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正文 第九十二章

【书名: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正文 第九十二章 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修罗武神女总裁的功夫神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重生之神级明星圣墟直死无限覆手繁华斗鱼之顶级主播红色苏联校花的贴身狂少巅峰玩家桃花眼    第九十二章

    “相依为命”这四个字,可以涵盖少年陈遇白与陈世娴之间的关系。

    陈家是大家族,早年移民海外,发迹之后落叶归根,衣锦还乡。陈遇白作为现任大家长陈世刚的独子,该受的锻炼和压榨一样没少,而他生来的别扭脾气,使得那些苦楚越发沉闷揪心。他渐渐长成冰冷的少年,除了家族里的另一个异数——姑妈陈世娴,他谁也不信,谁也不爱。

    所以安小离这个又土又傻的伪表妹,在漫长的一段岁月里,一直为陈遇白所记恨。

    陈世娴与家族断绝关系之后,陈遇白出国游学之前,他去过一趟R市。那时他还是陈氏的大公子,出门有司机和大批的保镖随身跟着,坐在豪华的车里等着姑妈出来。

    R中那时放着假,校园里空无一人。陈遇白的车就停在R中的操场外面。

    那是个落叶迟迟的深秋下午,古旧的R中朴实如画,边框镀着落日的金黄色光芒,有种隔绝世事的美好。空旷的大操场上,有一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在学着骑自行车。陈遇白扫了两眼,认出来就是那天陈世娴领来的小白痴。

    安小离那时还不高,推着辆到她胸口的男士大自行车,脚上穿着一双和她的脸差不多大的保暖鞋。姿势滑稽的推着车助跑,好不容易在车子的加速里跨了上去,右脚的鞋子却飞了出去。

    车子歪歪扭扭的往前直冲,她仓皇的回头看鞋子,手里一慌,嘴里大声的喊着什么,“哐当”一声,连人带车摔在地上。

    陈老师接到侄子的电话,从职工宿舍匆匆赶出来。恰好经过操场,看到安小离把自己和安不知的宝贝自行车糟蹋成那个样子,顿时暴怒,竖着眉毛扬着巴掌直直的冲了过去,安小离一看见她,揉着屁股惊慌失措的爬起来,一身的土,少了一只鞋,一瘸一拐的往前逃命,不时的还回头来看陈老师追上来没,张张合合的小嘴大概是在说着求饶的话,红扑扑的脸上满是傻气。

    陈遇白看着这一幕,嘴角弯的再也收不住,最后放声大笑起来。

    自从他记事起,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由心由衷的笑过。

    过了几年,当中了蛊的梁飞凡求生不得的决定回C市发展时,陈遇白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未来的规划,而竟然就是安小离。只不过那时的陈遇白还不明白那其实就是一种牵挂。

    下了飞机,她的资料很快送到,摩挲着照片上她圆圆的笑脸,有种似乎可以称之为“终于”的感觉,涌上了陈遇白的心头。

    安小离,我们来日方长。

    吃掉了安小离,陈遇白心里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他从没有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所以自我约束以及道理修养这块,他看的很开。

    有意无意的一路走来,他自以为事情的发生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内,直到那个闷热早晨,去会议室的路上,跟随了他六年的特助杰克,快速的报告着新的一天所有的事项,说到最后,他眼里含着狡黠的笑,语气中带了些别样的轻松:“您定的花束已经在凌晨时分空运抵达,礼物也包装好了,烛光晚餐您要定在盛世么?”

    陈遇白猛的停下了脚步,吓了杰克一跳,“把花束和礼物送到琳达那里去,晚餐取消。”沉思了半晌,陈遇白维持了一早的隐隐笑意淡去,冷冷的吩咐杰克。

    “啊?”杰克吃惊,这些不是准备给今天毕业的小秘书的特别惊喜么?他还以为老板这次是真对那个好玩的小秘书上心了呢,怎么这么快又要找琳达泄火了?

    “告诉琳达,晚上去我那里等我。”说完陈遇白推门进会议室,力道有些暴躁。

    他的人生只能由他一人完全控制,安小离,这个他绝对不可能娶的女人,怎么可以为她花那么多的心思?

