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五部 月影 第十一章 风之回旋曲(五)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五部 月影 第十一章 风之回旋曲(五)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唐朝小闲人神门老街重生之改天换地裙下之臣绝品邪少嫡长孙最强妖孽韩娱之国民主持穿越宁采臣名门闺战练习生    .

    “克里斯汀小姐,您还是快走吧,那些人其实都在找你,这些天他们把附近的乡村都翻了个遍!”

    从镇子方向传来了悠扬的号角声,弗郎茨担心地抬了下头,赶紧分开围观的人群走到克里斯汀面前,一边将一个小袋子塞到对方手里。

    这是什么?轻轻一捏,好象是些钱币。呵呵,这个弗郎茨还真是个好心人,居然想让我远走他乡避难。克里斯汀虽然很感动,可还是觉得这些居民真的太朴实了,朴实得有点愚昧,要知道这些封建统治者一旦达不到自己的目的,首先遭殃的还是这些无罪的居民。

    “不,谢谢了,钱我不缺,这些还是留给大家重建家园用吧。”轻轻塞回弗郎茨的手里,回头看看了在自己精神催眠魔法下熟睡的沃尔特,然后走到自己的马前。

    仪仗鼓点已经越来越近了,甚至在人们的视线里已经能看见跑在最前面的几个高大骑兵的身影,不少居民都自动站在了克里斯汀面前,一副阻挡对方靠近的样子。

    “又是你!维尔海姆!你还没欺负大家够吗?这里已经没有你需要的东西了!”

    弗郎茨左右顾盼,从地上拣起一截木头,然后狠狠地看着三个身穿斯托克王家禁卫军铠甲的男子,四周的百姓都是怒目圆瞪。

    “你这个老家伙,看在你女儿为卡文特斯殿下举荐克里斯汀小姐的忠诚上,就不追究你污蔑禁卫军骑士的罪名,不过以后记住,要叫我骑士大人!”维尔海姆说完,用马鞭对着面前的人群一一点过,示意人们都退开。

    克里斯汀已经看见了骑在马背上的三人,一眼就认出了维尔海姆和另外两个混混,心里哀叹这个卡文特斯果然是个大糊涂蛋,还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国王到底怎么样,倘若以后真要是如传言那样由卡文特斯当了国王,这个国家肯定变成大马戏团。

    “啊,是克里斯汀小姐,这么多么天您可走远了,贝罗蕾小姐还真懂事,您果然在这里,快准备迎接卡文特斯王子殿下吧!其他的人都听见了吗?准备迎接!”维尔海姆先是媚笑着对着克里斯汀说,然后耀武扬威地对着其他人大吼。

    弗郎茨正气得全身发抖,忽然看见自己的女儿从道路一侧走了出来,还没骂出口,就气晕了过去,吓得周围的人都赶紧去扶。

    号角声又响起,两队仪仗骑兵左右分开开到林外的空地上,又整齐一致地掉转马头,两队骑兵马头护望,手中的仪仗旗枪笔直地立在胸前,挺胸抬头,表情肃穆。维尔海姆三人也赶紧下马站在了队伍一侧。

    无奈的镇民只好纷纷跪下,一时间匍匐的人群中只有克里斯汀一人还亭亭玉立地站着,依然挂着微笑看着从仪仗骑兵分开的道路上走来几个骑马的人。

    卡文特斯从几十米外就开始瞪大了眼睛,随着距离的不断靠近,胸膛里的心脏就开始拼命地乱跳,少女的笑容在瞳孔里每放大一点,就感觉自己身上的温度上升了一点,等走到少女跟前,几乎全身发热,头脑麻木,耳朵里已经听不见仪仗的鼓乐了。

    “怎么?不欢迎我吗?尊敬的克里斯汀小姐,本人可是专门慕名前来,为求一睹小姐芳容。”卡文特斯那曾经演练了无数次的台词搬了出来,自己觉得潇洒有余、温文过度,再加上自己的微笑,怎一个帅字了得!

    果然是败家子……克里斯汀根本就没去看眼前这个王子,只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身后的上百仪仗骑兵,她发现这些骑兵的马匹居然全是北大陆的名贵马种,几乎每一匹马的价格都可以让一个卡欧那镇的普通家庭过上好几年的富裕生活。

    “听说殿下在找我?是否身体有恙?”

