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95、筹码

【书名: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95、筹码 作者:梅花六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恐怖都市雷武佣兵的战争电影世界大盗太上章金枝位面祭坛现代修仙录制作人超时空垃圾站美人记王妃有毒    这种游戏对于参与者来说,心理压力太大了, 方祈缓了好久都没缓过来。

    倒是沈冬青和周闻彦一点反应都没有, 坐在位置上继续磕瓜子。

    沈冬青磕瓜子特别厉害, 捏起一颗瓜子粒卡在牙齿上,咔嚓一声就把瓜子仁剥出来了, 一时间牌桌边上都是咔嚓咔嚓磕瓜子的声音。

    方祈莫名奇怪的就不害怕了, 还有心思问其他的:“沈哥, 你们是怎么想到这种操作的?”

    在独眼龙抽最后一张牌的时候,方祈还以为自己要凉了, 没想到最后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怕是独眼龙死都想不到,还有硬把小丑牌塞给他的操作。

    沈冬青慢悠悠地掀起眼皮,“呸”得一声吐出了瓜子皮:“试一下又没什么。”

    方祈:“……那你们就没想到过万一不行呢?”

    万一强制换牌的操作不成功, 那他岂不是凉了。

    一想起那个从牌里面出来的邪恶小丑, 方祈就手脚冰凉。

    “啊。”沈冬青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大问题。”

    方祈:“?”

    沈冬青:“那就和小丑玩游戏啊。”

    不过到时候被玩得是他还是小丑,那就不一定了。

    方祈:……不愧是大佬, 这操作学不来。

    其他玩家大概也结束了他们的游戏,大厅里面的壁灯一盏一盏地响了起来, 可以看见每张桌子上都只剩下一个人。

    就一晚上的时间,就有一半玩家被小丑拖走了,剩下的另一半玩家状态也不太好。

    方祈:“如果接下来都是抽鬼牌,那不是……”

    那不是很快玩家就所剩无几了?

    “铛铛铛——”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位辣妹主持人重新站在了台上, 朝着下方的玩家打了个招呼:“诸位,今晚玩得还尽兴吗?”

    玩家们回以沉默。

    辣妹疑惑地问:“玩得不开心吗?那么……”

    玩家们生怕她又提出什么新玩法,连忙说:“开心、开心。”

    只是看他们的表情不像是开心的样子。

    辣妹双手合十,开心地说:“那就好了,因为我们的客人不多了,需要好好维护才是!”

    玩家:“呵呵。”

    为什么不多了,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辣妹像是没看见地上的一摊摊血迹,睁着眼睛说瞎话:“小丑先生说他也玩得很高兴,暂时不打算出来,所以抽鬼牌的游戏告一段落,我们将推出更加刺激、有趣的游戏!”

    方祈低声哀嚎了:“别了吧……”

    抽鬼牌已经够刺激了,还要来更刺激的?

    那会是什么鬼游戏啊?

    辣妹笑嘻嘻地说:“赌场将开启游园模式,也就是说,整个赌场将为客人们开放,其中有老虎机、骰宝、二十一点……什么赌法都有!”

    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危险的,但玩家们还是不敢放松警惕。

    “但是——”辣妹话锋一转,“每位客人都只有一百免费筹码,用完了以后,需要用其他东西抵押哦。”

    “比如手啊脚啊心肝脾肺肾之类的,保证价格公道。”

    有玩家弱弱地举起了手,问:“那筹码输光了以后怎么办?”

