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沥川往事

正文 63、三八番外(下)

【书名: 沥川往事 正文 63、三八番外(下) 作者:玄隐

沥川往事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灵车极品奶爸白银之轮大逆之门捡个杀手做老婆终极教官海贼王之剑豪之心大宋王侯独家专宠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是杀毒软件    我看着手指上的戒指,米芙怎么可能明白其中的周折和惊心动魄。我笑而不答。

    所幸,沥川已经向我走来了。

    “嗨,米芙!”他说,“见到你真高兴。——我以为你还在德国忙你的设计呢。小秋,我来介绍一下,米芙是rob建筑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曾经与我合作设计过好几个项目。我非常喜欢她的设计,合作也十分愉快。”

    沥川在社交场合相当老练。毕竟几代家学已给他构筑了强有力的社交网络。参加这次大会的除了沥川还有他的一个叔叔和两个堂兄,因有项目缠身先一步离开了。不然王家人可以在这里搞一次家族会餐了。

    我觉得米芙看沥川的目光从头到尾都充满了爱怜与挑逗。她的话音一下子软了几分,头偏过去又偏过来,笑得天花乱坠。这当然不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在沥川面前失态的女人,但我还是有一点点吃醋。

    他向她介绍我:“这是我的妻子谢小秋,她是位非常优秀的职业翻译。”

    “我们已经互相认识了。”

    “米芙,我的堂莫亚大学二年级,寒假想到你那里实习一下,可不可以?”

    “打住,alex。你该不是想送个小间谍过来刺探军情吧?”

    “怎么会呢?本来也有别的去处,只是她太崇拜你了。小姑娘刚上大二,什么也不懂,你让她打打杂学点基础知识就好。”

    “她会说英语吗?”

    “会法语和德语,英文能听懂,只是说得不太流利。你不是会法语吗?”

    “我的天,我那点法语只够看个时装杂志。要不你付钱,我替她请个翻译?”

    “行,我让她哥付钱吧。”

    “真小气,还是堂兄呢。这点钱也不舍得出。”

    “你批评的是,我让她自己拿打工的钱付。都这么大了还好意思花家里的钱。”

    “我知道一家宾馆对外国学生优惠的。”

    “哦,不麻烦了。我会替她订一家离你们公司最近的宾馆。”

    “离我们公司近?那个黄金地段?”她忽然咯咯地笑起来,“你这堂兄可真要破费了哦。”

    “毕竟是女孩子,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再说干我们这一行,休息好、吃好很重要。”

    “好吧,让她给我打电话,剩下的我来安排,你就放心吧。”她目色含嗔,胸脯挺得高高地,“真是的,alex,你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告诉我。”

    沥川连忙解释:“很抱歉,我们是在中国举行的婚礼。你什么时候有空来苏黎士?小秋和我一定好好请你吃饭。”

    “最近不去瑞士,alex,孩子出生摆酒时别忘了我就行。”话说完,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我的小腹。

    我有点窘,仿佛被刺着痛处,踌躇地看着沥川。

    他倒是淡定如常:“当然。”

    晚宴很丰盛,我却吃得毫无滋味,满脑子都在想ivf。沥川慢慢地喝果汁,我捧着一杯酒在一旁陪笑,心底藏着重重的心事,一不留神喝了个半醉,一回房间就躺下了。沥川还要见一个朋友,送我回来,叮嘱我先休息,转身又出去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他再次回来时,我抱着被子坐在大床的中央,认真地对他说:“沥川,我打算进行ivf。”

    我没说“问一问”,或者“试一试”,没给他任何争辩的余地。而且我也没用“我们”这个词,因为这件事——若是纯粹从程序上说——不需要他的参与。

    他将门卡往桌上一放,神色微微惊异,低头想了想说:“我能不能劝你放弃?”

    他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我尽量让自己的口气显得有商量,“这事儿其实不需要你参与。冷冻的精子闲置多年,我不过顺手拿来用一下,浪费了岂不可惜,你说呢?”

