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一章 国王特使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一章 国王特使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征途晚清之乱臣贼子海盗绝代神主网游之逆天戒指帝国之心无限进化重生1991超级怪兽工厂银狐在日本渔村的日子横炼宗师    文德里克王国萨西尼亚城。

    城守官邸,萨西尼亚的最高行政长官、城守达西斯正端坐在处理公文的办公间内,慢条斯理地观看着桌案上堆砌的文书卷轴,枯瘦但有力的手指捏着一支鹅毛笔,时不时地对着文书上某些字句进行标注或是回复意见。

    虽然天气还不是很冷,可壁炉里早已经燃起了红红的碳火,将宽敞的房间哄烤得暖融融的,除了沙沙的鹅毛笔的书写声外,就只有从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进口的豪华挂钟有节奏的滴答在房间里回响。

    “老爷……王都赖斯特那边来公文了,还是秘密公文!”

    门开了,一个年迈的仆人踮着轻微的脚步走过来,将一卷用红稠缠绕的卷轴必恭必敬地放在达西斯面前,然后知趣地退到门前,垂手等待着主人的指示。

    “辛苦了,荷特,去给我倒杯酒来,要芬那亚托尔代出产的……”

    眼睛没有离开书桌,略微一摆手,将老管家支出了房间,然后解去红绸,在确认了卷轴封口并未有人动过后,小心地打开了秘密公文。

    “通达神圣文德里克王国御下萨西尼亚城行文……国王陛下御使即将抵达你处,进行秘密公干,地方官员不得干扰过问……且国王陛下不日也将抵达,与诸国君侯共商大计,萨西尼亚地方安全事宜须提早置办,诸事须保密慎行,切记行之……”最末是国王私人印信,果然是来自王都的秘密信函。

    “陛下还是要来了……不知道那个特使是什么来头,居然不让我知道?这各国的文书都到了,也没这样小心过……这老家伙是越活越胆小了!”将卷轴重新包扎好,随手仍进了书桌的抽屉,脸上充满了鄙夷,不过一丝稍稍的不安出现在眼角。

    管家来了,将有一杯盛满鲜红如血的酒液的高脚玻璃杯端上了书桌,看见主人表情不是很自然,正要乖乖地退出,就听见主人在身后轻声说道:“荷特,去把杰特鲁将军叫到这儿来!”

    老管家近二十年来已经很熟悉了这位主人的性格。交际广泛,独立判断力强,一般的公事几乎都不需要下属的协助就可以独自办理,除非是非常重要棘手的事情,不然很少去主动招呼部下来参与处理,那些整日无事可做的下属贵族官员正好安心地过着悠闲快乐的日子,巴不得达西斯一个人就把所有的萨西尼亚公务都承包下去,这就渐渐形成了达西斯在萨西尼亚的实际独裁权力。

    不到半个小时,矮胖的杰特鲁一身铠甲装束就走了办公室,对着书桌后一语不发的上司一脸的媚笑,心里打着小鼓。

    “怎么?又去和那个什么丘普斯鬼混去了?”达西斯皱了皱鼻子,似乎从对方身上嗅到了某种场所特有的气味,不由得露出厌恶的表情。

    “哪里啊,还不是陪着丘普斯那老家伙在城里逛逛……”

    丘普斯,就是率领部分王都卫戍部队前来萨西尼亚进行封锁行动的高级军官,从驻扎在平原封锁线以南开始,杰鲁特就按照达西斯的吩咐送去了大量的奢侈消费品,还隔三差五地陪着对方游玩附近的山川景点。

    “你这个笨蛋!叫你别忘了严密控制萨西尼亚的治安,你却拿着我的钱到处玩乐,你看看,这么多的外国情报组织都涌进城里,我们的秘密一旦流失出去,你我都没有好处,你看看这个!”

