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三章 宁静小夜曲(三)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三章 宁静小夜曲(三)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无敌天下穿越八十年代逆袭最强网络神豪宝典完美人生女总裁的贴身保镖神级仙医在都市裙下之臣最强小叔执掌龙宫盖世帝尊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卡欧那镇又迎来了春光明媚的一天。湿漉漉的空气中飘荡着绿叶植物的清香,朴实的镇民们拿着各种劳动工具行走在大街上,和善地彼此打着招呼。不少房屋内都传来敲打、割锯木材的声音,一个个木制品、小家具在熟练的双手下成型,然后摆在自家房门外的草坪上等候上漆。

    一位身穿淡粉红色长裙的美貌而清纯的少女静静地行走在绿荫大街上,路过的镇民都眉开眼笑地对着这位几乎每天换一套颜色裙子的克里斯汀小姐投以真挚热情的问候,年轻的男子们的倾慕、女子们的羡慕目光一直目送这位少女走进镇上的某间商店。

    这是某家已经算老字号的商店了,店主弗朗茨为人还算不错,除了经常往来卡欧那镇和瓦伦斯港之间进行商品销售外,还顺带经营着一些典当生意或是干脆帮助镇民代销一些本地无法销售的东西。自从克里斯汀出现以来,弗朗茨家的生意就越来越好,也对克里斯汀的态度越来越恭敬,更主要的是,弗朗茨正是镇上护卫队长沃尔特的父亲。

    “哎呀!尊敬的克里斯汀小姐,又麻烦您亲自过来了,其实您大可不必这样,我会定期去您那儿拿货的!”

    年老的商人弗朗茨正在柜台后整理着新上架的商品,回头一看柜台前站着笑眯眯的少女克里斯汀,就觉得全身特别舒畅,赶紧伸手接过对方递上来的篮子。

    弗朗茨一边小心地从篮子里取出一件件小物品,一边仔细地在一张纸上记下清单,然后从柜台下取出一个小布包说道:“克里斯汀小姐,您的东西在瓦伦斯港可卖得不错啊,这是上次您供货的收入,一共十七个银币,请清点一下!”

    克里斯汀礼貌地点头微笑不语,看都没看就直接把钱袋放进了篮子,正要回身走出商店,就听见老人在身后喊道:“请稍等一下!克里斯汀小姐!”

    弗朗茨赶紧从柜台上取下一摞折叠得很整齐的布匹,从分隔的颜色来看起码不下十种。

    “弗朗茨先生,您这是?”克里斯汀好奇地抚摩着质地手感各不相同的布料,脸上露出疑惑。

    弗朗茨很不好意思地将布匹放在柜台上说道:“小女贝罗蕾一直很羡慕克里斯汀小姐平时的穿着,您一天一个装束,她猜想您制作衣裙的手艺肯定不差,所以想拜托您帮她制作几套裙子,真是不好意思啊!”

    克里斯汀一听就想笑,因为她从来就没有真正制作过什么裙子,只是利用物质分散重组的神法将身上的裙子随时变了个花样而已。听到这位和蔼老人的请求,也就只好点头说道:“好吧,不过这么多料子,那要做多少裙子出来啊!”

    “不用!不用太多!其实只要做两件晚礼裙出来就可以了,红色的最好!其他的料子就算送给您了。”弗朗茨赶紧将布料塞进了克里斯汀的篮子里,似乎有什么心事一样走到一边自个忙起来。

    克里斯汀看着对方这一瞬间的眼神变化有点不对劲,略一思索也没想出什么头绪,只好微笑地行礼告辞。

    克里斯汀刚一走出商店没多久,从柜台后的小门里就走出位裙式很华丽的少女,年纪顶多二十岁。

    “爸爸,克里斯汀小姐答应了?”少女焦急地拽着弗朗茨的衣服,眼睛里满是期盼。

    弗朗茨叹了口气,说道:“我说贝罗蕾啊,克里斯汀小姐那么善良,当然会答应,倒是你这个鬼丫头,居然想出风头想到这个地步,你真要参加瓦伦斯港那个什么女子裙装裁剪手艺大赛?”

