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五章 梦之变奏曲(三)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五章 梦之变奏曲(三)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国民CP重生日本当厨神超级败家子烂片之王鉴宝秘术灭世魔帝最强狂兵大魏能臣仙武道纪地府重临人间完美大明星大穿越时代    克里斯汀大惊,下意识地就把魔法斗气提升到最高程度,膨胀开的斗气产生的空气冲击波将花园里的嫩草和花瓣纷纷吹下卷起,如失去引力般慢慢旋转上升到天上。并没有回身的动作,只是身形一闪,一个风系瞬移就带着金色的拉长的人体残影落在小托罗夫特面前。

    克里斯汀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所谓面前除了屁股坐在地上的一脸惊恐的小托罗夫特外并没有任何人,而那团浑厚的神力则来自自己那把已经拉出剑鞘的金剑上。灿烂而明晃的神力流动光芒顺着剑身上下移动,在日光下格外刺眼,而冒失的小托罗夫特显然刚才是因为好奇而把剑拉出了剑鞘,结果凡人的身体承受不了神力对身体的刺激而失手丢落。

    微笑着把自己的剑拣起,刚一握住剑柄,在神力控制下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金剑恢复了本来的颜色。把武器重新挂回腰间,看到小托罗夫特还是一副惊恐未定的样子,克里斯汀一个风系魔法将对方从地上拖了起来,严肃地说道:“托罗夫特,你很勇敢,但是并不值得赞赏,你现在没有任何魔法能力,刚才那种行为很危险,如果不是你丢得早,可能你现在已经化成灰了!”

    小托罗夫特胆怯地连连点头,然后接过了黑剑,一扭头看见了去而复返的老骑士佛庭格尔,只见对方对自己露出快慰的表情,好象在祝福自己终于遇见个真正的好老师,心里也很得意,刚才克里斯汀那把金剑的威力他可算是见识了,仅从表面上看,就比自己母亲那把“水精灵暗歌”要厉害很多。

    “克里斯汀小姐,少主就拜托您了,以后我只能指点一些基础剑术和战斗技巧给他,您说的对,他有他的特点,不能完全按照我的意思来强行改变。”佛庭格尔行了个骑士礼,就退出了花园。

    刚要伸手去检查小托罗夫特身体是否受到神力冲击损伤,就看见花园里产生了魔法能量激荡,虚影晃动中,一个身穿玫瑰色长裙,腰悬长剑的女子就出现在花园里。

    “汉娜莱契夫人,您怎么来了?”

    克里斯汀一看是女领主,知道对方刚才肯定在办公室里感应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也很惊讶对方的短距离跟踪传送用得如此精确。

    汉娜莱契刚才也感觉到了花园里爆发的超乎想象的魔法能量冲击,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她看来,好象不过是克里斯汀在对自己儿子进行的教学内容,她只是担心像刚才那种魔法能量,似乎并不是大陆上普通魔法师能够发出的类型,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看到儿子那副崇拜得五体投地的表情,汉娜莱契醒悟过来,也对为儿子找了这么个高深莫测的魔法老师感到欣慰,因为她看见克里斯汀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恶性的企图,也对自己贸然打断对方的教学感到不好意思,于是微笑说道:“克里斯汀小姐果然实力高深,小儿如果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说完,汉娜莱契就消失在传送魔法中,连一句话也没和儿子说,一边的小托罗夫特又是一脸失望。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吧。”

    整个上午,克里斯汀都只是对小托罗夫特详细讲解了有关人体精神力的知识,以及如何去感受精神力存在的方式方法,不过对方似乎这方面资质很一般,除了努力点头外,克里斯汀并没有发现对方身体的精神力有被激活流动的迹象。

    午餐只有汉娜莱契母子和克里斯汀三人参加,小托罗夫特情绪很不错,在进餐过程中一个劲地向自己母亲描述上午那场两位老师的较量,眉飞色舞之中把克里斯汀形容得天下无一。

    汉娜莱契暗暗吃惊,很怪异地一直注视着儿子的表情和谈话内容。她带了儿子十四年,都没有见过儿子今天午餐时的这种变化,一个青春男孩的天真活泼好象压抑了很久一样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全部爆发,一些感觉上本不是很真实的想法在她心里开始慢慢变得重要起来,再看看克里斯汀,好象她对儿子的态度和感觉还不错。想着儿子今年刚满十四岁,再过两三年就到了大陆普遍认可的婚姻年龄,而克里斯汀看起来也顶多十八岁,两三年之后也才……

