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来不及说我爱你

来不及说我爱你 第20章 昙花

【书名: 来不及说我爱你 来不及说我爱你 第20章 昙花 作者:匪我思存

来不及说我爱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医师1879白袍总管极品桃花运汉末召虎盖世仙尊逆青春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青城道长玄界之门锦衣春秋堕仙天国的水晶宫    第20章 昙花

    雨又渐渐地下大起来,车窗上全是模糊的水痕,街景都似隔了毛玻璃,再看不分明。偶然听到汽车喇叭“呜”的一声,原来是有汽车被他们车子超过去。街上不少地方积着水,驶过时扬起哗哗的水浪,他有许多年没有开过汽车了,车子驶得又快,街口的交通灯他也没有留意,直直地闯了过去,交通警察一回头,正看见车影刷地已经闯过去,“嚯嚯”拼命吹起哨子来,他们的车早已经去得远了。

    一路上他都只是开车,静琬从后面只能看到他乌黑的发线,他曾经开车载着她的那个星光璀璨的夜晚,恍若已经隔世。隔着的不仅仅是八年,而是那些人,那些痛,那些伤,那些恸……冷了心,平了恨,终于是忘了,忘得可以淡淡地从容面对。车子在缓缓减速,码头已经到了,风雨渐大,码头上空无一人,只闻哗哗的雨声,粗白面筋似的雨抽打在地上,他将车驶上轮渡,整个渡船上只有他们这一部汽车,等了好久也不见开船,又过了半个多钟头,方才有个穿着雨衣、管事模样的人过来敲了敲车窗。

    他将车窗摇下来,疏疏的冷雨落在他的手臂上,寒冷的江风涌入车内,静琬不由打了个寒战,那人说:“风雨太大,我们停航了。”

    他并没有答话,随手将钱包取出来,就将百元的钞票抽了一沓出来,放在那人手上。那人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嗫嚅道:“风势这样大,只怕会有翻船的危险。”慕容沣又往那钱上加了厚厚一沓,那人见竟然足足有数千元之巨,心下又惶恐又惊喜,拿着那钱去轮舱中与人商量了几句。片刻之后回来,已经是笑容满面,说:“我们马上就开船。”

    小火轮拉响了长长一声汽笛,缓缓离岸。江边繁华的城郭越去越远,四面皆是哗哗的雨声,江流湍急,船行得极慢,驶到江心时分,雨已经越下越大,十余步开外已经什么都瞧不见,只见无数的雨绳从天上而降,四周都是白茫茫的水,连近在咫尺的江面都看不清楚。他突然回过头来,她猝不及防,正正对上他的眼睛。四目相交,她再也避不开他的目光。他突然就那样从座椅间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肩。她不由自主地被他紧紧拽向前来,不等她反抗,他已经吻上她的唇。那些遥远而芬芳的记忆,如同洁白的香花,一朵朵绽开在往事里。她身上依稀还有茉莉的幽香。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挣开,他生了一种绝望的蛮力,只是不放手。她柔软的身躯抵在座椅的间隙里,他的手也卡住了不能动弹,她越挣扎他越用力。那些往昔的光华流转,一幕幕从眼前闪过,他忘了这么多年,他隔了这么多年,几乎以为终其一生,再没有勇气来面对她,可是她偏偏要回来。

    他如何能再次放手?

    那些温软的过往,那些曾有的缱绻,她是生在心间的伤,一旦碰触,便是无可救药的溃疡。她的玻璃翠耳环贴在他的颈间,一点微微的凉意,这点凉意一直沁到心底深处去,然后从那里翻出绝望。他再不能够承荷这样的痛楚。

    她终于安静下来,她的手无力地攀在他的肘上,无论他怎样深切地缠绵,她的唇冰冷无丝毫暖意。他终于放开她。

    他只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了这白茫茫的水汽一样。天上泼倾着大雨,江面上腾起雾气,四面都只是苍茫一片。她的身躯在微微发抖,眼里只剩了茫然的冷漠,他慢慢地松开手,一分一分地松开,唇上还似乎留着她气息的余香,她离他这样近,触手可及。耳中轰隆隆,全是雨声。

    他缓缓地说:“静琬,我这一生,只求过你一次,可是你并没有答应我。我原以为这辈子再不会求人了,可是今天我最后再求你一次,离开程信之。”

    她凝视着他的双眼,他眼中已经平静得看不出任何情绪,她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能答应你,我爱信之,他是我的丈夫。”她声音很轻,但字字句句,说得十分清晰:“假若信之有任何意外,我绝不会在这个世上活下去。”

    他转过脸去,看车窗外茫茫的雨幕,过了许久,他忽然微微地笑了:“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兰花娇弱,只怕在北地养不活。我这些年来试了许多次,终于养活了一株天丽,你想不想看看?”

