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娇后临朝

第160章 生辰宴

【书名: 娇后临朝 第160章 生辰宴 作者:酿夏

娇后临朝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掠天记海盗不朽凡人神话版三国总裁校花赖上我女总裁的功夫神医近身兵王娇宠令妙医鸿途霸唐仙路慢慢    暮云给慕容娇看完第二封回信,她出了慕容娇的小院。看见贺嘉鸿负手站在院外,定定的望着她。

    贺嘉鸿长身玉立,暮云惊觉,昔日京城有名的玉面公子,如今的眼神却已变得深邃,宛如看不到底的深潭。

    “怎么了?”

    暮云问道。

    贺嘉鸿春风一笑,随即看着院内:“这次,慕容娇没有骂慕容景了吧?”

    “骂了。”暮云想到刚刚慕容娇气呼呼的烧了信,犹自念道:“老财迷,迟早叫你害死我,寄信到阴间去。”她扬起唇角。

    看这父女俩这一来一回的过招,最近都成了暮云的乐事了。

    暮云不禁好奇,慕容景和慕容娇平时的相处是怎样的。

    二人并肩走着。

    “慕容景这下顾不上云城和白城了,朝廷又不管,咱们正好借此机会壮大自己。”贺嘉鸿看着暮云柔声道:“暮云,你是这样打算的吗?

    暮云驻足,深深忘了贺嘉鸿一眼。

    她没有说话,默默转身走到书房。

    暮云坐在书案后面提笔写信,贺嘉鸿又跟了进来。

    “你给慕容景写信吗?”贺嘉鸿问道:“为银子的事?”

    “是为银子的事,但不是给慕容景写信。”暮云说着话,手中运笔未停。

    贺嘉鸿不再问了,他撩袍在暮云对面坐下,静静的望着她。

    西窗外阳光透过镂空雕花的窗格照耀进来,花样的样子被光晕染开撒在暮云身上。

    她经常安静得如一只兔子,只是靠近她的人都知道,这一只兔子的杀伤力不容小觑。

    信送往京城,祁王府中。

    若夏一身清丽的绿色罗衫,端坐在铜镜前,镜中映出她明媚动人的容颜。

    清风正为她梳妆。正此时冬雪带着信走了进来。

    “主子,二师姐来信了。”

    若夏接过信看完,便递给冬雪:“烧了吧。”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莞尔一笑:“准备笔墨,我给娇娇回信。”

    清风为若夏簪上一只玉蝴蝶簪子,轻笑道:“现在该叫‘暮云公子’了”

    “看我,老是记不住。”若夏理理秀发,笑道:“暮云公子也好,娇娇也好,她开心就好。”

    若夏在书房给暮云写回信。

    清风在一旁研磨:“主子,二师姐写了什么?”

    若夏头也未抬,缓缓道:“她缺钱,希望可以把在西北那边药铺的进项给她用。”

    青云观与大周各处的药行都有合作,炼制的药丸在药铺里售卖,再与药行分账。这件事情一向是外门弟子负责的,也算是青云观的一项收入来源。

    故而暮云会找到她。

    “主子...答应了吗?”清风问道。

    主子如今不仅掌控着青云观的外门,内门弟子也听她号令,可以说,青云观如今都是主子的了。

    那...二师姐向青云观的索求,主子会给吗?

    “当然要给!”若夏提笔蘸取墨水,浅笑道:“师父疼她,师父会给的,我也会给。”

    “我不仅给她西北的药行分成,我还要将整个北境的分成都交给暮云。”

    这清风就不懂了,主子如今也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何以如此大方?

    若夏写好信,亲自装在信封中,她抬头望着清风笑道:“给一半,是师父疼她,我给她整个北境,是我疼她。”

    再说,暮云难得开口,她自然是要依的。

    回信被快马加鞭送往西北边境,若夏也准备着进宫的事宜。

    今日是安平公主十二岁的生辰。

    若夏如今已是亲王妃,进宫可以带上自己的贴身丫鬟,于是清风和明月随行。受安平公主所邀,若夏先行去了长乐宫。

    “若夏姐姐你来了。”

    安平公主正由宫人们伺候着换装,她已挑挑拣拣换了几次,仍不是特别满意。

    看见若夏进来,安平公主赤足奔向若夏。

    “公主小心着凉。”若夏笑道。

    安平公主身后的小宫女忙拿了鞋子为公主穿上,安平公主匆匆穿上鞋子,衣服也不宰多试了,只由若夏帮她挑选了一件,

    “若夏姐姐,我好几天没见你,自从你成亲后,都没人陪我玩了。”安平公主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宫人为她梳妆打扮,她则与若夏闲聊。