    他叹了一口气,坐到我的身边:“第一,做ivf你会被抽很多次血,你有晕血症。”

    “我不晕自己的血,我不怕。”

    “第二,过程繁琐、成功率小、心理压力大,很多人最后都要见心理医生。”

    “成功率小?那就多试几次呗。”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的基因很不好。”

    我皱起眉,从头到脚打量他:“你的基因挺好的哇。英俊漂亮,智商也高。”

    “我的基因里恐怕含有癌症。”

    “嗳,别想太多。我的伯父还死于胃癌呢,我外婆还有关节炎呢。相信我沥川,这只是偶然现象。”

    “小秋,”他默默地看了我一眼,“你的心是无比坚强的。我若有什么不测,你不会过不下去。可是,如果让我的孩子在童年时代面对这些——无论是对她还是对我——都太残忍。你想过了吗?”

    我一时沉默,觉得难以回答。

    可是我硬着脖子说:“我为什么要想消极的事呢?我又不是个消极的人!难道你每画一张图、每设计一栋大楼都会想到它被地震震垮吗?”

    “我当然会想!我的所有设计都强调防震能力。”他忽然换成乞求的语气,“我们能不能过几年再考虑这个问题?”

    “可是——年纪越大怀孕的可能性就越小,要试就得趁早啊。”

    “再等三年,行吗?”他拉着我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地吻了吻,“让我确信我的健康足以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

    “不!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啊。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做父亲的。就算你出了事,我也可以独自抚养孩子长大的。沥川,想想看,如果咱们有个孩子,那生活——”

    “小秋,请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好吗?”他打断了我的话,声音有点闷,明显地生气了。

    我凝视他的眼睛,坚决地说:“沥川,我要孩子,这一点你无法改变。”

    因为这句话,沥川郁闷了整整一晚上,几乎不和我说话。

    我没料到他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婚后我们也偶尔拌嘴,从未认真吵过什么。我们都无比珍惜这份难得时光。

    第二天沥川做会议报告,我则到楼下游戏机室打了一天的电子游戏,回来时见他一脸苍白,似乎一夜没睡好,我就没再提这事儿。

    会议闭幕之后我们去了陶尔迷小镇,住在一个后临悬崖面朝大海的宾馆里。沥川带我去看了这里驰名的火山和海滨浴场。小城上山石荦确、小巷穿梭,到处是石块垒砌的层层台阶。我们特地参观了古希腊剧院的遗迹,古壁坍塌了,新的剧目仍然上演。美丽的海湾、慵懒的街道、四处奔跑的孩童,戴着帽子的老人。沥川全程陪我,这地方他以前来过,所以又当解说又当向导,累得够戗。

    我心软了,回到瑞士整整两周,没提ivf。

    一日黄昏,我开车回家,买了一大堆菜,给沥川烧了一碟他爱吃的鱼,见他还未下班,便拿着水壶到门前的草坪浇花。

    我们的邻居安吉抱着自己三个月的女儿苏菲跟我聊天。

    “安妮,”她说,“苏菲今天可惨了,一整天都在哭,起了一脸一身的疹子,你看看,我心疼坏了。”

    小苏菲脸上红光光的,满是小疙瘩,涂了一层厚厚的凡士林。

    “可怜的苏菲,会很痒吗?”我将孩子接过来,抱在怀里仔细地看,捏住她乱动的小手,“你看她老想抓自己的脸。”

    “是啊,给她剪了指甲,想给她戴个手套,天气太热,她万分不乐意呢。”安吉是本地人,在英国读的大学,虽有浓重的德国腔,英文很灵光。

    “要不把家里的空调开冷一点?”我建议。

    “不成啊,怕她感冒。昨晚她闹得可凶了,我和她爸一夜都没合眼。”

    “原来养孩子这么辛苦啊。”我看着安吉脸上的黑眼圈,叹了一口气。心里却想,怎么辛苦我都愿意啊。可是,养孩子毕竟不是一个人的事,沥川的支持也很重要。我越想越纠结,接下来安吉说了一大堆如何起夜如何喂奶的细节,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听见了最后一句。

    “……现在累是累,三岁以后就好多了。到时候你还嫌她们长得太快了呢。”

    手臂里那柔软的小东西动了动,扑闪着绿色的大眼睛,长着金黄小卷毛的脑袋软软地贴在我的胸前,嘴里啊啊地叫着,我逗她笑,她也冲我笑,又将自己的手指塞到嘴里吮。我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小脸,低头一看,胸前的衣服被她的涎水沾湿了一大块儿。

    我连忙说:“嗳,你看她是不是想吃奶了?”

