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大地主的小日子

第二卷 山村小日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目的

【书名: 大地主的小日子 第二卷 山村小日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目的 作者:炉中青火

大地主的小日子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超级金钱帝国位面祭坛最强炊事兵仙界独尊大逆之门农家仙田霸唐诸天万界燃烧的莫斯科主角猎杀者末日刁民最强剑神系统    “你跟谁说话呢?”刘嫂笑眯眯的说道。  “啊?”赵登科脸红了,嚅嚅着道:“我”我跟你说话呢,”  “你跟我说的那是什么话呀?我怎么没听明白?”刘嫂笑道。  “啊?你没听明白?”赵登科立刻窘迫了起来,“要不,我让我妈跟你解释吧…”  “不用了,”刘嫂笑眯眯的站起身来,走到赵登科身边儿,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不要总听你妈的话,不然,你一辈子都娶不上媳妇的说罢,推开门儿出去了。  “我妈?怎么了?”赵登科还有些不明所以呢,脸上都是迷惑,  “唉?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表娃有些惊讶的站了起来。“杨明,咱们走吧,”  “哦!咱们走吧”杨明站起来就向外走去。  “啥意思呀?”表姨有些目瞪口呆。这俩人怎么看着这么亲密呢?不会是真有啥不正当的关系吧?  三婶儿没有说什么,在她看来,这个结果正好,她都有些后悔做这个媒了。  “慢着,想走就走呀?”这个时候,扣婶儿终于发飙了。  “她婶儿,你什么意思你?”表姨不干了。  “什么意思?”扣婶儿嗓门儿挺尖。“她一个臭寡妇,有什么挑拣的?还敢看不上我儿子?她算个什么东西?”  “你不是寡妇?”三婶儿当时就急了。指着扣婶儿的鼻子就骂。  原来这扣婶儿,也是一个寡妇来着,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呢,本身成分不好,走主儿都难,一个寡妇拉扯着三个孩子,日子过得挺艰难的。久而久之的。也就养成了吝啬的毛病。再加上看着人家和和美美的。心里不舒服,为人也就越来越刻薄。  “我地个天呀,杀人啦”扣婶儿是不折不扣的泼妇,让三婶儿这么一骂,当时就坐到表姨家的地上,撒泼大哭起来。  “别理她。走你们的”表姨也气坏了,直接跟杨明他们说道。  杨明和刘嫂根本连头都没回,这会儿早就推开外屋门儿,走到了院里。三婶儿也气哼哼的跟在了后面儿。  可能是在屋里呢,所以声音传不出去,竟然一个给她出气的老赵家人都没有来。扣婶儿连忙爬起来。到外面儿去哭,却不料,网走了几步,就被表姨给拦了下来。  “嫂子,你想干啥?”扣婶儿尖叫道。  “干啥?你丢不丢人?你现在还没明白呢?人家媳妇为啥看不上登科儿?不是登科儿长的磕碜,也不是登科儿心地不好,都是因为你。你知不知道?”表姨气的眼泪都下来了。  “你说啥?”扣婶儿有些傻了。  “你追人家干什么去?人家虽然是绝户,但是在村里不受气,谁敢欺负人家,人家整个村的老少爷们儿都上手,你想怎么着呀?”表姨脸都气的青了。  “我,”要说扣婶儿这种人怕什么呀?她怕的还真就是这种人,她们这样的人,本身人缘不好,要是真的惹了人家一个村的,本村的不一定上手,反正关系稍微远点儿的,人家就看戏了。  “妈,甭追了,咱跟她没缘分”这个时候,赵登科闷头耷拉脑的出来了。  “登科儿,你们俩都说啥了?”表姨说道。  赵登科是老实人,听到大娘询问,当时就一五一十的说了,一个字儿都不带差的。  