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40、第40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40、第40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超品透视异常生物见闻录逆青春极品透视大刁民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堕仙网游之倒行逆施重生之最强人生大主宰唐朝小闲人    第40章

    啵崽稍微降低了点碗沿, 露出亮晶晶的眼睛。

    他都看见了,父亲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注视着阿爸, 把阿爸看得都不好意思了。

    啵崽放下汤碗,对顾延之道:“父亲,如果你最近要服用清神丹, 一定要先开阿爸的。阿爸的清神丹里有惊喜。”

    顾延之没多想,他以为小胖子说的“惊喜”只是改善了口味,答应道:“好。”

    啵崽得到了想要的答复, 心情很好地又多吃了个鸡腿儿。

    吃完鸡腿也差不多饱了,抹了抹嘴巴,心满意足道:“阿爸煲的鸡汤好好喝。要是以后天天都能喝到就好了。”

    小胖子的嘴跟抹了蜜一样甜, 谢亦舒被捧得快飘了, 捏了捏啵崽的小胖脸, 对他道:“你要是喜欢, 阿爸每天都给你煲汤。鱼汤鸭汤骨头汤,每天都换不同的汤。”

    啵崽眼睛一亮:“真的吗?”

    谢亦舒笑着反问道:“你什么时候见过阿爸骗过你?”

    小胖子咧嘴一笑:“那啵崽明天想喝骨头汤。”

    “行,那明天就做骨头汤。”

    今天的鸡汤喝舒服了,明天的骨头汤也定下来。

    小胖子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有点困:“啵崽想在父亲这儿睡午觉。”

    啵崽今天中午其实并没吃多少,主要是喝汤给喝饱了。

    他一饱就容易困, 一困就不想动弹,只想躺下来睡觉。

    这一点是随了谢亦舒。

    谢亦舒被他说得倦意也上来了,想着回去后也睡个午觉, 随即被啵崽拉住了手。

    “阿爸中午和啵崽一起睡,好不好?”

    顾延之这儿不止一件卧房,谢亦舒答应了小胖崽的请求:“好。”

    他们的对话提醒了顾延之,顾延之想了想,对小胖崽道:“啵崽,帮父亲把你和阿爸炼制的清神丹放到书房案几的抽屉里。”

    谢亦舒挑了挑眉。

    顾延之说这话明显是为了把小胖崽给支开。

    啵崽没听出顾延之的目的,屁颠儿屁颠儿去给帮父亲放白瓷瓶去了。

    石桌边只剩下他和顾延之两个人。

    谢亦舒知道顾延之有话要跟他说,耐心地等着顾延之先开口。

    顾延之看着谢亦舒,有些犹豫,但考虑到小胖崽随时会回来,还是简洁道:“你要不要……跟啵崽一块儿搬过来住?”

    谢亦舒愣住了。

    顾延之轻咳一声,有些窘迫,解释道:“每一代廖云峰主及其夫人都会住在这里,我小时候也在这里住过。之前情况特殊,没让你和啵崽住在主院,现在……你能不能搬过来住?”

    之前为了不让啵崽知道娘亲的存在,顾延之把谢亦舒安排在偏院照顾。为了不让啵崽发现他时不时就会去偏远照看谢亦舒,他也没让啵崽住在主院。

    廖云峰上曾一度流传过,主上和夫人不合,小少爷也不受宠的谣言。后来是他们发现顾延之自己也只是在主院书房里办公,晚上要么睡在夫人的偏院,要么陪小少爷睡,这些谣言才止住。

    可现在谢亦舒不再需要顾延之照顾,顾延之也找不到每晚留在他的卧房的理由。这些日子才让人收拾了书房边的卧房,晚上独自睡在主院里。

    一家三口一人住一个院子,时间久了,就又会形成留言。啵崽还小,那些流言蜚语肯定会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顾延之也是考虑到了这点,才跟谢亦舒提出了“搬过来一起住”的想法。

    谢亦舒还没回过神。

    顾延之见他默不作声,便又补充道:“主院房间很多,我们可以一人一间。这儿也有厨房,你想尝试什么料理,都可以在这儿的厨房做。我母亲曾在院子里种过一株遗香,每到春天就会开出一茬一茬的浅紫色小花……”

    他知道对谢亦舒来说,自己的要求有些无理。所以他想尽可能地补偿对方:“我会尽快找到帮你恢复修为的办法,也会留意你之前丢失的那枚玉佩。这里离下山口也近,要是想去山下买些什么,从这儿走也很方便……”

