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四 双月传奇 第八七章 老剑圣的最后一战

【书名: 妖皇传说 正文 卷 四 双月传奇 第八七章 老剑圣的最后一战 作者:再世惊云

妖皇传说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兵甲三国万道剑尊极品全能狂少夫人们的香裙我的1979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本座东方不败美食供应商霸皇纪总裁校花赖上我剑王朝捡个杀手做老婆    .

    老剑圣面不改色,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雪知道老剑圣的脾气,在他那恶劣的脾气暴发之前,总会先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然后再发出一击毙敌的雷霆一击。

    雪只吃了菜,却没有喝酒,所以没有中毒,而她看老师的样子,也像是没有中毒——就算真的有毒又怎么样?老剑圣一身深厚的功力,一般的剧毒都无法对老剑圣造成任何伤害。

    如果老剑圣发起脾气来,雪不敢想象后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间旅馆里所有的人,应该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想到老师那可以将人体绞成麻花的“狂风裂斩”劈到这服务员身上之后的惨状,雪反而为眼前这看上去娇滴滴的服务员担起心来。

    老剑圣端起酒杯,杯底还有鲜红色的残留液体。他微笑着,对瑞娅说:“这酒……的确很好,我很想得到那种不算是毒的毒药,难以想象,会有这么伟大的药剂师,能调出将普通的红酒变成上好红酒的毒药……”老剑圣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暗中调息,检查身体状况。全身经脉没有丝毫异状,斗气能够非常畅通地运行,看样子还没到毒发的时间。老剑圣笑了,毒发又怎样?老剑圣自信可以将任何毒都排出体外。

    “老先生,您就这么自信吗?这可是伟大的大魔导师哈里博特大人调出的毒药呢!”为了防止老剑圣暴起伤人,瑞娅已经退到了门边,随时准备打开门溜走。但是老剑圣却丝毫没有动怒的样子,令瑞娅认为老剑圣已经中毒颇深,没能力杀人了。不过,她总是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在她看来,这个谈笑自若的老头子应该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

    瑞娅的预感很不幸地变成了事实,老剑圣脸色猛地一沉,一把抓住搁在桌子上的剑,吼道:“老子最讨厌下毒伤人的杂碎!给老子去死!”老剑圣一剑挥出,剑身生出无数青色的风刃,汇成一道刚够把一个人包裹进去的风柱,风柱速度快得让瑞娅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裹了进去。惨叫声、骨胳碎裂声和风刃裂肉破衣声响起,一阵狂暴的声响过后,瑞娅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全身的被割开了数百个细小的伤口,脸被割得血肉模糊,看不清本来面目。细小的伤口失血不多,令瑞娅不至于失血而死。而她的身体则以一种极为怪异的姿态扭曲着,就像被一双大手紧紧抓着左右扭动了一番,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但是她却没有立即断气,剧烈的疼痛令她拼命地用指甲抓着地板,在木制地板下留下深深的抓痕。她想叫,内脏被碎骨刺破后的内出血却堵住了她的咽喉,令她只能发出毒蛇一般的嘶嘶声。

    雪虽然已经见惯了老剑圣杀人的手段,但眼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在自己眼前被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的老剑圣以如此残忍的手段杀死,还是忍不住扭过了头不去看这一幕。

    而老剑圣却面无表情地道:“这种死法还是太便宜她了,老夫以前最佩服的老家伙火云邪神能把人的四肢和身体一寸寸切掉,只留一个脑袋。被杀的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少掉,却不会立即死去,那种手段,才真是对付这种小人的最好方法!可惜自他死后,这种杀人术就失传了。这家旅馆既是黑店,那么旅馆所有的人都没活下来的必要,雪,和为师一起将旅馆里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部杀光!”说着,猛地站起身,却一个踉跄,险些撞翻了桌子。

    老剑圣捂住自己的心口,倒退两步,跌坐在靠背椅上,嘴角渗出一缕黑色的血液。

    雪一把扶住老剑圣的肩膀,焦急地问:“老师,您怎样了?是毒发了吗?您先别动气,赶紧运功把毒逼出来,杀人的事等会再说。”

    狂风剑圣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勃发的怒气,开始运功逼毒。但当他运功之后,才骇然发现,他体内中的毒不但没法逼出来,反而正逐步吞蚀他数十年修炼的深厚斗气,并将斗气转化成毒气,进一步加深对他身体的侵害!

