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

75、第 75 章

【书名: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 75、第 75 章 作者:陛下不上朝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无敌升级王文体巨星魔域异世傲天超级拍卖行情深不寿非凡洪荒带着农场混异界近身兵王黑铁之堡情有独钟带只天使去修仙    叶栀听到顾忍说要喂她, 她脸蓦地一红, 吓得她立即松了手。

    顾忍的手本来就覆在叶栀的手上, 叶栀手松动的那一瞬, 他手指微动,轻轻一勾, 极为轻松地把筷子握在他的手里。

    顾忍直起了身子, 他手指捏着筷子, 深黑的筷子,衬得他的皮肤,恍若清透的琉璃。

    叶栀眼巴巴地看见筷子落在顾忍手里,她声音结结巴巴的:“我我……我可以自己吃。”

    叶栀手指摊开:“还给我吧。”

    顾忍先是瞥了一眼叶栀洁白的掌心, 然后才把视线落在叶栀的脸上。

    顾忍挑了挑眉,刻意拉长了语调:“你刚才不是说, 你吃不下了吗?”

    叶栀连声说:“吃得下,我当然吃得下了。”顾忍凝视了叶栀几秒后, 这才把筷子递给叶栀。

    筷子终于回到叶栀的手里,叶栀为了证明自己,把顾忍给她的那道菜拿到最前面,开始认真地吃饭。

    叶栀吃饭的时候, 头顶上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

    “别急,慢慢吃。”

    叶栀心一松,下一秒,顾忍轻描淡写的声音再次传来,语调不紧不慢的:“反正我就在旁边看着你吃。”

    叶栀手一抖, 险些把筷子掉在桌上。

    顾忍回到位置上,他随意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黑眸一直盯着叶栀。

    叶栀吃饭的中途,抬头看了一眼顾忍。

    顾忍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搁在桌面上,掌心轻轻地抵在他的下颌,头微微斜着,手掌恰好遮住了他完美的薄唇。

    霜雪一样的人,被遮住了些许璀璨的光芒,却仿佛能在光晕之后,窥见更深的亮色。

    英俊得过分。

    顾忍瞥见叶栀看他,他下巴微微敛着,唇角不自觉牵起,视线却始终一瞬不瞬地看着叶栀。

    顾忍依旧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这时,他开了口,声音从他掌心传来,仿佛隔着一层浅薄的纱,声音有些闷闷的,却不减半分清冽。

    顾忍淡淡落下一句:“还要继续吃吗?”

    叶栀险些沉在顾忍的美色中,听到这句话,叶栀一下子回过神来。

    她瞥了一眼面前的饭菜,立即回答:“当然。”

    叶栀吃完了一道菜,然后她又听话地拿起另一盘菜,慢慢地吃着。

    顾忍眼底隐着笑意,他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然后收回了视线,语调疏冷缓慢。

    “不要紧张,现在时间还早,我们慢慢来。”

    顾忍刻意强调了最后几个字,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被染上了几分婉转,语调格外迷人。

    叶栀一震,顾忍的言下之意是,如果自己不继续吃的话,他真的会喂她吃饭的。

    今晚他会完全贯彻这个原则,一点都不会放水。

    过了一会,叶栀吃完了饭。顾忍静静地看着,他了解叶栀之前节食前的饭量,叶栀现在吃这么多并不会难受。

    今天的这一顿,估计是叶栀这么久以来吃的最多的一餐饭了。叶栀坐在位置上休息了一会。

    过了一会,叶栀站起身,她没走出几步路,就觉得脑袋一阵晕眩。她身子一晃,就要摔倒在地上。

    叶栀忽然察觉到背后被人轻轻一扶,她抬起脸,望见的是顾忍冷白的下颌。

    顾忍身量很高,此时,他正垂眸俯视着叶栀。

    刚才顾忍扶着叶栀的时候,能清晰地察觉到叶栀背部轻轻凸起的蝴蝶骨。

    她现在太瘦了。

    顾忍忽然弯下腰,直接把叶栀打横抱了起来,双手微微合拢,更能察觉到叶栀现在过分纤细的身形。

    顾忍眸色又沉了几分。

    叶栀懵住了,她脸一下子红了:“你放我下来吧,我能自己走。”

    顾忍侧头,他微微倾下的那张脸,此时带着一丝压迫,顾忍的语气不容拒绝:“不放。”

    叶栀的声音轻得和蚊子声一样:“别人都看着我们……”

    顾忍继续抱着叶栀往楼上走,不退不让:“不行。”

    叶栀松了口:“我以后一定会多吃饭。”

    这时,顾忍脚步一顿,他偏头,淡淡吐出几个字:“晚了。”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完全堵了叶栀的口。叶栀只能把头埋在顾忍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顾忍把叶栀放到床上,他这才松开了手,顾忍落下一句:“我去拿点东西。”