    越陷越深的道理,陈遇白懂,所以他决定,抽身而退。

    一进门,琳达就扑了上来,头发**的,散发着沐浴后清香的玲珑身体,裹在一件纯白色的浴袍里。脸上的笑又甜又清纯,看着陈遇白时眼神很热。

    “你好久好久好久——很多个好久都没想到人家了!”琳达拖着长长的尾音娇软的抱怨,无尾熊一样的挂在他身上。

    “不过花真漂亮!那套泰迪熊也好可爱哦!”女孩主动送上红唇,陈遇白却冷漠的一偏头,让了开来,琳达在他脸颊上湿湿的亲了一口,撅嘴撒娇:“讨厌!”

    陈遇白的表情越发冷。

    从打定主意不去安小离的毕业仪式开始,他的心就一直有些坠坠的慌,那个小傻子,看到小五过去陪着秦桑,是不是又要别着脸皱眉了,会不会在拍照时,东张西望的找,希望他能赶到?

    或者……现在去还来得及?

    “你在想什么呀?”琳达忽闪忽闪着大眼睛,小心翼翼的问。她能感觉出来,陈遇白变了。他眼里一贯的冰山,好像被谁撞去了一个角。

    手机滴答一声响,陈遇白回神,掏出来一看,是一条彩信,小傻子被三五个看上去喝多了的男生围着,一只爪子两只爪子通通搭在她肩上,她笑的龇牙咧嘴,看的他心口一阵憋闷。秦桑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女人,轻描淡写的跟了一行字在后面,“恰同学少年”。

    “我先去洗澡。”陈遇白恼怒,“啪”一声合上手机,声音有些紧绷。

    热水刷刷的冲下来,陈遇白却觉得浑身的肌肉还是硬实僵硬着,匆匆的冲洗了一下就出来,琳达还在里间的浴室里。他斜斜的倚在床上,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心头有些乱。

    直到安小离的电话打来,那个瞬间,陈遇白听见什么东西轻微的断裂声,而后他心里一松。

    “小白?”安小离轻轻的两个字,他心里最后的那点挣扎的念头全部都烟消云散。

    “等我。”他迫不及待的出门。

    在路上时,他打电话给杰克。下了班的杰克调侃他:“要是琳达问我你对她哪里不满意呢?”

    “这种事情还需要我教你?”遇到一个红灯,陈遇白盯着倒数的秒数,不耐烦的说。

    “那我就说,你终于感悟了爱情的真谛,所以要结束一切的不正当男女关系。”杰克呵呵的笑。

    陈遇白无声无息的掐了电话。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受爱情这种娇贵的东西的,陈遇白这样的人尤其不愿意。

    可是他现在越来越怀疑。若是换了他是梁飞凡,安小离是那个宠妃的话,他大概可能也许,也是会拿出全世界来换她展颜一笑的。

    在五个兄弟里面,最早洞悉顾烟是灾害的人,是他陈遇白。看出容岩和小四之间猫腻的,也是他陈遇白。李微然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他回答说,纵容。

    一个男人如果愿意纵容一个女人,那么肯定是与爱有关。

    于是,那个晨光美好的清晨,小傻子定定的盯了他半晌,自以为轻手轻脚的掏出手机时,他没有睁开眼阻止她。

    他其实挺愿意看着她发傻的,每次她傻傻的偷乐,他就觉得心里很甜。

    她轻轻的把头凑过来,和他靠在一起,拍照的轻微“咔嚓”声响起,他有些想笑。耳边听着她嘀咕,他勾起了嘴角,再一次“咔嚓”声后,她笑的身体直颤。

    后来,无意间看到照片被她设置成来电图像。那时她在看电视,他默默的握着她的手机,站在她身后,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某物怦然而动的声音。

    陈遇白十六岁那年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后来和梁飞凡并肩作战,从黑道到商道,他陈遇白没有在任何事情面前皱过眉头。

    而面对着黑白相间的琴键,他每天都要叹息数十次。

    秦桑说,她要什么,给她。谁让他犯贱喜欢上了呢?