表姨的脸青了,这是气的,她是真没想到,某人竟然教儿子这么说话。  ”大娘,俺不怪如”也不怪俺妈,是俺没福分,”赵登科颇为失落的走了出去。  “你就这么教他的?怪不得你儿子打光棍呢”表姨对着扣婶儿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我跟你说。登科儿的事儿,我不管了”  “妓子,你得管呀,登科儿从小没爹,我也没啥能耐,可不就是你和他大伯帮着拉扯大的?说登科儿是你儿子也不为过呀”扣婶儿这会儿终于着急了,连忙求道。  “你这人的毛病太大,这辈子是改不了了,我管登科儿的事儿也行,但是得有一个条件。”表娥气儿有些顺了,不过还是拉着脸。  “你说你说,只要你别不管我们登科儿,啥条件我都答应。”扣婶儿说道。  “你跟登科儿分家,登科儿以后娶了媳妇,你不能管人家,登科儿有啥收入,只能让人家媳妇管着。你不能插手”表姨面无表情的道。  “你这说的是人话么?”扣婶儿当时就急了,“媳妇我可以不管,可是我儿子收入,凭啥我不能管着呀?那是我儿子,我从小拉扯大的。”  “凭啥?我兄弟活着的时候。有了钱是给咱妈么?”表姨反问了一句。“你拿着你男人的钱,还想拿你儿子的钱?那你媳妇拿谁的钱?拿她儿子的?让你孙子打光棍儿?”  “我,”扣婶儿哑口无言。立复不耐烦了。  “我同意也行,但是,你必须给我说那个刘芬儿,我就看上她了”扣婶儿松了口儿。  “不可能,你把人家得罪成那样儿?人家还会进你们家门儿?我还跟你说,就这个刘芬,你还真摆弄不了。她要是真嫁到你们家来,谁治了谁还真不一定呢,不然的话,我当初为啥给登科儿介绍她呀,也就是她到了你们家,不会受你的气。”表姨这会儿说了实话。  “我,”扣婶儿想到刘嫂的表现。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心气儿立刻就弱了。  杨明开着房车,拉着刘嫂和三婶儿。顺着原路,向着刘家村驶去。  “是么?杨明这么逗呀?地球人?这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咯咯咯咯”刘嫂听着三婶儿讲扣婶儿盘问杨明,让杨明一句给憋回去的事儿。不由得咯咯娇笑了起来。  “我就算是说我是太阳幕的,或者银河系的,也肯定没错的,”杨明微侧着头,向着日08姗旬书晒讥口芥伞  “你这人,真够滑头的,你也不怕把那老太太气坏了讹上你”刘嫂说道。  “凭什么讹上我?气死人,吓死人都是不偿命的,我看着那老太太就长气,她肯定不是个善人”杨明说道。  “你还真说对了。这老太太还真不是个善人小气,刻薄,不过她儿子可是咋。好人,脾气好,还有本事,就是太听***话,也就是因为这个,没人敢嫁给他。”三婶儿说道。  “原来三婶儿知道内幕呀?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吧?”刘嫂故意板起了脸。  三婶几教了撇嘴:“要说别人,嫁过去肯定受气!可是你?她要是敢惹你,你还不直接把她送走了?”这里的,送走了。的那介。就是“去世,的意思,人们对于“死去世,比较避讳,一般用“老走”“驾鹤。等字词形容。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多恶毒似的”刘嫂都翻了白眼儿,脸蛋儿红红的,“可不能传出去,不然我这辈子都甭想嫁人了。”  “呵呵,刘嫂打算嫁个什么样的呀?你跟我说,我帮你介绍几个”杨明一边开着车,一边笑道。  “杨明,我就发现你这人真是欠收拾,你再敢胡说八道,卜心嫂子把你和凤凰、莉莉的事儿告诉卿卿。”刘嫂笑眯眯的道。  “我和凤凰、莉藉咋了?”杨明满不在乎。  “哼哼,你以为凤凰、莉莉喜欢你的事儿妓子看不出来么?