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四 双月传奇 第二章 对策

【书名: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四 双月传奇 第二章 对策 作者:再世惊云

妖皇传说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梦者超级拍卖行海盗踏天无痕三娘异世傲天异能小农民仙路至尊崛起之第三帝国铁十字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位面成神之虚空戒    .

    火云帝君的赐婚诏书在蓝斯诺的双胞胎儿子出生后第五天便由帝皇使者提前送到了,而护送公主前来的车队还要两天才能到达。火云帝国地域广大,为亚兰古斯第一大国,从帝都到西北边陲的圣罗兰堡通常来说需要至少两个星期的时间,从雷风大帝的赐婚诏书上来看,公主的车队已在蓝斯诺的儿子出生前一个星期便出发了,再过两天就正好走了两个星期的时间。

    蓝斯诺接了诏书,将使者安顿好后,独自一人在府中的密室里思索起来。

    这一切事情实在是太巧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雷风大帝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火云帝国的第一美人,向来眼高过顶,身兼大陆七大高手中大魔法师布鲁诺、龙剑圣福楼拜两大宗师绝学的雷云儿公主嫁给他蓝斯诺呢?

    论武功,蓝斯诺向来表现出来的不算绝顶,只在全国知名武将中排名第三,这个排名还不包括那些民间隐藏的高手。论谋略,他蓝斯诺将心思大部分都花在了醇酒和美人身上,他所表现出来的也不过是一个稍有些出类拔萃的将军智慧,在火云帝国五虎上将之中,任何一个的谋略都比他要强。论战功,他蓝斯诺长年镇守圣罗兰堡,堡中有雄兵二十万,任何一国都不敢轻启战事,平时也就打打马贼,抓抓通缉犯之类的工作。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蓝斯诺今时今日的地位完全是靠了他老师、师兄的名头和他那些贵夫人情人的面子。就他这样一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帝君凭什么这样看重他?

    蓝斯诺坐在书桌上,双手托腮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油灯那昏黄的灯火,忽然站起身,走到书架旁,将放在书架上的一尊老鹰的雕塑轻轻向左旋转了三圈,接着又向右旋转了两圈,高大的木质书架发出一阵喀嚓声,竟从中间分开,露出书架后那面灰黑色的砖墙。蓝斯诺右手抚上墙壁,在其中一块砖头上轻轻按了几下,那块砖头慢慢地向外凸了出来。蓝斯诺将那块砖头取下,伸手到砖洞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黑盒子,他打开盒子,取出一张黄色的羊皮卷,拿到灯光下慢慢地展开,羊皮卷上用一种已经消失了二十年的文字写着几行预言般的文字。

    “当双月同时出现于冰河上空……赤红与银白……恶魔展开他狰狞的羽翼……速度与力量……将众神的天空染红……大地在呻吟……铁蹄踏破牢不可破的城墙……千年的帝国灰飞烟灭……乱世呈现……恶魔在血雨中狂笑……纷乱的天地终归于一……”

    蓝斯诺默诵着羊皮卷上的文字,这是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灭亡了的冰河帝国的文字,当年蓝斯诺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那时他虽然已经从军,但却只是负责照顾当年身为火云帝国第七军团副军团长的父亲,准确地说,他当年只是一名勤务兵。当火云帝国全歼冰河帝国最后的军队之后,火云帝国的祭司们摧毁了冰河帝国的守护河冰河的源头,蒸干了冰河水。冰河帝都高大的城墙失去了冰河的神力保护,倾刻间土崩瓦解,火云大军攻入冰河帝都,将冰河帝都内储存的珍宝劫掠一空,然后将整个帝都彻底摧毁,将帝都中的贵族和平民全都变成了奴隶,蓝斯诺当年就是在那场最后的劫掠中,在冰河帝国叛将风间炎月曾经的家中得到了这张羊皮卷。

    他现在都还记得那位曾令所有的火云武将闻名变色的不败猛将,那位号称比风还快的男子。在那场最后的战斗中,那魔鬼一般的男子和他的兄弟失踪于战场之上,二十年来不复出现于这个大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双月的传说本来就只在曾经的冰河帝国中一枝独秀的风间家族流传,当风间家族随着冰河帝国的覆灭消失之后,知道这个传说的,只有偶然获得了这张记载了传说的羊皮卷的蓝斯诺了。

    可是现在,双月再度出现,魔星大放光华,自己的两个儿子又有着与生俱来的赤红与银白两种发色,与传说中的预言不谋而合,他蓝斯诺在与天上的双色圆月沟通的那一刹,似乎听到有人在他心中直接诵起这个传说,有人告诉他他的儿子将是乱世的魔星,而他们的名字应该叫做炎月与沧月,这两个名字,不正与风间家族中反目成仇的两兄弟,风间炎月、风间沧月同名吗?

    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他的两个儿子,蓝炎月与蓝沧月,就是将这传说实现的,恶魔的双翼!

