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一章 混乱之情思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一章 混乱之情思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吞天记奥特曼格斗进化尊上枪械主宰逆天邪神长乐歌穿越八十年代逆袭武炼巅峰英雄监狱逆剑狂神重生之2006征途    迅猛的暴风雨将奥特维茨堡银狼本部营地完全笼罩起来,一千两百多的银狼士兵都缩在帐篷里,除了冒雨在营地警戒的几队士兵外,整个营地都被迫停止了晚间训练。

    在最大一座帐篷里,已经暗中内部更名为“银狼军团”的奥特维茨堡银狼本部召开了一次特别紧急的会议,参与者还包括当地的索罗商会分部的负责人。不过由于雷恩军团长和夏斯林联队长已经被围困在西南的赫林根堡,所以临时的会议最高组织者变成莎丽以及索罗商会当地最高负责人塔克(一位前银狼佣兵团的老成员)。

    虽然莎丽背地里一再要求克里斯汀成为正式的银狼军团高级顾问,但克里斯汀依然以一种和谐的微笑表示拒绝,不过参与会议的军官中,所有当年跟随伦贝斯出走、又和克里斯汀经历了文德里克假婚风波的老部下,其实在心里都把克里斯汀当成了超越伦贝斯将军的精神领袖,至于是否在公开场合承认这位少女的身份,已经不在他们的重视范围以内,倒是一些新加入军团提拔起来的军官,一直对同僚们的这种态度表示不解。

    “太可恶了,总有一天,银狼军团要把这些混乱群城的糊涂家伙统统扔到大海里去!”

    大眼圆睁、玉牙紧咬,大帐篷里一个小个子军官一身大队长制服,背上的披风因为身体快速的来回走动而甩出漂亮的弧线。莎丽早不知道把头盔给扔到了哪里,露出一头已经长了很多的米黄色头发,左手紧紧握住佩剑,右手则拽着披风一角激动地乱舞。

    “这个……大队长……下官以为当前还是赶紧派人去支援雷恩军团长……”一个中队长军官看着激动的上司,忐忑的语气显然底气不足。

    “我看不行!”索罗商会分部负责人塔克年龄已过四十,做为一个老佣兵,处事经验很丰富,“如果现在我们派兵去增援,就更容易被奥特维茨堡误会,况且我们人数始终不足,就算全部调过去,也不是赫林根堡当地守备兵的对手,我看以收集情报为重点,派侦骑连夜过去。”

    争论就这样开始了,军官团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马上分兵增援,一派建议按兵不动,莎丽皱着眉头看着两拨部下越吵越激烈,直到双手捂着耳朵大叫起来,一时间所有争吵都中断了,一个个傻楞楞地看着这个大队长。

    莎丽像是泻了气一样坐到了位置上,眼巴巴地望向在角落里微笑不语的克里斯汀,有点不高兴的嘟哝着:“克里斯汀妹妹啊,你都笑了快一个小时了,也说说话啊。”话音刚落,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克里斯汀。

    我笑了快一个小时?好象没这么夸张吧……

    克里斯汀眨巴了几下水灵灵的大眼睛,忍住笑环视了一下所有军官,然后离开座位,轻提着裙边顺着人们的座位开始慢步走动,边走边说道:“现在的问题不在我们是否去解救雷恩,而是在明天之前找到事情的头绪,为什么会有人假冒银狼对当地进行破坏。他们是谁?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被少女这样一句开场白一提醒,争吵过后的人们都不好意思的互相望望,开始冷静地思索克里斯汀的话,不过不少人在艰难的思索后都露出迷糊的表情。

    “能够突然在这个时候制造对银狼的不利矛盾,表面上可以说明一个问题……”克里斯汀走到索罗商会当地负责人塔克的面前,突然侧头微笑地看着这个武装商人打扮的中年人,“不知道索罗商会分部这段时间的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塔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克里斯汀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但还是很恭敬地回答道:“应该说进展比我们预期的要好的多,当地所需的重要商品大部分都是我们包办了,而当地的物产也基本上被我收购,不光是这儿,南方沿海的温布尔堡领地、东南的巴得瑞克堡领地都是如此……克里斯汀小姐的意思是……”