    其实汉娜莱契从第一眼看到克里斯汀,就已经萌发了为儿子寻找最合适女人的念头。她知道儿子表面上是个性倔强冷漠,其实是个很柔弱自卑的人,这大概和从小没有父亲有关,就算自己刻意把儿子放在一堆男子里从来锻炼他的个性和意志,但这个儿子还是孤僻而恬静,丝毫没有他父亲那种张扬的阳刚之气。父爱是无法用环境来替代的,而母爱,自己也极少付出,这就造成目前儿子的一种很独特的精神面貌--无形自卑中对力量的强烈渴望和对母性的强烈依赖,而这一点,眼前这个克里斯汀一人几乎就全具备了,强大的魔法能力和儿子形容但自己并为亲眼所见的高超剑术,以及天生的高雅柔美气质。倘若这个女孩能成为自己儿子将来的妻子,那必定可以辅助托罗夫特家族完成几百年来复兴大业。

    十几年前,那个风光无限的混乱群城海德堡城主托罗夫特就看中了年仅十七岁的汉娜莱契。他英俊富有,潇洒风流,剑术高超,快意恩仇。无数的城邦权贵千金都趋之若骛,不断地风华雪月的生活几乎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但他一个都没正式迎娶,可偏偏又喜欢上了学师游历大陆的汉娜莱契,一个懵懂单纯的少女魔法剑士,像大多数少女一样,年轻而美丽的汉娜莱契也被托罗夫特的英俊外表和潇洒气质而着迷,偶然的邂逅让少女深陷爱河,她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不知道对方身后那隐藏的一段段风流史和离奇菲闻,拥有强大水、风两系魔法和一流剑术的她在爱情面前却那么无知冲动。

    如游戏般的山盟海誓之后,汉娜莱契把自己交付给了托罗夫特,并成为了对方众多红颜知己中的一员。直到某一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兴冲冲地跑到海德堡的时候,才知道那个曾经和自己甜言蜜语的男人居然就是海德堡的城主,而且就在当天,这个发誓不离奇自己的男人要和东部城邦法西儿城主的独女结婚了。

    之后的事情几乎成为了混乱群城一段经典的历史剧,失去理智的汉娜莱契拔出了“水精灵暗歌”,冲进了婚礼现场,将所有婚礼的宾客都屠杀一空,整个婚礼现场都尸横枕籍,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这个疯狂的女魔法剑士,最后只剩下了托罗夫特还兴致昂然地坐在新郎主位上。

    你爱她吗?她问他,剑直指他的咽喉,但是下不了手,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位年轻的女子,只是鲜血早已浸满尸体周围的地毯。

    不,不爱,我只爱你。他回答到。

    那你为什么要娶她?她再次听见这样的话,没有了感动,只是头晕目眩。

    为了那座城。他冷冷的语气让她感受到了很多无奈。

    那好,那座城我来帮你取的,但从今以后,任何靠近你的女人都必须死!

    她夺过了对方腰上的兵符令,转身走出了城堡。三天以后,东部海港法西儿城被突然袭击的海德堡军攻陷,城主全家在战火中被屠戮殚尽。又是三天后,单独的婚礼在海德堡城主官邸举行了,三十四岁的托罗夫特和十八岁的汉娜莱契接成了夫妻。

    第二天,一系列的强国政策从官邸里传达而出,接着就是大规模的搜捕,几乎每一个被托罗夫特隐藏在海德堡的情人都被牵了出来,然后被年轻的城主夫人处死。托罗夫特也失去了往日的潇洒,整日躲在官邸里酗酒,没几个月,还没等到妻子生产,就暴病而亡,身怀六甲的汉娜莱契掌握了海德堡的权利,并在几年之内连续打败附近城邦的进攻,又乘胜攻占了南方森林地带的富庶城邦亨兹肯廷堡,将海德堡发展成拥有三个城市的大领地,而她,也摇身从城主变成了领主。

    “夫人……”随着汉娜莱契莫名其妙地陷入迷糊状态,午餐的气氛也有点压抑了,克里斯汀发现对方的眼神意识有点模糊了,于是轻声地呼唤了一句。

    汉娜莱契恍然回神,尴尬地笑笑,拍了拍儿子的脑袋,对着克里斯汀说道:“明天是大陆的‘爱之女神祭祀日’,以前我从不让托罗夫特参加这样的公众庆典,我希望明天克里斯汀小姐能带托罗夫特去玩玩,也算帮我这个老婆子给他补偿些失去的生活快乐,不知道您有空吗?”

