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63、第63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63、第63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修罗武神逍遥侯近身狂兵后来居上万古神帝幸福人生时光旅行者大明文魁机战无限灵犀光脑武尊灵车    第63章

    林执愣住了。

    胖崽弟弟的父亲是廖云峰的峰主, 林执虽然年幼,但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胖崽弟弟的父亲一个家族的掌权人, 是整个廖云峰地位最高的人。

    这样一个人想学编蚱蜢笼,林执抬起小脸,呆呆地望着门外的男人。

    夜风吹过, 林执打了个激灵,回过神。

    “当然可以,顾叔叔, 您先进屋坐。”林执慌慌忙忙侧过身,让顾延之进来。顿了顿,又想起了一个关键, “顾叔叔, 做蚱蜢笼要用到麦秆……”

    “我带来了。”顾延之手微抬, 一把麦秆出现在方桌上。

    他想好要给谢亦舒编蚱蜢笼, 走之前,就先把林执家中多余的麦秆带回来了,“是你家里的麦秆。”

    有麦秆就好办多了。

    林执把屋子角落一面盆端过来,顾延之中途接过,把面盆放到麦秆边。

    “要水吗?”

    林执点点头:“麦秆得先用水浸泡一会儿,泡软再编。”

    顾延之捏了个召水诀, 往面盆里注满了水。

    他见林执撸起袖子,准备把麦秆全都浸到水中,伸手拦下了林执的动作, 拧眉问他:“这些麦秆都必须用水浸泡过才能拿来编吗?”

    他记得谢亦舒编蚱蜢笼时是直接拿起麦秆编的。

    顾延之抿紧了唇。

    他不清楚蚂蚱笼有多少种编法,如果林执清楚小舒那种编法,他更想用谢亦舒的编法编蚱蜢笼。

    林执愣了一下,摇头道:“不是的。”

    “这是南雀麦的麦杆子,用水浸泡后会变得柔软易成型。先泡后编、先编后泡都可以,就是……”林执顿了下,瞥了酷叔叔一眼,委婉道,“先编后泡很难掌握那个度。”

    难度系数比较高,实在不适合酷叔叔这样的初学者。

    顾延之听出林执的言下之意,沉默点头,示意他把麦秆浸到水里。

    林执麻利地把麦秆放进面盆里,伸手搅了搅,小手折了下麦秆,觉得差不多了,拎出一把麦秆,抖了抖。分了半把给顾延之,深吸一口气,示范起来。

    顾延之瞥了眼林执手里的动作,默不作声跟着编。

    林执一开始担心顾叔叔编不起来,刻意放慢了速度,结果发现顾延之手里动作一点不乱,有条不紊地缠绕麦秆,编得比他还快。

    林执也就加快了速度,笼身编好的同时,顾延之手里的蚱蜢笼也编好了。

    顾延之把蚱蜢笼递给林执检查:“是这样么?”

    林执细细检查了一遍,点头道:“对,这样基本就好了。顾叔叔,等麦秆快变硬的时候,你捏住这几个角,把笼身调整成球形,蚱蜢笼就编好了。”

    他把蚱蜢笼还给了顾叔叔,觉得顾叔叔真的很厉害。

    修为高,剑法好,能保护好胖崽弟弟和漂亮叔叔,就连编蚱蜢笼都学得那么快。

    林执偷偷打量着顾延之,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成为酷叔叔这样的人。

    顾延之垂眼看着手中的小蚱蜢笼,指腹慢慢摩挲过木黄的麦秆。

    他表面看起来漫不经心,心里其实有些紧张。这是他人生中编出的第一个蚱蜢笼,也不知道谢亦舒会不会喜欢。

    林执摸了摸麦秆:“顾叔叔,差不多了。”

    他捏住几个角,给顾延之做了个示范。蚂蚱笼在林执手里很快变成了漂亮的球形,顾延之收回目光,捏住手中的蚱蜢笼。

    “喀——”

    构建笼身的麦秆子,被顾延之给轻轻折断了。

    林执:“……”

    顾延之:“……”

    林执轻咳一声,小心翼翼道:“顾叔叔,第一次编蚱蜢笼,出现这种失误是很正常的。”

    顾延之淡淡“嗯”了一声,伸手取来新的麦秆。

    缠绕、固定、编制。

    蚱蜢笼在顾延之手里飞快成型。

    林执伸出小手摸了摸麦秆:“就是现在!”

