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大地主的小日子

第二卷 山村小日子 第一百八十章 臭脚

【书名: 大地主的小日子 第二卷 山村小日子 第一百八十章 臭脚 作者:炉中青火

大地主的小日子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文娱缔造者老街金枝全职法师国医大师随身英雄杀幻游猎人重返十七岁超级军工帝国青城道长万道剑尊不死神凰    第一百八十章 臭脚

    送走了主治医生,郑大爷高兴的坐到了老伴儿的床边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治疗:“翠花儿呀,想当初呀,咱们刚结婚的时候,那个时候真是穷呀,咱们家是要什么没什么,就连吃顿棒子面饼子都不敢想呀,可是那时候,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幸福的啦,虽然穷,可是咱们日子过的红火,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每天,咱们一块儿下地干活儿,干的累了,就坐地头儿上歇会儿,你还闲不住,抓蛤蟆,逮蚂蚱,说要给咱妈添俩菜,记得有一次,你抓了一只三条腿儿的蛤蟆,咱妈说那是蟾,让你放了去,你还不乐意呢,现在想想,那就是一只没有变化完全的蛤蟆……”

    随着郑大爷的讲述,杨明都不由得沉浸在了那一派田园生活中,那个时候的人,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食儿吃,虽然苦累,但是也自有一番乐趣……

    这几天是元旦,铁路运输显得有些紧张。

    沈阳通往广州的列车上。

    “你们是去哪儿呀?”胖胖的女人坐在座位上,和对面儿的一对中年夫妇说道。

    “哦,我们是回老家看我们闺女儿……”中年妇女说道:“我们前几年,让厂子分配到了外地,可我们闺女儿留在老家了,我们逢年过节的都回来,看看闺女儿,抱抱外孙子。”

    “呵呵,我们在s市下车,大姐呢?你在哪儿下车呀?”中年男子说道。

    “呦,那可巧了,我也是在s市下车,我是去看我的两个小朋友去……”胖女人说道。

    “哦!不知道,你那小朋友是哪里人?也许我们还认识呢……”中年妇女说道。

    话说,拉关系,就是这么简单,有共同的朋友,很容易就能聊到一块儿去。

    “好像是云谷县的郑家村,我那两个小朋友一对儿小夫妻,是我在南戴河旅游的时候认识的,男的叫杨明,女的叫卫卿卿,我们还一块儿出海打渔去了呢……”胖女人说道。

    这个胖女人,就是当初的胖姨。

    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惊讶,只听这中年妇女说道:“真是巧呀,你竟然是找杨明和卿卿的?”

    “哦?你们认识?”胖姨挺惊讶的。

    “哪能不认识呀?杨明是我们闺女儿的干哥,卿卿是我们闺女儿的铁姐们儿,他们十月一结婚,我们厂子里正好有点儿急活儿,十月一都没放假,我们还让闺女儿上了两千块钱的礼钱呢……”中年男子说道。

    这对中年妇女,竟然是孙芳芳的父母,孙海潮和冯琳。

    “这个世界可真是太小了,到处都能遇到熟人呀……”胖姨感觉这事情真是太巧了。

    “可不,现在我们闺女儿和她干哥住一个村儿,咱们正好顺路呀……”中年妇女冯琳笑道。

    “那敢情好……”胖姨笑了起来,其实说起来,她虽然知道杨明家住在郑家村儿,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走,她还打算下了火车之后给杨明打电话呢,现在,跟着这两口子,那就不用了。

    “大姐,你找杨明是不是有事儿呀?”孙海潮说道。

    “是有点儿事儿,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听说杨明那里,出了两种鲜奶,我们首钢的厂办高中听说我和杨明有些关系,所以他们校长就委托我,跟他谈一谈供应鲜奶的事儿。”胖姨说道。

    厂办高中的校长,便是胖姨的丈夫。

    “那鲜奶我倒是听说了,不过,你怎么肯定就是杨明提供的呢?”孙海潮说道。

    “呵呵……女人的直觉……”胖姨呵呵一笑。

    自从‘小宝儿捞苹果事件’之后,接着又发生了‘螃蟹门’事件,胖姨自然听说了,她又不是傻子,从‘小宝儿捞苹果事件’之中,她就敏感的知道,那一家三口儿,不是一般人,其实,这一观点,当时在场的所有游客,以及那爷孙俩,也都是清楚的意识到了,所以,下意识的,当接下来的‘螃蟹门’事件出现的时候,她很自然的就想到了杨明。

