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二章 抓狂的情愫(二)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二章 抓狂的情愫(二)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枪械主宰大国重工食人魔的美食盒未来聊天群珠联璧合绽放修真聊天群韩娱之勋天才邪少蚀骨主神大道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忽然觉得此时的心情烦躁的说什么都如同白味,蒂娜也就粗略地说了些安慰的话,连哄带骗将戴林梅莉尔送回了公主营帐,刚一出帐篷,就看见伦贝斯和雯娜两人并排等候在门外,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自己。

    估计到对方已经看到了刚才戴林梅莉尔的冲动表现,蒂娜也懒得去解释,一路无语,径直走回帐篷,伦贝斯和雯娜对望一眼也跟了进去。

    “蒂娜小姐……”

    “行了!你们不用说了!我现在累了,要休息!”

    两人正要开口,只见蒂娜皱着眉头挥了挥手,一张小脸居然变了色,而且还能隐隐看见眼角处的泪光。

    雯娜示意伦贝斯暂时不要开口,自己轻咳了一声,走到了蒂娜面前,恭敬地蹲下说道:“蒂娜小姐……戴林梅莉尔公主还不清楚您的身份,所以难免会有冲撞失仪之处,待日后事情安定下来,您大可再将秘密告诉她。”

    蒂娜现在非常矛盾,虽然她也很清楚女祭司这样的话是有道理,但她简直无法忍受这样的感受,她都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幻。刚才戴林梅莉尔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突然有种强烈想放弃自己身体的感觉,或者是想立即将秘密告诉对方的冲动,但戴林梅莉尔柔软的身体匍匐在自己胸前,少女的幽香钻进鼻腔,却并没给自己带来可以为之冲动的身体反应,淡淡的,只是那么火星一点闪过的荡漾后就再没什么了,反而是对比之下,海格拉德斯曾经给自己带来的闪电般震撼让自己怀中的公主突然变得很不真实起来。

    “为什么我还要继续隐瞒?雯娜,给我个合适的解释。你们应该知道,倘若我真不需要让人所知,我可以现在就消失在你们面前!”

    蒂娜露出了冷俊的微笑,这样的表情让伦贝斯和雯娜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第一次看见蒂娜有着这样的表情,这绝不是微笑,而是掩藏在微笑后的肃杀之气,他们第一次觉得蒂娜已经在用对待凡人的态度来看待自己了。

    女祭司虽然心里震撼不已,但依然做出轻松的姿态,缓缓地说道:“其实这完全要看您的态度,如果您真是只为了保密,这萨西尼亚的一切事情都不会这样发展。但既然您已经参与到这一步,还是希望您能继续坚持下去。”

    蒂娜又冷笑了一句,说道:“我从头到尾都没得到什么,但也别把我看得那么伟大!”

    女祭司楞了,她觉得面前的少女似乎受了什么刺激,这绝不是一个清晨和戴林梅莉尔公主相拥后的简单反应,而是肯定经历了很多复杂的经历才有了这样总结性的言论,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说辞,将目光看上伦贝斯,希望这位更早接触蒂娜的骑士能够表态。

    伦贝斯也跪了下来,想了想,抬头露出微笑说道:“蒂娜小姐还记得那个雨夜您冒死闯荡亨利舍尔男爵府的事情吗?还记得您在通往班得尔加镇途中向那些难民散发钱财的事情吗?还记得几天前独闯军营搭救戴林梅莉尔公主的事情吗?”

    蒂娜心下一震,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这个虔诚而冷酷的骑士,冰凉的心里涌起了一丝暖意。她明白过来,其实她从头到尾都没把自己看成是神,这些人都是自己的朋友,而自己也因为以前世界的某些生活对这个世界的苦难感同身受,自己在失去了自由的同时,却得到了真诚的友情,比起那些终日惶恐不安的人甚至是暗含险恶的神域来说,自己何尝不是种收获呢?当自己和伦贝斯失散后内心的那种不塌实,难道不是对朋友的眷恋吗?娜其娅和戴林梅莉尔公主从进入自己视线那一刹那开始,自己也逐渐将对方看成了朋友,甚至并未首先在意对方的性别,那自己何必去计较太多。

    想到这儿,蒂娜的笑容暖了许多,说道:“伦贝斯,雯娜,我们还是朋友吗?”

