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宫廷危机(一)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宫廷危机(一)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武道霸主修真百年归来最强特种兵之龙刺临高启明至尊战神武侠世界大冒险国民CP侠行天下我是杀毒软件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寒门状元绝世皇帝    “克里斯汀,皇帝陛下来看你来了……要不要我继续说你还没醒?”路得小心翼翼地走进克里斯汀的卧室,然后笑着对着床边两位还在悄声说笑的少女说到。

    “他还真以为我重伤不起啊……呵呵,这个傻皇帝!”

    由于神力斗气的防护效果大大降低了弩箭的速度,再加上受伤后克里斯汀的自我紧急处理,所以她身上的伤势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倒是当时倒在皇帝怀里那个动作把皇帝给吓坏了。原因倒很简单,只是克里斯汀不想在当时的场合去解释那些战斗结果,或是面对那么多人去解释装束的变化,干脆来个装晕回避了事,不过这样一来,还真把所有的人都糊弄过去了。

    克里斯汀捂着嘴,对着床边的拉尔夏娅狡猾地挤了下眼睛,“你还是去看看塔露夏姐,她才需要照顾呢。”说完,转头面向了路得,“这可不好,我要是还装重伤的话,估计他天天都要来了,说不定又要把我接到皇宫里去,干脆今天就一次性把他给打发了吧。”

    “有科尔诺威特在那里看着呢!我……我不去,塔露夏姐不喜欢我……”拉尔夏娅撅着嘴,摇摇头,一边眼睛红红的,“昨天晚上她还在责备我为什么当时不出手帮助你们……其实我……”

    “行了,我知道……当时那么多敌人,就是换了一般的男人也会吓得失去方寸的,其实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克里斯汀捏了下拉尔夏娅的鼻子,“你这个傻丫头,还真把别人的话当成一回事,塔露夏姐是无心的。”

    好不容易支走了拉尔夏娅,克里斯汀这才把被子盖好,端正了姿势,然后给路得递了个眼色,表示皇帝可以进来了。

    将尼根隆得公爵全家打入囚牢,接着在全城实行戒严,几乎一整夜特里希海利斯都在处理这些他认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在他的命令下,皇家禁卫军还暂时软禁了不少和尼根隆得公爵关系密切的几家帝国贵族,因为他不太相信这针对克里斯汀和米利罗娜两位身份特殊的少女的暗杀行为只是尼根隆得一家所为。

    看到希克莱男爵和拉尔夏娅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从卧室里出来,特里希海利斯心里就是一紧,他不知道对方到底虚弱到什么程度,不过现在的他,内心的愤怒又上升到一个程度,暗暗发誓这次绝不放过任何顽凶。

    皇帝怀着糟糕的心情一走进克里斯汀的卧室,就看见少女正静静地坐靠在床头,薄被外露出一截洁白的便裙,再看看对方的脸,好象气色好了很多,一双大眼睛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克里斯汀恬静的摸样让皇帝内心的郁闷一下消散了不少,赶紧露出笑脸,快步上前,不容反对地一把握住了克里斯汀的小手。

    “尊敬的皇帝陛下,不会在意我无法行礼吧?”克里斯汀笑着轻轻挣脱了皇帝这亲昵的问候,把手缩进了被子。

    “朕很难过,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朕总算放心了……”皇帝微红着脸,语气有点低沉,“都是朕的错,朕昨天应该一直守着你才对……”

    “算了,那些人都是计算好了的,就是昨天不下手,他们也会找其他的机会的……”克里斯汀盯着皇帝那张忽然腼腆了许多的表情,发现皇帝似乎真的很在意自己,如今的皇帝就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般拘束惶恐。

    其实如果他不是皇帝,或许还是个很不错的人,只是这皇帝身份让他无形中被迫拥有了很多独特的东西。克里斯汀心里叹了口气,回想着皇帝从见自己第一面到现在的种种行为,她忽然发现皇帝其实和海格拉德斯还是有着很大区别。海格拉德斯也喜欢自己,可是行为很复杂,虽然从不标榜自己的身份,可无形中对自己的喜爱却添加了些许投机性的政治目的。而皇帝恰恰相反,虽然他习惯性地总在以他的皇帝身份在表露他本人的地位和权力,可对自己的喜欢却非常单纯。同样的优秀男人、类似的社会高层身份,可两种不同社会权利制度下培养出的感情态度却如此反差。

