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一章 宫廷盛会(一)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一章 宫廷盛会(一)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蚀骨仙路至尊武神天下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大国重工晚清之乱臣贼子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古代逆袭攻略破庙有神仙麻衣神算子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吞天记    “克里斯汀妹妹,好象你不喜欢看到皇帝陛下?”简单的沐浴后,塔露夏一边帮着克里斯汀换上那烦琐的宫裙,一边小心的问着。

    “哦……没什么……”克里斯汀推开了一个宫女送来的耳坠,表示自己不喜欢这样的首饰,“他一个皇帝,整天跑这里来干什么……”

    难怪戴林梅莉尔女王陛下会那么紧张克里斯汀在皇宫里,看来就连帝国皇帝也免不了对克里斯汀有想法。塔露夏仔细看着对方的身材,心里赞叹到。

    “其实皇帝陛下的个人口碑很不错的……”塔露夏毕竟还是帝国贵族出身,对帝国皇帝的身份自然特别着迷推崇,“皇帝陛下这次生日庆典,听说各国贵族王室都来了很多千金小姐,还听说这些邀请内容都是皇太后加上去的,我想……”

    “很无聊啊……弄得跟选秀一样……”克里斯汀轻蔑地吐了一句,对着镜子有点不耐烦地把头饰上的丝巾整理了一下。

    “选秀?什么意思?”

    “哦,是我家乡的一种说法,就是一群女人让一个男人看来看去,然后挑选自己的妻子……”克里斯汀笑着赶紧掩饰。

    “啊……”塔露夏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同样的内容被克里斯汀这样一解释,就突然变得特别龌龊,塔露夏又想起了那个风流而卑鄙的伯爵,心里就刺痛。

    “是不是很过分?”克里斯汀苦笑了一下,想到自己有可能被拉入某种团队,这心里就郁闷,“但男人很喜欢这个感觉。”

    “但是我总有预感……我担心……”

    塔露夏忐忑地跟着克里斯汀走出了更衣间,刚到客厅,就看见帝国皇帝早已经端坐在主位上悠然自得地欣赏着墙上的壁画。

    “皇帝陛下!”塔露夏赶紧收住了嘴,提着裙边就蹲下了身子,一边紧张地看着依然站立不动的克里斯汀。

    “早安,尊敬的皇帝陛下!”克里斯汀只是行了个标准的宫廷问候礼,就优雅地坐到了位置上,而塔露夏则低着头站到了她身后。

    “是不是戴林梅莉尔陛下来接我了?”克里斯汀轻松地笑着问到。

    特里希海利斯被对方这种态度突然弄得有点窘迫,只好按住这有伤颜面的尴尬轻声说道:“今天晚上皇太后要在后宫举行招待晚会,招待各国外交使节,戴林梅莉尔女王也会来,所以你今天没必要出去了……朕晚上会派人来接你……”说完,皇帝失望地起身朝外走去。

    “是您的意思还是皇太后的意思!”克里斯汀在皇帝将要出门前突然追问了一声。

    “都一样……朕会安排好一切的。”皇帝长吐一口气,以释放心里的烦闷,“不管如何,朕希望你能在今晚很开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守到门外的皇宫禁军围上了皇帝,簇拥着消失在克里斯汀的视线里。

    哦……可能是个机会,终于可以和鲁尔西顿男爵见上一面了,还有汉娜莱契……克里斯汀静静地想着一些事情,然后和塔露夏继续到花园里散步,一边询问着有关剑术学习方面的要点。

    特里希海利斯莫名其妙地又转到了习惯的地方,那座立着玉石雕像的小花园里。

    头一抬,就看见了惟妙惟肖的少女石像,皇帝黯淡的眼睛又发出了热烈的目光,也不管身后的禁军和伺应官是何等惊讶的表情,几步就走了上去,慢慢用手在石像表面摩挲。

    失望的感觉渐渐消失,一种甜蜜的补偿涌上心头。石像的冰凉慢慢渗透了手指,让特里希海利斯为之一惊,突然手一放,身体连退了好几步。

    我这是怎么了……我是皇帝!她何以让我如此忧郁,我可以用任何手段来改变彼此的态度,可为什么我会放弃,我在消磨自己吗……特里希海利斯有点迷茫地再次打量了少女石像,一种莫名的愤怒出现在心里。