    “刚刚喂过,”安吉说,“其实你家alex也特别喜欢小孩子。苏菲的姐姐小时候,只要沥川在家就往他家跑,不知道从他那里骗了多少个冰淇淋和巧克力呢。”

    “是啊。”我说。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我何尝不知道沥川喜欢孩子。

    可是回来之后沥川再也不提孩子的事情了。显然,最近几年内他不打算要小孩。而我则偷偷地在网上查信息,我猜得没错,ivf的产妇年龄越大,成功率越低。

    顿了顿,安吉偏偏又问:“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嗯?如果现在就要的话,她可以和苏菲一起玩儿。咱们两家都省事儿了。养孩子可是体力活,生得越早越好。”

    “是啊。”我含糊地说。

    “王家就两儿子,老大是不生的,老二也没迹象,alex的爷爷只怕是急坏了吧?”

    还真懂得中国文化,我看着她,哭笑不得。

    因为身上的病,关于孩子的事,全家人都替沥川敏感。闲谈间大家自觉避开这个话题。王家倒不愁有第四代,我们在这里参加了好几个满月派对,送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礼包。正不知如何作答,安吉忽然移目:“哎,你家alex回来了。”说罢向我的身后招招手,将孩子接了过去。

    我回过头,沥川不知何时已开车回来了,似乎在车边已站了一会儿,我赶紧奔过去,替他接过装笔记本电脑的皮包。

    “今天这么早到家?没堵车啊?”我问。

    “没有。”

    “饭菜都做好了,等着你吃呢。”

    “不是说,等我回来再做吗?”

    “不行,这回我得露一手给你瞧瞧。咱们吃正宗的云南菜,我特意去中国店买了年糕。”

    沥川笑了笑,摸摸我的脸:“安吉的女儿可爱吗?”

    “太可爱了!”我脱口而出,“恨不得天天抱在怀里。”

    语气太兴奋透露了我的心事,怕他发现,我赶紧将话题岔开:“快进屋吧,汤还在炉子上在炖着呢!”

    换了鞋,直奔饭厅坐定,沥川喝下一口汤,忽然说:“小秋,如果你实在喜欢孩子就去ivf吧。我今天刚好有事找医生,顺便问了问。”

    “……”

    “小秋?”

    “……嗯?”

    “干嘛发呆?”

    “你找医生?有什么事?你不舒服吗?”我嗓音干涩,神经紧张地看着他。

    “不不不,别乱想。是我的药吃完了,让他替我再开两瓶。”

    我松了一口气:“哦。”

    “关于ivf,你是想去苏黎士的诊所,还是美国的诊所?”

    “那个……不是说……再等几年吗?”

    “小秋,别太在意我的感觉,你自己的感觉也很重要啊。”

    我怔怔地望着他,心咚咚直跳:“这么说,沥川,你同意ivf?”

    “嗯。”他抚了抚我的肩,“我只是担心你会受折磨。做ivf要去很多次诊所,要做很多的检查,还要吃很多的药,不少药有副作用,这些就也罢了,成功率又这么低——我不想看见你失望。”

    我咧嘴一笑,向他做了一个ok的姿势:“没关系的。这段时间我正好有空,老板说既然我不在昆明,会尽量少安排我一些活儿,剩下时间我就专心造人啦。”

    见我这么开心,他也笑了:“那我们去加州的西奈山吧,那里有很好的诊所。只是——医生说,他担心精子在运输过程中会出问题。”

    “咱这儿——苏黎世——就没有诊所了?能不能就在这里做呢?”

    “他倒是向我推荐了一位辛格医生,他的诊所目前是瑞士ivf最高成功率的保持者。”

    “那是多少?”

