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19、第19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19、第19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变身香江神级盗墓系统三国之无限召唤我的美女总裁桃花眼无敌剑域我要做皇帝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是杀毒软件诸天至尊武侠世界大穿越艺术人生    第19章

    谢亦舒抱着胖崽,重心不稳。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朝前走了几步才站稳。

    啵崽受到了惊吓,在谢亦舒怀里缩成了一团,胖胖的小身体都吓得僵硬了。

    谢亦舒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转过头。撞他的是一个身形瘦削的年轻男子,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面色苍白,看上去有些轻浮。

    男人身旁的同伴抢着开口:“哪个不长眼的挡了我们……”

    “洵弟。”男人拦住了同伴。

    他看向谢亦舒,歉意地笑了笑,对谢亦舒道:“方才是我心不在焉,冲撞了阁下和令郎。还望阁下见谅。”

    对方言行客气礼貌,但谢亦舒总觉得有些违和。

    他第六感一直很准,抱着啵崽后退了一步,对男人冷声道:“无事。”

    啵崽对这个突然冒出来撞到娘亲的男人也没好感。

    尤其是男人的同伴刚刚还对娘亲出言不逊。

    小胖崽搂紧了谢亦舒的脖颈,附在谢亦舒耳边,软声软气地催娘亲快走:“阿爸,啵崽肚子饿饿。”

    啵崽长得可爱,照顾啵崽起居的侍女们总喜欢教小胖崽说些叠音词。

    吃饭饭、睡觉觉、穿衣衣……小胖崽每次用叠音词表达自己的想法,廖云峰上的侍女们就会捂着胸口、神情激动。

    可这样的美好时光没有持续很久。为了证明自己是大孩子,小胖崽自懂事起就不再随便用叠音词了。

    特殊情况除外。

    比如现在。

    啵崽“虚弱”地强调道:“好饿饿。”

    谢亦舒本来就不打算停留,听到啵崽饿了,更是准备直接转身走。

    男人伸手拦住了他:“阁下且慢。”

    “周某刚刚听见令郎说饿了。若是阁下不介意,就给周某一个面子,让周某请阁下到长庆楼小酌几杯。长庆楼有几道特色菜颇受幼童们喜爱,想必也能让令郎满意。”

    男人的同伴像是突然被点醒,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启星兄说得对。”

    “先前小弟言语也有冒犯之处,要是阁下不介意,今日就由小弟坐庄,包下整个长庆楼,让咱们三个喝个畅快。”

    谢亦舒:……

    他终于知道先前那股违和感是从哪儿来的。

    这两个男人看上去吊儿郎当,十分轻浮,说起话来却是文绉绉的,听上去很费劲。

    尤其是那个自称“小弟”的男子,明明刚刚还叫嚣着“是哪个不长眼的挡了我们启星兄的路”,现在却是一口一个“阁下”“小弟”,谦逊地不行。

    而且周围的路人神情也有些不对劲。

    谢亦舒暗暗观察着周围。

    先前在男人同伴叫嚣时,还是有人打算停下来看戏的。可在看到男人和他的同伴后,一个个地都低下了头,当做无事发生各干各的去了。

    像是怕引火上身。

    这一边谢亦舒飞快思考,另一边,沈奕也在努力回忆。

    他总觉得这个拦住夫人的男人有些眼熟。

    ***

    沈奕这几年来一直跟在小少爷身边,并不经常下山。但沈跃和沈付经常会告诉他一些山下的事。

    比如桥头的王家烧鸡换了地方,比如长庆楼的桃花酿改了配方。比如乔记布庄因婆媳吵架闹分家而歇了业,又比如地头蛇男女不忌的小儿子又差点强霸人夫。

    沈奕猛地睁开了眼。

    他想起来了。这附近有个叫周刀的,仗着自己有个单一灵根的表弟,经常在这一带为非作歹。

    周启星是周刀的晚来子,从小就备受宠爱。长大后,也跟着父亲一块儿胡作非为。最喜欢玩那些已有家室的男人,抓住他们的把柄,或是钱财或是妻女,逼得对方不得不服从。

    沈付沈跃曾经撞见过几次,也曾暗中妨碍过周启星几回。

    但山下毕竟不是他们廖云峰的地盘,他们修真之人也不能随便对普通人出手。对方也一直很谨慎,从来没有闹出过人命。甚至有被沈付沈跃救下的人,怨他们多管闲事。

    毕竟他们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救得了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救不了所有会被周启星看上的人。