    “能够被人关注并设法陷害银狼,只能说明当前以索罗商会武装护卫身份活动的银狼已经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甚至是造成了威胁……而这儿事件的根源,就是银狼和索罗商会发展得太快了。”克里斯汀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莎丽旁边的位置上坐下,“这样来判断,那些陷害银狼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盗贼或是土匪。”

    此话一出,很多人都默默点头。本来这两个月来银狼上下都卯足了劲的扩充兵员,大把的金钱从当地富豪庄园主手里赎买强壮奴隶或是公开招收北大陆来的的流浪男丁,而索罗商会的大蓬马车每天都如同抄家一样把当地的物产给收购一空,一片热火朝天中谁也没考虑到这样的结果,所以克里斯汀的一番分析让人人都觉得是有点不妥。

    “难怪哦……昨天从南方温布尔堡领地运送货物来的商队就半道遇见了土匪伏击,要不是护送兵力充足,还差点损失一个商队!”莎丽这才恍然大悟,猛敲了一下脑袋,“我就说这快两个月,一直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有土匪敢打劫索罗商会了。”

    “如果不出我意料,就这几天,附近几个领地的银狼都会来消息,内容估计也和今天差不多。”克里斯汀的微笑消失了,改以比较严肃的表情,“所以,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马上通知附近所有银狼和索罗商会分部,叫他们暂时放缓手中的工作,全力保护自身安全,尤其是索罗商会的运输商队,可以把每天的定时运输改成集中几天一次,每次护卫兵力都尽量加强。”

    所有的人都纷纷点头,莎丽当场就命令一个军官迅速向四周其他的领地派出快马,把克里斯汀的意见迅速变成决定,一边还在暗惊幸亏克里斯汀能赶在这个时候到来,不然失去了雷恩和夏斯林领导的银狼本部对现在的局势根本无法预料和控制,也暗暗赞叹克里斯汀的思维转变简直太大了,仿佛一夜之间就拥有了超乎常人想象的分析思考能力,再不是以往那个天真莽撞的少女。

    帐篷外的暴风雷雨在刮起最后一阵大风后终于停歇了,就和到来时一样匆匆,雨水洗涤后的空气格外清凉,南大陆的闷热天气在这一刻变得凉爽无比,帐篷里的人们在经过了复杂的会议讨论后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我哥哥他们怎么办?”莎丽还是有点不甘心,因为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谈到如何解救雷恩和夏斯林的问题上。

    “这个我倒不担心,海穆登特能够表示可以和银狼进行谈判,就说明他还是很谨慎,用兵包围雷恩和夏斯林,我觉得反而是种保护,让那些真正的幕后者无法靠近,这比我们直接派人去要安全的多。倒是你,现在要忙了,雷恩和夏斯林不在,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你来处理,呵呵,莎丽姐现在可是银狼本部最高指挥官了!”

    塔克和军官们都点点头,把目光看到了莎丽身上,让火暴脾气的少女大队长军官好一阵尴尬。想想也对,莎丽赶紧按照克里斯汀的建议发布了一系列调整命令。得到命令的塔克和众军官都点头退出了帐篷,只留下两个少女还在小声交谈。

    “克里斯汀妹妹,那明天是不是还是依照奥特维茨堡领主海穆登特的要求去当面交涉啊?”

    这银狼本部大帐本就是莎丽的临时住所,见再没有一个男人在帐篷里,莎丽赶紧把帐篷门关上,然后像是急于想释放自己一样,当着克里斯汀的面就把铠甲一件件卸下身体。

    还没等到克里斯汀有足够的思想准备,莎丽就只脱得剩下一套夏季内衣,然后像只小鸟一样拉着克里斯汀的手朝隔离在帐篷另一侧的休息区走去。

    被厚幔帐隔离的角落里摆着一个装满清水的大木桶,从立在帐篷边上的衣架一看就知道这是沐浴间,那个浴桶体积简直太大了,完全能够容纳两个莎丽在里面自由活动。

    “莎丽姐,你……”

    克里斯汀是第一次看见莎丽这样的单薄装束,面前少女的身材散发着青春少女越发成熟的气息,夏季内衣徒劳的掩饰着薄薄纱稠下的曼妙身体,虽然个子比自己要矮一些,但莎丽活泼好动的性格让她看起来更娇巧可爱一些。

    “什么啊,还不快点,这水可是干净的。”莎丽一边将身上最后的遮羞内衣褪去,一边调皮地一把扯住了克里斯汀礼裙腰间的装饰丝带,“你也奔波好几天了,快洗洗,这里天气太闷热了,一天不洗澡就难受!”