    “39%。当然如果算上精子的活力,还要打很大的折扣。”

    “嘿嘿!”我拍了拍他的脸,“不要紧,一次不行就两次嘛,你有钱,我有身体,早晚会成功的。”

    “……”

    沥川没有告诉我更多。我在英特网上做了进一步的研究。数据显示,ivf对夫妇的情绪和心理会有很大的冲击。如果失败,百分之六十的夫妇会出现情绪失控:忧郁、焦虑、愤怒、失眠、争吵……百分之十三的女性会产生自杀念头。且不说由此付出的职业、时间、经济、情感和夫妻关系上的种种代价。

    我拒绝想这么多。在我谢小秋的幸福蓝图中始终有沥川和我们的孩子。不然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个观点有点老旧,但我绝不放弃任何机会。

    我想了想,对沥川说:“那你有辛格医生的电话吗?”

    他点点头。

    “我马上和他约时间,尽快开始。”我说,“这事从头到尾你都不要参加,我一个人可以承受失败的压力。如果加上一个你就扛不住了。”

    “那怎么行?这是咱俩的事儿。”他的脸硬了硬,“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诊所的。”

    “哎,你这么忙,没有那么多时间陪我。ivf的周期很长的。”

    “不长。一次大约三周的样子。”

    “那还不长吗?你手头上有多少个项目?都是有截止期的吧?这种事很让人分心的。”

    “没事,我若不陪着你,万一不顺利,你会想不开的。”

    这话又戳中了我,我一跳三尺高:“哈,又来了!我有这么脆弱吗?”

    “你有。”

    我不服气,过去掐他的脖子,不让他说话:“说定了,我一个人去。成不成的一定告诉你结果。”

    “你去不了,没我不行。”沥川说,“这医生的英文只怕你听不懂。我已答应你做ivf了,你也要让一步,让我陪你去。”

    “不。我一个人去。我会向你汇报进展。”

    “小秋——”

    “别再说了,沥川,我意已决。祝贺你找到了一位意志坚强的妻子。”

    翌日我独自驾车去见辛格医生。

    沥川在门口将我拦住:“等等——”

    我大声抗议:“嗳!昨天已经说过啦!我一个人去!”

    他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将车钥匙塞到我手中:“你的车没油了。”

    “噢,对的,我得先去加油。”

    “不用,我已经给你加好了。”

    “……哦……这样啊……什么时候加的?”

    “早上,你还没醒。”

    沥川说得没错,辛格能说流利的英语,却带有浓重的德国口音。常人多半听不懂,可是我不一样啊。我是训练有素的翻译,交谈片刻就掌握了他的发音方式。比如好多w的音你要理解成v,d要理解成th。f打头的单词要换成v,“fery good”就是“very good”了。简单换算几次,我们已能交谈无碍。

    详细地询问了我的健康状况和病史之后,辛格医生发给了我一套检查lh荷尔蒙分泌的试条,让我测算自己的排卵期。我同时开始吃避孕药,据他说是为了提高卵巢的反应性,以便月经准时来临。

    一切顺利,月信初至,我去诊所进行了抽血和超生波检查。医生对我的健康十分满意。我的子宫也没有任何问题。于是他们开始在我身上注射促排卵药。这种注射需要一天三次,持续十天,由沥川请护士在家中完成。此外还有相当频繁的血液和b超检查。

    卵子在严密的监控中逐渐成熟。

    时机一到,医生给我注射了一种简称hcg的激素,告诉我三十六个小时之后开始进行穿刺取卵。名字听起来吓人,由于使用了麻醉,整个过程我基本上是睡过去的,没有任何感觉。完成之后只是觉得小腹微微有些痛疼,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

    由于好奇和信心十足,所有的检查我都积极配合。ivf的过程果然繁琐,有时一天要去几趟,有时天天都要去。我让沥川仍旧去公司上班,不必次次陪我。有时检查完毕,我会在停车场上见到等我的沥川,但我拒绝他陪我见医生和做各项检查。辛格告诉我,沥川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因为他一天至少打一次电话,询问所有的细节和程序。穿刺那一天,他一直守在手术室的门外。见我衣冠楚楚地出来,笑而不语。后来的几天他都显得很轻松,大约是被我满不在乎的精神感染了。

    三天后,三个健康的胚胎被植回我的子宫。这次不算外科手术,不需要麻醉,我也不觉得很痛。结束后医生让我在床上静静地躺几个小时,沥川给我带了一本侦探小说,我读了几页,看不进去,和他聊天。

    看得出他的淡定是装出来的,因为他不肯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而是拄着拐杖在病房里走来走去。我悄悄地想,十四天之后的孕检他会不会更紧张?