    “其实皇帝陛下应该多多关心米利罗娜小姐才是,她的身体可不比我……”克里斯汀忽然想到了米利罗娜,不知道对方现在身体如何了。

    “哦,还好,我已经把鲁尔西顿男爵招进宫了,现在他正在米利罗娜身边……”皇帝赶紧说道,“宫廷御医说她的伤势还不算太严重,只要多休息就好了……不过,不知道谁泄露了,让母后知道了这件事情……”

    “有皇太后陛下的关心更好啊。”克里斯汀点点头,只是心里在猜想菲丽罗尔会怎么看待这次暗杀,毕竟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淡漠政治的女人其实比她这个儿子头脑要清醒许多。

    “你放心吧,现在朕已经加强帝都和皇宫内外的防备,朕决定了,今天下午就派人把你接进皇宫!”皇帝一下站了起来,表情坚定,“朕要彻底调查所有的线索,让那些胆敢挑衅的人全部得到惩罚!”说到这儿,皇帝的眼里又露出了杀气。

    彻底调查帝都的贵族?这帝国贵族想要暗杀自己完全可以理解,但伤害米利罗娜就不好解释了,毕竟帝国贵族们是软是硬都希望把鲁尔西顿男爵及其领地给拉过去,杀了米利罗娜在逻辑上是完全行不通的。难道这真的只是玛沙单方面的嫉妒吗?

    克里斯汀静静地思考着,忽然她脑子闪过了昨天海格拉德斯那一反常态的平静和低调,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出现。

    啊……难道这又是海格拉德斯在背后煽动的结果?利用这些少女的嫉妒心来分化帝国贵族集团,然后刺激皇帝对帝国贵族进行清洗,以增加帝国的内部矛盾,甚至是破坏帝国朝廷和外国同盟之间的关系!?克里斯汀又想起了在叶尔贝斯城海格拉德斯曾经说过的话,对方一直在暗示帝国皇帝早就对帝国贵族势力不满,那他一定会找一切机会来撮合这两者矛盾的激化。

    以海格拉德斯行事狡诈的个性,克里斯汀不太相信海格拉德斯会亲自主导这样的暗杀,而且当时的敌人显然把自己当成了最主要的敌人,以海格拉德斯对自己的态度是不太可能这样做的,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海格拉德斯在幕后进行煽动,想要破坏鲁尔西顿和帝国的联姻合并计划,但是中了计的贵族小姐出于愤恨却把主要目标对准了自己。

    “你脸色不好啊,克里斯汀小姐……”皇帝发现克里斯汀的脸色有点紧张,以为对方又回忆起暗杀的事情,于是赶紧换上了笑脸,打消了马上回宫的想法,打算继续陪坐在床边,“是不是还在害怕?放心,有朕在这儿,看谁还敢动你一下!”

    “不……只是有点累了……”克里斯汀摇摇头,把脸侧向一边,“皇帝陛下还是回去吧,今天下午我让我爷爷陪我进宫去看米利罗娜。”

    可怜的人,昨天她是多么得勇敢,又是多么得无助……朕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无法完全保护,还有资格做这个帝国的皇帝吗?不,朕绝不能放过那些人!他们越是想要得到的结果,朕就偏不让他们如意,哪怕是皇太后也在为他们做主,朕也要维护帝国皇室、维护一个帝国皇帝的尊严!

    特里希海利斯一咬牙就快步冲出了卧室,然后在皇家禁卫军的簇拥下风风火火地就朝皇宫赶去。

    “爷爷,昨天晚上皇帝陛下到底给你说了什么?”

    克里斯汀临时将科尔诺威特和路得叫到了房间里,打算把自己的安排提前公布。

    “皇帝陛下在征求我的意见,看怎么处理尼根隆得公爵……”路得叹了口气,“尼根隆得公爵是帝国目前的军务尚书,虽然脾气不好,但对帝**队的管理很在行,而且很多军团的将军都曾经是他的部下,这样的帝国传统大贵族仇视你也算正常,但要暗杀的话……”

    “爷爷也不相信尼根隆得是这次暗杀的主谋?”克里斯汀点点头,“但是他女儿玛沙派人潜伏皇家狩猎场偷袭我、杀死波丽亚门塔郡主已经得到证实,她本人畏罪自杀更是不可诋毁的事实,所以我希望爷爷能疏通关系去看看尼根隆得公爵,问清楚一下好。”

    “恩……我也担心这里面有其他的问题,如果真是玛沙小姐自己的嫉妒心做傻事还好,就是怕她是受了他人的煽动,想要混乱帝国内部……”路得的脸色慢慢严肃,“这些帝国贵族表面上看起来很团结,但是私心很重,我怕有人趁机大造文章以讨好皇帝换取对贵族集团的谅解,甚至谋划取代尼根隆得的军务尚书位置!”