    贝罗蕾是沃尔特的妹妹,为人聪明伶俐,尤其喜好制作各种衣服裙子,弗朗茨也经常把女儿制作出的裙子衣服在卡欧那镇和瓦伦斯港出售,一度还在瓦伦斯港小有名气。可自从克里斯汀来到这个镇上后,弗朗茨就发现小女儿经常看着对方发呆,也很少制作衣服了,似乎受到了什么打击,就算偶尔做出一两件,都明显是在模仿克里斯汀身上的装束,可弗朗茨一看就知道女儿的裁减功底明显做不出那样的水平。

    “爸爸,您不知道!这此瓦伦斯港举办的女子裁缝大赛可是卡文特斯王子殿下资助举办的,奖金很高不说,而且获奖的人还有可能得到他的接见!”贝罗蕾一脸的兴奋,似乎她的兴趣并非来自大赛本身。

    卡文特斯王子是南大陆最大的国家、斯托克王国国王莱西德的小儿子,此人相貌堂堂但不学无术,可偏偏经常突发奇想地搞些莫名其妙的活动,像什么宠物化装、水果雕刻、烹饪料理大赛等等,再加上其人特别擅长吹捧,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恶习,国王夫妇对这个小儿子很是喜欢,丝毫不在意他那种爱出风头的表现,反而认为其子多才多艺。

    一听到卡文特斯这几个字,弗朗茨就特别头疼,他猜出来女儿肯定是想借裁缝大赛来接近那个王子,可又找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来阻止女儿的表面理想,也只好顺从了女儿的意思。

    “又在说什么呢?哟,今天妹妹打扮还真漂亮啊?是不是又想去瓦伦斯港了?”

    沃尔特微笑着从走进商店,一眼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和妹妹在聊天讨论,还以为妹妹又要去瓦伦斯采购布匹了。这几天他心情特别好,镇里的人都把他当成英雄一样看待,甚至还收到不少镇上的少女偷偷给他送去的一些小礼物。

    “哼!瓦伦斯算什么好地方,以后我还要去王都瑞林斯堡!”贝罗蕾得意地晃着身上的裙摆,露出向往的神色。

    “行了,贝罗蕾,今天就说这些吧,你要真是有理想,就多多锻炼自己,不要靠一些小花招过日子。”弗朗茨叹了口气就继续开始整理货架。

    “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沃尔特迷糊地看着今天父亲的古怪表情,转身对着贝罗蕾说道:“妹妹,刚才路上遇见了克里斯汀小姐,她叫你呆会儿去她家里一趟。”

    贝罗蕾眼睛都亮了,赶紧绕出柜台,一把就拉住了沃尔特的胳膊,说道:“克里斯汀妹妹真是这样说的?哇!太好了!这下终于可以看看她是怎么做衣服的了!”

    “我总觉得你和爸爸今天有点不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沃尔特怀疑地看了看贝罗蕾。

    “是啊,告诉你吧,我和爸爸商量……”少女偷偷地在沃尔特耳边嘀咕了几句。

    沃尔特突然连耳根都红了,一边赶紧转身朝门外走去,一边吞吞吐吐说道:“别……别胡说……我才没那个意思的……我只是把克里斯汀小姐当最好的朋友,你们……别乱来!”

    “哈哈!真是个笨蛋哥哥!”

    贝罗蕾看这么容易就把这个笨哥哥给打发了,对着一边目瞪口呆的父亲吐了下舌头就赶紧跑回卧室换了一套朴素点的裙子匆匆出了门。

    二楼的房间里放着一个大木桶,水蒸气弥漫在房间里,克里斯汀解去衣裙静静地躺在用魔法恒温的热水中,仔细地擦拭着细嫩的皮肤。

    “丫头,刚才教的东西都记住了吗?要不我在重复一遍?嘿嘿!”

    少女眼前弥漫的水雾中出现一个老年人体的轮廓,就好象是水蒸气组成的人形,汉斯老人的声音又钻进了克里斯汀的耳朵。

    克里斯汀赶紧身体一转,水面急速晃荡下露出了光滑的背部,抬出水面的手轻轻一挥,水气人影就消散了,只见少女咬和嘴唇嗔骂道:“你这个老家伙,真是会找机会出来啊!你说的我早记住了,拜托你别故意吓我!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好色起来了?”

    “嘿嘿,看来你还是把自己当成了凡人,我早给你说过,神是没有性别的,你要淡漠一点,来,我再看看……不然就先被其他人看了!”老人似乎在故意捉弄克里斯汀。

    “去睡你的大头觉!我知道了!”

