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76、第76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76、第76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邪神旌旗幸福人生逆青春武侠之父史上最牛轮回重生之2006恐怖广播花豹突击队妖孽兵王临高启明仙路慢慢至尊仙朝    第76章

    谢亦舒远远看到了屋顶上的宁不啄。

    宁不啄也看见了他, 提起瓷坛,匆匆跃下。

    谢亦舒走到院前时,宁不啄迎了上来, 眉眼间是一贯的温和:“亦舒师弟,你怎么来了?”

    “我前些天做了葡萄酱。用小罐分装了很多份,正好分给大家尝尝。”谢亦舒拿出葡萄酱, 塞到宁不啄手里,“这是宁师兄你的那份。”

    葡萄酱从冷室里一拿出来,就被他收进了空间戒里。到现在罐身还是刚出来的温度, 冰凉凉的。

    可宁不啄的手要比这小陶罐更冰。

    谢亦舒犹豫了一下,问他:“宁师兄,你……”

    宁不啄打断了他, 笑着问:“要不要进来坐坐?”

    谢亦舒顿了顿:“要。”

    谢亦舒跟着宁不啄走进院子, 在石桌边坐下。

    宁不啄拿来两盏茶杯, 问他:“水还是茶?”

    “水就好。”谢亦舒顺便介绍葡萄酱的一种吃法, “可以拿葡萄酱泡水喝,一杯里加两勺,拌开就像果茶一样,清清甜甜的,很好喝。”

    “是吗?”宁不啄眉眼一弯,眼里尽是温柔, “那我要试试。”

    水凉在那儿是现成的,宁不啄各拌了两勺葡萄酱进去,拿了一杯给谢亦舒:“给。”

    谢亦舒接杯子时, 又一次碰到了宁不啄的手。

    忍不住问:“宁师兄,你……为何心情不好?”

    宁不啄一怔,轻笑道:“被你看出来了?”

    谢亦舒皱眉:“当然能看出来了。”

    他们好歹认识那么多年。对方什么时候心情不好还是能看出来的。

    宁不啄每回心情不好,必定会爬上屋顶。拿冰化水当水镖,去削树上的叶子。

    刚刚那瓷坛里装的应该就是冰块。

    谢亦舒敲了敲桌子:“你心情不好,就不要笑了。”

    宁不啄正了正脸色,一秒不到,就又笑了:“没办法,习惯了。”

    “看到你我就忍不住要笑。”宁不啄捧起杯子喝了口果茶,赞叹道,“的确很好喝,这葡萄酱怎么做的啊?”

    谢亦舒不满道:“也不要转移话题。”

    宁不啄佯装抱怨:“我好怀念那个什么都不会做,一条鱼能烤得半生半熟的亦舒师弟。”

    谢亦舒也驳回去:“我也好怀念那个叫我跟他一起去冰库偷冰,在屋顶削了一夜叶子,然后跟我坦白心情不好是因为考砸被先生责罚,压力好大好想回家的宁师兄!”

    “啊,那次。”宁不啄笑了笑,“那次在屋顶吹了一夜风,害你在床上躺了一周。”

    谢亦舒挥挥手:“什么害不害的,这是朋友该做的。上刀山下火海太夸张了,陪吹一晚风还是能做到的。”

    他顿了顿,正色道:“所以这次是因为什么?”

    宁不啄没说话。

    谢亦舒叹了口气,也不再逼问:“那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

    宁不啄笑着地应了一声。

    他喜欢小舒一脸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宁不啄用目光细细描摹着谢亦舒的眉眼,在对方看过来时,又喝了一口茶,问:“啵崽呢?”

    “和小执一起,在方师兄那儿辨识药材。”谢亦舒提到两小孩,神情也温和下来。属于南溪学院谢亦舒的浮躁褪去,有点初为人父的样子了。

    他想到宁不啄可能还不知道林执是谁,补充道:“小执就是……”

    “我知道他。”宁不啄浅笑,“早传开了,说主上和夫人从山下带了个小男孩回来,小薄少爷见谁都说,那是他的小执哥哥。”

    “对,就是他。叫林执。”谢亦舒揉了揉鼻尖,“方师兄,你别说‘夫人’这两个字。”

    宁不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他面不改色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我喊你夫人?

    谢亦舒神色古怪:“就,挺奇怪的。给我一种妯娌姐妹在闺中嬉笑的感觉,你懂吧,每次你和方师兄说‘夫人’,都给我那种感觉。”

    说完谢亦舒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宁不啄笑容僵在脸上。

    他很快平复了表情,笑着咬字:“亦舒师弟。”

    他声音温柔,咬字时也带上了几分缱绻。

    可谢亦舒从来没能听出来。

    谢亦舒只是“哎”了一声。

    他还是习惯这个称呼。

    宁不啄扶着杯子感慨:“自从我离开南溪,我们就再也没像这样聚在一起喝茶了。”

    谢亦舒颇有同感地点头。

    宁不啄问他:“我不在的那一年,发生了许多事吧?你和主上也是那一年认识的?”