    “哎,沥川,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我信心十足地向他举拳。

    他抓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摩挲:“答应我,小秋,就试这一次好吗?如果不成功就不再试了。”

    “为什么?”

    “看见你天天这样又是打针又是抽血,我快崩溃了。”

    “奇怪,打针和抽血,这不是以前你经常干的事吗?我觉得你至少比我习惯啊!”

    “我不习惯。”他轻声说,“上次你的腿手术,我在医院外面站了一夜。后来你越病越重,我每次看见那个艾松都想掐死他,到现在一想这事儿我还恨他。”

    “那你当时进来看我嘛,真是的,那么狠心。我当时可是恨死你啦。”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想……也许那样你会快些move on,投入到艾松的怀抱。”

    “你少来啦!像我这样意志坚定的人,是不会轻易改弦易辙的。”

    “改什么?”他没听懂。

    “改变目标的。”

    “小秋,你的意志真坚定,我真是太佩服你了。放在革命年代你就是个英雄了。如果是抗美援朝,碉堡都不知道被你炸了多少个了。我惨淡凄凉的人生,就靠你来指点我前进了。”

    “沥川,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贫嘴了?”

    回家的时候我拉着沥川拐进一家婴儿用品商店,买了一套粉红色的小衣服。

    我们都喜欢女孩。

    沥川一声不响地去柜台交钱,热情的售货员向我积极推销:“这位太太,你们的婴儿车买了吗?奶瓶买了吗?初生婴儿的尿布买了吗?还有包婴儿的小绵毯、小帽子、小手套?电动吸奶器?婴儿床?全套的发声小玩具?”

    沥川神色极淡:“不着急。”

    “本店这周有酬宾活动,所有商品一律八折,不要错过时机哟!”

    “嗯,”我笑了笑,将一双玻璃奶瓶扔进购物车,“那就再买对奶瓶吧。”

    “好呐!”

    沥川瞪了我一眼。

    “瞪什么,实在生不出孩子,这瓶子也可以用来装酱油的。”

    转眼到了第十四日,晨起用试纸验孕,我失魂落迫地从洗手间走出来。

    没有我期待的符号。

    沥川上前拥抱我,低声安慰。

    “先别气馁,试纸会有失误,血检的结果才最可信。”我看着纸盒上大大的几个“99.9%的准确率”不信邪地说。

    沥川没说什么,带我驾车去诊所,去得太早没开门,我们在门外的咖啡馆里枯坐,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

    抽完血后,沥川带我去了附近的一家法国餐馆。我并不是很喜欢法国菜,不是因为不好吃,而是因为量太少。我怀疑法国厨师都是练过太极的,若大一个白色的碟子,当中一小块鱼,配上各种颜色的汤汁,堆成很艺术的形状,很别致地呈上来。味道不错,就是吃完了还饿,不得不用甜点塞肚子。

    可是法国菜的确能耗时间。开胃菜、汤、鱼、烧烤、沙拉、甜点一道一道地上,我强掩着心底巨大的失落和焦躁,保持镇定地和沥川闲扯。

    我甚至给他讲了三个国产小笑话。

    沥川不怎么听得懂,我一个一个地解释给他听。

    “别着急,小秋。”他握了握我的手,“等会儿我去看看新闻,看什么地方有龙卷风了、水灾了、地震了,咱们可以去领养几个孤儿,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谁说我着急了?我有打持久战的准备。”

    过了一天,血检结果出来了。没有怀孕。

    辛格说,失败是很正常的,毕竟ivf的成功率真连一半都没有。何况沥川的精子质量并不特别好。他建议我先休息一段时间,心态和体力都调整好了再说。

    他没有建议我做第二次,看来沥川给他施加了压力。

    我坚决摇头:“我不等,马上开始第二轮。”

    辛格看了看沥川,说:“你太太很有主见。”

    沥川苦笑:“是的,没人能改变她的决定。不过,凡是我妻子想要的东西,最后都能得到。”

    直到第四次ivf我才得到怀孕的消息。那时沥川已开始了他的第二轮心理治疗。屡次失败对他来说打击惨重。而我在失败之后的强颜欢笑和伪装乐观更让他心痛如割。他开始频繁失眠、皮肤过敏、而且越来越沉默寡言。霁川怀疑他得了抑郁症,强拉着他去看了几次心理医生。