    啊!明天是爱之女神爱丝拉姬达的祭祀之日?呵呵,都快忘了!克里斯汀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转眼间自己已经到了这个世界两年多时间了,想着前年这个时候自己还在忧郁山谷跟随路得学习魔法,短短两年后,自己居然又成了教授别人魔法的老师,这人生的变化真大啊。不过,现在还真想念那个路得老爷爷,那是第一个能够感应到自己特殊能力的人,也因为他,自己才能走到目前这一步。

    想想也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克里斯汀就点了点头,一边的小托罗夫特露出更加兴奋的目光,连汉娜莱契都很高兴,午餐的气氛也随之温馨起来,一场简单的午餐居然延长到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在可拉达南大陆东南面的海上,起伏的海浪中飘荡着一艘大型武装商船,船桅上挂着普洛林斯共和国的旗帜。这是从普洛林斯南部港口开出的商船,目的地是混乱群城东部仅有的两个可停留海船的港口城市法西尔。

    蓝白相间的水波在海面翻滚推让,庞大船体前后摇摆起伏,像喝醉了大汉频频啄饮着海水,高高低低的几张风帆鼓着雪白的胸膛和肚皮,指示着前进的方向,船后留下一股股泛白的水花尾痕。

    船头站着一位身穿银灰铠甲的年轻男子,深灰色披风、米黄色的头发、英俊的面孔,年纪约莫二十四五岁,身体匀称高挑,肢体强健,从他站立的姿势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一个内穿红衣外覆银甲的小军官从跑向了船头的青年,一个立正,行了个标准的普洛林斯军军礼,然后高声说道:“报告雷恩联队长,马上就要到达法西尔港了,请您下达命令!”

    “恩,知道了。命令全体官兵换下铠甲,一律便衣上岸,再检查一下舱室里的物资,不要上岸的时候遗漏了。”

    雷恩看了看这个长期跟随自己和伦贝斯的老部下又迅速去执行命令,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就在一年多前,自己和伦贝斯以及众多老部下跟随海格拉德斯偷渡到了普洛林斯共和国,令人惊讶的是,海格拉德斯并没有追究他们上船时的武装控制船只行为,反而把他们全部安排进了普洛林斯军队,甚至把包括他在内的小头目都进了普洛林斯的低级军校进行短期培训,而伦贝斯则直接担当了一名大队长军官。

    三个月之后所有的人员都跟随海格拉德斯参加了针对普洛林斯共和国西北邻国希洛王国的“第二次塔恩河战役”,面对六万希洛王国和米亚斯王国的联军,六个军团四万多普洛林斯军在海格拉德斯的指挥下再次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偷渡塔恩河,重创兵力分散的联军,伦贝斯和雷恩所在的军团甚至一度打到希洛王国境内著名的城市“福斯那顿”城下。围困这座三分之二的房屋建筑都是光明教会祭祀神殿、一半人口都是光明信徒的城市遭到了来自光明圣都圣鲁克斯的强烈抗议,一万人的光明骑士团在团长阿尔伯特的带领宣布进入希洛王国境内,这样的威慑直接导致海格拉德斯将大军撤回了塔恩河东岸,“第二次塔恩河战役”结束,希洛王国和米亚斯王国联军以超过一万人阵亡、两万人被俘的代价痛失整个塔恩河以东的希洛国土,也成就了伦贝斯等人的战绩。此战过后,伦贝斯越级晋升为普洛林斯的军团长职务,拥有了将军的官衔,成为普洛林斯军一个二线军团的军团长,然后在去年底开赴东部前线,去增援、替换和凯恩斯帝国对峙的格利亚斯领导的军队,几次小规模的冲突后,一贯被一线野战军团所鄙视的伦贝斯军团迅速挤身一流军团行列。