    他其实一直奇怪,小舒和顾延之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绝不会是他离开南溪学院前,他从未见过小舒和顾延之有过交流。

    但也不像是在他离开后。他后来问过小舒的师兄师弟,那一年里,他们也都没见过小舒和顾延之有过交往。甚至还惊讶小舒去了廖云峰,说他不够意思,从太虚幻境回来就不见人影。

    只有张邺神色古怪地告诉他,顾延之来找他询问过小舒的事。

    询问的时候,给人一种非常不了解小舒的感觉。

    宁不啄一度怀疑,顾延之和小舒是在太虚幻境中才认识的。

    他去翻过卷宗,当年他俩的确抽到了同样的试题。

    可这些天,小舒对顾延之的态度又让他困惑了。

    如果真是他猜测的那样,那小舒从走火入魔中清醒过来的那天,才是他认识顾延之的第一天。

    这么些天,就能让小舒像顾薄说得那样,晚上和顾延之睡在一起吗?

    而且看顾薄的样子,他们不是为了在顾薄面前扮演夫夫恩爱的样子才睡一起。

    反倒是他们睡一床让顾薄不解,顾薄询问了一圈人,才知道这代表夫夫关系融洽和谐。

    如果是别人问,谢亦舒也就笑着支吾搪塞过去了。

    可问的人是宁不啄。

    谢亦舒信任他:“不是的。我和他是在太虚幻境里认识的……”

    除了某些地方一语带过,其他地方谢亦舒差不多都告诉了宁不啄。

    和宁不啄过去的猜想完全一样。

    可这让宁不啄更无法接受。他一时冲动,直接问道:“那你喜欢他吗?”

    问完宁不啄就后悔了,他问得太过直白。

    宁不啄提心吊胆地看向谢亦舒,生怕让他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谢亦舒的反应让他的心沉了下去。

    谢亦舒别过头,脸颊两团粉,是他从未见过的青涩反应:“自然是……喜欢的……”

    宁不啄以前想象过,小舒在他面前露出这副羞涩的模样,光是想象一下,他就高兴得要疯。

    现在他终于见到了,只是对象不是他。

    宁不啄桌下的手攥紧,让自己勉强不失态,轻声问谢亦舒:“为什么?你们才认识不久,不是吗?”

    谢亦舒挠了下脸颊。就算对方是宁不啄,要他说出他为什么喜欢顾延之,他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

    “宁师兄,你现在可能还不懂。但等你以后遇到喜欢的人就明白啦,喜欢这种东西说不准的。”谢亦舒脸红透了,“就那样,喜欢上了呗。”

    宁不啄苦笑,心脏一抽一抽疼得厉害。

    他怎么会不懂。

    那年春天,青泽湖旁。

    手忙脚乱把一排鱼都烤焦的少年。

    他上前替他挽救了两条。

    就对上了少年亮晶晶的眼眸。像揉进了碎碎的星子,漂亮得让人想藏起来,守一辈子。

    “你好厉害呀!我叫谢亦舒,教教我怎么烤鱼呗。”

    “教教我呗,我不想再被张邺、林璆他们笑话了。”

    喜欢这种东西是说不准的。

    还能怎么办,那一眼,就喜欢上了呗。

    宁不啄快控制不了自己了,他只能听见自己问:“因为长相?能力?家世……”

    “不不不。”谢亦舒摇头,“用穆师姐的话,俊俏、沉稳、能干……这些应该算是加分点。对我来说,主要还是因为……”

    谢亦舒脸又红了,小声道:“因为他特别可爱。就是,特别特别可爱。”

    宁不啄不仅快控制不了自己了,他还听不懂谢亦舒的话了。

    可爱?他完全不能把顾延之这样的男人和“可爱”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根本不沾边。一点也不沾。

    “就,你别看他平日里那副样子,其实心里特别可爱。”说到这个,谢亦舒想起了一件事,他拉着宁不啄,有些兴奋地讲,“我前几天想起了一件事。你还记得学院里的雪绒绒吗?”

    记得。

    一直浑身雪白的猫。

    非常高傲的性格,不让人碰。

    “你还记得我有个冬天和你说过的事吗?”