    克里斯汀的脸微微泛红,在一年半的神的观念教导下的性别认知被眼前的情形又完全覆盖,莎丽**身体的体香不可阻挡地开始抽动克里斯汀的神经系统,克里斯汀不好意思地微微侧过了头,只觉得心跳在加快,这可是第一次看见除自己以外的其他女人身体啊。

    “啊!”

    克里斯汀还没有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只觉得莎丽的两只手已经在自己身上胡乱摸索,紧张下就身体一退,紧紧地靠在了帐篷边上,脸红了大片,又一眼看见了已经握在莎丽手上的几条礼裙丝带,这才发现身上的礼裙已经被对方解开了不少部位。

    “呵呵,克里斯汀妹妹干什么啊,是叫你洗澡,又不是让你去死,紧张什么啊?算了,你还是自己脱吧,你那样的裙子好麻烦的!”莎丽扯过一条大毛巾将身体裹住,然后开始往清水里洒下南大陆的特产香水,一边还在催促克里斯汀赶快脱裙子。

    也是啊……我还那么在意自己的性别吗?刚才的冲动是不是自己依然还在挂记以前的记忆?或是本来自己就只是在装扮一种神的身份?克里斯汀一个劲地告戒自己要镇静,一边颤着手开始解下裙装的装饰和连接部位。

    还没等莎丽回头,克里斯汀手指一弹,挂在远处的大毛巾就飞了过来,迅速将身体裹了一圈,然后忐忑地看着裸露在毛巾外的肩头,心里泛起一丝不和谐的荡漾。

    莎丽踏着小木梯第一个跳进了浴桶,溅起一串水花,清淡的香水气息从浴桶里慢慢飘散而出,克里斯汀知道没有办法回头,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觉得脑子里热乎乎的。

    “哎呀!”

    克里斯汀刚踏上木梯,还在考虑下一个动作如何才算合适,就发现莎丽从水里伸出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下而上把身上的毛巾给扯掉了,下意识地赶紧蜷下身体想要去夺回毛巾,却不知刚一低下身体,莎丽的右手已经拉住了自己的胳膊,一用力,克里斯汀就光着身体掉进了水里,掀起更高的水花。

    入水瞬间,全身皮肤毛孔一紧,就感到透心的清凉,似乎绷紧的神经也在这清香四溢的凉水里舒缓了许多。克里斯汀的脸在水温的影响下也淡去了红晕,越发显得白皙清秀。

    莎丽的童真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一拨一拨的清水扑了过来,克里斯汀躲闪不及,只好把手护在脸前,感受着水花润湿了头发。好半天,莎丽才停止了嬉闹,两个少女各拿着浴巾,一边展开话题,一边仔细地擦拭着身体。

    倘若是以前世界和以前的自己,可能面前一丝不挂的莎丽已经够让克里斯汀喷血了,可眼前自己却和对方在一个浴桶里洗澡,这样的经历就如同做梦一样不可思议。克里斯汀轻轻抚摩着自己细嫩白皙的皮肤,如羊脂般水滑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感觉特别舒服,再偷偷看看面前一尺外的莎丽身体,突然有着很自豪的感觉,因为这完美的神的身躯几乎可以让任何女人都为之自卑。

    “哇!好过分啊!克里斯汀妹妹的肩膀……脖子……皮肤……哇!还有……”莎丽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裸露在水面的克里斯汀的身体,露出羡慕得要死的眼神,甚至还有一丝丝嫉妒,一双手不由自主开始伸过去,企图去亲身体验比较一下对方的身体和自己身体的区别。

    “呜~~~莎丽姐……你饶了我吧!”