    这次,又是‘鲜奶门’事件,而且,卖出鲜奶的,偏偏又是当初‘螃蟹门’事件的主角,英宁大酒店,而英宁大酒店的总部,又和杨明家在同一个市,因此,胖姨又想到了杨明身上。

    和丈夫说了这事儿之后,丈夫也蓦然心动,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才打发她来碰碰运气。

    实际上,胖姨根本就不知道这鲜奶是否和杨明有关系,即使是当初的‘螃蟹门’,也不过是她的臆测。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

    “你这直觉挺准的呀……”冯琳向着胖姨挑了挑大拇哥,“那鲜奶还真是杨明弄出来的,我们包里还有不少呢,都是我们闺女儿给我们邮过来的……”

    “哦?能让我看看么?”胖姨眼睛亮了起来,她哪想到,自己竟然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让她给蒙对了,本来她还打算,即使杨明不是供应商,借着这次机会,出来玩玩儿也不错的,反正也是公款嘛。

    “说什么呢?”冯琳白了胖姨一眼,从随身的小兜儿里掏出两盒奶来,递给胖姨,“好像我们多小气似的……”

    “呵呵呵……”胖姨呵呵一笑,接过两盒奶,仔细的看着,“听说,好像是羊奶补脑子,牛奶长力气,是吧?”

    “呵呵,没觉出来,我就是觉得,喝了羊奶,有精神头儿,喝了牛奶,浑身都是劲……”孙海潮笑着说道。

    “你赶紧尝尝,是什么感觉?我们喝了这么些日子,都没感觉了……”冯琳催促道。

    “行行行……”胖姨连忙插上吸管儿,喝了起来。

    香醇的奶汁入口,顺着食道滑进胃里,一股暖洋洋的感觉立刻在胃里弥漫开来,然后迅速的传遍全身上下。

    胖姨只感觉身体中蓦然增加了一股厚重之极的力量,让她全身的每一寸细胞都跳动起来。

    这也是胖姨身上的脂肪太多了,血管经脉受到的压力比较大,所以感觉才比较明显。

    “呼……”胖姨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只感觉浑身舒爽无比,由衷的赞道:“真是名不虚传呀……”

    “呵呵,头一次喝,就是这样……”冯琳笑着说道。

    “你们可真有福气……”胖姨羡慕道。

    “嗨!沾了我们闺女儿的光了……”孙海潮叹息一声,“当初,听说我们闺女儿私自认了个干妈,我们还纠结过一阵儿呢……”

    “可不,我们闺女儿陪着卿卿去杨明家见家长,哪成想,她倒先认下干妈了……”冯琳说到这里,还有些酸溜溜的。

    话说,闺女儿没有事先征求父母的意见,就私自认了个干妈,放到谁家父母身上,心里都是纠结得很。

    “哦!原来这个干亲是这么来的?我听你说,你们闺女儿是杨明的干妹妹,又是卿卿的铁姐们儿,我还以为杨明和卿卿是你们闺女儿撮合的呢……”胖姨一惊,不由得心里冒汗了,她一听孙芳芳是杨明的干妹妹,还以为人家是那种关系呢,没想到是自己误会了,要是用那种心态和这对儿夫妇说话,没准儿就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不是,我们闺女儿是通过卿卿才和杨明认识的,杨明带着卿卿回家见家长的时候,我们闺女儿还有我们女婿跟着他们,给卿卿壮胆儿呢……”孙海潮笑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呀……”胖姨当时就不敢往深处说了,她从孙海潮的话中听出来了,孙海潮很可能就是听出了点儿什么,所以才说出那番像是解释的话来。