    “哼!还不是一群鬣狗……吃了别人吃自己人……”科尔诺威特鼻子里冷哼一声,眼睛里满是愤怒,“就算他是无辜的,可也是那群人的同党之一,要怪只能怪自己女儿德行不好!”

    克里斯汀沉默了一下,她对科尔诺威特的话也比较同意,但是她不希望有人故意利用这样的事情来恶意制造矛盾,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果帝国真的这样在统治层发生巨大的负面动荡,那最终倒霉的还是老百姓,不光不能阻止大陆上的战争,说不定还会打破某些平衡。

    “科尔诺威特,现在给你个任务,不管你是否同意,我都希望你能接受并执行!”

    克里斯汀忽然抬头对着科尔诺威特说着,在得到对方坚定的回答后,才继续说道:“你在卫队里挑选十个人,你亲自带队去保护鲁尔西顿男爵。我总有个感觉,这此的暗杀不光是针对我,伤害米利罗娜也绝不是那个私兵临死的报复,所以我不希望再出什么混乱局势的意外!”

    “克里斯汀要我去保护那个鲁尔西顿的老狐狸!?”

    科尔诺威特的口都张大了,因为整个银狼的人都对萨默斯特恨之入骨,能放弃暗杀萨默斯特已经是看在克里斯汀和海格拉德斯的面子了,谁知道眼下克里斯汀却要自己去保护这个几年前间接引发那次帝国内部贵族清洗的凶手,刚刚的服从态度马上发生了强烈改变,一张脸因为情绪变得发红。

    “哎……本来我想等事情过了再给你们说的,算了,就告诉你们吧……”克里斯汀于是把萨默斯特暗中投诚的内容悄悄告诉了对方,只是隐瞒了萨默斯特的真实背景,“……就这样,为了米利罗娜,他已经后悔他曾经做过的事情,所以我不希望再出现其他的事情,为了银狼几万弟兄的前途和生命,你一定要保护好他!”

    “好……我去做!”科尔诺威特得知鲁尔西顿已经在暗中成为了银狼控制下的钱库,这心里也掂量了一下,想了想,咬牙点头答应,“其实我也很同情米利罗娜小姐,听您刚才说她的心上人阿尔佛雷德死了,我还真替她担心,哎……可惜她有这样一个父亲……”

    “拉尔夏娅,你在外面吗?怎么不进来?”科尔诺威特刚说到这儿,只见克里斯汀突然做了个停声的动作,然后平静地看着紧闭的大门轻声说到。

    科尔诺威特一楞,刚扭头,就看见门开了,只见拉尔夏娅捧着一盘子水果和饮料笑着走了进来。

    “姐姐,你们这么神秘啊……呵呵,爷爷,你也给我一个事情做吧!”拉尔夏娅乖巧地把水果递给了克里斯汀和路得,一脸天真的看着两人,“我也想为你们做点什么……但是我怕我做不好……”

    克里斯汀看了眼路得,见对方情绪没什么变化,于是点点头说道:“也好……你是我妹妹,有件事情放其他人做我还不放心,塔露夏也受伤了,现在也只有你去了……”停了一下,对着科尔诺威特轻轻摆手,“科尔诺威特,麻烦你去我的书房,把抽屉里几封信拿过来。”

    等科尔诺威特刚走,克里斯汀就严肃地轻声说道:“你今天下午陪我进宫,然后代表我留在皇宫里去陪米利罗娜小姐,用你的魔法保护她,顺便帮我留意所有前来看望她的人,知道吗?”

