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86、第86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86、第86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情深不寿抗战之中国远征军史上最牛轮回求道武侠世界诸天至尊最强武神真武世界幸福人生极品全能狂少重卡战车在末世超凡传调教大宋    第86章

    看到床上的谢亦舒和啵崽, 顾延之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他甚至有些茫然。他在想,自己五岁的时候也会这样吗?

    不会啊。

    他很早就自己一个人睡了,根本不会打扰到父亲和母亲。

    顾延之看着床上颠着小胖腿, 小手冲他一招一招的儿子,按了按额角,问小胖子:“啵崽怎么不回自己房里睡?”

    小胖子得意极了:“啵崽成功通过了阿爸的考验, 阿爸奖励啵崽跟他一起睡。”

    一边说,一边伸出五根胖乎乎的手指,嘚瑟道:“要给啵崽讲五个故事……”

    啵崽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瞥了顾延之一眼, 收回三根手指,比了个“二”,对顾延之道:“阿爸已经给啵崽讲完了三个, 所以父亲只能听到两个。”

    小胖子有些惋惜:“唉, 父亲你洗得太慢了。”

    不然就能和啵崽一块儿听齐五个故事了。

    小胖子想想就觉得可惜, 摸摸肚子, 叹了好长一口气。

    顾延之:“……”

    顾延之不留痕迹地瞥了谢亦舒一眼,谢亦舒一下一下地摸着啵崽的大脑门,像给小猫咪顺毛一样,摸得不亦乐乎,看起来并不打算说什么。

    顾延之心里叹气,收回目光, 认了命。

    今晚小胖子和他们一起睡,是板上钉钉的事。

    顾延之放下外衣,坐上床, 揉了把儿子的小肚子,问他:“你通过了什么考验?”

    啵崽捂住小肚子,翻了个身,不让父亲戳他的小肚子,哼哼唧唧道:“很难的考验!”

    小胖子说的含糊,语气里却是抑制不住的得意。

    他只是小小卖个关子,心里巴不得父亲来仔细询问。好让他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都细细讲一遍,得到父亲的奖励。

    顾延之顺着他的话走:“比如说?”

    “阿爸说,如果啵崽把父亲叫啵崽瞒的事情告诉他,今晚就跟啵崽一起睡,给啵崽讲故事。”啵崽翻了回来,小胖腿一翘,摸着小肚子又嘚瑟起来,“但啵崽说不行。”

    “做人要诚实守信。啵崽答应了父亲不说,那就不能说。”小胖子一边说,一边看向顾延之,眼里亮晶晶的,闪着期待,小胖脸就差明晃晃地写上两排大字:

    啵崽超乖的!

    快夸夸啵崽!

    顾延之头皮一麻。

    他下意识看了谢亦舒一眼,谢亦舒也正似笑非笑看着他。

    顾延之摸摸“大嘴巴”的脑袋,硬着头皮夸奖道:“不错。”

    啵崽乐呵呵地摆摆手。

    表示自己还会再接再厉,继续保持哒!

    他扭过头,看向谢亦舒:“阿爸,啵崽还想听故事。”

    谢亦舒收回看顾延之的目光,躺了下来,给自己和啵崽拉好被子,侧卧着轻拍小胖崽的肚子:“让阿爸想想,再讲个什么故事好。《胖童的小木剑》怎么样?”

    “好啊好啊。”小胖子高兴地拍手。

    床的一侧和乐融融。

    而这一切与他无关。

    顾延之熄了灯。

    沉默地躺了下来。

    顿了顿,默默把自己的单人被拉高了一点。

    谢亦舒已经开始讲故事了:“玄真大陆有个小胖童。”

    “小胖童有把木剑,平日里一直随身携带,从不离身。”

    “一日,小胖童在过桥不小心弄掉了木剑。木剑‘噗通’一声落进水里,小胖童急得在岸边大哭。”

    啵崽摇摇头,很认真道:“如果是啵崽,啵崽才不会哭。啵崽会等阿爸来,阿爸肯定有办法帮啵崽把小木剑找回来。”

    小哭包对自己颇有信心。

    谢亦舒一乐:“对。”

    他看了眼床另一侧躺平的顾延之,对啵崽道:“就算阿爸没有办法,父亲也肯定有办法的。”

    啵崽赞同点头:“那是,父亲可厉害了!”