    克里斯汀哭笑不得,赶紧将意念封闭起来,不再听那个汉斯的唠叨,然后静静地盯着对面那扇屋后朝向的木窗,眉头皱了起来,因为她已经听见木窗外有轻微的人声以及感应到几个熟悉男子的精神变动。

    一缕缕的水蒸气从高处虚掩的木窗里飘出,还带着淡淡的香味。三个男子站在克里斯汀房屋背面的一棵大树下发呆,一一口干舌燥,口水直流,眼睛死死地看着窗户,一边的树干上靠着一架木梯。

    “维尔海姆少爷,您真厉害,居然观察出那妞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洗澡,嘿嘿,这里可没人能看见咱们啊……”一个男子小心地把梯子往木墙上一靠,顶端正搭在二楼窗户边,长度刚刚好。

    “嘿嘿,那当然,你们以为泡妞那么简单吗?以后多学学!现在你们在这儿看好,我上去,呆会儿我打手势换你们!”

    维尔海姆忍住那股迷人香味渗透身体产生的冲动反应,颤颤巍巍地爬上了木梯。

    这几个小杂碎还不死心?克里斯汀无奈地摇摇头,她已经透过半掩的木窗看见了那截微微露出的梯子,感应到一个男子正在梯子上慢慢上爬。

    手心一抖,几滴热水就漂浮到空中融合成一个大水滴,然后迅速凝结成一块冰,手指一弹,小小的冰球不偏不斜地击中那微微露出的木梯,在命中那一刻化成了雪白的粉末。

    维尔海姆只觉得梯子像是被什么人朝后猛力地掀了一把,就感到梯子直立起来,然后慢慢朝后倾斜,咯啦几声,梯子两边的木条居然左右分开了,中间的横木一根根散架脱落,维尔海姆脚下一空,只剩下两只手还死死地抓住两根长木条,还不断地朝后倒去。

    “我的妈呀~~!”

    维尔海姆就好象踩着失去重心的高跷般就朝后垮下,扑哧一下就仰面砸进了湿润柔软的草泥中。两个同伙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这么结实的梯子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解体。

    “你们两个混蛋,居然找了个这么破烂梯子!”维尔海姆揉着背艰难地爬起,还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惊动了楼上沐浴的少女。

    “维尔海姆少爷,梯子没了,我们怎么办?”

    维尔海姆看看正对着窗户的大树,咬着牙说道:“妈的,进不去总也看看吧,过来,都蹲下,把我送到树上去!”

    两个跟班像叠罗汉一样把维尔海姆慢慢送到大树的主干分岔上,然后看着他小心地沿着一枝朝窗户伸出、大腿般粗细的树枝爬去。看看离窗户还有一米多的距离,维尔海姆折下一根树枝,吞着口水朝窗户小心捅去……

    这臭小子还真是色胆包天啊!克里斯汀透过缝隙看到那个维尔海姆如此契而不舍,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手指又一弹,一道几乎看不见轮廓的细小风刃从窗户缝里飞出击中了维尔海姆身下的粗大数枝。

    更大的“咯啦”声从维尔海姆的身下传来,正在沾沾自喜的男子只觉得身下一空,下意识地就抱住了树枝,连同上面的分岔细枝轰地一下就掉在了地上,又摔了个狗吃屎,只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别……别动……断了……哎呀!疼死我了!”

    这下维尔海姆再也憋不住了,杀猪一样就叫了起来,几个路过克里斯汀门前的镇民都绕了过来,只见维尔海姆被两个跟班从地上架了起来,一只手似乎多了个关节。

    镇民们从地上散架的木梯和那截折断的粗大树枝看出了点名堂,又扭头瞧见了二楼上那扇还在冒着水蒸气的窗户,一下子都愤怒了,举着手上的农具或是从篮子里掏出水果蔬菜就朝那三个人砸去,一阵哭喊嚎叫中三个流氓男子连滚带爬。

    “咦?大叔,那个混蛋怎么呢?”