    那么就给吧,陈遇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揉揉额头,把一边惴惴不安的老师招过来,“你把那个指法再给我讲一遍。”

    学到寿宴的前一天都还是没有学得会,陈遇白恼火的一塌糊涂,最后实在无奈,凭着过人的记忆力,硬生生的记下了按键的顺序,一只手勉勉强强的弹出了音调。

    秦桑果然是最了解小傻子的人,那晚安小离的热情,他前所未见。

    早上说好了去给秦桑送机。苹果小闹钟响,她却哼哼着直往他怀里钻。他也还困,伸手揽她进怀里,摩挲着她光滑的背,他迷迷糊糊的说不去了,反正秦桑也还是要回来的。

    安小离前一晚被折腾的浑身散架,一听他这么说,立马放弃了微弱的起床念头,哑着嗓子“恩”了一声,伸手环住他的腰,一条腿大大咧咧的压了上来,又睡过去。

    陈遇白紧了紧她,脑中睡意昏沉,却格外清晰的感觉到美好早晨的一室安好。

    其实爱情是不是有千百种样子?他以往不敢不愿背负的沉重,或许也可以不存在。就像现在这样,抱着小傻子沉沉入睡,哪管外间天翻地覆世事变迁。只要遇到了对的人,谁都愿意做一个幸福的昏君。

    在美国总公司待了三个星期,梁飞凡归心似箭。从机场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急着回来,还没来得及吃晚餐。

    一进屋子,暖香之气扑面而来。顾烟和三个孩子都在小饭厅等着他,桌上有热汤热饭,一旁妻子儿女热闹环绕,梁飞凡长途跋涉的疲劳感一扫而空。

    顾烟和顾阳在下跳棋。梁越见爸爸吃晚饭,也馋了,拿了个碗赖在一边也要吃。小星星今天打扮的像只洋娃娃,一会儿趴在顾阳背上唱着儿歌看哥哥和妈妈下棋,一会儿跑过去爬在梁飞凡膝盖上叽叽喳喳的说话。

    梁飞凡填饱了肚子,也过来观战。顾阳从小就聪明,各式各样的棋谱都烂熟于肚,顾烟连输了七次,怒的脸红红的,梁飞凡看的心动,弯腰啄了她好几口,把她捞起来抱在膝盖上,两个人对战顾阳一个。

    有了他的加入,顾阳很快败下阵来,耸耸肩轻松的嘲讽:“你们双剑合璧以大欺小,胜之不武。”

    梁越和小星星都帮腔,屋子里一时极为热闹。顾烟吵不过他们三个,伸手伸脚的吓唬威胁他们。梁飞凡填饱了肚子本来就想吃点别的,这下被她一扭一扭的撩拨,寂寞了许久的某处越来越热,抱的她越来越紧,大手也从她裹着的毛毯下面探进去。

    “别跟孩子闹了,我们回房去做点别的好不好?”梁飞凡有些难耐,咬着她的耳朵轻声的问。

    顾烟已经摆好了棋子,要和顾阳决一死战,当然不肯听他的。梁飞凡抱着她不住的干蹭,气息越来越热,“我这么久没回来,想我没有?”

    顾烟点头,略显敷衍。

    顾烟迷蒙着眼摇头,棋自然已经输的一塌糊涂。梁飞凡低头在她红透的耳侧亲了亲,笑着对三个孩子发话:“妈妈输的有点没面子,让爸爸安慰安慰她就好了。你们三个乖乖去睡觉,明天去三叔家吃饭好不好?”

    梁越带头欢呼,他们都喜欢欺负三叔家的笨蛋宝宝。

    李慕的眉眼长的极像李微然,翘翘的小嘴巴却和秦桑的一模一样。李微然的爸爸妈妈极其疼爱这个小孙子。而王怡也是一到周末就催着秦威给桑桑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慕慕接回来住一晚。秦威嘴上说是传达,可慕慕一去,他一切应酬都推了,整晚陪着小家伙堆积木。

    秦桑有了慕慕之后,什么工作都辞了,专心在家相夫教子。李慕小小的年纪,从穿衣品味到待人接物,都被教导的极有范儿。

    今天要去三叔家,慕慕睡到八点起床,按掉了闹铃,自己洗漱完毕,去阳台上感受了一下温度,回来选了一件黑色的套头衫,配上灰色的长外套,等着蹭亮的小牛皮靴子,桑桑早上看见儿子出房门时,连声夸他帅气。

