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99、第99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99、第99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史上最强店主重生之神级明星最强狂兵极品全能学生明末工程师极品狂少我从凡间来一刀劈开生死路雪鹰领主蛊真人综艺娱乐之王横炼宗师    第99章

    方子遇跟他们说过, 廖松从来不按套路出牌。

    这么一看,果然是这样。

    谢亦舒和顾延之对视一眼,顾延之开口道:“廖掌门, 这附近可有什么空地?或是球猫平时活动的地方……”

    廖松颇为得意地打断了他的话:“老夫的心肝儿,向来对老夫寸步不离。整个极光宗,都是她活动的地方。没有她不能进的。”

    “至于空地。”廖松敲了敲拐杖, “你们跟老夫来。”

    堂屋后方就是一大片空地。

    空地上,十来个跟啵崽、林执差不多大的幼童互相追逐、嬉笑打闹。

    都是受邀来参加秋丰宴的宾客家的孩子。

    换句话说,都是各个世家门派的小姐、小少爷们。

    谢亦舒下意识低头看了眼啵崽。

    小胖子半躲在林执身后, 看上去有些胆怯,显然是和那群孩子认识的。

    谢亦舒想起两年前的秋丰宴上,小胖崽因为胖被排挤, 其他幼童不准他荡秋千的事。

    追逐打闹的小萝卜头们看到他们, 也停下了动作。

    一个个直勾勾地看着小胖崽, 显然也都记得这个啵崽弟弟。

    廖松拄着拐杖问谢亦舒和顾延之:“这片空地行吗?”

    谢亦舒回过神, 点点头,从空间戒里取出专门为这只球猫打造的巨型猫爬架。

    顾延之对爬架微微施加压力,爬架下沉,底部固定用的木桩牢牢扎进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里。

    廖松和那群小萝卜头都看愣了。

    他们都没见过这样的物件。

    也不知道是哪个孩子先开的口,奶声奶气地“哇”了一声,接下来便是一片此起彼伏地感慨:“哇——”

    廖松没“哇”出声, 眼睛却是亮晶晶的,像个老顽童。

    他急切地询问:“这是什么东西?”

    “是猫爬架。”谢亦舒解释道,“球猫每天都需要一定的活动量, 长梯和跳板能给它的每日活动增强一些趣味。柱子可以供它磨爪子,五个大平台可供它趴着晒太阳。”

    球猫用大脑袋拱廖松,像是已经迫不及待。

    廖松对他的心肝儿向来纵容,拍了拍球猫的屁股:“去玩吧,球球。”

    球猫通人性,知道主人这是允许它玩了,亲昵地蹭了蹭廖松,踱着步子,哒哒哒哒走到爬架边。

    先是到处嗅了嗅,接着试探性地抬起前爪,在粗柱子上磨了磨。随后不等众人反应,以惊人的速度爬上了长柱的最高点。

    那儿有个瞭望台,是五个供球猫趴下休息的平台之一。球猫在上面趴下,侧躺着舒展前肢后腿,像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尾巴自然地垂下,尾巴尖一甩一甩,看起来舒服得很。

    “好东西!好东西!”廖松满意极了,“老夫的球球爱爬树,一趴树枝上,毛上就沾满碎叶。这个东西好,干净。”

    谢亦舒客气道:“廖掌门喜欢就好。”

    小胖崽被球猫毛绒绒的尾巴尖挠得心痒痒。

    抬起小胖脸问廖松:“廖松爷爷,啵崽可不可以摸摸球球。”

    球猫幼崽期体型小,胆子也小,受不得惊吓。

    廖松那个时候提心吊胆,就怕他的心肝儿受到惊吓。也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最讨厌不跟他打招呼,就乱摸乱抱他心肝儿的人。对啵崽这种会提前询问的,就很有好感。

    廖松低下头,笑眯眯地问:“你叫啵崽?”

    “嗯!”啵崽点点胖脸,拉着林执介绍,“他是小执哥哥。”

    廖松大笑起来。

    小胖崽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执小声提醒他:“啵崽弟弟,你叫顾薄,我叫林执。”

    小胖崽恍然大悟,胖脸一红,纠正道:“廖松爷爷,啵崽说错了。我叫顾薄,大家都叫我‘啵崽’。他叫林执,是啵崽的小执哥哥。”

    廖松就喜欢这样的小孩子,说话有趣,看着也讨喜。

    尤其是这肉嘟嘟的小脸蛋……廖松笑眯眯地问:“老夫让你摸球球,你能不能让老夫捏捏你的脸?”