    这还问我们,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我们也反对不了,你是神啊!伦贝斯和雯娜心里都同时苦笑了一下,不过还是很感动蒂娜能说出这样的话。

    见两人并未回答,蒂娜也不好意思起来,继续说道:“雯娜姐,我知道你足智多谋,你想个办法,让戴林梅莉尔公主不要嫁给那个大色狼!然后我们帮助戴林梅莉尔公主安定下这个国家就继续我们的旅程,当然,这之间还要洗掉我们的身份。”

    接着蒂娜把有关戴林梅莉尔公主和海格拉德斯可能联姻的事情告诉了两人,听得雯娜一楞楞的,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看到戴林梅莉尔公主有那样冲动行为的原因了。

    “呵呵,蒂娜小姐放心,这个我和骑士大人已经商量过了。但关键是您千万不要去刺激戴林梅莉尔公主,如果她有什么意外,不光我们的努力白费,而且……而且您的身份一暴露,这天下就大乱了!至于戴林梅莉尔公主和海格拉德斯问题目前还只是单方面的,毕竟还没有任何海格拉德斯的消息,蒂娜小姐大可放怀。”

    蒂娜明白女祭司的意思,笑着上前将两人拉起,然后说道:“其实你们两个的力量才是人人羡慕的,只是我现在还没找到什么办法来使你们的力量复苏,你们理解我的意思吗?”

    伦贝斯和雯娜心下一颤,从蒂娜握着自己的手上所传来的浑厚精神力波动让两人精神之一震,他们似乎听出了什么玄机。也难怪,为什么蒂娜会那么信任自己呢?倘若蒂娜是女神,难道自己就是光明神使?“啊!”雯娜连忙后退几步,用手摸着前胸。一边的伦贝斯虽然没有这样的冲动反应,但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看你们什么样子,我又没说什么,呵呵,好了,你们出去准备一下,过了中午我们返回平原,去把娜其娅和茜丽丝接过来。哦!对了,伦贝斯,你马上亲自去一趟萨西尼亚城西北的山脚,那里有个人你帮我接回来,记住,最好别让太多人知道!”

    说完凭记忆草绘了一张图递给了伦贝斯,然后一身铠甲就钻进了被窝,她觉得太困了,连续好几天都是通宵出行,终于可以安稳地休息一下了。伦贝斯和雯娜恭敬地一点头,齐齐退出了帐篷。

    娜其娅……郁闷啊,又是一个女人,看来自己必须经受住考验,不然不光是暴露自己女人的身份那么简单,这准女神的身份一旦被人所知,天知道有多少麻烦的事情会来。蒂娜一边想着一些事情,一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整个上午,萨西尼亚城周的联军士兵都在军官指挥下小心翼翼地踏上了已经成为片废墟的萨西尼亚城土地,艰难地搜索着任何还有一点价值的事物。可是除了一块块烧得焦黑的砖石和残缺不全的尸体外,所有曾经有生命或没生命的东西都在火焰的肆虐后化成了黑渣,只好各怀心情返回了营地,接着纷纷准备拔营出发的行动。

    经历了一夜的风雪,萨西尼亚地区居然迎来了初冬季节难得的第一次艳阳天,虽然气温和呼啸而过的山风还冷飕飕的刺骨,不过那一缕缕渗透进树林的阳光还是让文德里克王国禁卫军团驻扎地充满了温熙的气氛,因为就在这个中午,文德里克国王劳恩斯将私下宴请普洛林斯共和国执政官海格拉德斯。

    虽然这个消息被限制在极少数高级官员之间,但随着那由普洛林斯轻骑兵护卫下的马车驶进树林,不少下级军官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了两国关系会因为这辆马车里坐着的人而有所改变。尤其是那些连续经过几次没日没夜惨烈战斗的士兵,更是第一次对普洛林斯士兵有了好感,毕竟正是他们的到来才让战况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相反那些曾经十分友好的凯恩斯帝**士兵,对于他们守营观望的态度,几乎每个禁卫军团士兵都感到愤慨,心里都暗骂他们不是东西。

