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无奈的抉择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无奈的抉择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大逆之门最后一个摸金校尉茅山捉鬼人最强剑神系统我家农场有条龙斗战狂潮大魏宫廷深海提督天影校花的贴身狂少六零时光俏截教仙    “查女子秦新,以妖法惑众、欺骗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及文德里克国民,现奉国王陛下之命,将秦新及其心腹伴随等人全部处以绞刑,立即执行!”

    随着监刑官的落音,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将一身白裙金饰的蒂娜架上了赖斯特城南港口的绞刑台上。

    蒂娜全身无力,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运行起魔法。在被套上绳圈的时候,她扭头看见了伦贝斯、雷恩、雯娜、娜其娅,甚至还有年幼的拉尔夏娅和许许多多从凯恩斯帝国出逃而来的部下,这些人都目光呆滞地被套上了绞绳,在一声行刑的吆喝声中悬挂在了绞架上。

    为什么会这样?我没有伤害戴林梅莉尔一丝汗毛,我拯救了萨西尼亚地区成千上万的百姓,我打败了黑暗教会,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恨我?我的同伴都是无辜的,他们为什么会和我一起被处死?

    再看看台下,无数张模糊的脸在呐喊,一片片腐烂的水果和菜叶纷纷扔在同伴悬在空中的身体上,只是耳边什么也听不见。忽然人群里某个熟悉的少女出现在视线里,那头火红的头发,因绝望而愤怒的眼神……

    “戴林梅莉尔……”蒂娜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行刑官拉动脚下木板的机关。

    脚下一空,觉得脖子都快断了,全身的血液都似乎停止的流动,胸口窒息,模糊之中只能听见一个少女的大喊。

    “秦新……我恨你……”

    “不!我不想死!”蒂娜一坐而起,摸了摸胸前,拼命地呼吸,她知道自己又做噩梦了。看看半闭的窗外天空,发现天快亮了,这才呼了口气,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仔细回想起这几天来的事情。

    就在昨天,一百多个贵族和大臣在雷恩带领禁卫军的监视下被砍掉了脑袋,行刑现场她没去,但是她看见了雷恩回宫后那张肌肉痉挛、脸色苍白的脸,又看到了雯娜和伦贝斯的担忧表情,更看到了娜其娅那惊恐的目光,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开始让所有的人感到害怕。

    难道我这不是保护你们吗?脑子里又出现了梦里的画面,蒂娜全身打了个哆嗦。不行,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情的!蒂娜拿起了衣服,呆坐在床上,陷入了思考。

    或许我必须想办法让他们脱离危险。蒂娜一边穿上衣服,眼睛一下落在角落里的那个大木盒子,那是海格拉德斯送来的衣服。

    可能只有这样了……蒂娜苦笑了一下,走出了房间。

    “秦新大人……这么早您就来了……”修依特正昏昏沉沉地坐在卡莱丽的病床边,忽然发现门开了,赶紧起身,就看见自己的上司一身禁卫军常服走了进来,而且脸色似乎很不好,于是低着头小心招呼着。

    他已经从昨天晚上来探视的伦贝斯口中得知了外面发生的事情,想想蒂娜昨天给自己下的死命令,他知道这是对方在保护自己。

    修依特一开始还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是策划这次暗杀事情的幕后主谋,甚至激动到要冲出医馆去和蒂娜理论,但是在禁卫军的阻拦下以及考虑到卡莱丽依然还在昏迷,他最终还是按下了怒火,随后而来的消息不断地证实了事情的真相,当他听说正是他的直属军官将禁卫军铠甲偷运出宫的时候,才沮丧地呆守在病房内,他已经不在乎自己可能受到的审判,他只希望能在自己死前看到卡莱丽的苏醒。

    当蒂娜和几个禁卫军士兵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修依特似乎明白了什么,默默地解下腰间的佩剑,放在了卡莱丽的床边,然后自己朝门外走去。

    刚一错过蒂娜的身体,就被对方一把拉住,修依特奇怪地回头看着蒂娜,然后又看见几个跟进的禁卫军士兵退出房间,将病房门轻轻地关上。

    “修依特大哥,好象你理解错了。”蒂娜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将修依特拉到了长椅上坐下。