    顾忍离开房间,叶栀坐在床上,发怔地看着他的背影。

    生活在顾家,有时候,叶栀会觉得顾忍像一个魔术师,无论她需要什么,下一秒就触手可及。

    过了半晌,顾忍推门进来,他脚轻轻一勾,下意识带上门。

    70%以上的黑巧克力对身体比较好。顾忍先前已经料到,在节食期间,叶栀或许会出现低血糖的情况。

    他囤了很多巧克力,以备不时之需。

    叶栀看着摆在她眼前的巧克力,觉得自己都要挑花眼睛了。顾忍果真细心,从75%到80%,甚至连99%都准备了。

    顾忍薄唇微动,清冷随和的声线落下:“选一块。”

    女明星保持身材的唯一秘诀,就是严格控制饮食,最好不碰零食。

    而在女明星中最自律的叶栀,在这天晚上破戒了。

    叶栀选了80%的巧克力,轻咬了一小块,口感刚好,甜味夹杂着苦味。

    为了节食拍戏,她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吃过正常的饭了。毫不夸张地说,这应该算是她这段时间吃到最甜的东西了。

    叶栀察觉到了一道视线,顾忍还在注视着她。她家先生的监督还是很有效果的。

    在继续吃还是保持身形中,叶栀做了决定。

    只允许自己放肆这么一个晚上,再吃一点巧克力。

    叶栀又咬了一小口,忘掉了女明星的约束,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

    下一秒,顾忍伸出了手,叶栀倏地感觉到他的指腹覆了上来。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掠过她的唇角,好似一阵轻柔的清风,寒凉的指尖带着微微的暖意。

    “有点沾到了。”顾忍的动作很自然,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指腹停留了一会。

    像是过了电,酥酥麻麻的触感蔓延开来。

    叶栀抬起头来,又一次怔怔地望着顾忍。

    两人的视线不偏不倚地对上。

    真是奇怪,以前的相处分明很随和,但互相坦白心意后,他的一举一动反倒更令她心神意乱了。

    叶栀准备和顾忍谈一下条件。叶栀看向顾忍:“我再瘦三公斤会更适合角色,我不骗你。”

    话音刚落,叶栀就看到顾忍瞥过来的淡漠眼神,他的语气不轻不重,驳回了叶栀的话。

    “半斤。”

    叶栀想再争取一下,弱弱降低了自己的声音:“那两公斤。”

    顾忍眉都未抬一下,淡声道:“半斤。”一句话明确地表达了他的态度。

    叶栀想了想,这一回,她的声音更轻了:“那一公斤可以吗?”

    顾忍刚要继续道出半斤这几个字时,这时,他忽然察觉到袖口传来微微下坠的感觉。

    顾忍垂眸望去,叶栀那双纤白的手正轻轻地捏着他的衣袖,她的脸微微仰起。

    叶栀轻声道:“我再瘦一公斤的话,上镜的效果会更好。”

    叶栀不自觉又捏紧了衣袖,她轻声开口:“拜托了。”

    顾忍怔住。

    这声轻轻的拜托,声音极轻,却深深地漾进了他的心里,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叶栀的声音有些委屈,叶栀刚一开口,顾忍就觉得他的心脏仿佛被攥紧了一样,泛着淡淡的酸涩。

    顾忍闭了闭眼,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冷静和克制,在遇上她的时候,一切都会崩塌。

    只要她说出口,无论什么事情,他永远都会妥协的。

    顾忍睁开眼,眸色幽深至极。他凝视着叶栀,轻叹了一声,“那就一公斤。”

    叶栀笑了。

    顾忍的视线落在叶栀的眼里,低沉的声线落下:“叶栀,我很在意你。”

    叶栀心一跳,她心跳纷乱的同时,又听到了顾忍好听清冽的嗓音:“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在意你。”

    叶栀怔怔地看着顾忍。

    顾忍半垂着眼,下颌绷着凉薄的弧度,灯光照亮了他的眉角。

    仿佛在幽深望不见尽头的黑夜里,他逆着光线而来,步步寸寸间,都为她燃起了长亮不息的灯影。

    此时冬夜沉寂,天幕中的明月皎洁雪白,却抵不上顾忍眼底漾起的一丝幽微光线。

    顾忍开口:“晚安。”

    顾忍转身的那一瞬,他听到了叶栀的声音,清晰地落进空气里。

    “我也是。”

    叶栀在说,她也很在意自己。

    顾忍转过身来,叶栀已经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露出的耳朵带着微红。

    顾忍轻声笑了。

    夜深了,万籁俱寂,街道两侧只有昏黄的路灯亮着,冬日的冷风被窗户隔绝在外,室内一片温暖。

    聂寄青早就准备入睡了,她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而聂寄青的丈夫盛愈也受到她情绪的影响,侧过身问她:“怎么了?有心事?”