    “好问题!”辣妹脸上的笑容突地一沉,“赌场不欢迎没有筹码的客人,如果输光了,还是建议客人早些去抵押,不然……会发生什么我也不保证哦。”

    也就是说,一百个筹码输完了以后,就需要用手脚内脏去换了,不管是什么玩法,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了玩家的命。

    方祈突然想到一点,既然没有强制要求,那他大可以每天玩一把就溜,不至于一下子就把筹码给输光了。

    想到这个的不止方祈他一个人,其他玩家也提出了这个问题。

    辣妹歪了歪头:“真的不热情的客人呢,你非要这么玩,我也没有办法哦。”

    玩家还没松下一口气,就听见辣妹接着说:“客人们只要赢到一千筹码就可以离开赌城了,可我们总共准备了一万筹码,输光了就没有了呢。”

    也就是说,在场这么多玩家,可能只有十个人能离开这个游戏场,剩下来的,都被困在这里,经历一轮又一轮的赌桌游戏。

    所以赌场工作人员根本不需要催促玩家们去赌,他们自己就会忍不住。

    毕竟筹码有限,而玩家还有这么多。

    “哦,对了。”辣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有位客人比较特殊,他带了两个朋友过来,他的朋友并不算是我们赌场的客人,并且这是违规的,所以……”

    “这位客人需要取得三千筹码,才能离开赌城哦。”

    需要赢下三千筹码的方祈有些绝望:“我不会玩啊。”

    什么老虎机、骰宝、二十一点之类的,他听都没听说过。

    沈冬青点头:“我也不懂。”

    周闻彦:“我玩过一点,不是很精通。”

    方祈:“那我们不等于白给了吗?”

    而且别的玩家只要赢到一千筹码就可以了,运气好一点没什么问题,可轮到他这里就要三千筹码,难度突然飙升。

    不过方祈也没有要抱怨的意思,毕竟如果不是这两位,在上一轮的时候他就嗝屁了,都撑不到这一轮。

    沈冬青想了想说:“问题不大。”

    方祈沉默了片刻,好奇地问:“那什么事在您眼中算是问题大的?”

    沈冬青:“啊,没吃的算一个,其他的……好像没有了。”

    方祈心想,或许这就是大佬和凡人的区别吧。

    第二天,玩家们准时来到了赌场。

    大厅中焕然一新,多了很多设施,老虎机放在门口,穿过后,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赌博设施,玩家们还没到,这里已经有人在赌桌上玩了,那些应该是赌场的托儿。

    身穿西装的工作人员在其中穿梭,还有漂亮的混血兔女郎在旁边服务,交谈声、掷骰声、欢呼声,各种嘈杂的声响混杂在了一起,让人眼花缭乱。

    金碧辉煌的水晶灯垂下,照亮了下方的纸醉金迷。

    刚开始玩家们还有所顾忌,可待在里面的时间久了,就渐渐地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快速地成为了赌桌上的一员。

    有人抽着昂贵的雪茄,搂着兔女郎,在赌桌上一掷千金;有人输了筹码以后面目狰狞,想要下一把翻身赢回来;有人上了头,好不迟疑地就抵押出去一只手臂……

    沈冬青捂住了鼻子:“好难闻。”

    里面的味道确实不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烟酒是最好的刺激品,浓重的烟味飘出来,让沈冬青感到有些不适。

    周闻彦剥了一个橘子,递了过去:“闻闻就好了。”

    沈冬青嗅了一下,橘子的清香立刻盖过了烟草味,让人舒服了一些,等缓过来以后,他来了兴趣:“我们去玩玩吧!”

    方祈跟在他们身后:“悠着点,我这里只有一百筹码。”

    沈冬青和周闻彦不算这里的客人,是没有免费筹码的,所以三个人的手上总共只有一百个筹码。

    他们需要用这一百个筹码赢得三千个筹码。

    其他玩家知道方祈就是这个倒霉蛋,纷纷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沈冬青朝方祈伸出了手:“玩玩儿又没事。”

    方祈只能掏出了筹码,仔细数了数,给了沈冬青十个。

    沈冬青捏着十个筹码,先去老虎机试试水。

    老虎机是最简单的,把筹码投进去,拉动手柄转动卷轴,如果有三个相同的图案,就会吐钱出来,如果转出了指定的图案,奖金还会加倍。

    沈冬青简单地看了一下说明,就直接扔了一个筹码进去,拉了一下手柄。

    老虎机上的图案飞快地转动了起来。

    咔哒——

    一个卷轴停了下来,上面的图案是一个草莓,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分别是香蕉和葡萄。

    转出来的三个图案完全不一样,等于一个筹码白费了。

    沈冬青不信邪,又扔进去两个筹码,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转出任何相同的图案,一个筹码都没赢回来。

    沈冬青瘪了瘪嘴:“这到底怎么玩啊?”

