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七章 感觉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七章 感觉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神级明星海盗东京绅士物语控球先生天才邪少异世师表女总裁的贴身保镖黑科技垄断公司尊上王牌保镖神级大魔头狂神魔尊    赖斯特城北区。

    从进入深夜以来,这片居住着大部分贵族和官员的街区就气氛特别,只见两辆豪华马车分别穿梭在一栋又一栋官员或贵族的豪宅间。每次停留的时候,都会从马车上走下一位老人,而房屋的主人也会在此时恭敬出迎。两辆马车都各自忙碌着,偶尔会在某条街口相遇,也是装做互相不认识般快速错过。

    在约拿子爵府里,代表文德里克王国现阶段官员里地位最特殊的两位辅政大臣正在闲谈。

    维纳顿伯爵放下窗帘,把注意力从窗外的夜景里挣脱,在书房里来回走了几圈,对着坐在椅子上的约拿说道:“子爵大人,看来凯恩斯帝国和普洛林斯共和国已经在忙碌了,哼……这两个魔导师还真勤快,国王陛下还健在,他们就在拉拢国内的贵族大臣。”

    经过戴林梅莉尔登基一年半以来,在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下,文德里克王国在绝大部分国际事务上都采取中立的态度,利用铁矿贸易这个重要砝码巧妙的摆脱了两个北大陆大国的单方面拉拢或威胁。在这样政策影响下的对外公平公开铁矿贸易使文德里克王国的国库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迅速膨胀,萨西尼亚平原的重建工作也非常顺利。

    约拿子爵和被重新启用的维纳顿伯爵被戴林梅莉尔封为辅政大臣,俨然成为了文德里克王国的百官之首,这是文德里克王国自几百年前上次光明和黑暗之战结束后废除王国宰相这一官职制度后出现的又一次官员地位变革。约拿和维纳顿在一夜之间就拥有了共同掌握的重要权利,所以的官员提案和国家决策都要经过这两人的最终共同商议才能呈交戴林梅莉尔处理,所以从实质上说,这两人一体的权利模式已经成为了又一种模式的宰相。

    “伯爵大人,现在内外官员们都很担心国王陛下的身体……”约拿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女儿卡莱丽的苏醒而好多少,反而因为雯娜建议他们在王宫里解除特别戒严而感到更加失落,“难道我们现在不也是很迷茫吗?”

    “子爵大人的意思是……”维纳顿一下沉默了,表情微微有点紧张,“难道国王陛下真的不行了……这内外的贵族、大臣们都在寻找合适的王位继承人?”

    “可能伯爵大人比我更清楚他们吧……”约拿轻松地把手上的书本合上,长舒了一口气,不过却并没有露出真正的平静表情,“不光是文德里克王国的贵族、大臣,外面谁不关心这个国王位置啊……”

    维纳顿的老脸微微泛红,他知道自己以前就最擅长拉拢官员成里派系,现在自己彻底觉悟后再想起以前的事情,心里很不好意思,于是想想说道:“子爵大人说的是……那两位魔导师可能比我们的大臣们还着急……”

    “伯爵大人,您说如果真出现最坏的结果,我们应该怎么办?”约拿严肃地站了起来,走到维纳顿面前。

    “国王陛下如果……如果在驾崩前还不能自己指定王位继承人,也没有明确我们的辅政大臣身份延续,那我们的影响力就会自动消失,那时候,所有的贵族和官员就会被凯恩斯帝国和普洛林斯共和国分裂开……”维纳顿摇摇头,语气很低调,“现在他们的魔导师一定在游说赖斯特城内的所有贵族和大臣……新的继承人肯定要得到大部分贵族和官员的支持才能坐稳王位,但不管结局如何,这个国王都会再次倒向一边,而我们两人会因为立场问题被排除……”

    约拿听完,眉头都皱紧了,心里一阵阵刺痛。眼看着国王的前途一天比一天光明,可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失去了主心骨,当女王病倒那一天开始,所有的大臣都开始以各种借口无视他们两位辅政大臣的权威,整个国家的运做一片混乱,不得以的情况下,他们才以特别权利调动王都卫戍军团和王家禁卫军团进行紧急戒严,以防止出现叛变,而王宫里的实际最高权利者,也变相控制在维纳顿的儿子、王宫禁卫首席骑士长修依特手里。但是这个种局面并不是安全的,因为他们最多只能把王都赖斯特的局势控制住,而更为广袤的其他领地和驻军,其实根本无法约束。

    “父亲大人!”