    说完,拉开抽屉,将红稠缠绕的卷轴猛地扔了出去,落在杰鲁特的脚下。

    胆战心惊地拾起扔过来的东西,带着迷糊的表情打开,粗略地看了一半,就裂开大嘴傻笑起来:“这有什么,不就是国王陛下将要来萨西尼亚和其他国家的人开外交会嘛,之前都有文书通告了的。”

    这下把达西斯气得脸都青了,面部肌肉开始阵阵抽搐,强忍住想要打人的念头压着声音说道:“你这头得了瘟疫的猪!你看看前面,国王的特使将秘密前来公干!还不需要我们过问!什么叫秘密?就是不希望我们知道的事情,或者是我们正在隐瞒他们的事情!”

    “啊!”

    胖子军官一下子焉了下去,大颗的汗滴开始在头上出现,哆嗦着手掏出手绢,惊恐不定地擦拭着。

    “光明教会会所里有什么动向?”将对方痛骂了一阵后才觉得稍稍松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达西斯反而冷静下来。

    “里面的消息倒是每天都有,不过好象那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多的动作,只是又多了个小女孩,但是这几天好象又没看见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说是那个信使临时收养的孤儿。”

    沉默了一下,达西斯开始启动他的个人分析。当瘟疫爆发初期,他还是和其他官员一样,尽量地将情况汇报给王都,可是当某天某个人来见过自己后,自己就选择了一条非常惊人的道路,这条路可以让自己富有,也可以让自己到达权利的颠峰,可是风险也十分巨大,当事情的进展正让自己渐渐满意的时候,没想到在封锁的瘟疫爆发区里居然出现了变化,大量的瘟疫已经控制的谣言伴随着一瓶瓶走私的圣水流入萨西尼亚城,让本已人心惶惶的城里更是风声四起,让自己继续封锁平原的行政命令变得更加站不住脚。更重要的是,伴随着各种渠道的谣言,有关光明神代言人在本城出现的消息是越来越多,越来越传神,一时间各个国家的情报组织蜂拥而入,这难免会暴露自己的计划。尤其是那个秦新,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毛头小子,居然和那个娜其娅祭斯发现了治疗瘟疫的方法,而且似乎也开始察觉到自己在里面起的作用。

    “你安排的那些人可靠吗?”

    似乎上司在怀疑自己的办事能力,杰鲁特赶紧拍着胸脯说道:“大人放心,这些人都是些贪图便宜的小百姓,根本就不知道一些事情,稍微威胁一下他们就服服帖帖的,如果有什么意外,他们也没什么能力可以动摇我们。”

    点了点头,稍稍安了心,说道:“去调查一下那个小女孩的背景,不要是其他情报组织的人,要知道,现在城里已经被我们发现的外国密探就不下七、八个了,别在关键的时候弄砸了!还有,秘密公文的内容只有你知道,务必给我把国王特使的身份给搞清楚,但是不能让他知道我们正在注意他,免得乱了规矩……”

    杰鲁特点头哈腰连声答应,见上司闭上了眼睛,知道自己没呆在这里的价值了,赶紧退出房间,揣着紧张的心情离开了城守官邸,去安排上司吩咐的事情去了。

    碧绿的萨森河弯曲环绕萨西尼亚而过,往南冲过一截狭窄的山谷峡口就是更加宽阔的河道,在一艘艘扬帆南北穿梭而行的船只中,有一艘格外小巧的浅水船正缓慢地往北行驶着,宽扁的红色船身如同一片秋日的枫叶飘落在绿色的草原上,在秋风的拂动下摇摇晃晃。

    “船长,萨西尼亚什么时候到啊?”

    一个清秀俊俏的少年坐在船头,一双脚裸露着浸在河水里,感受着强大的水阻力,不时地扬起脚掌,掀起一串水花,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少年身材细瘦,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一身精致的深蓝色旅行装,雪白的围巾、红色的羽帽,秀气的脸庞上有着一双灵气十足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和一张随时挂着微笑的小嘴,虽然稚气未脱,但眉目间有着这个年龄少有的沉静老成。

    “呵呵,这位少爷啊,还是叫我船家吧,我这个吃饭的东西还轮不上让我当什么船长,估计今天晚上就要过峡口了,萨西尼亚城就在过峡口不远,明天中午肯定到。”

    船尾掌舵的老头子微笑着,对船头那位少年态度很是和蔼,倒不是对方这次支付了自己一大笔船费,主要是这个身份明显尊贵的富家子弟居然会看上自己这个平时只能在河边溜达的小船,而且言行举止十分礼貌,这在一个经历太多风浪的老人家眼里是不多见的。

    “少……少爷……您还是别在船头了,那样危险,如果有什么以外,奴婢可吃罪不起啊!”

