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五章 情报收集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五章 情报收集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医鼎素女寻仙麻衣神算子至尊仙朝唐朝工科生寒门崛起无上神王独家专宠极品狂少极品透视我的贴身校花末世大回炉    连续几天,蒂娜都不得不在几个禁卫一级骑士长的轮番陪同下视察了宫城内外几个主要王宫禁卫军驻扎和职守地、了解日常时间作息安排等等。不过那三个一级骑士长的职业军人味道让蒂娜很不习惯,而且年纪都偏大,所以蒂娜大部分时间还是同伦贝斯、修依特等人在一起,尤其修依特,蒂娜似乎很喜欢对方那种极富教养的气质和和蔼亲切的态度,平时交谈间也尽量做到回避公事,免得对方把官阶问题看得太重。此外为了熟悉宫廷的道路,蒂娜没少花时间到处溜达,但就算自己不停地走,也只是熟悉了很小部分,看来要彻底熟悉这里,每个月把时间根本就不可能。

    再之后的几天,蒂娜总是被告之要在庭议的时候到场出席,于是她每次都在国王召见群臣的时候都不得不站在戴林梅莉尔公主身边以宫廷护卫官的身份出现。王宫禁卫军首席骑士长的官衔其实放在群臣里面是最小的,而且由于职务内容的关系,本是不应该参加这些国家大事的议会,可国王总是在一些问题上不停地侧头向自己询问看法,蒂娜知道这是劳恩斯国王已经在培养她这个未来的摄政王参与政治,可每次自己的匆忙回答都引起大厅里一些大臣的古怪表情出现,国王也暗暗皱眉,要不是戴林梅莉尔公主总在这个时候将话题圆满地接了过去,蒂娜觉得自己肯定会挖个地缝钻进去。

    坚持不了几天,蒂娜就觉得头晕目眩,正好伦贝斯和雯娜等人也建议加快外面情报的收集工作,于是蒂娜以需要熟悉民情为由告假出宫,虽然戴林梅莉尔公主十分不高兴,但她还是带着伦贝斯等一干心腹准备离开这个沉闷的宫廷。

    吃过午饭,临出宫前蒂娜去王宫贵宾馆找到了雯娜和莎丽等人,只是娜其娅又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了一同外出,看看对方一直没有展开的眉头,蒂娜也只好装做不知道。

    换上了一身深墨绿色的呢制冬季军常服装的蒂娜带着伦贝斯等人第一次出现在赖斯特大街上,虽然众人的禁卫军常服和普通王**没有太大区别,但是每人胸前那金闪闪的禁卫骑士徽章和官衔标志还是引起了不少赖斯特居民的注意,他们从来没见过一次在大街上出现那么多的王宫禁卫军官,而且带头居然还是个特别年轻的少年首席骑士长,于是蒂娜等人慢慢散步中发现后面跟了不少市民观看,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青春少女,从身后的窃窃私语中,蒂娜似乎听见了人们在议论着自己光明神使秦新的身份。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哥啊!”莎丽再也忍不住了,从队伍里一下跳了出去,对着后面的少女人群都大嚷起来,横眉竖眼,吓得那些赖斯特少女一个个惊慌而逃,然后心满意足地回来拉着夏斯林着手继续前进。

    “莎丽!别那么张扬!夏斯林,费点心把她看好点!”雷恩对自己这个妹妹简直没办法,只好对着同样愁眉苦脸的夏斯林投去同情的目光。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会喜欢上这样一位沉默内向的小伙子,每次都看见夏斯林被妹妹掐得脸皮抽筋,难道她有虐待倾向?

    “呵呵,这也不怪莎丽,经过萨西尼亚一战,现在文德里克王**人的身份可是很吃香的!”雯娜掩嘴笑了笑,一边的莎丽赶紧把夏斯林的手抱得更紧了。

    好不容易走到了行人很少的一条小享,伦贝斯这才停下来回都说道:“行了,我看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免得引起太多人注意!我和雯娜一组,雷恩和莎丽一组,我们去收集一些有用的消息,夏斯林负责保护蒂娜小姐和拉尔夏娅小姐,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吧!”