    “传宰相马上来见朕!”特里希海利斯眼睛里的精光一闪,一鼓强烈激发出的自负微笑再次出现在嘴角。

    白色的薄纱徐徐落在了少女石像上,这耸立的两年多、曾经成为特里希海利斯每日必须的精神粮食被掩盖住全貌。皇帝冷冷地坐在亭子里,思索着已经搁下好几天的重要事情。

    “臣参见皇帝陛下!”一个多小时后,一个老人恭敬地出现在亭外。

    “进来说话……”皇帝一扭头,看到拉得维希尔一头大汗,知道对方肯定是非常匆忙地赶来,心里觉得很满意,一摆手,招呼对方坐到了自己一侧,“拉得维希尔卿这几日可算操劳了……”

    “这是应该的,这各国使节蜂拥而至,臣打算按照事前安排分别秘密会见,至于最后内容取舍,还需要皇帝陛下定夺……”拉得维希尔发现皇帝今天的处理国务热情特别高涨,偷偷看了看那亭外水池边被笼罩起来的少女石像,心里猜出了大概,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出现在脸上,“斯托克王国的使节今天刚到,臣就马上和他们进行了第一轮会谈,就是刚才接到陛下的召见,臣才赶回来的……”

    “那个斯道普听说很聪明……不过他胆量也不小,居然还真的把自己的国王父亲软禁了……”皇帝用手支撑住了他那漂亮的下巴,身体优雅地斜靠在了椅子上,“他们愿意接受朕的意见吗?”

    “斯托克王国南征军已经失败,损失惨重,估计半年之内并无太大举动。至于断绝和普洛林斯共和国的关系和联络混乱群城打击银狼这点上,他们说必须得到斯道普的指示,臣不知这里面有何意思……”拉得维希尔把大致情况说了一遍,然后看着皇帝深锁的眉头,知道对方又有点转不过脑筋,于是故计重演,习惯地丢出了话头,“听说南征军在关键时刻是被银狼军给放了生路,而且所有重大损失基本上都是海德堡军造成的,所以臣以为斯托克王国的态度可能与此有关,不过臣一时半会也猜不完全……”

    “呵呵……这有什么好难猜的!”皇帝被这样暗中一提醒,恍然大悟,得意地看着老实的宰相,轻声笑到,“银狼并不是一群愚蠢的单纯土匪,他们这是给斯托克王国一个信号,表示并非和他们作对,银狼寄人篱下肯定会有被海德堡控制的一天……斯道普只是想利用银狼和海德堡已经出现的微妙矛盾来度过这个难关,让他们彼此削弱,等他恢复了元气,这混乱群城还不是斯托克王国说了算……几百年了,好不容易等到混乱群城真的混乱了一次,斯托克王国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至于和普洛林斯的关系,不过是和朕讨价还价罢了……”

    “啊……陛下英明,臣总算有所觉悟了!”拉得维希尔微笑着连连点头,发现皇帝的反应还是不慢。

    “汉娜莱契的人已经到了雷兹多尼亚了吧……这个女人很厉害……”皇帝一招手,宫廷伺应官将一个书卷递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此次到帝都的所有国家和地方使节的名单以及详细下榻地址等信息,“她不是想复国吗?卿可以去接触了一下,难得有混乱群城的客人会来帝国一次……不要让她太失望了,普洛林斯的人一定很喜欢她……”