    顾延之把“买买买”说得非常委婉。

    谢亦舒看了看他的表情,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开口,对方就要把顾家的铺子地契拿出来,试图用物质层面的东西来打动他了。

    谢亦舒打断了他,轻快道:“好啊。我好像也没什么东西要收拾,今天下午就能搬来。”

    他知道顾延之希望他搬来主院的原因,自己儿子能有这么一个为他考虑的父亲,谢亦舒也很开心。

    顾延之没想到谢亦舒会答应得这么快,愣怔了一瞬,随即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起身对谢亦舒道:“这里有好几间房,你看看想住哪间。”

    小胖崽从书房出来时,听到的就是父亲的这句话。

    他啪嗒啪嗒跑到顾延之身边,抬起小胖脸问他们:“父亲在和阿爸说什么?”

    “在说让阿爸搬到这儿住的事。”顾延之顺势把小胖崽抱了起来,“之前阿爸身体不好,父亲一直让他在别院静养。现在阿爸好了,也该搬回主院住了。”

    啵崽搂住顾延之的脖颈,有些急切:“那啵崽呢?”

    父亲能跟阿爸住一个院子,他也想跟阿爸住一起。

    儿子倒是住哪儿都无所谓。只是搬来一起住的话,能让谢亦舒更自在一些。

    啵崽不知道顾延之的想法。他特别想搬来跟父亲阿爸一起住,但又担心父亲会想着要让他独立。讨好地蹭了蹭顾延之:“啵崽可不可以也一块儿搬来住?”

    “啵崽跟父亲、阿爸是一家人,一家人应该住一起才对。”

    他说完后,瞅了瞅父亲和娘亲的表情,有些紧张。

    一家人是该住在一起,可他听别人说过的,孩子长大了,就得搬出去。

    他应该算长大的大孩子了,毕竟过完今年生日,他就要六岁了。

    小胖子担心自己不能顺利搬过来,语无伦次地推销自己:“啵崽会很乖的。而且啵崽可以帮父亲和阿爸跑腿。要是父亲和阿爸想见啵崽了,也不用走那么多路去看啵崽……”

    谢亦舒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他觉得小胖崽在某些时候,和顾兄还真的挺像的。

    谢亦舒指着中间的一间房问:“这间给啵崽当书房好不好?”

    啵崽眼睛一亮,看向顾延之。

    顾延之也不再逗弄儿子了,点头道:“啵崽刚刚说得很对,一家人就应该住在一起。”

    啵崽欢呼起来。

    “啵崽喜欢阿爸挑的书房。”小马屁精拍拍谢亦舒的马屁,指着边上一间房道:“这间阿爸拿去当书房好不好?这样我们的书房就靠在一起了。”

    小胖子特别积极地分配着房间:“还剩两间,这间给阿爸和啵崽当卧房,这间可以用来放杂物……”

    顾延之瞥了小机灵鬼一眼,戳穿他笨拙掩盖的真实意图:“不需要放杂物的地方,这间原本是父亲小时候的卧房,现在正好可以拿给你当卧房。”

    顾延之说完后,谢亦舒才发现胖崽的意图,看着啵崽苦唧唧的小脸,被逗得不行。

    小胖子特别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对着手指委屈道:“啵崽只是想和阿爸一起睡睡……”结果阿爸不仅没跟他有同样的想法,还笑他。

    谢亦舒忍住笑,从顾延之怀里接过小胖子,在他委屈嘟嘟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笑眯眯道:“对不起对不起,阿爸不该笑。”

    “不过就算不能睡一起也没关系对不对?你看,你的卧房和阿爸的靠得很近。”

    五岁的家族门派继承人的确是该自己睡了。

    小胖崽以前也是自己睡的,只是这些天他刚恢复神智,小胖崽黏着他,才一直想和他睡。

    谢亦舒不能妨碍顾延之培养继承人,所以这次也只是安慰安慰,没有像前些天那样惯着小胖子。

    结果小胖崽会错了意。

    他以为娘亲是叫他夜里偷偷去找他,被打开了新思路。

    小胖脸一下子就明媚了起来,抱住聪明的娘亲吧唧吧唧啃了两口。

    他今晚就偷偷去找娘亲。

    ***

    偷偷去找娘亲是晚上的啵崽要做的事。

    中午谢亦舒是答应过小胖崽跟他一块儿睡午觉的,小胖崽得知新卧房平时一直有人搭理,可以直接睡,兴冲冲地拉着谢亦舒去新卧房里睡午觉了。

    顾延之还有事情要处理,直接回了书房。

    过了一阵子,敲门声响起,顾延之以为是沈付,直接道:“进。”

    书房门被推开,一股子桃酥味钻了进来。有了芽尖糕和鸡汤在前,顾延之第一反应是谢亦舒没去睡午觉,而是去厨房里捣鼓桃酥了,可抬起头,发现来人不是谢亦舒,而是一个有些眼熟的青年。

    顾延之皱眉:“沈付呢?”