    “我很抱歉,大人……”修依特尴尬地看了看对面床上的卡莱丽,他认为正是自己的原因才造成了父亲铤而走险的行为,甚至还差点害死了心上人。

    “别说这么多,你是无辜的,卡莱丽也是无辜的,希望你不要太在意,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也是这个意思。”蒂娜走到床边,将佩剑递还给修依特,“请继续保护卡莱丽和戴林梅莉尔公主。”

    走出医馆,就看见一个宫廷伺应官朝自己匆匆跑来。

    “秦新大人,国王陛下命你前往萨森河码头,去迎接圣鲁克斯光明教会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

    啊!这么快就来了!?蒂娜一楞,听到这个被雯娜吹捧得天上仅有地下全无的大主教居然如此低调地就抵达了赖斯特城,心里觉得微微紧张。

    赶紧赶往宫廷贵宾馆,将雯娜和娜其娅叫上,然后带着一个中队的禁卫军官兵匆忙出宫。

    刚抵达河港码头,就看见包括凯恩斯帝国、普洛林斯共和国代表在内的各国使节团成员早已等候在那里了,此外还有几千虔诚的赖斯特城里光明信徒拥挤在负责维持治安的卫戍军团士兵人墙后,个个都激动地望着北方的河道尽头。

    一百多禁卫军官兵还没等蒂娜下命令,就在军官指挥下在码头上又排开一道警戒线,蒂娜觉得自己来指挥这群禁卫军仿佛是多余的,只好尴尬地回到迎接人群边站好。

    “秦新大人好威风啊!”

    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蒂娜一回头,就看见凯恩斯帝国的瓦得鲁公爵一脸的古怪笑容看着自己,心里就打了小鼓。当她不久前在一次国王接见外国使者的朝会上知道了这个曾经见过一面的男子就是凯恩斯帝国皇宫内务大臣的时候,就大吃了一惊,她简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个身份,再想想那个在洛西林城被瓦得鲁奉若神明的帝国皇帝,心就感到莫名的恐惧,暗暗祈祷对方千万不要认出自己。

    “不知道公爵大人什么意思?”蒂娜将头微微扭了一下,她怕对方会把自己的容貌看出马脚。

    “难道一夜之间处死一百多个贵族和大臣还不威风吗?不过比起您在萨西尼亚用魔法毁灭的几千人来说,这是小意思了,哈哈!”瓦得鲁故意放开嗓子,笑得特别夸张,周围的其他国家使者都用着古怪的眼光看着蒂娜。

    妈的!这个家伙分明就是煽动气氛嘛。蒂娜恨地直咬牙,可是找不到什么合适话来反驳。

    “呵呵,瓦得鲁大人果然气势不凡啊,是不是很可惜那些朋友暗杀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失败身亡啊?”

    又一个声音从侧后传来,看样子此人是看不惯瓦得鲁的咄咄逼人而出口相助,蒂娜连忙回头,刚露出感激的目光就全身一定,然后举措地赶紧将身体背了过去,脸都苦青了。那些旁观的各国使者又是一阵哗然,纷纷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一个身穿普洛林斯军高级军官常服的英俊男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今天是不是我犯太岁啊,这么遇见这两个大煞星。

    海格拉德斯转到蒂娜面前,微笑地注视着这个行为飘忽不定的假少年军官,心下大乐。他就喜欢看到这个少女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这会让他生起一种深深的怜惜,有种想马上保护的感觉。

    “海格拉德斯大人此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堂堂凯恩斯帝国会参与此事?”瓦得鲁的大怒,一张脸铁青。

    海格拉德斯潇洒地将前额的一缕散发抹了抹,说道:“这暗杀王国公主的罪名本就是人神共愤,如果贵国出现有人暗杀特里希海利斯二世皇帝陛下,而且也是您的朋友,您也会说这样的话吗?”

