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98、第98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98、第98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最强人生师父无敌剑域帝临武侠锦衣春秋超时空垃圾站官道无疆青云直上都市猎人读档九八盛世医香邪御天娇    第98章

    秋丰节倒计时三天。

    顾延之把出游的行程安排好了。两只幼崽兴奋得不行。一个手捧《食说》仔细翻找, 一个用小胖手抓着毛笔,对照《食说》,把当地对应的特色美食一条一条列出来, 一道也不放过。

    很多地方谢亦舒也没去过,情绪被两个孩子带动起来,跟着一块儿做功课。

    秋丰节倒计时两天。

    猫爬架完工。沈奕作为监工, 完工的那一刻就将消息传给了主上,由主上和夫人来验收。谢亦舒给出的图纸是经过001检测过的,木匠们严格按照图纸来, 没有偷工减料,两个跟屋子一般大的猫爬架立在空地上,稳稳当当。

    谢亦舒收起要带去极光宗的那一个, 留下一个给啵崽和林执玩。

    “游乐园”的图纸皆已敲定, 经验丰富的木匠、铁匠也都请齐。

    一些零部件已经开始制作。依旧是沈奕负责监督, 等两个孩子离开廖云峰, 就正式开始修建“游乐园”。

    秋丰节倒计时一天。

    小胖崽听说“爬架”已经完工,等不及秋丰节后回来再玩,一手拉着林执,一手拉着谢亦舒,屁颠儿屁颠儿跑去看他的爬架。

    两个孩子对这个“庞然大物”爱不释手。

    小胖子还自行摸索出了滑梯的玩法。

    只是那长梯本是想用来锻炼他和林执的攀爬能力的,设计得比较粗糙。小胖子只能曲着腿, 一边颠屁股,一边咯噔咯噔往下滑。

    可即便是这样,两个没接触过这些东西的幼童还是玩得不亦乐乎。

    啵崽想叫阿爸来跟他们一块儿玩, 回头却发现谢亦舒坐在树下,神游在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爸!”小胖子拉着林执哒哒哒哒跑了过去,“阿爸,你在想什么?”

    谢亦舒回过神,轻咳一声:“阿爸在想一件事。”

    他在想在外头该怎么称呼顾延之的事。

    在外头,肯定会有不少人称呼顾延之为“顾兄”,他也喊“顾兄”,就会显得很奇怪。

    也有点别扭。

    说到底还是“顾兄”这个称呼有些过于客气生疏了。

    他和顾延之怎么说也算确定了关系,到现在还喊他“顾兄”,也的确不合适。可如果要换一个称呼……谢亦舒又开始走神了。

    小胖崽轻轻推了推他,好奇地追问:“一件什么事?”

    林执也好奇地看着他。

    谢亦舒犹豫着要不要把这种事说给两个孩子听,一时没开口。啵崽便拿出了最近刚学到的看家本领,小胖胳膊勾住谢亦舒的脖颈,小啄木鸟似的亲他脸颊。

    “阿爸,你就告诉啵崽和小执哥哥吧。啵崽和小执哥哥也能帮阿爸出主意。”

    谢亦舒抵挡不住“小啄木鸟”的撒娇,把让自己烦恼了一下午的事说了出来。

    阿爸原来是在想这些。

    可给父亲换个称呼很容易呀。啵崽挠挠小胖脸,给谢亦舒出主意:“父亲平时叫阿爸‘小舒’,反过来,阿爸可以叫父亲‘小之’……”

    啵崽停顿了一下。

    胖脸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小之”的发音和“小执”很像。

    啵崽小眼神投向林执。娘亲这样叫,会弄混父亲和小执哥哥的。

    小胖子想了想,又出了个主意:“阿爸喊我‘啵崽’,可以喊父亲‘之崽’……”

    这话说完,小胖子自己就先打了个寒颤,小肥肉都跟着抖了抖。

    他觉得父亲和“之崽”好像不太搭诶。

    谢亦舒被小胖崽的提议逗得不行。啵崽见娘亲嘲笑他,小胖脸羞赧地红了:“阿爸不要取笑啵崽……”

    他向林执求助:“小执哥哥,你觉得阿爸该怎么给父亲改称呼?”

    林执想了想,提议道:“宝贝儿?心肝儿?”

    谢亦舒被呛得咳了两声。

    林执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小声道:“我也是听别的叔叔那样叫的。”

    啵崽的反应比谢亦舒还要大。

    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可以不可以。”

    他有些紧张地瞥了谢亦舒一眼,生怕娘亲会采纳小执哥哥的建议:“啵崽才是阿爸的小心肝儿、小宝贝儿!”

    所以阿爸不可以那样称呼父亲!