    只听一片整齐的立正脚步声,居然包括雷恩在类的男子都对着伦贝斯行了个标准的文德里克王**礼,看来他们比蒂娜更早的熟悉了这些军队生活,毕竟他们以前都是经过军事训练甚至本身就是军人。这样的安排其实就是让蒂娜放心地去玩,至于情报收集任务则落在伦贝斯等人身上。

    蒂娜暗暗惊奇,这些表面上以自己为中心的心腹其实潜意识中都把伦贝斯当成了最高指挥者,而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领导者气质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用身份来替代的,也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因为再怎么说,她好歹也算是首席骑士长啊。

    抛开这些短暂的嫉妒情绪,蒂娜恢复了出宫时的轻松表情,牵着比自己矮两个多头拉尔夏娅首先走出了队伍,夏斯林则带着四个前小分队成员身份的禁卫军士兵跟了上去,后面的莎丽正要也跟去,被雷恩一把拽了回来,少女脸上露出极其不爽的表情。

    虽然因地理位置的特点,赖斯特的冬天相比北方的萨西尼亚地区还不是那么冷,但宽敞的马路上行人并不是很多,穿过一辆辆缓慢行驶的漂亮马车,蒂娜看到对面的街道一角坐落着一间小酒吧,于是带着夏斯林等人走了过去。

    和以前所去过的凯恩斯帝国西穆镇酒店不同,这间规模很小的酒吧特别的干净,几张洁白的小圆酒桌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周围,桌上甚至还摆放着这个季节稀罕难见的鲜花,空气中并没有那种熟悉的酒味,反而充满了淡淡的花果香。

    四个部下守在了门口,蒂娜和夏斯林进入酒吧的时候顺手将身上的官阶标志给摘了下来,刚一坐下,一位身穿洁白套裙、围着蓝色围群的少女就走了过来。

    “呵呵,两位禁卫军骑士大人想要点什么?哎呀,这小妹妹好乖!”少女的眼睛都快笑成了一条线,忍不住用手摸了摸拉尔夏娅的那头漂亮的金发。

    看看这个服务生打扮的少女容貌也算是千里挑一,身材窈窕,一头披肩的黑油油长发自然卷舒,而且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隐隐高贵气质,让蒂娜觉得这样的人不应该只在一间小酒店里工作,尤其再结合整间酒吧的装修气氛,这里似乎更像是个专门为私人朋友聚会用的主题小屋。

    “哈,这位姐姐好热情,就给我们来三杯热果汁吧……再来一盘糕点!”蒂娜觉得对方看起来特别面善,也就笑呵呵地说着。

    “不客气,叫我芬丽就可以了。啊!骑士大人喝果汁?要不来点清淡的格都拿甜酒也好啊,来这里大人都喜欢这样的酒!”

    一番自我介绍后,少女突然露出惊奇的目光,似乎对两个少年禁卫军官喝果汁表示怀疑。

    “哦?难道这里经常都有大人物来吗?”夏斯林也好奇地问到。

    “你们是新来的吧?呵呵,这里可是你们禁卫军骑士大人们经常来聚会的地方啊,至于那些真正的大人们,可看不上我这间小店的!”芬丽甜甜一笑,礼貌地行了个歉礼,蒂娜一看就知道这是经过大陆高等礼仪教育的动作。

    “这是你的店?呵呵,我还以为你只是这的服务生呢,这店叫什么名字啊,我怎么刚才进来的时候没看见招牌啊?”蒂娜越来越觉得对方不像是单纯为了挣钱而布置这样一间雅致的酒吧。