    两人正在焦急的时候,突然看见门外冲进来一个军官,定眼一看,那不是维纳顿的儿子修依特吗?

    “你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坚持你的岗位!”维纳顿一看儿子的表情特别激动,以为王宫里出事了,这心一下掉进了冰窖,严厉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惊颤,“难道忘了我和约拿大人给你说的话?”

    修依特上下不接下气,赶紧摆手表示不是这个意思,好半天才缓过了一口气,欣喜地低声说道:“父亲、约拿大人,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国王陛下醒了!”

    两位老人都欣喜若狂,彼此都握住了手,激动之后赶紧询问详细的经过,而修依特也从头到尾把自己所看见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哦……居然还有那么像的人存在……”维纳顿掩住内心的无比喜悦,把头脑尽量冷静下来,来回走了几步,“会不会秦新大人真的没有死,知道现在国王陛下和文德里克王国有难才挺身而出?”

    “我看不会……秦新大人毕竟是男的,修依特所说的海丽丝根本就是个真女人,而且修依特也听见雯娜主教说她是秦新的姐姐。”约拿摇头表示事情绝无此可能。

    “关键的问题是,这个秦新的姐姐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以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难道这世界上还有姐弟两个都是光明神使的事情?”维纳顿越来越觉得迷糊,“还有,雯娜主教怎么会突然在今天晚上要求我们把所有的警戒都撤消,难道她早就预料到那个海丽丝肯定会治好陛下的病,而且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海丽丝的真正身份?”

    “父亲、约拿大人,其实现在猜测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只要明天国王陛下召开朝会,现在所有的紧张局势都得到解决,等事情过了,我们再去调查这件事情也不迟!”修依特说到。

    “恩,修依特说的没错,维纳顿大人,我看我们还是暂时不管这个事情,集中精力恢复国家,不要让其他势力干扰了国家的稳定。”约拿笑了,排着修依特的肩膀表示赞许。

    “嘿嘿,今天可真是好日子啊,卡莱丽好了,国王陛下也康复了,看来我们两个老家伙又要忙了!”

    两位辅政大臣都哈哈大笑,一边露出奇怪的目光看着面前高大的禁卫骑士长频频点头。修依特脸一下就红了,赶紧一个敬礼就匆匆退出官邸。

    在赖斯特城东的一家破旧小旅馆房间里,正孤独地坐着一位全身白裙金饰的少女。

    已经过了凌晨了,可克里斯汀还是没能入睡,因为紧张,她一直没有撤去这一身神裙装束,也因为紧张,她在出发进宫前就离开玫瑰酒店重新选择了这样一个偏僻小旅馆隐藏自己。为了以防万一,在出发前下午,她就命令波拉修斯除留下协助当地索罗商会进行铁矿贸易的人手外,其他所有人都登上光辉女神号返回南大陆,甚至包括对此强烈反对的私人卫队官兵。

    她知道自己每呆在这里一天都会把危险增加一倍,尤其是自己为了治疗戴林梅莉尔的病而不得不暴露的黑暗神力。本来打算过了今晚就追上光辉女神号,但现在事情有了新的变化,似乎就如雯娜和梅兹科勒尔说的那样,一个神秘的势力已经在和自己同时干预大陆。她有种预感,就是未来几天赖斯特会发生很奇妙的事情,而这个事情必须由她亲自参与解决,但是她却找不到这个预感的确切来由。

    克里斯汀打开精神力探视和魔法感应,把全城都笼罩在自己的感知范围内,可除了那几道比较熟悉的力量波动外,她还感受到一股比黑暗力量还要深沉的隐秘波动,但又不是黑暗力量那种令人压抑和阴森的感觉,总是在虚无和真实之间快速切换,厚实而朦胧,飘忽不定。难道这个预感就是因为它?

    自己在关键时刻放过了雯娜,可也彻底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虽然从交谈中自己发现雯娜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确实发生了很多变化,但以雯娜的城府的心机,难道不会再次利用自己?