    谢亦舒又看了顾延之一眼。

    顾延之往外侧了侧头,只有声音传过来:“嗯。”

    这大概就是001跟他说的“闷骚”吧?

    谢亦舒差点笑出声来,努力压了压嘴角,继续给啵崽讲:“小胖童哭得好绝望,这时,一个长须老人走了过来,问他怎么了,哭得这么伤心。”

    “小胖童抹着眼泪说自己的剑丢了。”

    “长须老人手一翻,一把能换五十盘小点心的古铜剑破水而出。”

    小胖子惊呼:“五十盘!”

    谢亦舒点头:“对,五十盘。”

    “老人问小胖童,你丢的是这把剑吗?”谢亦舒顿了顿,问啵崽,“如果啵崽是小胖童,会怎么回答呢?”

    小胖子啃着小手,有点饿了。犹豫道:“可啵崽丢的是小木剑呀,不是这把古铜剑。”

    谢亦舒摸摸啵崽的脑袋,轻笑道:“老人没听清小胖童的前半句话,手一翻,又捞出一把翎金剑。这把翎金剑可不得了,拿去换小点心,能换一百盘。”

    小胖子倒吸一口凉气:“一百盘!”

    那么多!

    谢亦舒笑了笑,继续道:“老人把翎金剑塞进小胖童手里,问他,是这把吗?是就拿去吧。”

    “小胖童有些犹豫。他有些饿,想吃点心。而这翎金剑刚好能给他换来一百盘小点心……”

    啵崽急急道:“不可以不可以,小胖童丢的是小木剑呀!”

    小胖子脸都憋红了,愤愤道:“怎么可以说谎呢!这是不对的!”

    谢亦舒接过他的话:“小胖童也是这么想的。他摇摇头,把翎金剑还给老人,说他丢的是小木剑。”

    “老人这次听清了他的话,把小木剑从河里打捞出来,问他,是这把吗?小胖童点点头,从老人手中接过剑……”谢亦舒停顿了一下,“这时候,小胖童该说些什么呢?”

    啵崽想了想,很严肃地问谢亦舒:“老人是老爷爷还是老奶奶?”

    谢亦舒一愣。

    小孩子在细节问题上好像都会很较真。

    “老爷爷。”

    啵崽点点胖脸:“那小胖童应该说,‘谢谢你,老爷爷。’”

    谢亦舒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真棒。”

    他以为小胖子能想到的就这句,没想到小胖子还有话要讲。

    “如果啵崽是小胖童,那啵崽还要问老爷爷有没有空。如果有空的话,可不可以留下来陪啵崽一起等父亲和阿爸。”

    “父亲和阿爸可以找到方叔叔,而方叔叔能炼制……”小胖子挠挠耳朵,“能让人耳朵、耳朵……”

    小胖子回忆了一下,迟疑道:“葱葱丹?”

    谢亦舒一乐,纠正:“聪耳丹。”

    小胖崽连忙点头:“对,对,聪耳丹。”

    “老爷爷可能需要那个。小胖童说了几遍‘小木剑’了,老爷爷都没听清。父亲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小胖童该给老爷爷一瓶聪耳丹,感谢老爷爷的帮助。”

    小胖子顿了顿,看向谢亦舒,像是话还没说完。

    谢亦舒已经有些惊讶了,手都停下了轻拍啵崽的动作。

    他问:“还有呢?”

    小胖子捏了捏被子:“那条河是有主的还是无主的呀?”

    谢亦舒好像知道小胖子要说什么了:“……如果是无主的呢?”

    “那就让父亲捞。”啵崽滚进谢亦舒怀里,兴奋极了,“要是有人来认领,就归还失主。要是年代久远,无人认领……”

    那就是好多好多盘小点心!

    啵崽的小肚子兴奋地发出“咕叽”一声响!