    盛愈对聂寄青很了解,自然看出了她最近几日的状态不对劲。

    聂寄青打开了床头的小灯,柔和的光线落下,她眼底的怒气清晰可见。

    “我们女儿被拐的事情,应该和盛濂有关,我怀疑这一切都是盛濂的计划。”

    盛珞丢失后,盛愈和聂寄青一样痛苦,但是他为了安慰聂寄青,只能把思念压在心底。

    现在聂寄青的话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因为太过紧张,他连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

    “那他是不是知道我们女儿在哪?”

    聂寄青摇了摇头:“我想他可能也不清楚,最近他在和一个人贩子刘仓来往,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现在再给他们几天安稳日子,到时候一起解决。”

    盛愈压下怒气,慢慢冷静下来:“我明白你的意思。”

    聂寄青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盛曼这几年知不知情,如果她知道内幕,还能扮得这么乖巧,脸皮也太厚了。”

    盛愈已经对盛濂他们极为厌恶,一想到他的女儿在外面吃苦受难,盛曼却享受这般待遇,他就气得发抖。

    “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方向,我会派人跟着盛濂他们,一定要找到珞珞。”

    盛愈原本在外人面前始终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但现在触及到女儿的事情,他也平静不下来。

    想到还有和女儿重逢的一日,他的话都变得多了。

    “也不知道这么久过去了,珞珞变得怎么样了,会不会原谅我们?”

    聂寄青看到向来不喜形于色的丈夫变得絮絮叨叨起来,她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只要想到女儿,他们对盛濂的恨就更加深了几分。

    聂寄青和盛愈商量了一晚,已经有了对策,至于盛濂一家人只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盛曼和盛濂他们这些年从他们女儿这里夺走的东西,盛愈不但要让他们加倍还回来,还要让他们一无所有。

    两人几乎一夜没睡,盛愈一大早就出了门。

    聂寄青原本想在白天补个眠,刚要入睡的时候,她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

    叶栀。

    聂寄青的困意一下子消散了,她立即拿出手机,开始在网上查阅叶栀的资料。

    叶栀今年是二十五岁,是由养父母抚养长大,连生日都是5月份。

    年龄对上了,家中的情况也对上了,生日也对上了。

    聂寄青心中一喜,她之所以会联想到叶栀身上,是因为她每次见过叶栀的时候,心里都会有异样的感觉。

    那种感觉她说不上来,她对叶栀有一份天然的亲近。

    如果叶栀就是她的女儿呢?

    聂寄青有了这个念头后,怎么压都压不住,她立即翻找联系人,手指停在了叶栀的名字上。

    聂寄青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下紧张,拨通了叶栀的电话。

    手机那头的嘟嘟声只响了几下,就有人接起了电话,叶栀清冷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你好。”

    聂寄青心头一跳,她努力冷静下来,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平时无异。

    “叶小姐,我今天有些事想要找你谈谈,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叶栀明显怔了几秒,她不清楚聂寄青怎么会有事找她,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叶栀不知道聂寄青已经知道了盛濂的所作所为,而在书中,原主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聂寄青。

    盛曼也借助着盛家的势力将原主整得很惨,因为聂寄青对盛曼的纵容,盛家相当于是间接害了原主。

    叶栀礼貌地拒绝了聂寄青的提议。

    “聂夫人,你叫我叶栀就好,如果是上次盛曼的事情的话,她已经道了歉,事情就算过去了。”

    聂寄青听出了叶栀话中淡淡的疏离,不知为何心里莫名抽痛了一下,立即解释。

    “有关于盛曼的事情我实在过意不去,我想再和你见一次面。”

    叶栀听出了聂寄青话中的恳求,她犹豫了几秒,竟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当她听到聂寄青愉悦的声音传来时,才缓过神来。

    聂寄青还提出想去接她,但是叶栀拒绝了,她自己开车去盛宅。

    一挂了电话,聂寄青立即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化起妆来,然后待在衣帽间里,反复挑着衣服,却没有找到一件称心的。

    赵妈在一旁看得奇怪:“夫人,是有什么重要的客人要来吗?”

    聂寄青听到赵妈的话,愣了愣,随即轻声地自言自语道:“没准不是客人呢。”

    聂寄青没能确定叶栀的身份,自然不能表露出太多的情绪,就算她要问叶栀一些问题,也必须不动声色,不能让叶栀起疑。

    聂寄青想了想,从她珍藏的珠宝中挑选了一条项链。

    待会她只能以盛曼的事情为借口,把项链作为补偿送给叶栀,趁机问些问题。

    等待叶栀到来的每分每秒都变得极为漫长难熬,当悦耳的门铃声响起,聂寄青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向门口。

    门一打开,一个清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赵妈看着聂寄青笑着迎上去,态度比对小姐还要亲热几分。

    那个重要的客人怎么会是小姐最讨厌的人。

    叶栀。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发300个红包~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帮首富花钱挡灾相邻的书:气动乾坤海贼王之幻兽果实茅山风云录俊男坊莽荒纪足球之道锦衣夜行千年祝祭神级演技派超级天赋武帝重生重生之长风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