    看到莎丽已经忍不住开始动手了,克里斯汀吓得无处可逃,只有眼巴巴望着对方,露出投降的表情,羞怯中透着柔弱,让莎丽看了都忍不住心里怜惜不已。

    一些有关女人的悄悄话开始从莎丽口中不断涌出,反正克里斯汀没敢接上话,倒是莎丽说得越来越起劲,说到高兴处,一双手又开始“侵犯”克里斯汀了,不过到现在克里斯汀也完全放下了心里包袱,感受了对方真诚的友情,除了阻挡对方接触自己敏感部位外,自己也尝试着用毛巾去帮对方擦拭身体。

    “克里斯汀妹妹……老实告诉我!”莎丽突然古怪起来,将身体紧紧靠上克里斯汀身,把头一直伸向对方的耳边,“现在有中意的人了吗?”

    莎丽柔滑的**刚一靠上,克里斯汀就感到一阵强烈的颤抖,不过并非是身体的单纯生理刺激,更多的还是种精神震撼,第一次看其他女人身体,第一次和其他女人一起洗澡,又第一次赤身和其他女人身体接触,这许多的第一次让克里斯汀措手不及,好不容易冷下来的脸又红热起来。

    “怎么?不好意思说啊?”莎丽也觉得对方刚才那一阵颤抖有点意外,以为是自己问的问题让对方乱了阵脚,就越发觉得里面肯定有意思,好奇之下身体贴得更紧了。

    “……没……没有……”克里斯汀身后是厚实的木桶壁,根本就避无可避,只好承受了这突来的“香艳之体”,也被对方这个问题搅得心乱如麻。

    “哈哈……有问题哦!这一年半没见你,谁知道你又认识多少男人……”莎丽神秘地眨巴了下眼睛,语气又小了很多,“嘻嘻,几个月前我带夏斯林找你治毒伤的时候,那个男的是谁啊?看样子对你不错哦!”

    “哪个男的?”克里斯汀有点迷糊了。

    “哎呀……就是这个……这个……这个样子的……”莎丽凭着记忆,用手胡乱比画着一个虚拟的轮廓,“我看他很崇拜、很重视你的!”

    “温克医生?哎呀!你要死了,他可是个老头子!”

    克里斯汀隐约觉得莎丽说的是沃尔特,可她还是采取了装懵的态度。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避这一点,反正就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去想任何有关情感的事情,也就尽量回避任何在外人眼里可能会对自己有情感投入的男人。

    “你要气死我!我说的是那个年轻的!”莎丽差点都气翻白眼了,恶狠狠地用胳膊弯架住了克里斯汀的脖子,声音放得很大很大,如果帐篷外有人的话,估计几十米范围的人都可以听见这样的叫喊。

    “哦……他啊……很傻的一个人……”

    好不容易才和莎丽停止了打闹,克里斯汀握起一捧水,化成一小团白冰,然后准确地击中远处的衣架,显得漫不经心。

    “很傻?不过……我看倒还算帅气……比夏斯林帅多了!傻男人都这样,喜欢一个人又不敢说,好象非要等着我们先表态一样,呜~我可怜的克里斯汀妹妹啊!”

    莎丽就像个疯丫头一样,一会笑得不得了,一会又装出一副苦脸,克里斯汀被她这样一逗,终于忍不住笑了。

    “我……我才没有……看上他……不合适的……”

    克里斯汀觉得好尴尬,因为莎丽才见了沃尔特一眼就看出了对方对自己有意思,可知整个卡欧镇的居民会是什么眼光,想起来就觉得不好意思,也忽然特别想念起那些朴实的镇民,不知道他们现在生活可好,而自己最后一个单词,也显得内容模糊,所谓不合适,是有着很多含义的。

    “哦……那也没办法,毕竟他只是普通小镇民,哪能和我克里斯汀妹妹配得上啊!”莎丽显然把意思理解错了,接着又见她露出神秘的微笑,又把嘴凑到克里斯汀耳边,“你……你觉得我哥哥怎么样?”