    周闻彦接过了他手中的一枚筹码:“我来试试。”他把筹码投了进去,拉了一下手柄。

    沈冬青十分期待地看着老虎机上的屏幕。

    咔哒——

    三个不同的图案出现在了上面。

    看起来周闻彦的运气也不是很好。

    他轻咳了一声:“还是玩别的吧。”

    这个老虎机是纯靠运气的,另外赌场还可以暗改倍率,要从这里面赢回筹码难度有点高。

    沈冬青看看老虎机,又看了看手中的筹码。

    这么一下子,只剩下六个筹码了。

    沈冬青不甘心,拿出了最后一枚筹码,信誓旦旦地说:“最后一个。”

    周闻彦无奈:“……好。”

    只是这最后一个筹码,照样打了水漂。

    沈冬青活了这么久,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同一个东西上面栽跟头,他有些恼火地拍了一下老虎机,站了起来:“不玩了。”

    沈冬青刚站起来,突然听见老虎机突然冒出了一阵嘀嘀声,他回过头一看,老虎机上面冒出了红光,接着“哗啦”一下,吐出了一大把的筹码。

    沈冬青:“?”

    怎么回事?

    他用眼神询问周闻彦。

    周闻彦不太确定:“大概是……被你拍短路了?”

    沈冬青的眼睛飘了一下,小声地说:“我根本没用力。”

    可没想到这老虎机这么不耐揍,一下子就短路了,还非要给他吐筹码

    为了方便放筹码,兔女郎都拎着一个小篮子跟在客人的身后,帮忙收放筹码。

    那边兔女郎见沈冬青这里有这么多筹码,立刻走了过来,甜甜地问:“请问需要帮忙吗?”

    沈冬青正蹲在那里捡筹码,一看兔女郎,顿时眼睛一亮:“把篮子给我。”

    兔女郎愣了一下,把小篮子递了过去。

    小篮子特别精致,为了符合兔女郎的主题,上面还扣着一个抱着胡萝卜的小兔子。

    兔女郎弯下腰,露出了诱-惑的曲线,还刻意用甜腻的声音问:“请问需要帮忙吗?”又软又甜,其他人听了都免不了身体一酥。

    奈何沈冬青忙着捡钱,看都没看一眼就拒绝了:“不需要。”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了过去。

    兔女郎得意地挺了一下前面的曲线。

    沈冬青:“你不会想抢我的筹码吧?”他扒拉了一下,掉了个头,口中还念叨着,“这是我赚来的,合法的。”

    兔女郎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沈冬青和周闻彦把吐出的筹码捡到了小篮子里面,又数了一下足足有一百枚,加上剩下的五枚,就是一百零五个,

    离目标稍稍近了那么一小步。

    他站了起来,看见兔女郎还在这里,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兔女郎的笑彻底挂不住了:……

    沈冬青看了看篮子又看了看兔女郎,说:“篮子借我用一下,等下还给你。”

    兔女郎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挫败地退到了一边。

    沈冬青挎着小篮子转悠了一圈,甚至还想给其他老虎机都来拍一下,只是其他老虎机比较结实,怎么也拍不出筹码了。

    他只得放弃这个想法,拎着筹码转战其他区。

    方祈手里捏着九十枚筹码,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放在赌桌上根本没法看。他觉得自己是个新人,摸不透这里的规则,就老老实实地站在了一边,看别人在哪里玩。