    “就里就我一个人而已,而且这店本来就没有名字,他们都喜欢叫这儿‘芬丽酒吧’,呵呵,管他的,喜欢叫什么都可以!”芬丽一边走回吧台,一边从身后的壁橱里取出瓶子说到。

    两杯淡黄色的甜酒和一杯绿色的果汁端了上来,蒂娜突然觉得这个芬丽特别有意思,居然主动就改变了自己点的饮料类型,而且随后端上来的蛋糕也变成了一大一小两份。

    “芬丽姐,我们是外地而来新加入王宫禁卫军的,这赖斯特城还不熟悉,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蒂娜估计对方的年龄应该在二十岁上下一点,所以也就大胆地称呼对方为姐姐了。

    芬丽虽然疑惑为什么外地驻军人员可以入选王宫禁卫军,但觉得眼前这个摸样清秀的小军官感觉不错,干脆也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酒桌前,和蒂娜两人攀谈起来,一边的拉尔夏娅则专心致志地吃着蛋糕。

    经过对方一番介绍,蒂娜大致明白了这赖斯特城的基本布局情况:整个赖斯特城按城市功能分为几大部分,城中央自然是王宫所在地;城北大部分街区是王都贵族和大臣的居住地,当然也包括部分极富的商人家庭;城东是普通居民街区和小型商业区;城南是大型商业街区和富人居住地;城西主要是集中了外地商会驻扎地以及大宗贸易区,包括各国的使节会所也大都集中在那里;城外则是港口码头,不过分为东门萨森河码头和南门海港码头两部分,此外在城外的三角洲平原和港口码头附近还分布一些低收入居民区和附近的农夫渔民居住区。另外在城内外某些街区靠城墙的角落地带还分布着赖斯特王都卫戍军团和王家禁卫军团的驻扎区,平时老百姓是不可能接近那些街区的,而港口附近,也有文德里克王国海军的专用停泊码头和驻扎营区。

    整个赖斯特城有着近二十万的常住人口和大约一万五千的驻扎兵力,这还不包括王宫里的人员和贵族大臣。这样的城市规模,在可拉达北大陆南海岸算是第一大城市了。

    “其实呢,我们赖斯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建筑,除了王宫外,倒是那些外国人的房子最显眼!”芬丽笑着将果汁推到拉尔夏娅面前,“有人说赖斯特城的标志建筑不是王宫,而是城西的凯恩斯帝国总领事馆和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的联合商务会所。”

    说完,芬丽将手指向窗外。顺着对方的手指方向,蒂娜和夏斯林回头望向街道拐角处的遥远西南面,只见两栋高大的塔式建筑耸立在空中,四周的任何高层建筑都显得那么矮小。

    “哎……这也不怪人们有这样的想法,凯恩斯帝国和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在文德里克王国的势力是最大的,一个是长期提供军事保护的国家,一个则是文德里克长期依赖的商业伙伴,少了任何一样,文德里克王国都会过得很艰难……”芬丽叹了口气。

    蒂娜和夏斯林都互相望了一眼,他们在奇怪这个少女为什么对国家一些问题了解得那么多,按道理一个普通市民是不可能有这样担忧表情的。

    觉得气氛不对,蒂娜赶紧将话题转移到当地的风土人情上去,了解到很多文德里克王国的风俗民情,尤其是当听说再过一个星期就是可拉达大陆的新年节,蒂娜就觉得特别有意思,而一边的夏斯林因为本身就是大陆上的人,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好奇的表情。

    按照可拉达大陆的光明历法,一年分为十二个月,每个月三十天,从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开始计算连续七天为可拉达大陆新年节,而新年节的最后一天也就成为第二年的一月一日,之间的五天将不属于任何月份,作为独立的节日计算,在新年节里,几乎全大陆的人都要放下手上的工作投入到狂欢活动中去,届时全文德里克王国的各地官员和贵族代表都将聚集赖斯特城参加新年节的王宫庆典。

    不知不觉中,蒂娜等人已经聊了一个下午,眼看就要天黑还是意犹未尽,一边的拉尔夏娅连吃了好几个小蛋糕也终于困倦地趴在一边睡着了。

    天已经很昏暗了,从街道的北边出一位身穿王宫禁卫军常服的高级军官,只见他一头深棕色的卷曲短发,身材高挑,容貌英俊,手里还拿着一束从王宫里摘来的鲜花,正兴致勃勃地朝“艾丽”酒吧而来。

    “啊!是修依特大人!敬礼!”