    很快的,胖姨把两盒奶都给喝了,打了个饱嗝,砸吧砸吧嘴,回味无穷。

    “怎么样?有精神头儿了吧?”冯琳笑道。

    “还行,反正,一点儿都不困了,这一大晚上,可怎么熬哦……”胖姨笑道。

    “什么怎么熬啊,要不咱们打扑克吧,挺好玩儿的……”孙海潮从兜里掏出一副扑克牌。

    “行啊,不过,事先说好了啊,不玩儿钱的……”胖姨笑道。

    “娱乐娱乐,玩儿钱的就伤感情了,说实话啊,我们手气可不好……”孙海潮笑道。

    “什么手气不好?斗地主,四带二能带出一对儿王去,你还好意思说手气不好?”冯琳使劲儿的白了丈夫一眼,说道。

    “啊?”胖姨嘴都张大了,斗地主还能这么玩儿?今天可是见到牛人了。

    “你别胡说,我那是故意的,小张当时都输急眼了,我哪还敢赢他……”孙海潮急赤白脸的辩解道。

    冯琳撇了撇嘴,淡淡的道:“解释就是掩饰……”

    “我……”孙海潮一下就蔫了。

    “呵呵呵,别说这个了,咱们玩儿什么?”胖姨连忙说道。

    “玩儿什么?斗地主呗……”冯琳笑道。

    “我不玩儿……”孙海潮嘟囔道。

    “咳咳……”冯琳耷拉着眼皮,咳嗽了两声。

    “我洗牌……”孙海潮立刻很没有骨气的开始洗牌。

    “呵呵,你们两口子可真有意思……”胖姨看着两口子耍花枪,不由得笑了起来。

    三人玩儿起了斗地主,火车上,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那些买了站票的,都自己找了个角落,垫着行礼,慢慢的休息着,有座位的,也都倚着椅背,眯瞪了起来。

    元旦了么,一些外地打工的,也都纷纷回家了,对他们来说,这一年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这样的人,多是打短工的,过了年,还回不回去都两说了,他们相对来说,是比较自由的。

    车里多是带着被卧卷的民工,他们坐在被卧卷上,静静的休息着,有些实在累得慌了,还会悄悄地把鞋子脱了,一股浓浓的臭脚丫子味儿,迅速的在车厢中传递,让大家直皱眉头,而那个始作俑者,却是躲在角落里偷乐。

    有些爱美的女士,会在身上打上一些香水儿,本来挺好闻的香水味道,偏偏碰上了臭脚丫子味儿,于是,两种味道产生了催化作用,形成了一种中人欲呕的味道,看着身边儿看向自己的奇异目光,这些女士们不由得尴尬不已,心中对那个臭气污染源,愈发的痛恨了。

    被这些奇异目光注视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儿终于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谁把鞋子脱了?我还以为卤猪蹄儿呢?赶紧穿上……一点儿公德心都没有……”

    “胡说,什么卤猪蹄儿呀?这样的猪蹄儿你吃呀?”立刻就有第二个少女站了起来,义正词严的道:“这分明就是死老鼠的味道,有些人真恶心,竟然随身带着死老鼠,难道是当晚饭吃的?”说着,自己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想想都恶心呀。

    “不对不对,你们都说错了,那不是卤猪蹄儿,也不是死老鼠,而是有人私带宠物……”第三个少女言语倍儿犀利,说着,向着整个车厢里扫了一圈儿,“谁家的宠物没洗脚呀?赶紧的,去卫生间把宠物的蹄子洗了,我们就不跟乘务员儿揭发你了……”

    几个偷偷露脚丫子的民工,当时就怒了,这三个小丫头儿,一个比一个坏,说话一个比一个损,真是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三个小丫头儿吵吵什么呢?我怎么听到一帮鸡叫唤……”一个二十来岁的愣小子梗着脖子,说道。

    “鸡有五德,某些人偏偏就缺德,真该跟鸡好好学学……”金发少女不甘示弱,撇着小嘴儿说道。

    “你说什么呢?谁缺德?”愣小子横眉立目,一手戟指金发少女,真可谓是气势十足。

    “哎呦喂……”第二个发飙的少女突然夸张的叫了一声,“这世上,拾金拾银的我看得多了,今儿个头一次看到拾骂的……”

    “哼哼……”第三个发飙的少女哼哼两声,“今天就让你大开眼界,一会儿准还有几个拾骂的蹦出来……”