    看了一会儿,有人连输了三把,最后一把闭着眼睛下了注,不仅把前面输掉的赢回来了,还多赢了三百筹码。

    整个赌桌都沸腾了。

    那个幸运儿脸色涨红,双手高举,口中发出欢呼声,这种气氛让旁观者觉得也许下一个幸运儿就是他,也忍不住加入其中。

    方祈也有点忍不住了,就在他快要上赌桌的时候,远远看见两个熟悉的人影朝他走来。

    “这里!”方祈冲着那边招了招手。

    沈冬青和周闻彦拐了个弯就走了过去。

    方祈本来觉得以沈冬青一贯的不靠谱,那十枚筹码说不定早就输光了,也没抱太大期望,结果等人走进了以后一看,好家伙,沈冬青的篮子里面铺满了筹码。

    “这有多少啊?”方祈觉得有些梦幻。

    沈冬青比划了一个数字:“一百零五个。”

    方祈咽了咽口水,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厉害。”

    他心想,大佬就是大佬,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混得风生水起。于是他放弃了赌桌上的位置,让给了沈冬青,做了一个“你请”的动作。

    这个赌桌上的游戏是赌大小,也很简单,门外汉看一眼就会。

    每轮庄家都会摇骰子,摇完以后,由各位客人下注买骰子点数的大小,4-10称作小,11-17称作大,下完注以后庄家会打开骰盅并派彩。

    沈冬青看了一会儿,马上表示自己会了,拎着小篮子就准备在一下轮下注。

    庄家带着白手套,搭在一个黑色的骰盅上,客人们看不见里面的数字,他展示了一下里面的三枚骰子后,就拿起骰盅摇晃了十余下,然后重新放在桌面上。

    “请客投注。”

    客人们纷纷下注,押大或者押小,一下子功夫,桌面上就堆放了不少筹码。有些是玩家的,更多的是赌场的托儿。

    沈冬青想了想,抓了一把筹码,也没数多少,就放在了“小”上。

    庄家在确定没有客人要下注后,朗声说:“开!”

    骰盅打开,里面躺着三枚骰子,分别是5、3、6,属于“大”。

    方祈傻了。

    说好的赢下筹码呢?

    他瞅了一眼沈冬青,见他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就稍稍的放下了心。

    说不定大佬是在热手,没看大佬之前用十个筹码赢来了一百零五个吗?

    要是方祈知道,这一百零五个筹码是沈冬青拍了一下老虎机,让老虎机吐出来的,怕是要当场落下眼泪来。

    还好他不知道,所以他现在又重拾期待,看着下轮的结果。

    沈冬青又抓了一把筹码,放在了“大”上。

    一开骰盅,1、4、2,小。

    方祈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沈冬青再次抓起一把筹码,压在了“小”上面。

    这么两轮下来,旁边的人是看明白了,这位是一窍不通,仗着筹码多瞎玩的。本来新人运气不错,瞎猫也能撞上死耗子,可这位运气点背,次次都输,围观的人忍不住笑了,把筹码下在了和他相反的上面。

    庄家开骰盅,6、5、3,大。

    沈冬青又输了。

    方祈觉得自己快喘不上气来了,扶着桌子说:“沈哥、哥,你还行吗?”

    沈冬青:“还行。”他顿了一下,扭过头对着方祈笑,“就是没筹码了,再给我点。”

    方祈:……

    “哥,我胆子比较小,能不来比较吓人的不?”

    沈冬青笑得特别灿烂:“放心,我下一把肯定能赢。”

    方祈一边嘀咕每个赌徒都是这么说的,一边还是乖乖的把身上的筹码都交了出去。

    不交也没办法啊,旁边还站着个周闻彦啊!

    哗啦——

    方祈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了小篮子里面。

    沈冬青格外有自信:“下一把肯定赢!”

    然后他把大半筹码都压在了“小”上面。

    方祈捂着小心脏说:“有什么玄学吗?”

    沈冬青得意洋洋地说:“他的规律不就是大小大小吗?上一把是大,那这把肯定是……”

    话还没说完,庄家开骰盅了,5、2、5,依旧是大。

    旁边传来了其他客人的哄笑声。

    沈冬青迷茫了:“为什么不是小?”