    “公主可以召别的小女孩进宫来陪伴您。”若夏浅笑道。

    “还是若夏姐姐好,你懂得多,还能与我聊一聊京城外的生活。”那些大臣的女儿,规规矩矩的,所说所见,都如书上那般古板无聊。

    无趣极了。

    这时公主身边的嬷嬷正好回来了,她笑道:“公主唤错了,如今该唤祁王妃五嫂嫂。”

    “我才不管,我可比五哥哥先认识若夏姐姐。我就不唤五嫂嫂!”她撅着嘴赌气道。五哥哥要是生气,她才要和他理论一番呢。

    若夏不由失笑:“公主唤我什么都可以。”

    嬷嬷无奈的笑笑,又道:“娘娘让我来催一催公主,这前边的宾客呀,都在等咱们的寿星呢。”

    “你告诉母后,我就来。”安平公主挥手让嬷嬷出去。

    她已经装扮妥当,小公主娇俏可人,行动间恍如人间珍宝,惹人爱怜。

    安平公主在巨大的铜镜前转了一圈,对若夏给她挑的这一套装扮满意极了。

    “对了,我还要簪上我的簪子。”安平公主对宫女说道。

    宫女知道安平公主首饰无数,其中最为宝贵的便是那只金镶珠宝半翅蝶簪,那是三皇子...如今的景王送来的。宫女熟络的找出簪子,正欲为公主簪上,若夏的眼光落在那金簪上,久久没有移开。

    “若夏姐姐喜欢这个簪子吗?”安平公子接过宫女手中的蝶翅簪,拿在手中问道。

    若夏笑笑,她抬手抚摸自己的一头青丝,也摸着今早簪上的玉蝴蝶簪子:“只是觉得有些巧罢了,我这里也有一只蝴蝶簪子,不过是青玉的。”

    “若夏姐姐的玉簪,质朴典雅,我这个,倒显得有些过于华丽了。”

    宫女见安平公主连一向爱不释手的簪子都有些嫌弃了,不由有些奇怪。

    这簪子...不在乎形态质地,这是景王爷送给公主的呀。

    “公主这个簪子...很好看...”不知为何,若夏说话有些犹豫。

    安平公主看看手中的蝶翅簪,又看看若夏。

    这簪子是哥哥送的,她很喜欢。可若是若夏姐姐也喜欢的话...若夏姐姐难得喜欢什么...

    安平公主正欲说话,若夏突然道:“对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去延福宫吧,不好让宾客们久等咱们的寿星。”

    两人结伴去了延福宫。

    延福宫内一如既往的热闹繁华,京城的内外命妇们纷纷带上自己的女儿,前来参加安平公主的生辰宴。

    大殿内众人小声见礼或交谈,宫女內侍穿梭其中,一切忙而不乱。

    安平公主推着若夏,二人由宫女们环绕着进来。

    “安平公主驾到。”

    “公主到了。”

    众人纷纷起身互相见礼,安平公主笑着推着若夏走到殿中:“女儿给母后请安。”

    “儿臣给母后请安。”若夏欠身道。

    “好。”皇后看着安平公主笑得慈祥,她招招手:“快入座吧。安平到母亲这里来。”

    清风推着若夏到若婉身边坐下,若婉面上带笑看着安平公主,没有分一点眼神给若夏。若夏看了一眼若婉,察觉她身旁还有一个位置空着。

    应是留给端王妃的。

    安平公主缓缓走到皇后身旁坐下,她明艳如天上星辰,她是天之娇女,她是大周唯一的嫡公主,她虽年幼,但自有一番尊贵气度。

    皇后拉着女儿的手,便令宫婢:“起舞吧。”

    宫婢击掌,屏风后的乐师们便开始演奏曲子,身姿曼妙的宫娥鱼贯而入,随着乐声翩翩起舞。

    “这是你四嫂送你的礼物。”皇后对安平公主说道:“她亲自督导乐师和舞姬,训练一月有余。”

    “四嫂真是有心了,可惜不能当面谢她。”安平公主有些遗憾的道。

    皇后笑而不语。

    乐声正酣,舞姬们却突然停下舞步,看得沉醉的众人都有些许不解。

    正此时,端王妃身着诰命服,从殿外款步而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端王妃?”