    “好啊好啊!”拉尔夏娅眼睛一亮,笑得跟朵花一样。

    “呵呵,这丫头……”路得对眼前这对养孙女简直喜欢得不得了,看到拉尔夏娅如此乖巧,这身为爷爷的虚荣简直无法形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你可要像你姐姐一样懂规矩。”

    “宫廷礼仪我也会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拉尔夏娅好象是受了天大的侮辱,忽然脸色一沉,小嘴撅得老高,然后小跑出门。

    “这……”路得和转身回来的科尔诺威特都一楞,不知道这个少女又怎么了,不过看到克里斯汀一副谅解的微笑,也只好不再去过问。

    “这信……”科尔诺威特把四封信递给了克里斯汀,又忍不住好奇问到,“看起来这信您已经事先写好了。”

    “呵呵,是啊,我一直在犹豫是否交出去,不过现在看来,也是时候了……”说到这儿,克里斯汀的表情非常严肃,“这一封,你派人送给鲁修斯联合王国的厄利珊露达公主殿下……”

    “小姐,鲁修斯联合王国的代表团今天上午刚离开雷兹多尼亚……”科尔诺威特尴尬地接过第一封说着。

    “那就派人去追!必须送到!”克里斯汀斩金截铁般说到,然后不等科尔诺威特继续回答,又递给了对方一封,“这一封,是给海德堡领主汉娜莱契夫人的,她现在走了了好几天了,你派人慢慢跟过去就行了……”

    第三封递了过去,“这一封,是给梅萝蒂长公主的,要最快的速度送回去!”

    最后一封递了过去,“这封信的内容本来几天前就应该直接说给雷恩的,但前三封不交出去,这话我也不敢说,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派人把信送给他……”

    科尔诺威特糊涂地看着手上这一叠详细交代对象的信件,脸上满是疑惑,不过听到对方一直用很严肃的口吻在说着事情,知道一定很重要,于是立正行礼,快步跑出了房间,不一会,就听见他的大嗓门在男爵府里吆喝开了。

    “你……你一直在关注一些事情吗?”看到克里斯汀这一连串对部下的指挥,路得一直在保持着沉默,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信里面写的什么,但是他觉得克里斯汀肯定在处理一个连环相扣的大问题,而这个问题,就和大陆局势有关。

    “是的,我不想发生战争,如果要发生,我希望大陆的损失降到最低点……或者说,起码银狼不要卷进去……少一份争斗,就少流一滴血!”克里斯汀叹了口气,“爷爷,也许您当初说得对,我有必要对这个大陆付出我的心,也许开创新的世界我无能为力,但为这个世界尽量保留一份安定就是我的责任。”

    “恩,我相信你……你不用去解释信的内容了,我相信你不会乱来的。”路得欣慰地点点头,但是精明的眼光一闪,“不过我很好奇,你的信都是递给了一个大矛盾的分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在尽量解除这个大矛盾冲突明显化的外部支持?”

    “呵呵,爷爷是说我为什么单单没有给海格拉德斯任何信吧……”克里斯汀笑了起来,伸手扶去几丝乱发,“爷爷,您认为这次暗杀对谁最有利呢?”

    路得眼睛一亮,呼地一下站了起来,紧张地在房间里来回走着,“你说的没错……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也是我昨天晚上没有给皇帝陛下说的话,看来你也觉察到了!”

    “是的,现在凯恩斯帝国在波丽亚门塔郡主死亡的事情上很被动,波丽亚门塔和玛沙都死了,她是否参与暗杀无从考证,但无论是何种原因,都不好给希洛王国彭麦斯一个解释,以帝国的高傲态度,很可能会单方面敷衍,甚至是最终不以理睬,这样结果肯定会触怒希洛王国。”克里斯汀严肃地说着,“这样的处理态度,会在其他盟国里引起连锁反应,虽然表面上这些盟国不会公开对帝国指责,但肯定会偏向希洛王国,这样一来,凯恩斯帝国的实际力量已经大不如前了,反而普洛林斯共和国丝毫不受损失还少了不少敌人。”

    “恩……这样局面普洛林斯共和国是最愿意看见的,而且以皇帝陛下的个性,如果真得让他查出点帝国贵族内部有人暗杀你,那大清洗是不可避免的。失去了外部支持,内部又出现矛盾,如果普洛林斯在挑衅一下,那皇帝精心布置了几年的准备工作就全费了!”路得长叹一口气,似乎有点无能为力了,“到时候,特里希海利斯将独自面对国内的反对势力和普洛林斯共和国。”

    “所以我必须提前做些事情,以剪除掉海格拉德斯现在形成的部分优势!”克里斯汀笑着将路得招回了身边,“鲁修斯联合王国厄利珊露达公主殿下已经向我暗示了她的国家不想参战的愿望,但是又怕普洛林斯强制干预,所以我以银狼军团牵制海格拉德斯和帝国为援助条件去坚定她的信念。”