    啵崽是真怕父亲会和自己抢这两个称呼,小猪似的,一个劲儿地往谢亦舒怀里拱:“对不对?阿爸,啵崽说的对不对?”

    谢亦舒连忙安抚:“对对对。”

    他自然不会用那样肉麻的称呼。

    但其他的称呼似乎也都不行。

    事实上,他目前想到的只有一个。

    ——延之。

    谢亦舒光是想想,脸颊就臊得发烫。

    要他自然地说出这两个字……太难了。

    ***

    但除了“延之”外,谢亦舒也想不出更适合的叫法。

    明天就要去极光宗,在那之前,他得先练习一下。

    谢亦舒私下练习了上百次,只是当着顾延之的面,“延之”两个字在嘴边打了两个转,又变成了一句:“顾兄!”

    顾延之温和道:“嗯?”

    谢亦舒窘迫地摇了摇头。他没什么要说的。

    顾延之误以为他是欲言又止。

    挑了挑眉,暂时先将疑惑压在了心底。趁谢亦舒去洗漱的功夫,去找了啵崽询问下午发生了什么事。

    啵崽正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收拾行囊。

    床上摊着五块方布,放衣服的放衣服,放棋盒的放棋盒,小木剑也不能落下……为了锻炼小胖子,顾延之这次让他自己收拾要带出去的东西。

    小胖子看什么都觉得用得上,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带出去,可忙碌了。

    可看到父亲来找他,还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啪嗒啪嗒跑了过去:“父亲!”

    啵崽以为顾延之是来催他熄灯睡觉的,指了指床上的小行囊,解释道:“等收拾好,啵崽就上床睡觉。”

    “好。”顾延之顿了顿,开门见山道,“下午父亲不在的时候,有发生什么事吗?”

    啵崽头点点。

    “发生了什么事?”

    啵崽头摇摇:“啵崽不能告诉父亲。”

    小胖子最近跟着魏石捣鼓机关,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魏叔叔说,要自己去寻找答案,不可以总想着依赖别人。”

    每当他解不开机关,想让小执哥哥帮他解时,魏石叔叔就会这样说。

    不过每到这个时候,魏石叔叔都会给他提示。小胖崽想了想,也给了父亲提示:“父亲你自己去问阿爸。要是阿爸不告诉你……”

    啵崽抬起小胖手,小鸡啄米似的,吧唧吧唧亲了好多下手心。

    “你就这样啵啵啵啵亲阿爸的脸颊。”

    ***

    夜深。

    顾延之在睡前询问谢亦舒:“小舒,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谢亦舒矢口否认:“没有。”

    顾延之遂采取了胖崽小先生教他的方法,轻轻碰了碰谢亦舒的脸颊,一连亲了好几下。

    亲完就出卖了胖崽小先生:“啵崽和我说,如果你不说,就要这样。”

    顾延之顿了顿,再次问道:“所以下午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见谢亦舒不说,顾延之轻笑一声,低头又亲了亲谢亦舒的脸颊。

    谢亦舒连忙伸手去推他的脑袋,红着脸质问:“顾兄,你是小孩子吗!”

    话应刚落,他的嘴角被顾延之亲了一下。

    “不是。”顾延之翘了翘嘴角,“小孩子亲不了这里。”

    他在谢亦舒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吻,摩挲着青年的嘴唇:“亲不了这里。”

    又亲了亲谢亦舒通红的耳朵尖:“也亲不了这里。”

    他的呼吸落在谢亦舒敏-感的耳朵上,谢亦舒颈侧都泛起了粉色。

    顾延之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这里还太早了一些。

    小舒还没准备好。

    顾延之又亲了亲谢亦舒的耳廓,贴着他的耳朵,轻声问:“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称呼。”谢亦舒觉得自己被蛊惑了,“我一直喊你‘顾兄’……等到了极光宗,秋丰宴上觥筹交错、称兄道弟的时候,应该会有很多人那样叫你吧?”

    “我就想着换一个……”谢亦舒不敢去看顾延之的脸,“……延之。”

    谢亦舒心跳得很快。

    夜深了,屋外很安静。

    偶尔有风吹过树叶,带起一片沙沙的声响。

    他耳边响起男人低哑的声音:“再叫一遍。”

    谢亦舒睫毛颤颤,有些紧张:“延之……唔……”

    嘴唇被唇-舌堵住。

    是一个不可描述的亲吻。

    ***

    谢亦舒觉得自己真傻。

    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在宴会上直接喊顾延之“延之”,而不会选在秋丰宴的前一天。更不选把时间定在深夜,一切也不会发生在床上。

    要不是因为这个……谢亦舒的视线忍不住朝顾延之的领口瞟,内疚道:“对不起,顾……”

    谢亦舒停顿了一下,咽下习惯性溜到嘴边的“兄”字:“延之。”

    顾延之安慰他:“没事。我到时多加注意就是了。”

    两个幼崽抬着头看大人们打哑迷。

    小胖崽疑惑地歪了歪小脑袋:“父亲为什么没穿新衣服?”