    克里斯汀的微笑中带着凡人高不可及的威严气质,一言一笑中就让卡文特斯身后的庞大队伍变得可有可无,让一惯被人追捧惯了的卡文特斯听在耳里有种说不出的郁闷,觉得心里睹得慌,不过这样的甜蜜音调真是可比天籁,仅仅是诧异了一下,卡文特斯就继续陶醉在少女的微笑中了。

    在等待对方回答的过程中,克里斯汀突然看见了那个被自己剥夺了光明神使力量的凯文,只见对方骑在马上礼貌地对着自己点头,克里斯汀也回以和善的微笑,也是对对方向自己通风报信的一种眼神回报。

    嘿嘿,这个小姐还真是自信,好象根本就不怕卡文特斯,不知道她这次回来是干什么。凯文越来越有兴趣想了解这个神秘的少女到底是什么身份。

    “此地不好详谈,还请小姐前往镇中。”卡文特斯涨着脸,半天才吐出一句,他发现之前准备的洋洋赞词在如此可人的美人面前仿佛都是种侮辱,只好憋出一句毫无个性的话。

    克里斯汀回头对着匍匐在地上的镇民露出淡淡的微笑,然后优雅地翻身上马,几个仪仗骑兵都惊讶了一下,因为这种极其协调的上马动作是要经过很长时间的骑马训练才能锻炼出的,而且隐约中似乎还能看见少女具有丰富的驭马经验。

    “殿下,我的镇民朋友如此生活实在有辱殿下的爱民风范,希望您能马上调拨一些帐篷和食物。另外,请您的部下好好爱惜镇里的房屋,您走以后大伙还要继续住的……”

    这哪里是请求啊,简直就是让人无法违抗的命令。凯文一听见这样的话用无比温柔和高贵的轻音从克里斯汀口里说出,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样,他开始准备留意这个少女说过的每一句话,从中体会着少女的高雅气质,忽然觉得自己从小到大所认识的人都那么粗俗。

    “没问题!来人,马上给这里的百姓送来克里斯汀小姐所说的物资!”卡文特斯看见克里斯汀已经在和自己主动对话,不管对话内容是什么,反正听在耳朵里就不想拒绝。

    虽然天色才刚入黄昏,可是一场独特的临时晚餐已经在做为卡文特斯临时官邸的镇长家举行了。

    整个宴会上只有克里斯汀和卡文特斯两个人,和卡文特斯目不转睛地傻楞相比,克里斯汀倒是吃得挺自在,小口小口、玉齿微动,不时地还抬头对着卡文特斯礼貌地笑一下,顾盼生姿、美丽动人。

    “我敢发誓!克里斯汀小姐一定是高贵名门出身!”卡文特斯在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说话简直没有一点水平。

    这个笨蛋,这样问我?如果我说不是贵族,他不是又傻了!真是个糊涂蛋。克里斯汀也不想让对方太尴尬,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

    “殿下这次带兵南下,听传言是为了讨伐混乱群城边境上的盗贼团?”克里斯汀并不看卡文特斯一眼,淡淡地问到。为了晚上能够大打出手,这顿饭可不能少吃。克里斯汀想着想笑,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开心。

    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卡文特斯赶紧双手撑住下巴,含情默默地看着克里斯汀说道:“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为了来看看克里斯汀小姐,如果可能,我希望小姐可以陪在下返回王都。”

    很直接的家伙。克里斯汀觉得这人也不是太糟糕,起码他没有编造一大堆理由,然后把这次会面形容成一次“美丽的偶然邂逅”。这样的如果是个普通百姓,或许应该是可爱,不过他是个王子,一个当权者这样儿戏,就是一个国家的灾难,败家尚可,这败国就人人受害。

    “如果我不答应呢?这里的人需要我。”

    卡文特斯的脸色有点古怪,他无法想象自己一国的王子居然会被人这么简单地就拒绝了,有点接受不了,可又不愿意发火,毕竟这样的美人可不是天天能遇上的。

    “想问问殿一个事情。那个包彻尔会长怎么会突然和您一起南下,听说他的商队上次不是已经全部损失了吗?”克里斯汀转移的话题,她已经看到天色不早了,要快点打听到情报。

    “这老家伙还不是心疼他的损失,又不甘心被人抢夺,所以这次又带来了商队,但并不是去贸易……”卡文特斯说了一半,突然又停了下,似乎有什么秘密不好透露。“等包彻尔一回来,我们就一起离开卡欧那镇。”

    “我们?不,谢谢,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混乱群城处理!”