    克里斯汀一惊,一团刚凝起的冰吓得脱手,扑通一下就掉在水里,又慢慢浮出水面,散出雪白的雾气,而她心里更是猛跳几下。虽然算是自己认识的第一个同辈分男子,但从一开始,自己就只是把对方当成哥哥级别的人来看待,再加上某些心理因素,她几乎就没想过要和包括雷恩在内的任何男子出现感情问题,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后更是把所有男女情愫都强制性的隐藏在内心最深处,这一点,也是她认为到目前为止,唯一还无法和自己知识、思维同步的心理改变。

    克里斯汀缓了下心神,用水清洗了下微微发热的脸,不好意思地说道:“他很好啊……很正直……本事也很大……”

    “是不是还很傻啊?哈哈……”莎丽嬉皮笑脸,身体往后一弹就离开了克里斯汀,靠在木桶上,“如果我给你说……我哥哥好象在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对你有好感了,你相信吗?”

    克里斯汀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对这样的话简直连一点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赶紧着急说道:“别胡说!雷恩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他和伦贝斯一直很照顾我,但不是你说的那样!”

    “嘿嘿!好啦!当我胡说……不过,我是他妹妹,当然比你了解他了!他这人就这样,比任何人都傻,如果不去揭发他一下,可能都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莎丽心里轻叹了口气,虽然表面上还是笑嘻嘻的,但她对面前克里斯汀的反应有一点点失望,要不就是对方也在装傻,要不就是对方还有什么顾虑。她很清楚自己哥哥的个性,从自己哥哥第一次和克里斯汀发生接触后,她就发现雷恩有了变化,尤其是当一年半前听说蒂娜已经死了的消息,这个哥哥几乎几个月都陷入了恍惚状态,只是在作战中才表现出异常凶狠的一面。

    她无法把握雷恩到底暗恋克里斯汀到了什么程度,也不知道克里斯汀对雷恩的印象到底有深。她忽然想到了伦贝斯和雯娜对克里斯汀的态度,想到了对方被暗中捧抬起的女神身份,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她不是光明信徒,对所谓真神出现在凡间始终保留着怀疑态度,她更希望面前这个女神般的少女是个普通人,是个可以成为自己嫂子的普通人,这种心态,在一年多以后看见克里斯汀突然出现在卡欧那镇时变得特别强烈,也直接劝说雷恩迅速前来南大陆,不过雷恩刚来时的反应也变得很陌生,一开始好象还挺防范克里斯汀一样。

    “你……再乱说……以后就看不见我了!”克里斯汀见对方好象在想什么,以为莎丽又在想什么方法捉弄自己,赶紧露出一副威胁的样子。

    莎丽一楞,抹去脑子里这一瞬间的感慨,恢复了调皮的笑容,说道:“恩……反正时间还长……要不你考虑一下,哈哈!”

    “呵呵,我就知道你在开玩笑!”克里斯汀并不知道莎丽刚才是怎么想的,见对方调皮的样子,终于舒了口气,“哼哼!还没给我说夏斯林的事情呢?难道他还没有向你表露吗?”

    莎丽另一半的单纯头脑被克里斯汀这一句话给活跃起来,话题转移到她喜欢的内容,露出无奈的表情说道:“还提他干什么啊!我都那么主动了,这个死人就是个木头,除了打仗的时候不要命地护着我,平时连句话都很少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个人,比我还小几个月,一副大人的样子,一定是伦贝斯大哥给教坏了!哼,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怀疑他在普洛林斯呆的那几个月,肯定有问题!”

    克里斯汀哑然失笑,她没想到自己胡乱转移的话题居然让莎丽冒出那么多的东西,还真是纯女人,一说起自己喜欢的人就真假好坏之话掺半。

    “那是他在乎你啊,而且为了你,我看他很努力,现在已经当了联队长,还不到二十岁,以后还会当将军,呵呵,莎丽姐就是将军夫人了!”克里斯汀故意把夫人这个单词念得特别响,想想自己刚才被对方捉弄,现在也算报复一下。

    莎丽的脸一下就红了,露出羞怯和期待的眼神,让克里斯汀看了都觉得有种想去抱的感觉,看来这样一个野蛮味十足的少女在说到这些关键事情的时候也避免不了害羞逃避。

    突然莎丽泼起一团水花,然后发出哈哈大笑,克里斯汀也一乐,放开胸怀也投入到难得的嬉戏中去,水桶中水花翻滚,两位少女光着上身在水面闹成一团,一片春意昂然、活泼生动景象。

    帐篷里,不大的床上蜷着两位仅身着单薄内衣的少女,米黄色头发的少女睡得特别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似乎正做着什么甜蜜的梦,而棕色长发的少女则久久无法入睡,痴痴地看着帐篷顶,嘴里念叨着一些话……