    一身素裙的贝罗蕾刚走到克里斯汀的门前,就看见维尔海姆苍白着脸被两个男子架着仓皇地从街道边窜向远方,三人身上全是些破烂的水果和蔬菜叶。

    “哼,这三个家伙居然想偷窥克里斯汀小姐,下回再看见就打死他们!”一个中年男子愤怒地把耙子抗上肩。

    “是贝罗蕾吗?快进来吧。”门轻轻开了条缝,只听见克里斯汀在屋里轻声喊到。

    走进克里斯汀的卧室,只见头发还湿漉漉的少女只用一张宽大的雪白毛巾围在身上,脖子、胸口、四肢白皙的肌肤暴露无疑,看到这一幕,贝罗蕾也是心下一漾。

    真是太漂亮了,难怪维尔海姆这小子如此疯狂,这种天使般完美的身材和相貌就连自己看了都要羡慕心动,真想上去摸摸!贝罗蕾心猛跳几下,又怪不好意思地坐在了床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小一、两岁的少女的身体曲线。

    “你在看什么?”克里斯汀似乎发现了贝罗蕾眼睛里那一丝不正常的眼神,浅浅一笑,从柜里翻出那一摞布匹,然后和善地看着贝罗蕾。

    “哦……没什么……克里斯汀妹妹真漂亮,而且手又巧,不知道以后谁有这么好的福气……”

    贝罗蕾将一些奇怪的念头从头脑里驱散,然后看看卧室,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堆裙子挂在房中,心里有点奇怪。

    克里斯汀的微笑有点僵硬了,将头微微侧过,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少女的身影,心里微微一疼,赶紧转移话题说道:“今天我想看看你的身体尺寸,也好明天上午尽快把裙子做出来。”

    说完,让贝罗蕾站起身子,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翻,一堆精确的数据在脑子里形成。克里斯汀发现眼前的少女身材也很不错,虽然自己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沉寂思过,但看着看着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明天中午你来取裙子。”克里斯汀淡淡一笑,转身走出卧室,朝二楼楼梯走去。

    这么快就看完了?难道不需要用尺子?居然一天就可以做好,真是个怪人。贝罗蕾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莫名其妙,但想着自己不久之后就要穿着最新的裙子出现在瓦伦斯女子裁缝大赛上的轰动场景,少女就满心欢喜,一些疑虑也就烟消云散。

    个把小时后,三套颜色各一的礼裙就出现在二楼的衣架上,为了突出光泽效果,克里斯汀特地将不少水晶粉末融进了衣料,让这些单一颜色的裙子看上去更加璀璨夺目,尤其是那件红色的礼裙,表面泛着晶莹而朦胧的光点,在没有任何宝石、彩丝装饰的情况下看起来特别高雅清纯。再仔细看看做工,似乎整条裙子都没有用线来缝制,裁剪连接的部分天衣无缝。

    将其中一条为自己做的嫩黄色裙子穿在了身上,克里斯汀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整个白天,克里斯汀都呆在屋里听汉斯讲解神力控制的一些知识,就连就餐的时候也不例外,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

    忽然听见街道上似乎很热闹,克里斯汀走到临街的窗户边偷偷往外看看,只见不少镇里小孩子围着一大队人和十几辆高大马车朝镇中心的小广场走去,其中还可见那些车队陌生人中还有不少身穿着金属铠甲,无数的油灯都挂满了街道两旁的大树,平淡的小镇在这个夜晚变得特别热闹。

    哦?好象镇里来外人了,怎么还有那么多武装人员?克里斯汀迟疑了一下,还是下楼打开房门,准备去观察一下。

    “克里斯汀小姐,您出来了,呵呵,我正要找你呢!”刚一开门,就看见沃尔特一身崭新的灰色金属铠甲站在了门外,脸上充满了得意的笑容,“对了,这是你上次说过想要的东西。”

    真是好漂亮!看到这位少女又换上了一套嫩黄色礼裙,沃尔特又呆了,忽然想起上午和妹妹的谈话,脸就感觉烧乎乎的。赶紧低下头,躲过对方的迷人微笑,伸手递上了一根黝黑木头。克里斯汀接过一掂量,知道这样的名贵黑木用来做笛子是最合适不过了。

    “今天有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的马队露过本镇,带来了很多好东西,你要不也去选购一些?”沃尔特得意地晃了晃手上的金属头盔。

    哦,原来沃尔特从这些鲁尔西顿商人手里买了一套铠甲,难怪看起来那么高兴。回身将黑木放进屋里,克里斯汀礼貌地赞赏了沃尔特几句,然后跟着对方朝镇中走去。

    “鲁尔西顿商队经过这里要留宿?那些带武器的人都是保护商队的雇佣兵吧。”克里斯汀仔细地看着街边那一顶顶临时支撑起的帐篷和进出的武装人员,露出一丝担心的神色。

    “呵呵,其实这很正常的,谁不知道鲁尔西顿商人富甲天下,他们走到哪儿生意就做到哪儿,身上的钱带得很多,而且还有大量的货物,没有雇佣兵保护,是很难保证安全的,不过他们几年都难得路过我们这里一次,所以这样的机会很难得。”沃尔特没有注意到克里斯汀的表情变化,独自走在前面说着。