    克里斯汀已经打听到了最想要的消息,就是包彻尔这次更为庞大的商队根本就不是南下去贸易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包彻尔以贸易的幌子企图报复银狼,而这一切,都经过精心伪装。看来包彻尔果然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克里斯汀用餐布一擦嘴角就站起了身,微微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就朝房外走去。刚到门口,就见维尔海姆带着几个禁卫军士兵已经堵住了道路。

    “克里斯汀小姐是想继续采购药材?这不是难事,我可以叫人去买,您就暂时住在这里!”

    卡文特斯再也忍不住了,他的所谓王室成员的礼节和矜持都丢到了脑后,现在的行为看起来就和个无赖没有什么区别。

    门被关上了,似乎还能听见被人上了锁。看到整个房间的窗户都事先被人拉上了窗帘,主厅一角的卧室也微微开启着,克里斯汀心里暗暗愤怒。克里斯汀大概猜出了这个败家子想来个霸王硬上弓,以求生米做成熟饭。

    一道无形的精神催眠魔法丢了出去,只见正端起酒杯得意饮酒的卡文特斯头摇晃了几下,就扑拉一下倒在了地上。看到这个人的精神意志比自己想象得还薄弱,克里斯汀就无奈地摇头。又是一道精神意识控制魔法打进呼呼大睡的卡文特斯体内,就看见卡文特斯痴呆着眼神缓缓站了起来,然后朝大厅门走去。

    “开门……”卡文特斯像具行尸走肉一样空洞地说着。

    维尔海姆一听是王子在喊开门,赶紧开了锁,然后笑着望里看,只见卡文特斯面无表情,一副严肃的样子。

    “殿下您……”维尔海姆看见了在卡文特斯身后微笑的克里斯汀,不知道这个王子怎么突然改变了注意,这可是自己教给卡文特斯的最好方法,没想到对方居然放弃了。

    “谢谢,殿下说他不舒服,要你们好好守在这,没有他的吩咐不许进去。”克里斯汀忍住笑,从卡文特斯身边走了出去。

    没办法,既然卡文特斯没表示反对,只好再次将门关上。似乎听见了里面扑通一声,不过事先有了吩咐,维尔海姆可不敢擅自开门,只好硬着头皮在门口站岗。

    上了马,赶紧朝南急奔,因为从没去过黑林迷道,所以无法使用远距离传送,克里斯汀必须在午夜前赶到黑林迷道。刚奔进树林小道,马背上的少女在一圈金光中褪去了礼裙,又换上了一身魔法剑士的装束。

    天已经黑了,克里斯汀又没有火把,只能凭借环境精神探测来辨别模糊的道路状况,不断地加速,小心地控制着战马以很快的速度在一棵棵大树间穿梭奔驰,她已经猜测到了包彻尔可能使用的战术,因为根据自己的时间计算,她并没有在半道上遇见返回的禁卫军士兵,那这五百兵力一定就埋伏在包彻尔马车队后面不远的黑林迷道里,想着包彻尔身边还有三十多辆马车,克里斯汀就更觉得事情麻烦。

    和其他相对稀疏的林间小道相比,黑林迷道两边生长着密集的高大古树,道路曲折狭窄,只能通行一辆马车或是顶多并排五个骑兵,而两边的密林则是埋伏步兵的绝佳场所,所以一般南行的商队是绝不可能在黑林迷道附近扎营的。迷道南北出口像喇叭一样迅速扩大,虽然还是属于树林,但道路就宽敞了许多,四周的树木也不是很密集,经验稍微丰富点的骑兵也可以在这里勉强作战。

    黑林迷道南边出口。

    这里离南边的边境只有几个小时的步行路程,五十多辆卸了马匹的马车拥塞在大路中间,其中三十多辆被围在中间的马车明显宽大些,这些大马车都是包彻尔的,其余的分属于那些小商队。两百多佣兵分散在马车周围扎营,一堆堆篝火在烧烤着野味,稀疏的树林里到处飘荡着肉香和佣兵们的说笑,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安静。

    “包彻尔会长,你临时准备进行的行动可要为我们负责,我们有那么多货物要销售呢!”一个小商人有点不满地拿着水袋喝着里面的酒,一边不甘心地看着自己两辆马车被安排布置在外围。

    “放心吧老弟,有什么损失回头我都给你,等过了这次,以后你就是一个人走条路都没人拦你了,哈哈。”包彻尔得意地回头看看几乎把后面黑林迷道快要堵死的马车群,眼睛闪过一丝阴笑。

    虽然这句话有点夸张,不过小商人还是喜欢听,毕竟每次提心吊胆地过黑林迷道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混合佣兵们表面上看似漫不经心,可仔细观看一下,发现几乎每个佣兵都全副武装,丝毫没有扎营休息的迹象,似乎在等待什么命令。

    “嘿嘿,银狼,既然你们那么想要我的命,就来吧!”