    但这次不一样。

    这次周启星是要对夫人出手。往严重里说,是把廖云峰的面子拂到泥里狠狠践踏,是在对廖云峰对主上进行挑衅。

    廖云峰平日里虽然低调,但也不会惧怕他那所谓单一灵根的表叔,也不会惧怕那个表叔身后的门派和家族。

    沈奕看到周启星对谢亦舒伸出了手,准备上前卸掉对方的手腕,却被别人抢了先。

    身着白衣的男人轻轻捏着周启星的手腕,温和地笑了笑:“抱歉,他有约了。”

    宁护法怎么会在这儿?

    沈奕有些惊讶。他没再上前,而是选择了在一旁静观事态变化。

    周启星很不满有人在自己狩猎时出来碍事,一句“你谁”还没问出口,就惊恐地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不仅是无法发出声音,他的手腕也失去了知觉。

    右手软绵绵地垂下,像是被人卸掉了手腕关节。

    他想要尖叫,却又发不出声音,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一旁的王瀚文也是这样。他还闻到了一股尿骚味,也不知道是王瀚文的,还是自己的。

    “宁叔叔!”啵崽很兴奋地喊出了声。

    宁不啄扭头冲小胖崽笑了笑,又转过头很客气地对两人道:“他有约了,所以阁下请自便吧。”

    说完,他松开了手。周启星抱着右手,打着哆嗦看了他一眼,被同伴搀扶着,跌跌撞撞地扭头就跑。中途打了个趔趄,差点再摔一跤。

    小胖崽看到两个坏人被赶走了,开心极了。

    但想到在娘亲面前赶走坏人的是宁叔叔而不是父亲,又有些开心不起来了。

    反派的危机意识总是很强的。哪怕他现在还只是个幼崽。

    他问宁不啄:“宁叔叔怎么来了?”

    宁不啄刚想回答,就被沈付打断。沈付从人群中走出来,将钱袋子交给了谢亦舒。

    “主上怕夫人灵石不够用,派属下来给夫人送灵石。”沈付简洁地解释,“宁不啄宁护法正好也有事下山,属下便跟他结了个伴。”

    但这不能让小胖崽开心起来。

    小胖崽情绪恹恹的,有些委屈:“父亲为什么不自己来呢?”

    如果父亲亲自来了,那刚刚出面英雄救美,在娘亲面前帅气赶走大坏蛋的就是父亲了。

    胖崽把脸埋进了谢亦舒肩里。

    谢亦舒只以为是小胖崽想父亲了,颠了颠胖崽,安慰他道:“顾兄要处理的事务多。等他把手头事务都处理好了,啵崽就能见到父亲了。”

    啵崽恹恹点了点头。

    他觉得他从娘亲话里也听出几分抱怨父亲只顾事务的意思了。小胖崽完全能理解娘亲的。以前娘亲生病的时候,父亲经常放下手头的事照顾娘亲,还会在娘亲房里处理事情。

    现在娘亲好了,父亲就只顾着事务了。真是太不应该了。

    谢亦舒完全没想到小胖崽已经把他安慰的话曲解了好几个意思。

    他看着宁不啄的脸,总觉得有些眼熟。

    宁不啄冲他弯眸笑了笑。

    谢亦舒越看越觉得眼熟,可他记忆里的那人并不叫宁不啄。谢亦舒忍不住问:“宁护法,您家中是否有年龄相近的兄弟?”