    门外突然传来了部下整齐的收脚行礼声,正聊地欢的蒂娜和夏斯林马上好奇地后头望去,只见禁卫二级骑士长修依特一副不可思议地表情站在了门内,正望着同样一身高级军官常服的蒂娜目瞪口呆。

    芬丽的眼睛一亮,赶紧站了起来,一脸微笑地注视着对面表情尴尬的军官和那手上的一束鲜花,一丝微微的红晕出现在脸颊。

    “哈!是修依特大哥!”蒂娜赶紧走了过去,用几天来找到的最佳称呼叫着对方。

    修依特楞了一下终于清醒了,赶紧一个立正,将左手的鲜花交到右手,然后握着配剑说道:“下官见过首席骑士长大人!”

    芬丽一惊,赶紧转身打量了一下这个和修依特身穿同样制服的少年,这才发现对方除了佩带禁卫骑士徽章外,身上并没有任何官阶标志,只是腰间的佩剑明显要精致华丽得多,再看看修依特那紧张的表情,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和自己谈了一个下午的少年就是几天来传言的新任王宫禁卫首席骑士长、光明神使秦新!

    “啊!芬丽见过首席骑士长大人!”芬丽赶紧曲下身体对蒂娜行了一个高级贵宾礼,然后拘谨地看着修依特不敢说话,因为她似乎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安。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见面就那么拘谨?蒂娜迷糊地看了看身后立正的夏斯林,只见对方垂下的一只手一个劲地悄悄指指修依特,又指指蒂娜自己,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芬丽是修依特的心上人啊,难怪还带着花。而芬丽也没想到她聊了一个下午的人是修依特的上司。自己鬼使神差地就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真是奇妙啊。

    蒂娜忽然觉得不对,她好象偷偷听过修依特和他父亲维纳顿伯爵的谈话内容,这个修依特不是喜欢约拿子爵的女儿卡莱丽吗?怎么又跑到这个地方来献花?难道她听错了?或是这个修依特根本就是个花心萝卜!

    “你们还没吃饭吧?不如就留下来一起吃吧!”芬丽赶紧将修依特拉到座位前,然后朝后厅走去。

    蒂娜和夏斯林连忙摆手,然后拉着拉尔夏娅就朝门外跑去,临出门蒂娜对着那个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二级骑士长露出笑容。

    “你们……”修依特看到上司已经走远,这才松了口气,一边将佩剑解下,芬丽赶紧接过。

    “呵呵,我还以为是你介绍他们来这个地方喝酒的,你不是经常叫朋友来吗?我也觉得奇怪,他们好象一点都不熟悉赖斯特城,原来是光明神使秦新啊,呵呵,他和公主的婚礼好象已经定了吧?”芬丽接着从柜台后捧出了一大盘早已经准备好的蛋糕,一边为对面的骑士切,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

    修依特尴尬地笑笑,将手中的鲜花双手捧出去,说道:“卡莱丽……这是送给你的!”

    原来芬丽就是修依特之前所提到的约拿子爵独生女卡莱丽。卡莱丽的父亲约拿子爵自从和维纳顿伯爵的关系僵化后,就直接导致双方子女的恋爱关系出现了变化。两个贵族父亲都阻止自己的儿子和对方女儿继续交往,当生性倔强的修依特死活不愿意放弃,而卡莱丽也对修依特情有独终,于是卡莱丽就以家庭生活无聊为由瞒着父亲在街上开了这家小酒吧,平时就和修依特在这里聚会,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修依特那一帮王宫禁卫军军官朋友的活动场所,当这个消息被约拿子爵知道后曾经坚决反对女儿继续这样,但看到女儿那几天没开店时的憔悴摸样也就心软了,干脆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容忍了这两个孩子的感情发展。