    包彻尔回身上了一辆停靠在迷道口的马车,只见里面坐着一位斯托克禁卫军军官,正无聊地啃着烤肉,略一点头,就舒服地躺在宽大马车里布置的床铺上打起了盹。

    已经快半夜了,在靠近斯托克通往海德堡的林间商道上出现了一大群武装人员,人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可还是背着不少武器装备在艰难前进。

    “莎丽,克里斯汀小姐怎么还没来?”

    夏斯林指挥的骑兵已经提前到达了离包彻尔的驻扎营地不到三百米的树林里,一直等到半夜,才发现银狼的步兵匆匆赶来,看看天色,知道时间还来得及,不过始终不见克里斯汀,以为出了什么事。

    “夏斯林,我总觉得克里斯汀妹妹这次出现有点怪怪的,不光性格发生了好大变化,而且她好象根本就不感兴趣我们的一切行动,以前她可是很热心帮我的,这次居然说她不想让我们抓包彻尔!”莎丽小声地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夏斯林,希望对方能帮自己分析。

    “可能她经历了很多事情后有点厌烦了撕杀,尤其是娜其娅祭司大人的死肯定对她打击很大。虽然她一直没有明说,可我还是能猜出来娜其娅姐已经死了!还有可能就是她还不太清楚包彻尔所做的事情,如果她不愿意参与,我们也不要勉强。”夏斯林看了看正在骑兵后的树林里东倒西歪休息的步兵,叹了口气。

    “夏斯林、莎丽,你们准备好了吗?”一个黑影从步兵里走来,全身皮甲,一把在月光下明晃晃的长剑提在手中。

    “团长,差不多了,这个距离冲锋包彻尔根本没办法阻挡,不过那些步兵要冲那么长距离就困难点了。”夏斯林不忍心地看了看那近两百的徒步战士,有点担心战斗打响后他们是否还有体力坚持。

    “等不了那么久了,已经过了半夜,战斗结束后我们还要趁夜返回海德堡。休息半个小时就出发,记住,你们冲上去后首先点燃那些马车,不准他们逃走,不然就麻烦了。”范斯塔远远地望了望几百米外林中透出的篝火光点说到。“还是老规矩,你们只负责追捕包彻尔,其他的人交给步兵来处理,速战速决,抢夺财物其次。”

    几声模仿野鸟的叫声后,近两百银狼步兵缓缓地前进到指定的冲锋点埋伏起来。

    商队营地的气氛很是压抑,不少佣兵都忍不住开始扭头朝南方望去,似乎都感受了战斗的来临,已经有人都把武器拔了出来,强弩也装上了箭。

    几百米的大道上出现了一点点火把的光亮,一阵阵低沉的战马奔驰踏声传来,就在这一刻,一个佣兵队长使劲大喊下所有的佣兵都站起了身子。

    第一轮弩箭已经射出,一群出现在林间道路上冲锋的银狼骑兵已经倒下了几人,但是大约三十名骑兵还在前进,彼此间隔也拉开,每个骑兵左手拿着沉重的强弩,右手举着火把,身体紧紧地靠在马背上。

    还没来得及射出第二轮火力,银狼的骑兵也射出了唯一一次远距离火力,被篝火照亮的佣兵群里迅速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声,大约十几个人被近距离的弩箭当场射穿,飞溅着鲜血就倒在地上。

    “分散迎击!啊!”一个佣兵指挥官果敢地下达完命令,刚要奔向附近的战马就被一支弩箭给射死,周围的人都一震,知道残酷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三十名银狼骑兵分散了队形,依次冲过那些在营地最外围防御的佣兵,直逼密集的马车群,挥动手臂之下,三十个火把被奋力地抛向马车群外围的马车上。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想象中的大火腾起,燃烧地火把落在车蓬上发出滋滋的声响,一缕缕水气在车顶上冒起,只有少量马车燃烧了起来。原来这些马车早已事先泼洒上了大量的冷水,银狼的第一轮火攻已经落了空。夏斯林指挥的骑兵并没有纠缠,在林间大道旋转了半圈后就朝后撤退,少数企图拦截的商队佣兵不是被砍死就是被战马冲倒在地。

