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五部 月影 第十章 风之回旋曲(四)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五部 月影 第十章 风之回旋曲(四)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捡个杀手做老婆青城道长帝国玩具剑灵史上最牛轮回灵犀醉迷红楼控球先生大道争锋花与剑与法兰西俗人回档无敌升级王    .

    卡欧那镇布鲁尔镇长家,卡文特斯临时官邸。羞愧难当的布鲁尔镇长前几天终于无法忍受卡文特斯的骄纵,于是以身体为由让出自己的家,退到镇外乡村居住,这样,整个卡欧那镇的当地行政工作事实上就彻底中断了,完全变成了一群军队和官员的驻扎地。

    “殿下……昨日南线一战已扬我国威,盗匪闻风丧胆,多留此地百姓生活多有不便,以军护商难免有人非议,臣请殿下及早回师……”一个官员忐忑不安地说到,他在暗示有人在南下队伍里以卡文特斯的名义私下收取商队的保护费,说完还偷偷看了眼一边的包彻尔。

    卡文特斯非常烦闷,在卡欧那镇逗留都快一周了,可那个什么美丽的克里斯汀小姐一直没有露过面,如今官员又在催促,这心里就开始逐渐丧失了信心。

    包彻尔一听慌了,因为他的第二支商队前日刚抵达卡欧那镇,如果这此无功而返的话损失将会更大,再加上依然逗留在卡欧那镇等待南行的小商队数目还有不少,自己私下收了那么多“随行费”也不好交代,于是赶紧说道:“如今混乱群城公开收留各地盗匪,以掠夺商队为乐,经常公然入境抢掠,实为藐视殿下威仪、侮辱贵国。王子殿下运筹帷幄,当然胜算在胸,对此等宵小之徒当以严惩,难得大军南下,虽然暂时影响本地百姓,但若接连大胜,让盗匪不敢轻易妄动,对贵国百姓未尝不是件百年好事,非我商人刻意刁难殿下。”

    这卡文特斯最讨厌别人说出自己没主见,一听那个官员好象在说自己是受了商人挑唆,马上脸色就难看了,本有点想回头的想法也抛开了,大怒道:“你懂什么?我斯托克王国经济繁荣全靠南北商贸,这混乱群城一方面与我贸易,一方面怂恿盗贼半途拦截两头得利,我身为王子当为王国百姓着想,此地愚民不知我苦心,你们这些官员难道也不知吗?难道你们也和混乱群城勾结?”

    这句话一出可把那个官员吓坏了,全身哆嗦着连声告退,卡文特斯和包彻尔都得意洋洋。

    “殿下,听说那个克里斯汀小姐前去南方采购药材,我愿意为殿下前去混乱群城打听消息,如有可能,当领克里斯汀小姐前来觐见殿下!”包彻尔见卡文特斯已经被自己刺激上套了,赶紧继续糊弄。

    在角落里还在独饮的凯文慢吞吞地说道:“包彻尔老爹啊,你还想去南方啊,就不怕那些人又来伏击你?”

    自从两年前的死对头华克;布兰特死后,包彻尔就再没把这个布兰特商会的新继承人看在眼里,对这个败家子少爷的态度也变得表面上的和蔼可亲,可他从刚才的话里面听出了一些刺,于是忍住脾气说道:“凯文少爷说笑了,我只是个商人,对那些窥视商队的盗匪当然要小心提防,不过为了卡文特斯殿下的终身大事,就算我的商队有所损失我也一力勇担,不知凯文少爷可为殿下着想过?”

    “嘿嘿,我是出息了,这做生意掉脑袋的事情我可不愿意干,还是喝喝酒、看看风景比较好,如果殿下有兴致,我可以陪殿下去混乱群城玩玩。”凯文大笑着走出房间。

    卡文特斯没听懂他们的对话,只以为这两个朋友都在为自己说话,表情甚是愉快,于是拍着包彻尔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如果你要南下,我派人护送你,让那些人动不了你一根毫毛,不过你一定要设法帮我打听到克里斯汀小姐的消息,最好把人也带回来!”