    船舱里一个穿着长袖裙子的少女正苍白着脸,一张小手绢拼命捂着小嘴,似乎吃不消这来回晃荡的船只,只觉得胃里像打翻了无数个盆钵,一阵阵的呕吐感冲击着喉头。

    “哈哈,茜丽丝,还呆在里面干什么,快过来,试试这水,真的很舒服!”

    少年回头看看船舱里正在和晕船症做抗挣的女伴,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

    “我哪像少爷你啊?以前就经常坐船旅行,我可是第一次坐那么久的船啊。少爷啊,还是回船舱里吧,水里很凉的,如果你生病了,回去老爷会骂死我的!”

    少年一听见“老爷”这两个字,兴致马上消散了,皱着眉头,无奈地起身,光着脚板拧着靴子走进了船舱。

    “好你个茜丽丝,又拿我父亲来压我,现在是我们独自外出,还管那么多什么,难得可以欣赏一下这萨森河,你就这么说我?”

    对着女伴故意露出严肃的表情,然后调皮地突然用手将对方正捂住嘴的手绢一把扯下,弄得少女红透了脸。

    “哎呀,我可不敢啊少爷,老爷吩咐了的,我要随时照顾好你,万一你有什么不测……啊!呸呸!我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万一你身体受不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着急,尤其是夫人,她肯定会伤心死的!”

    又是“夫人”……少年顿时索然无味,懒散地躺在毯子上,将帽子扔到了一边,露出一头火红的齐颈短发。

    “好吧……就知道我出门一定没好日子过,原来母亲大人也知道了……无聊!是不是你说的!”

    女伴这下紧张了,马上由坐姿改成了一种特殊的跪姿,哭丧着脸说道:“不是啊少爷,奴婢绝对没有说过,可能是那些……那些管家们说的吧?”

    少年一把将少女拉了起来,转身看了看正在专心开船的老头,然后低着头,凑到少女耳边说道:“你要死了,跪什么?是不是想我们还没到萨西尼亚就被人知道?我一直以为跟着本……本少爷的都是聪明人,没想到你那么笨,再跪我就让你一个人回去!”

    “不要啊!我以后小心就是了……对了少爷,为什么你不选条大的船啊,看看这破烂东西,很危险的!”

    “刚才才说你笨,你又来了,那些大船都是需要先进行登记的,咱们这样出来,第一就是保密,这样的船正好,再说了,看看人家老人家,几十年的经验了,不比那些大船差吧?”

    “就算少爷说的对吧……反正奴婢心里不塌实,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听说那里瘟疫很厉害,少爷你非要自己来看看,也不知道那些大……管家们都是怎么了,个个都没用!”

    少年听了这句话,本来很开心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遥望着北方若隐若现的群山,眉头紧锁,说道:“这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复杂,父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如果这些事情不解决好的话,不知道接下来的年头该怎么熬啊!听说很多国家的间谍都到萨西尼亚了,如果我晚了一步,或者是错误地判断了一些事情,就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

    少女迷糊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忐忑地说道:“那也不应该由您亲自处理吧,夫人最担心的就是您的身体,要知道……”

    “行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再多嘴,我掐死你!”

    说完,少年猛地扑了上去,用手去挠少女的痒处,引的对方羞红着脸拼命躲闪,船尾的老爷爷看着一个劲地笑。

    “嘿嘿,这些年轻人就是活力十足啊,一个少爷都可以和一个女侍从闹成这样……”

    夜色慢慢笼罩了萨森河道,哗哗地河水在秋夜的寒风中静静地流淌着,无数的船灯闪烁在河面,像一颗颗星星在来回流动,有的连成一串,如断开的项链般被人牵着一头拉扯着游动,有的聚成一团,如手镯般环绕一圈……

    “少爷、小姐!快起来了,萨西尼亚城到了!”