    豪华的餐桌上摆设着文德里克王国御厨精心制作的山林野味,因为材料有限,营中无法提供像宫廷宴会那样丰富的食谱,所以这场午餐看起来更像是种豪华野餐。

    海格拉德斯今天特地换上了一套礼仪用的骑士铠甲,虽然颜色还是他喜欢的那种暗红,但铠甲上的装饰更加华丽,披风也换成了玫瑰红的,整个人看起来又比之前帅气了很多,再加上他不喜欢戴头盔而暴露在外的天蓝色头发和一双海蓝宝石般的眼睛,让那些充当宴会临时侍女的王后随行宫女个个都看得目不转睛,纷纷红着脸捧着盘子交头接耳。

    海格拉德斯倒也大方,早就习惯这样火热眼神的青年一路走向餐桌还一边礼貌地对着路过的宫女投去微笑。这极富杀伤力的笑容几乎让百分之八十的少女失去了直觉。

    “尊敬的国王、王后陛下,外臣因军中事务繁忙,有所耽搁还忘见凉。”海格拉德斯说完,非常得体地施了个通用外交礼节,让对面坐着的文德里克国王夫妇心下大为赞赏,本来还有点压抑的表情也因为对方如此礼貌的态度有所缓解。

    看到身边的丈夫只是礼节性地微笑不止,王后艾琳赶紧招呼宫女安排对方入座,然后笑道:“海格拉德斯执政官大人不必如此,身为一军统帅理应以公事为重,况且这时间也刚好,何来谦意之说?还请大人开怀,不必拘束!”

    说完,宫女们纷纷端上酒水,在海格拉德斯面前的水晶酒杯里斟上了血红的葡萄酒。

    这海格拉德斯也不知怎的,在礼貌了一个开头后就不再多言,除了敬酒时的恭敬外,就一直独自埋头狼吞虎咽,看的文德里克国王夫妇一楞一楞的,尤其是附近几个离海格拉德斯最近的宫女,都掩住小嘴吃吃偷笑。

    “两位陛下,不知贵军何日回王都赖斯特?是否需要外臣派军随行?”海格拉德斯咽下最后一块烤肉,满意地将雪白的餐布一放,露出了真诚的目光,但不知道他到底是满意这午餐的味道还是满意今天这对国王夫妇对自己的态度。

    劳恩斯和妻子对望了一眼,说道:“海格拉德斯大人此次帮助我国战胜叛逆,实为忠义之举,我和王后都非常欣赏你的表现,想在即将召开的赖斯特外交会议前和大人商量一件事情,而且是私事。”

    “哦?国王陛下如此看重外臣,想必这私事也和外臣一人有关了?”海格拉德斯礼貌地说到。

    劳恩斯停住了话,一边的王后马上会意接着说道:“年初大人访问赖斯特后,小女戴林梅莉尔公主就常常提及大人之事,对大人风采很是仰慕,本想戴林梅莉尔年少无知,言语之间恐有突唐冲动,所以一直未能记心,可今早小女又说起大人您是如何殚心竭力为我军解难,可见其心已定。”

    说完看了看身边的丈夫,见对方露出满意的表情,知道自己并未说错了,于是接着说道:“想问问大人,您觉得戴林梅莉尔如何?”

    呵呵,这对夫妇还真是的,绕了大半天,还是那么含蓄。海格拉德斯暗想着。其实在收到文德里克国王的私人邀请信时他就猜到了这些,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匆忙地找上自己,看来计划进展十分顺利,只是自己现在又有了其他想法,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些问题了。

    “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聪明过人,举手投足之中很有君王之气,他日必定为文德里克王国一代英主,也希望文德里克王国和敝国关系能以戴林梅莉尔公主为开端,共荣同辱!”