    谢亦舒搂着怀里软乎乎的小胖子,真真切切有了种这孩子能长成别人话本里只手遮天大人物的感觉。

    他在看这个故事时,也不知是思维定势还是怎么的,能想到的还没怀里的小胖子多。谢亦舒心里有些感慨。小胖崽是真的很厉害。

    只是这功劳不是他的,谢亦舒本能地看向五年来教育小胖崽的大功臣。

    大功臣也正看着他。

    谢亦舒不会知道自己给啵崽讲故事时的样子,有多让这位大功臣移不开眼。

    月光从窗外倾泄进来,透过月光,能看见彼此的脸。

    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两人几乎是同时别过脸,一个继续给怀里的小胖崽讲故事。

    一个直视着顶上的床帏,隔了好一会儿,又偷偷偏过头,注视着低头给他们儿子讲故事的青年。

    ***

    两个故事讲完,小胖崽也该睡觉了。

    谢亦舒拒绝了啵崽“再讲一个故事吧”的请求,念了几句“如风吹光,如刀断水”“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把小胖子哄得打了个呵欠,揪着他的衣服,吧唧着小嘴睡了过去。

    小孩子睡了。

    那接下来就是大人们的时间。

    谢亦舒看着阖着双眼,看起来像已经睡着的顾延之,召唤出自己的小助手。

    ‘001,他睡着了吗?’

    001毫不犹豫拆穿宿主心上人的老底:“没有,清醒着。”

    顿了顿,答一赠一:“啵崽睡着了。宿主和顾延之若是要做些什么,动作务必小一点,宿主也要记得捂住嘴。不然会吵醒小家伙。”

    ‘……’谢亦舒最近也从001那儿学到了不少新鲜词,冷静道,“你还是把自己调静音吧。”

    它这个宿主,向来对它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冷漠极了。

    001委委屈屈地把自己调成静音,闭麦了。

    谢亦舒再度看向顾延之,压低声音明知故问:“顾兄,你还醒着吗?”

    顾延之闭着眼睛。

    他长相偏冷峻。平时就给外人一种不易近人的感觉,现在闭着眼睛,依旧让人觉得寡淡。

    谁能想到是在装睡呢。

    谢亦舒轻轻扒开啵崽的小胖手,撑起上半身,越过身旁的小胖子,凑近顾延之,轻声道:“顾兄。”

    谢亦舒的声音轻得像气音,微热的气体掠过顾延之脸侧,对顾延之来说就像是种蛊惑。

    顾延之在被子下攥紧手,才克制住自己睁开眼睛的冲动。

    他在手下的话本里见到过这样的情节。

    夜深人静,白莺莺轻声询问秦深醒未醒。

    秦深未应。

    夜半三更,秦深自是未醒,美娇娘口是心非,嘴上骂了句“死猪样”,低头却是咬上其唇,茹-液-吮-舌,两-口-相-濡。再度抬头,已是香-汗淋漓,面色酡-红似桃花。

    这侧的顾延之在回忆话本的内容。

    另一侧,001震惊极了。

    它忍不住再次开口:“宿主,你就这样又睡下了?”

    ‘……’谢亦舒反问,‘不然呢?’

    他是想问问顾延之到底和啵崽瞒了他什么事,可谁知道顾延之会装睡呢。

    叫又叫不醒,他能怎么办?

    001觉得宿主这样是没道理的,但又不出反驳的话,只能迟疑道:“那、宿主你早日休息?”

    谢亦舒闭上了眼睛。

    顾延之希望谢亦舒不要觉得他也睡成了“死猪样”,闭眼握拳平躺着,屏息等待谢亦舒下一步动作。

    却迟迟没等到。

    甚至连时不时会掠过他脸颊的温热气体都消失了。

    一秒。两秒。三秒。

    顾延之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半晌,错愕地扭过头。

    隔着一个啵崽,谢亦舒闭眼躺着。

    他的小舒就这么睡下了。

    并没有按他看的话本来。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局,少女怀春顾延之vs钢铁直男谢亦舒,顾延之惨败。

    顾延之:为什么???[当场一懵.jpg]

    (还好夜还很长~)

    我来迟了!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40917119、小文老婆大宝贝儿们的地雷!感谢冰雪世界、21769045、软萌糯、进击的长白山、不二雏桔、胖头七不吐泡(??w??)??、胖子、范范范范范、叶不修老攻:)、庄小周、落日余晖、岁岁、苏陌、槲寄生下、金鱼记忆、龙辰潇潇潇潇潇湘、大居蹄子、不爱吃白萝卜的白兔子大宝贝儿们的灌溉!挨个儿抱住啾咪啾咪!!!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数据侠客行校园爱情录火影之朽木传奇洪荒之玄龟逍遥录镇天帝道腾龙过海星剑成道星帝道重铸第三帝国之新海权时代疯狂维修工唐僧志三国之占山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