    这样看来他们肯定是去南方的“混乱群城”做生意。克里斯汀并不多说,只是一边走一边静静地观看着这些外来的人。

    所谓“混乱群城”就是指可拉达南大陆斯托克王国以南的大片区域,那里没有完整的国家政权,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是一个独立的政权个体,掌握着周遍的土地资源,城市数量极多,彼此紧密相连,沿道路骑马朝发夕至,甚至连南方沿海的岛屿都有独立的城邦存在。

    这种局面是千年前斯托克王国南方的邻国容勒芬王国分裂后造成的,一场浩大的动乱后容勒芬王国王室分崩离析,各地的贵族和城守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肢解了整个国家,之后的岁月互相攻伐不断,联盟、敌对的外交关系朝夕令改,“混乱群城”之名由此而来。

    那里大部分山地都蕴涵了丰富的宝石美玉,平原生产棉花,沿海出产大量珍惜海产和珊瑚、玛瑙、玳瑁之类的名贵物品,这些东西直接被远来的鲁尔西顿商人收购,然后在鲁尔西顿的金银首饰加工作坊里摇身一变,就成了各国名流富豪的身份象征。

    正因为如此,早在几百年前,当上一次光明和黑暗之战结束后,斯托克王国就企图吞并这快肥肉。谁知道当三个军团一万五千斯托克王**进入这片土地的时候,却受到了几十个城邦的联合抵抗,这些自私的城邦领主一夜之间就建立起同盟攻守条约,三天之内的四面夹击下只有八百多斯托克王**残余逃回了北方,从此“混乱群城”扬名天下,连光明圣都的教皇都不得不给这块没有完整权利统治管理的土地一个统一的“神圣”冠名,承认这里的政治局面合法化。

    一条带着巨大利润的商路建立成熟后也随之出现了大量抢夺商人财富的马匪、山贼集团,鲁尔西顿商人在承受了巨额经济损失后不得不实行商会集体贸易行为,并雇佣大量佣兵进行沿途护卫,规模最大的商队护卫雇佣兵甚至达到上千人之多,其实力连那些割据城邦的守备兵力都不敢小看,于是以服务于鲁尔西顿商人为目的的佣兵团在几百年的时间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逐渐这样的贸易方式也被扩展到了大陆的各个角落,但还是南大陆使用的最为频繁。

    不少从帐篷里钻出的武装佣兵都被眼前露过的美丽少女深深吸引了,一个个像被线牵引了一样跟在沃尔特和克里斯汀后面,随着广场的临近,跟在少女后面的佣兵也越来越多。

    沃尔特回头看到那一线线的人群,眉头都皱紧了,赶紧让过克里斯汀走在前面,自己小心挡在后头,以阻挡那些可能失去理智的粗汉子。

    广场四周停满了鲁尔西顿商人的马车,每个马车前都铺开了一条长桌,上面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许多本镇的百姓都围在这些临时柜台前选购自己中意的商品。

    临时柜台上的大多是些做工精巧的铁制农具、猎具或者是北大陆特产干果、鲜艳布匹之类的商品,这对于很少外出的卡欧那镇镇民来说都是比较感兴趣的,不少人已经咬牙掏出钱币购买了大包的商品。

    正在广场中央和布鲁尔镇长交谈的某个老年商人无意中瞥见了一身嫩黄色礼裙的克里斯汀,眼睛流露出惊诧之色,赶紧和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就朝克里斯汀走去。

    “尊敬的小姐,在下是鲁尔西顿巴拉穆沙商会的会长包彻尔;巴拉穆沙,敢问小姐芳名?”