    “你!你竟敢如此冒犯我帝国皇帝陛下!”瓦得鲁气得全身发抖。

    “公爵大人别生气,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再说了,这些被处死的贵族大臣好象不是帝国的人吧?如果不是,这就是文德里克王国的事情,与你我都无关。”海格拉德斯继续笑着说到。

    “这……”瓦得鲁这下说不话来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解释,只能说明这些处死的文德里克贵族是和帝国有联系的。一边的奈卡德男爵赶紧拉了拉他的长袍,没办法,只好闷着不说话了。

    “谢谢……”

    当海格拉德斯故意走到蒂娜身边站立的时候,蒂娜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眼睛依然看着河港码头前的一排禁卫军士兵。

    “不用客气,能帮助秦新小姐铲除坏人是在下的荣幸……”海格拉德斯也是悄声地对着蒂娜说了一句。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为什么要帮我?”蒂娜疑惑地扭过了头,又赶紧躲开对方那双眼睛。

    “我要是不帮你,你还不被那些贵族老爷给玩死?我的小姐啊,你以为宫廷是个小酒馆那么简单?”海格拉德斯做了个请的动作,将蒂娜带到了一边,然后得意地回头看看面色难看的瓦得鲁。

    蒂娜定了下心,看着海格拉德斯说道:“我知道你们一直想拉拢这个国家,我也不想参与这些,如果可能,我希望我的朋友不要被牵扯进去!”

    海格拉德斯笑道:“也就是说,您在求我帮你想个办法?那起码秦新小姐应该告诉我真名吧……”

    “蒂娜……”

    蒂娜现在已经不敢相信身边人的意见,反而对这个几次帮助过自己和戴林梅莉尔的男子有种隐隐的钦佩,似乎对方从头到尾都在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和这个国家的微妙变化,虽然觉得比较危险,但是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有必要取得对方的信任。

    “真是好名字,很难想象啊,这强大的光明神使居然是位美丽的小姐,只是在下很奇怪为什么您要女扮男装呢?”海格拉德斯满意地点点头。

    “这不关你的事情,但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干预政治,我只要我的朋友安全!”

    “蒂娜小姐还记得我送您的礼物吗?不知道是否合身,说实话,在下很想看看蒂娜小姐身穿女装的样子,估计一定很美丽!”海格拉德斯觉得这个美人已经开始进入自己设计的大网中了,他开始幻想某些甜蜜的情景,感到全身都无比舒畅。

    “你是不是在暗示我秦新的身份已经不能用了?”

    妈的!这个小白脸又在想什么,刚一说正经的就开始色眯眯,难道他也想**我?蒂娜开始后悔了,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些在复杂政治场上滚打的人的对手,似乎这样的人总是擅长装疯卖傻,故弄玄虚。

    “也许吧……如果蒂娜小姐有兴趣的话,可以让你的朋友到我的家乡做客,那里的风景应该比这里好不少……”

    还没说完,海格拉德斯就微笑着指了指出现在萨森河道上游的一艘大船,然后朝岸边走去。码头上的人们开始激动了,光明信徒们都纷纷匍匐在地,各国的使者也朝前涌去。

    蒂娜远望去,只见停泊靠岸的大船上走下一队金盔亮甲披着猩红披风的骑士,接着一个身穿华丽红色长袍的白须老人出现在船头,头戴一顶高高的帽子。

    硬着头皮走到岸边,那个老人也走下了船,刚好站在了蒂娜面前。

    “因国王陛下身体不适,特派文德里克王宫禁卫首席骑士长秦新前来迎接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蒂娜忐忑地看着面前这个能用“仙风道骨”来形容的慈祥老人,嘴里念着公式化的欢迎辞。

    梅兹科勒尔眼睛一亮,没有在意那些前来欢迎的各国官员,只是集中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军官,然后暗暗催动精神力探视将蒂娜包围了起来。

    一阵强烈的精神波动从面前这位老人身上汹涌而来,蒂娜只觉得对方的精神力似乎可以突破自己的精神防线,于是下意识地将精神力控制打开,阻止了对方的精神透入。

    梅兹科勒尔马上感应到自己的精神力波似乎撞到了一堵深厚的墙上,甚至还被吸收分化了不少,心下一惊,赶紧撤掉了探视魔法,微笑着摸了摸长长的花白胡子,说道:“好……好……秦新大人果然年少有为啊。”

    正在蒂娜和梅兹科勒尔对望的时候,两个女子出现在面前,只见她们非常恭敬地半跪而下,行了个庄重的光明教会礼节。

    雯娜和娜其娅换上了光明祭祀袍,从跟着蒂娜出来后就一直没说话,尤其是雯娜,她一直在思索着如何解开目前那么多难题,再加上对蒂娜产生了新的疑惑,所以她并没有在码头上和蒂娜进行交谈,反而一直注意着蒂娜和海格拉德斯刚才的接触,她也觉得蒂娜能够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破获暗杀事件肯定和那个海格拉德斯有关。