    顾延之捏住角,轻轻一按。

    “喀——”

    又坏了一个。

    林执的小脸上难得露出茫然。

    他想了想,认真对顾延之说:“顾叔叔,不要太用力,要用巧劲。”

    顾延之点头,抿紧唇,重新编制。

    十分钟后,又是一声清脆的“喀”。

    “顾叔叔,巧劲!”

    “喀——”

    “顾叔叔,按这里。”

    “喀——”

    “……顾叔叔,要不然我帮您做调整吧?”

    顾延之摇头,修长的手指捏住几个角:“不用。”

    “喀——”

    顾延之冷静地放下蚱蜢笼,从面盆里抽出一把新麦秆。

    “喀——”

    好在麦秆还剩了不少,够顾延之练习。

    林执看着顾叔叔不厌其烦地编蚱蜢笼,突然想起了张叔和张婶。

    他没有父亲,也不知道父亲和娘亲之间都是如何相处的。

    他身边只有张叔和张婶。他对“夫妻”一词的理解,也全都来源于张叔和张婶。

    张叔每天会推着车去镇西卖饼,张婶在家做做针线补贴家用。每天夜里,张叔都会带一壶酒回来。要是当日饼卖得好,就多带一包下酒菜。要是卖得不好,等酒喝完,林执就会听到哐啷哐啷的声响。

    那是张叔在拍桌子摔椅子,有的时候,还会打张婶,嫌张婶烦。

    林执见过张婶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臂,他问张婶为什么不离开,张婶告诉他,这就是夫妻。

    张婶说张叔不好吃懒做、不拿钱赌博、不在外头与别的女人厮混,种种种种,是个好男人。说张叔不喝酒的时候待她好,说张叔酒醒后看到她身上的伤会自己抽自己巴掌。

    说林执还小,所以还不懂,还说天底下夫妻大多都一样。要是有丈夫疼妻疼到骨子里,愿意为妻子放低身段做繁琐的事,那真是顶顶好的丈夫。

    这种顶顶好的丈夫少,要真的有,那妻子上辈子定是修了不少福分。

    清脆的“喀”响打断了林执的回忆。

    顾延之起身拿麦秆,瞥了眼回过神的小孩,问道:“小执,你刚刚在想什么?”

    林执把张婶说的话告诉了顾延之。

    顾延之缠绕麦秆的动作一顿。

    就当林执有些坐立不安,怀疑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时,他听见顾叔叔低沉的笑声。

    酷叔叔注视着手里的蚱蜢笼,神情是林执从未见过的温柔。

    “是我上辈子修了不少福分。”

    所以这辈子才会误打误撞,遇到了谢亦舒。

    顾延之捏住尖角。

    “笃——笃笃。”

    顾延之放下蚂蚱笼。

    林执跳下椅子:“顾叔叔,我去开门。”

    林执打开门,门外是谢亦舒。

    林执的小脸上闪过惊喜:“谢叔叔,你怎么来了?”

    谢亦舒弯腰揉了揉林执的小脑袋,温和道:“我看到你房内灯还没熄,就过来看看。”

    林执有些眷恋地捏住谢亦舒的袖子,侧过身看向屋里,想说顾叔叔也在,他在教顾叔叔编蚂蚱笼,结果回过头,发现方桌边哪有什么顾叔叔的影子。

    桌上堆成小山的废蚱蜢笼也不见了,只留下一个还没整成球形的麦秆架。

    林执愣了一瞬,很快了然。

    酷叔叔是想亲自做一个蚱蜢笼送给漂亮叔叔。在没做成功前,肯定不想让漂亮叔叔知道。

    他得替酷叔叔保密才行。

    谢亦舒也看见了桌上快完成的蚱蜢笼,还以为是林执刚刚编的,夸道:“小执编得真好看。”

    林执觉得暗处有道目光投向了自己。小孩有些为难,但还是硬着头皮,支支吾吾应了几声。

    顾延之在隐于暗处前,拿走了面盆里剩下的麦秆。

    谢亦舒以为林执是拿了几根麦秆带上了廖云峰,伸手沾了沾面盆里的水,用湿手摸了摸蚱蜢笼。按住突出的尖角,轻轻调整,蚱蜢笼很快变成标准的球形。

    “叔叔好久没编过蚱蜢笼了。”谢亦舒怀念地摸了摸蚱蜢笼,把笼子递给林执,“给。后山有挺多小昆虫的,睡醒,让啵崽弟弟带你去。”