昨晚凤凰和莉莉是在我们家睡的,她们晚上说梦话,把事情都交代了,没想到呀,你这个人看上去挺正经的,没想到还一脚踏着三条船,”刘嫂说的煞有介事。  “我说刘嫂,你少给我泼污水呀,这话要是让卿卿听到,我们家天就翻了,要是让凤凰和莉莉听到,就是破坏我们同学感情呢”杨明很正色的说道。  “还敢编排嫂子不?”刘嫂有些得意的说道。  “不敢了,”杨明很没骨气的认怂了。  三婶儿听了半天。这会儿也听明白了,感情这俩人斗嘴呢,跟我们小芬斗嘴”伙子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很快,房车开到了刘家村,停在了利树根家的大门并。  刘树根早就等在门前了,和他一起的,还有刘南南的父亲,刘雷。  “爸,你怎么在门口儿等着呢?不就是相亲么?又不是没相过,至于这么着紧么?”刘嫂下了车,看到等在门前的父亲,有些埋怨的道。  和她一块儿下来的,还有三婶儿。  “你这丫头!谁等你了?”刘树根瞪了女儿一眼,向着从车上下来的杨明迎去,“明明呀,赶紧进屋。跟大伯喝两盅去。”  “大伯杨明连忙打招呼。  “你就是我们宝儿她干爸吧?听我们南南提起过你,你还是她老板呢,这么些日子,那丫头给你添麻烦了吧”刘雷也迎了上来,嗓门儿大的吓人。  “给你们介绍介绍”刘树根连忙给他们介绍,“这是刘雷,我大哥的儿子,宝儿的舅舅,南南她爸爸,别看他四十多了,辈儿叫哥就成  “雷哥”杨明连忙道:“南南挺管事儿,这两天她没在,我们那里都忙不过来呢,”  “你这人说话真是太虚伪了。南南一个小丫头片子,能顶啥用?”刘雷哈哈大笑。  杨明有些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这刘雷真是个粗人。  “不会说话就别说,啥叫虚伪呀?夸你闰女还夸错了?”刘树根儿瞪了刘雷一眼,斥道。  刘雷立刻不敢说话了。  “行了行了,进屋了”刘姓见父亲对杨明,比对她这个亲闺女儿还热情。心里不由有些酸溜溜的。一把挽住杨明的胳膊,拉着他就进了院儿,留下三人在外面儿大眼儿瞪小眼儿。  杨明被刘嫂拽进了屋,正着到江月娥和刘南南正在做饭,江月娥炒菜。刘南南烧火。  刘南南看到杨明的一瞬间,脸蛋就羞成了一张大红布,想到那天晚上自己被那股火儿折磨的难受之极。丑态毕露,就羞不可抑,低下头去。不敢和杨明对视。  “哦!明明来了,赶紧进屋歇着”江月娥笑眯眯的道。  “谢谢大娘了”还没等杨明说什么呢,已经被刘嫂拉进了东屋儿。  “芬儿呀,你进屋干什么呀。还不快点儿出来帮忙?”江月娥道。  “大娘,我给你帮忙吧,我手艺好的很,啥活都会干”杨明的声音传了出来。  还没等江月娥说什么呢,刘嫂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显你勤快?有你什么事儿?这是我家?好好做客人就行了”语气中很有些不善。  “芬儿呀!怎么说话呢?赶紧的,去南南家,跟你嫂子蒸慢头去”江月娥说道。来,去南南家了。  “姑是咋了?是不是受气了?不会是和杨哥吵架了吧?”刘南南小声道。  “你姑今儿个是有点儿怪呀,跟宝儿干爸耍什么脾气呀”江月娥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咋了?芬儿今天咋有些气不顺呢?”这个时候,刘树根和刘雷、三婶儿他们也进来了。  “相亲回来还好好的呢”三婶儿也有些诧异,一边说着,一边撸起袖子,洗手准备帮忙。  “这么说,她看上人家了?”江月娥眼睛一亮。  “没有,那人我都没看上,也不知道她哪来的气儿”三婶儿说道。  “管她呢,有气儿也不能往人家身上撒呀?不懂事儿”你们爷俩儿进去陪明明去”江月娥听三婶儿这么一说,立刻就不热心了。  “行行行,你们也赶紧的上菜”刘树根说着,和刘雷一块儿进了东屋。  东屋里,一张大炮桌放在炕上,上面摆着各种凉菜,有刹的萝卜丝。