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搭救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搭救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都市兵王极品狂少贞观帝师炮灰媳妇当家混沌剑神蛊真人重生绿袍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盖世帝尊备中的伊达独眼龙珠联璧合超能名帅    “臣菲列斯参见长公主殿下……这十几年不见,长公主依然青春如旧啊?”

    随着菲列斯那笨拙的行礼动作,又是四条人影出现在拉茹尔和娜其娅身边,传送魔法的能量余波消失后只见四个身穿亚罗特近卫军魔剑士铠甲的男子将倒在地上的拉茹尔和娜其娅围了一圈,从他们身上的官阶标识来看都是联队长级别,这意味着每个人的实力都和黑暗教会的黑暗骑将相当。

    四个黑暗近卫军魔剑士联合发动起的一张致密的魔法护罩将地上两人包围起来,然后拔出武器与对面的洛菲怒目对峙。

    “菲列斯,我就知道你此次前来绝无好意!是皇帝陛下的意思吧?”

    看到黑暗神使菲列斯洛菲和四个高级魔剑士的架势,洛菲就知道对方是来抢夺自己胜利果实的,硬拼之下自己并无胜算,只好按住怒火,身体护在倒地的戈莱亚身前,一边盘算着如何尽可能保住一部分成果。

    菲列斯大笑说道:“洛菲阁下这话就见外,难道我们不都是皇帝陛下的臣子吗?不过今天真是意外收获,本来是打算事后顺便带戈莱亚王子回国的,居然阁下又识别出了菲列琳公主的身份。难怪皇帝陛下一直没发现之前那被抓获的女子带有黑暗之子印记,原来长公主殿下另有隐瞒,哈哈!”

    “你……你想把他们交给索莱恩?”拉茹尔忍住巨痛说到,“为了黑暗印记就不惜牺牲自己的亲人?”

    菲列斯没去笑容,说道:“皇帝陛下既然称之为亚罗特帝国皇帝,就应该拥有黑暗印记,这是先皇在让位之时就注定了的事情,为了我亚罗特帝国能统一可拉达大陆,这种牺牲是必须的!”

    “我懂了……而且到时候我也会做为黑暗之子印记复活仪式上的牺牲品,用我的生命和鲜血来提取菲列琳和戈莱亚身上的黑暗之子印记……”拉茹尔绝望地摇摇头,痛惜地回头看着身边已经被吓晕过去的娜其娅。

    黑暗之子印记的复活提取仪式需要牺牲掉印记拥有者的一位血缘很近的亲人生命,除了现在的亚罗特帝国皇帝索莱恩、皇帝的叔父埃格哈德亲王外,唯一符合条件的只剩下梅萝蒂长公主了。

    就在双方对峙不下的时候,洛菲身边倒地的戈莱亚突然发出了一丝冷笑,众人都扭头看去,只听黑甲少年的嘴里发出一声尖锐的口哨。

    “你们想得太美了,没人可以牺牲掉我老姐……姑姑……泰伦克出来吧!”戈莱亚大笑着,幼嫩的脸在笑容中开始扭曲,变得越来越狂妄。

    树林深处开始传来隐隐的呼啸,连大地都开始震动,一股超越现场任何一个人的恐怖黑暗波动如海潮一样涌来。

    “是黑暗魔龙泰伦克!戈莱亚你疯了,你想干什么!?”洛菲脸都白了,一把将戈莱亚发软的身体提了起来,一边大吼到。

    “消灭你们这些人渣……”戈莱亚在发出召唤魔龙的信号后身体再无半点力气,再被洛菲这样一提一折腾,只说了一句话就晕过去了。

    “好!菲列斯,今天我就不和你争了,改日再谈!”