    文德里克国王夫妇一听这话的玄机,就暗暗松了口气,他们似乎听懂了对方所说的“共荣同辱”所蕴涵的意思,一时间满脸堆笑。

    “执政官大人有所不知,我文德里克王国和贵国共和体制不同,非男子不得继承家业。我和王后老来只有独女,这戴林梅莉尔以公主身份不能继承王家大统,只能招外男入王室为摄政王,其为王后,再二人血脉连理后续为王。”劳恩斯叹着气,把他最心烦的事情讲了出来,一边的王后艾琳也面露难色。

    “哦?还有这等事?那不知两位陛下可有合适人选?凭外臣对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的个人兴趣了解,倒可以帮忙参考一下!”

    海格拉德斯露出一脸惊异,就好象他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内容,心里暗笑这君王国家果然行事累繁,一个国王难道还没权利更改王位继承法吗?还非要绕一个大圈子,其实还是把权利抓在王室血亲之内,这所谓的外男入室传接王室血脉的说法,在他看来就和家畜配种一样冠冕堂皇、滑稽可笑。

    “这儿……”劳恩斯楞了,他本以为自己和妻子刚才那番话已经足以让对方清楚明白意思,可对方似乎还没丝毫的感觉,再看看对方依然真诚的眼神,一时间搞不明白了。

    王后艾琳赶紧打破了这短暂的尴尬,笑着说道:“陛下我和商量了一下,知执政官大人年少有为,且尚未妻娶,想本着两国友好相交的开始,招执政官大人你为驸马!”

    海格拉德斯赶紧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几步走到文德里克国王夫妇面前,曲膝半跪行礼,笑道:“蒙两位陛下错爱,海格拉德斯深感荣幸,能得戴林梅莉尔公主如此看重外臣,也是外臣的福分……”

    看到这个普洛林斯共和国的执政官已经在自己面前行礼了,而且言辞之中甚是激动,两位老人又笑开了怀,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劳恩斯连忙离座抬手去扶海格拉德斯。

    劳恩斯刚将海格拉德斯拉起,就见对方说道:“不过,外臣自认个性野放,这公主未必能接受外臣多风流之前事,这联姻之事还须多计议计议。外臣倒有一人选,可保戴林梅莉尔公主开心!”

    劳恩斯国王和艾琳王后一听对方居然那么礼貌地就回绝了自己的提亲,两张老脸都羞红了,方觉得自己把女儿如此推出去实在为人不齿,一时羞愤不已,又一听对方居然还给自己女儿介绍驸马人选,又觉得奇怪异常。

    “海格拉德斯大人不用如此自贬,这都是世人粗昧。不知大人所荐之人是谁?戴林梅莉尔可认识?出身如何?”还是艾琳反应的快,赶紧侧身将丈夫气得有点发颤的身体档住,笑着问到。

    “此人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当然认识,而且身份尊贵,万人景仰!”海格拉德斯微笑到。他现在心里都在狂笑,如果不是面前的两位老人,他早就冲进树林深处捧腹大笑了。

    一听是女儿认识的,而且身份尊贵,文德里克国王夫妇又来精神了,赶紧瞪着老眼眼巴巴地看着海格拉德斯。

    海格拉德斯礼貌地行了个通用外交告别礼节,一甩披风就朝宴会场地外的马车走去,并不回头,边走还边说道:“光明神使、秦新!”

    “秦新!?”

    劳恩斯国王和艾琳王后几乎同时落回了座位,都傻楞楞地看着面前几乎没碰的食物,脑子里乱哄哄的,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虽然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戴林梅莉尔公主特别喜欢此人,而且光明神使的身份确实也不低,但是也太危险了吧。

    劳恩斯刚反应过来,抬头就看见那个身穿暗红铠甲的年轻执政官一脚正踏上马车,一边回过了头,对着自己说道:“国王陛下放心!我普洛林斯共和国真心与贵国相交,凡窥窃贵国的人就是敝国之死敌,无一例外!”

