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116、第116章

【书名: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116、第116章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茅山捉鬼人东京绅士物语天幕神捕本座东方不败寒门状元最强反派系统逍遥派永恒国度花与剑与法兰西抗战之中国远征军崛起之第三帝国重生之最强人生    第116章

    顾薄左手按住青年的后颈, 看上去就像一个亲昵的拥抱。

    但他和抱着他的青年都知道,只要他轻轻一捏,就能送这个胆大的青年去提前超度了。

    真是太可笑了。

    顾薄想。

    是他这些年对他们太宽容了吗, 那些人竟然敢、竟然敢……顾薄眼眸猩红,满身戾气,想血洗整个景天宗, 杀鸡儆给那些想联合起来对付他的宗门世家看,却被青年抱得更紧了一点。

    “好啦,小薄, 跟这个宗门的人没关系,真的是阿爸。”

    “我刚刚在下面听说我和顾延之已经不在了?”

    “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一个人。阿爸的小薄一定过得很孤单吧?对不起……”

    顾薄听着青年一遍又一遍地道歉, 抚摸着他的头发, 像哄小孩子一样语气温和地哄他。按在青年脖颈的手微微松开又收紧。

    只需轻轻一捏, 这个不知是谁派来的骗子就能彻底闭嘴了。

    顾薄这样想, 指尖却开始颤抖。

    他下不去这个手。

    “你是谁?”他听见自己问。

    “我叫谢亦舒。我的道侣叫顾延之,我们有个儿子,五岁,胖乎乎的很可爱,叫顾薄。”

    “我原本在卧房小憩,眼睛一睁, 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景天宗的山脚下,想回廖云峰时,听到身边的人提到了‘廖云峰的顾峰主’。”

    “我以为顾延之也来了, 却没想到他们说的顾峰主叫顾薄。”

    顾薄看着面前青年和记忆深处的人一模一样的面庞,恍惚之间,被青年轻轻牵住手。

    “我知道我说的这些有些像天方夜谭,很难让人相信。”

    “就像我从他们口中听到廖云峰的老峰主和峰主夫人早就不在了一样,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也是不信的。”

    “但在我用符纸联系你父亲,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后,我开始相信他们的话。而在见到你后,我确信自己到了另一个时空。”

    青年说得很慢,像在讲一个故事。

    顾薄勾了勾唇角:“阿爸!”

    青年眼睛一亮,面露惊喜。

    顾薄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信吗?”

    真以为儿子信了自己话的谢亦舒:“……”

    矮墩墩的小胖子软乎乎的,不管什么时候都特别可爱。谢亦舒从来没想过打儿子的小肥屁股。但面对这个长大的儿子,谢亦舒不知道为什么,手就那么痒。

    按在后颈处的手加大了点手劲,男人像是在考虑怎么折断他脆弱的脖子比较好。谢亦舒的手更痒了,但在看到顾薄眼底的阴郁和哀伤后,又气不起来了。

    心疼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呢。

    谢亦舒拍了拍顾薄的肩膀:“要是你相信了,就说明我和你父亲对你的教育非常失败。”

    顾薄一怔,手又被牵住。

    “但你会给我一个机会不是吗?给个机会,让我证明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你阿爸。”

    ***

    顾薄给了。

    他给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种下了赤蛊。

    巫家家主年轻时捣鼓出来的毒蛊,种下后,中蛊之人的灵力就会被封住,彻彻底底变成一个废人。

    若对蛊主产生异心,毒就会在其体内散开,像是有蛊虫在脉络中爬行,啃啮其五脏六腑。

    只有蛊主才能解开此蛊。

    谢亦舒大大方方让顾薄在他体内中下赤蛊。

    他偷偷试了一下,发现只有真正想害蛊主时才会触发蛊毒。他刚刚换着花样在心里揍顾薄的屁股,一点事都没有。

    谢亦舒牵起顾薄的手,感受到顾薄别别扭扭想甩开,但最终还是让他牵着,笑了笑:“走吧,我们先回家。”

    手中冰凉的手有那么一瞬间收紧了一下,但很快又松开。谢亦舒张张嘴,心里像被根针轻轻刺了一下。他握紧和回忆里肉嘟嘟的小胖手截然不同的冰冷而修长的手。

    “回家后,阿爸证明给你看。”

    能证明他是真的谢亦舒的方法其实挺多的。

    廖云峰的一切都对他开放,藏书库他都去了好几次。虽然在他醒后就没有类似禁地一样的地方了,但却有个只有峰主和峰主夫人才知道的秘密。

    “小薄你还没发现廖云峰最大的秘密吧?”