    皇帝想用海德堡的复国愿望来拖住斯托克王国……拉得维希尔猜出了皇帝的战略,他知道皇帝想继续保持南大陆的低强度混乱,以破坏普洛林斯的势力渗透。

    “那银狼……”拉得维希尔暗示还有最重要的人物没有提到,眼睛看了看那尊被蒙上的石像,因为他已经从某人口里得知了克里斯汀就是石像的本人,“如今银狼的人肯定潜入了帝都,臣以为要多加小心。”

    “卿是指克里斯汀小姐……”皇帝敏感地顺着宰相的目光瞄向了石像,嘴角抽动了几下,语气有点不自然了,“她是朕的客人……虽然很多事情都出乎朕的意料,但这并不妨碍朕的决策……拉得维希尔卿,朕想赦免银狼,不知道卿以为如何?”

    啊……皇帝难道为了她……拉得维希尔心里暗叫不好,他发现皇帝比他想象中还要偏激,为了一个女子,居然会做出如此的选择。

    “陛下何以如此判断银狼对我帝国已经没有威胁了?”拉得维希尔忐忑地看着皇帝问道。

    “文德里克王国已经暗中支持克里斯汀了,甚至已经不算什么秘密,而真正得罪银狼的是鲁尔西顿,朕需要文德里克王国,也不希望看到普洛林斯借他们来对付朕……你明白吗?”皇帝严肃地说着,“朕现在不仇视他们了,反而对他们很有兴趣,宰相需要理解这一点。”

    “臣明白……”拉得维希尔暗暗流汗,对皇帝这样琢磨不透的古怪心思越来越惶恐,就好象当初下死命令要剿灭银狼一样,态度变换得特别快,而这其中的关键,似乎就来自于那个克里斯汀。

    偷偷狠盯了眼那石像,拉得维希尔发现自己对皇帝的影响正在逐渐消失,皇帝在某些执念的左右下已经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我行我素。

    “其他国家还是按照以前的方案交涉吧,朕倒要看看那些共和国元老院的糟老头子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皇帝眼睛里露出火热的好胜目光,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仿佛已经身临其境投入到了那波澜壮阔的战场上去了。

    “希克莱男爵大人求见!”

    宫廷伺应官高声在亭外喊到,只见路得笑眯眯朝亭中两人走来,四周的皇帝随从都纷纷对这个三朝元老表示敬意。

    “臣先行告退……”拉得维希尔皱起了眉头,他现在还不想和这个资格比自己还老的大魔导师公开对面,于是趁机离开了皇帝。

    “希克莱卿……你是朕以前的老师,就不必多礼了……”皇帝亲切地站起了身,和路得在花园里散起了步。

    “皇帝陛下,臣此次回到陛下身边多有苦衷……”路得谦和跟在从小看着长大的特里希海利斯,打量着对方越来越成熟的皇帝气质,心里涌起了感慨,“看起来太过突兀,陛下不会计较臣这几年来的不恭吧?”

    “老师难道不是按照父皇的意思回来的吗?”皇帝热情地回过了头,看着年岁已高的前顾问大臣,“还救了克里斯汀,挽回了我帝国的颜面,朕很欣慰。”

    “臣就是为此女而来的……”路得把事先想好的话在脑子里检查了一边,然后一副诚惶诚恐地表情,“此事说来有点尴尬……这克里斯汀正是臣失散已久的养孙女,原名蒂娜……跟随其弟秦新流落在外,引发诸多事情……”一套编得似摸似样的故事从路得口里倒出,动情之处路得还挤出几滴老泪。

    路得判断出皇帝知道克里斯汀和蒂娜就是一人,所以除了继续隐瞒蒂娜的来历和秦新这个虚假人物外,其他的他全部照实说,甚至把两年多前洛西林城的事情也讲了出来,顺便把恩斯维特的事情给皇帝透露了一点。

    “希克莱卿!你说的是真的,她真是你的养孙女!?”年轻的皇帝越听神情越激动,似乎这是他寻找已久的答案,“伟大的神……你是个高尚的帝国贵族……朕可以如此评价你!克里斯汀小姐不愧是男爵千金,朕早就判断她不是一般出身,原来还是我帝国贵族!”