    突然发现自己有又点太压抑了,克里斯汀苦笑着摆摆头,把情绪舒缓了一下,然后退去了神裙躺在床上进入了深度冥思。

    模模糊糊中,克里斯汀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眼前逐渐明亮起来,然后就感觉到一阵阵和煦微风从身上拂过,猛地把眼睛睁大,居然发现自己又来到了神之梦境。

    我怎么又入神梦了……克里斯汀无奈地笑笑,用手做了个接下空中飘舞而下的花瓣的动作,可是只有虚影的鲜花错手而过,她知道自己确实真的又来到了梦境。

    “是你吗?汉斯?”克里斯汀把身体转了一圈,眼前是望不到尽头的花之世界和漫天飞舞的花瓣,但是视线范围中并出现每次梦境时就会飘然而来的光明主神艾西坦尼亚斯的神识。

    “呵呵,丫头,又忘了吗?”一团金色的光团突然在克里斯汀身后不远的花丛中绽开,一个白袍老人的影子逐渐清晰,“我是你父亲艾西坦尼亚斯。汉斯只是我现时意识和你沟通的称呼。”

    “还不是一样……你这个光明主神应该比我更洒脱才是……”克里斯汀微笑着侧过了身体,甜甜地看着走来的老人,“我还以为你已经远离我而去……”

    “本来我想你可以坚定一些信念……不过现在看起来,我比任何时候都担忧你啊……”老人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隐去,一副并不轻松的样子,“你又开始犹豫了……从你剥夺第一位光明神使开始,你就做出了选择,为什么现在又放弃?要知道犹豫和反复会给你带来多大的灾难?”

    克里斯汀一惊,她终于明白其实汉斯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意识,只是深深的隐藏在光明之心里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其实一点都不自由,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点不自然。

    “不用担心,我的孩子……”老人似乎察觉到了克里斯汀的变化,赶紧摆了摆头,“如果不是你施展黑暗精神反噬,可能我还未必可以醒来……你对一个凡人的投入比神还多……”

    “您觉得不应该这样吗……”克里斯汀咬着嘴唇说到。“我并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那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安定有很大的作用……”

    “如果这个大陆注定要战乱不止,我只希望这是人类自己的选择……”老人笑到,“丫头,难道你忘了这句你自己说过的话?你何尝又不是以神的身份来干预凡人的事情?”

    克里斯汀哑口无言了,她突然发现面前的光明主神有点咄咄逼人,以前那个幽默的汉斯怎么变得如此深沉严肃,甚至还让人感觉很陌生。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都在对方的教导下接受神的观念和知识,也在对方的引导下形成了自己的处事原则,可现在她发现对方似乎在纠正自己的一些行为,而这些行为其实都是在预言的指引下自己做出的选择。

    “您是说我违反了创始神预言?”克里斯汀抹去意识里那点不和谐,赶紧露出微笑,“难道这个预言不需要由我自己来解读吗,那为什么当初要交到我手上?”

    艾西坦尼亚斯的脸上露出一丝愠色,但很快就消失,依然以和蔼的笑容说道:“不,我没有去干涉你对预言的解读和行为,只是希望你能更平和看待凡间的世界,不要暴露你的身份和能力。”

    “我觉得你现在真的像我的父亲了,艾西坦尼亚斯……”克里斯汀叹了口气,她没有注意到刚才老人的表情变化,“或许你说的对,但是现在我总能感觉到有一股我从来就没有接触过的力量在我身边潜伏,就好象您……希望您别误会……我无法去确切感受它的存在,但我发现这种力量也在做着和我相同的事情,或者是用着更为极端的方法在推着预言的进行……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宁可袖手旁观……”

    克里斯汀干脆坐到了草地上,低头看着一身只有梦境里才会突然穿上的神裙,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解决秩序和力量混乱的方法未必要是战争,现在的局势发展,只是在消融光明和黑暗彼此内部的信仰基础,并不能解决力量分裂的根源,如果光明和黑暗的力量真的要以消亡才能实现这个世界秩序的重建,那谁来主导那些失去信仰的人们?难道我们要以另一种强迫方式来灌输新的力量信仰,那又和现在的光明和黑暗力量信仰有什么区别呢?”

    “难道你想要统一光明和黑暗力量?”光明主神有点吃惊,脸色更加严肃,“光明和黑暗是对立的,唯一的共存体就是你,但你何尝不是被这两种力量所束缚,凡人又如何接受?”