    “回家后,阿爸带你去看。”

    谢亦舒一边说,一边牵着顾薄朝楼梯口走。

    大概是因为他被中下赤蛊的缘故,顾薄虽然冷着一张脸,但却难得听话,乖乖由谢亦舒牵着。只是神情还有些阴郁,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顾薄看着走在前面的青年的背影。和他记忆里娘亲的背影如出一辙。

    真的是,太可笑了。他居然没捏断这个骗子的脖子,居然还放任这个骗子碰自己。顾薄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太可笑了,他到底在奢望些什么。

    他的娘亲明明已经不在了。

    因为他的疏忽、因为他的大意、因为他的自以为是、他的愚蠢,从悬崖上摔了下去,摔成一摊肉泥了不是吗?

    他亲眼看到了那样的场景,亲手将他和父亲遗物葬在了一起不是吗?

    那他到底还在奢望些什么呢?

    顾薄有些茫然地看着前面人的身影。

    什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换了时空”这种欺骗人的话,就连稚童都不会相信吧?

    他现在该做的,应该是逼问出替青年改容易貌、指使他借这样的谎言接近自己的人。利落得解决掉青年和青年背后的那伙人,再去找方叔,告诉他他当年研制出的赤蛊被人找出了应对方法才对吧?

    顾薄伸出手,想捏断身前人的脖颈。

    身前的人停下了脚步。顾薄的指尖堪堪停在了青年的后脖颈处。

    谢亦舒回过头,问大儿子:“小薄,我们怎么回去啊?”

    他刚刚才意识到,因为那什么赤蛊,他刚刚恢复运转的灵力,还没来得及使用一次,就又被封住了啊!

    顾薄面无表情地收回手,低声道:“吱吱。”

    谢亦舒听到了一种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的声响。说不出来像什么,但就是听了让人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

    谢亦舒朝声音来远处看去,一条腰粗的黑蛇从阴影出蜿蜒爬出。对谢亦舒吐了吐蛇信。

    哦,原来是蛇。

    谢亦舒不怕蛇,更不怕儿子的宠物蛇。所以当知道那声响是儿子的代步蛇弄出来的,也不觉得头皮发麻了。

    “这是你养的吗?”

    谢亦舒其实不太记得原著里儿子有没有养着一条蛇了。

    顾薄淡淡瞥了他一眼:“嗯。”

    也没再解释更多。

    这黑蛇是他前段时间捡到的。

    在暴雨里奄奄一息,像只臭水沟里的老鼠。

    他把蛇捡了回去,用驭兽术将其驯服,发现这蛇好像也快开灵智了,不是普通的蛇。

    “吱吱,回去了。”

    黑蛇昂起蛇头,爬上塔柱,蜿蜒而下,落到地上,骤然变大。

    谢亦舒看着大黑蛇蚯蚓般钻进了土里,像给景天宗的地松土般,四处游走。轻轻松松把剩下的几座山都给拱塌了。

    顾薄赞扬般拍拍手。

    一人一宠把人家连绵的山头毁了个干净。

    就算景天宗是大宗门,土灵根的修真者多,但要恢复成原来的样貌,还是得耗费很大的人力物力。

    谢亦舒觉得这样不对。等他向顾薄证明了自己就是他阿爸,他得好好说说顾薄。

    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儿子,毕竟他儿子心情一不好就去砸别人家的山头是原著作者设定的,但该道歉的还是得道歉,该赔偿的还是得赔偿……谢亦舒思绪飞远,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巨大蛇头吓了一跳。

    更让他惊到的是001的声音:“宿主,经系统检测,这条蛇好像是这个世界的林执诶。”

    “作者蹭了一下热度,改文的时候,给了主角一个强大的血脉。”

    “具体有些复杂,宿主,这件事我们晚上再谈。您先处理顾薄这边的事,别因为这条……别因为林执的事让他起疑。”

    顾薄已经轻轻一跃,踩在了蛇头上。

    谢亦舒只好先把“蛇是林执”的事放到一边,走到栏杆边。

    黑蛇温顺地低下巨大蛇头,方便他踩上去。

    可谢亦舒只要一想到眼前这蛇是林执,就怎么也落不脚。

    顾薄皱了皱眉:“害怕吗?”

    不等谢亦舒回答,就从蛇头上跳了下来。揪住谢亦舒的衣领。

    谢亦舒眼前一晃,下一秒,就跟顾薄一块儿出现在了山脚。

    周围都是景天宗的人,见到顾薄本尊,齐刷刷跪下了一片。

    顾薄拽着他的衣领没松手,淡声对景天宗的众人道:“人我带走了。”

    景天宗一干人大气都不敢喘。

    只有一个老者道:“顾峰主是客,我景天宗自然是要满足……”

    顾薄不听他废话,拽住谢亦舒的衣领就带人走了。

    几个晃眼,他们就出现在了廖云峰顶。顾薄松开手,谢亦舒抬手揉了揉脖子。

    顾薄这个肯定是和顾延之学的。

    他就见过几次顾延之提啵崽衣领。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小胖崽太矮了,有时候要拦住他不让他做什么事,手快就会拽住他的衣领。