    洛菲抓住戈莱亚的身体一起消失在传送魔法的能量波中,树林里只剩下了菲列斯等人。还没等菲列斯做出考虑,不过几秒钟,一头硕大的黑暗魔龙就横冲直撞地贴着地面在树林北边出现,挥舞的龙翼将那些粗大的树木像小草一样扫到了天上,像具巨大的割草机一路畅通无阻地冲了过来。

    眼看就要撞到人前,黑暗魔龙泰伦克粗壮的龙腿一伸,利爪猛地扎入大地,龙身一晃就稳稳地停了下来,长长的龙头似乎在惯性的作用一下一直伸到了那四个黑暗近卫军魔剑士的面前,张开恐怖的血盆大口和一双石卵般大小的眼睛瞪着那四个开始瑟瑟发抖的人,喉头里发出低沉的鸣颤。

    “将军阁下……我们……怎么办?”

    四个魔剑士的脸都白了,他们知道只要自己稍微一反抗,这世界上最恐怖的魔龙黑焰就会把自己瞬间烧成灰烬,惊恐之中魔法护罩也失去魔法控制,唰的一下就消失了。

    菲列斯脸都青了,他知道就算有十个自己在这儿,都不可能是这头年龄近千年的黑暗魔龙对手,头上的大汗就不住地往下滴,他万万没想到戈莱亚的黑暗魔兽驯服术已经强大到连黑暗魔龙都可以无条件服从的地步。

    “呵呵……菲列斯……可能……这次你和我哥哥都要失望了……”

    拉茹尔挣扎着爬起来走到黑暗魔龙身边,和蔼地摸着魔龙的脖子,回头面向黑甲巨汉露出了杀气,魔龙泰伦克乖巧地在喉头里咕噜了一声,懂得黑暗魔龙声音的都知道这是种服从的表示。

    菲列突然一闪,看似笨拙的身体已在数十米开外,对着黑暗魔龙就发出了一连串的剑气,拉茹尔惊慌躲避之下摔到了地上。

    “还不快跑!”

    菲列斯又是一闪,接着一道巨大的魔法冲击从魔龙口中奔来,将他站立的地方轰开一道大口,撕开的大块地皮连接着上面的树木直接飞上了天,而他发出了那一串剑气只不过在龙身上留下几道类似金属摩擦后的灰白色痕迹。反应过来四个魔剑士撒开脚丫子就往树林南边出口跑去,他们惊慌之中居然忘记了使用传送魔法逃跑。

    一阵狂暴的龙吼过后,黑暗魔龙缓慢地回过龙身,腾过脚下的拉茹尔,龙翼一展撞开四周的树木就窜上了天,接着一道如黑雾的魔龙黑焰朝眼看就要奔出树林的四个魔剑士喷去!

    被黑焰魔法冲击笼罩的四个魔剑士发出一阵恐怖的惨叫,黑雾中的身体铠甲开始溶解脱落,接着身上的肌肉开始腐烂消融成灰,露出依然还保持着奔跑站立姿势的骷髅骨架,最后连骨架都分解化成了灰烬,而只一切,只不过短短几秒钟时间,连同周围的土地和树木都被烧成一堆松垮的黑碳状物质。

    就在黑暗魔龙飞上天攻击的时候,菲列斯又闪到昏迷的娜其娅身边,一把抓起少女,一个传送魔法消失了踪影,几米远的拉茹尔眼睁睁地就看着菲列斯用声东击西的战术掳走了侄女。

    现在侄子、侄女都在对方手上,如果强行依靠黑暗魔龙去救的话,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乱来。拉茹尔无奈地招回了魔龙,骑在龙背上一直掠过洛菲的营地朝北边的深谷飞去,居高临下只见两百多人的营地已经跑了个精光。

    现在怎么办?洛菲肯定带着戈莱亚隐藏躲避了,菲列斯也一定会把娜其娅带到船上去,说不定接着就要离开海港,自己要是带着魔龙轻举妄动的话,肯定是玉石俱焚!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他帮忙了,希望看在收养娜其娅这么多年的份上出手相救!拉茹尔做好了打算,指挥着魔龙转向了赖斯特城方向飞去。由于距离的原因,还是有不少赖斯特城外的百姓看到了东北山谷那团突然飞上天的黑影,不过人们都没想到那会是一头黑暗魔龙,惊奇过后也就相安无事。