    “好厉害的毒!”狂风剑圣喃喃道,他知道现在已经没办法将毒逼出来了,很有可能他的一身功夫就被这种毒完全废掉。在不明白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动手杀人显然是不明智的,当务之急,是将雪公主安全带离这个地方,再细想对策!

    “公主,赶快离开这里!”狂风剑圣放弃了逼毒,带着雪公主来到窗前,准备自窗口跃下,直接离开。

    但是二人来到窗前一看,却见正对着窗口的院子里不知何时已经排列了一群穿着黑色盔甲,披着血红披风,披风上绣着一条正吐着信子的毒蛇的骑士。这些骑士全都戴着覆面式头盔,看不出相貌。

    这群骑士一眼看去至少有两百之众,每个人都举着雪亮的刺枪,挂着锋利的马刀。而他们举起的刺枪正对着窗口,如果狂风剑圣和雪跳下去的话,只怕会被两百根刺枪刺得满身窟窿。

    如果狂风剑圣没中毒的话,自然不怕,他可以将斗气凝固成斗气盔甲,他的风属性斗气盔甲可以弹开一切物理攻击,狂风剑圣甚至可以踩着枪尖跳出院子,但是现在却不行了。那种不明性质的毒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狂风剑圣深厚的斗气化去了将近五成,而且还在持续吞蚀中,现在别说使不出斗气盔甲,能坚持打斗十五分钟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埋伏得这么好,看来对方早有预谋!”狂风剑圣脸色苍白地对雪道:“公主,我们只有从走廊冲到楼梯,再一步步杀出去了!对方布局如此严密,而为师又身中无法逼出的剧毒,此战凶多吉少,等会为师将拼死开路,你就顺着为师打开的路冲出去,不要管为师!”

    雪公主急道:“不行老师!我不能扔下你一个人不管!”

    狂风剑圣怒道:“别婆婆妈妈,你知道我的脾气,我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改变!你要当我是老师的话,就听我话!不然,我随时将你逐出师门!”

    雪公主闻言又是着急又是心痛,眼眶里不由得蒙上一层雾气。她虽然坚强,可毕竟还只是个不到十九岁的少女,要她硬下心肠抛下老师独自逃生,还是令她无法接受。而老剑圣向来说一不二,雪公主也没法子劝阻,这令她左右为难。

    老剑圣见状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公主,这也许是为师今生不可逃避的劫数。当年大陆七大高手,七年之内死得只剩下老师一个,老师已经赚到了。更何况我的年纪也到了向神报到的时候,你不必为老师伤心。倒是你,还年轻的很,还有大好的时光等着你去享受,更何况,你还要找到沧月呢!如果你发生了什么意外,让沧月再也无法找到你,你说他会不会伤心得要死?公主,听老师一句话,不要再任性了!”

    雪公主知道已经没办法说动老师了,再加上老剑圣抛出了沧月这个筹码,更令雪公主无力抗拒老剑圣的命令。她无声地点了点头,泪水夺眶而出。

    老剑圣一手持剑,一手持剑鞘,对雪公主哈哈一笑:“小公主,你已经长大了,懂得分辨时势了。我安东尼•霍普金斯为有你这样的弟子感到自豪!公主,准备好了没有?我们就要出去了!不要留情,狠狠地杀那些卑鄙小人!”

    雪公主擦净眼泪,用力地点了点头。

    老剑圣深吸一口气,一脚朝房间的门踹去。

    房外长长的走廊尽头,哈里博特正和两个穿着蓝色魔法袍的魔法师交谈。这两个魔法师宽大的长袍胸口绣有一个大张的毒蛇口,毒蛇口里露出两颗尖锐的毒牙。

    “哈里博特大人,您确定我们不需要主动进攻吗?”一个魔法师恭敬地问道,声音清脆悦耳,竟是个女子。

    哈里博特微微一笑:“哈玛雅,那两个人中间,有一个可是圣域级别的剑士,和他近战的话,会损失很大的。科波菲尔少爷的毒蛇骑士团每一个都是无比珍贵的宝贝,我怎么舍得让他们去流血呢?我们还是等到他们发现毒发时主动冲出来再动手吧!”