    火云帝君的老师大星使哥白尼精通观星之术,他想必也从星象的异变之中看出什么来了吧?整个亚兰古斯大陆之上,有能力看出星象异变并从中推算出一些东西的,也就只有哥白尼了,那么火云帝君赐婚的目的就很明显了,这是一个阴谋。

    火云帝君想谋害他的两个儿子,或者说明白一点,火云帝君想将他蓝家一网打尽!为了国家的安全,火云帝君看来已经顾不上蓝斯诺背后的两位剑圣了!

    如果不是蓝斯诺恰巧知道这个传说,如果不是他在偶然间抬头看天,与天上的星月取得了奇妙的沟通,火云帝君的阴谋应该可以顺利地实现了,平心而论,蓝斯诺知道自己抵挡不了公主的魅力。

    现在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一切,那么他绝对不允许火云帝君伤害他的两个儿子和他的家人。

    想到这里,蓝斯诺脑子里飞快地盘算起来。圣罗兰堡的军队虽然是勇猛的战士,但他们向来只对国家效忠,当自己还是国家的忠将的时候,那二十万军队可以为自己献出他们的生命,而当自己摇身一变成为国家的敌人,那些战士们恐怕就要将自己碎尸万段了。驻军不可倚靠,能用的只有他自己暗中训练的那五百“铁血骑士团”,那全是一些被他和他的父亲收养的在战征或是天灾中失去了一切的孤儿,蓝家给了他们新的生命,那五百骑士的忠诚是勿庸置疑的。蓝斯诺的父亲虽然早已解甲,但老爷子一身的功夫并未搁下,母亲当年也是骑士出身,而他的十三位夫人虽然不能算一流高手,但也都学过武技或是魔法,自保应该没多大问题——前提是公主不动用大量的军队进行围攻。公主火速赶来圣罗兰堡,身边应该没有太多的军队,但护从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火云帝国皇室亲自掌握的,纵横大陆未尝一败,总人数仅五千的“红魔骑士团”应该会随队而来,大星使的“逆天星使团”中那些精通魔法的星使们也应该会掺一脚。现在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公主的两个老师会不会随队前来了。即使如此,以红魔骑兵的战力,就算只有一百人,也足以瓦解自己的铁血骑士团了。

    幸好公主现在还没赶到,蓝斯诺有足够的时间想出对策。

    将那张羊皮卷随身放好,蓝斯诺走出密室时已是晚餐时间。一家人早在大厅里超大的餐桌前等着他了。看着所有人几乎都把目光集中在二老怀里抱着的两个可爱的婴儿身上,蓝斯诺脸上现出一抹好看的微笑。这是两个得天独厚的孩子,家中所有的庞爱都集中到了他们身上,这也是两个将要经历无数磨难的孩子,也许这一刻他们还在享受亲人们的爱抚,下一刻就要在刀光剑影漫天血雨中挣扎求存了。也许是感觉到蓝斯诺进来,前一刻闭着眼睛的两个婴儿突然睁开了他们的眼睛,两双与蓝斯诺的眼睛一模一样的只是小了几号的明亮的眼睛静静地盯着蓝斯诺,好像他们早就知道这个长发男子就是他们的父亲。

    当蓝斯诺向着这两个婴儿微微一笑之后,令所有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这两个仅有五天大的婴儿同时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声音无比宏亮,他们同时向蓝斯诺伸出粉嫩的手臂,红发的婴儿口中甚至吐出了几个模糊的音节:“巴……巴……包……”

    蓝斯诺彻底呆住了,而老爷子和老夫人则是激动地站了起来,将两个小孙子高举过头顶,老爷子用豪迈的声音大叫着:“哈哈,我的两个孙子都是天才啊!他们是神的宠儿,火神保佑,他们必能将蓝家发扬光大!”

    蓝斯诺听着老爷子的呼喊,脸上渐渐露出奇怪的笑容。看来老爷子不知道啊,这两个小家伙,不仅是神的宠儿,还是恶魔的双翼啊!这么小就学会叫爸爸来拍大家的马屁了,看来这两个小家伙,将来真是前途无量啊!

    伸手抱过两个小东西,蓝斯诺在儿子们粉嫩的脸上一人亲了一口,晚餐就在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中渡过了。

    吃过了晚餐,蓝斯诺将老爷子请到了密室,老爷子虽然不明白究竟有什么事情令儿子这样神秘,但看蓝斯诺进入密室后的表情,老爷子马上知道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蓝斯诺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他对帝君赐婚用意的推测,老爷子的脸色马上变了。老爷子一生忠于火云帝国,可是现在,一个最难的抉择摆到了他的面前。

    一是交出自己的两个孙子,来成全自己一生的忠义。

    一是保护两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背叛自己效忠了一生的国家。

    孰重,孰轻?