有切的猪肚肠、猪肝、猪蹄儿、猪头肉、牛百叶、两只熏得刚刚好的乳鸽,此外,还有一摞三个大陶碗。  杨明正规规矩矩的坐在妩上。动都不敢动。  州习呀。咱们卫桌一一不要客是农家菜。不是啥好钵醒,就是吃个实惠”刘树根儿坐到炮头上,热情的招呼杨明上桌儿,把三个大碗依次摆开。  “这是自酿的高粱酒。不上头,喝点儿没啥”刘雷提着个大坛子,给大家倒酒,清亮的酒液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香味儿,足足倒了一大碗。  “刘嫂说,不让我喝酒”杨明给人的感觉,就是挺受气的。  “别听她的。一个丫头片子还想管爷们儿的事儿?”刘树根儿亲自给杨明端上了酒碗。  “这咋”我还要开车呢,”杨明感觉挺为难的。  “没事儿,实在不行,你们别开车回去了,走小路,更近。”刘雷说道。  “成,再说啥就是矫情了”杨明端起了酒碗。  “来来来,咱们先干一碗”刘树根是酒场上的好手。  三人一起干了一大碗,幸好的是。这高梁酒的酒精度并不太高,也就是三十度的样子,这一大碗灌下去,只觉愕肚子里烧乎乎的,感觉挺舒服。大碗酒喝下肚去,肚子里要是没点儿垫底儿的,可就要遭罪了。三人吃了会儿菜,刘树根儿开口了:“明明呀,跟伯说,你爹是亲的么?”  “啊?当然是亲的了?”杨明有些不明白,刘树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对吧?我怎么看着,你爹比你大不了多少呀?”刘树根儿说道。  “哦!您说这个呀!是我给他们吃了点儿保健品,让他们身体素质提高了不少,有些返老还童了。”杨明有些明白刘树根儿干嘛对自己这么热情了。  “返老还童?那是说的外表返老还童,还是”全都返老还数”刘树根眼中有一股深切的期拜  “嗯,全都,全都返老还童,那药主要是吧,补充人体的杰。熙充盈了可不就是返老还童了么?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数,能有子乎?歧伯曰:夫道者,能却老而全形,身年虽寿,能生子也。”意思就是说。元气充足,就算是年过百岁。都能正常生子的,”杨明专拣人爱  “你跟谁说话呢?”刘嫂笑眯眯的说道。  “啊?”赵登科脸红了,嚅嚅着道:“我”我跟你说话呢,”  “你跟我说的那是什么话呀?我怎么没听明白?”刘嫂笑道。  “啊?你没听明白?”赵登科立刻窘迫了起来,“要不,我让我妈跟你解释吧…”  “不用了,”刘嫂笑眯眯的站起身来,走到赵登科身边儿,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不要总听你妈的话,不然,你一辈子都娶不上媳妇的说罢,推开门儿出去了。  “我妈?怎么了?”赵登科还有些不明所以呢,脸上都是迷惑,  “唉?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表娃有些惊讶的站了起来。“杨明,咱们走吧,”  “哦!咱们走吧”杨明站起来就向外走去。  “啥意思呀?”表姨有些目瞪口呆。这俩人怎么看着这么亲密呢?不会是真有啥不正当的关系吧?  三婶儿没有说什么,在她看来,这个结果正好,她都有些后悔做这个媒了。  “慢着,想走就走呀?”这个时候,扣婶儿终于发飙了。  “她婶儿,你什么意思你?”表姨不干了。  “什么意思?”扣婶儿嗓门儿挺尖。“她一个臭寡妇,有什么挑拣的?还敢看不上我儿子?她算个什么东西?”  “你不是寡妇?”三婶儿当时就急了。指着扣婶儿的鼻子就骂。  原来这扣婶儿,也是一个寡妇来着,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呢,本身成分不好,走主儿都难,一个寡妇拉扯着三个孩子,日子过得挺艰难的。久而久之的。