    蒂娜正在想着如何脱身的计划,就被遥远的东方传来的强烈黑暗波动所惊动,正要打开精神探视去追踪,就发现办公室的门一下被撞开了。

    “糟了!娜其娅不见了!”雯娜风一样就冲进了蒂娜的办公室,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神情焦急。

    娜其娅不见了?搞什么鬼啊?蒂娜将信将疑地看着雯娜,慢慢地她发现对方并非那种开玩笑的样子,猛地甩开对方就朝宫廷贵宾馆跑去。

    房间里空空如也,那套戴林梅莉尔赠送的宫裙整齐地铺在床上,而其他属于娜其娅的私人物件都消失无踪。似乎想到什么,一下掀开床上的裙子,发现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蒂娜小姐,娜其娅她……没事吧?”雯娜擦着眼角的泪水紧张地看着蒂娜,“今天下午我看她从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的房间里出来后心情不好,就没有去打扰她,不知道她到底听说了什么。”

    “你自己看看吧……”

    雯娜丢下纸条,喊上听到消息也匆匆赶来的伦贝斯朝梅兹科勒尔大主教下榻的偏宫走去。

    “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我想很多事情必须由您来解释了……为什么娜其娅会在和您交谈后就选择出走!”房间里只有蒂娜、伦贝斯、雯娜和梅兹科勒尔四人,蒂娜按住冲动,眼睛死死地看着对面的老人,表情严肃,“而且我直觉上判断,娜其娅和我这位伦贝斯大哥的心上人也有必然的联系。”

    梅兹科勒尔刚从来自城东远方的强烈精神波动中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分析,又被冲进来的三个年轻围在了中间,听完蒂娜一番责问后,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沉默地走到窗户前,看着窗外的花园,缓缓说道:“这可能就是命运吧……一切都和娜其娅的身世有关……她是光明和黑暗的混血儿!一位虔诚的生命女神殿高级光明女祭司和黑暗帝国皇帝的女儿……真是讽刺啊……”

    除了伦贝斯紧皱了一下眉头外,其余两人都惊呼起来,尤其是雯娜,几乎差点没站稳,要不是一边的伦贝斯赶紧扶住,肯定已经晕倒。

    “没错……娜其娅是我亚罗特帝国谢克特兹皇帝陛下的女儿,也是我的侄女……”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阳台上,只见身穿红色长裙、肩头有伤的拉茹尔走进了房间,曲腿一下跪在了梅兹科勒尔的脚边泪流满面。

    她是那个黑暗女骑将!她居然没死!蒂娜一下就从对方的穿着和模样回忆起了在萨西尼亚第一次和黑暗教会交手时候那个指挥黑暗魔龙的女子。

    “神使大人应该能回忆起我吧……我是黑暗骑将,可我的真实身份是亚罗特帝国长公主梅萝蒂,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求你们一定救救娜其娅和戈莱亚,就算处死我,我也愿意……”拉茹尔深深地埋下了头,将娜其娅和戈莱亚的事情讲了出来。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难道不能怀疑是你抓走了娜其娅?你这个邪恶的异教徒!”雯娜咬着牙说到。

    “我可以保证她说的是真的……”梅兹科勒尔叹了口气,指示雯娜把所有门窗关闭,然后走到房间,“我想秦新大人也应该感应到了这赖斯特城的黑暗波动了吧?”