    主院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进来的。

    “素宣不知。”那人怯生生道,“是厨房派素宣来给主上送桃酥的。”

    顾延之眉皱得更紧了。

    他听对方自称“素宣”,想到了啵崽以前隔三差五就会提到的“小素哥哥”,看在啵崽的份上,没有责备,只是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他中午也喝了不少鸡汤,此时并不想吃桃酥。可小胖崽是睡醒就会饿的,到时候可能会想吃。

    谢亦舒也很喜欢这类小点心,睡醒后发现能有桃酥吃,应该也会很开心。

    顾延之说完,低头准备继续看沈跃呈上来的密报,却发现对方并不打算走,而是跪在地上抖着声音道:“素宣有一事想问。”

    他听被遣来收拾食盒碗筷的女孩儿们闲聊,说他不自量力,说今天他煮的那锅鸡汤主上似乎一口都没尝。

    他不知道谢亦舒是用了什么方法,只能从顾延之这儿旁敲侧击:“素宣听小柳姐姐说,今儿厨房煲的鸡汤,主上和夫人基本没有动过。那锅鸡汤是素宣煲的,是不是哪里不对主上和夫人的胃口。”

    他暗暗咬了咬牙,柔声问:“素宣煲的汤,是不是有点太甜了?”

    顾延之瞥了他一眼,反问:“送来前没试过味吗?”

    他这句没别的意思。只是厨房在把饭菜装进食盒前,应该会先试味。这样口味上要是出现什么偏甜偏咸的差错,也能及时重做一份。今天厨房的汤偏不偏甜,煲汤的人应该是最清楚的。

    可这话传到素宣耳里,就不一样了。

    他见主上冷漠的模样,以为谢亦舒真的往他的汤里加了糖,惹得主上不高兴了。一边在心里恨死了谢亦舒,一边低头柔柔弱弱:“夫人直接打包带走了,素宣没来得及试味……”

    顾延之怎么会听不出那话里的埋怨,压下心中的不快,沉声道:“他不该打包的。”

    谢亦舒是担心自己煲的汤不合他口味,才会额外带上厨房的鸡汤。现在却被一个厨房的杂役埋怨……顾延之面无表情道:“下去。回去跟陈伯说一声,以后厨房煲汤不用准备主院的份了。”

    听前半句时,素宣以为主上是在责怪谢亦舒赶着打包,没让他试味,心中一喜。可听到后半句,心又直接沉到了谷底。

    “是。”素宣捏紧了手指,勉强道,“那如果陈伯问起原因来,素宣该如何回答?”

    “就说小舒最近对煲汤很感兴趣,以后每日按他要求,送些新鲜食材来主院即可。小薄和我也更想喝他煲的汤。”顾延之不知道自己的话对素宣来说,又如耳边惊雷。

    素宣重复道:“送到这儿?不送到夫人院子里?”

    顾延之知道下人间传消息速度是最快的,淡声透露道:“嗯。以后没有什么夫人的院子了。夫人康复,不需要再在偏院静养,今日就会搬到主院来。”

    素宣隔了好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他以为夫人有名无实,以为小薄少爷对自己不一般,主上会看在小薄少爷的份上,有所注意到自己。他以为只要自己从别人那儿抢来给主上做饭的机会,数年下来成了习惯,主上就会变得离不开他的厨艺。

    结果事实告诉他,夫人并非有实无名。他花了三年时间,主上却依旧更青睐夫人的料理。

    素宣掐着手指,准备告退。

    他不会放弃的。就算事实给了他狠狠一击,他也不会现在就放弃。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他花了三年时间去布局,怎么可能会现在就放弃。

    只要他还没做出些不可挽回的事情,只要不被主上和小薄少爷厌弃,那他就还是有机会。他长得也不错,主上只要会对男人动心,那他就还有可能。

    “笃笃笃——”房门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三下。

    素宣刚好退到门边,听到顾延之说“开门”时,伸手替门外的人开了门。

    他希望是门外是夫人。他想让夫人撞见主上和自己共处一室的样子。

    夫人往他的汤里偷偷放糖,说明夫人也觉得他是一个隐患。要是夫人撞见主上和他共处一室,那绝对会更加警惕。说不定会做出一些更过分的事。等事情败露,主上对夫人的好感也会全无。

    素宣想了很多,推开门,门外站着沈付。

    沈付看了他一眼,突然道:“素宣?”