也就养成了吝啬的毛病。再加上看着人家和和美美的。心里不舒服,为人也就越来越刻薄。  “我地个天呀,杀人啦”扣婶儿是不折不扣的泼妇,让三婶儿这么一骂,当时就坐到表姨家的地上,撒泼大哭起来。  “别理她。走你们的”表姨也气坏了,直接跟杨明他们说道。  杨明和刘嫂根本连头都没回,这会儿早就推开外屋门儿,走到了院里。三婶儿也气哼哼的跟在了后面儿。  可能是在屋里呢,所以声音传不出去,竟然一个给她出气的老赵家人都没有来。扣婶儿连忙爬起来。到外面儿去哭,却不料,网走了几步,就被表姨给拦了下来。  “嫂子,你想干啥?”扣婶儿尖叫道。  “干啥?你丢不丢人?你现在还没明白呢?人家媳妇为啥看不上登科儿?不是登科儿长的磕碜,也不是登科儿心地不好,都是因为你。你知不知道?”表姨气的眼泪都下来了。  “你说啥?”扣婶儿有些傻了。  “你追人家干什么去?人家虽然是绝户,但是在村里不受气,谁敢欺负人家,人家整个村的老少爷们儿都上手,你想怎么着呀?”表姨脸都气的青了。  “我,”要说扣婶儿这种人怕什么呀?她怕的还真就是这种人,她们这样的人,本身人缘不好,要是真的惹了人家一个村的,本村的不一定上手,反正关系稍微远点儿的,人家就看戏了。  “妈,甭追了,咱跟她没缘分”这个时候,赵登科闷头耷拉脑的出来了。  “登科儿,你们俩都说啥了?”表姨说道。  赵登科是老实人,听到大娘询问,当时就一五一十的说了,一个字儿都不带差的。  表姨的脸青了,这是气的,她是真没想到,某人竟然教儿子这么说话。  ”大娘,俺不怪如”也不怪俺妈,是俺没福分,”赵登科颇为失落的走了出去。  “你就这么教他的?怪不得你儿子打光棍呢”表姨对着扣婶儿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我跟你说。登科儿的事儿,我不管了”  “妓子,你得管呀,登科儿从小没爹,我也没啥能耐,可不就是你和他大伯帮着拉扯大的?说登科儿是你儿子也不为过呀”扣婶儿这会儿终于着急了,连忙求道。  “你这人的毛病太大,这辈子是改不了了,我管登科儿的事儿也行,但是得有一个条件。”表娥气儿有些顺了,不过还是拉着脸。  “你说你说,只要你别不管我们登科儿,啥条件我都答应。”扣婶儿说道。  “你跟登科儿分家,登科儿以后娶了媳妇,你不能管人家,登科儿有啥收入,只能让人家媳妇管着。你不能插手”表姨面无表情的道。  “你这说的是人话么?”扣婶儿当时就急了,“媳妇我可以不管,可是我儿子收入,凭啥我不能管着呀?那是我儿子,我从小拉扯大的。”  “凭啥?我兄弟活着的时候。有了钱是给咱妈么?”表姨反问了一句。“你拿着你男人的钱,还想拿你儿子的钱?那你媳妇拿谁的钱?拿她儿子的?让你孙子打光棍儿?”  “我,”扣婶儿哑口无言。立复不耐烦了。  “我同意也行,但是,你必须给我说那个刘芬儿,我就看上她了”扣婶儿松了口儿。  “不可能,你把人家得罪成那样儿?人家还会进你们家门儿?我还跟你说,就这个刘芬,你还真摆弄不了。她要是真嫁到你们家来,谁治了谁还真不一定呢,不然的话,我当初为啥给登科儿介绍她呀,也就是她到了你们家,不会受你的气。”表姨这会儿说了实话。  “我,”扣婶儿想到刘嫂的表现。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心气儿立刻就弱了。  杨明开着房车,拉着刘嫂和三婶儿。顺着原路,向着刘家村驶去。  “是么?杨明这么逗呀?地球人?这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咯咯咯咯”刘嫂听着三婶儿讲扣婶儿盘问杨明,让杨明一句给憋回去的事儿。不由得咯咯娇笑了起来。  “我就算是说我是太阳幕的,或者银河系的,也肯定没错的,”杨明微侧着头,向着日08姗旬书晒讥口芥伞  “你这人,真够滑头的,你也不怕把那老太太气坏了讹上你”刘嫂说道。  “凭什么讹上我?气死人,吓死人都是不偿命的,我看着那老太太就长气,她肯定不是个善人”杨明说道。  “你还真说对了。这老太太还真不是个善人小气,刻薄,不过她儿子可是咋。好人,脾气好,还有本事,就是太听***话,也就是因为这个,没人敢嫁给他。”三婶儿说道。  “原来三婶儿知道内幕呀?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吧?”刘嫂故意板起了脸。  三婶几教了撇嘴:“要说别人,嫁过去肯定受气!可是你?她要是敢惹你,你还不直接把她送走了?”这里的,送走了。的那介。就是“去世,的意思,人们对于“死去世,比较避讳,一般用“老走”“驾鹤。等字词形容。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多恶毒似的”刘嫂都翻了白眼儿,脸蛋儿红红的,“可不能传出去,不然我这辈子都甭想嫁人了。”  “呵呵,刘嫂打算嫁个什么样的呀?你跟我说,我帮你介绍几个”杨明一边开着车,一边笑道。  “杨明,我就发现你这人真是欠收拾,你再敢胡说八道,卜心嫂子把你和凤凰、莉莉的事儿告诉卿卿。”刘嫂笑眯眯的道。  “我和凤凰、莉藉咋了?”杨明满不在乎。  “哼哼,你以为凤凰、莉莉喜欢你的事儿妓子看不出来么?昨晚凤凰和莉莉是在我们家睡的,她们晚上说梦话,把事情都交代了,没想到呀,你这个人看上去挺正经的,没想到还一脚踏着三条船,”刘嫂说的煞有介事。  “我说刘嫂,你少给我泼污水呀,这话要是让卿卿听到,我们家天就翻了,要是让凤凰和莉莉听到,就是破坏我们同学感情呢”杨明很正色的说道。  “还敢编排嫂子不?”刘嫂有些得意的说道。  “不敢了,”杨明很没骨气的认怂了。  三婶儿听了半天。这会儿也听明白了,感情这俩人斗嘴呢,跟我们小芬斗嘴”伙子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很快,房车开到了刘家村,停在了利树根家的大门并。  刘树根早就等在门前了,和他一起的,还有刘南南的父亲,刘雷。  “爸,你怎么在门口儿等着呢?不就是相亲么?又不是没相过,至于这么着紧么?”刘嫂下了车,看到等在门前的父亲,有些埋怨的道。  和她一块儿下来的,还有三婶儿。  “你这丫头!谁等你了?”刘树根瞪了女儿一眼,向着从车上下来的杨明迎去,“明明呀,赶紧进屋。跟大伯喝两盅去。”  “大伯杨明连忙打招呼。  “你就是我们宝儿她干爸吧?听我们南南提起过你,你还是她老板呢,这么些日子,那丫头给你添麻烦了吧”刘雷也迎了上来,嗓门儿大的吓人。  “给你们介绍介绍”刘树根连忙给他们介绍,“这是刘雷,我大哥的儿子,宝儿的舅舅,南南她爸爸,别看他四十多了,辈儿叫哥就成  “雷哥”杨明连忙道:“南南挺管事儿,这两天她没在,我们那里都忙不过来呢,”  “你这人说话真是太虚伪了。南南一个小丫头片子,能顶啥用?”刘雷哈哈大笑。  杨明有些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这刘雷真是个粗人。  “不会说话就别说,啥叫虚伪呀?夸你闰女还夸错了?”刘树根儿瞪了刘雷一眼,斥道。  刘雷立刻不敢说话了。  “行了行了,进屋了”刘姓见父亲对杨明,比对她这个亲闺女儿还热情。心里不由有些酸溜溜的。一把挽住杨明的胳膊,拉着他就进了院儿,留下三人在外面儿大眼儿瞪小眼儿。  杨明被刘嫂拽进了屋,正着到江月娥和刘南南正在做饭,江月娥炒菜。刘南南烧火。  刘南南看到杨明的一瞬间,脸蛋就羞成了一张大红布,想到那天晚上自己被那股火儿折磨的难受之极。丑态毕露,就羞不可抑,低下头去。不敢和杨明对视。  “哦!明明来了,赶紧进屋歇着”江月娥笑眯眯的道。  “谢谢大娘了”还没等杨明说什么呢,已经被刘嫂拉进了东屋儿。  “芬儿呀,你进屋干什么呀。还不快点儿出来帮忙?”江月娥道。  “大娘,我给你帮忙吧,我手艺好的很,啥活都会干”杨明的声音传了出来。  还没等江月娥说什么呢,刘嫂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显你勤快?有你什么事儿?这是我家?好好做客人就行了”语气中很有些不善。  “芬儿呀!怎么说话呢?赶紧的,去南南家,跟你嫂子蒸慢头去”江月娥说道。来,去南南家了。  “姑是咋了?是不是受气了?不会是和杨哥吵架了吧?”刘南南小声道。  “你姑今儿个是有点儿怪呀,跟宝儿干爸耍什么脾气呀”江月娥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咋了?芬儿今天咋有些气不顺呢?”这个时候,刘树根和刘雷、三婶儿他们也进来了。  “相亲回来还好好的呢”三婶儿也有些诧异,一边说着,一边撸起袖子,洗手准备帮忙。  “这么说,她看上人家了?”江月娥眼睛一亮。  “没有,那人我都没看上,也不知道她哪来的气儿”三婶儿说道。  “管她呢,有气儿也不能往人家身上撒呀?不懂事儿”你们爷俩儿进去陪明明去”江月娥听三婶儿这么一说,立刻就不热心了。  “行行行,你们也赶紧的上菜”刘树根说着,和刘雷一块儿进了东屋。  东屋里,一张大炮桌放在炕上,上面摆着各种凉菜,有刹的萝卜丝。有切的猪肚肠、猪肝、猪蹄儿、猪头肉、牛百叶、两只熏得刚刚好的乳鸽,此外,还有一摞三个大陶碗。  杨明正规规矩矩的坐在妩上。动都不敢动。  州习呀。咱们卫桌一一不要客是农家菜。不是啥好钵醒,就是吃个实惠”刘树根儿坐到炮头上,热情的招呼杨明上桌儿,把三个大碗依次摆开。  “这是自酿的高粱酒。不上头,喝点儿没啥”刘雷提着个大坛子,给大家倒酒,清亮的酒液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香味儿,足足倒了一大碗。  “刘嫂说,不让我喝酒”杨明给人的感觉,就是挺受气的。  “别听她的。一个丫头片子还想管爷们儿的事儿?”刘树根儿亲自给杨明端上了酒碗。  “这咋”我还要开车呢,”杨明感觉挺为难的。  “没事儿,实在不行,你们别开车回去了,走小路,更近。”刘雷说道。  “成,再说啥就是矫情了”杨明端起了酒碗。  “来来来,咱们先干一碗”刘树根是酒场上的好手。  三人一起干了一大碗,幸好的是。这高梁酒的酒精度并不太高,也就是三十度的样子,这一大碗灌下去,只觉愕肚子里烧乎乎的,感觉挺舒服。大碗酒喝下肚去,肚子里要是没点儿垫底儿的,可就要遭罪了。三人吃了会儿菜,刘树根儿开口了:“明明呀,跟伯说,你爹是亲的么?”  “啊?当然是亲的了?”杨明有些不明白,刘树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对吧?我怎么看着,你爹比你大不了多少呀?”刘树根儿说道。  “哦!您说这个呀!是我给他们吃了点儿保健品,让他们身体素质提高了不少,有些返老还童了。”杨明有些明白刘树根儿干嘛对自己这么热情了。  “返老还童?那是说的外表返老还童,还是”全都返老还数”刘树根眼中有一股深切的期拜  “嗯,全都,全都返老还童,那药主要是吧,补充人体的杰。熙充盈了可不就是返老还童了么?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数,能有子乎?歧伯曰:夫道者,能却老而全形,身年虽寿,能生子也。”意思就是说。元气充足,就算是年过百岁。都能正常生子的,”杨明专拣人爱听、想听的说,其实龙蛋是不是能够补充杰。杨明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真的么?”