    一听卡文特斯已经亲口表态了,包彻尔就暗喜,想到自己的死对头银狼佣兵团可能已经打探自己的行踪,一个酝酿已久的计划就冒上心头,于是贴着卡文特斯的耳朵嘀咕起来。

    卡文特斯一楞,犹豫了半天,好不容易还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清晨,包彻尔带领一批更大的商队出发了,除了他自己的三十多辆大型商用马车外,还有一些小商队随行,整支混合商队共计马车五十多辆,佣兵两百多人,另外负责护卫的斯托克王国禁卫军为一个大队五百人,其中包括一百骑兵。

    就在整支队伍头天晚上做集合准备工作的时候,一个潜伏在卡欧那镇打探情报的银狼战士朝南急奔而去。

    自从前日参加了海德堡城堡会议后,银狼佣兵团团长范斯塔就一直闷闷不乐,因为女领主汉娜莱契公开在会议上谴责了这些长期盘踞在海德堡的“佣兵团”,声称他们的某些过激行为严重影响了本地安定,要求所有“佣兵团”都暂时离开海德堡领地。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称盗贼团伙为“佣兵团”这不过是混乱群城对盗贼的一种身份掩饰,如今斯托克王**突然在混乱群城北方边境活动,这必然加大当地领主、城主们的紧张心情,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领主和城主们当然只有通过驱逐盗贼团来平息事态。再加上海德堡一直在筹划吞并西边的小城邦拉文斯坦城,而更南边也和另一个城邦关系比较紧张,所以更不可能有足够的兵力来威慑斯托克王**。

    当昨天晚上第二个探子又从北方急赶回来后,银狼的指挥骨干们在大清早的会议中就陷入了争执,因为情报显示,包彻尔带领的大型商队行动缓慢,将于明日拂晓抵达边境森林外围,是否攻击成了争论焦点。

    “我想联合几个盗贼团对包彻尔进行攻击,财物不要,我们只要活捉包彻尔!”范斯塔重伤刚愈,火气十足,几个老银狼骨干都点头附和。

    “可是团长,如今海德堡女领主已经下达了驱逐令,再说前几天那次攻击两个大盗贼团都覆没了,如今好多盗贼团都没胆量去,可能找不到合作伙伴!我们现在加上新的成员,人数也不过两百多一点,怎么和包彻尔打?”夏斯林担忧地说到,一边的莎丽虽然也很想活捉包彻尔,但是她知道男朋友的话很有道理。

    “其实我看活捉包彻尔未必非要在边境伏击。”莎丽小声地说着,周围几个人都所有所思。“反正都是冒险,我们不如隐藏起来,等包彻尔进入海德堡城区,然后在他进入城堡躲避之前在街区上收拾他!”

    几乎所有的大商人为了安全起见,就算进入了混乱城市,都会在第一时间进入防守森严的城堡内,一方面是求见当地领主、城主,另一方面是躲避危险,等自己的商队在当地交易完成后,再迅速离开。

    “这不大可能,女领主一定会防范我们的,她已经下了驱逐令,可能今天就会有人要求我们离开驻地,就算可以隐藏部分兵力,人手也不会很多,如果行动暴露,我们就算违反了海德堡领主的命令,以后就更难在这里立身了!”一个骨干叹着气说。

    克里斯汀想笑,她发现这些人把活捉包彻尔的念头抓得太死,明知不可为还在死动脑筋,尤其是那个范斯塔,简直把这件事当成了天大的使命,岂不知这两百来号人为了这个风险而送命才是最大的损失。不过她不想插口,因为她从头到尾都认为包彻尔不过是个小角色,顶多是个前台活动者,就算抓了他,也未必能真正为银狼出了一口气。

    “报告团长!最新消息!”又是一个探子飞奔而来,喘着气把一封信交给了范斯塔。

    范斯塔越看越激动,一把将信交给了其他几个人传阅,每个看了信的人都激动万分,直到信传到莎丽手上,克里斯汀才偷偷看到了几行内容。

    “居然那个卡文特斯手下的斯托克王**在卡欧那镇闹事,遇见了当地百姓暴动,负责护送包彻尔商队的五百人被半道调回去了,现在包彻尔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呆在黑林迷道以南的森林里驻扎观望,离边境不过小半天路程。”范斯塔高兴地在屋子里直搓手,好象这是上天注定了要给他一次机会。