    这个小皇帝……路得一楞,没想到对方把这个问题看得那么重。他原以为皇帝会因为克里斯汀牵扯银狼的事情而责问自己,然后自己以一些老资格来化解掩饰这些矛盾,却不知皇帝居然比自己还看得开。

    “克里斯汀从小顽皮,久失调教,以至于误入银狼,让陛下为之焦虑……臣汗颜……”路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他发现自己苦心积虑思的东西好象很多余,这个皇帝早就死心塌地拜倒在克里斯汀的裙下了,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掩饰什么。

    “哦……不,她很聪明,而且银狼有了她以后,其实并未对朕做过什么,这只是那些大臣们还在忿忿不平……”皇帝愉快地抬起了头,脸上洋溢着轻松的微笑,“朕早就打算赦免银狼,相信希克莱男爵小姐也会很高兴的……”

    “陛下的意思是……”

    “朕有种感觉……银狼是被逼着和朕作对,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和普洛林斯有关,朕不会放过真正的敌人,所以也不会去为难这一小撮无知者……”皇帝认真地说着,一脸的快乐,“恩斯维特的暗杀老师和克里斯汀的事情已经由宰相去处理,他是个公正无私的人,通缉令是他发的,朕需要这样的大臣……就好象老师您一样……”

    啊……恩斯维特居然是拉得维希尔下令缉捕的……路得暗暗吃惊,他原以为拉得维希尔应该是唯一一个为恩斯维特说话的人,没想到对方城府如此之深。

    “老师,今天晚上的皇太后招待晚会您也出席吧……她老人家最相信您,希望您能消除她的一些疑虑……”皇帝的心情出奇得好,快步走到水池边,轻轻揭去掩盖的薄纱,又露出习惯的痴迷目光,嘴里蠕动呢喃着一些模糊不清的词句。

    哎……还是等事情完全处理完,就尽快让克里斯汀消失吧……路得心里叹了口气,虽然他现在已经放心克里斯汀不会再受到多大外来威胁,但目前皇帝这样的态度,难免不会把克里斯汀卷到新的危机中并引发灾难。

    克里斯汀在下午的时间里再次忍不住和塔露夏进行了一次剑术对抗,不过这一次她更多得是学习而并非求胜。在撤掉魔法斗气的同时,她得到了塔露夏对她弱点的完整分析,也终于明白自己只能依靠魔法斗气来模拟力量进行战斗,此外,她几乎没有任何资质成为一名真正的剑士。

    虽然这个结果很失望,不过看到自己的魔法已经开始进入真正的恢复期,这心里失落的自信又再次点燃。她开始体会那股融到自己精神力海洋中的奇特力量,并挖掘其中的特性。

    很意外的收获还是有了,克里斯汀发现这股力量并非是对自身精神力量的单方面限制,它好象是一种催化剂和练身器,在压制原本精神力运行的同时在强制改变精神力量的性质,让之逐渐和它成为一体并在精神力压制得到突破后表现出原本更强的活力。

    克里斯汀突然想到了以前看过的电影里男主角在腿上绑的沙袋。虽然这种力量在一开始是种累赘和压力,但只要自己能适应它并战胜它的压力,那本身的精神力量就会得到很大的提高,而且目前看来,这股力量从一开始就并非那种排斥性的力量,似乎在等待着自己完全接收一样。

    不管如何,所有的秘密总会有揭露的一天!克里斯汀一边按照自己的理解去适应这股力量,一边憧憬着自己神力恢复的一天。

    再次打开魔法斗气,连续一个小时的强力对抗后,塔露夏疲惫地退到了一边。倒不是克里斯汀进展神速,而是因为她的魔法斗气比上午表现出更强的后续爆发力,这是没有依靠光明之心进行精神力补偿所带来的第一次意外效果,克里斯汀已经学会用有限的精神力量来激发出更强的魔法能量来组成魔法斗气。