刘树根儿眼睛都亮了,没有一个儿子,是他这辈子永远的遗憾,这种遗憾,不是什么人都能理解的。  “当然了,不过那药材好贵的,要一百块钱一剂呢”杨明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  “呵呵。给我们来几剂吧?我和你嫂子还想要几个孩子,不过我们年纪大了,不能生了,有你这药,正好把我们的问题解决了”刘雷知道自己叔叔不好说出口现在既然人家都已经主动提出一个白菜价了。自己就直接拍板儿得了。  “成啊,没问题,明天,明天你去我们家,我亲自给你配药”杨明高兴的说道。  “行,就这么说定了刘雷是个直爽人。  “说这个干什么?喝酒喝酒”刘树根眉开眼笑,连连给杨明劝酒。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了太阳西斜。天色都有些昏暗了,才终于结束了。关键是刘树根儿实在是太激动了。喝醉了之后,更是死乞白咧的要和杨明结成异性兄弟,到最后,非耍拜杨明当干爹,杨明不同意,就死乞白咧的哭。  最后在刘嫂和刘南南的搀扶下,杨明狼狈的逃了出来,钻进车里的时候,手脚都直哆嗦,根本无法驾车,最后还是启动了房车的自动驾驶  。  “姑,你咋不高兴呀?”刘南南打算这回跟着车一起回去。  “没啥刘嫂心里有些烦躁。  “你肯定有事儿,跟我说说吧”刘南南眼睛挺毒的,一眼就看出姑姑深藏在眼底的那丝犹豫。  刘妓白了侄车一眼,闭上眼睛,躺到了沙发床上。  刘南南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  刘嫂从父母对杨明那么热情的态度上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有求于杨明,以她的精明一下就猜到了。肯定是为了返老还童的事儿,昨天父亲去找自己的时候,可是对杨政方特别羡慕呢。  父母能够返老还童,这本是好事儿。如果能够让父母在晚年再生一子。二老就算死了都没有遗憾了。  可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自己本是打算让他随母姓姓刘的,是用来继承刘家香火的,如果父母给自己生了一个弟弟,那么,自己的孩子就显得多余了,最起码,这个孩子不一定能得到老刘家的认可。  那股多余的感觉,真是太让人难受了……  都怪杨明,没事儿弄什么返老还童的蟒蛇蛋呀?把自己的计划都搅乱了。刘姓自觉的把某人当成了罪魁祸首。一阵咬牙切齿。  回到郑家村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车子停在大柳树下,大黑它们首先迎了上来,欢快的围着车子转圈儿。  “怎么一出去就是一天呀?难道刘嫂和那人比较投缘,一聊就忘了时间?”卫卿卿快步迎了上来。  “卫卿卿,是不是欠收拾呀?”刘嫂还没好气儿的从车里下来。  “你这人真没良心,我今天可把我老公都借给你了,你还想收拾我?你真是一个白眼儿狼”卫卿卿从人性角度猛烈的抨击着刘嫂。  “妈妈妈妈小宝儿大呼小叫着跑了过来,牵着妈妈的手就不撒手!  “一边儿去,正烦着呢”刘嫂廊着小嘴儿,把卫卿卿拨拉到一边儿,牵着女儿进屋去了。  “别跟刘嫂较劲,今天刘嫂有些不正常”卫卿卿正要和刘嫂好好的逗弄一下呢,却被杨明拦了下来。  “就是,今天姑姑特不正常。好像有心事儿”不是好像,是肯定有心事儿,”刘南南也从车里下来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地主的小日子相邻的书:郭嘉新传重生之娱乐帝国科技大时代超级废材网游之盗行天下星帝别对我撒谎逆天劫大清后宫中国标准江湖第一高手花间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