    “就有天我去找雪绒绒和胖团儿,结果看到有个披着斗篷,看起来很不好说话的青年把雪绒绒逼到墙角,看上去像是想虐猫,结果我赶过去,却发现对方只是伸左手,被雪绒绒挠一下,伸右手,被雪绒绒挠一下,然后放下小鱼干,拉下帽檐沉默地走了,这件事。”

    在那之前,在那之后,谢亦舒时常能看见雪绒绒叼着小鱼干。

    也又撞见过青年两只手各被挠一次,放下鱼干沉默离开的场景。

    只是一直到今天完善猫爬架的设计时,他才发现,那个人就是顾延之。

    虽然还没问过本人,但他向001求证了,就是顾延之没错。

    “那个青年就是顾延之。”

    “太可爱了吧,要是我当时上前搭话,我和他说不定就能早点认识了。”

    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宁不啄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爱。

    谢亦舒也察觉到宁不啄眼中的郁色。

    他这才意识到对方今天心情不好,而他拉着对方絮絮叨叨那么多。

    谢亦舒很有眼力见地起身:“宁师兄,我还有些葡萄酱没送完……”

    他顿了顿:“今天让你心情不好的那件事,如果你哪天想说了,可以来找我。”

    “哪怕你那时和主上正有事?”

    谢亦舒以为宁不啄还有心思调笑他,脸一红,道:“当然,道侣哪有朋友重要!”

    宁不啄提提嘴角:“去吧,等我想说了,我去找你。”

    他看着谢亦舒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张开手臂,慢慢倒了下去。

    用最不符合他身份的姿势,躺在地上,看着院里一方苍蓝的天空。

    他骗谢亦舒的。

    他不会去找他说这件事的。

    谢亦舒不喜欢他,说了也只是给对方徒增烦恼罢了。

    到时候,随便这个算得上心事的事跟他说吧。

    反正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当年的“考砸被先生责罚,压力好大好想回家”也是假的。

    是他被家中选继承人的事扰得烦心,才会上屋顶削树叶的。

    他想名正言顺地把门不当户不对的小舒娶回家,就得先继承宁家。

    小舒永远不会知道,曾经有个人为了他去争最厌烦的继承人身份,又在被内定后,因为他出事,放弃好不容易拿到的宁家,改名换姓来了廖云峰。

    他还瞒了小舒好多好多事。

    他忍不住想,如果他把那些事都告诉小舒,会不会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应该不会的。

    当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时,对方哪怕是多看他一眼,都会让他心跳好久,浮想联翩。

    而当他对一个人没有感觉时,不管对方为他做了多少事,他都很难把这和“喜欢”联系到一起。

    尤其当他们同-性的时候。

    这种可以变成朋友,可以变成恋人的……同-性关系。

    宁不啄手腕微转,拿出刚藏起来的瓷坛。

    抓了一把冰融化,想朝天空丢出去,却又无力垂下。

    大部分冰水浸进土里,有几滴落在了他脸上。

    冰凉。

    就这样吧。

    宁不啄拿胳膊挡住了阳光。

    让他休息会儿。

    ***

    谢亦舒走出院子,在院门口的树下看到了顾延之。

    “顾、顾兄,你怎么来了?”谢亦舒难得结巴了一下。

    他有些紧张。

    顾延之来多久了呀?他刚刚在院子里那样夸他可爱,他应该没听到吧?

    谢亦舒疯狂呼叫001:‘顾延之他什么时候来的?听到我那样夸他可爱了吗?没听到吧,告诉我他没听到!’

    001表示它也不知道。

    谢亦舒只能自己从顾延之的神情里推断。

    顾延之道:“我处理好手头的事,就来找你了。”

    “我让你等很久了吗?”

    顾延之摇头:“我前脚刚到,你就出来了。”

    他顿了顿,反问谢亦舒:“你在里面呆了很久?”

    话里带着些难以察觉的醋味。

    谢亦舒脸一红:“还好,不是特别久。”

    他顿了顿,回头看了眼宁不啄的院子。

    “对了顾兄,如果最近有什么事要交给宁师兄做,你看能不能找人替他。他最近好像有什么烦心事。虽然我没能问出原因,但……让他休息一下吧。”

    顾延之心里有些酸意,但还是道:“行。”

    作者有话要说:  整理好情绪,终于能来写作话了。

    写宁不啄的时候,其实特别犹豫。有两条线可以写,一条是特别好写的,宁不啄黑化,布下种种局去打扰顾延之和小舒。然后最后失败的线。但仔细去想我心中的宁不啄时,我觉得他不是会黑化的人。他是特别特别温柔一个人。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地守护,也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

    不会黑化,也不会变成坏人来破坏小舒和顾延之的感情。

    因为他是最好的宁不啄。

    然后就哭着写完了这章。

    我以后再也不想写这样的角色了,宁不啄有一个就够了,太让人难受了。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如斯微末、龙口袋里的包子、唉唉唉呀、“”、龙辰潇潇潇潇潇湘、青娩大宝贝儿们的灌溉!挨个儿抱住一起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神武八荒暴力奶妈重生之末日霸主千古一后新宋喜良缘人族训练场霸秦实习医生艳情录咸鱼翻身记星际士兵异界游新世纪的德鲁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