    海格拉德斯默许了伦贝斯在普洛林斯境内进行的银狼佣兵团复兴行动,甚至还从侧面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如今,雷恩就是奉伦贝斯的命令,带领一批进行过军事训练、实战的老部下和一批新兵前去增援正在混乱群城苦撑的银狼佣兵团。这次增援在计划中被提前了,最大的理由就是收到了夏斯林的信,有关消失了一年多的蒂娜又重新出现的消息让伦贝斯、雷恩等一干老成员兴奋不已。

    看看隐约出现了海岸线,雷恩又有点担心了,因为信中夏斯林把蒂娜描写成一个不愿意承认自己以前身份的人,他无法猜测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蒂娜到底经历了什么变化,就好象对方肯定无法猜想自己的改变一样。他担心伦贝斯会依然像以前那样又一下全身心投在蒂娜的名下,那整个银狼的事业就似乎成了一个少女的游戏工具,尤其现在伦贝斯和自己又有普洛林斯正规军军人的身份,这样一来,会不会产生其他的矛盾冲突呢?

    身后传来了密集的脚步,雷恩一回头,看见五十多个部下已经在列队了,每个人都穿着普通的平民衣服,不过仪态都是标准的军人。他微笑着走到队伍前,说道:“士兵们,你们是伦贝斯将军亲手从凯恩斯帝国流落到共和国的难民里挑选出来的优秀战士,我想你们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你们表面上是共和**人,但其实是银狼佣兵团,包括我在内,大家所忠诚的对象是伦贝斯将军和银狼佣兵团,如果现在还有人愿意退出的话,可以出列!”

    没有一个人移动脚步,这些年轻的、兴奋的青年都是曾经饱受凯恩斯帝国贵族和大地主欺凌的贫苦人,从被伦贝斯秘密收编到第二十一军团那天开始,除了接受普洛林斯军的军事训练外,他们接受的就是效忠银狼佣兵团的教导,如今这些人里面除了几个老部下军官外,其他多是精心挑选的忠诚士兵,他们将成为银狼的最新鲜血液。

    傍晚,繁闹拥挤的法西尔港终于出现在眼前,无数的船只进进出出,港口的肮脏水面漂浮着厚厚的垃圾,发出阵阵怪异的臭腥,各种海鸟在港口天空上飘荡掠过,又一群群地停在船只的风帆和桅杆上。

    商船缓缓地驰进法西尔港,还没走下船板,雷恩就看见了正站在码头上对着自己笑的妹妹莎丽。分别了一年多的兄妹都激动地拥抱在一起,四周的老部下都裂着嘴大笑。

    “妹妹,蒂娜小姐现在和你们在一起?”雷恩已经换上了便服,身后的部下正把一堆堆包裹的物资搬上雇佣的马车。

    “嘻嘻,哥哥啊,现在没有蒂娜妹妹了,应该是克里斯汀妹妹……蒂娜的孪生姐姐,一位美丽高贵的魔法剑士!”莎丽狡猾着眨着眼睛,用力地抱着雷恩的手臂。

    “克里斯汀小姐?”雷恩有点明白了,尴尬地笑了笑,用手按了下妹妹的鼻子,“她现在在哪里?夏斯林呢?”

    “克里斯汀妹妹正在西边的海德堡,夏斯林带着施佩特等小军团去南方了。”

    “去南方!?怎么提前了?包彻尔收拾了?”雷恩一来就听见那么多意外的消息,有点吃惊,他还以为银狼已经发展得超过自己的想象,居然南下的行动都提前了。

    莎丽的脸色一下就暗了,于是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雷恩。

    雷恩有点惊奇,才一年多的时间,蒂娜就已经变得如此谋略深远,经莎丽这么一解释,显然蒂娜对事态的观察和分析判断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伦贝斯,居然影响了银狼制定了那么长时间的计划,于是说道:“那克里斯汀小姐现在是什么身份?范斯塔团长怎么心甘情愿去负责贸易?”

