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动荡(二)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动荡(二)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武侠之父东京绅士物语万古神帝最强炊事兵白银之轮重生弃女当自强八零后修道记韩警官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阴阳鬼术红色苏联网游之逆天戒指    克里斯汀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正漂浮在一片黑暗的世界,到处都是跳动闪耀的星星,流窜的星光不约而同得朝一个方向而去,似乎那里存在一个看不在的巨大黑洞。

    “克里斯汀姐姐……”

    克里斯汀正在迷糊好奇,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一回身,只见米利罗娜一身雪白的裙子飘到了自己身边。腼腆而微红的脸上是平静的微笑,长长的头发在身后飘舞,依然是那么清纯无瑕,但克里斯汀居然会产生很冷的感觉。

    “米利罗娜小姐,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克里斯汀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觉得气氛有点怪异。

    “我要回家了,阿尔佛雷德在那里等我……”米利罗娜动情一笑,身体就错过克里斯汀,然后慢慢朝那个吸收着无数星星的黑洞飘去,一边还回头对着克里斯汀轻摇小手做告别状,“这辈子能认识克里斯汀姐姐和阿尔佛雷德少爷是我最幸福的事情,希望姐姐也一定幸福……”说完,再也没有回头了。

    看着米利罗娜那逐渐远去的身体,克里斯汀的表情慢慢凝固起来,就在米利罗娜的身体即将溶入那片黑暗中的时候,只听见克里斯汀忽然高声喊了起来:“别过去!米利罗娜~~~!”

    一片浑浊的雾气从米利罗娜消失的那一瞬间的光点中猛冲而出,克里斯汀只觉得脖子似乎被什么人给掐住了,连呼吸都无法进行,胸口越来越难受,已经快憋死了!

    “啊!”

    克里斯汀一坐而起,猛力的挣扎下几乎把被子都掀开了,摸着心口的猛跳,大口地喘着气,身上的汗水如雨而下。

    眼睛适应了四周昏暗的烛光,克里斯汀这才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而拉尔夏娅的手则一直挽在自己脖子上,一张睡意朦胧的小脸正傻呼呼地看着自己,再一抬头,发现挂钟的时间还没有过凌晨。

    “姐姐你怎么了?”拉尔夏娅迷糊地瞪着大眼睛,乖巧地坐了起来,把几乎快要掉到地上的被子一把拉住,“你做梦了?”

    “没事……没事……”克里斯汀把头转向了窗户,从精美的隔栅间望见了微弱的月色下那座高耸的皇太后寝宫的黑色轮廓,“明天你还是去陪米利罗娜小姐吧,尽量让她高兴点……”

    说完,又慢慢躺下,脑子全是刚才梦境里糊涂一片场景,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

    一大早,尼奇特和塔露夏就领着“萨莫特香水店”店主的女儿西伦娜以给希克莱子爵家大小姐送香水样品为由进入了皇宫。

    当西伦娜被宫女领进皇家别苑小屋卧室的时候,只见还在整理衣裙的克里斯汀一把扔下梳子就跑了过来,亲昵地拉起了西伦娜的手,“西伦娜姐,好久不见了,没忘了我吧!”

    “参见希克莱子爵大小姐……”西伦娜从进入皇宫那一刹那就懵了,虽然她也接触过不少帝国贵族这样的顾客,可这是她第一进入皇宫,尤其是当她听说这是克里斯汀把她弄进来的,心里更对这位少女产生了一种不同以前的敬畏感,这种心情之下语气和动作特别拘谨。

    “行了,西伦娜姐,我们之间还这么客气吗?本来我早该来看你的……”

    克里斯汀微笑着拉着西伦娜坐到了一边,闲聊了一些客套话,然后把今天会面目的缓慢地告诉了对方,只见西伦娜的脸上露出了难色。

    “克里斯汀妹妹,你不愿意说出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我可以理解,但你需要的这些东西,我确实不敢做主!”西伦娜冷静而严肃的叹了口气,“几年前,确实有贵族从我家订购了一批比较特殊的香水,配方和常卖的那几种有点点区别,但为了商业信誉,我和我父亲都不能泄露买主的真实身份,至于配方内容,我更不可能给你说。”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只是来验证一下的……”克里斯汀并不觉得意外,于是笑着走到了窗台前,摸着花盆里的鲜花,“宰相拉得维希尔侯爵大人应该是你家的老主顾了吧……”