    她淡然答:“我到美国之后总是过敏,听了医生的建议,家里早就不养任何花了。”他“嗯”了一声,只听呜咽一声长长的汽笛,在江面上传出老远,隐约的白色水雾里,已经可以见着灰色的岸影绰绰。哗哗的江水从船底流过,翻起滔滔的浪花与急旋的水涡。急湍的江流在风雨中如奔腾的怒马,一去不回。风卷着大雨,刷刷打在车窗玻璃上,无数的水痕降下去,又有更多的水痕淌下来。

    车身微微一震,他的身子也突然轻轻一震,像是从梦中醒来。

    这八年来,这样的梦无时无刻都在做着,可是等不及到天明,就会残忍地醒来。

    船上的管事走过来,依旧是满脸堆笑:“可算是靠了岸,刚才在江心里,船差点打转儿,真叫人捏了一把汗。”

    铁质的船板轧轧地降下去,码头上已经有黄包车夫在张望,指挥轮渡车辆的交通警察穿着雨衣,看到轮渡靠岸,连忙拾阶而下。那高高的无数级台阶,仿佛一直通到天上去。她说:“我自己上去。”

    永江这样深、这样急的湍流,隔开了江北江南,隔开了他的人生。

    是再也回不去了。

    他没有下车,连轮渡什么时候掉头都不知道,去时那样短暂,每分每秒都那样短暂,而返回,仿佛此生再也抵达不了。

    船一分一分地靠近了,他静静地望着码头上荷枪实弹的大队卫戍,全是何叙安带来的人,轮渡一靠岸,连船板都还没放下来,何叙安带着近戍的侍从就跳上船来,见他坐在那里,因车窗没有摇上来,身上已经半湿,只叫了一声:“总司令。”他充耳未闻一样,太阳穴里像是有极尖极细的一根针,在那里缓缓刺着,总不肯放过,一针一针,狠狠地扎进去。大雨如注,只见那些卫戍的岗哨纹丝不动,站得如钉子一样,他终于跨下车来,卫戍长官一声口令,所有的岗哨立正上枪行礼,那声音轰然如雷,何叙安忙亲自撑过伞来,他举手就推开了,大雨浇在身上寒意彻骨。

    何叙安又叫一声:“总司令。”

    哗哗的大雨就像无数绳索在耳畔抽打,他慢慢地说:“叫顾伯轩来。”

    静琬回到家中,衣裳已经半湿,老妈子连忙替她拿了衣裳来换,她换了衣裳,身子仍在微微发抖。信之亲自给她倒了杯热茶,她捧着那杯茶,呷了一口,方镇定下来。信之并不询问她,神色间却有一种了然,轻轻地按在她肩上,说:“不用怕,一切有我。”她想到慕容沣眼底里的寒光,不由打了个寒噤,信之道:“我已经和大哥说了,搭最快的船回美国去。”静琬将脸贴在他的手上,信之轻拍着她的背,他的从容似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她也慢慢地镇定下来。

    因为他们留在国内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连日都忙着收拾行装。这天黄昏时分又下起雨来,程信之换了衣服预备出门,又进来亲兜兜:“爹地要走了,和爹地拜拜。”兜兜恋恋不舍:“那爹地早些回来陪兜兜玩。”静琬正要伸手去抱女儿,忽听佣人进来说:“少奶奶,亲家太太打电话来了。”静琬听说是母亲有电话,连忙过去接。尹太太说:“静琬,今天回家来吃饭吧,雅文表妹来了。”静琬说:“信之晚上有事情,我和兜兜回去吧。”忽又想起:“啊,兜兜晚上还有美术课。”兜兜是国画大师李决然的关门弟子,年纪虽小,但李决然执教素来严厉,兼之兜兜即将回美国,余下的这几课,更是尽心尽力。尹太太也知道兜兜不能缺课,于是笑着说:“那你回来陪陪雅文吧。”她挂上电话之后,信之道:“你回家去吧,过会儿我送孩子去上课。”静琬说:“你晚上不是有事?”信之道:“迟一会儿也不打紧的。”

