,永远快乐!!

    惨蛋新年快乐!佛蛋激动地蹭着他,新的一年了!我们的窝红红火火!

    好!!惨蛋大叫,佛蛋我爱你!

    惨蛋我也爱你!佛蛋壳红起来,一咬牙又更大声喊:我永远爱你!!

    我也是!!!惨蛋喘口气,抬头看着烟花说,好美啊,新的一年,跨年太幸福了。

    是啊。佛蛋搂着他,明年还要做一个窝里的小鸡蛋啊。

    一定。惨蛋重重点头。

    你们够没够啊,有病吧?敲键盘的面无表情走过来,拿遥控器把电视闭了。

    对着去年的元旦晚会嗨什么?敲键盘的冷漠脸,那么大“重播”两个字,看不见吗!

    ——————————

    大家明天见~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沙雕学霸系统[重生]相邻的书:抗战之东北王我是加工师乱明天下一根钉秦霸天下重生影后逍遥神仙疯狂医神末世刺客系统重生到原始部落大唐太子李承乾逆侠疯狂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