    “尊敬的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生命神殿祭司雯娜、娜其娅前来迎接您的到来,愿光明诸神与您同在!”雯娜和娜其娅静静地跪着,等待着她们伟大的导师开口。

    “你们辛苦了,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事情,不错,不错。”

    梅兹科勒尔微笑着做了一个起身的手势,两位女祭司这才起身,然后走到了梅兹科勒尔身后,和那些光明骑士团骑士站在了一起,然后一行人朝码头停留的马车走去。

    蒂娜默默地带着禁卫军官兵跟着返回赖斯特城,心里回顾着刚才那一番精神探视和反探视的较量,她估计如果自己当时不马上阻挡的话,以对方那种强力的精神探视魔法肯定会发现自己体内的光明之心存在。

    按照特殊的安排,梅兹科勒尔大主教被直接送进了赖斯特王宫,在国王简短的欢迎仪式后就连同那些随行的光明骑士一起安置在一座偏宫里,还调派了一个中队的禁卫军官兵把守。

    在梅兹科勒尔大主教的房间里,两位女祭司开始向这位光明教会的第二号人物汇报这几个月的经过,老人只是不住点头,并未加以评价,让雯娜心里直犯疑。

    “娜其娅,你先回房间去,我要和雯娜谈谈。”梅兹科勒尔和蔼地对着蒙面的少女祭司摆了摆手,“注意你的身体,我发现你瘦了。”

    “是……”

    娜其娅行了个礼就慢慢走出了房间,临出门还回头望了望梅兹科勒尔,心里觉得堵得慌,她恨不得马上就向对方询问自己的身世。

    看到娜其娅出了门,梅兹科勒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严肃地站了起来走到落地大窗边说道:“雯娜,难道你没发现这赖斯特城出了什么意外吗?”

    雯娜一惊,她似乎明白这个老师凭借深不可测的魔法修为已经觉察出了某些事情,于是忐忑地半跪下来说道:“梅兹科勒尔老师,请您明言。”

    “哎……你还是那么小心……这或许在你看来是对的……但是这对赖斯特城的民众就不公平了。”梅兹科勒尔叹了口气,注视着窗外的天空,“我已经感觉到黑暗教徒潜到了赖斯特城下,难道你就没有在意?还是你依然抱着那种想法?”

    雯娜一下就明白了,于是淡淡地说道:“老师,难道这不是您一直教我的吗?如果世人不尽早意识到黑暗的来临和压力,一味地争夺光明神使,这个大陆就无法真正团结。”

    “你就没想过太多的牺牲?或者事情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梅兹科勒尔回头向女祭司招了招手,将对方召唤到身边,“或许我在你出发前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我后悔了,那个秦新如同预言中一样出现在萨西尼亚,估计以你的能力也应该看出她根本就不是光明神使!那你为什么还要坚持最初的想法?”

    “难道我们不需要她?”雯娜想了想,然后把有关蒂娜的事情一一讲了出来,梅兹科勒尔脸色越来越凝重。

    “需要?”梅兹科勒尔勉强笑了笑,“可能应该是她是否需要我们才对,对这点,我想你已经有了答案。”

    雯娜沉默了,她很清楚梅兹科勒尔老师的话,也对自己这段时间来费尽心思所做的事情感到不安,她觉得自己正在亵渎神明。

    “您……也感觉到了她?可我总在怀疑她的真实身份,如果真是神的降临,可她为什么行为那么奇怪,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我认为她就是光明神使,您不也说过有光明神使将在萨西尼亚出现吗?要我设法去接近。”

    “不!她不是光明神使,本来我还以为这是巧合,但从下船开始我就否定了这样的想法,因为,我所说的那个光明神使不是别人,就是你!你应该在这场危机中复苏,不过很遗憾……”

    当十多年前梅兹科勒尔身为圣鲁克斯生命神殿主教的时候,他是第一个感应来自天空之岛光明神域异常波动的人,在那一瞬间,他似乎从那模糊的神喻中判断出了这个大陆将要接受的变化。随后的年月里,他不断地奔走在教会上下,地位也越来越高,甚至在不断地修行中也越来越清晰地感应到神域的某些变化,他开始惶恐,他怕这个大陆会在一次失去最高信仰的动乱中崩溃。

    在年初的一次例行祈祷活动中,他突然在主神殿里得到了一股遥远的感应,那来自西方的凯恩斯帝国,这种感应根本不是神殿内那飘渺虚无的光明力量,而是一种能强烈亲身体会的精神波动,他意识到前未有过的事情已经降临到大陆上。

    就在几个月前,当文德里克萨西尼亚瘟疫爆发的时候,他又在身边感应到了另一股波动,那是某个非常熟悉的人,一个自己曾经教导了十多年的女子,这个女子就是雯娜,他激动地按照教会历史所记载的方式对雯娜进行了偷偷的鉴定,发现这个学生居然是潜伏未醒的光明神使!