    静琬换了出门的衣裳,兜兜抱着洋娃娃歪着头瞧着母亲,静琬忍不住逗她:“妈妈好看吗?”兜兜道:“好看!”又甜甜一笑:“妈妈是世上最好看的妈妈。”静琬忍俊不禁,吻了吻她的额头:“乖孩子,在家里乖乖的,过会儿上课回来,妈妈奖兜兜一个故事。”兜兜最爱听故事,闻说此言,乌溜溜的大眼睛不由一亮:“那妈妈讲白雪公主的故事。”静琬满口答应:“好,就讲白雪公主的故事。”见她发辫微松,说:“又玩得这样疯。”叫保姆取了梳子来,亲自给女儿梳了头,才拿了手袋出门。

    她下楼出门,走出大门后回头一望,程信之抱着女儿站在露台上,兜兜见她回头,甜甜一笑,胖乎乎的小手在嘴上一比,然后往外一扬,飞了个飞吻,静琬的嘴角不禁浮起微笑,也对女儿比了个飞吻。她上了车子,从后车窗玻璃里望去,车子已经缓缓驶动,只见兜兜的笑容越去越远,汽车转了个弯,终于不能看见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了。惟见千丝万缕银亮雨线,沙沙地织在天地间。

    静琬回到娘家,因为和表妹许久不见,自然很是亲热。吃过饭后坐着又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回家去。因为天已经黑了,又下着雨,司机将车开得极慢。静琬晚上陪着表妹喝了半杯红酒,觉得脸上发烫,将车窗打开来,那风里挟着清凉的水气,吹在脸上很舒服。刚从斜街里驶出来,忽然岔路口那边过来一部车子,紧紧地跟在他们的车子后面,拼命地按喇叭。静琬回头一看,认出是程家的车子,连忙吩咐司机将车停下。

    那车上跳下个人来,静琬认得是程允之的私人秘书吴季澜,他神色十分仓皇:“四夫人,四少爷和小小姐坐的汽车出了事。”

    静琬觉得轰然一声,整个世界突然失声。吴季澜的嘴还在一张一阖,她却根本听不到他在讲些什么,天空暗得发红,而脚下的地软得像绵,仿佛未知名处裂开巨大的口子,将她整个人都要生生撕碎。无数的冷雨激在脸上,像是尖锐的钉子,一根根钉到太阳穴里去,硬生生地插入到迸开的脑浆里,然后搅动起来。天与地都旋转起来,她全身都颤抖得厉害,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身体内没有一丝暖意。她本能地将手按在胸上,可是那里像是突然被剜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一样,像是有汩汩的血涌出来,剧烈的痛楚从中汹涌出来。她冷得直发抖,惟有胸口那里涌起的是温热,可是这温热一分一分地让寒风夺走,再不存余半分。

    吴季澜怕她晕倒过去,她脸色苍白得可怕,手紧紧攥住车门,因为太用力,纤细的手指关节处泛白,他十分担心地叫了声:“四夫人。”

    她的声音发抖:“信之和孩子到底怎么了?”

    吴季澜不敢说实话,说:“受了伤,现在在医院里。”

    她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直到进了医院,下车时一个趔趄,几乎被绊倒,幸得吴季澜扶了她一把。她全身都在发抖,程允之站在门外,脸色灰败,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见到她,微微张了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的目光已经越过他,看到后面的病床。

    孩子毫无生气地躺在那里,小脸上全是鲜血,她慢慢地走近,拿发抖的手去拭着,血已经慢慢凝固,兜兜嘴角微翘,仿佛是平日睡着了的模样。她的声音很轻,像是惟恐惊醒了女儿:“孩子,妈妈回来了。”她将女儿抱起来,紧紧地搂入怀中:“妈妈回来了。”她的目光呆滞,可是声音温柔得像水一样,信之也静静地躺在那里,他的西服让血迹浸得透了,熟悉的眉目那样安详,她死死地箍着女儿冰冷的身躯:“好孩子,爹地也睡着了,你别哭,吵醒了他。”

    她伸出手去,想要触摸信之的脸庞,程允之再也忍耐不住,“啪”一声重重掴了她一掌:“滚开!”

    她整个人都跌开去,仍旧只是紧紧地搂着女儿,程允之全身颤抖,指着她:“是你!就是因为你!哈哈,车祸!哈哈!”他笑得比哭还难听:“慕容沣的情报二处,什么样的车祸造不出来,就是因为你!”