    莎丽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克里斯汀妹妹现在是怎么想的,好象她根本就不对银狼有多大兴趣,但是又不愿意看到我们损失那么大,所以就帮我参谋了这些方案,反正现在我们实力已经经受了很大的损失,她的方法也算不错。范斯塔团长好象有点接受不了上次那场损失,有点心灰意冷,想把团长位置让给夏斯林,不过克里斯汀妹妹和夏斯林都反对。”

    雷恩有点清楚了,其实他和伦贝斯一样,都把蒂娜当成了女神一样来对待,但是对对方飘忽不定的态度一直无法琢磨,可眼前,似乎蒂娜在进行一次很隐秘的行动,而且并不想把银狼完全牵连进来,就像伦贝斯曾经给自己讲的一样--“我们无法去改变神的意图,也无法去猜测神的思想,如果对我们有利,我们当然享受神的眷顾,如果对我们不利,我们也无法阻挡。”

    “那我们去见见蒂娜……哦,应该是克里斯汀小姐才对。”

    雷恩看到队伍和所有物资已经上了马车,于是拉着妹妹上了马,一行马车大队朝西而去。

    整个下午和晚餐之后的时间里,克里斯汀都在花园里继续启发小托罗夫特的精神力感知,终于在夜晚

    的时候,小托罗夫特才红着脸尴尬地表示“身体感觉轻飘飘的”,克里斯汀就知道第一天的教学是完全失败的,因为那种感觉只不过是对方已经被自己弄得身心俱疲了。

    不过克里斯汀发现小托罗夫特的剑术计较确实比较好,起码比自己那全无章法、只凭神力、魔法斗气硬拼的打法要正统得多,于是抱着偷学的态度,撤去了所有魔法发动和小托罗夫特在花园里对起了招。

    小托罗夫特的以速度致胜的剑术让克里斯汀大受启发,再加上一些使用的战斗招式动作,克里斯汀在一个多小时里也学到了不少,现在她相信自己不用过久,就可以成为真正的魔法剑士,而不是眼前的一身噱头。

    经过一场激烈的比试后,小托罗夫特发现自己居然能够在招式上打得自己的魔法老师毫无还手之力,以为对方是在谦让自己,不过这种感觉真的挺好,因为以前的剑术老师都是无情地把自己打败,除了那天因为对方没有心理准备被自己杀了个人外,其实自己从来都是在感受挫折,今天难得可以胜利一把,心里又冒出了信心,决定以后一定好好学习,也成为和自己母亲、克里斯汀一样的魔法剑士。

    “克里斯汀姐姐……您有爱人吗?”和克里斯汀并坐在花园的草地上,小托罗夫特擦着汗水,调皮地摸着对方腰间的剑鞘问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问这个问题,他只是单纯地好奇,还带着丝丝忐忑不安。

    克里斯汀身体一震,激烈运动过的身体骤然发冷,脸色有点尴尬,两位少女的影子又在脑海里慢慢浮现,猛地一甩头,将这些马上就要在脑子里成型的虚影给驱散,露出艰难的微笑轻声说道:“应该……没有吧……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小托罗夫特好象很高兴的样子,红着脸低着头说道:“这官邸里没有人爱我……”

    这小家伙,真可爱,看来汉娜莱契这个母亲真不称职,完全把儿子的生活给格式化了,他现在的年龄,正是需要和同龄人沟通玩耍的阶段,失去了童真和快乐的成长是人生的最大缺憾,所谓爱,其实就是种感情和生活关注吧。克里斯汀根本就没不知道这个少年心里的真实想法,只是把对方理解成一个孤独的男孩,就算刚才那种突兀的问题,也理解成一个长期被严肃规则和男性包围下的男孩应有的情绪反应。

    “这里的人都爱你,因为你是这未来的领主,是他们的支柱。”克里斯汀找不到什么安慰的话,很公式化地说出一句没任何意义的话。

    “那只是因为我叫托罗夫特……”男孩有点迷茫了,“我经常偷偷听见卫兵们谈论我父亲的事情,听说他是个很伟大的剑士,附近的城邦都怕他,说他死得太早,很可惜。”

    “你母亲没给你说过你父亲的事情?”克里斯汀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个男孩所了解的事情都是偷听旁人的,难道这些有关前任领主的事情不能公开在官邸里交谈吗?一个家族的历史应该是很值得炫耀的才对啊。

    “没有……我母亲不允许我打听这些……”男孩的身体一颤,似乎有点害怕,“她把泄露我父亲事情的卫兵都……”

    这个汉娜莱契真厉害啊,估计那些偷偷传言前领主的人都被处死了,真是个恐怖而神秘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不愉快的东西需要堵住所有人的口呢?一个伟大剑士的过去难道不值得自己儿子骄傲和崇拜学习吗?