    今天是安小离生日,而她又有了身孕,所以陈遇白特意在家里请几个兄弟一起聚聚,庆祝一下。

    梁飞凡一家来的最晚,三胞胎一进门,连大衣都来不及解开,通通欢呼着扑向正抱着李慕大腿撒娇的宝宝。

    宝宝穿着红色的羽绒服,鼓鼓囊囊的像只球。即使有安小离的遗传基因拖后腿,陈遇白的优良长相仍然遗传到了她。只是站在小王子一般的李慕边上,就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小星星一看到李慕,已经戳到宝宝鼻孔里的手指连忙缩回来,对着李慕甜甜的笑。李慕像个小绅士般对她点头笑,梁星脸一红,娇羞的回身扑倒了妈妈的怀里。

    “妈妈妈妈!李慕笑起来好帅!”小星星娇羞的嗓音引来大人们一阵哄笑。

    梁飞凡搂着老婆,拍着李微然的肩膀,戏谑的说:“怎么说?这彩礼聘礼什么的,我们兄弟两个先商量商量?”

    李微然弯腰逗自家儿子:“你说呢?李慕先生,娶了梁家的三小姐好不好?”

    李慕认真的回答:“这得先问问桑桑。”

    秦桑笑着摆手,“没关系,李慕小朋友,为娘相信你的眼光。”

    “那——”李慕很大人的皱了皱眉,“我要娶宝宝。当然,小星星也很可爱。”

    众人笑倒。陈遇白也微微的笑着,“大哥,看来这单生意得是我和小五来做了。”安小离扶着还不明显的肚子,极得意的仰倒在丈夫怀里。

    梁越正把宝宝的头抱在怀里闷着,顾阳冷冷的看了小大人般的李慕一眼,暴力的把梁越扯开,一把把涕泪交总的宝宝拉到了自己身边。宝宝喊着“慕慕”,在顾阳的臂弯里哭的可怜巴巴的。

    散席的时候,小星星是大哭着被爸爸抱走的。

    宝宝在李慕给小星星夹了一个寿桃之后,扁着嘴说那是个屁股。

    小星星怒。宝宝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抓起小星星咬了一小半的寿桃,指着里面的豆沙言之凿凿的说:“不信你看,里面还有屎呢!”

    于是已经知道漂亮恶心的小姑娘,连忙把嘴里的豆沙吐出来。两个哥哥和心上人却都笑的东倒西歪前仰后合,一桌的大人也都跑桌子狂乐,梁星“哇”一声大哭,直到最后都没有停下来过。

    安小离晚上躺在陈遇白的怀里还一直乐不可支。

    “小白,其实我们的宝宝很聪明对不对?”她颠来倒去的问这一句。陈遇白顾虑到孕妇的心情以及胎教的问题,微笑默认。

    “像我一样,对不对?”安小离越发得意,掐着丈夫的脖子摇来摇去。

    陈遇白忍了三个多月没碰过她,每晚躺在一张床上,只许摸不许吃,早就按耐不住了,她还要上来撩拨。

    安小离沉浸在生了个聪明女儿的巨大惊喜里,等到被人一口咬上来,才惊呼“不要!”

    “过了三个月了,不会有事的。”陈遇白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

    “老婆……”夜深人静,陈遇白抱着心爱的小傻子低语,“我们再生一个女儿好不好?”

    “唔——”小离半醒着,有些迷糊,“不是有宝宝了么?再生一个儿子吧——像你这样的。”

    陈遇白亲着她的后颈,笑的温柔如水,“像你才好。小离,我多喜欢你这个小傻子。”

    淅淅沥沥的雨,天地之间连成混沌的一片。竹窗支着,窗外,远方的山在雾蒙蒙的天色里越发苍绿。

    两层的高大古旧建筑三面竖着,端正的与大门围成一个正方形,深深的天井上方是正方形的青色天空,江南的烟雨缥缈而下,纷纷扬扬的湿了一地沧桑青砖。

    李微然大半个月前送她过来,安顿好了她之后,他回C市去了。秦桑一个人在这里一住许久。

    婚期将至,李微然昨天赶来。许久不见,晚上他自然是要闹的。凌晨时分两人才相拥而眠,一早上他出去张罗婚礼的事项,秦桑睡到下午才起床,吃过简单的午餐,她一下午都歪在房内的躺椅上,门和窗都开着,萧萧风雨声在耳,闲书一卷在手,香茗一杯在旁。