    年老商人一看就知道眼前的少女身份不低,仅从那身全大陆难见的精致礼裙来看就估计对方是个有钱的主,只是不知道是这镇上哪家富贵人家的千金。出于自己年龄和鲁尔西顿商人的天性,包彻尔并没特别在意对方惊人的容貌,只是心里盘算着一笔大买卖。

    “原来是包彻尔先生,您叫我克里斯汀就行了。”

    少女礼貌地行了个礼,这个微微歉身的动作让几个站在附近观看的佣兵差点晕了过去,已经习惯了克里斯汀容貌的几个镇民小心地走近,将这些外人隔绝开。

    “不知道克里斯汀小姐看上了哪件东西?要不我给您介绍几样?”

    说完,包彻尔就朝某辆马车挥了挥手,一个仆从打扮的人赶紧捧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跑过来。

    “您看看这几样!”

    包彻尔得意地打开盒子,只见四周篝火照耀下,盒子里泛出璀璨的光芒,一串打磨得异常精致圆润的水晶项链和一把水晶发梳出现在人们面前,只见每颗水晶项链珠上都点缀缠绕着金线,嵌合的金丝几乎和珠体表面平滑融合为一体,就好象天生就是水晶的一部分,而那把水晶发梳也是同样的风格。

    这样一套工艺精美的首饰几乎让周围的雇佣兵都看傻了,这些和商人摸爬滚打久了的佣兵都学会了鉴赏首饰的能力,稍稍懂行的一看就知道这两样水晶首饰价值极高,真要有人买的话肯定不会少于一百个金币!

    和那些看得眼睛都快掉出来的佣兵相比,包括沃尔特在内的几个离包彻尔最近的镇民只是微微诧异了一下就露出不屑的眼神,似乎已经见惯不惊。

    一群乡巴佬!包彻尔心里暗暗骂到。他以为这些镇民只是不懂鉴赏首饰,于是把希望放在了眼前这个身份高贵的小姐身上,于是笑道:“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鲁尔西顿的珠宝店里掏到的好东西,我看最适合您这样的小姐了。”

    要笑死人,这不是我几个月前拜托弗朗茨老爹卖到瓦伦斯城去的两样水晶首饰吗?怎么就到了这个人手里,而且中途还辗转到了鲁尔西顿。

    “多少钱?”克里斯汀并没表现出太多的惊异,只是静静地问着,给人一种有点感兴趣的味道。

    “嘿嘿!您这么识货,当然这价钱好说!”包彻尔心下大喜,伸出了一根手指头,“说起来,我还和你们镇上的商人朋友有点生意上的交情,就算便宜点,一口价两百金币!”

    周围的镇民都惊呼起来,这两百金币按照货币换算就是两千枚银币,几乎是全镇三百多户人家近两个月收入的总和,几个实在听不下去的老人都摇着头走开了,连那些围观的佣兵也个个露出厌恶的表情,知道这个老狐狸把真实价格几乎夸大了一倍。

    克里斯汀皱了下眉头,她总算亲身体会到了鲁尔西顿商人的奸诈,因为这两样东西当初自己卖了二百银币,其中还分给了弗朗茨五十枚银币做为答谢,这经过鲁尔西顿商人一转手,就翻了十倍的利润。

    “克里斯汀小姐不需要这些,她有的是首饰!”沃尔特绕到克里斯汀面前,一手推开包彻尔手上的盒子断然说到。

    “不……我要了!”

    克里斯汀笑着说到,沃尔特连同几个镇民都目瞪口呆,以为这个天使般的少女发疯了,尤其是沃尔特,他早看出来这两样水晶首饰是克里斯汀亲手交给自己父亲委托出售了,如今居然又要花十倍的价钱买回来。

    “哎呀!克里斯汀小姐果然眼光独到!不知道这钱……”包彻尔心里都乐开了花,但依然不忘最重要的事情。

    “您看看这个如何?”克里斯汀从手腕上取下了翡翠手环,轻轻地放在对方的盒子里,然后微笑不语。

    这下轮到包彻尔眼睛发直了,只见他颤抖着手拿起那翡翠手环,然后突然把手上的盒子递给了仆人,小心地双手捧着手环对着火光仔细打量起来。

    我的天啊!这翡翠手环真是人做出来的吗?包彻尔都快窒息了,长年和无数金银珠宝打交道的他从来没看过如此做工精致的翡翠手环,无论宽扁厚薄都打磨得异常完美,还有那上面镂空的线条和花朵,似乎这个制作手环的人会和翡翠本身沟通一样熟悉这玉石的内部构造。赶紧掏出一张很硬的手帕,用手环在上面按了个环印,发现圆弧特别完美。相比之下,自己那套水晶首饰的工艺明显就差了很多。

    “您……您打算报多少价?”包彻尔都舍不得放开这个翡翠手环了,露出热切的目光。

    “如果您那套水晶首饰值两百金币的话,那这个翡翠手环就算五百金币,我想您不会反对吧?”