    另一个魔法师道:“可是瑞娅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出来,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这也是个女子的声音。

    “露西,做大事免不了会有人牺牲,瑞娅能为科波菲尔少爷而死,是她的荣耀,相信她会非常乐意的。”

    两个魔法师都不说话了。事情很明显,哈里博特大人已经准备好了把瑞娅作为牺牲品了。

    哈里博特微笑着,舔了舔嘴唇。嘴唇上还残留着刚才和瑞娅交欢时留下的淡淡的唇膏味,“嘿嘿,瑞娅,本大人还是对得起你的,至少让你在死前好好领略了本大人一直深藏不露的雄风……”

    “砰”地一声大响,老剑圣一脚踢飞了房门。他和雪两个人刚冲出来,就看到无数的魔法弹从走廊两边向他们射了过来。

    老剑圣狂吼一声,全身冒出恍如实质的青色斗气光华,一股汹涌的青色旋风在他身周成形,将他和雪包裹其中,魔法弹轰到旋风上,都被旋风带得偏离了目标,轰到走廊的地板和两旁的墙壁上,一时间木石纷飞,烟尘弥漫。

    走廊两边的尽头处站满了穿着蓝色或是青色魔法袍的法师,他们不停地吟唱着咒语,不断的发射低阶的魔法弹。魔法弹威力虽小,但蚁多啃死象,一波又一波的魔法弹铺天盖地飞射过来,以老剑圣之能也无法撑得太久,更何况他的斗气还在急剧地衰弱之中!

    老剑圣一剑劈开了一个魔法弹,对雪公主大叫一声:“从左边冲出去!”两边的魔法都一样多,但是左边距离楼梯口较近,从左边冲突围成攻的可能性较大。

    老剑圣率先冲向左边的楼梯口,右手剑,左手鞘,不住地劈开飞射过来的魔法弹。雪在老剑圣身后防御着从后方射来的魔法弹,她的身上绽出乳白色的神圣斗气,一柄薄剑使得犹如无孔不入的微风一般,从任何角度飞来的魔法弹都被她一一挡下。

    魔法弹爆炸的巨响震得整栋楼都在微微颤抖,走廊里布满了各色的烟雾和纷飞的木石,眼看老剑圣就要冲近左边的楼梯口,两边的墙壁中突然刺出数杆铁枪,无比精确地刺入了毫无防备的老剑圣体内!

    老剑圣狂吼一声,口中喷出一股血泉,他猛地挥剑,青色的剑光接连闪起,劈入两边的墙壁,几声沉闷压抑的惨叫声响起,声线细嫩,似是女子的声音。然后被劈开的墙壁裂口中就渗出泊泊鲜血。

    老剑圣劈断钉在身上的铁枪枪身,任由枪头留在自己体内,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起出枪头,当然也不能起出枪头,否则失去了枪头的堵塞,不用敌人来杀,失血也足以令他失去生命。

    老剑圣喘着气,鲜血一滴滴地顺着枪头渗出,染红了他金黄色的长袍。

    雪看着插在老剑圣身上的那几柄枪头,心情激荡之下一个失手,被一颗冰魔法弹击中小腹,一声轻微的爆炸声后,雪的身体被慢慢地冰冻麻痹,软倒在地上。

    哈里博特有命,只杀老的,小的要生擒,因此这一颗魔法弹只是让雪失去了行动能力,并没有伤害到她分毫。

    老剑圣回过头,正好见到了雪被魔法弹击倒的一幕。他大吼一声,掷出剑鞘,飞射的剑鞘顿时将一名魔法师的胸膛钉个对穿,还一连穿透了站在那魔法师身后的两个法师,最后深深地钉进了墙壁。三名被剑鞘穿心而过的魔法师一声不吭地倒地身亡,罩着头的风帽倒地时被掀开,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原来是三名容貌姣好的年轻女子!

    老剑圣一把抱住雪,将她扛上肩头,狠狠地呸出一口血水:“妈的,是哪个变态派的人,怎么全都是女的?妈的,不要以为老子会怜香惜玉,凡是老子的敌人,不论男女,一律斩杀!”说着老剑圣狠狠地一挥剑,一剑捅入左边的墙壁,然后迅速地拔出。惨叫声中,一股血泉顺着被剑捅出的缝隙中喷射出来。

    “墙里有夹道?”老剑圣心中一动,挥剑猛劈,一连几剑下去,将一面墙壁劈出一个大洞,露出一条窄窄的通道。老剑圣把心一横,扛着雪公主冲进夹道之中,魔法师们的魔法弹失去了目标,将走廊炸塌大段,砸得楼下候着的骑士们叫苦连天。