    静琬半张脸上火辣辣的,但她根本不觉得疼,抱着孩子慢慢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吴季澜骇异万分地看着她,见她眼底凄寒刻骨,竟不敢拦阻。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她解下斗篷裹住孩子,柔声说:“好孩子,下雨了,妈妈不会叫你淋着雨。”

    司机见她抱着孩子出来,问:“小小姐怎么样?”她“嗯”了一声,说:“小小姐睡着了。”司机听她这样说,于是又问:“那四少爷还好吗?”静琬又“嗯”了一声,说:“你送我们去一个地方。”

    路很远,走了许久许久,街上稀疏无人,偶然才见一部车驶过,一盏一盏的路灯从车窗外跳过,瞬息明亮,渐渐暗去。她将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就像还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婴儿。她仍旧记得女儿的第一声啼哭,她在精疲力竭里看到粉团似的小脸,她以为,那会是她一生永久的幸福。

    大门外有岗哨,看到车子停下,立刻示意不得停车。她自顾自推开车门,抱着女儿下车。大门口两盏灯照得亮如白昼,她发上的雨珠莹亮如星。冷冷的风吹起她旗袍的下摆,她凌乱的长发在风中翻飞。她问:“慕容沣呢?”

    岗哨正待要发作,门内号房当值的侍从官已经认出她来,连忙叫人打电话,自己迎出来:“尹小姐。”

    她的目光空洞,仿佛没有看到任何人:“慕容沣呢?”

    侍从官道:“总司令病得很厉害,医生说是肺炎。”

    她的声音里带着透骨的寒意:“慕容沣呢?”

    那侍从官无可奈何,只得道:“请尹小姐等一等。”温中熙已经接到电话,极快地就走出来,见着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尹小姐。”

    “慕容沣呢?”

    温中熙道:“总司令不在这里。”

    静琬“哦”了一声,忽然嫣然一笑,她本来如疯如癫,这一笑却明媚鲜妍,说不出的美丽动人。温中熙失神的一刹那,她已经径直往内闯去。温中熙拦阻不及,紧追上两步:“尹小姐!尹小姐!”

    一路进来,都是很旧的青砖地,那院子天井里,疏疏种着一树梅花,一树海棠。绿叶成荫,蔽着一角屋舍。走廊之下摆了许多花盆,月洞门的两侧一对半旧的石鼓,上头花纹依稀可见……她神色恍惚,跌跌撞撞越走越快。

    温中熙焦急万分:“尹小姐,你若再往前,恕我无礼了。”静琬微微一笑:“姓温的,你试一试动我一根头发,我管叫你们总司令剥掉你的皮。”温中熙略一迟疑,她已经闯进了月洞门内:“慕容沣!你给我出来!慕容沣……”里院当值的侍从官猝不及防,只得两个人一左一右,将她拉住,她挣扎着扬声高叫:“慕容沣,慕容沣……”凄厉的声音回荡在院中,慕容沣虽然隔了数重院落,隐约听见,顿时霍然坐起,脱口叫了声:“静琬。”

    温中熙也顾不得忌惮了,将静琬往外推去:“尹小姐,总司令不在这里。”静琬反手就是一掌,击在他下巴上,他哪里敢还手,只是手上使力:“尹小姐,我们出去再谈。”忽听身后有人炸雷般一声断喝:“放开她!”所有的侍从官不由尽皆垂下手去,温中熙见慕容沣已经出来,也只得放了手。

    雨声沙沙,她的声音似是梦一样:“沛林,沛林,是我,我回来了。”语音宛然,在这样的静夜中,说不出的动人柔美。慕容沣见她笑靥如花,心中抽痛,她慢慢地走近他,小心翼翼掀开怀里的斗篷:“你看我带谁来见你。”廊下灯光照着孩子鲜血斑斑的一张脸,说不出的诡异。他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她却猝然伸出手,那手中竟然是一把镶宝钻的小手枪,他本能般大吼一声,她已经回手抵在左胸上,砰一声扣动扳机。

    温热的血溅在他脸上,他扑出去,只来得及紧紧地搂住她,她的身子软绵绵的,血迅速浸透他的衣襟,他整个人都像傻了一样,只是紧紧搂住她。她挣扎着大口喘着气,嘴角剧烈地颤抖着,他急切地低下头,她的声音比雨声还要轻微:“慕容沣……孩子今年七岁……她是……她是……”她急促的喘气声像是锋锐的尖刀,剐入他心底深处,他全身都在发抖,她竟然是在微笑着,拼尽了全部的力气:“是你……”那一口气接不上来,头微微一垂,再无声息。