    “不……我不是去统一它们……我只是觉得它们可以实现独立共存,不同的力量和信仰可以独立,但不需要对立,我所要消融的,是这凡间的力量对立,而不是力量本身应该被清除……无论光明和黑暗,它们都有生存下去的理由……现在我觉察到光明神域和黑暗神域好象对现在的力量变化发展有点无能为力的样子,继续下去总会把光明和黑暗力量从大陆上抹掉的……而我总有种感觉,正有种新的力量想要实现这个目标,而且正以一种刺激大陆全面战争的方式在进行。如果真是这样……我会暂时停止对光明和黑暗神使力量的剥夺……”克里斯汀把先前得到的所有信息都整理分析出来,道出了她对现在局势的看法。

    “是不是你的错觉,毕竟现在你体内同时有光明和黑暗之心,让你产生了一些幻觉,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第三种力量!”光明主神的态度有点生冷,明显对这个经过自己管教引导的女儿有点不满,“希望你能看清你现在所做的事情,不要被凡间的污垢蒙蔽了眼睛……”

    光明主神的身影在说完这句后就消失了,原本站立的地方迅速被飘舞的花瓣所填补。

    今天的光明主神好象很反对我为什么不剥夺雯娜的神之代言人力量啊,他不是光明主神吗,怎么会那么迫切需要我去剥夺掉他的信徒力量?克里斯汀有点迷糊了,苦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天已经亮了,在离赖斯特以南一百多里的大海上,一艘红色的战舰正缓慢地朝南挪动着,而船上的会议室里,一场格外激烈的争吵正在发生。

    “波拉修斯船长,我们应该立刻返回文德里克王国,克里斯汀小姐一个人呆在那里很危险,我的卫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抛弃小姐!”尼奇特和另三个卫队军官都表情激动,“这是雷恩大人给我们的任务,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离开小姐!”

    波拉修斯疲惫地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无奈地说道:“这可是克里斯汀小姐亲口命令,难道雷恩大人没说过这此北上行动的最高指挥就是克里斯汀小姐吗?她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单独处理。”

    “但我的任务也雷恩大人亲口下达的,或许您的责任已经完成,但是我的责任才刚刚开始!”尼奇特看了看会议室里的同伴,露出了坚定的目光,“我要求光辉女神号马上返回赖斯特,将我和所有卫队官兵卸下,然后你们继续按照克里斯汀小姐的命令返回巴得瑞克堡,我想这样不算违反小姐命令吧?”

    波拉修斯其实也不愿意接受克里斯汀这样的命令,他看看面前这个经常被自己玩耍戏弄的中队长,一种敬佩油然而生,于是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对,雷恩大人命令我必须听从克里斯汀小姐的一切命令,也命令你必须保护她,我把你送回去也算是履行雷恩大人的命令。”

    其他的海军军官都会意地点点头,于是在波拉修斯的命令下,光辉女神号开始在海上调头。经过尼奇特和波拉修斯的私下商量,三十人的海军陆战小队也被临时合并到卫队中,所有卫队官兵将在抵**斯特后全部隐蔽在当地索罗商会里,并打探克里斯汀的下落。

    文德里克王宫中断了一个多月的朝会突然召开了,当宫廷伺应官挨家挨户把国王召集开会的命令下达到那些还呆在家里睡觉的贵族和大臣家中的时候,这些人都个个都惊慌失措,因为他们昨天几乎一个晚上都在分别和凯恩斯帝国和普洛林斯共和国的代表进行接触,还没等他们做出立场决定,这个戴林梅莉尔国王居然奇迹般的就好了,一个个胆战心惊,也对自己还没有公开表示立场感到庆幸。

    本应该按时召开的御前朝会结果在耽误了一个小时后才正式开始,会议上的戴林梅莉尔除了因为久病还有点苍白的脸外,几乎一举一动都正常的不得了。

    听到文德里克国王一夜痊愈的消息而临时赶来庆贺的各国代表都脸色难看,因为这几天他们在赖斯特的外交活动简直太明显了,尤其是凯恩斯帝国的法莱西斯和普洛林斯共和国的古罗里斯,这两位魔导师级别的人物在单方面给国王下了死亡通知书后就忙碌了一夜去拉拢文德里克的官员,结果现在看到戴林梅莉尔活力十足地坐在王座上商议国事,这心里就觉得特别郁闷,同时也在怀疑到底昨天宫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戴林梅莉尔会突然好了。