    “现在我下令,全体银狼成员马上出发,潜入北方边境,争取今天晚上到达目的地,给他们个突然袭击!事成之后按原计划转移到南方去!”范斯塔为这次行动拍板,做了最后的决定。

    走出庄园,只听见集合的号角吹响了,庄园内外休息的银狼佣兵纷纷从营地里跑来集合。经过一番休整,银狼现在已经拥有一支大约三十多人的骑兵队伍,这将作为银狼的快速突击兵力,这在大部分还是徒步作战的盗贼团里算是很下血本的投资了,毕竟南大陆的马匹稀少,收购成本很高,此外几乎每个佣兵都拥有一具强弩,这在进攻中很占优势,一般的盗贼团是不可能大量拥有这样的大威力武器。

    奇怪,那个包彻尔虽然接触不多,可能够看出此人精明异常,他怎么会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停留呢?另外,自己在卡欧那镇居住了一年多时间,对那里居民的性格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小规模的军民冲突不可避免,可要发生大规模的暴动一般不可能,再说卡文特斯手下有一千八百人的正规禁卫军,少了五百人依然可以轻松镇压当地的人,怎么就那么惊慌失措呢?

    克里斯汀越想越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考虑到一些想法,她还是忍住了,就算有危险,她还是有信心可以保证这些骨干的安全。不过,既然有消息听说卡欧那镇发生了动乱,自己还是很担心那里的镇民。

    正在思索,就见莎丽牵着两匹战马朝自己走过来。

    “克里斯汀妹妹,为什么你今天在会议上不说一句话?难道你不愿意帮我们?我想以你的本领,独自一人生擒包彻尔都可以!”莎丽的眼神有点不自然。

    “莎丽姐,如果我说我不赞成你们现在活捉包彻尔,你会不会生气?”克里斯汀微笑着接过马缰,翻身上马。

    “为什么!?包彻尔出卖我们,煽动鲁尔西顿佣兵将银狼佣兵团灭口,活捉他一方面可以套问情报,另一方面为舅舅报仇!等哥哥来了……”似乎说漏了嘴,莎丽一下定住了,然后头扭过了一边,尴尬地在马背上揉着缰绳。

    “那就祝你们胜利归来,我去附近转转,晚上我保证赶到与你们会合!”呵呵,有意思,雷恩居然也要从普洛林斯赶来,看来他们以后的行动还真是秘密而庞大啊!克里斯汀微笑着一晃马鞭朝北而去。

    和莎丽等人暂时告别后,克里斯汀策马朝西北而去,远望去,是一片起伏的群山。

    大概中午的时候进入了山脉边缘的树林深处,看看四周不可能有人出没,一个远距离传送魔法连人带马送往了更西边。

    传送魔法能量激荡过后,克里斯汀站在了拉文斯坦城北方的某处稀疏树林中,只见遍地的碎石像地毯一样一直铺到西边更远处的山脚。

    “啊!大姐来了!”一处石堆后突然闪出几个盗贼打扮的人,一个个满脸堆笑地跑过来,将克里斯汀的马匹牵过,一个人还专门递上了水袋。

    “这是十多天来弟兄们收集到的第一批情报。”一个盗贼把一个卷轴交到了克里斯汀手上。

    克里斯汀并不马上看,只是微笑地说道:“现在你们去通知其他人,马上全体转移到混乱群城南方的沿海领地,收集所有有关那个地方的情报,只要人们经常谈论的或是你们没听说过的,不管鸡毛蒜皮,都记下来,这是给你们的活动经费,以后多买点马,行动快点。”