    他一直在教会典籍里翻阅如何能使光明神使主动复苏的方式,但一无所获,恰好这时候他又从一次祈祷中得到了预示,于是派遣雯娜前往萨西尼亚,他预感到雯娜将在这场危机中力量复苏,不过意想不到的是,那个被自己刻意掩护在教会生命神殿的娜其娅居然也主动跟随雯娜前往萨西尼亚,虽然他很担心,但最终还是屈服了自己的感觉,他认为这可能就是命运的安排。

    现在身边的雯娜已经显露出了不同,不过依然还是没有真正复苏身上的力量,这让梅兹科勒尔很诧异,难道预言不是真的?听完雯娜的叙述,梅兹科勒尔开始渐渐明白了那个连自己都半知半解的预言,也更加坚定了某些想法。

    “我!?”

    雯娜吓地连退几步,心跳得特别厉害,她不敢相信自己一直以来企图为教会拉拢的人居然不是蒂娜而是自己。我是光明神使?那我的命运就和那些历史上的神使一样被注定了?雯娜摊在椅子上。

    想到自己把蒂娜这个所谓的光明神使当棋子一样慢慢挪到教会的棋盘上,这和那些争夺光明神使控制权的政客们其实没有什么区别,现在自己却替代蒂娜成了这个棋子,真是觉得莫大的讽刺。

    “原来主教阁下以前所说的光明神使将在萨西尼亚复苏的预言都是骗我的……”雯娜惨笑了一下说到,现在她觉得自己就像拿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

    “不,预言并没有欺骗谁,你注定就应该在这里复苏,而那个复苏你的人就是蒂娜!”梅兹科勒尔说到。

    “原来都是你安排的……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公开这个预言?难道希望全大陆都为了我而争夺撕杀?”雯娜冷静了下来。

    梅兹科勒尔轻轻地拍拍了女祭司的肩膀,说道:“这不是我泄露的,是教皇陛下。”

    “教皇陛下!?”雯娜都不知道该怎么来适应这些变化莫测的教会高层,“难道教皇陛下没想到这样一来会引起多大的混乱?”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问题,我也在想这里面的蹊跷,当我得到传言蒂娜是光明神使的时候,我就提前从圣鲁克斯出发,就是为了赶来告诉你,必须放弃为教会拉拢蒂娜这个人!因为她是神!而且从教皇陛下故意泄露光明神使的行为开来肯定他有其他的想法,他根本就没打算集合光明神使到圣都!”

    看到梅兹科勒尔严肃的表情,雯娜知道这已经足够解释掉自己所有的疑虑了,于是说道:“老师的意思是……要我隐瞒光明神使的身份跟随蒂娜小姐……哦不,跟随蒂娜女神重新聚集其他光明神使,脱离圣鲁克斯的控制?”

    梅兹科勒尔微笑着不置可否,雯娜心领神会。

    “还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又有一位光明神使正式复苏了。”

    雯娜大惊,赶紧问道:“是谁?照您的说法来看,教皇陛下怎么没有昭告出来?”

    “呵呵,这次不一样,复苏的神使不是其他人,正是我们教会的人,难道你要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外人?现在只有我知道,连教皇陛下我都隐瞒了。”梅兹科勒尔神秘地笑了下,“不是别人,正是你哥哥,光明骑士团团长阿尔伯特!”

    晕死!雯娜简直搞不懂怎么自己两兄妹居然同时成了光明神使,但为什么能力的正式复苏会在自己之前呢?