    “呵呵,可能你还小,你母亲怕你分心,等你长大了,她就会告诉你的!”克里斯汀微笑着拉着托罗夫特的人站了起来,然后朝已经漆黑一片的花园外走去。

    只有朦胧的月光铺洒在宽阔的花园里,湿漉漉的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花香,草丛里传来细小的昆虫叫鸣,除了两人在草地上的沙沙脚步声,诺大的领主官邸建筑里再也找不到一丝其他动静。

    突然一阵强烈的魔法能量激荡在官邸里出现,其中几道居然就直接发生在身后的花园里,克里斯汀一惊,迅速把精神力探视魔法感应提高了档次,发现官邸里出现了好几个陌生的强大精神力波动和传送魔法能量波动。

    “不好!托罗夫特快趴下!”

    一阵阴风从身后传来传来,还带着微微破空的呼啸,克里斯汀情急之下一把将小托罗夫特推到草地上,一边把魔法斗气打开,刚一回身,就看着几道淡蓝色的月牙形风刃朝自己而来。

    来不及做出回避动作,三道风刃魔法直挺挺地就打在自己的魔法斗气上。强大金色魔法斗气表面扩散开三圈能量涟漪,风刃魔法的威力在打中瞬间都被融合吸收了,炸开几点金色的火花,还有一道则直接从刚才小托罗夫特站立的地方飞过,把远处的一座花台削掉一半,切下来的石砖飞出老远。

    “咦?”

    几声惊讶地轻呼从远方的黑暗里发出,接着就见四个黑色的人笼着宽大的黑色长袍走了出来。

    是黑暗魔法师!克里斯汀突然从这四人身体上感应到了黑暗魔法气息,她的第一直觉就是面前这四人是黑暗教会的黑暗魔法师,而且从刚才的元素魔法威力来看,起码是中级魔法师水平。

    更多的黑暗魔法气息在官邸里出现,而且从地点上看,已经有不少出现在了领主办公室,抬头看去,只见高高的官邸建筑上,代表领主办公室的那扇窗户还亮着烛光。

    “你们是黑暗魔法师?”

    克里斯汀“刷”地一下拔出了自己的神力金剑,剑体上附着着光芒连同自己的金色魔法斗气把花园照亮了大半。

    “啊!”四个黑暗魔法师都叫了起来,他们发现这个少女居然能够散发出光明力量。

    似乎觉得是个天大的威胁,四个黑暗魔法师并不回答,突然一起又发动风刃魔法攻击。

    “找死!”

    克里斯汀也不管是否得到答案,一个风魔法瞬移就冲到了最近的黑暗魔法师面前,金剑一挥,倒霉的黑暗魔法师就裂成了两半,接着身体一弹,躲过了落在原地的几道风刃,再一挥剑,一圈魔法剑气带着绚丽的光环就笼罩了剩下的三个黑暗魔法师。

    光明神力的冲击瞬间撕裂了黑暗魔法师的身体,在承受了光明冲击和**双重打击下三个人的身体迅速化成了灰,连一句临死的哀号都没有发出。

    “那起你的剑,马上去集合卫兵!”

    克里斯汀对着还倒在地上发楞的小托罗夫特喊到,然后身体一晃,已经消失在传送魔法中。她已经感受到更多的黑暗魔法气息已经出现在领主办公室外的大厅里,那是昨天举行生日宴会的地方。

    金光之后,克里斯汀已经出现在大厅里,房间里的人都楞了一下。

    面前是半跪着的汉娜莱契,从她嘴角流出的几丝鲜血来看显然受了不小的伤害,再看看四周,大约有二十多个身穿黑暗魔法师长袍和普通黑暗教徒衣服的男子。

    “等等!克里斯汀小姐!”

    汉娜莱契一把拉住了正要投入战斗的克里斯汀的批风,艰难地把身体直了起来,抹去血渍,对着周围的黑衣人群笑道:“你们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暗杀我!”