    “你每次来我这儿都要从王宫里摘那么多花,上回送的还没谢呢。”芬丽红着脸接过,声音柔弱而甜蜜。

    “可你总是把我送的花都分开插在店里啊,我只是送你的!”修依特又看见了附近几张桌上的鲜花,嘴上有点故做不高兴。

    两个人就这样开心地对着桌上的蛋糕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经月上云头。赖斯特城的街道灯柱上点上油灯,一串串、一朵朵,勾勒出整个赖斯特城的脉络线条。

    蒂娜和夏斯林回到王宫的时候,伦贝斯等人早已等候多时了,众人干脆一起到了禁卫军高级军官餐厅就餐,顺便把一日来收集的情报进行汇总。

    和伦贝斯、雯娜等人似乎因为什么心事而没有胃口相比,蒂娜好奇地把面前所有的文德里克风味特餐都尝了一遍,然后疑惑地看着一边的莎丽魂不守舍的样子说道:“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雷恩看了看伦贝斯冷峻的脸,叹了口气,说道:“蒂娜小姐,我们可能要改变点计划,我打算提前回鲁尔西顿!”

    “啊!”蒂娜一吃惊,手中的刀叉就掉在了盘子里,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一起去?”

    赶紧叫一个禁卫军士兵把拉尔夏娅带回贵宾馆,蒂娜这才望向了女祭司雯娜。

    雯娜按了一下略微有点激动的雷恩肩膀,说道:“今天我们在港口打探,听一个从鲁尔西顿商船下来的商人说,就在好几个月前,鲁尔西顿的‘银狼’佣兵团因为参与刺杀凯恩斯帝国皇帝的罪名被佣兵联合会给除名了,而且就在宣布当天,鲁尔西顿守卫队和当地凯恩斯帝国领事馆卫队一起冲进了‘银狼’驻地,几乎所有银狼成员都被处死,昆西团长当场死亡,副团长范斯塔带少数人突围后失踪……”

    雯娜话还没说完,雷恩身边的莎丽就开始哭了,吓得夏斯林左右安慰都不是,结果越哭声音越大。

    “那你们准备怎么做?”蒂娜紧张地问到。其实很早的时候,伦贝斯就已经在暗示事情出现了不妙的兆头,只是没想到结果会恶劣到这个地步。

    沉默的伦贝斯开始说话了:“我想现在必须要有人回去一躺,但雷恩和莎丽从小在鲁尔西顿长大,无论是商人圈子还是佣兵联合会,都有不少人认识他们两个,我也呆过不少时间,所以都不能去,只能从剩下的人里面选。”

    雷恩也冷静了下来,忍住悲痛点了点头。

    “我看就让夏斯林带几个人去吧,他不是鲁尔西顿人,而且他刚进入禁卫军,估计离开段时间没人会注意的。”

    蒂娜想了想,将头转向了夏斯林,只见这个少年骑士一下就站了起来,胸脯挺地老高。

    “不!我也要去!我不相信舅舅已经死了!他们一定是骗人的,舅舅的剑术那么高明,怎么会被那些小杂碎给打败,绝不可能!”莎丽红着眼睛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夏斯林的胳膊,咬着牙说到。

    伦贝斯正要阻拦,雯娜一下扶住了他抬起的手臂说道:“我看也行,毕竟夏斯林在那里人生地不熟,万一找到了残余银狼成员也未必能对方信任,还是需要有个人去联系,顺便多带点人。”

    众人觉得也只能这样,就临时决定由夏斯林和莎丽带上六个小队成员明天乘开往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的船先行出发打探消息,蒂娜就负责去找戴林梅莉尔公主为这些人开具个理由。

    一想到晚上不得不去公主寝宫去找戴林梅莉尔商量这件事情,蒂娜就觉得心慌,晚餐散了后就拉着雯娜在花园里散步。

    “雯娜姐姐,我们是否做得太过分了点?为什么非要等几个月我们才离开文德里克?我怕这样会对戴林梅莉尔公主不好……”