    夏斯林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总觉得今天的商队护卫佣兵准备很充分,似乎早就知道了银狼要来袭击,不过既然战斗已经打响,也就不好退缩,于是指挥骑兵在回奔了一段距离后又回马发起了第二轮冲锋,以尽量冲垮分散对方的防御,好让随后赶上的步兵切入对方营地。

    越来越多的商队佣兵开始组成了战斗小队,夏斯林和莎丽连续指挥部下冲击了几次,当第三次退出的时候,身边的骑兵只剩下二十人不到,那些坠地的银狼骑兵几乎同时被七八个佣兵乱剑砍死。

    好不容易银狼的步兵们才赶了上来,刚和骑兵作战占了点上风的佣兵丝毫不在意这些数量上和自己相当的银狼步兵,一个个挥舞着武器呐喊而上。

    密集的弩箭从银狼队伍里射出,一片惨叫声中几十名佣兵就没了气,携带强弩冲锋的银狼战士交替掩护射击,然后扔下强弩拔出武器参加肉搏,仅此一轮往返射击,当头冲上来迎击的商队佣兵就损失了七八十人,这是夏斯林从普洛林斯军里学到的步兵墙式推进战法,用在这样比较狭窄的林间战场果然效果奇佳。

    以军事化训练为基础的银狼战士排出了类似正规军的队形,不光将上百商队佣兵挤了回去,还把部分换乘马匹的佣兵骑兵给砍翻在地不少,一时间战场的天平又发生了变化。

    “哈哈!你们这群杂碎,哪像什么佣兵!勇敢的战士们,前进,把他们都消灭!”范斯塔指挥着银狼步兵一队队朝马车群压去,眼看就要把一百多的佣兵给逼到黑林迷道边缘,就看见最靠近迷道的一辆马车开始朝北逃窜了。

    看到总头头都跑了,剩下的一百多佣兵都一哄而散,大部分都朝两边的树林退去,还有些直接绕过银狼的队形朝南边跑去。

    “糟了!包彻尔这老狐狸又跑了!”莎丽刚砍翻一个企图逃窜的佣兵,就看见了那辆消失在林道里的马车,赶紧朝着夏斯林大喊。

    抢夺了马匹的部分银狼战士迅速变成了骑兵,然后总数大约六十名的骑兵在夏斯林和莎丽的指挥下饶过那些堵塞的马车边缘空隙追了进去。随后的范斯塔留下了一百名步兵负责断后打扫战场,自己则带者另外五十多步兵也跟着进了迷道。

    夏斯林前面二十多米是三个举着火把骑兵,漆黑而曲折的林间小道上朦胧可见前方五十多米外是一辆白色的马车在急奔。

    突然前面的三个骑兵都在战马的嘶叫声中倒地,落地的骑兵发出痛苦的呻吟,接着火把照耀下,只见一根粗粗的绊马绳从地上横起,两端延伸到路旁的古树林里。

    “不好,有埋伏,全体回撤!”

    刚下达了这个命令,后面的骑兵还没有全部听清楚,夏斯林就隐约听见路旁的古树林里穿来了密集的脚步声、武器铠甲的摩挲声,而更南边的林道出口也传来了阵阵轻微的喊杀,突然间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脑子里,吓出一身冷汗。

    突然无数的火把从两边的树林里竖起,火光中,一群群身穿斯托克王国王家禁卫军制式铠甲的士兵在晃动,一片喊杀声中,大约两百名禁卫军士兵冲上了小道,将突前的五十多个银狼骑兵堵截起来,武器挥舞,人嚎马嘶,一个个被近身突击的银狼骑兵被挑落下马。而更后面的银狼步兵则被超过三百的禁卫军官兵给包围了,狭窄的黑林迷道成了一个单方面屠杀的刑场,往往一个银狼战士同时被几把武器刺穿身体。

    “莎丽!”夏斯林唯一的念头就是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少女。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一种必死的觉悟出现在意识中。

    迅速格挡躲过几把刺来的武器,翻身跳下马,挥舞着长剑冲进了拥挤的人群,四面望去,火光下全是身穿暗红色铠甲的禁卫军士兵……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重生之足球神话我当妖怪的日子神剑传奇成仙重生之纨绔天下无良剑仙修仙之师弟难缠剑噬天下终极怪物乱世强国梦黄金王座命运记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