    其实沥川的心理素质极其坚强,不然早就被癌症击垮了。可是他同时又是个情感丰富、善于内省的人,尤其不能看见亲人受苦。他总把这一切都想成是自己的过错,然后沉浸在不安和自责之中。霁川和rené开始轮流劝我放弃ivf:“你们可以□□嘛,想要几个都可以,沥川绝对支持你。”

    我知道,他们担心沥川的健康,怕他承受不了ivf失败的打击而出现病情恶化。

    于是我说:“这样吧,我对沥川宣布放弃ivf。然后你们俩将他弄到别的国家去住两个月。”

    两个人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个疯子。齐齐地说:“那你呢?你究竟是什么打算?”

    我一抱胳膊:“留在这里,换一家诊所,继续ivf。只是一切都向他隐瞒,免得他过度担心。”

    “小秋,”霁川气得直咬牙,“你就不可以改变主意吗?”

    “不可以。”

    人的忍受力真是有弹性。沥川如此紧张,明明从头到尾受折腾的人是我,我却感觉麻木。

    霁川勉强配合我的计划,找个工程将沥川诓到墨西哥住了两个月。而我则声称自己不适应墨西哥的气候,且手头接了一本书的翻译,宁愿在家里等他回来。

    rené连忙也说,我刚做完ivf,需要多多休息,不合适跟着沥川坐飞机东奔西走。

    就这么瞒天过海了两个月,沥川从墨西哥回来,我在机场上喜滋滋地向他报告了怀孕的消息。

    天天跑工地,晒得黑头黑脑,我差点没认出他。但这消息让他吓了一跳,兴奋得脸都红了,将行李往地上一扔,悄悄将我拉到一边,问道:“小秋,你不听我的话又去ivf了?”

    “是的,原谅我吧,阿门。”

    “医生……他怎么说?”

    “我换了一个医生,一切正常。还有,把耳朵低下来,”我小声说,“是双胞胎。”

    “真的吗?”他一把搂住我,“天啊!这不是梦吧!”

    “当然不是!”

    就分娩的过程来说,除了需要注射一段时间的孕酮以及不时需要进行血液和b超检查之外,通过ivf怀孕和一般的怀孕并无很大区别。这其间我们的各种担心——担心我的健康、担心ivf引发的综合症、担心流产、担心胎儿异常——一切的担心在医疗数据都指向正常之后渐渐消失。像所有将要做父母的夫妇一样,我们进入了兴奋的待产期。

    八周之后,我离开了ivf的专门诊所,被转入到一位普通的妇科医生手中。

    “沥川,现在我是普通产妇了。”我激动地说,“我终于成了普通产妇!”

    是啊,此时此刻,我什么也不想要,只想做个普通人,拥有普通人该有的一切。

    我们很快知道那是一对女儿,给她们起名为安安和宁宁。

    健康和幸福,这是我们对孩子此生的最大期望。

    沥川和我一起去上了一门“如何第一次当父母”的课。这是政府资助的项目,我们和许多同样的夫妇在一起学习分娩的技巧和新生婴儿的常识,一起看分娩的录相。回家的路上我问沥川有何感想,沥川说:“嗯,过程相当血腥。”

    “是的,我本来不害怕的,现在有些怕了。”

    “或许你愿意考虑剖腹产?”他建议,“毕竟这是你的第一次,又是两个孩子。”

    “我可以正常生产,要相信大自然的力量嘛!”

    “那就——早点打麻药?要不你会像电视里的女人那样惨叫的。”

    “不要麻醉。我姨妈说,麻醉有副作用,对胎儿不好,产妇恢复得慢。”

    “小秋,自从ivf之后,你觉不觉自己变得很霸道?”

    “哼,我霸道有资本呀!我成功啦!”

    “那你能让我来开车不?这么大的肚子你也不嫌开车累得慌?”