    雯娜看了看蒂娜那忧郁的眼睛,叹了口气说道:“蒂娜小姐,其实说来这一切的发展都在我们预料之外,这场婚约根本就是文德里克王国国王单方面定下的,不是你我可以回避的,既然回避不了,就只剩下利用了。首先,这几个月对我们来说相对最安全,利用赖斯特这个落脚地我们可以四面收集情报,尤其是过了新年节后即将召开的各国会议,可以让我们了解更多的形势,我想蒂娜小姐不仅仅是为了了解自己的身世才出来旅行的吧?其次,以您现在的暂时身份参与文德里克王国的政务,可以去尽量改变一些政治风向,起码要帮助戴林梅莉尔公主能顺利接过一些实权,就算你走了,也不会留下一个烂摊子,我看这个劳恩斯国王早就想把权利交给女儿了,只是一直没个好借口而已。最后,那个普洛林斯的海格拉德斯一直对您有企图,估计他会一直赖在这里看您的笑话和寻机接近,您过早地离开,不是正给了他这样的机会?我就不信他会参加订婚仪式后还一直赖在这里不走!”

    蒂娜也是想尽量帮助戴林梅莉尔做一些事情,但总觉得这样有点对对方不公平,于是说道:“那到时候我们怎么办啊,难道就这样走了?”

    雯娜沉默了一下,说道:“蒂娜小姐,我倒有个办法,但是现在还只是在思考中,如果到了那一天还找不到更合适的方法,就只好这样了,您就先不用操心!”

    蒂娜觉得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也不再说话,离开了雯娜朝戴林梅莉尔的寝宫走去。

    雯娜已经在这几天的走动中觉察到了文德里克王国内外部的一些矛盾,这些矛盾所隐含的危机绝对不压于达西斯在萨西尼亚的叛乱,如果处理不好,文德里克的问题将直接导致这个大陆的战争爆发,而蒂娜的特殊身份,正好可以在里面起个缓冲作用,而这儿一切,都将在梅兹科勒尔大主教到来之后展开,她要利用蒂娜来给这个大陆制造一种平衡,并将这种平衡保持到黑暗大军进攻的时候化为一种统一的力量。

    “蒂娜小姐,你以后会怪我吗?我这也是为了这个大陆的民众着想啊,如果你真的是神,应该可以理解的。”

    赖斯特城西区,凯恩斯帝国总领事馆。

    帝国宰相拉得维希尔侯爵正待在书房里,面前站着瓦得鲁和帝国驻赖斯特领事奈卡德男爵,后者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

    “我回国后这里的事情就多费心了,那场会议我参不参加都没有意义,瓦得鲁就全权代表我吧,记住,别逼劳恩斯太紧,我要的只是这的永久海军驻留权,其他都可以放弃!还有,把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

    那帮老狐狸给敲紧点,别尽给我添麻烦!”

    “宰相大人请放心,下官一定辅佐瓦得鲁公爵办好这些事情!对了,具消息说,光明教会的梅兹科勒尔大主教明年初就要抵**斯特,大人需要下官转告一些话吗?”奈卡德男爵小心地说到。

    “不用,那个人不是和我凯恩斯帝国一条心,但也别怠慢了他,尤其是此人话头极准,多从他口中探听点其他光明神使可能出现的消息!”

    说完,帝国宰相就走回了内室,瓦得鲁和奈卡德男爵才紧张地退出了房间。

    蒂娜更换了铠甲,就来到公主寝宫,几个宫女见了都掩嘴而过,尤其是那个茜丽丝,看天色这么晚了秦新还过来,嬉笑着就把公主寝室外的所有宫女都带了出去,临走前还指了指大门。

    蒂娜犹豫了好一阵,才敲开了戴林梅莉尔的房间,戴林梅莉尔一见蒂娜居然没有通报门外的宫女就进了寝宫,觉得又惊又喜。

    “今天玩得开心吗?”