    “啊……克里斯汀妹妹……如果你一直这样恢复下去,其实剑术技巧已经不重要了,你完全可以用魔法斗气就可以打败任何骑士……”塔露夏羡慕地看着对方身上那层淡黄色的气雾状光晕,把剑插回了剑鞘,“难怪传言说你是伟大的女魔法剑士,看来你不需要使用攻击魔法就可以抵消掉一个传统剑士的战斗斗气。”

    是吗……可以后我的对手是神,他们的神力可不是轻松可以抵消掉的。克里斯汀想起了那场和光明战神的战斗,对对方那种具有强大破坏力的攻击感到后怕,而且看起来,战神并非使出了全部实力。倘若当时不是对方发动那种高强度神力攻击加速了他的神力消耗,或者当时还有其他光明神在场,难说自己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这里亡羊补牢。

    帝国宰相官邸。

    “大人……克里斯汀的魔法能力好象恢复了……”黑暗中,一个消瘦的男子全身笼罩在长袍下,神情冷漠而麻木,不时地捂着胸口咳嗽几声,看起来就好象得了什么重病。

    “我是迫不得已的……恩斯维特……”拉得维希尔转过了身,静静看着这狭小房间里的皇帝私人护卫魔法师,露出阴冷的表情,“现在只有等待时机,让克里斯汀和银狼做出一些惹火皇帝陛下的事情,那时候你的罪名也就少了很多,说不定还可以完全扳倒所有的罪名,成为英雄。”

    “我无所谓……我有我的誓言,我已经达成了成为皇帝陛下私人护卫魔法师的愿望,剩下的,就是战胜希克莱,对此,任何牺牲我都可以接受……”恩斯维特的脸色苍白,长期使用咒术已经使他的体质急剧下降恶化,强大精神契约力量在带来极大的满足感的同时,正在吞噬他的生命,“我并不是完全在帮你……”

    “哦……我知道,你有伟大的神在照顾你,给予你力量……”

    拉得维希尔讽刺了一句,他不懂魔法,只是听说咒术这样的魔法是通过消耗自身精神和生命能量来祭祀求得某位神灵的契约力量,越是强大的力量发动,就越会减少寿命、恶化身体。拉得维希尔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合作,没有任何挂虑,对方在达到他那单纯目的的时候并不了解自己这个帝国宰相的真实秘密,这是个很安全的合作环境。

    “全帝国的贵族都看着你,知道吗?你不是孤独的……”拉得维希尔脸色变得有点温暖,仔细地抚摩着手上的戒指,“帝国的敌人必须消灭,不然当所有的敌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光荣的凯恩斯帝国贵族就会失去自己的家园。”

    “那……宰相大人可以明说……”恩斯维特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快到了极限,于是不耐烦地说着,“还有什么人需要我除去?”

    “海格拉德斯……”拉得维希尔冷冷地抛下这句话,就出了房间。

    夜幕来临,在庞大的帝国皇宫中的后宫中,一场规格极高的聚会刚刚开始。

    从后宫大殿前的广场开始,一队队身穿华丽金色铠甲的皇宫禁军就如同雕像一样排出了整齐的欢迎仪仗,这些经过精心挑选的英俊官兵个头高大,身材魁梧,漂亮的铠甲在包裹他们挺拔身材的同时也对外炫耀着凯恩斯帝国的强大,但他们守护的,却只是一座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的皇家后宫而已。

    一群群各国贵族迈着优雅的步子在草坪上漫步,陆续走进那巍峨的后宫正殿,彩灯晃动中,一位位婀娜多姿的贵族千金轻摇小羽扇,或掩嘴遮面,或孤傲挺胸,莺莺燕燕、羞羞怯怯、斯斯文文,摇头顾盼中谈笑摆腰,个个国色天香、高雅端庄。

    极为宽敞的后宫正殿里已经聚集了数百位各国贵族和名瑗千金,一群群身穿高档礼服的仆从端着托盘,把一杯杯浓郁的美酒和新鲜的果汁送到宾客的手上,大殿的角落里,有支乐队正演奏着轻柔的曲谱,几个年老的贵族站在旁边听得摇头晃脑。

    “祝皇帝陛下健康!”