    周闻彦笑了笑,揉了揉沈冬青的头发:“我来。”

    此时篮子里还剩下一小部分筹码。

    沈冬青推了出来,把位置让给了周闻彦,站在后面围观,微微踮起脚,下巴磕在了周闻彦的肩膀上。

    周闻彦显得比沈冬青要专业一点,或许是因为他的外貌看起来就矜贵,卷起袖子露出了结实的小臂,站在赌桌边上就气势十足。

    他捏起了数枚筹码,放在了“小”上。

    这信心十足的模样,还真的有点唬住了其他客人,在犹豫了一下后,也有一部分人跟着周闻彦下注。

    然后这股信心一直保持到庄家开骰盅为止。

    又又又下反了。

    方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没了、没了啊。”

    周闻彦“啧”了一声,小声解释:“我玩得也不多。”

    刚刚输了好几把的沈冬青表示理解。

    方祈理解不了,面对着仅剩无几的筹码,说:“最后一把,让我来吧。”

    周闻彦和沈冬青对视了一眼,让开了路。

    反正也没几枚筹码了,方祈干脆一股脑地都抓了下去,视死如归般全都压了下去。

    二分之一的几率,不可能这么倒霉吧……

    然后……

    三分钟后,三个人一起坐在赌场外面吹着空调冷静了一下。

    沈冬青的小篮子已经空荡荡了,他只能捏着挂在上面的小兔子玩。

    方祈沉默半天,站了出来:“……要不我去抵押点什么吧。”

    毕竟自己请来的外援,含泪也得认下来,反正已经输掉过一次手脚了,再抵押出去一次也没什么。

    沈冬青把方祈给拦了下来:“不用。”

    方祈:“可是我们已经没有筹码了啊。”

    真的一枚都没有了。

    昨天赌场工作人员已经说清楚了,没有筹码的客人赌场不欢迎,这种不欢迎绝对不是请出赌场,而是小命保不住的那种。

    沈冬青轻松道:“没筹码又没事。”

    方祈转念一想。

    也是,这两位大佬在,赌场的动作人员怕是来一个送一个、来一双送一双,全是来送菜的,在他们面前都没得看。

    方祈放心了,他甚至还撸起袖子问:“什么时候大闹赌场?”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啊?”

    方祈迟疑:“不是打算砸了赌场吗?”

    沈冬青:“可是……我们要遵纪守法啊。”

    神他妈遵纪守法。

    都在赌场了还讲什么法啊?而且这又不是现实世界。

    方祈疯狂地忍住了自己的吐槽欲。

    三个人坐了一会儿,从赌场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客人,他不是玩家,而是赌场安排下来的托儿,作用不仅是烘托气氛,之前辣妹说准备的一万筹码也是这种托儿的手上,玩家们需要从他们手上赢得筹码。

    而看这个客人满脸红光,搂着兔女郎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就知道他今晚赢了不少筹码。他的身份类似于npc,但又人性化了不少。

    他鄙夷地看了一眼坐在门口台阶上的三个人,随手扔下了几枚筹码,就像是施舍乞丐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方祈也不可能说尊严不尊严的,立马就把筹码捡了起来,捡完以后发现,旁边坐着的大佬不见了。

    然后再一抬头,他就看见周闻彦和沈冬青朝着那个大腹便便的客人走了过去。

    “不会是要揍人吧?”方祈连忙追了上去。

    拐过了一个弯,方祈看见了那个刚刚说着要“遵纪守法”的人把客人堵在了角落里,笑着卷起了袖子,说:“别动,抢劫!”

    方祈:???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相邻的书:异界神器异界暴徒1895淘金国度大内总管重生之炮灰逆袭魔幻异闻录人不风流枉少年之奸臣剑仙之路总裁宠你上瘾龙语法师超级黄金手极品射门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