    戴林梅莉尔将蒂娜拉到阳台上观看皇宫的夜景。只见点点灯火从周围高耸的宫廷建筑表面投出,就像一只只疲惫的萤火虫紧贴在一座座大石上,阳台下的花园里点着几盏油灯,昏暗的灯光下映出一丛丛变了色的花朵。

    戴林梅莉尔的身体开在蒂娜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直钻点脑门。这段时间连续不断地和戴林梅莉尔如此紧身相处,也让蒂娜本认为很正常的同性身体接触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她觉得有种冲动想去拥抱对方,想去触摸对方的脸,去触摸任何想到的地方,一想到这儿,蒂娜就觉得心跳的厉害,脸上也开始微微发烧。

    似乎感受到了身边少年那逐渐急促的呼吸和颤抖的身体,戴林梅莉尔心里为之一漾,慢慢地把身体又靠紧了点,甚至自己的呼吸已经吹到了对方脸上,少女的青春萌动已经让这个矜持的公主暂时忘记了身份。

    “啊!”

    蒂娜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对,赶紧站了起来,吓得正意乱情迷中的戴林梅莉尔也恢复的正常,赶紧红着脸整理一下衣裙,连忙问怎么了。

    乖乖啊!差点出事情!这个小妮子还真是大胆!蒂娜呼了口气,将紧张的心跳安抚了一下,接着将晚餐时候的事情讲给了戴林梅莉尔。

    “恩……这样说来你们确实要分一些人去鲁尔西顿。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说清楚,无论是凯恩斯帝国和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他们都是文德里克现在无法分割的联系,我为你们制造身份掩护可以,但是你们要保证不能将文德里克拖进去,尤其是不能得罪凯恩斯帝国。”

    蒂娜这才看到了灯光下的戴林梅莉尔的表情。这个刚开始还情深绵绵的少女一听到涉及国家的问题马上就表现出了老成深熟的一面,少女的羞怯一扫而光,换上的是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

    突然觉得没了趣味,蒂娜简单地和戴林梅莉尔聊了些话题后就离开了公主寝室,正端着水果过来的茜丽丝也在奇怪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呢?

    赖斯特城北,维纳顿伯爵府。

    “伯爵大人,凯恩斯帝国总领事馆给您来信了。”一位仆人走到正在客厅里闭目养神的维纳顿伯爵面前,将一封书卷递了过去。

    维纳顿伯爵赶紧几步走进书房,小心地展开捆在书卷上的丝带,慢慢看着看着头上就冒出了冷汗。

    信是凯恩斯帝国宰相拉得维希尔侯爵写给自己的,意思是希望借助文德里克王国宫廷内外的帝国朋友在即将召开的一系列会谈中多为帝国代表的提议周旋,尤其是提到了关于帝国租借文德里克沿海几个城市的军事码头作为帝国海军的补给驻扎地的问题,让这位长期倾向帝国的维纳顿伯爵也心里发虚。

    凯恩斯帝国由于地理原因其海军主力舰队一直都只能在大陆西海岸活动,而整个大陆海上活动最频繁的地方却是北大陆以南的海域,帝国舰队想要进入这里,必须要向南绕过南大陆在北上,一旦进入了大陆东海区域,就要面对普洛林斯共和国这样的地方传统海军势力,为了寻找在这个地区的落脚点,凯恩斯帝国一直在设法和这一地区的国家交涉。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因为历史原因一直是帝国无法下口的地方,剩下的就是南大陆的某些国家和文德里克王国南部沿海城市,如今帝国放弃了争夺光明神使和领土要求,转而把目光看上了这些港口,这相当于又把一个麻烦丢到了文德里克身上,这势必将引起普洛林斯共和国更大的刺激,他本人就算再偏向帝国,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支持这样的外交提案啊。

    维纳顿伯爵觉得全身都不舒服,又把信看了一遍,就丢进了火炉,然后静静地靠在椅子上沉思。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阴阳界教祖千古一后网游之金庸群侠传九世重生龙神闯天下网游之凌十一少半妖怜驭夫龙穴红色大导演绝品天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