    血顺着手腕一点一点地往下滴,他痴了一样。

    雨声簌簌,直如敲在心上一样。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是暮春天气,满院都是飞絮,就像下雪一样。母亲已经病得十分厉害了,他去看她,那天她精神还好。南窗下无数杨花飞过,日影无声,一球球一团团,偶然飘进窗内来。屋子里惟有药香,只听见母亲不时地咳嗽两声,那时她已经很瘦了,连手指都瘦得纤长,温和地问他一些话。他从侍卫们那里学了一支小曲,唱给她听。她半靠在大枕上,含笑听他唱完,谁晓得,那是母亲第一回听他唱歌,也是最后一回。

    过了这么多年,他再也没有为旁人唱过歌,他说:“我是真不会唱。”她却不依不饶:“我都要走了,连这样小小一桩事情,你都不肯答应我?”他见她虽然笑着,可是眼里终归是一种无助的惶恐。心下一软,终于笑道:“你要我唱,我就唱吧。”

    其时雪愈下愈大,如撒盐,如飞絮,山间风大,挟着雪花往两人身上扑来。他紧紧搂着她,仿佛想以自己的体温来替她抵御寒风。在她耳畔低声唱:“沂山出来小马街,桃树对着柳树栽。郎栽桃树妹栽柳,小妹子,桃树不开柳树开。”寒风呼啸,直往人口中灌去,他的声音散在风里:“大河涨水浸石岩,石岩头上搭高台。站在高台望一望,小妹子,小妹子为那样你不来……”

    风声里,无数的雪花落着,天地间像是织成一道雪帘,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只是紧紧地搂着她,她眼中泪光盈然:“你一定要早些派人去接我……到时候我……”

    只是说:“我等着你去接我。”

    屋子里并没有开灯,门是虚掩的,走廊里一盏吊灯,晕黄的光从门隙间透进来,给高高的沙发椅背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谨之从外面进来,眼睛过了好一阵子,才适应屋内的黑暗。窗外的雨早就停了,微凉润泽的水气依旧袭过窗棂,带着秋夜的寒意。窗隙间透进微白的月光,冷淡如银。

    黑暗里,她侧影如剪,过了很久才开口,声音微带喑哑:“怎么样?”

    何叙安道:“总司令还是不肯。”

    谨之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去见他。”

    何叙安道:“以叙安拙见,夫人……此时不宜……”

    谨之道:“哪里有工夫容得他这样胡闹,既然他要闹,我就奉陪。”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大氅,氅衣领口惟有一枚钻石别针,在微弱的光线中,恍若泪滴一闪。她的眼睛在黑暗中亦是熠熠照人,何叙安知道劝阻不住,只得侧身让路,轻声道:“夫人,别与总司令计较,他如今是失了常态。”

    谨之并没有做声,侍从官已经替她打开通向内里的双门,幽暗的阔大房间,惟有窗台透入惨白月光,她只朦胧看见慕容沣垂首坐在沙发上,转脸就命令侍从官:“开灯!”侍从官迟疑道:“总司令不让开灯。”

    谨之听他如此回答,伸手开灯,突如其来的光明令慕容沣蓦地抬起头来,谨之只见到他一双眼睛,净是血红,便如最绝望的野兽一样,死死地瞪着她。她的心里骤然一寒,未及反应过来,他手一抬,手中的枪口光芒一闪,只听“砰砰”数声巨响,瞬息灯火俱灭,眼前一暗,哗啦啦尽是水晶碎片从灯圈上跌落的声音。

    谨之让四溅的水晶碎片划过手背,手上顿时一阵痛楚。她往前数步,脚下水晶吊灯的碎片被踩得劈劈啪啪微响,而他坐在那里,如同一尊塑像,只是用双臂紧紧地、紧紧地搂着怀中的人,仿佛只要一松手,就会有人夺去她似的。

    借着月光,谨之才看清楚静琬在他怀中,如同熟睡的沉酣,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笑意,只是惨白月色里,这笑容看着更是说不出的诡异。她不由打了个寒噤,慕容沣低沉的声音已经响起:“滚开。”