    “大主教阁下是说这些黑暗教徒其实这此来目的是冲着娜其娅和那个什么少年黑暗骑将来的?”蒂娜说到。

    “开始还不明白,但娜其娅这样出走被抓让我如此判断。梅萝蒂小姐,从十几年前我就想问你,为什么当时你会同意把娜其娅交给我抚养?”梅兹科勒尔问到。

    “这个……我不能说!除非……你们快去救娜其娅!”拉茹尔咬牙说到,“黑暗神使菲列斯一定把娜其娅带到船上去了,就是港口停泊的那五艘斯托克巨型商船,上面还有两千亚罗特帝国近卫军!”

    蒂娜吓了一跳,她只是感应到了那个黑暗神使的存在,却不知道那些巨船里居然藏着两千士兵,这简直太疯狂了!

    “我没兴趣去知道娜其娅的事情,这或许是保护她,你们光明教会就那么喜欢这些秘密?我们快想办法救了娜其娅再说!”蒂娜嘲讽地说到。现在她已经对包括雯娜在内的光明教人员产生了深深的抵触心理,她已经害怕他们那些理论。

    “不用着急,我早观察掌握了这赖斯特城海港的情况,每天下午到第二天凌晨这段时间是退潮期,现在港外的水深根本就不可能通行那样的巨型海船,那个叫菲列斯的黑暗神使还跑不了,我们还有时间。”伦贝斯冷静地说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着自己失踪的女友和娜其娅的关系。

    “从现在开始,雯娜,你还是回你的光明教会,娜其娅我回想办法去营救的,伦贝斯我们走……”

    蒂娜转身就走出了房门,伦贝斯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只留下雯娜沉默地站在梅兹科勒尔身边。

    拉茹尔感激地看了眼蒂娜的背影,然后抱歉地对着梅兹科勒尔苦笑一下就消失在传送魔法能量激荡中,她打算去追踪洛菲的下落,要在对方把戈莱亚偷运回黑暗大陆前截下。有过交手经历的拉茹尔深信蒂娜的能力,毕竟对方是这个大陆历史上第一个可以单纯用魔法就消灭一头黑暗魔龙的人。

    “老师……”雯娜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看着梅兹科勒尔流下了眼泪。

    梅兹科勒尔叹了口气,说道:“或许我们都错了,我们不能代替神的存在的……这就是命运吧。”

    看看天已经接近黄昏,蒂娜命令伦贝斯把所有原本人马都集合在禁卫军营地,然后换上铠甲直接去找戴林梅莉尔。

    “秦新!父王要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出席宴会!”戴林梅莉尔正在梳妆台前比画着一大堆首饰,看着蒂娜进来,高兴地连连招手。

    “戴林梅莉尔,娜其娅失踪了……”蒂娜不敢正眼看戴林梅莉尔,她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和对方说话了,“我一直有件事情没告诉你,主要是怕你担心……黑暗教徒已经潜入了赖斯特城,娜其娅现在就是被他们抓了,而且很有可能就在海港码头的船上!”

    蒂娜把黑暗教徒的情况一一告诉了戴林梅莉尔,只是隐瞒了黑暗神使和的问题,而且把两千黑暗帝**也缩小到一个很小的数字,到她怕对方听了会更恐怖。

    戴林梅莉尔手上的发梳一下掉在了地上,哆嗦着小心说道:“你要去救娜其娅?一个人?”

    “不,我只带伦贝斯和一些老朋友去,这样不会惊动国王陛下,希望你能帮我保密!”

    “不!不行!你的魔法能力已经消失了!我还是去找父王,让他派兵包围那些假商船!”

    蒂娜摇摇头,将戴林梅莉尔按在座位上,微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会没事的,虽然我能力不足,但是对付那些黑暗教徒还是绰绰有余的,再说伦贝斯大哥很厉害啊!你大张棋鼓地派人去,娜其娅就更危险了!”