    宁不啄摇头:“属下是家中独子。”

    谢亦舒有些失望。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遇到了南溪学院的熟人,没想到只是认错了人。

    谢亦舒垂下头,刚想道歉,就听到宁不啄又道:“阿橘、大胖、小黑、雪绒绒。”

    谢亦舒猛地抬头,宁不啄眉眼弯弯继续道:“属下是家中独子,但几年前改了名字。”

    “好久不见啊,亦舒师弟。”

    ***

    沈奕看戏看得津津有味。

    他从宁不啄和沈付出场时,就彻底放松了下来,变成了兢兢业业的外围群众。

    宁护法和沈付的修为都比他高,有他们两个在,也不需要他警惕周围。

    沈奕倚着墙壁,听宁护法和夫人聊以前在南溪学院的事。

    没想到宁护法以前就跟夫人认识诶。

    也不知道主上知不知道这件事。

    沈奕开开心心地在心里八卦,准备回山上拉着他的好兄弟沈定一起偷偷八卦。

    结果周身一冷。

    沈奕顿时警惕了起来。

    夫人和小少爷他们都在远处,这股寒意是针对他的。这附近肯定还有什么人在关注着这一边,而且修为很有可能不比他们低。

    他今天是易了容,又收敛了全身的气息。除了夫人不知怎的发现了他,宁护法和沈付都没朝他这儿看一眼。那人能发现他,说明修为很有很能比宁护法和沈付他们还高。

    沈奕没有慌乱。他镇定地观察着视线里的人,想找出在场另一个修真之人,却一无所获。

    在不知道对方意图之前,不能打草惊蛇。

    沈奕手心出了一把虚汗,还没等他继续寻找,坐他斜前方小方桌边的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

    是他!

    沈奕绷紧了身体。

    可过了两秒,沈奕又发现男人对他好像毫无恶意。男人坐那儿喝茶,一直看着夫人和小少爷的方向,却只是喝茶,只是看着。

    先前那股寒意倒像是被人惹到了无意识散发出的。

    自己好像只是无故被波及到了。

    沈奕皱了下眉。脑海里划过男人的眉眼,沈奕垂眸沉思了一会儿,一惊,腾得半跪,对男人道:“主上。”

    顾延之低声“嗯”了一声,对他道:“起来。”

    沈奕起身,心里卧槽卧槽的。

    他先前一直没有注意到主上,不知道主上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主上坐这儿看了多久。

    他不知道,也不敢问。想了想,只敢小声问一句:“主上怎么这会儿就来了?”

    顾延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会儿就来了。

    他手头的事务还没处理完,可听到宁不啄跟着沈付一起下山,他就放下了手边的事,飞快地下了山。

    他知道宁不啄以前在南溪学院跟谢亦舒关系不错,很多人都说宁不啄有个在木兮阁的心上人。

    也知道在廖云峰上,宁不啄经常派下人去看谢亦舒。

    他甚至,曾经以为自己干的不止把人弄到走火入魔这一件事,自己可能还拆散了一段姻缘。

    他想过等谢亦舒清醒后,让他自己做选择,选择留下也好,选择跟宁不啄走也好,自己绝不干涉。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着下山了。

    那边谢亦舒已经在邀请宁不啄和沈付共进午餐了,顾延之定定地看着他们,弄不清自己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觉得自己是想上前的,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该干涉。顾延之难得有些烦躁。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好在他儿子非常争气。

    小胖崽非常娇弱地缩在谢亦舒怀里。

    作为未来的大反派,他该有的领地意识、危机意识和独占意识一样不少。

    “可我想跟阿爸共享二人世界的。”小胖崽对着手指,看上去非常委屈,而且一定要再加一人的话,“啵崽只想跟父亲和阿爸一起吃饭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顺明疯狂的硬盘黑帮少爷时空走私世外神医在都市校园至尊魔王黑道世家的半路新娘回到战国之我是嫪毐炼器修真穿越之毒步天下嫌妻悠闲小农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