    她并没有停步,他扬手就是两枪,子弹擦着她的鬓角飞过去,淡淡的硝味与火药的气息,那样近,侍从官吓得面无人色:“夫人!”她依旧没有停步,他背对着窗台而坐,肩头全是冰冷的月光,仿佛一匹银纱从他整个人头顶罩下来,水银样淌了满地,而他只是紧紧搂着怀中的人。他的胸襟前全是干涸的血迹,黑色的,一大块连着一大块,他的手上也全是血,已经凝固了,像是暗色的花,大朵大朵地绽开,开得满天满地惟有这种暗沉沉的紫。在他的怀里,她的脸上却很干净,宛若熟睡着。他只是珍爱万分地揽着她,坐在那里,窗外的月光慢慢地淌入他的臂怀,他一动也不动,仿佛惟恐惊醒了她。她睡得这样好,这样沉,这样安静地任由他端详,任由他拥抱。

    这么多年啊,这么多年,她到底是他的,一直是他的,谁也不能来夺了去。

    谨之说道:“人已经死了,你还发什么疯?”

    她竟然敢这样说,他劈面就是一掌,谨之避闪不及,被重重地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中竟然有眼泪迅速地涌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会流泪的,她将脸扬一扬,再扬一扬,硬生生将那水汽忍回去,从齿缝间挤出一字一句:“慕容沣,这就是报应,你竟然害死信之……你竟然丧心病狂害死信之。活该尹静琬死了,你就算抱着她坐在这里一辈子,她也不会活过来了。”

    他胸口剧烈地起伏,突然扬手就将手枪向她砸去,她往旁边一让,那枪咣当一声,落在墙角,她不会再让他伤害到她了。她冷冷地道:“慕容沣,你只管混蛋下去。南线告急的电报一封接着一封,我告诉你,你若不想要这天下了,你就只管坐在这里。”

    他慢慢地抬起头来,惨白的脸上竟然含着一丝微笑,那微笑慢慢扩散开去,他竟然吃吃地笑起来,饶是谨之胆大,也禁不住心中微微害怕。他仰起脸来,哈哈大笑,那眼泪却刷刷地顺着脸颊淌下来:“天下?如今我还要这天下做甚?”他举手一指:“程谨之,这江山万里,这家国天下,我都拱手给你,都给你!”

    她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给他一记耳光,不想他只手微抬,已经牢牢地挡住她,只略一用力,便将她摔开去一个趔趄。她气到了极处,反倒镇定下来,扶着那沙发扶手,微微点头:“我知道你发什么疯,静琬最后说的话,才叫你这样发疯。那孩子今年六岁,根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她这样骗你,就是想叫你发疯。你害死信之,害死孩子,所以她才说出那样的话来,好叫你痛悔一辈子。她最后还能有这样的心思,将你逼上绝路,连我都不得不佩服她。如今你想要怎么样我都不管,可是有一条,哪怕这世间万事你都不想要了,我绝不会容你,因为清渝才是你的儿子。”

    他恍若未闻,任何人说什么,他都不必听见了,只是垂首无限贪恋地瞧着她的脸庞,她的嘴角微微上扬,连最后那一刻亦是微笑着。她说:“沛林,我回来了……”

    她终于回来了,回到他的怀抱,隔了这么多年,隔了这样多的人和事,烛火滟滟,照着她一身旗袍,亦如霞光映出飞红。温热的血溅在他脸上,他扑出去,只来得及紧紧地搂住她,她的身子软绵绵的,血迅速浸透他的衣襟,他整个人都像傻了一样,只是紧紧搂住她。她挣扎着大口喘着气,嘴角剧烈地颤抖着,她急促的喘气声像是锋锐的尖刀,刺入他心底深处,他全身都在发抖。

    她的身躯渐渐冷去,怀中孩子一张小脸上全是鲜血。她死前最后一抹笑容仿佛绚目的昙花,照亮整个夜空,又如烟花璀璨,盛开在最黑暗的天幕,无数的花瓣溅落,火树银花,仿佛流星雨洒向大地,而她慢慢冷去,整个世界都随着她冷去……周围死寂一样的黑暗,这模糊而柔软的黑暗涌上来,将他陷入其中,无边无际的黑暗,永生永世,他亦无法挣脱……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来不及说我爱你相邻的书:三国牛人附身记网游剑仙体尊网游之武器大师功高震主僵尸医生异世长生宝宝妈咪我要了乱世英雄穿越之毒步天下云中子异界游位面武侠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