    林执点点头,把蚱蜢笼挂在了床头。

    谢亦舒顺势把林执抱上床:“那我们小执早点睡?明早早点起床,和啵崽弟弟去后山逮蚱蜢。”

    林执乖乖地“嗯”了一声,躺下,盖上了小被子。

    谢亦舒伸手替他掖了掖,问:“要不要叔叔给你讲个故事?”

    林执心里天人交战。

    他觉得这时候应该拒绝漂亮叔叔才对,可他又实在想听漂亮叔叔讲的故事。

    心里头两个小人在大家,林执最终还是没能拒绝诱惑,软软道:“想。”

    谢亦舒过来前在001那儿翻阅了很多适合幼童听的睡前读物。

    见林执这么乖,谢亦舒讲一赠一,讲了一个《小胖童奇遇记》后,又讲了一个《小胖童的新衣》。

    一直等林执呼吸声变得细均而绵长,才慢慢讲出了最后一句:“……小胖童把下巴抬得更高,大步走着,他的两个小跟班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并不存在的袍角。故事结束了,好梦,小执。”

    谢亦舒起身,抬手熄了灯。

    门发出“吱嘎”一声响,又被轻轻关上。

    一刻钟后,林执睫毛颤了颤。

    他揉了揉眼睛,起身,小声道:“顾叔叔。”

    方桌上亮起一道微弱的光。

    林执下床,穿上小鞋,想了想,踮脚拿下挂在床头的蚱蜢笼,把自己先前做的那个挂了上去。然后啪嗒啪嗒跑到方桌边,把经由漂亮叔叔调整的小蚱蜢笼还给了顾叔叔。

    他听见顾叔叔问:“啵崽阿爸在看到这个笼子时说了什么?”

    顾叔叔是没听清吗?可他当时觉得顾叔叔有看过来呀。

    林执有些纳闷,但还是把谢亦舒的话重复了一遍:“谢叔叔说这个小蚱蜢笼编得真好看。”

    阴影里,顾延之嘴角微翘,只是声音还是淡淡的:“嗯。”

    他对林执道:“你去睡吧,时间也不早了。谢谢你今晚教叔叔编蚱蜢笼。”

    林执被感谢,羞涩地摆了摆手。

    顾延之从林执房中走了出来,又去啵崽房里看了看小胖子。小胖子身上的被子被重新掖过,显然谢亦舒刚刚也来过。

    顾延之在啵崽床边坐了很久,出来路过谢亦舒的卧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了自己的书房。

    他往盆里注满水,将剩下的麦秆放了进去。

    拎起、抖水、缠绕。又到了最后一步,调整形状。

    顾延之轻轻捏住两个角,朝内按压。笔直的麦秆慢慢弯出光滑的弧度,没有发出扰了他一整晚的清脆“喀”响。

    成了。

    顾延之努力压了压上扬的嘴角,打开第一个抽屉,将小蚱蜢笼放了进去。

    又起身,走到小柜旁,打开墙后的暗格,把袖袋里的那枚小蚱蜢笼藏进了那儿。

    洗得干干净净的小白瓷瓶。

    写着“延”字的木质棋子。

    刚刚放进暗格的小蚱蜢笼。

    已经三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  顾延之小窗私聊方子遇/沈付/沈奕……

    顾延之:还醒着吗?

    顾延之:小舒说我编的蚱蜢笼好看。

    (小白瓷瓶是装丹药渣的白瓷瓶,不是跳跳糖,所以大家不要担心大顾蛀牙)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有梦谁都了不起大宝贝儿的地雷!感谢邬翎、明空大师、1n嘉2、marika、swirly、我给道长糊碧水、落日余晖、verify、大居蹄子、无声的探戈、金鱼记忆、清梨、vera、大尾巴狼大宝贝儿们的灌溉!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斗罗大陆之七怪后代龙与地下城之武僧唐朝小官人高达之我的星空都市王朝乡村首富神医柳下惠永历大帝霸医天下网游之沉默的羔羊数据网球大师张辽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