    “嘿嘿,夫人果然冷静,不愧是统治三座城池的大人物,当然死也要死个明白!”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头领的黑暗魔法师上前一步,“要怪就怪您这几年太急了,这附近的城邦大人们都不希望您把手伸得太远。”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汉娜莱契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恐吓,对着克里斯汀使了个眼色。克里斯汀明白了意思,慢慢退到门口,然后打开魔法感应,开始扫描这房间的每个角落。

    “这就不需要您问了,可能您的宝贝儿子已经被我们宰了!哈哈!”为首的黑暗魔法师哈哈大笑,似乎胜券在握。

    汉娜莱契一惊,马上回头看看克里斯汀,只见少女露出轻松的微笑,于是心头石头落了地,脸上更加轻松,干脆走到一张床椅子上坐下,摆出性感的姿势说道:“是吗?那你们接下来就是要杀了我,然后海德堡因此一撅不振,你们的雇主也日子太平了。”

    “啪”大厅某边墙壁突然炸出个小洞,一个黑色的金属块飞了出来,然后直接被吸到了克里斯汀手里,几个黑暗魔法师都轻声叫了起来。

    “呵呵,原来是个黑暗魔法传送阵印啊,大概就是昨天偷偷被人打进墙的吧?”克里斯汀双手一合,黑色的金属印就成了粉末。

    “母亲大人!全部包围!”

    一声熟悉的男孩喊叫后,大厅两侧出口出现了大批海德堡士兵,领头的是小托罗夫特和一个高大的老年骑士。

    二十多个黑暗教徒出了短暂的慌乱,纷纷缩到了角落。为首的那个黑暗魔法师更为吃惊,因为这个黑暗魔法印记只有高级光明魔法师才能发现,他们就是依靠这个印记才定位传送进来了,而且如果要出去,也必须依靠这个印记,如今黑暗传送魔法印记已经被清除,事实上他们已经没了退路。

    “你手下还很厉害……”黑暗魔法师头领咬着牙,注视着已经撤去魔法斗气的克里斯汀,暗恨那个雇主事先居然不把这个人告诉自己。

    “现在可以说出你的雇主了吧?”汉娜莱契笑着一挥手,老骑士就走到了她身边,拔出了武器,其他的士兵都退出了房间,把门死死锁上。

    看到对方居然不用士兵来突击包围自己,黑暗教徒们都有点奇怪,但是唯一的机会也在这个时候,只听为首的黑暗魔法师大喊一声“上”,所有的人都拔出武器或者施展魔法对着房间里的三人发动了进攻。

    一张巨大的风系魔法护罩突然笼罩了三人,接着又是一道冰墙出现在护罩里,黑暗魔法师发动了各种元素魔法攻击被挡住了。汉娜莱契吃了一惊,因为她的水系魔法冰壁在最外层的风系魔法护罩下完全就没有用处,于是回头对着微笑走来的克里斯汀露出感激的眼神,而一边的老骑士佛庭格尔更是一副羡慕不已的样子。

    一轮疲惫的魔法攻击后,几个黑暗魔法师终于挺下了手,接着风系魔法胡罩消失了,老骑士佛庭格尔咆哮一声就冲了过去,剑影挥动中,几个黑暗教徒就身首异处。

    无数细小的冰箭从汉娜莱契的手中成型,然后飞速发射出去,每个被击中的黑暗教徒在身体被穿透那一刹那结成了冰。而克里斯汀,则根本就没有出手,只是微笑地看着汉娜莱契和佛庭格尔像耍猴子一样把这些黑暗教徒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转眼间,房间里的黑暗教徒就只剩下了那个黑暗魔法师首领,他的一只手也被冻结了,正萎缩在墙角发抖。

    汉娜莱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拔出了腰剑的武器,只见一道寒冷的气息从通体淡蓝色的剑刃上扩散而出,克里斯汀好奇地扭头看去,发现这把“水精灵暗歌”居然是用整块魔法水晶石打磨出的!

    “现在可以说了吧?”

    汉娜莱契走到角落里,蹲下身体,用一根玉葱般的手指将对方的下巴抬了起来,露出因为恐惧而抽搐的脸部。

    “是……是拉文斯坦城的巴尔克霍恩城主……”黑暗魔法师咬着牙说到。

    “谢谢,这里没你的事了……”

    寒光一闪,“水精灵暗歌”已经没入了黑暗魔法师的身体,一片“咯啦”声后,黑暗魔法师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冰块!手再一挥,冰人碎裂成无数快更小的冰块,然后慢慢融化出一团团恶心的血肉,冰水混合着血液慢慢在地上流淌开……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最终进化回到旧石器时代都市万兽王梦想的轮回世界凶兽篮球圣剑系统尸画史上最牛杂货铺谪仙曲星际农民异界之游戏高手魔血魂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