    说完,一个小包扔在了地上,一个盗贼欢喜地打开,只见里面除了几十个银币外,还有两串珍珠项链,做工极其精湛,卖出去肯定是个大价钱。于是赶紧点头,一边连连对同伴招手。

    就在这几个盗贼要再要问什么的时候,克里斯汀已经牵着马消失在一片金色的传送魔法中,看得几个人目瞪口呆。

    “这个大姐还真是着急啊,也不说说以后怎么和她联系,她就没了!?”一个盗贼翻着钱袋说着。

    “嘿嘿!大姐本事那么大,没看见刚才吗?那可是传送魔法!就这一样本事还怕她找不到我们?还是乖乖地听大姐的话,以后咱们日子可就好过了!来,我看看,都有多少……”

    金光过后,克里斯汀已经出现在了卡欧那镇西南的树林里面。虽然这里距离卡欧那镇还有段距离,可是已经能看见遥远的小镇方向冒起的炊烟和一座座白色的帐篷。

    摇身一转,一身华丽的铠甲武器在几缕围绕身体旋转的金色气流中化成了星星点点的金色颗粒褪去,身上恢复成一套表面闪烁着珍珠光泽的嫩黄色礼裙。

    “丫头,你总算是把意识打开了,我都不知道你这段时间做了什么……”汉斯似乎有点不高兴。

    “呵呵,汉斯老爹啊,我不是让你休息段时间吗?”克里斯汀一边整理着略微有点飘散的头发,适应了一下新装,然后微笑着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讲给了汉斯。

    “看样子你还是舍不得这里,既然你都猜测到有问题,还非要来亲自看看……”汉斯笑到。“不知道那个沃尔特小子知道你回来了会是什么样子,哈哈。”

    “你……快滚回去睡觉吧!”克里斯汀俏眉一竖,马上封闭了意识,再不听汉斯的调侃,然后牵着马缓缓朝镇子走去。

    还没完全走出树林,就看见林子边缘搭建着几座简陋的木棚,三三两两的百姓在四周烧火做饭,一个个神情萎靡,情绪低落。

    “啊!是克里斯汀小姐!”一个妇女看见了从树林里走出的克里斯汀,惊喜地对着身后如同难民般的人群大喊起来。

    十几个男女老少都围了起来,眼睛里满是欣喜的泪光,从少女脸上恬静的微笑中,这些流落在外的百姓都感受到一丝温馨的宽慰,仿佛所有的不快都被这样的笑容给抹去了。

    赶紧叫前来迎接的几个小伙子将马匹两侧早已经准备好的食物取下散发,一边朝远处某个木棚下呆坐的老人走去。

    “布鲁尔镇长……您还好吗?”克里斯汀发现眼前这个平时兢兢业业的老镇长半个多月不见已经老了很多,粗糙的皱纹爬满了额头。

    老镇长并不说话,目光呆滞,仿佛已经不认识克里斯汀了,让少女看得心满不是滋味,只好继续朝营地深处走去。

    “克里斯汀小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里传来,只见沃尔特的父亲弗郎茨一身狼狈的打扮从人群后挤了出来。

    “怎么?你们都在这儿?”克里斯汀有点惊奇为什么这个不大的营地里出现了那么多熟悉的人。

    “能够躲到乡村里的都去了,现在连那些村子都住不下人了,剩下的都是最后出来的人,大家只好集中在这儿。”弗郎茨一脸的悔恨,“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欺骗您给贝罗蕾做什么裙子,结果暴露了不说,还惹得卡文特斯王子过来,现在全镇都是军人,镇民已经没法过日子了。”

    看看再没有什么熟悉的人来打招呼,克里斯汀忍不住小声问道:“沃尔特呢?怎么没看见他?”