    “恩……这是个好办法,但银狼现在的实力……”路得摸着胡子缓慢点头,但又有点担心这实际效果,“就我所知,银狼现在总兵力不过两万多,要防备海德堡都差点,还有多少兵力去支援鲁修斯联合王国?听说你和文德里克王国女王陛下闹了点小情绪,还不知道银狼怎么处理……”

    “这不怕,我不是都说了鲁尔西顿现在已经被我控制了吗?我给雷恩里的信里以我和伦贝斯的共同态度让他回去后马上扩军,争取在明年春季前成立十个或更多的野战军团,以那里周遍的奴隶城邦人口完全可以做到!”克里斯汀微笑着拿起了果汁边喝边说,一边的路得眼睛又亮了,“金钱和物资萨默斯特会送来的,所以文德里克是否再继续公开支持我并不重要的,再说了,我可以制造出一个索罗商会,就可以制造出更多的商会来购买文德里克王国的铁矿!”

    “那……那你以前说的那个黑暗帝国的长公主?”路得一直对这个名字有点耿耿与怀,不过之前听说了一大段故事后,这才勉强接受了黑暗帝国和克里斯汀结盟的事实。

    “这是个关键,黑暗帝国掌握了最先进的海上战舰建造技术和优秀的武器装备,我让她帮银狼训练海军,建造标准的亚罗特帝国大型战舰,所有的建造和训练资金我来提供,如果局势紧张,我让她的海军直接帮助我运送银狼军团到任何地方!而我可以保证为她返攻黑暗次大陆提供全部的后勤保障!”

    “哈哈,你这样一说,我也可以猜出给汉娜莱契的信是什么内容了!”路得大笑起来,身体因为兴奋还在微微颤抖,“你肯定是表示为她复国提供全面支持,但是条件是为银狼留下部分在南大陆的发展空间,并同她一起牵制斯托克王国,以防止斯托克王国倒向帝国或共和国!”

    “恩,但是条件很大,我代表银狼放弃索罗商会的全部资金依赖,所有索罗商会的资金援助都给她!甚至鲁尔西顿的部分援助我也可以提供她一部分!”克里斯汀说到这儿,脸色有点不自然,“当然了……这都只是我的单方面行动愿望,就算全部实现,也只是间接威吓海格拉德斯和凯恩斯帝国,如果帝国皇帝依然单方面发动战争,我也没办法了……”

    “呵呵,克里斯汀啊……”路得越来越欣赏眼前这个两年多不见明显变化的孙女,看到对方思考如此细腻,这心里非常高兴,“其实你也在无意中阻止皇帝陛下的扩张**……米利罗娜……难道你不愿意她嫁给皇帝吗?以我的眼光来看,你和米利罗娜是唯一可以化去特里希海利斯心中野性征服欲的女人,你是不愿意的,就只剩下米利罗娜了……”

    “可是米利罗娜……”

    克里斯汀心里也很矛盾,因为她也承认米利罗娜的性格确实不错,对皇帝来说,这样的性格确实对他的生活有很大的正面效果,但是米利罗娜到如今都还深爱着阿尔佛雷德,想要在隐瞒阿尔佛雷德死亡的情况下改变米利罗娜的选择实在很难,而且暗中引导对方强制去接受皇帝在克里斯汀的观念里也是种不道德的行为。

    “我知道……就慢慢来吧,说不定皇帝还真的会喜欢上米利罗娜,米利罗娜也会喜欢上皇帝的……”路得和蔼地笑着,他也不想去增加克里斯汀的心理负担,“一切顺其自然,你我也不要太过插手……你好好休息,今天下午我们好进宫去看她……”

    哼,海格拉德斯,我倒要看看最后的结果是你控制得住,还是我控制得住!克里斯汀也不再说什么,只好点头,默念完心中这段话后就静静地缩回了被子里,慢慢地就迷糊睡去。

    帝国宰相府。

    宽敞的书房里已经挤满了大大小小帝国贵族,一个个围着拉得维希尔侯爵神色难堪,有几个还特别激动,拳头都握紧了。

    “宰相大人,如今尼根隆得公爵已经被关押了,皇家禁卫军还在到处调查抓人,不知道皇帝陛下又会把哪家贵族给抓了……”一个贵族在角落里忐忑不安地说着。

    “以皇帝陛下对我帝国贵族的了解,他绝不相信此事只是尼根隆得公爵一人所为,如果他查不出什么头绪,恐怕皇帝陛下不会干休……”帝国商务尚书皮特伯爵冷冷地说着。

    这一句话把所有在场的帝国贵族都吓了一跳,有几个都开始瑟瑟发抖了,他们似乎都想起了几年前那次大清除的场面。

    “那就让皇帝陛下如愿……不然波及我们在场各位总不是好事情……”