    “感谢诸位对我的关心,在此我对各国前来为我看病的大人表示最真挚的谢意……”戴林梅莉尔的目光扫过台下的法莱西斯和古罗里斯,露出了调皮的笑容,因为她在今天刚起床的时候就召见了维纳顿和约拿,知道了昨天晚上在城北官员住宅区发生了一些闹剧。

    “只要陛下的身体健康,就是我帝国最大的心愿!”法莱西斯尴尬地说着,一边的古罗里斯也是一脸难堪的表示了普洛林斯的态度。

    “听说贵国的军队正在我国边境上移动,是不是觉得我生病期间文德里克王国无法保护自己?”戴林梅莉尔冷笑了一句,把头转向了劳普鲁德大公国的使者,然后对着维纳顿伯爵当场下达了一项国王命令,“宣布征召三万名士兵前来赖斯特集合,王家禁卫军团马上前往东部边境。”

    台下的劳普鲁德大公国使者贝迪一脸阴晴不定,本来他是奉命前来威胁文德里克王国官员的,结果还没出现头绪这个女王又好了,而且态度非常强硬,想到自己的国家和文德里克王国还有着很大的实力差距,想趁火打劫的念头一下成了泡影,只好表示一切都是误会,并保证将边境上的军团都后撤回国内。

    戴林梅莉尔客气地点头表示感谢,又把头转向了法莱西斯,说道:“听说贵国为了保护我文德里克疆土,已经派遣两个军团进入我西边边境,还有一个军团在我北方罗代夫地区活动,我想贵国皇帝陛下是否需要我也派兵前去配合贵军的行动?”

    “这个……我帝国皇帝陛下就是担心他国对陛下重病后有所挑衅,所以本着兄弟之邦的关系派兵前来支援,既然陛下病情康复,我马上书信回报皇帝陛下,以免皇帝陛下继续担心。”法莱西斯赶紧说到,一边偷偷看了眼身边的老对头古罗里斯,发现对方有点幸灾乐祸的表情,这心里就暗恨国内的官员把自己介绍到这里来。

    虽然普洛林斯共和国在这此事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但古罗里斯知道自己国家因为局势不明在不久前单方面中断了对文德里克王国萨西尼亚地区的重建资金援助,再加上昨天晚上自己擅自进行的一些活动让面子很不好过,于是赶紧在戴林梅莉尔开口前表示自己的国家将尽力调解文德里克王国和劳普鲁斯大公国的领土纠纷,并承诺一度中断的文德里克萨西尼亚重建援助将尽快恢复。

    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朝会兼使者接待会上,戴林梅莉尔用各种含义的微笑把所有的困难都解决了,维纳顿和约拿等一班忠实的大臣都松了口气。

    在散朝前,法莱西斯和古罗里斯都用精神探视对戴林梅莉尔进行了一番检查,两人同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他们从戴林梅莉尔体内没发现任何有意义的精神力控制和魔法气息,那位大陆历史上少有的国王身份的女魔法剑士好象经过了一夜后魔法能力完全消失了,似乎根本就从没有学习过魔法一样精神力资质平平。

    因为昨天他们的各自活动,所以一直没能感觉到那限制在王宫范围内的黑暗精神反噬结界力量波动,不过两位拥有神圣魔导师身份的老人还是敏感地觉察出昨天晚上一定在王宫里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情,而且还判断出戴林梅莉尔的病绝不是普通光明神圣魔法所能解决的。

    散会后,众人都来到宫廷的御花园里休息,以准备稍后戴林梅莉尔举办的宫廷午宴会。

    法莱西斯犹豫了好一阵,还是忍住情绪走向了同样眉头紧锁的古罗里斯,一脸严肃地说道:“古罗里斯大人,看来我们要共同商量探讨一些事情,不然这对我们两位光明神圣魔导师来说都不是好现象……”

    矮胖的古罗里斯没说话,勉强地点点头,他也后悔昨天晚上为什么要离开宫殿外出,不然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觉察到宫殿里的变化,现在文德里克国王神秘的痊愈了,这里面的玄机对他来说简直充满了诱惑力,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有那么强的能力可以治疗被大陆最顶级的光明神圣魔导师宣布为不可挽救的病症。