    说完,马车起动了,几个普洛林斯轻骑兵跟了上去,一行消失在树林外的大道上。

    “陛下……”王后艾琳担心地望了望了身边的丈夫,以为对方被那个海格拉德斯气得说不出话了,一个劲地用手去摸对方的胸脯。

    “我没事……王后……海格拉德斯也许说得没错,是我们考虑得太多了,这牺牲女儿的事情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看来也只有遵照戴林梅莉尔的意思办了。”

    和劳恩斯一脸愁容相比,王后艾琳心里倒很开心,她本来就不喜欢海格拉德斯这样的风流男子,所以才会勉强说出一些违心的赞赏,但看到对方居然自己拒绝而且还亲自举荐那个光明神使秦新,也暗自为女儿流下了快慰的眼泪。

    “不过,这个海格拉德斯不简单,他的眼光并非看上文德里克王国摄政王的位置,他的野心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大很多……”

    劳恩斯苦笑一下,转身走进了不远处的帐篷,只留下王后艾琳独自坐在餐桌前细细思考……

    海格拉德斯坐在马车里终于忍不住笑了,笑得是那么开心。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敌对国家的人会那么恨自己的原因,因为他总是非常礼貌地把最残忍的结果留给了对方。倘若自己真的娶了戴林梅莉尔公主,成为了外国王室驸马,那根据共和国元老院的规定,自己就必须辞去执政官的职务,就算自己能得到个例外处理,那也必然把普洛林斯共和国和文德里克王国的关系过早的暴露出来,也直接把本国过早的拖入了战争,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说实话,从出发来文德里克王国的路上,他也盘算过要接近戴林梅莉尔公主一亲芳泽,但是从未考虑什么婚姻问题,就算是公主这样身份的女子,在他看来也和其他女人没什么两样,再加上遇见了那个女拌男装的光明神使秦新,虽然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真名,但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女人鉴赏力有了质的飞跃,其他任何女人已经提不起自己的兴趣了。

    至于举荐秦新为驸马,在海格拉德斯看来更多是种恶作剧,他很希望看到这个假男人的秦新是怎样去化解这样的麻烦,他喜欢漂亮女人呢,但更喜欢漂亮聪明的女人,如果秦新能漂亮地解决掉这个麻烦,那自己再去漂亮地征服秦新,那种成就感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带来的。

    海格拉德斯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太好了,忍不住将马车喊停,召唤一个骑兵下马上车,自己却骑着战马跑到了前面,身后的部下个个都莫名其妙。

    离文德里克王家禁卫军团不远的另一个山谷树林里,是凯恩斯帝**兼外交使节团的驻地。

    “宰相大人,刚才有最新情报来了!”

    瓦得鲁刚从乱成废墟的萨西尼亚城赶回营地,就接到负责潜入文德里克军营地收集情报的下属传来的消息,稍一看,就马上走进了帝国宰相、拉得维希尔侯爵的帐篷。

    拉得维希尔正在听着几个军官在汇报最新的行军安排,就看见自己的小舅子一脸着急地站在门前,于是挥了挥手,将军官们支出了门外。

    “什么事情那么着急,是不是又有谁在附近反叛了?”倒了一杯酒,然后懒散地坐在椅子上品尝起来。

    瓦得鲁走到拉得维希尔侯爵身边,附着对方的耳朵轻声说了几句,这位拉得维希尔侯爵马上露出了非常感兴趣的表情,将手中的酒杯一把塞到了瓦得鲁的手上,起身在帐篷里走了起来。

    “你说今天大清早戴林梅莉尔公主回了趟他父亲那里,然后中午那个海格拉德斯也被那老家伙邀请去吃午餐?”

    “是的!而且是私人宴会,并无其他官员到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在商量同盟的事情?”瓦得鲁担心地说着。

    拉得维希尔侯爵想了想,突然大笑起来,说道:“肯定是劳恩斯想嫁女儿想疯了!他想接近普洛林斯共和国,又怕我们找他麻烦,于是以私人身份招海格拉德斯为驸马,想借助海格拉德斯的能力来对抗我们!”