    “她不是...瘸了吗?”

    有人的心中如此疑惑,有人却已经问出声来。

    祁王与祁王妃大婚那日,端王妃前去参加婚宴,自己被自己带的贺礼砸断了脚,后来太医说她就算医治好了,也是终身不良于行。

    简单点说就是从此成了瘸子。

    端王如今正得帝心,一个瘸了的王妃无异于成了他的绊脚石,但端王妃出身许家,又不能轻易休妻或“病逝”。后来还是许大将军亲自送了一个侄女入端王府,才算勉强保全了端王妃的位置。

    端王妃许久未露面于人前,众人只当她是不敢出来面对别人的目光。

    可如今的端王妃...

    众人不免去看她的双脚,她一步一步走得稳健,到殿中欠身给皇后行礼。

    “你这孩子,前两天本宫派人去瞧你,都说你好了,本宫还不信,如今亲见了,本宫总算放心了。”皇后说着,一面抬手示意端王妃起身。

    端王妃挑眉笑笑:“母后,儿臣不仅好了,还可以像以前那般跳舞了呢。”

    “跳舞?”殿中人交头接耳...这...一个太医说会瘸一辈子的人,如今还会跳舞了?

    端王妃看着安平公主笑道:“安平妹妹,我为你舞一段可好。”

    不好吧?

    安平公主面上带笑,柔声道:“四嫂为我训练了舞姬便是有心了,你的伤刚刚痊愈,还是要好好将养。”

    “那可真是遗憾呢。”端王妃笑着,目光似有似无的扫过在场众人。

    “好了,知道你们姑嫂二人感情深厚。”皇后嗔怪道:“你这猴儿,养伤这么久,也没收了你这跳脱的性子,还不快点坐下,别站累了。”

    “娘娘疼爱,儿臣久未见母后,心中自然欢喜不已。”端王妃说着走到若夏身边坐下。

    舞姬们继续跳舞,端王妃举杯,敬若夏:“多谢五弟妹为我治伤,都说医者仁心,今日你见我痊愈,心中是否如我一般高兴呢?”

    竟然是祁王妃为端王妃治好脚伤?

    众人有些许震惊,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祁王妃可是仙人弟子呢,且端王妃又是在她的家里受伤的,由她出面治好端王妃,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不过说起来,端王妃受伤耐人寻味,这伤好得也是莫名其妙,一切都与祁王妃有关。

    一时之间,不明其中缘由的众人对若夏这仙人弟子的身份越加尊敬了。

    “我自然高兴,今日是公主生辰。”若夏回敬道。

    二人饮完酒。若夏放下酒杯,对安平公主笑道:“贺公主生辰,我也为公主略备了薄礼。”若夏说着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明月便缓缓呈上一个匣子,这匣子,以及匣子内的东西,在进宫前已经给太医院的人看过了,明月才能捧着它进来,一直进到延福宫,捧到皇后娘娘与安平公主身前。

    明月打开匣子,内里便放着三十六只婴儿拳头大小的玉瓶。其中白玉十二只,青玉十二只,墨玉也有十二只。

    “是什么?”安平公主有些好奇,拿起一只墨玉瓶看了看。

    墨玉瓶子入手通透,难道若夏姐姐送她玉瓶子吗?

    众人也有此疑问。

    “这是我亲自为公主调的花香。取花中十二师,十二友,十二婢所制。”若夏笑道。

    原来如此呀,怪不得有三十六只。

    安平公主打开一瓶,茉莉花香缓缓散开在殿中,其味淡雅并不浓烈,却经久不散。

    “花香天然宜人,正是我之所爱。”安平公主笑道。

    若夏浅笑,她也正是知道安平公主素来爱花香,才特意为她调制的。

    “是呢,这花香淡雅,其味却弥久不散,若夏你可真是厉害。”若婉笑道。

    端王妃唇角微扬,当下便道:“且不说这花香难制,便是这三十六只玉瓶,个个质地通透,玉色上等,做工精巧且大小一致,就十分难得。”

    柳若夏送的哪里是花香,分明就是三十六块价值连城的宝玉。

    安平公主听闻,便特意看了看暗红匣子内的玉瓶,果然个个大小一致。

    光是这么一套瓶子,便也算奇珍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娇后临朝相邻的书:盗墓盗到少林寺真理之门极品女将军与睿智三王爷凌驾永恒网游植物师鬼马喜剧之王嫌妻大宋之安居乐业异世飞仙巨龙变武林高手在校园无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