    啵崽有些为难。

    小执哥哥跟他说过,不能让除了他和父亲娘亲的人捏他脸。

    具体原因他给忘了,只记得不能。

    小胖子看看不远处的毛绒绒,又看看身边的小执哥哥,纠结极了。

    最终还是难过地摇了摇头。

    “不可以捏啵崽的脸。”小胖子还是有些遗憾,“啵崽不记得为什么了,但只有父亲、阿爸和小执哥哥可以捏啵崽的脸。”

    一席话又引得廖松大笑。

    廖松逗他:“那能不能让廖松爷爷戳一戳你的脸?”

    啵崽沉思了一会儿。

    一个是戳,一个是捏。

    戳脸不同于捏脸,所以应该是可以的。

    啵崽严谨地点了点小胖脸:“可以。”

    廖松伸手戳了戳幼童的小肥脸蛋。

    嫩嫩软软,又弹又润,一戳就凹下去一个小圆坑,手感特别好。

    廖松多戳了两下,收手时,轻轻刮了下胖崽的小脸蛋。

    胖崽绷着小胖脸,维持着一开始的严肃样子。

    只是小小的肥肉轻轻颤了两下。

    太招人喜欢了。

    廖松笑道:“你让老夫戳了你的脸,老夫也让你摸摸球球。”

    停顿了一下,廖松补充:“不过你要记住一点,一定要轻轻摸。”

    胖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抬起小胖手,温柔地抚摸空气,向廖松保证道:“啵崽就这样摸,很轻很轻。”

    “很好很好。”廖松环顾一圈,“还有谁想摸球球?”

    不远处的一群小萝卜头纷纷举手:“我!”

    “我想摸球球!”

    “我也想!”

    廖松声音洪亮:“那要做什么?”

    小萝卜头们的小奶音整齐划一:“要排队!声音要小,动作要轻!”

    这群幼童不是第一次来极光宗,所以都清楚对廖松的规矩。

    廖松满意地点点头,又低头对啵崽道:“你和你小执哥哥排第一个。”

    说完抬头对球猫道:“廖球球!”

    球猫听到主人叫唤,从爬架顶端一跃而下。伴着一阵奶声奶气的“哇——”,迈着优雅的小碎步,走到廖松身边。

    廖松亲昵地摸了摸它的脑袋:“让这些孩子也摸摸你的毛。”

    球猫蹲坐,尾巴尖绕到了身前,盖在两只前爪上。

    以啵崽为首的一群幼童排好了队。

    安安静静,不争不抢,挨个儿轮流摸。

    谢亦舒有些羡慕。他看着球猫那一身绒绒毛,心也痒。

    只是排队摸球猫的,都是幼童,谢亦舒实在不好意思加入。

    廖松见状,抚须大笑道:“谢贤侄莫不是也想摸摸球球?来吧。那儿的好东西听说是你设计的?老夫的心肝儿甚是喜欢,难得见到她有这么感兴趣的东西。老夫要好好感谢你。”

    谢亦舒恭敬不如从命,轻快地走到球猫身边,蹲下-身,揉了揉球猫毛绒绒的大脑袋。

    球猫的毛很厚,又绒又软,球球又是被精心打理过的,毛发蓬松,像是在揉一团暖乎乎的棉花。

    谢亦舒忍不住又多揉了两下。

    耳边响起一道声音:“想养?”

    谢亦舒下意识点头。

    球猫这么可爱,谁会不想养。回过神,才发现那句是顾延之问的。

    谢亦舒叹了口气:“想是想,只是球猫没那么容易买到的。”

    顾延之一愣。

    他分明记得灵兽市场里有很多卖球猫幼崽的小贩。

    野生凶狠的球猫少,多出现于暗市的拍卖所。家养的球猫却不少见,大型的灵兽市场应该都能见到。

    谢亦舒小声跟他解释:“球猫寿命长,成长速度慢。一只球猫要到五岁才成年,三年里只能生育一胎。一胎往往也只有一到两只崽。生两胎后,就该服用绝育丹。不然会对母体造成伤害。”

    “灵兽市场里那些卖球猫幼崽的小贩,多等不到母球猫成年。也不会严格遵守三年一胎的规矩。未成年生育、频繁生育对母体的伤害都很大,生下的幼崽也大多体弱。”

    “而那些有良心、能严格遵守规矩的商贩,排队基本都要排上几百年……”

    这些是他翻阅球猫的相关资料时得知的。

    顾延之没了解过相关的事,不清楚也是正常。

    那天在了解球猫后,谢亦舒就动过养一只球猫的心思。

    只是在托方师兄帮他打听后,才知道排队要排上几百年。

    一旁的廖松神情变了几变。

    听谢亦舒说想养球猫时,老头子脸色冷了下来。听到谢亦舒说没那么容易买到时,皱紧的眉头有所松动,而在听到谢亦舒说出那一番明显是做过功课的言论时,廖松神情越来越热情,看上去像是想拉着谢亦舒,当场拜个忘年把子,当好兄弟。