    戴林梅莉尔总觉得蒂娜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但又找不到问题到底在哪里,只好幽幽说道:“你一定要小心,马上我们就要成婚了,本来今天晚上的宴会父王和母后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万一你……”

    似乎觉得自己说话有点不吉利,戴林梅莉尔赶紧咬住了嘴唇,艰难地点头表示同意,末了一下抱住蒂娜的身体小声地抽泣起来。

    蒂娜惊出一身冷汗,暗想幸亏自己临时换上了铠甲,不然这一抱之下就前功尽弃了,心里紧张地跳个不停。

    刚离开公主寝宫,就看见一个宫廷伺应官跑来,说普洛林斯临时领事馆又派人来了,蒂娜这才想起了最关键的事情,赶紧命人将使者带到自己的办公室。

    “秦新大人,海格拉德斯阁下命下官给您捎个话,说今天晚上的宴会他将不来参加,请大人转告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这是执政官阁下给大人的私人信件。”

    送信的是格利亚斯,只见这个青年军官对着坐在办公桌后的蒂娜露出了一丝怀疑的目光,不停地上下打量着,似乎发现了蒂娜在注意自己,赶紧收住眼光,把身体站得直直的。

    不好,连这个楞小子都有点看出来了。蒂娜赶紧将身体侧过一些,说道:“为什么他不参加?他可是重要的客人啊?”

    “是这样的,刚抵达港口的我国商船带来了元老院的重要命令,要求他立刻返回国内。”格利亚斯回答到。

    啊!这个海格拉德斯怎么这么快就要离开了?偷偷地把信放在桌子下打开看了一遍,心下觉得事情太巧了,也暗暗赞叹海格拉德斯果然老辣。

    信里写着海格拉德斯判断今天晚上的宴会文德里克国王会提前宣布订婚消息,为了避免一旦出现订婚的公开通告会最终损害蒂娜和戴林梅莉尔公主的关系,海格拉德斯决定临时安排今天晚上偷运蒂娜等人出境,要求蒂娜尽快安排接头,顺便还把普洛林斯商船的名称和停泊位置也写了出来。

    “我知道了,请转告海格拉德斯大人,祝他一路顺风!”蒂娜心里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对着格利亚斯轻松地微笑到。

    等格利亚斯离开后,蒂娜赶紧来到禁卫军营地,发现伦贝斯带着原班人马已经全集合在餐厅里。

    “大家今天晚上全部到码头集合,然后上一艘叫‘海伦’普洛林斯商船,有人会安排大家脱离赖斯特城!”蒂娜对着这群在伦贝斯带领下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男子说到,觉得心很不是滋味,但她不得不借着这难得的巧合机会来摆脱命运的纠缠。

    “蒂娜小姐,不是要救娜其娅吗?”雷恩站了起来。

    “娜其娅我会去救的,你们不用担心!”蒂娜淡淡地说着。

    伦贝斯呼了口气,走到蒂娜面前,静静地问道:“蒂娜小姐,或许今天晚上是我们离开赖斯特的最好机会,我也相信您一定有办法救出娜其娅,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您要带我们去普洛林斯共和国?”

    蒂娜苦笑一下,说道:“我们还有其他地方可去吗?凯恩斯帝国恨我们要命,鲁尔西顿形势险峻,其他国家又没有任何联系……”

    “懂了,只是希望蒂娜小姐一定小心!”

    伦贝斯本想再劝蒂娜不要放弃雯娜,但看到对方转身就走出了房间,只好叹了口气。虽然他也不赞同雯娜那种自身台阶过高的政治观点,但起码他很佩服这个女祭司有着平常男人不具有的严密思维能力,这样的女子,倘若身为某个国家的高官,一定会是个出色的治国人才,但现在,蒂娜显然不能接受雯娜的观点,也最终放弃了这个曾经伴随她好几个月的光明祭司。

    “伦贝斯大哥,为什么蒂娜小姐不需要我们帮忙?”雷恩走到伦贝斯面前小声地问到。

    伦贝斯淡淡一笑,拍了拍雷恩的肩膀,说道:“难道现在我们还会怀疑蒂娜小姐的能力吗?”