    年轻的帝国皇帝每走过一堆人群,就会听见一片颂扬和赞辞。他只是礼貌地以晚会半个主人的态度微微点头,然后又走望另一群人,和那些他认为有价值的人谈上两句。

    “啊……真是个伟大的皇帝!你看他的脚步,多么高贵,这是男人的典范……”一个身穿深蓝色华丽宫裙的年轻贵族小姐摇着小扇,痴呆地看着从面走过的特里希海利斯,脸色泛红,对着身边坐着的另一位身穿朴素雪白长裙的少女悄声说着,“哦……希维里小姐,您应该写首诗来赞美这个伟大的皇帝!这个美丽的夜晚不正是您文采发扬的最好机会吗?”

    “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已经不需要用累赘的文字来装点……”

    希维里知道面前的贵族小姐就是自己祖国的敌对、希洛王国福斯那顿亲王的小女儿波丽亚门塔郡主,但现在看来,对方似乎是那种长居深宫的娇气小姐,完全对国家大事一窍不通,能够吸引对方的,恐怕都是鲜花、衣裙、首饰和某些爱情的幻想,而当前希洛王国正在受到普洛林斯的侵略的事实却丝毫点燃不了对方的爱国热情。

    “这很需要!您不知道……时间可以让人苍老,但文字却可以记载永恒,这个美妙的一刻如果无法停留在历史里,这是对大陆的不公平!”波丽亚门塔显然很不满意,拼命地扭着头在人群里搜索着特里希海利斯的背影,一张小脸通红,“如果我能和皇帝陛下说上两句话,或许可以打消我对您的失望。”

    “哦……那您可以试试,波丽亚门塔郡主……”希维里目光游离,她已经对身边的希洛王国郡主失去了任何谈话的兴趣,只是紧张地在四周张望着,因为就在进入大殿不久,那个调皮的少女拉尔夏娅又不见了。

    “希维里小姐……”

    一个身穿和波丽亚门塔相比更为端庄高雅的黄色宫裙的少女微笑着走到这个特殊的角落,轻扭腰姿坐了下来,希维里赶紧礼貌地站起来行了个礼。

    “厄利珊露达公主殿下今天心情也不错啊!”希维里笑着对着黄裙的少女说着,然后亲切地握住了对方的手,“这是个嘈杂的地方,公主殿下可是一向不太喜欢这样哦!”

    “开心就好……我看你那么紧张,是不是在等‘他’啊?”

    由于两国的关系很密切,所以鲁修斯联合王国的厄利珊露达公主自然和普洛林斯共和国的名人希维里成为了闺中密友,她口中所说的“他”就指这次普洛林斯共和国使节团的格利亚斯将军。

    希维里的脸微微发红,有点尴尬地摇摇头说道:“他不来最好,这个环境可不适合他那样的军人。”

    “希维里小姐的未婚夫?恩,格利亚斯将军也算是个不错的男人!”一边的波丽亚门塔插上了嘴,脸上充满了崇拜的神色。

    “是吗?可他侵略过你的祖国……”希维里的脸色逐渐严肃,她实在不想看到一个王国的贵族小姐在有关国家的荣誉上麻木到这个地步。

    “优秀的男人是没有国界的……我从不吝啬对优秀男人的赞扬,起码我的教养让我必须对他尊敬……难道希维里小姐不愿意接受我的诚意吗?”