    廖松开口道:“谢贤侄要是想养球猫,老夫可以推荐几个人。只是正如你说的,要等上几百年。”

    他从袖中拿出泛黄的《草说》,递给谢亦舒:“这本《草说》归你了。以后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只管开口。老夫若是能帮上忙,自然会出一份力。”

    他一边说,一边拄着拐杖朝南面走:“我们去闲云亭喝茶。老夫来跟你怎么养球猫,才能养好,让它又健康又漂亮,开开心心的……”

    一旁的小童子上前,对廖松道:“掌门,淮水梁家的家主已经在前屋等您很久了。”

    廖松有些犹豫。

    看上起颇有“客套迎接去他的,老夫要和贤侄仔细谈谈球猫之事”的趋势。

    小童子有些着急。

    谢亦舒连忙道:“廖掌门,您先去前屋吧。球猫的事,我们日后再细聊也不迟。毕竟……”

    毕竟他就算养,也要等上百年。

    廖松懂他没说出来的话,哈哈大笑道:“行。那老夫先去前屋见见梁家家主。孩子们都在这里,客人们在不远处的小花园。谢贤侄,你们自便。球球,过来。”

    球猫起身,抖了抖毛,脚步轻快地跟在廖松身后离开。

    院子里只剩下谢亦舒、顾延之和一群小萝卜头。

    啵崽见到许久未见的小伙伴,还是有些羞涩,躲在谢亦舒身后,小心翼翼地打量他们。

    是一个穿蓝衣的小男孩先走了过来。

    “顾叔叔,谢叔叔。”男孩儿先是和两个大人打了招呼。然后看向啵崽,“小薄弟弟,好久不见。”

    他顿了顿,鼓起勇气道:“我让父亲把那个小秋千拆了,换了个大的。以后你来我家,我们可以一起荡秋千了。”

    谢亦舒立刻了然。

    眼前这个穿蓝衣的幼童就是当年那个不让啵崽荡秋千的小男孩。

    井城王家家主的小孙子,王朝。

    王朝的话像是一个开关,他身后的小萝卜头们纷纷围了上来。

    “小薄,我和安安那天帮你试过了,我们两个人坐上去,都很稳,不会吱嘎吱嘎响。”

    “你是小薄的哥哥吗?我和阿轩也是兄弟。我比阿轩大两岁,我们都是当哥哥的。”

    “小薄弟弟,我没想到你这次会来,所以没带你最爱的小花姐做的云片糕。你下次来我家吃吧。我让小花姐给你做那么那么大一盘。”

    小孩子是没有坏心的。

    就算一时冲动说出了伤人的话,等他们明白后也会暗自后悔。

    啵崽脸有些红,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兴奋的。后者的可能性来得更大一些。

    他揪了揪谢亦舒的袖子,让阿爸把他带来的小行囊一号给他,把小行囊放在地上,解开结,挨个儿分发他带来的跳跳糖和葡萄酱。

    “白瓷瓶装的是跳跳糖,小罐子装的是葡萄酱。”他指了指谢亦舒,“这些全部是我阿爸做的,可好吃了!”

    他又从谢亦舒那儿要来御剑棋,小肥脸蛋红扑扑:“我阿爸还给我做了御剑棋,我和小执哥哥来教你们玩,可好玩了!”

    小孩子的矛盾是最好化解的。

    谢亦舒看着和小伙伴们重归于好的啵崽,替小胖崽感到高兴。

    半晌才收回目光,朝顾延之晃了晃手里的《草说》。

    “我们去屋檐下坐会儿,正好看看里面有没有和红子果有关的内容。”

    谢亦舒顿了顿。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情好,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

    顾延之的名字,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喊出口了。

    谢亦舒弯了弯眉眼:“延之。”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没有推迟更新!!

    红子果都出来了,双修还会远吗!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薇羽大宝贝儿的地雷!感谢奶油玫瑰小圆帽、叶子、緋羽☆、苏陌、吹呀我的骄傲放纵、土里的银子、金鱼记忆、龙辰潇潇潇潇潇湘、天天宝、钦云柳婧大宝贝儿们的灌溉!挨个儿抱住比颗巨大的心!!!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阴阳噬天好莱坞制造大电影时代异界大宗师紫炎天帝中华第四帝国欢喜仙倚天屠龙反转记混个神仙当当重生影后异世之珠宝加工师再世魔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