    船家老爷爷在船舱外高声地喊叫着,将船舱内两个少年男女从睡梦中惊醒。

    “哎呀,看看,就是你,要不是你那么催着我睡觉,我还想看看船是怎么过峡谷口的!”少年一脸的惋惜,嘟着小嘴牢骚满腹。

    侍女茜丽丝这下可不干了,连声说道:“还不是少爷你这几日天天通宵不睡觉,说什么要看夜景,结果最后这一天累成这样,才睡过头的,怎么又怪奴婢啊!”

    “茜丽丝……算了,大不了回家的时候再看过。”

    少年也觉得是自己的原因,于是停不甘心地将包裹拿起,第一个走出了船舱。

    小船停靠在宽阔的码头边,一群群的劳工从那些高大的货船上正一排排地卸下成堆的物资,大量的萨西尼亚居民模样的人正蜂拥在少数几艘停靠的客船边,争吵着、抢着上船。

    “少爷……你看,好象很人多都在离开萨西尼亚……”茜丽丝轻轻地在少年背后说着。

    “是啊,看来萨西尼亚的情况比想象中还糟糕,还不知道平原地区是怎么样,都封锁了那么久了,还没见瘟疫警报的正式解除消息。”

    “啊!少爷,难道您还想去平原?”

    “如果有可能,我会去的!”

    “别……别吓我了,那可是瘟疫地区啊……”

    茜丽丝差点晕过去,眼前这个少爷可是胆子大得出奇,他说过的话就肯定会去做,不由得又是一阵胆战心惊。

    “笑话!如果真是严重到需要封锁好几个月的话,估计这萨西尼亚早被瘟疫覆灭了,父亲也没必要让我来这看情况了。”

    “可是……如果他们知道你来了,还不是可以阻止你靠近那里。”

    “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尤其是你,别多嘴!”

    “哦……怎么老是说我多嘴……”少女自言自语。

    顺着连接市区和码头的宽敞大道行走了半个多小时就看见雪白的萨西尼亚城墙和城内高耸的塔式建筑,高大的城门前可见为数不少的萨西尼亚地方守备队在紧张地盘查进城的每个居民,甚至还有一个书记官模样的人在登记。

    “记着我们之前的话,别说漏了!”

    少年吸了口气,又换上一副可爱的笑容,昂着头走向了城门,身后的少女紧紧地跟着,好象生怕被人丢弃一样。

    刚到城门,还没来得及往城内瞄上一眼,就被几个士兵给挡住了视线。一个军官带着一个手拿书本的文官走了过来。

    “姓名……”

    “留切卡;戴林克……”

    “年龄……”

    “十六……”

    “性别……”

    “……你看着办吧……”

    书记官偷偷地笑了,负责问话的军官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书记官赶紧低下头在书本上装着书写的样子。

    “从哪里来?”

    “王都……”

    军官迅速用怀疑的眼光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少年,然后语气缓和了一些,继续问道:“来萨西尼亚干什么,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安全的地方啊。”

    “探望亲戚的,听说他们病了,所以来看看。”

    “哦?那你们可能要失望了,现在的所有病人都被隔离着,想接近估计很难。”

    “这没什么,只要能看上一眼就够了,反正也到了,听说萨西尼亚有很多好东西可以买,不可能就这样回家吧,大人?”

    “当然了!本城的物产可是全国有名的!”一说起自己家乡,军官立马就骄傲起来,简单地询问了一下茜丽丝的情况就放行了。

    “去,按照将军的吩咐,所有来自王都的人都必须派人去跟踪,要记录他们在城里落脚点,但是不能惊动他们,有什么情况马上报告。”

    军官看着远去的两人背影,对着身边的书记官吩咐着。

    “少爷啊,这萨西尼亚真是不错,好大啊,快和赖斯特差不多了,你看那塔楼,是不是和皇宫里的一样高啊?”

    “嘘……你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是从那里来的!现在开始,我就是戴林克,你是我的侍女,我们是来看望亲戚的,可是亲戚不见了,也找不到亲戚的住所,就暂时留在萨西尼亚观光,记住了?”