    “可能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光明教会的梅兹科勒尔大主教和生命女神殿雯娜主教大人才知道,昨天只有他们在宫里,以他们的魔法修为,肯定会掌握一些情况……”古罗西斯轻声说到,一边用眼睛斜看了一下在花园一角小声交谈的梅兹科勒尔和雯娜,他发现这两个光明教会的重要人物在今天的朝会上居然什么话都不说,而戴林梅莉尔也对两人也没有任何态度,心里就越觉得怀疑。

    两人会意地彼此点点头,于是一起走向了梅兹科勒尔。

    “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我们想有必要向您请教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古罗里斯笑着问到。

    梅兹科勒尔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两个神圣魔导师会有此一问,于是看看雯娜那紧张的表情说道:“我虽然和两位同为魔导师,但我的神圣魔法修为毕竟还不如两位大人,两位大人都无法解答的事情,难道我知道吗?如果真要我相信有什么伟大的力量在拯救国王陛下的话,我可以认为这是神迹!”

    “那雯娜主教阁下呢?您的神圣魔法水平应该不会比我们低,昨天是您建议让所有的外地神圣魔法师都撤出王宫,可一个晚上陛下的病就好了,我想您是不是有什么预感?”法莱西斯冷笑地看着面前两位光明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我和古罗里斯大人已经检查过了,国王陛下的可控制精神力没有了,这可是不是普通精神魔法或神圣魔法可以做到的,难道您就一点没觉察到?”

    “那两位大人的意思是……”雯娜尽量控制住内心的不安,微笑地反问到,她打算试探对方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具我们所知,这世界上能出现可控制精神力消失的原因,只有两种!”古罗里斯把自己的知识抬了出来,在草坪上走了几个来回,“第一,就是精神力高度透支,并最终失去正常控制力,而无法聚集精神力;第二,某些黑暗魔法,比如精神力反噬。”

    雯娜一惊,她知道面前这两人的神圣魔导师果然深不可测,那么快就可以把原因找到,心里也为克里斯汀捏了把汗。

    “第一种原因不成立,这是我们都诊断过的……”法莱西斯接上了古罗里斯的话,“而第二种嘛,是根本不可能,难道我们会允许黑暗魔法师进入这王宫吗?不过遗憾的是,恰好昨天我和古罗里斯大人外出有事,再加上琐事缠身,所以没能感应到王宫里的变化,我想两位光明教会大人应该有所觉察。”

    梅兹科勒尔叹了口气,不再和这些人纠缠,背过身体就走到其他方向去了,留下两个魔导师脸色非常难看。

    “两位大人,其实这也是我和老师一直没能弄明白的事情,所以刚才我一直和他在探讨这个问题,你们所说的原因我们也考虑过,不过现在我们也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至于我建议其他人撤出宫殿,也是基于两位大人的诊断,认为没有继续治疗的必要了……”雯娜见梅兹科勒尔懒得和眼前两个魔导师说这些,只好自己顶上,把话说得特别含糊。说完,歉意的一笑,也匆忙跟上了梅兹科勒尔。

    “看来他们必定隐瞒了什么事情,不如我们携手把事情弄明白?”法莱西斯对着古罗里斯严肃地说到。

    古罗里斯点点头,然后两人都唤来了各自一名随从,轻声招呼了几句后就共同走到了一起。

    午宴后,雯娜偷偷换上了一身普通光明教会长袍,把头罩在袍罩里,然后混出了王宫,按照自己接收到的信息朝城东而去。而她刚出王宫大门,就有两个普通打扮的人跟了上去,接着王宫里也悄悄出现了一个跟随者。

    由于身后的三个跟随者都只是普通人,所以雯娜并没有感觉到附近有特别的精神力波动在偷窥自己的行动,于是很放心地来到一家很简陋的小旅馆。

    这是一家城东平民住宅区最常见的小旅馆,环境差不说,卫生条件也很恶劣,唯一的优点就是便宜,通常只有那些路过本城的普通国民才会选择在这里居住一个晚上,可现在雯娜发现自己接受克里斯汀的召唤所达到的目的地居然是这样的地方,心里就觉得很难过。

    房间的门似乎并没有关,还没等到雯娜用手,门就自己开了,只见克里斯汀一身雪白色加红丝巾装饰的礼裙,一头长发也恢复了本来的棕色,几种璀璨的首饰正悬挂在身上不同的身体部位,好象是即将盛装出行的少女在等待着心爱的人相送,而如今正微笑着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克里斯汀小姐……您为什么还不离开这里?”雯娜行了礼后忐忑不安的看着对方,摸不清对方微笑后面的用意,“现在已经有人在怀疑了。”