    “那……那不是很危险?那个海格拉德斯用兵如神,如果他真的成了劳恩斯的女婿,那不是可以直接统帅文德里克王**来和我们作对了?”瓦得鲁的脸都苦了,他在后悔之前那次威胁劳恩斯的见面,如果以后文德里克王国真和凯恩斯帝国敌对了,按照帝国那些贵族的脾气,这所有罪过都会归到自己身上,想来就打了个冷颤。

    “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怕什么!难道我凯恩斯帝国还怕了海格拉德斯一个人不成?如果我没估计错,这个海格拉德斯肯定拒绝了!”拉得维希尔侯爵冷冷地说着,一边还对着瓦得鲁投以不屑的眼光。

    “下官可不明白啊。”瓦得鲁一头雾水。

    看到自己这个小舅子一副彻底不可救药的样子,拉得维希尔侯爵于是慢慢地把自己的分析讲了出来,听得瓦得鲁似懂非懂,不由得暗自吃惊这个宰相大人果然老辣。

    其实拉得维希尔侯爵的分析内容大致都和海格拉德斯的想法一样,他们两人都在第一时间猜到了文德里克国王劳恩斯的打算。拉得维希尔其实已经不担心这些问题了,毕竟他和海格拉德斯都不会明着把文德里克王国卡得太紧,不然谁先动手,那两国之间的战争就会首先在大陆上爆发,反而会削弱对文德里克的控制,他们所需要的,都只是稳定的文德里克王国源源不断出产的优质武器,而不是一夕吞并后那一片片需要重建的贫瘠山地,起码现在,绝大多数的武器还是不得不卖给凯恩斯帝国。

    “对了!那个秦新如何了?不是情报说他和那个女祭司雯娜正躲在文德里克卫戍军团营地里吗?怎么这段时间根本就没动静?”拉得维希尔将话题转了个方向。

    “从文德里克卫戍军团那里探来的消息说,这个光明神使秦新因为连续的疲劳战斗,已经得了精神力控制疲劳和精神力透支病症,听说他已经失去了魔法能力,而且普洛林斯那边只是象征地给了他一个荣誉骑士徽章,根本就没管他的死活,倒是那个戴林梅莉尔公主很是在意他。”

    “哦?真有此事?”拉得维希尔沉思了一下,继续说道:“以海格拉德斯的性格,他不会特别表现出对光明神使的兴趣,但从你说的情报看来,那些普洛林斯官员也没有怎么在意他,估计秦新的能力确实已经和身份不相符合了,如果那个戴林梅莉尔公主确实喜欢秦新,你也去撮合一下,也好让劳恩斯放松。”

    拉得维希尔直觉上觉得自己私人情报里所透露的另一个光明神使肯定是雯娜和娜其娅两人之一,现在情报又显示雯娜、娜其娅都和秦新走得很近,如果秦新以后当了文德里克王国的摄政王,一定会对凯恩斯帝国的对他和戴林梅莉尔公主的撮合表示感激,那就间接让雯娜和娜其娅偏向了帝国这边,尤其是现在有个最好的现象,就是大多数人都以为光明神使是秦新,如今他已经失去魔法能力,所有的注意力和兴趣都大减,那自己就可以不动声色地去拉拢那两个女祭司,起码也会控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

    “传令下去,后天一早使节团朝赖斯特进发,除必要护卫人员外,第三军团返回帝国境内!”拉得维希尔沉思了半天,终于下达了一个命令。

    蒂娜也不清楚是不是这段时间身体太虚弱疲劳的原因,反正傍晚的时候自己才醒过来,一看天色已经转暗,才知道已经错过了自己所说的返回平原的时间,禁不住一个劲地自我埋怨,再一看面前,雷恩兄妹和夏斯林正走进帐篷,于是赶紧问为什么不喊她起床。

    “蒂娜小姐,别这样,我和雯娜姐本来要喊你的,但是看你睡得那么香,就忍不住了,反正这几天戴林梅莉尔公主还不会带军南下赖斯特,你就多休息一下,明天再出发吧。”莎丽一边拽着傻楞楞的夏斯林,一边调皮地站在蒂娜面前说到。

    “是啊……你们好玩死了,今天上午肯定又和夏斯林去山里玩了吧?哼,莎丽姐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蒂娜微笑着开着玩笑,看到那个平时死都不怕的少年战士此时候脸都羞红了,觉得作弄起来特别有意思,顺便也把莎丽说得直垛脚。

    “那蒂娜小姐也不闷啊,那个大色狼海格拉德斯大人可是天天盼着你能陪他去山里玩!”莎丽口没遮拦,刚一出口,雷恩就把她的嘴给堵上了,因为他看见蒂娜的表情有了变化,但绝不是那种害羞的表情,而是一种苦涩的尴尬。