    拉得维希尔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身边最近的几个贵族都知道宰相肯定有好注意了,赶紧把身体前倾,耳朵都竖直了。

    “皇帝陛下对我帝国贵族最在意的倒不是雷兹多尼亚城内的人……”拉得维希尔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人,语气低沉,“皇帝陛下的怒气不得不消,但落在我们头上,对他没有实际上的收获,所以……”

    皮特伯爵端起了酒,小泯了一口说道:“宰相大人选好目标了吗?”

    “就……叶尔贝斯侯爵那个嫩小子吧……他好象很反感皇帝陛下对他封爵领地的撤消啊……”帝国农业副大臣卡赭莱子爵阴笑着摸着他那山羊胡子说到,“而且上次他不是暗杀过克里斯汀一次吗?”

    拉得维希尔突然眼冒凶光瞪了眼卡赭莱子爵,吓得对方赶紧捂住了嘴。

    “哦?原来上次煽动恩斯维特暗杀克里斯汀的就是他啊……”拉得维希尔露出嘲讽般的微笑,四周的贵族一下全部会意,个个努力点头,也露出装摸做样的诧异,配合着拉得维希尔,看到四周的人都那么懂事,拉得维希尔这才受回了刚才了目光,“虽然也只是谣言,不过,皇帝陛下应该会圣断的……好吧……各位准备一下,我们要把玷污帝国贵族荣誉的败类给清除掉,也是为了皇帝陛下早日安心……”

    原本紧张的气氛一下就消散了,这些害怕皇帝顺藤乱摸瓜的行为伤到自己的帝国贵族们此时都乐开了怀,一个个奸笑着,仿佛叶尔贝斯侯爵这次成了他们的大救星。

    “贝兰斯伯爵大人,您先等等……”

    帝国贵族依次退出房间,可当帝国税务大臣林西•;德•;贝兰斯伯爵从身边错过的时候,拉得维希尔突然喊住了对方,一时间还没有退出房间的其他贵族都吃惊地回转了身,不知道这个老实出名的贵族怎么突然被宰相关注上了,不过从语气上看,绝不是一般的问候或是商量事情,于是在场的人有幸灾乐祸、有同情的、有看笑话的,各种情绪下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个老人身上。谁知道拉得维希尔一挥手,这些想要看热闹的人都搭下了头,只好一一退出,心里各自猜想着自己的判断。

    当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拉得维希尔这才开口说道:“贝兰斯伯爵,我听说您的小儿子正在和希克莱男爵家的二小姐来往,不知道是否有此事……”

    “不……不,都是谣传……”老贝兰斯汗都吓出来,他现在总算见识了宰相的情报收集能力,连这样私下的事情对方都可以掌握。

    “不……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拉得维希尔和蔼地笑着,“我们都老了,这小儿女的感情我们是体会不出来的,但只要他们幸福,就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福气喽!”

    “是啊……是啊……”老贝兰斯不知道拉得维希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知道,对方越是这样平静谦和,就越是有问题,于是心里比开始更加紧张了。

    “听说这拉尔夏娅几年前失散在普洛林斯共和国,这次皇帝陛下生日庆典才回家,而且她的个性很怪,谁的话都不听,只听她姐姐克里斯汀的……”拉得维希尔笑着端起了酒,“是个不错的孩子,您的儿子应该感到幸福……”

    “宰相大人的意思是?”老贝兰斯心一横,死活都是这一次,他打算直接打探出对方的态度。

    “拉尔夏娅小姐和她姐姐克里斯汀小姐感情很深,克里斯汀小姐深受皇帝陛下青睐,所以我想请贵公子多多周旋一下,也好体察上意,以免我帝国贵族多受磨难啊……”拉得维希尔叹了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其实谁都希望自己的子女不要受我们大人的影响,所以,我个人很支持您和希克莱男爵家联姻,毕竟希克莱男爵大人也是我帝国有名望的贵族啊!”