    少女这话一出口,原本想要支援愣小子的民工,立刻就蔫了,再也不敢站起来了,偷偷摸摸的把鞋子穿上了。

    “你……你信不信我揍你们?”愣小子被气得脸膛通红。

    刚刚正要给愣小子助拳的民工们不由得庆幸,幸亏刚才没站出来,不然的话,就丢了大人了,这人真是太没素质了,和女人斗嘴可以,可是你别动手呀。

    “哼哼哼哼……我好怕呀……”金发女孩儿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罐儿啤酒来,然后单手握住,然后一使劲儿,只听嗤的一声,罐装啤酒竟是被金发女孩儿给捏的爆开了,酒水带着泡沫,四下飞溅。

    哗……

    金发女孩儿露了这么一手,整个车厢的人都惊呆了,愣小子更是当时就气弱了,神情有些瑟缩。

    “你不是想揍我们么?过来,揍我们一顿吧……”金发女孩儿笑眯眯的说道。

    “我……”愣小子张口结舌,“我服了……”然后坐回了被卧卷上,老老实实的把鞋子穿上。

    “哼!服了就好……”金发女孩儿哼了一声,目光扫视车厢中的众人,道:“大家把窗户打开一下吧,这车厢里的味道实在难闻,冷点儿就冷点儿,坚持一会儿,把臭味儿放净了咱们再关上……”

    女孩儿露了那么一手漂亮的绝活,说话就有分量了,一些靠窗的乘客,立刻就把窗户打开了,一阵冷风吹进车厢,让大家神智为之一清,中人欲呕的臭气,也迅速的被冷风吹散,吹出了车厢。

    “这小丫头,这小把戏玩儿的真不赖呀……”孙海潮看了一眼金发女孩儿的小手,笑呵呵的说道。

    “她那戒指挺漂亮,是不?”冯琳笑道。

    “敢情,你们俩都看出来了……”胖姨惊讶道。

    “这还用说?一个小丫头儿,凭什么能捏爆一罐儿啤酒?”孙海潮说道。

    “呵呵呵,说实在的是吧?这种小把戏我也玩儿过,挺好玩儿的,一开始的确是震了不少人……”胖姨压低了声音,说道。

    “嘿嘿嘿……”孙海潮冯琳两口子嘿嘿笑了起来。

    臭味儿很快就被风吹的一干二净,大家将窗户关上,整个车厢里,立刻回暖了,话说,拥挤的好处,就是暖和,当然了,夏天就不同了。

    “哎呀,我的钱……我的钱呢……”刚刚在和三个女孩儿对峙的过程中落败的愣小子,突然急惶惶的跳了起来,上下的翻着自己的口袋儿。

    话说,拥挤的坏处也是明显的,容易被小偷下手,这是没有季节性的。

    整个车厢的人,都看向了愣小子。

    此时,愣小子急的都快哭出来了,那可是他打工一年赚的钱呀,要回去给弟弟妹妹交学费的,要是丢了,不说他一年的辛苦白费了,弟弟妹妹也得被迫退学呀。

    “我的钱呀,我的钱呀……”愣小子找遍了全身上下,连被卧卷儿都仔细的翻了一遍,却是根本没有找到,不由得坐到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二十来岁儿,还是一个孩子呢。

    “喂,我说,你干嘛呢?还不快点儿报警?再过半个钟头就到了下一站了,到时候要是有下车的,你这钱就找不回来了……”金发女孩儿还挺爱管闲事儿的。

    “是呀……”愣小子咕噜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和两个同伴儿道:“张哥刘哥,麻烦你们帮我把前后门儿堵上,别让人出去,等一会儿警察来了,咱们让警察处理……”

    两个民工也不懂法,本着互帮互助精神,立刻起身,把前后门儿给堵住了,幸好的是,大家都理解愣小子的心情,也没人计较,毕竟,谁丢了钱不着急呀?

    愣小子却是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没过一分钟,四五个乘警就来到了这节车厢中。

    “怎么回事儿?谁报的警?”其中一个挺威严的女乘警,大声说道。

    “我,警察同志,阿姨,我钱丢了,三万块钱,是我一年的工钱,要给我弟弟妹妹交学费的……呜……”愣小子见了警察同志,立刻就咧着嘴哭了起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地主的小日子相邻的书:边戎小战士具有中国特色的骑士重新起航尤物皇后重修洪荒之逆生诀影剑末法时代的修道者独占星光球神都市圣骑录称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