    “估计阿尔伯特得到了真正的神喻,但他还不知道神喻的含义,现在还在圣鲁克斯城,以后需要你去说明。还有,黑暗教徒的问题你再想想,我估计他们此次前来并不简单,黑暗力量的复苏比我想象得还要快。”

    说完,梅兹科勒尔走出了房间,准备到花园里散步,只留下雯娜独自一人还在静静思考。

    才回到办公室不久,就有卫兵通报普洛林斯临时领事馆派人来了,蒂娜头一下又大了,她在郁闷这个海格拉德斯怎么这么快又来送礼了。

    进门的是格利亚斯,蒂娜很熟悉这个人,对这位年轻朴实的青年男子也很有好感,于是赶紧抹去脸上的不快招呼对方入座,一边还偷偷打量着对方手上的一个小盒子。

    格利亚斯并没有入座,只是一个立正,然后将盒子放在蒂娜面前,说道:“奉普洛林斯共和国执政官海格拉德斯阁下之命,下官特来敬献礼物。”

    看到对方目不斜视的样子,蒂娜估计那个海格拉德斯并没有对外人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心下也安心不少,将盒子开启了一半,发现里面还是一大堆珠宝首饰,好象还有张小纸条压在首饰下面,有点怀疑地抬头看了看格利亚斯那副端正的模样,小声问道:“海格拉德斯大人没有让你带什么话吗?”

    “没有,只是让下官将礼物交给大人,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下官先行告退!”又是一个立正加军礼,格利亚斯头都不回的出了门。

    海格拉德斯的手下真是不错!蒂娜赞叹不已,又赶紧取出首饰盒里的纸条看起来。

    “……码头一别,在下甚是想念,回思蒂娜小姐所托之事,在下食难下咽,现略有愚计,还望见面商议……正午时分请蒂娜小姐前往东城区‘玫瑰酒店’二楼贵宾房,自有人前来迎接,恐凯恩斯帝国密探监视,请勿暴露秦新身份,房内自有准备……海格拉德斯谨字敬上。”

    这是什么破烂玩意儿?我什么时候求他办过事?等等……难道在码头上他听出我的牢骚了?蒂娜将纸条扔进了壁炉,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码头上所说的话,觉得这个海格拉德斯果然敏感异常,居然听出来自己要安排同伴潜逃的意思。想想对方既然帮助自己铲除了维纳顿伯爵的阴谋,也不像是那种要害自己的人,顶多不过对自己有点企图,难道自己这个未来神还会怕了他?

    他要我不要暴露秦新身份,又叫我蒂娜的名字,难道……想到这里面的意思,蒂娜脸红了一下,但是她知道这是海格拉德斯特定提醒自己必须注意的,毕竟现在秦新已经是全赖斯特城最让人关注的焦点人物,尤其是自己杀了那么多贵族,这凯恩斯帝国派人跟踪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也在情理之中。

    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接近正午,赶紧出门直奔禁卫军营房,将雷恩唤上就出了宫。

    刚出宫门不久,蒂娜就发现一个平民打扮的男子警觉地远远跟在自己身后,想起海格拉德斯所言不假,现在凯恩斯帝国领事馆已经在全力注意自己的动向了。

    “记住!无论等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许离开酒店房门半步,必须等我回来,其他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听到蒂娜这样神秘而严肃的交代,雷恩隐隐觉得蒂娜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大家,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只好点头答应。

    偷偷地将有人跟踪的消息告诉了雷恩并告戒对方不要惊动,然后两人走向了通往城东区的大街。经过一番折腾后的新年节气氛在压抑了两天后又慢慢恢复了热闹,只是那些跳舞的市民一看见这两个禁卫军军官就纷纷闪到了一边,让蒂娜和雷恩都苦笑不止。

    “玫瑰酒店”是赖斯特城东区最大的一家酒店,也是唯一一座平民城区的高档酒店,节省一年的普通市民都喜欢在节日庆典里在这里挥霍消费一次,刚进入酒店,就看见宽敞的大厅里座无虚席。

    一个服务员一看两个王宫禁卫军官到来,就赶紧上前迎接小声说道:“请问二位骑士大人可是来参加二楼的宴会?”