    “下官明白、明白……”老贝兰斯拼命点头,赶紧退出了房间。

    当所有的人都退出去后,只见书房一侧的小门开了,一个全身笼罩在魔法师长袍里的男子走了出来,一边抹去头罩,一边还在拼命咳嗽,好象已经憋了很久一样。

    “恩斯维特大人……你好象病又重了……”拉得维希尔自从得知对方暗杀海格拉德斯又失手后,就越发讨厌这个病入膏肓的前皇帝私人魔法师,于是冷笑了一声,头都没回,“又有什么新消息了?”

    “宰相大人,我发现希克莱的一个老朋友最近在帝都活动频繁,而且此人魔法能力出众,不亚于希克莱。”恩斯维特的身体又比上次更差了,佝偻着背,脸色非常难看,但是依然冷漠阴沉,“我无意中发现这个人经常出没‘萨莫特香水店’……”

    “……”

    拉得维希尔的脸色大变,身体居然也开始颤抖,仿佛这个消息掀起了掩藏在心里的一坛死水。

    “我还发现此人经常带着大堆香水往希克莱男爵家跑……”恩斯维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

    “恩……我知道了……”拉得维希尔按下内心的惶恐,闭上眼睛躺靠在椅背上,“对了,你去一趟叶尔贝斯城吧,这是个洗脱你罪名的好机会……老这样躲躲藏藏也不是好事情,其他的我来处理……”

    恩斯维特略一躬身,又走回了那道小门。

    难道希克莱真的调查出什么了吗?拉得维希尔闭着眼睛,脑子里不停地回旋着一些想法。

    帝国皇家休闲行宫,普洛林斯共和国外交团驻地。

    “尊敬的海格拉德斯阁下,下官有个疑问……”

    伦贝斯笔挺地站在海格拉德斯面前,冷漠地看着对方艰难地自我处理着胸前的伤口。

    “哦……伦贝斯将军啊……”一边将鲜血染红的纱布丢在地上,一边把药涂抹上,海格拉德斯若无其事地忍受着疼痛,表情坦然平静,“阁下可是很难得提问的,这是您和其他将军最大的不同,我认为这是您比其他人更聪明的表现……”

    “阁下……是否您早知道有人要暗杀克里斯汀小姐!?”伦贝斯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杀气,似乎如何不得到合理的解释他就要做出点什么一样,“还有拉尔夏娅小姐,她一直不愿意离开您,为什么会突然那么听话回她姐姐那里?”

    海格拉德斯停住了手上的工作,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威武将官,一种由衷的敬佩和欣赏从心里冒出。

    克里斯汀的身边一直缺乏如此冷静的人,以前有雯娜在帮忙,但雯娜的表现显然得不到克里斯汀的赞同和欣赏,现在完全是克里斯汀一个人在支撑,如果伦贝斯真回到了克里斯汀身边,那银狼……海格拉德斯一边打量着面前的人,一边想着。

    “哦……可以这样解释,虽然我是个很敏感的人,但如果我给阁下说,我并不知道暗杀会在昨天发生,您会相信吗?”海格拉德斯巧妙地把握着词句,尽量做到既不承认,又不隐瞒,“另一个问题,拉尔夏娅已经是大人了,她如何去选择自己的路,我无法干预,虽然我也很喜欢她并一直把她当妹妹……”

    “那阁下是承认了……其实您早知道帝国贵族内部有人会在这几天暗杀克里斯汀,但您并不打算去提醒克里斯汀小姐,而是借她的能力去消灭您的对手。”伦贝斯无奈地转过身朝外走去。

    “等等,伦贝斯将军……”海格拉德斯赶紧喊住了高大的将军,语气变得有点严肃,“您是我共和国的将军,难道阁下不愿意看到您在战场上的对手少一点吗?”

    “但是……阁下是在借助一个您所爱的女人在玩弄政治把戏……这是伤害她……”

    伦贝斯说完,再也不停步,大步地走出了房间。

    海格拉德斯的表情现在特别难看,因为这是唯一一个敢于给自己这样态度的部下,只见他默默地把新纱布裹在身上,就带着冷冷的笑容陷入了沉思。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侠道行超级恶魔书超级骷髅兵甲申天变无为传说重生之齐人之福神剑永恒末世系统红顶位面商人洪荒之不死小强踏上巅峰殖民美利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