    波丽亚门塔的认真表情看起来是那么天真,对此,希维里和厄利珊露达都面面相觑,心里苦笑不已,也就不再和对方谈论这些话题。

    慢慢的,几位贵族千金依次前来入座,都加入了这场青春少女间的谈论,气氛逐渐热烈起来,腼腆的嬉笑中大家不约而同的都把话题集中到了那个帝国皇帝身上。而希维里和厄利珊露达则因为个性和观点比较接近,所以很少去理会这些充满懵懂爱情的话语,只在一边单独地寒暄着。

    大殿正门方向传来一阵骚动,一些堵在正门附近的贵族们纷纷避让。只见一位身穿高档裙袍的美丽少女在一群女官下陪伴下慢慢走进来。

    “戴林梅莉尔陛下……”一位负责接待的宫廷伺应官赶紧走了上去,“敝国皇太后陛下已经为您安排了位置……”

    “哦……不,我看那里很合适……”戴林梅莉尔微笑着环视了一下大殿四周,发现了某个角落聚集着大量的贵族少女,心里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我想皇太后陛下现在肯定很忙,我就暂时坐那里吧!”

    宫廷伺应官张大了嘴,因为他看见戴林梅莉尔指的地方居然是皇太后暗中安排的用来招待那些侯选未来皇后的女子的角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

    “啊!戴林梅莉尔国王陛下!”

    希维里看到那个和帝国皇帝平级的文德里克王国女王居然径直走到这样的角落,忽然有点紧张。在她的小呼下,四周的各国贵族千金都带着不同的表情,或嫉妒、或冷漠、或开心地纷纷站起来行礼,而且根据身份礼仪规矩,都必须是下位对上位的宫廷大礼。

    “我姐姐还没来吗?”戴林梅莉尔看了看这围成半圆的沙发,没有发现克里斯汀,心里就有点紧张。

    “您姐姐?哦……克里斯汀小姐啊……”希维里恍然大悟,赶紧摇头,“还没来,不过她的妹妹可来了。”

    “她有妹妹?”戴林梅莉尔迷糊了,“她什么时候有妹妹了?”

    “您怎么忘了?”希维特笑着看了看四周,想从中把某个少女给抓出来,“秦新不是收养过一个叫拉尔夏娅的妹妹吗?克里斯汀小姐是秦新的姐姐,那自然也就是拉尔夏娅的姐姐了!”

    “哦……”

    原来这样,她们都不知道其实秦新和克里斯汀就是一个人。戴林梅莉尔尴尬地点点头,表示有印象,于是挨着希维里坐了下来,四周的贵族小姐一下子都停止了议论,各种复杂的心情表露在脸上。

    在圆形大殿的另一头靠墙的地方,是一圈台阶围绕的宽敞主位,菲丽罗尔皇太后整开心地坐在位置上,四周的各国代表都纷纷聚集着,向着这个慈祥的贵妇致敬问候。

    菲丽罗尔一边应和着贵族们的问候,一边用眼睛仔细看着对面角落里的那群少女,还不时地点头,露出微笑。

    “希克莱男爵,看那些孩子们多可爱!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菲丽罗尔笑着对身边站立的老人说着,“我们都老了,想当初,先皇第一次遇见我的时候,您也是陪着先皇身边。”

    “呵呵,那时候臣刚刚成为先皇的私人护卫魔法师呢。”路得谦和地对着皇太后说到,对方这席话又让他想起了前皇帝克劳斯特。

    “以您的眼光,认为谁比较合适?”菲丽罗尔眼睛都快笑成一条缝,用扇子遮住嘴,悄悄地侧身询问路得,“皇帝也不小了,这帝国不能没有继承者,你这个当老师的,也应该站出来说他两句。”

    “皇帝陛下为国操劳,淡漠儿女之情,应为我帝国贵族效仿才是,不过这选后之事也确实该有所考虑了。”路得看到了皇帝在一群大臣间谈论事情,感慨这个帝国空有大群贵族,可真正关心国家的人却寥寥无几。

    “对了,听皇帝说,你失散以久的孙女今天也要来,看他的表情还挺神秘的,希克莱男爵也想对我这老婆子保密吗?”菲丽罗尔皇太后笑嘻嘻地抓住了路得的手臂,身体离开了座位,然后在路得的带动下朝皇帝走去。

    “皇太后陛下费心了,我那孙女久未归家,性情古怪,恐惊吓了您和皇帝陛下。”路得尴尬地笑着,一边紧看着大门方向。

    “希克莱男爵还是那么幽默,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好吓人的!”菲丽罗尔一边回了几个贵族的礼,一边侧头看着老人,“好歹她也是我帝国贵族出身,也比某些不知好歹的野丫头要强百倍。”

    “是啊!是啊!”