    “是!少爷!”

    “那现在我们先去……吃东西,早听说萨西尼亚的煎饼是王国第一的,今天就吃吃看,哈哈!”

    少年放开心里某些念头,拉着少女朝一间豪华的酒店奔去。

    装修奢侈的酒店里并没有想象中的拥挤客人和穿梭忙碌的服务生,只见空旷的餐厅里只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

    点了几道本地招牌菜,戴林克和茜丽丝开始用一种少见的优雅动作吃起来。

    正吃得正欢,不远处一桌客人的谈话内容飘到了少年的耳朵里。

    “老哥,你有办法帮我买一瓶圣水吗?再多钱我都可以出!”

    “巴姆老弟,这可是为难我了,上次你看见的那瓶可是我辗转了很多关系才买到了,听说早就断货了,当官的现在到处都在抓卖圣水的人,说是走私行为,不能销售,现在再多钱都没办法了。”

    “不是那个光明教会的信使大人已经到了城里了吗?好象就是他带进圣水进来的。”

    “嘿嘿,老弟啊,你也不想想,这么肥的肉,那些大人们谁不想霸占啊,多半那个信使大人把圣水都交给了城守老爷,估计不久,我们就该排着队去城守官邸买了……”

    “可是我听说平原上的圣水都是免费供应的,既然效果你也见过了,为什么他们还要封锁呢?”

    “这我怎么知道,可能怕瘟疫会反复发作吧,再说了,谁相信那边是完全免费的……光明教会的两个人都在城里,谁都知道他们这次是和大人们来谈判的,没有什么条件可不行啊,其实我倒愿意首先保证城里人的安全,就算是圣水要用钱来买,我也愿意……”

    似乎注意到旁边那两个外地人装束的少年男女在听自己的谈论,两个本地男子闭住了嘴,不再说什么。

    少年皱了皱眉头,将这段对话记在了心头。有关这些消息其实早就从不同渠道流向了王国各地,尤其是关于神秘的圣水和传说中的光明神代言人在萨西尼亚出现的消息早已是王都市民争论的话题,如今身在萨西尼亚,正是彻底调查事情真伪的机会。

    “少爷,好象他们说的和我们以前听见的一样……”

    “恩,现在第一个线索就在那两个光明教会的人身上,而且谣言说其中那个女的很可能是光明神代言人,好歹我们也要去见识一下吧?”

    两人加快了就餐速度,几下就结束了午餐,然后在大街一头找了家旅店住下,就分头打听消息去了。

    萨西尼亚城守官邸。

    “大人,外面送消息来了。”

    一张写满字句的纸张送到了达西斯面前,身穿官服的城守大人开始仔细搜索着字里行间的每一个细节,一旁坐着肥胖的杰特鲁。

    纸张上记录着这三天来所有进城的、且来自王都赖斯特的人员名单,详细到名字、年龄、进城目的。

    “这三天总共有十七人、十一批来自王都的陌生人进入本城,其中男子十五人,女子二人,有十批共十五人是商人,年龄大多在三十岁左右,只有两人,也就是一男一女两个十六、七的孩子是来探亲的,还是今天中午刚到的。”

    “都安排了监视人手了吗?”

    “都安排了,你看要不要再继续核查他们的身份?”

    “不用了,既然是秘密特使,就一定会用身份来掩护,你能核查到的东西都可能是假的,继续观察,尤其是他们每一个走动的地方,必须报告给我,但是不能惊动他们,不然事情就不好办了。”

    达西斯低声吩咐了一些事情后,杰特鲁一副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然后恭敬地退出了房间。

    “那老家伙一定不会派我认识的大臣来的,那特使会是谁呢?从秘密文书的签发日期来看,此人应该就是最迟今天到达本城,我倒要看看这回怎么玩这个迷藏!”达西斯自言自语地说着,眉目间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阴煞之气。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大明王侯无限之我写的无限小商河神佑末日问鼎天下神起国度盛唐烟云薰衣草系列之恋上冷血酷千金植培师野蛮王妃逍遥王体尊特殊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