    老剑圣冲进夹道之中,只见夹道里每隔一段就有几个穿着黑甲的骑士手持长枪挡住通道,枪尖正对着老剑圣。老剑圣虎吼一声,挥剑朝前方的黑甲骑士们冲去。

    夹道狭窄,只容一个人站立,而且铁枪只能捅刺。最前面的一名黑甲骑士见老剑圣冲了上来,娇叱一声,一枪刺出,枪尖绽出灿烂的斗气光芒,看斗气光芒的强度,竟是个高级骑士。

    老剑圣一剑劈出,正劈在枪尖上,利剑将铁枪自中间剖开,从枪尖一直剖到枪柄。那骑士飞快地弃枪拔刀,但刀拔了一半刀柄即被墙壁挡出无法拔出,此时老剑圣已经冲了上来,一剑朝那黑甲骑士胸口刺去。

    黑甲骑士不退反而,一挺胸膛,以胸甲迎向老剑圣的长剑。“哧”地一声轻响,老剑圣的剑毫无阻滞地透甲而入,刺穿了那黑甲骑士饱满的酥胸。与此同时,一柄铁枪自黑甲骑士背后穿出,刺向老剑圣的胸膛。老剑圣本打算推着这黑甲骑士的身体前进,以她的身体为肉盾的,冲势正急之时见一柄铁枪刺出,却已收势不及,被那铁枪深深地刺入了胸膛。老剑圣这才明白这黑甲骑士不退反进是为了用自己的命给同伴创造杀敌的机会!

    老剑圣可没那般好脾气感念敌人的忠勇,他怒吼地声,一掌猛拍在刺穿这黑甲骑士胸膛长剑的剑柄上,长剑顿时从这黑甲骑士身上透体而出,一连射穿了五名黑甲骑士的胸膛。夹道狭窄,里面的黑甲骑士们全都排成一线,如果老剑圣不是斗气将尽的话,将夹道里所有的黑甲骑士全部洞穿都不是问题。

    老剑圣推倒挡在他前面的黑甲骑士的尸体,抢过一柄掉在地上的铁枪向前杀去。在他身后,十多名黑甲骑士排成一线冲了上来。老剑圣转身拨开一柄刺到的长枪,洞穿了冲在最前面的黑甲骑士的胸膛,接着又转身往前冲去。此时夹道里的黑甲骑士已经对老剑圣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老剑圣无奈之下,掷出铁枪连穿三人,再一掌劈开夹道墙壁,又回到了走廊里。

    此时老剑圣已经到了走廊尽头,破开墙壁后面对的就是一群魔法师。

    老剑圣心花怒放,单掌作剑杀入魔法师群中,直如虎如狼群,一只肉掌比铁剑还利,掌上缠绕的风刃只要劈中一个魔法师,那魔法师势必被风刃切成数块。

    惨叫连连,十多个魔法师躺倒在血泊之中。剩下的魔法师们争相走避,唯恐惹上这头疯虎。

    哈里博特站在另一边的走廊尽头,心里暗暗发麻。这一次可谓损失惨重了,死了十多个毒蛇骑士,又损失十多个蛇牙法师,近三十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就这么没了,科波菲尔少爷非剥了他的皮不可!这老东西着实可恨,实力也强得离谱,中毒这么久了,竟然还可以坚持打了不下十分钟,看来他得亲自出手了!

    科波菲尔吟唱起咒语,一道雷电在他胸前迅速成形,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雷球。科波菲尔魔法杖一指老剑圣,雷球发出巨大的轰隆声狂冲向老剑圣。老剑圣现在已经被从夹道里冲出来的十多个黑甲骑士缠住,而侥幸逃离老剑圣杀戮的魔法师们则不停地发出魔法弹骚扰着老剑圣,老剑圣手无寸铁,对付一群拿着长枪马刀的高级骑士非常吃力。正无奈时,忽闻身后雷霆破空声大作,回过头来,只见一个水缸般大小的雷球飞快地向自己射来,老剑圣暗叹一口气,他已经将要油尽灯枯,哪里接得住这么强大的一个雷球?闪避也不可能,多处受伤已经令他步履蹒跚,身法尽失,而且被人团团围困,没处可躲。

    老剑圣狂性发作,将雪放到自己身后,鼓起体内仅存的斗气,运于双掌之下,双掌合十高举过头顶,虎吼一声猛地劈下,青色的斗气幻作一柄巨剑正面迎上雷球。巨响声中,老剑圣的剑气被雷球撞得粉碎,雷球却只被削小了三分之下,余下的仍准确地击中了老剑圣的胸膛。