    要不是雷恩在路上就猜到了蒂娜有所目的,他还差点以为这个服务员搞错对象,看到蒂娜直接上了二楼,暗暗赞叹这样的安排果然细致,只是不知是谁想出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见面。上楼之前雷恩小心地看了看身后,发现那个跟踪的男子正坐在吧台前饮酒,看到自己目光看着他,赶紧把身体扭了过去。

    服务员指了间最大的房门就走开了,蒂娜和雷恩小心地推开房门,发现这只不过是间豪华的住宿间,根本就不是什么宴会厅。

    “你就在门外等着吧,记着我开始说的话,等会有人来找我,除了他,谁也不能放进来。”说完直接走进屋,将房门紧闭。

    装饰华丽的房间中央大床上放着一件华丽的湖蓝色礼裙,除颜色外居然和海格拉德斯之前送给自己的那件礼裙一模一样,此外还多了双精致小巧的鹿皮靴、一根纱巾和一盒首饰。

    将窗帘拉紧,把身上的禁卫军常服换下,又用清水清理下面庞,将头发梳理成型,把盒子里的首饰一一戴上。

    裙子内外都在布料表面用雪白透明的丝绸衬了一层,显出朦胧的蓝色,紧凑的裙身和宽大的裙摆用黑红两色交错缠绕的细线在表面绣出一道道曲线流畅婉转的典雅线条花纹,更加突显出蒂娜那副凹凸动人的少女身体曲线。如花瓣样对称的发饰在脑后巧妙地安插在棕色长发顶端,两耳挂着一串小小的黑金色耳链……不过半个小时,镜子里就出现了一位美丽的少女。

    这个色鬼……蒂娜咬了咬牙,但还是忍了,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刚才从首饰盒里翻出的一张新纸条,定了下心神,就打了开房门。

    雷恩正在想着谁会来见蒂娜,就看见房门开了,一位绝色的少女出现在眼前,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天哪!这是蒂娜,她怎么……虽然以前自己就见过蒂娜的真容,可相隔大半年再看现在的蒂娜,雷恩只觉得胸腔里那团跳动的东西都要蹦了出来,大脑开始充血,面前的少女在这身裙子的装点下越发显得高贵清雅、娇柔动人。

    苦涩地对着呆滞的雷恩笑笑,暗叹到这世间的男人果然都一个样,就连如此熟悉自己的雷恩,都免不了露出一丝丝迷幻般的憧憬眼神。

    “事情有变化,没人来了,你在这等我回来……”试了一下原本的女声,觉得没什么异样,一边走一边将面纱带上,轻盈地走下了楼。

    就在蒂娜走下楼梯的时候,大厅里的欢歌笑语都突然消失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虽然出现在眼前的少女蒙着面纱,但似乎人人都能猜想出那面纱后的容貌是如何模样。

    不敢停留,赶紧加快小步跑出酒店大门,一辆精致的马车已经停在街边,蒂娜刚走到车前,马车门就开了,蒂娜稍一犹豫就登上了车。

    马车朝西而去,酒店门口站满了追出来的客人,一个个都惋惜地盯着远去的马车叹息不已。

    蒂娜刚上车就吃了一惊,给自己送礼的普洛林斯军官格利亚斯居然坐在车上。只见这个军官也是一楞,好奇而激动地朝自己上下看了一眼,就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红着脸将头使劲扭向一边,似乎不敢继续看蒂娜。

    嘿嘿,这个格利亚斯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居然坐怀不乱。蒂娜的紧张心情也暂时轻松了一下,如果她知道现在格利亚斯心里是怎么想的,肯定要吐血跳车而亡!

    格利亚斯接受了海格拉德斯一连串的奇怪命令,首先是派人偷偷在“玫瑰酒店”订下一间豪华房间并准备了一整套女子服饰,然后就去给秦新送礼,最后赶到“玫瑰酒店”接一位蓝裙的少女。对于这个命令,格利亚斯理解为海格拉德斯终于按捺不住寂寞开始寻找猎物了,而且眼前这个少女的身材和气质绝对适合那个潇洒的上司,但想到这个少女将最终还是要被上司抛弃,心里觉得很不安心,他觉得自己成了为海格拉德斯找女人的帮凶了。

    格利亚斯压根就没想到坐到身边的羞怯少女就是那个威风八面的光明神使秦新,如果他也知道的话,估计也要吐血跳车而亡!

    两人就这样各怀着古怪的想法默默不语。豪华马车在城里绕了几圈,就直接开进了普洛林斯共和国临时领事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无上龙脉巫妖王庭肥田仁医傻包子我的美女情劫炼欲魔帝竹林第八闲重生1986地球新时代国足救世主大唐之逍遥王爷美色无边活色生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