    谁打江南走过,谁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开落。四月柳絮翻飞,这座小小的寂寞的城,自有达达马蹄声响起。秦桑在等的,是她的归人。

    晚上李微然回来时,一身的风雨。

    俊朗的男子穿着深色的风衣,从墨黑的夜色里打伞而来,秦桑刚看完聊斋志异,听着走廊里闷闷的脚步声一路而来,他进门的那一瞬间,她以为时光真的就那么迁移了千年。

    “看你老公帅吧?”李微然脱了外衣和鞋,跳上床钻进她的被窝里抱住她,“外面好冷。媳妇儿,我不喜欢这里,每天都是阴湿湿的,风和雨都吹进骨头缝里去了。为什么不准我装空调?”

    他又开始絮絮叨叨的念,院子是已经买下了的,那么翻新一下,装些必要的设备也是应该的吧……

    秦桑知道他不会懂,但也知道,他就算不懂,也会顺着她。

    “去洗澡。”她拨开他揉搓她丰盈的毛手。

    李微然紧了紧怀里的人,胸口刚开始热乎乎的暖起来了,他在外跑了一天,现在捂在暖洋洋的被子里,抱着香喷喷的老婆,一点都不想动。

    “不去。卫生间冷死了,会感冒的。”他埋在她颈间点点的亲她。

    秦桑伸手拍拍他的脸,“不洗澡不准碰我!”

    “唔,今晚不碰。我得留着精神给明晚的洞房花烛。你个小妖精,等着我明晚弄得你欲仙欲死……”

    他胡言乱语的撩拨,手上却确实规矩。

    秦桑知道这时候理了他他是要人来疯的,她也不回应他,笑着默默窝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儿,他的爪子还是霸着,动作却渐渐停下了,耳边听他呼吸声渐渐沉稳,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窗户里漏进来几丝风,桌上如豆的烛光飘摇,一室的江南人家摆设都像是在梦里的。风雨之声渐密,环着自己的爱人沉沉入睡,秦桑觉得从未有这样的一个时刻,能让她如此亲切的爱上“生活”两个字。

    亲爱的,明天我将是你的妻,我愿意,愿意和你一起慢慢老下去……

    陈遇白和安小离的婚礼也在同一天。他们在C市,他们在江南。

    秦宋是一定不可能来秦桑的婚礼的,所以他和纪南一起参加陈遇白、安小离的婚宴。而容岩远赴江南,代表所有兄弟出席李微然和秦桑的小型婚礼。

    风雨大概是昨夜后半夜停的,路上的青石板还是潮潮的,但久违的阳光普照大地,今天竟是个难得的晴天。

    考虑到之前一些事情的影响,这次的婚礼很低调。来的都是双方最亲近的亲属。叶树穿着繁花织锦的老式旗袍,很像是从江南山水画里走下来的旧时女子。秦威挽着妆容精致的王怡,与她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关于那天的回忆,所有人大概都是相同的感觉——江南、倾城之恋。

    李微然在婚礼开始前半个小时四处找带来的相机。容岩帮着找,匆匆推开还掩着的小教堂大门,想穿过此间去到教堂后院的休息室。

    阳光从高高的尖屋顶洒下,圣洁之光普照。一室的寂静里,最前方的弥撒桌子旁,穿着白色裹胸伴娘装的女孩子,看上去不满二十岁的年纪,侧对着他坐在琴凳上,修长的十指在琴键上不发出声响的移动着,正默默的演练着待会儿要弹奏的曲子。

    “沐沐!”李微然从容岩身后跑出来,“桑桑把相机放哪里你知道么?”

    小女孩专注的盯着自己跳跃的指尖,头也没回,嗓音软糯的答:“没有哦……”

    尾音软软的扫过容岩心上,钢琴声随后悠扬响起。

    那天的江南,倾倒的不止一座城池。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书末章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相邻的书:死神之逐风者郭嘉新传重生左唯主神再现冷少的七日恋人软妹异界游变身奋斗之悲欢海盗系统空想王超级园丁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嫡女重生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