    “梅兹科勒尔大主教?还是戴林梅莉尔?”克里斯汀轻松地笑着,一边站起来走到雯娜面前,伸出手把雯娜从跪姿拉了起来,“大主教不会不知道我的存在,而戴林梅莉尔,只要你们不说,她是永远都不会找到我的。”

    “不,不是他们……”雯娜再次检查了一下附近传来的精神波动,在确认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后,才轻声说到,“是法莱西斯和古罗里斯这两位神圣魔导师,他们已经判断出这很可能是黑暗魔法的治疗结果。”

    “哦?他们还是不错啊……不知道你是否也在惧怕昨天所感受到的力量?”克里斯汀浅浅一笑。她从昨天晚上回来后就关闭了所有神力运行,只是用最简单的精神力在和雯娜保持着精神共鸣,除此之外,任何人都无法觉察她的身份和能力,“不过他们没有证据,等我调查了这里的一些事情后,我就会迅速离开,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了,倒是你,现在比我更危险。”

    雯娜小声的啊了一下,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会比对方更危险呢?

    “我已经感觉到这城里有异样的力量存在,不是光明也不是黑暗,是连我也不知道的新力量,你不是也说过为什么这此光明和黑暗大战会出现那么多奇特的现象,那么多的神使不是没出现就是根本无法感应到存在。”克里斯汀冷静地说到,“所以我判断一定有其他的力量在阻止神使力量的发挥,甚至在阻隔所有的光明力量和黑暗力量,而且现在,这股力量已经出现在我们身边,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针对你的!”

    “阻隔光明和黑暗力量?针对我的?”雯娜被对方这一说,心里就感到一阵心虚,“那不是好事情吗?没了神使力量在大陆上被人利用,光明和黑暗大战就无法正常发动了,这不是您要剥夺神使力量的原因吗?”

    “不……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你透露了很多我没有觉察到的信息,以前我只是猜测,但现在我已经可以比较清晰地感受到这种想要取代光明和黑暗的力量存在。”

    克里斯汀叹了口气,把她所了解的黑暗大陆正在爆发内战的消息告诉了雯娜,而雯娜更加震惊。雯娜本在担心如今光明大陆内部战争的剧烈变化会给黑暗帝国以可趁之机,没想到同一时刻黑暗帝国也在发生内部争斗。

    “当光明和黑暗大陆的人们把大量生命都消耗在自己信仰范围内的这场内战后,那新的力量和信仰就可以迅速把失去生活信心的人拉到一起,从而回避以前的对立信仰形成统一。”克里斯汀继续说到,“这或许是好事,但无辜的民众将会为这种新的力量和信仰做出超过任何一次光明黑暗大战的牺牲,甚至因为还是不愿意接受新的力量信仰而被彻底毁灭,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

    “这是您的个人看法?还是……”雯娜忐忑地问到,她一直想弄明白这个女神到底是什么立场身份。

    “以光明和黑暗的名义……让对立变成和睦……你可以这样看我……”克里斯汀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光明智慧女神还是算叛逆的黑暗智慧女神,反正自己现在对任何一方来说都是敌人。

    “那您打算怎么去接触那个神秘的力量?等待它的出现?”雯娜问到。她决定不再去计较对方的身份,就好象她的老师梅兹科勒尔如今的态度,并且她发现梅兹科勒尔在通过娜其娅之死这件事情后,也越来越表现出对光明和黑暗两种力量的缓和对待态度,而这一点,正和克里斯汀有着相同的地方。

    “是的,我根本无法去追究它的行踪,只是单纯的感应到它在世界上的存在,或许这几天就会有答案了,所以有什么事情,我会马上通知你的,你也要让梅兹科勒尔多多留心,我相信以他的能力,不会比你这个光明神使差多少。”克里斯汀说完,就拿起一顶带面纱的帽子戴在了头上,然后调皮的笑了,“陪我去城里走走,不然肯定要闷死我!”