    弗郎茨尴尬地朝一个半封闭的木棚指了指,只见一个少女正蹲在棚子前,似乎棚子里还有人。

    看到弗郎茨的脸色很不好,克里斯汀的心猛跳几下,似乎预感到什么,赶紧朝棚子走去,还没走到跟前,那个蹲在木棚前的少女就回过了头,惊诧地看着一身一尘不染的克里斯汀。

    “贝罗蕾姐,好久不见了,沃尔特是不是在这里面?”克里斯汀发现对方的眼神有点不正常,于是赶紧笑着问好。

    “你快走,我不想看见你!全是你的错!是你把卡文特斯引来的,他们一来就找你,发现你不在就占领了全镇,害得我们无家可归!沃尔特还为了你被维尔海姆打成了重伤!”贝罗蕾露出愤怒的表情,用身体阻挡着木棚,咬着牙狠狠地看着克里斯汀,一身漂亮的裙子因为磨损,裙摆撕开了不少布条裂口。

    “贝罗蕾!你住口!如果不是你出风头,怎么会把卡文特斯引来!我平时真是太惯宠你了!居然还说是克里斯汀小姐的错!”

    弗郎茨大怒,冲上去就对着自己的女儿就是一个耳光,要不是几个镇民拉住,这个老商人差点就第二个耳光挥出去了。

    贝罗蕾眼睛里含满泪水,倔强地瞪着眼睛,依然死死地挡在木棚前纹丝不动。弗郎茨叹着气坐到了地上,双手蒙住了脸。

    克里斯汀也有点愤怒了,但她知道这种愤怒不应该发泄到这些无辜的百姓身上,更不应该针对这个爱虚荣的贝罗蕾,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去验证沃尔特现在的状态,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沃尔特虚弱的精神波动。

    一股因为情绪而自然散发的神力波动从克里斯汀身上扩散出去,少女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不过笑容背后是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凌驾于任何人心理承受力之上的高贵气势不可阻挡地感染了周围的人。既觉得威严高不可攀又觉得温暖平易近人,附近不少本是坐着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然后恭敬而崇拜地看着少女。

    “贝罗蕾,请让让……”看到面前的少女开始被自己的气势震慑,克里斯汀轻松地缓了口气。

    贝罗蕾全身微微颤抖,她根本就无法直面克里斯汀的眼神和对抗对方的气势,感受到对方身体上某种气质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比拟,一种强烈的自卑感蔓延了全身。终于心理崩溃了,目光无神地走到了一边,然后全身软了下去,傻坐在地上发呆。

    脱去铠甲的沃尔特一身单衣,从解开的扣子可以看见这个护卫队长经历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殴打,淤青的皮下重创和凝着血渍的伤口几乎遍布身体的每个地方,脸部红红的,似乎还在发烧。

    可怜的人,估计强出头才被人打成这样……克里斯汀心里一酸,抚摩着对方身体上的伤口突然滴落下一滴眼泪。

    我怎么会流泪?克里斯汀忽然身体一震。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伤感过,原以为一年多的冥思和反省已经让自己离神的世界越来越近,可人世间的人情伤痛还是会那么容易就感染自己的心。克里斯汀赶紧控制住情绪,也不在回避是否有人观看,手指一弹,一团神圣魔法治疗能量就打入了沃尔特体内,然后更大的神圣魔法光晕将重伤的青年包裹了起来。

    皮下的淤伤开始慢慢消散,伤口开始愈合,沃尔特的脸色也慢慢恢复。不到半个小时,除了本身还很虚弱外,沃尔特全身的伤势都在神力加强下的神圣魔法中恢复如初。

    四周观看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人们第一次亲眼见识到克里斯汀的魔法施展过程,刚刚从树林里采药回来的温克医生一听说克里斯汀在公开为沃尔特治疗,为自己错过了机会而悔恨不已。只是谁也没注意到一个少女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尊敬的王子殿下,门外有个女人求见!”一个禁卫军军官恭敬地对着正在和凯文喝酒的卡文特斯行了个军礼。

    “哦?女人?啊!是不是那个什么克里斯汀小姐进来了?快有请!哈哈!”卡文特斯兴奋地赶紧朝内室走去换衣服,因为他现在正穿着睡衣,就这样见自己朝思暮想的美人可就没面子了。