    雷恩若有所思。

    月亮渐渐升上了天空,赖斯特城王宫的正殿里正的豪华王宫宴会在宫廷宣礼官的唱词中召开了。国王夫妇安静地坐在正位上含笑不语,仔细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戴林梅莉尔公主十分老到的在宴会上接待招呼各国使者,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包括凯恩斯帝国代表瓦得鲁在内的几乎所有国家使者,都对这次普洛林斯共和国只派了一位普通外交官员代表参加宴会表示不解,但瓦得鲁也暗暗高兴,他知道接下来的时间已经没人敢和自己唱反调了,反而觉得很庆幸。

    “戴林梅莉尔,秦新怎么没来?”劳恩斯国王环视了一下宴会场,皱起了眉头,他本来打算在凌晨的时候提前宣布这对新人的订婚消息,可是这个未来女婿却在这时严重违反了宫廷礼节不到场。

    “父王,秦新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听说光明教会女祭司娜其娅失踪了,所以……”戴林梅莉尔尴尬地笑着回答,“他一定会在凌晨前赶回来的!”

    劳恩斯国王赶紧扭到朝台阶下一侧的位置看去,在光明教会的宴会桌上果然只见到梅兹科勒尔大主教和另一位女祭司雯娜,看他们表情都不怎么好,心里明白果有其事。

    国王夫妇对望了一眼,都无可奈何地笑笑。他们早就从一些小渠道知道了那个女祭司娜其娅对自己未来女婿有仰慕之情,估计对方肯定觉察到无法挽回这段感情从而选择了出走,这个未来女婿也一定去寻找了。想到这些小儿女的情愫纠葛,曾经也体会了不少类似经历的国王夫妇只有保持沉默,因为他们自信自己的女儿没有看错人,而秦新也似乎更喜欢戴林梅莉尔,所以也就没在意这些小插曲。

    “尊敬的国王、王后陛下,我代表凯恩斯帝国皇帝陛下祝您身体健康,也祝愿戴林梅莉尔公主殿下生活幸福,希望两国继续保持兄弟之情以保和平。”

    瓦得鲁趾高气昂地说完赞词就环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国家使节代表,只见那些小国官员都闷下头不语,倒是那个不知名的普洛林斯外交官此时正悠闲地品尝着食物,就好象根本没听见他说什么一样。

    从一个小时前,蒂娜就站在城南的海港码头,一动不动地面对着眼前一字排开的五艘悬挂斯托克王国旗帜的巨型海船。

    船板早已经抽开,一队队水手紧张地站在甲板上望着远处的那个文德里克王宫禁卫高级军官。几乎就在菲列斯将军带着一个身穿光明祭司袍女孩回到船上后,五艘巨型海船的船长就接到了准备离港的命令,可惜偏偏是退潮期,只好纷纷将布置在城内的人手全部撤回,只等涨潮就出发。那些闷在船舱的里的士兵一听说行动临时中断就要回国,一个个都松了口气。

    菲列斯披着外袍站在船头,他早就注意到了远方那个少年军官,从对方那身上传来的强大魔法气息和精神波动让他为之一惊,他发现这个少年的精神力量强度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要超过亚罗特帝国任何一位已知的黑暗神使,就连帝国的当代国师、高级黑魔导师沃诺尼特都未必如此强悍,心下就深深担忧。

    当他发觉自己也被对方的精神探视魔法笼罩住的时候,那种体内外两种属性严重对立的力量碰撞波动更是让自己心虚不已,他知道,面前这个少年就是曾经毁灭了黑暗魔龙和黑暗神使尤里特的光明神使秦新。他只是奇怪为什么这个传言魔法能力消失的光明神使怎么这么快恢复了,而且似乎比想象的还要强大很多。