    “戴林梅莉尔……”

    一串轻微而柔软的字符从棕发少女的小嘴里飘出,又迅速稀释在空气中。帐篷外躲过一场暴风雨的昆虫鸣叫此起彼伏,打着杂乱的节拍,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激动……

    黑夜笼罩大地,虽然已经过了凌晨,可文德里克王都赖斯特城的王宫里,一间房间的灯始终亮着,一位身穿华丽金色宫裙的少女正端坐在书桌后,静静地批阅着桌上厚厚的一摞奏折文书,火红的长发在灯火的照耀下散发出无穷的活力,一双恬静的大眼睛充满了睿智和沉静。而书房的另一个角落,一个身穿文德里克王国大臣官服的年老男子正在一堆书卷里小心地翻看着。

    “啊嘁!”

    少女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皱着眉头抹了抹鼻子,发现呼吸有点不通畅,脑子也迷糊了许多,于是赶紧双手捂在鼻子上,像是要驱散什么不舒服感觉一样。

    “陛下……您已经几天没休息好了,还是身体要紧啊……”角落里的大臣赶紧放下手上的工作,几步就冲到御案前,着急地看着年轻的女王,露出心疼的表情,“这公文可以天明再批阅,陛下刚才的反应应该是感冒了。”

    被称为女王的少女正是当代文德里克国王戴林梅莉尔,也是该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王,登基一年半以来每日劳累国事,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建设国家上,从未对外提及婚嫁,而且也特别反感任何贵族、任何大臣以任何借口淡论这些事情,就好象一部永不劳累、毫无情感的机器运做。

    “约拿大人如果累了可以先去歇息,我再处理一些事情……”少女国王勉强一笑,轻摇小手表示身体没多大关系,然后又拿起一封公文,“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那么多对外贸易条约和总帐你都要帮着我处理,该保重身体的应该是你……”

    “臣不敢称累……”

    文德里克王国外务商业大臣、子爵约拿的眼泪一下就出来,赶紧后退几步跪在了地上,身体在微微颤抖。约拿的感动不光是这个女王陛下对一个大臣的甘心,更多还是对方兢兢业业、日理万机的形象深深震撼了自己,他在想,如果文德里克王国早出几位这样的国王,或许这个国家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艰难被动,同时也在庆幸这个国家终于还是由这位少女接过了国王位置,虽然因为一些事情使这样的结果不那么完美,但目前国家的状况改变,已经让自己这个干了近二十年外务商业大臣的人甚感宽慰。

    “起来吧,这不是朝堂……”戴林梅莉尔并没有仔细看跪在面前的大臣,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维纳顿那边的工作统计如何了,现在对外贸易急增,我很想了解现在国库的情况……”

    话音刚落,就看见书房的门开了,又一个身穿红色官服的老年男子精神抖擞地走进来,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约拿子爵,脸上一笑,也跟着跪了下去,“陛下,臣已经把国库帐目清理出来了,请过目。”

    “呵呵,好啊,有你们二位老臣在这里,我确实省了不少心!”

    戴林梅莉尔高兴极了,看着这两个以前一直是死对头的大臣如今同心协力辅佐自己治理国家,心里不由得感慨万千。

    就在刚登基的时候,戴林梅莉尔不顾几乎所有大臣的反对重新起用了被软禁在家的前王国内务财政大臣维纳顿伯爵,这个参与暗杀女王未婚夫秦新失败而险些被清除的伯爵被深深感动,再加上独子修依特被秦新公正地免除一切责任,维纳顿彻底醒悟,也全身心地投入到辅佐女王的工作中去,同时和约拿子爵尽弃前嫌,如今二人成为了戴林梅莉尔最为倚重的大臣。

    不过唯一让维纳顿伯爵感到遗憾的是,被自己一手制造的那场暗杀让约拿子爵的独生女卡莱丽身受重伤,如今还在昏迷状态,成了一个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需要人来照料的病人,虽然维纳顿不止一次向约拿子爵表示忏悔并表示自己儿子修依特要一辈子照顾卡莱丽,但约拿却坚决不赞同修依特继续待在自己女儿身边,反而建议对方重新为儿子寻找合适的对象,这让维纳顿又是好生惭愧,不过就是因为这样,两人的私人关系在一年之内发展得特别亲密。