    路得脸上都要苦出水了,他猜出对方说的野丫头是谁了,可现在他说什么都晚了,只好看克里斯汀的表现了,能得到菲丽罗尔皇太后的谅解的话,那克里斯汀就真算平稳度过第一个大关。

    “伟大的水精灵,褪去你的羞涩!”

    大殿的一角有点热闹,只见一堆年轻的帝国贵族整围绕着一位身穿紫色礼裙的美丽少女。只见少女面前的桌子上用几百个透明水晶酒杯堆砌成一座高高的透明金字塔,塔的最底部是个扁平的大托盘。几个宫廷仆从按照这个少女的指示把一瓶瓶鲜红的葡萄酒给倾倒在托盘里,只到酒液快要淹没托盘边缘。

    魔法咒语的吟唱下,托盘里的红色酒液开始出现有活力的自然回旋流动,速度越来越快,可就是没有一滴酒在高速旋转中洒出托盘。四周的年轻贵族们都发出一声声喝彩,不光是因为这魔法,更多的还是那个少女娇美可人的相貌。

    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睛在托盘和少女身上来回转动,这些帝国贵族们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女是谁,可每个人从一看到她开始,就进入了痴迷的幻想状态,如今又配合着对方进行这样的魔法,已经忘却了这个大殿晚会的主要人物。

    一团水雾状的魔法能量渗透到了托盘中的红色酒液中,这时候奇特的现象出现了,一丝丝酒液居然开始顺着最底层的酒杯高脚往上流动,像一条条红色的小蛇蜿蜒向上,然后一缕缕地钻进酒杯里打着滚,接着又从酒杯里分出新的酒液细流继续向更高层的酒杯进发。

    无数的红色小蛇慢慢汇集成片,华丽的红色潮流由下自上把每只酒杯装满,到最后,托盘里已经没有一滴酒了。

    人群发出了欢呼,连远处的帝国皇帝和皇太后都惊动了。两个帝国身份最高的人都侧目望去,一眼就看见了在贵族群中的那个活泼少女。

    “现在,大家可以喝了!”少女狡猾地退到一边,并没有去接那些酒杯,反而从身边的侍从手里接过了另一杯酒,然后得意地看着一群贵族蜂拥而上。

    “轰!”

    所有的酒杯都突然裂成碎片,整个红色的金字塔发生了倒塌,鲜红的葡萄酒如瀑布一样从垮塌的水晶塔上倾泻而下,然后落在托盘上又飞溅而出,把靠近的每个人都扑了一身。

    “哈哈!太好玩了!”

    少女都要笑弯腰了,那些遭到戏弄的贵族不但没有生气,还一个个一边掏出手帕擦拭一边大肆赞扬,有几个人甚至紧走到少女身边,邀请对方在今天晚会上跳舞。

    “拉尔夏娅!”

    希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了人群,一边抱歉地对着四周成红色落汤鸡的贵族点头,一边拉着对方的手朝座位走去。刚死死按到位置上还没来得及教训,就发现正门方向又出现了变化。

    “克里斯汀;海利斯;希克莱男爵小姐前来问候皇太后陛下!”

    唯一的宫廷接引辞唱居然发生在一个听起来有点陌生的贵族小姐的进场过程,全大厅的人们都停止了说话,然后都好奇地把头扭向了大门。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极品狂仙武尊战天神决异乡口福人型暴龙在异界无限之我写的无限云中子异界游隋末逐鹿记封神旧事穿越三国之绝色小乔酷韩汉魏文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