    “不累。我喜欢开车,这车大,开着也舒服。你老实坐着,好好休息。”

    “真是变成女王了……”

    没想到分娩的日子提前到来。

    那天离预产期还差五天,吃完晚饭我们一起出去散步,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

    “我想……可能是破水了。”我吐了吐舌头。

    “我去叫救护车。”他掏出手机。

    “别叫了,咱们自己走回去,你开车送我不就成了?”我说,“你不记得老师说,就算破了水,离生孩子还差得远。去了医院没准还会被请回来呢。”

    沥川紧张地看着我:“你……你还能走?”

    “能啊。”

    “会不会现在就要生了?”

    “那有那么快?医生不是说第一胎特别慢吗?一般都要七八个小时的。”

    “双胞胎会快点吧?”

    我拉着他飞快走回院子,坐上车。沥川说:“等等,我去拿准备好的东西。”

    我们将新生儿用品准备好了一个大包,就放在门口,随时待命。

    沥川拎着一个大包出来,我发现他在包里还塞了三个网球。

    车开得飞快,我问他:“你带网球干嘛?”

    “不是说背痛的时候可以用这个按摩吗?”

    “有这种说法吗?”

    “那堂课你没去。讲如何给孕妇按摩减轻疼痛的。”

    “就靠这三个小球?你也信?”

    “总之你肯定会痛,我就用这个给你按按。”

    进了医院,产科医生曼菲尔先生已经到了,寒暄了几句,做了检查,说既然破了水就今天生吧,先打催产素。

    那是位男医生,长得五大三粗,说话不紧不慢,看形象特像码头工人。

    宫缩开始的时候,我痛得乱叫,坚持不打麻药。

    “天啊,怎么能这么痛呢?”见我阵阵哀嚎,女护士看了我一眼,笑道:“才开一指就痛成这样,你还坚持不要麻醉。”言下之意,自找苦吃。

    “那就请麻醉师来吧。”沥川说,“请他立即来好吗?我觉得我太太快受不了了。”

    “不要啊……我再忍受一下……”

    沥川不理我,对医生说:“请立即给她麻醉。”

    他的声音很果断,几乎是在吼。

    有针刺入我的脊背。痛感立即消失了,但仍然感觉得到一阵阵宫缩。

    产房里只有一位女护士在教我如何用力,如何呼吸,不停地说“push, push, push, push……”

    她的声音又尖又大,一声高似一声,似乎觉得我不够用力。

    我趁空问沥川:“怎么这里就她一个人啊,难道没别人了吗?医生呢?”

    “是这样。现在产道还没完全打开,这位助产士帮你用力,快要出来的时候她会通知医生的。”

    “这样啊……太不重视了……我这可是双胞胎啊。”

    “这个过程很长的,有时要花好几个钟头,没理由让医生大人干等着啊。再说,他很大牌的,一般最后几分钟才会来。当然,中间他会来查房,看看表格什么的。我堂姐生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

    “那他现在干什么?睡觉吗?”

    “可能在打游戏。我刚才看见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psp。”

    “闹心死了,遇见这种不务正业的医生!”我用中文低声骂道。

    过程果然漫长。

    一直到半夜三点四十分,曼菲尔医生才姗姗来迟。我正做完push,闭眼休息。再睁眼时,屋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大群人,曼菲尔和沥川不算,除了六位护士,还有一位儿科大夫,负责新生儿的检查。

    三点五十七分,老大安安出来了。四点零六分,老二宁宁也出来了。

    一切顺利。

    激动的沥川被医生拉住剪脐带。剪了几次都没剪断,后来他说,他下不手,脐带又软又滑,构造看上去比电缆还复杂,他都不忍心剪断。

    产房里万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我却因为出血而感到虚脱。那一刻沥川紧紧握住我的手,而我却看向窗隙一角墨蓝色的星空。

    我听见婴儿呱呱的啼声,听见沥川告诉我她们是多么地完美。

    我看见两张手掌大小的脸蛋。

    “恭喜你!王太太!是一双美丽的女儿。” 医生对我说。

    我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是我太贪婪了吗?是我向老天要得太多了吗?

    如果我不要,这些会得到吗?

    安安和宁宁,谢谢你们给了我和沥川做父母的机会。感谢苍天,送来这份珍贵的礼物!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沥川往事相邻的书:足球之道横星无忌北宋枭雄重生之官路商途中锋至上霸王怒茅山第一百零八代传人校花攻略农家新庄园神级天才宋时明月三国烽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