    老剑圣已经没有斗气护体,狂暴的雷球猛地炸开,发出一片灼目的强光,老剑圣的身体在强光中灰飞烟灭。至此,大陆昔年称雄于世的七大高手全部殒命,无一幸存。

    而后世之人将狂风剑圣安东尼•霍普金斯的战死作为旧时代逝去,新时代到来的标志。因为自狂风剑圣死后,亚兰古斯大陆才真正算得上进入了新人各领风骚的年代,新一代的年青高手们,头上再也没有了老一辈圣域高手的阴影。

    哈里博特这一招的魔力控制得非常好,雷球只炸死了老剑圣,周围的人一个都没波及到,就连老剑圣身后的雪都没被伤到分毫。哈里博特阴沉着脸色走到虽然失去了行动能力,但仍清醒着的雪公主身旁,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她的身材容貌,良久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近三十名美女骑士、法师的损失看来说得过去了,地上的这个超级大美女,已经能够打消科波菲尔少爷所有的不满。说不定少爷还会给他非常丰厚地奖赏呢!

    想到这里,哈里博特得意地大笑起来。他一边命人打扫战场,一边命两个毒蛇骑士小心翼翼地抬起了雪公主,护送着她往旅馆对面的科波菲尔少爷的行馆走去。

    两行清泪从雪公主眼角涌出,她亲眼看到了老师的惨死,但她却无能为力。她不知道抓她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抓她,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杀死老师。现在的雪公主,除了流下悲痛欲绝的泪水,已经没能力做出任何事情了。

    或许,她还能做一件事,那就是在心里悲切地呼唤着不知身在何方的沧月:

    “沧月……你究竟在哪里……你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吗?你不是说要一直保护我的吗?为什么……你还不来……”

    科波菲尔站在行馆二楼的阳台上静静地倾听了对面旅馆中发生的一切。虽然他并没有看到,但是凭声音他就能够完美地感受到战场的情形。他甚至能凭声音分辨出老剑圣和雪公主的每一个动作,分辨出被老剑圣杀死的毒蛇骑士和蛇牙法师是怎样被杀,死者又是谁。

    旅馆里的每一声惨叫声都让他无比兴奋,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更让他兴奋地发抖,他一边眯起眼睛享受着旅馆里的声音和气味,一边惬意地享受着跪在他胯下用嘴替他服务的美女的精湛口技。

    三百个毒蛇骑士死十七人,一百个蛇牙法师死十二人,这个损失不可谓不重。可是当他一想到那有着绝世的容颜,如神诋一般的气质,以及令人只敢远观而不敢亵渎的高贵的**将要在他身下痛苦地呻吟,而他可以肆意地亵玩她散发着令人心醉的芬芳的雪白**,他就觉得死去的那些骑士和法师死得其所了——尽管她们也曾在他身下承欢,也曾或痛苦或快乐地呻吟,但是世间所有的女子在他科波菲尔看来都是玩物,生死都应被他掌控。

    想到兴奋处,科波菲尔一声娇媚地轻哼,一泄如注。他用力抓着胯下女子的头发,让她吞下他体内射出的污浊液体,女子非常配合地做着科波菲尔想她做的事情,娇美的脸上还露出非常享受的笑容。

    “恶魔”科波菲尔,塔克哈尔城总督兼城守上将埃德雷德候爵唯一的儿子,塔克哈尔城每个美女的噩梦,在夜色中露出既狰狞又妖媚的笑容。在塔克哈尔城中,他就是一切,他就是掌握所有人生死的神,谁也无法阻止他拿到想要得到的一切,谁也无法阻止他杀掉想要杀死的人。

    狂风剑圣死在他的设计之中,而雪公主也即将落入他的魔掌之中。

    而沧月,此时还在黑龙蓝泥巴背上,往塔克哈尔城方向飞速赶来。

    “啊嚏!”沧月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暗道:“是谁在想我,还是风太大让我着凉了?”

    沧月的心忽然变得燥动不安起来。他大声道:“泥巴,全速飞行,务必在半个钟头内赶到塔克哈尔城!”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妖皇传说相邻的书:都市之疯狂异能者道果有钱先生枭雄英雄请回答二零一四绝世大领主英雄之生死三八线霸绝宇宙穿越之异界君临天下仙壶农庄妙偶天成都市全异能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