    因为新衣服领子低,遮不住小舒昨晚留下的痕迹。

    顾延之淡定对儿子道:“不小心弄破了,来不及补。”

    小胖子“哦”了一声,不疑有他。

    顿了顿,又问:“是阿爸弄破的吗?”

    所以阿爸刚刚才会说“对不起”,小胖崽护阿爸护得厉害:“阿爸是不小心,父亲不可以怪阿爸。”

    顾延之笑笑:“父亲当然不会怪他。”

    疼都来不及。

    谢亦舒心虚地低头看地。

    昨晚他和顾延之做出了点更进一步的事。

    顾延之在他耳后、脖颈侧落下密密的吻和印记,他一时意乱情迷,也在顾延之的脖颈上留了好几个。

    结果今天早上才发现,顾延之都是有所收敛地、刻意亲在了别人看不见的位置。只有他毫无章法地在对方最显眼的地方留下了痕迹。

    还消不掉。

    他和顾延之都不是水灵根,也都不擅长障眼法一类的法术。

    只能先让顾延之穿旧的立领外衣挡一挡……谢亦舒没忍住,又朝顾延之的衣领瞥了一眼。

    就算是这件立领,也只是刚好遮住,一有不慎,还是会露出来。

    极光宗是大门派,秋丰宴也是个重要的场合。

    谢亦舒越想越内疚,离开廖云峰,也还在想这件事。站在飞剑上,也乖乖让顾延之搂着。

    小舒根本不用为此感到内疚。

    顾延之看着怀里自责不已的谢亦舒,暗暗收了收手臂。

    几个吻-痕换来这些。

    值。

    ***

    御剑出行的速度快,不到两个时辰,一家四口就到了极光宗。

    跟林执差不多大的小童子站在门口迎客,见到顾延之,连忙迎上来,将他们带去了用于会客的堂屋。

    一个老人坐在主位,雪白的球猫温顺地蹲在他身边。

    老人将手搭在球猫脑袋上,一下一下给它顺毛。

    这就是廖松。

    不管是顾延之还是谢亦舒,都准备先寒暄客套几句。

    啵崽和林执也手拉手,他们都是有礼貌的好孩子,知道这个时候要喊一声“廖松爷爷好”。

    廖松却直截了当地开口:“方小侄把事情都跟老夫说了。你们想借阅老夫极光宗的弟子前先日子找到的古籍。”

    “老夫不喜欢来虚的。《草说》已经被老夫从藏书阁里取出来了,就在老夫袋子里。”

    廖松走下主位,走到顾延之和谢亦舒身前,球猫跟脚,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蓬松的尾巴一摇一晃。

    廖松虽然老了,却依旧精神矍铄,声音也依旧洪亮:“老夫的《草说》在这儿了,你们的呢?”

    “方小侄说你们给老夫的心肝儿准备了件顶顶好的,既能消遣又能锻炼的小玩意儿。”

    “在哪儿呢?快拿出来,让老夫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廖松:快让老夫看看!![敲拐杖.jpg]

    廖松就是这样不同一般的老头子,我还挺喜欢他的。

    出其不意更新一下~

    本来说好请假,但实在忍不住,非常非常想发出来给大家看看,所以就……不过不管怎么说,起码这章还挺长的,对吧!

    因为请假而办的抽奖照旧,糯米糍哒哒哒,12/01晚9点开奖,好利来x喜茶的那个联名,松松软软的,甜而不腻,真的很好吃!!(文案很容易被忽略,所以作话再提一下)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緋羽☆、夜夜夜、徒呼奈何、也曾、刘大娘大宝贝儿们的地雷!感谢钦云柳婧、槲寄生下、紫色月天、也曾、摘星星给你、墨鱼儿、十四喜欢居、不见长白、拖延征晚期、-々、葶苈子、欧呀欧呀欧阳湛、不消残酒兮、温酒、龙辰潇潇潇潇潇湘、蝴蝶花开18、无、大居蹄子大宝贝儿们的灌溉!挨个儿抱住啵啵啵啵啵啵!!!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重生之焚尽八荒血面纱幸存者营地疯狂的魔兽狩魔手记异能保镖病魔缠身西游记之我成了唐僧疯狂芯片夫猛如虎玄天武神洪荒之妖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