    蒂娜闭着眼睛,一阵阵精神探视魔法一遍又一遍地搜寻着每艘船的各个角落,最后停在了面前这条船上,因为她感应到了那个巨汉身上的黑暗力量。她肯定这就是拉茹尔所说的黑暗神使菲列斯,一个黑魔剑士。无数次地用精神力扫描这艘船的内部结构,蒂娜留意到了船底舱室那黑压压的人头晃动,然后又在某间舱室里感应到了娜其亚的微弱精神波动。

    心里把行动方案确定了一下,并转身朝码头另一边走去,丝毫不在乎那船头站立的菲列斯。

    一群人从北边的城门方向走来,蒂娜看见领头的是伦贝斯,于是赶紧走上去汇合,偷偷对着伦贝斯交代一番后就朝着一艘中型海船走去。

    不多时,这艘挂着普洛林斯共和国旗帜的商船就悄悄地离开了码头,朝东南的漆黑深海滑去。在另一艘船上注视着蒂娜一举一动的菲列斯心里犯起了疑,他搞不懂为什么这个观察了自己半天的光明神使突然又走了,思索了一下,叫来一位船长,在对方耳边嘀咕了几句。

    在船舱通道里迎头碰见了格利亚斯,蒂娜使了个眼色,年轻的军官马上领着蒂娜赶到豪华舱。

    海格拉德斯正闭目躺在床上休息,一听格利亚斯传报,赶紧整理好衣服,接着就看见蒂娜带着伦贝斯和雷恩走了进来。

    “海格拉德斯大人,有点意外发生,有个朋友失踪了我要去找她,所以暂时离开这艘船,就麻烦你带我的朋友先走!”

    海格拉德斯一楞,他早就判断出这个小美人可能要反悔,于是笑道:“蒂娜小姐如有此意,在下也不勉强,只是这船已在海上,您怎么离开啊?”

    她是女的?格利亚斯吃惊地看着上司那种明显不是对男人的表情,又看看面前这个身穿禁卫军铠甲的少年,脑子里出现了今天中午那个从“玫瑰酒店”里接出的绝美少女影子,终于恍然大悟,也对自己上司的敏锐眼光有了更深的理解。

    “伦贝斯,麻烦你在这看着,安排人去照顾一下水手,保证船只不要回头!”

    蒂娜微笑着走出船舱,身后的伦贝斯和雷恩同时拔出了武器,打开身上的战士斗气,与此同时,随行上船的伦贝斯手下迅速缴了海格拉德斯部下的武器。

    海格拉德斯只有苦笑,他知道自己和格利亚斯绝不是眼前两位骑士的对手,尤其是伦贝斯那身淡黄色的战士斗气,他很吃惊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厉害人物会跟随这个少女。看见无法阻挡少女的行动,海格拉德斯也只好乖乖地躺到了床上,幻想着对方也许还会回来。

    来到甲板,只见船只已经远离港口几百米了,月色之下只能看见那五艘黑糊糊的黑暗帝国巨船,深呼一口气,把精神力运行打开,施展了一个短距离传送魔法。自己又站在了码头,回望了一下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商船,露出了一丝伤感。

    一直走到菲列斯的座船边,抬头望着船头甲板上站立的巨汉微笑着不说话。身后走过一队巡逻的卫戍军团士兵,都好奇地看着这个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官傻呆呆地对着大船发楞。

    潮水排击码头的声音越来越响,蒂娜发现波光粼粼的水面慢慢地升了上来,知道时机快到了。

    巨大的锚链从海底升起,接着一队队的水手拉起了风帆,在不断传来的吆喝声中五艘巨船缓缓地离开了赖斯**头,朝南而去。一位少年静静地站在码头边,目睹巨型海船渐渐远去。

    “娜其娅……我来了……”