    “呵呵,克里斯汀小姐您真变了很多……”

    雯娜也笑了,恭敬地再次行礼,然后跟着克里斯汀走出了旅馆。

    大早从王宫里传出的国王戴林梅莉尔大病痊愈的消息让全赖斯特的居民都欢喜雀跃,人民都认为这是伟大的光明神降临的神迹,一部分故意创造出的有关某位神昨天晚上降临王宫的谣言在市民嘴里开始流传,并越吹越神,估计不久之后,这个流言将会被人带到大陆的各个角落。

    克里斯汀在雯娜的陪伴下慢步在接头,看着这些兴高采烈的赖斯特市民在街上欢呼,知道局势的瞬间缓解让和平又暂时回到了人们的身边,心里也坚定了一定要找出问题根源和解决办法的决心,不然这一切就会像泡影一样消失。

    刚走过一个街口,克里斯汀就发现附近传来了比较熟悉的精神波动,一扭头,她差点气晕了过去。只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尼奇特和一大群身穿武装商人装束的卫队官兵居然排着整齐的两列纵队在看着自己。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波拉修斯呢?”克里斯汀苦笑不得,但是看到尼奇特这些人一脸的坚毅又有点感动,她知道自己已经他们心里是不可分割的人了,“还有多少人没离开?”

    尼奇特嬉皮笑脸地上前几步,也不管周围看希奇的市民和雯娜,啪的就是一个立正,然后笑着说道:“波拉修斯大叔已经回国了,让我带着商队护卫要照顾好海丽丝妹妹。”

    雯娜扑哧一下就笑了,她发现克里斯汀这些跟班真是可爱的要命,居然还一直把自己的身份坚持到现在,不知道银狼的那些人是否都是这样。她突然又萌发了继续跟随克里斯汀的愿望,不过她不知道对方是否还会像上次那样因为自己的一些观点从而回避自己。

    克里斯汀于是赶紧吩咐尼奇特等人解散,只留了几个人跟随,而其他人则命令返回玫瑰酒店继续隐藏,没有她的命令不得随意行动。得到命令的尼奇特知道自己大胆的违抗行为得到了谅解,心里也特别高兴,于是带着四名卫队士兵跟着克里斯汀一起逛大街,其他人则命令返回。

    因为自己部分私人行李还留在小旅馆里,所以到了黄昏和雯娜等人分手的时候,克里斯汀决定单独返回小旅馆拿东西,然后再赶去玫瑰酒店和其他人汇合。

    尼奇特带着四名士兵在外面等候,而克里斯汀独自走上了楼梯,因为心情比较放松,而且这附近一天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人出没,所以她并没有去留意附近的精神波动变化。

    刚一推开门,克里斯汀就楞了,拿在手上的遮阳帽一不小心就滑到了地上,脸色也开始微微泛红,紧张的说不出一句话……

    房间里有两个少女,都是普通的裙装,一个红发的少女坐在床边,另一个则站在红发少女的身边,都是带着笑容看着自己。

    “等您很久了……罗妮亚西儿小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萨西尼亚人们就是这样称呼您的……”戴林梅莉尔看了看自己一身普通打扮,又看看对方那身如天使般的装束,心里就发出了感叹,觉得这个酷似秦新的少女简直比女人还女人,不知道秦新经过这样打扮是否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国王陛下,您来这里干什么?您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克里斯汀脑子全乱了,她在想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让对方找到了这里。

    “谁不知道秦新的姐姐是个魔法能力很高的人……”戴林梅莉尔忍住心里的一些奇怪想法,尽量把对方的身份往“秦新姐姐”上靠,“所以派出来跟踪雯娜主教的人都是最普通不过的宫女……我想知道您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和秦新那么像!?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光明神使,而且真名不是什么罗妮亚西儿……我还发现您和索罗商会的一群武装商人有联系,现在他们正在外面等您……”

    一切都无法隐瞒,知道了索罗商会,其实也就知道了银狼,而伦贝斯、雷恩等老银狼的人戴林梅莉尔都再清楚不过的了,自己这身份到底可以隐瞒到什么程度啊?

    “您不是知道了吗?”克里斯汀把门轻轻关上,然后回身笑着说到,“我是秦新的姐姐,索罗商会的人都叫我克里斯汀……”

    “啊……克里斯汀……”茜丽丝用手捂住了嘴,露出惊讶的表情,“陛下……好象就是现在传说的牵动整个南大陆局势的女魔法剑士克里斯汀小姐……”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星舞九神铁血大明我的邻居是妖怪罗罗娜的异世之旅仙铃重生之改造命运寻找前世之旅续集异世逍遥狂神风流医圣八夫临门综漫之七杀道太玄遁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