    “别提那个人,想起我就恶心!”蒂娜一听到这个男人的名字,身体就起了鸡皮疙瘩,然后又不由自主想到了那晚的事情。

    “哼!还说恶心,我怎么看到你耳朵都红了?来我摸摸看……哎呀!都发烫了!”莎丽现在是存了心要玩弄一下这个女神妹妹,因为她发现从蒂娜一觉醒来后,那种忧愁的眼神就少了不少,似乎又变回了好几个月前那个天真的小妹妹形象。

    蒂娜现在真的羞死了,因为她一想起海格拉德斯曾经给自己带来的那种身体反应感到自己的耳根红得发烫,再被莎丽这样一摸,更是全身一颤,一张脸潮红起来。

    一边的雷恩一下看傻了,眼前的身穿骑士甲的女孩终于在这种羞态下突破了外装的掩饰,倘若此时把马尾发束解开,完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少女骑士。

    “算了妹妹,收拾一下你的玩笑!蒂娜小姐,伦贝斯大哥和雯娜祭司已经在另一个帐篷里等你很久了,叫我们请你过去!”

    “是啊是啊,好象带个很英俊的男子回来!”莎丽又闹了,一边的雷恩露出了凶光。

    “我……我不理你们了!”蒂娜赶紧捧起帐篷角落水桶里的清水冷却了一下发烧的脸,然后一头钻出了帐篷。

    军营里大部分普洛林斯士兵都在准备拔营的工作,看来他们会提前离开,蒂娜想到那个令人窒息的海格拉德斯就要离开,心里就觉得轻松不了不少。

    几个伦贝斯的老部下恭敬地将蒂娜带到军营的一角,那是雯娜的私人帐篷。

    刚一进帐篷,就看就一个黄色人影扑了过来,然后就觉得身体被人紧紧地抱住了。定眼睛一看,这不是本特吗?还身穿一套全新的深黄色长袖棉裙,看看她干净的脸和梳理整齐的长发,好象还临时洗过澡。

    “蒂娜女神姐姐!”本特紧抱着蒂娜的身体,将头贴在对方冰凉的铠甲上,一副天真的样子很是可爱。

    她不是被自己重伤了吗?怎么才大半天没见就活蹦乱跳了?蒂娜迷茫地看看坐在床边的雯娜和站立的伦贝斯,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蒂娜小姐,可能你也不太相信吧!简直太奇妙了,难道您的神力可以让她恢复得那么快?”女祭司这下算是又见识了一番。

    “是的,当我找到本特的时候,她正躲在石缝里,而且身体没有什么异样。”伦贝斯也肯定地点点头。

    蒂娜仔细的回想了当时的情形,好象自己只是简单地给本特施展了一些神圣疗伤术,难道是因为自己当时体内进行的是神力运行,所以效果才会比普通的神圣治疗魔法大很多?看来这神力运行控制对魔法的施展有着相当大的加成作用,以后可要好好研究一下。

    “本特,你怎么知道我叫蒂娜?”蒂娜拉着本特的手,小心地带到床边,只见本特狡猾地指了指雯娜,女祭司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还记得我曾经给你说的话吗?你要忘掉你的所有东西,包括以前认识的我!你只知道救你的人是伦贝斯,然后你就认识了我,我现在是秦新,而你,也不叫本特,你叫……”

    蒂娜抬起了头,她要给这个被多赖亚间谍组织抛弃的女孩重新建一个身份,包括名字,可是她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伦贝斯笑了笑,在旁边说道:“本特是个聪明的孩子,就当她是被你从离散难民里拣回的妹妹吧,我看名字就叫拉尔夏娅;蒂娜,拉尔夏娅是以前我们逃离帝国时你用的名字,就送给她吧!”

    拉尔夏娅?恩,不错!蒂娜拉着对方的手,仔细地看着这个未来的美人胚子,微笑地说道:“本特,现在开始,你就叫拉尔夏娅,而且是我认领的妹妹,你已经忘了你以前的事情,忘了你父母,忘了你原来叫什么,忘了除这里的人外所有曾经认识的人,不然你会有危险的,知道吗?”