    一君两臣就在御案一前一后开始了国事讨论,大部分内容都是有关近期和南大陆一家新兴商会的贸易往来,那个叫索罗商会的组织几乎每天都有十几艘大商船停靠赖斯特港,以前几乎被鲁尔西顿垄断了的大量南大陆物产以比以前便宜三成的价格进入了国内,甚至还有产自普洛林斯的大量粮食也以比较低的价格卖给本国,而大量的本地物产也很通畅地被收购,一时间,所有在文德里克王国活动的外国商会的海上总贸易量都只能和这一家相当,这种变化引起了戴林梅莉尔的深度兴趣,再加上如今传言的南大陆局势,让戴林梅莉尔更加敏感这些现象,也就在这几天开始详细统计两个月来的对外贸易数据,以找到万一发生突发事变的应急措施。

    “陛下身体不舒服,希望伯爵大人也能劝劝陛下,不然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就对不起国民和历代国王陛下了!”当把最后一个议题商量完后,约拿急忙把刚才戴林梅莉尔国王的身体反应讲出,然后动情地看着同僚,露出感动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维纳顿一听,就好象谁动了他家的祖坟一样露出气鼓鼓的样子,大声说道:“请陛下现在就回寝宫休息,这里的工作就交给我们两个大臣来完成,保证天亮的时候会交给陛下,如果陛下不同意臣的意见……臣将无法保证以后工作能顺利进行!”

    说完,狡猾地看了看身边的同僚,露出得意的表情。

    “呵呵,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们这是在威胁我?那好吧,我就先回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回家!”

    戴林梅莉尔刚一起身,约拿就拍了几下手,书房的侧门开了,只见宫廷高级女官茜丽丝带着两名宫女走了进来,一齐对着戴林梅莉尔行了个宫廷大礼,然后两个宫女走到戴林梅莉尔身后,提起了宽长的裙尾。

    “二位想办法安排人打听一下这段时间鲁尔西顿的情报,为什么这一年来他们的海上贸易少了那么多,还有这南大陆的情况,我总觉斯托克王国南征一事很蹊跷,这索罗商会背景神秘,虽然目前对我国有利,但我担心局势有变,所以他们的情报收集也要加快进行!”

    戴林梅莉尔林出门,又想到了什么,赶紧回头补充,两个大臣频频点头,维纳顿甚至还抢先一步去把大门打开,好象生怕这个少女君王又回到办公桌后一样。

    书房大门开了,一个高大的禁卫骑士军官站在门口,深棕色的卷曲短发,帅气的脸庞,脸上是恭敬的微笑,只见他一身王宫禁卫骑士长的制服,身后还站着几名禁卫士兵。

    “臣修依特护送陛下回寝宫!”禁卫骑士长一个立正,胸膛挺得高高的。

    “那就……辛苦各位了……”

    戴林梅莉尔觉得呼吸更加难受,知道自己真的病了,只好尴尬地摇着头,在茜丽丝的引导下朝寝宫走去,一队禁卫军官兵紧跟其后。

    宽大的软床上,卸去沉重国王礼裙的戴林梅莉尔疲惫地躺着,眼睛里模糊一片,虽然脑子已经感冒变得有点沉重,但依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的精神力控制十分平缓。她的天生精神力控制异度浸蚀病症在经过某个人的治疗后神奇般的痊愈,每当她意识模糊的时候,都会想起以前在某个草原里发生的事情,那个傻傻的光明神使总是在眼前若隐若现,那个将要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总是在眼前笑而不语,那个被所有关注的神奇少年总是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

    “秦新……你真的不在了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当~~~”

    挂在寝室的挂钟敲响了一下,疲惫的少女知道已经凌晨一点了,可她依然还没有入睡的念头,只是呆呆地望着阳台的方向,望着那遮掩阳台出口的宽大薄纱,期待着那个腼腆少年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都市虫皇误入官场我家后院是异界兽王召唤师锦衣夜行亡者系统重生逍遥神魔界我要做首辅异界之寄生蛮兽满唐春肥厨棋人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