    包彻尔心下大喜,他一眼就看出眼前的这个宝贝起码可以卖到八百金币以上,本来自己收购水晶首饰就只花了三十金币,按两百金币的售价补差自己也不过再付给对方三百金币,再一转手起码获利七百金币以上,就这一样东西就相当与两倍这次出行的利润收入,真是赚大了!

    马上将翡翠手环收入怀中,把盒子递给了一边的沃尔特,当场叫仆人又从马车里取出一个大盒子,清点了三百金币给克里斯汀。叮叮当当、闪闪金亮,周围的人们都快看闭气了。

    “等等……你这所有的农具、猎具、种子、水果、布匹值多少钱?二十枚金币够吗?”克里斯汀笑着将乐得屁颠屁颠的包彻尔又喊住。

    二十个金币?包彻尔楞了,他本来想到这个小镇并不富裕,所以也只是把一些低廉的杂货摆了出来,总价值都不会超过二十个金币。迅速判断生意又来了,赶紧点头。

    “那您再给我十个金币吧,那些我都要了,这东西还你。”克里斯汀指了指装着水晶首饰的盒子,“我就不要了,算三十个金币就行了,你把所有的我要的东西都堆在一张大桌子上,让乡亲们自己随便拿。”

    说完,头都不回地朝自己的木屋方向走去,沃尔特赶紧抱着装满三百金币的小箱子、手上还捏着十个金币跟了过去。身后的镇民都沸腾了,刚被一大堆金币惊讶过的人们又开始蜂拥而上选取自己需要的生活用品,欢声笑语在夜空中回荡不止。

    “哈哈,谢谢惠顾!谢谢惠顾!”包彻尔都笑得合不拢嘴了,觉得自己几天前临时改变的南行线路真是英明绝顶,要不差点就失去了一次发财的机会。

    “嘿!这位老爹,很高兴吗?我还可以偷偷告诉你,你手上的水晶首饰原本就是克里斯汀妹妹的,哈哈!”贝罗蕾拿起一大摞鲜艳的布匹,一边走过包彻尔身边,一边还回头丢了一句。

    包彻尔一听之下连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痴呆地站在原地目送克里斯汀和沃尔特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

    不顾沃尔特的反对,克里斯汀分出两百金币让沃尔特交给布鲁尔镇长以安排修缮全镇的破损房屋和街道,以及建立一道围绕全镇的围墙。

    “克里斯汀小姐,您真是位天使,全镇的乡亲都会感激您的!”沃尔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现在的激动心情,发现自己和对方轻描淡写之下的壮举相比显得渺小了许多,心里泛起一丝自卑。

    微笑不语,礼貌地告别了沃尔特就回到二楼,拿出了那根黑木。神力摧动下,木屑纷飞,不多时,一根黝黑亮滑的长笛出现在手上。

    广场的欢笑慢慢散去,夜深人静的卡欧那镇里忽然传来一阵阵奇特的音乐声、一种可拉达大陆没人听过的乐器演奏出一段段悠扬凄美的动人音乐,轻柔地回荡在人们耳边,疲惫的人们都渐渐陶醉入梦。

    离卡欧那镇南镇口大约几千米的树林商道旁,一群全副武装、装备不统一的人聚集在林子里窃窃私语。

    “莎丽,幸亏这次我们提前知道包彻尔那个老家伙改变了路线,不然我们又要扑空了!”说话的是个年轻的战士,略现稚嫩的脸庞上布满了久经风霜的疲态,不过神情依然坚毅。

    “恩,夏斯林说的不错,我们‘银狼’重建的目的就是要找这些出卖我们的商会和佣兵团讨回个公道,为死去的弟兄,也是为了你舅舅昆西团长!”

    一个中年男子站起,两行热泪流出眼眶,一边一个少女默默点头,然后扑进了名叫夏斯林的少年战士怀里哭了起来,周围上百名老少战士都沉默不语,眼睛都望向了北边……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飘香剑雨重生逍遥神魔界鹰翔地狱临时工绝对死亡游戏超级灵气异界枪神小昭养成计划宇宙逆隋相亲纪筚路蓝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