    拉尔夏娅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埋进了蒂娜的怀里。

    吃过晚饭后,在蒂娜的坚持下,伦贝斯和雯娜被迫同意连夜出发返回娜其娅的住所,于是留下雷恩和几个骨干负责带领小分队其他人员以及照顾拉尔夏娅。

    临上马车前,蒂娜还是想去看看戴林梅莉尔公主,伦贝斯坚决反对,但雯娜则认为很有必要,她让蒂娜转告戴林梅莉尔公主,想办法把伦贝斯等人的身份转换成萨西尼亚平原的本地人身份。

    “你这么快要走?”现在戴林梅莉尔简直温顺地如同只小绵羊,曾经那个老成的戴林克特使大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要不戴林梅莉尔想到自己现在暂时还在担任卫戍军团的总指挥,恨不得自己也陪着过去。

    “是的,我想茜丽丝也快好得差不多了,也该让你们见面了。你自己要保重身体,不要老想着那个海格拉德斯,我已经让雯娜姐想办法了。”蒂娜心不在焉地说着,她几乎没敢正眼看对方的眼睛。

    戴林梅莉尔还以为对方现在的样子是因为自己今天上午的主动告白而不好意思,心里甜滋滋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地看着蒂娜,幻想着这个英俊秀气的少年神使有一天带着自己浪迹天涯,那是多么浪漫和惬意的事情啊。

    “对了,公主,你也知道伦贝斯大哥的一些事情了吧,我以前给你说过一点,我们曾经得罪了凯恩斯帝国的小贵族,再过段时间我们要去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但现在又要陪我一起留在这里行动,我怕那些见过帝国通告的帝国使团人员会认出我们,这样就麻烦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蒂娜好不容易才将紧贴在身上的少女挪开,然后拉着对方的手坐在床边。

    以前就听蒂娜曾经说过会离开文德里克王国,而且戴林梅莉尔自己也认为会跟着走,所以也没去仔细想,笑着说道:“这个你放心,现在全军营都知道他们是你请来的萨西尼亚平原平民自愿军,到时候我给他们每人发一个王国身份证明,他们就是文德里克王国国民了!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啊,记得要提前告诉我,我好准备!”

    啊!这个戴林梅莉尔公主果然厉害,这么快就想到了和雯娜一样的方法,可她为什么没发现自己的身份呢,难道她真是情窦初开的青涩女孩?可她平时和普洛林斯共和国的官员交谈的时候丝毫看不出幼稚的地方,完全是个成熟老练的外交官,她要是真的放弃了公主身份,不知道是否是这个国家的损失呢?

    怀着胡乱的猜测,蒂娜又胡乱地说了一通暂时还不会离开理由,内容大部分是要帮助文德里克王国渡过当前的难关,这让私奔之心已决的戴林梅莉尔又是一阵感动,想到可能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父母,这个公主就暗暗掉泪。

    “秦新,你要不是光明神使、我不是文德里克王国公主就好了,这样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了。”戴林梅莉尔将一头火红的头发埋到了蒂娜胸前,抬着头看着对方的眼睛。

    觉得对方的情绪又变了,蒂娜赶紧告辞,然后背着对方投来的温情眼神跑上了马车,一溜烟地消失在逐渐昏暗的平原尽头。

    遥远的萨西尼亚北方平原小镇外,一个少女正傻傻地做在一个小土包上,一身红蓝白三色的光明教会长袍,蒙着黑纱的面上是一双朦胧的眼睛,正孤独地看着南方那已经爬上天的星星点点。

    “秦新……你为什么会是光明神使呢?”

    少女喃喃地说了一句,就朝远处的小木屋走去。

    漂浮着大块雪块儿的萨森河水朝南而去,远远望去,如同一根点缀着无数雪白花团的绸缎,在寒风中摇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披着羊皮的恶狼终焉的骑士暗刃无双新岳冷情王爷御八夫爱上琉璃苣女孩全金属奇兵守护未来武唐攻略超级少爷修仙归来重生之玩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