    门外,几个禁卫军官兵将一个裙子稍微有点破烂的少女紧紧围在中间。

    “嘿嘿!贝罗蕾小姐怎么有兴致来找王子殿下啊?是不是很寂寞?”一个身穿禁卫军小军官铠甲的猥琐男子嬉皮笑脸地用手摸向少女的脸,一边还说着下流的话。

    “滚!你这个不是东西的维尔海姆,我可告诉你,我认识王子殿下,你要是乱来,小心你的狗命!”贝罗蕾咬着牙骂到,全身气得发抖。她要忍,要把那个祸害全镇的少女给赶出镇子,她认为这样才能恢复卡欧那镇的安宁,也是解决自己自卑的最好办法。

    “哦?哈哈!弟兄们看看,这就是那个用别人的裙子冒充自己手艺的傻女人,还以为可以接近王子殿下,真是笑死人……”维尔海姆的伤已经好了,只见他和两个同样身穿士兵服的跟班在门前大笑,倒是周围的几个禁卫军士兵都无视这样的笑话,把头都扭到了一边,他们也看不惯这几个新来的人,这段时间全镇欺负百姓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这三个人干出来的,纪律严明惯了的禁卫军士兵都十分厌恶这三个人,不过他们现在是卡文特斯跟前的红人,所以没人敢和他们顶嘴。

    “笑什么?王子殿下命令她进去!”门内走出来一个军官,狠狠地瞪了一眼维尔海姆,然后恭敬地做了个请的动作。

    贝罗蕾忍着耻辱的泪水赶紧走进原本是镇长家的卡文特斯临时官邸,直接朝客厅走去。

    “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卡文特斯正一身崭新的高级军礼服,一看见这个走进来的少女是贝罗蕾,脸上就露出了厌恶,一边的凯文也是一脸惊诧。

    “卡文特斯王子殿下不是要找人吗?我知道她在哪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贝罗蕾看到这个卡文特斯一脸的阴暗,知道世人传言的败家子果然真不是东西,于是彻底死了心,语气也特别冷漠。

    卡文特斯一听就激动了,知道对方所说的肯定和克里斯汀有关,赶紧命人招呼少女入座,一边换上了灿烂的笑容,说道:“哎呀,贝罗蕾小姐果然善解人意,不知道你所说的条件是什么?”

    “等你接到了克里斯汀后,马上带你的人离开卡欧那镇,永远别回来!也别让她回来!现在她就在西南不远的树林里,和难民在一起,看起来永远那么漂亮,正适合您!”贝罗蕾并不入座,冷冷地丢下这一句后就朝外走去。

    “贝罗蕾小姐……如果殿下不知道克里斯汀小姐的话,我想您一定非常适合……”

    凯文端着酒杯在贝罗蕾身后突然说了句,只见贝罗蕾停住了脚步,缓缓回过头,露出了凄惨的笑容,说道:“是吗?那谢谢这位少爷的夸奖……”说完,身体就消失在门外。

    “噢!真是个聪明的小姐,其实我发现她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诚实……”卡文特斯摇头晃脑地端起凯文递上的葡萄酒,兴奋地一饮而尽。“传我的命令,仪仗队马上集合,去西南迎接克里斯汀小姐!”

    看着卡文特斯匆忙地走出临时官邸,凯文皱了下眉头,只好也跟了上去。

    军鼓敲击着极富节奏感的鼓乐,身穿华丽铠甲的骑兵一律高头大马,个个摸样英俊,长长的仪仗旗枪上束着彩色的丝带,这样一支专门以形象吃饭的队伍也只有卡文特斯这样的人才会花巨资供养起来,就连那些马,平时都是精细的豆料喂养,比那些作战马匹都吃得好十倍。

    卡文特斯弹了弹身上的一点灰尘,意气风发地骑马走到了队伍前面,百人仪仗队和负责贴身保护的一个中队禁卫军紧跟其后,大队人马威风凛凛地朝西南而去。

    这个笨蛋小姐,怎么自己回来了,好象还得罪了那个贝罗蕾,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凯文跟在卡文特斯身后想着。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不破不灭天波府的新姑爷生化女仆兵器传说异界强兵发迹掌控宇宙之星际探险腾龙过海坟墓中爬出的士兵网游之三界最强空速星痕未来特警轩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