    “这个选择对您来说或许难了一些,毕竟隔了一代人。但对我来说却容易得很,我将拚死保护我的两个儿子,我绝不允许火云帝君因为还未到来的事情而判我的儿子们死刑。”蓝斯诺淡淡地说着,起身向密室外走去,“我现在要去通知我的老师和师兄了,小家伙们出生的时候他们都有事没能来,现在小家伙们遇到了难题,他们怎么也该尽一下师祖和师伯的责任了。”

    “离开。”老爷子忽然低沉着嗓子说。

    “什么?”蓝斯诺惊讶地回过头,“您说什么?”

    “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圣罗兰堡,不要与公主为敌,不要与火云为敌。”老爷子沉声说,“我们没有力量对抗整个国家,只有离开。”

    “您的意思是……在我们还没见到公主之前就逃离?还没与他们交战就丢下我们的家园逃离?父亲,这不是一个贵族,一个骑士应有的做法!”

    “放弃你那愚蠢的骑士作风吧!你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在想着眼前的敌我力量对比,思量着怎样才能在力量上压倒对方打赢这一仗,可是你想过没有,无论你这一仗胜利于否,你都从此背叛了这个国家,接下来你就要以少得可怜的一点点力量对抗公主背后的整个国家!”老爷子微微喘了口气,接着说:“我蓝佩奇一辈子为这个帝国打仗,现在这个帝国不需要我了,为了国家的安全甚至想让我蓝家绝后,对我来说这同样是不能容忍的,我和我的孙儿隔了一代绝不是问题,我一样会拚死保护他们,可是在拚命之前我们要仔细想一想怎样才能最好地保护他们,而不是像那些为了骑士荣誉的傻瓜一样单枪匹马地冲击敌人的整个军团!拚命只能是最后的手段,在这个手段还派不上用场之前我们想方设法地保存实力,我们离开圣罗兰堡不是逃跑,只是战略转移!”说到这里,老爷子脸上慢慢浮出一抹奇特地微笑,“就算真的是逃跑,也要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说法,免得影响了士气。”

    蓝斯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道:“父亲,您不愧是战场上的老狐狸……我的无耻恐怕就是遗传自您吧?”

    火云帝君派出的使者现在正在圣罗兰堡最豪华的酒店里休息。他谢绝了蓝斯诺的盛情邀请,推说自己连日赶路身体实在很累了需要好好休息,让蓝斯诺把洗尘宴推迟到了明晚。

    使者的确是很累了,连续五天来不眠不休地赶路,将最少两个星期的路程缩短为五天,令这个本来拥有接近魔导师级别魔力的星使耗尽了他所有的魔力。现在他所需要的是一顿美食后绝对安静和安全的休息,而不是宴席上无休止的应酬和不把人灌吐绝不罢休的酒精。

    豪华客房左右两边的房中住着的都是他的下属,大厅里还有两个身手不错的剑士守着,这样严密的防守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更何况圣罗兰堡的治安一向很好,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打扰到他。使者现在已经用完了一餐丰富的晚餐,正在卧室里的大床上冥想着恢复魔力。大厅里似乎传出了一两声沉闷的声响,好像是什么重物跌到地上了,声音传进了正冥想着的星使耳中,但这并没有引起他的警惕,在他看来,这应该是那两名无聊之极的剑士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了,一条幽灵般的人影闪到了他的床前。劳累使星使失去了应变的敏捷,他还来不及叫出声来,便眼睁睁地看着一柄火红色的细长的单手剑刺进了自己的额头。眉心一阵冰凉,大脑渐渐晕乎起来,身体似乎飘上了云端,星使用他最后残存的意识努力辨认着眼前这个脸上挂着莫测的懒笑的男子,这个男子,似乎叫做——蓝斯诺!

    蓝斯诺看着星使慢慢地软倒在床上,缓缓地抽出细剑,鲜血瞬间染红了床单。他将剑身在星使还在微微抽搐的身体上擦了擦,转身走出了房间。大厅里的两个剑士早已倒在了地上,每个人都是被一剑封喉。当他走到大门外的走廊上时,那里已经有三个身着黑衣,胸口绣着一朵小小的血花的男子等着他了。为首的一个脸色苍白地近乎透明,有着蓝色眼睛的男子对蓝斯诺说:“已经全部清除。”蓝斯诺赞许地对他点了点头,说:“马上安排人员假扮使者和他的护从,在公主到来之前都要在这间酒店休息,每天准时到外面露一次面。公主到了后马上出城与我们会合。”

    那男子点了点头,作了个手势,他身后的两名男子马上去办事了。蓝斯诺闪进一间客房内,从阳台上跳出,落到后院里的一棵大树上,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夜空中。在蓝斯诺消失后不久,七八个黑衣人在夜色的掩护下从各种渠道潜进了酒店,开始了他们清理尸体和假扮使者的任务。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妖皇传说相邻的书:娇蛮皇后玉玲珑长生法则生化王朝横刀立马网游之零级神话道友请留步巅峰人族变身之轮回境界文物贩子在唐朝官道之色戒符宝乱三国之亲兵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