    素宣不知道主上身边的人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放在过去,这会让他高兴。可放在今日,却让他有些不安。他低下头准备快步离开,却被叫住:“你等等。”

    沈付走到顾延之身侧,非常耿直地汇报:“主上,属下刚刚去厨房时,探听到了一件事。关于夫人和这位素宣公子的。”

    素宣小脸一下子煞白。

    顾延之挑眉,示意沈付继续。

    沈付大声将刚刚听来的内容一五一十向顾延之汇报。

    包括素宣开始是怎么在厨房里给夫人难堪的;后来又是怎么阻拦夫人给主上和小少爷煲汤的;得知自己熬的鸡汤无人问津后,是借了什么样的由头来给主上送桃酥的……一件件事不遗巨细地汇报清楚。

    宛如公开处刑。

    想给小少爷做娘亲的人,素宣不是廖云峰上的第一个。

    沈付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前车之鉴那么多,却还有人飞蛾扑火般扑上来。

    只能说明眼瞎,还蠢。

    看不出主上和夫人情比金坚无法拆散也就算了,还看不出主上的为人。主上绝不会做对不起夫人和小薄少爷的事,这种心术不正,会给小薄少爷带来不好影响的人,就算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实质性举措,主上也绝对不会冒险再让他们留在廖云峰上。

    果不其然,主上开口就是:“沈付,你跟陈伯说一声,把他送下山。”

    素宣不甘心,但他也知道自己没有翻身余地了,只图和夫人鱼死网破:“素宣只是担心夫人煲出来的鸡汤不对主上的胃口,才想拦着夫人。可夫人呢?夫人偷偷往素宣的鸡汤里加了很多糖。”

    顾延之相信谢亦舒为人,淡声道:“他没必要这么做。”

    为什么到了夫人那儿就是相信对方“没必要这么做”?素宣嫉妒极了。他头脑已经有些不清醒了,把“夫人往他的汤里加糖”这一臆想当成了现实。

    他甚至想让小薄少爷来替他作证,想让主上问问小薄少爷,夫人在来主院的路上有没有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做些事。

    是沈付打破了他的幻想,沈付道:“夫人没往你的鸡汤里加糖。”

    “你的鸡汤是基本没动过的那锅吧?我去厨房拿薄荷叶的时候,他们正在喝你的那锅汤。”

    “为什么你会觉得夫人往你鸡汤里加糖?”

    夫人根本没必要这么做。

    素宣像被人突然掐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主上,属下带他去找陈伯。”

    “把桃酥也带走。再跟陈伯说,以后厨房不用再准备主院的汤了,夫人最近对煲汤很感兴趣,夫人要什么食材,就派人把食材送来。”

    书房门被轻轻关上。

    桃酥刚被带下去,气味没消,书房的空气有些甜腻,熏得人犯困。

    顾延之起身打开窗户,走回案前坐下,想了想,从抽屉拿出了谢亦舒给他的两个白瓷瓶。

    瓶底如啵崽所言,写着两个字,一个写了“薄”,一个写了“舒”。

    顾延之想到啵崽说的“惊喜”,眼里带上了不易察觉地笑意,打开了底部写着“舒”的白瓷瓶,倾斜瓶身,倒出了……倒出了一手心的丹药渣。

    这就是小胖崽说的“惊喜”?顾延之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碎成渣也不会影响清神丹的效果,顾延之服下手心里的清神丹渣。丹渣在入口的那一瞬间便像油星子似的,噼里啪啦地在嘴里蹦蹦跳跳,奇特的口感让顾延之整个儿愣住了。

    隔了几秒,等嘴里的丹渣不再跳动,顾延之才回过神,咽下了清神丹渣。

    他现在已经不困了,但视线还是忍不住落在了手里的白瓷瓶上。

    顾延之摩挲着瓶身,没忍住,又往手心里倒了一小把清神丹渣。

    作者有话要说:  顾延之:你看这边有瓶小舒送我的清神丹。

    顾延之:你看它空了。

    素宣终于领便当了啊啊啊!红包已经派发完毕,感谢大家等待呀!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向来缘浅奈何情深、百塔、洛歆瑶、殇、沈郁大宝贝儿们的灌溉,挨个儿抱住吧唧吧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命运的黑夜穿越女重生手札天驱变身男女女医药代表法师的荣耀明血极品小散修玄门医圣战气凌神修真田园生活玄兵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