    看见海船已经离岸几百米了,蒂娜走到一大堆码头货物的背后,看看四周并无一人,默念之下,身体消失在黑暗中。

    赖斯特城王宫宴会还在继续进行着,不断地觥酬交错后气氛逐渐变得有点怪异。各国的官员都开始怪异今天的宴会怎么进行地这么久,而且似乎还有继续下去的意思。几乎每个到场的人都暗地里知道了文德里克国王要提前宣布公主大婚的消息,可左右看去都不见那个未来文德里克王国摄政王的影子,不少人都开始交头接耳。宴会在这样的气氛下忽然变得很安静起来。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劳恩斯国王皱起了眉头,他暗暗觉得这个秦新肯定有什么问题出现,于是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女儿,只见戴林梅莉尔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戴林梅莉尔此时比任何人都着急,再想想今天忽然听说普洛林斯共和国执政官临时离开赖斯特的消息,心里甚至有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秦新他……和海格拉德斯走了?戴林梅莉尔突然闪出一个念头。

    “啊!”

    一声轻呼从戴林梅莉尔口中发出,少女尴尬地望了望了王座上的国王夫妇,然后没命地就朝宫门跑去,一群禁卫军官兵赶紧跟上。

    “我们去港口!”劳恩斯国王突然愤怒起来,他也想到了这点,于是拉着王后艾琳的手就走下了座位。

    宴会一下骚动起来,猜出了大概的各国使者们都幸灾乐祸地跟在了劳恩斯国王夫妇身后,其中还包括凯恩斯帝国的瓦得鲁公爵。

    “老师?”雯娜犹豫地看着身边的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露出忐忑不安的表情,她已经明白自己可能是真的被蒂娜这位女神给抛弃了。

    “我们也去看看!”梅兹科勒尔缓缓站了起来,几个光明骑士赶紧走近,跟着这位大主教就走出了大殿。

    张开眼睛,蒂娜发现自己已经在预定的地方,这是一间仅有几盏油灯的昏暗船舱,四周是木制墙壁和地板,感觉身体在缓慢地一沉一浮。虽然看去这间舱室的布置还算档次规格不错,可总让人感觉特别阴暗压抑。

    一个银发的少女正昏睡在角落的小床上,蒂娜几步冲过去,使劲地摇着对方的肩膀喊道:“娜其娅,你快醒醒!”

    少女幽幽地呻吟了一声张开了眼睛,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并非原来的那片树林,脑子里出现了那一幕幕让人永远都难忘的场景和对话,一下子就尖叫起来。

    “娜其娅别怕,是我!你看看,是我!”蒂娜一下把少女的嘴捂住了,她生怕娜其娅这样会把守卫叫来。

    娜其娅发觉有人正抓着自己,定眼一看是秦新,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对方抱住,眼泪一滴滴地掉在暗金色的铠甲护肩上,顺着铠甲上的纹路一直流到对方胸甲。

    “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我知道是你……”

    娜其娅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危难之时自己心上人突然出现,还有什么能比这种事情更让人激动呢?秦新没有放弃自己,他肯定是担心自己才来的!我不能再放开他,死也要死一块儿!

    娜其娅死死地抓住蒂娜身后的披风,几乎整个身体都靠在蒂娜身上,一时让蒂娜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从少女长发里泌出的幽香又钻进了蒂娜的鼻子,蒂娜觉得身体有点轻飘飘的,力气在点点消失,甚至意识也慢慢模糊,少女柔软的身体仿佛穿透了身上的铠甲直接贴在了自己**裸的身上,体内一团火在渐渐升温。模模糊糊之中,那还有什么精力去使用传送魔法啊。

    不好,有毒!蒂娜一下放开了娜其娅,突然发现娜其娅又晕了过去,赶紧将普通精神力运行转为神力控制,以驱散大脑意识的麻木感。

    “行了,我尊敬的公主殿下!现在不是你们欢聚的时候!”

    门突然被踢开,一群黑色铠甲的亚罗特帝国士兵举着兵刃盾牌冲了进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紫魂传说极道修真武碎虚空地球修真者九脉修神弃妇的极致重生背后有人三国之占山为王破茧成仙风魔潇洒出墙修真魔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