    这次他回去,一定要和顾延之说说,能用定身诀,还是用定身诀,不能提孩子衣领。

    勒得怪难受的。

    顾薄看到谢亦舒揉脖子,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反应过来又闭上嘴,冷着脸,把头扭向一边。

    谢亦舒没注意到,揉了两下放下手:“小……那条蛇……”

    顾薄冷淡道:“它自己会回来的。”

    谢亦舒“哦”了一声,前方不远处就是悬崖。

    顾延之带他去看落日那次,谢亦舒全程闭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去那处平台。但如果看到两座连在一块儿的山峰,应该就能推出平台的位置。

    现在刚好是傍晚,夕阳还悬在天上。要是运气好,他说不定能带小薄看到“日出”和日落。

    谢亦舒一边想,一边朝崖边走去。

    刚迈出一步,就被顾薄扯了回来。顾薄这次下手有点重,谢亦舒胳膊都被扯疼了。

    顾薄低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谢亦舒简直被他吼懵了:“什么干什么?带你去看……”

    谢亦舒停住了。他看着烦躁不安,像困兽一样的顾薄,又看了看远处的悬崖。知道儿子为什么突然会暴躁成这样了。

    “你在担心什么?”谢亦舒轻轻开口,故作轻松道,“怎么,那边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东西吗?”

    他一边握紧顾薄的手,一边哄道:“我都被你中下赤蛊了,你还担心我会做坏事吗?”

    “我就是想带你去看看廖云峰最大的秘密。我敢打赌,你还没发现那个秘密。”

    谢亦舒带着顾薄慢慢朝悬崖边走:“我不会做什么坏事的。你不放心的,我们一起去。就在那里,我就看一眼……”

    谢亦舒的声音戛然而止。

    顾薄心情不好,就会去砸山头。

    都去别人家砸山头了,自家的几座山自然也不会幸免。

    谢亦舒看着山脚下堆积着的厚厚尘土。

    那些原本是一座又一座山。

    有一座还被他和顾延之做成“过山车”了呢。

    啵崽和他的小伙伴们都很喜欢。

    谢亦舒看着漫天的尘土,有些透不过气来。

    一想到这个世界的顾薄看不到廖云峰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秘密,谢亦舒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小薄……阿爸之前不是说,回来给你看廖云峰最大的秘密吗?”

    “阿爸骗你的。其实廖云峰根本就没什么大秘密。要是有什么秘密,小薄肯定也知道。”

    “阿爸只是想让你带阿爸回廖云峰。因为、因为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时空,阿爸就特别想家……”

    身边死死拽着他胳膊的男人没说话。

    谢亦舒拍了拍他的手:“能证明我是阿爸的,还有很多其他方法。”

    “这个时空,方师兄,方子遇他还在吧?他肯定知道一些需要用至亲之血才能解开的毒。”

    “我们就用毒来试吧。我服下毒药,再服下用你的血制成的解药。只要我没事,就能证明我是你阿爸了。”

    谢亦舒嗓子有些干,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他觉得那个作者真的是太坏了。怎么可以让他家的小胖子经历这些。

    谢亦舒努力忍住想落泪的冲动,在儿子面前哭出来也太丢人了。他努力对儿子笑了笑:“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小薄也该饿了吧?”

    “今晚阿爸给你做晚饭好不好?”

    “炖一锅鸡汤、焖一碗红烧肉,煮一锅饭,再蒸一屉芽尖糕。”

    “小薄不喜欢蔬菜,阿爸也不喜欢。反正你父亲也不在,我们今晚就不吃蔬菜了。”

    “都挑我们小薄喜欢吃的来,好不好?”

    半晌,他听见顾薄说:“好。”

    作者有话要说:  胖崽小耳朵一竖:鸡汤、红烧肉、芽尖糕!!

    胖崽放下小本子:父亲,啵崽去找阿爸了![蹬着小胖腿就开始冲.jpg]

    顾延之拽住胖崽衣领:回来。

    这章写得好难过。写小剧场都快乐不起来。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感谢silence、薇羽、茨木木、羡宝小湛、花砾、隨緣、心心*2大宝贝儿们的地雷!感谢“”、欧呀欧呀欧阳湛、“”、不二雏桔、“”、君炎辰、炏汐、我就看看、“.”、小楼籽、大居蹄子、张丫丫、草莓千层酥、哈哈、葶苈子、啊团、龙辰潇潇潇潇潇湘、落日余晖、orzgg、立方橙、雲紫大宝贝儿们的灌溉!挨个儿抱住啵啵啵啵啵啵!!!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相邻的书:召唤大领主教祖明朝那些事儿6不破不灭异界之金属狂神神剑仙缘异界超级鬼兵奇商战天神皇魔机传说末世女配翻身记大唐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