    西伦娜的脸色一变,赶紧把头扭向了一边,只是内心惊诧下的精神异常波动被克里斯汀感觉得一清二楚。

    “西伦娜姐,我不是为难你……拉得维希尔侯爵大人和其他贵族家庭,甚至皇宫里的人都大量从这里购买香水,这是大家都知道,我只想知道那批你所说的配方有点点特殊的香水是否就是拉得维希尔侯爵单独购买的,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人买过吗?”克里斯汀认真地问到。

    “是的……”西伦娜迷糊地看着眼前这个在帝都市民是成为热门话题的少女,觉得对方今天突然到访问起几年前的事情很是蹊跷,一种强烈的不安出现在心头,“克里斯汀妹妹,我不知道这是否牵扯什么事情,但希望你不要吓我,我、我父亲和你们贵族家不一样,我们只是很普通的人……”

    “就算是我不过问这件事情,总有一天也会有人来的,在你家担任技术顾问的塞罗卡先生其实是我爷爷的老同学,他早就在注意这些了……”克里斯汀笑着握住了西伦娜的手,一个精神镇静魔法悄然打进了对方的体内,“你以为他真是一个普通的炼金术士吗?”

    “难道他也是贵族?”西伦娜的眼睛里露出惊奇的目光,“难怪这段时间他老是从店里拿走很多香水样品,然后就是连续几天不回来,回来后还在问父亲一些有关配方的事情,只是父亲以家传秘密为理由拒绝了……原来他也是你们贵族家的人……”

    克里斯汀都有点不忍心继续去恐吓这个曾经在自己最尴尬的时候帮过自己忙的朋友,于是赶紧换上了轻松的笑容说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今天你就陪我在皇宫里玩吧,你父亲那里我会派尼奇特去通知一下的,至于我需要你家几年前销售记录的事情,你以后再慢慢考虑考虑……”

    皇宫议政大殿内。

    皇帝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奏折,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似乎正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消息引起了他的兴趣。

    “皇帝陛下,斯托克王国王宫里已经传出消息,国王莱西德于本月初重病驾崩。大王子斯道普正式继位,如今正派他的弟弟亚西里亲王带着两个军团赶往南部边境,据说是为了加强边关的防守,以阻止混乱群城趁机挑衅。”一个大臣对着刚呈上的奏折解释到。

    “哼……先是两兄弟为南征的事情搞兵变,拘押最小的弟弟,软禁了自己的父亲……现在当父亲的突然死了,这大王子斯道普理所当然当国王了。”皇帝环视了一下殿内臣工,露出神秘的微笑,“你们还是低估了那个斯道普,他一个半身不遂的人既然有本事控制住了兵变结果,就一定有他的想法,他二弟亚西里亲王就是个武夫,什么都听他的,如果斯道普将他父亲病亡的原因归结于南征战事失利而身心病疲的话,那混乱群城就没什么好日子过了。”皇帝轻蔑而傲慢地把奏折合上,“包括莱西德的死,朕就觉得有疑点……”

    “罪臣以为这对我帝国没有任何阻碍!”只见刚释放不久的军务尚书尼根隆得一脸的严肃,似乎根本就忘记了那段牢狱之苦,语气依然那么中气十足,“当初皇帝陛下默许斯道普发动兵变并暗中协助,就是希望斯托克王国能维持混乱群城的现状,牵制海德堡的同时以打击银狼,现在看来,斯道普只不过用另一种方法和理由在报复混乱群城。”

    “哦?尼根隆得卿何以认为斯道普这匆忙的军事行为对帝国有利益无害?”皇帝很有兴趣听下去。

    “按常理推断,斯托克王国今年南征大败,军费耗资甚巨,官军折损数万,民众多有抱怨,最少半年之内该国无法再起大军!”尼根隆得恭敬地低头说到,“现在斯托克王国大部分兵力都在南方,疑惑莱西德死因之人必定大有人在,所谓边境军心难以控制,所以他才派亚西里亲王亲自带领最精锐的两个军团南下,名义上防范混乱群城,实质是控制那里的军队,估计过不了多久,大批边境军队将领就会更换。而且大军南下,海德堡必然紧张,其吞并四周城邦的军事行动将受极大牵制,甚至是不得不取消。”

    “汉娜莱契这人可不是傻子,她不是还有银狼帮助吗?”皇帝忽然想到了克里斯汀,表情有点不自然了,似乎后悔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奏折里也说了,汉娜莱契现在已经全部占领了蒙特罗德堡领地,如今和斯托克王国接壤的边境领土有三分之二都是海德堡的了,兵力近六万人,盟邦仆从兵力也不下一万人,她真要展开周遍城邦吞并行动,斯道普不也是没办法?”

    “恕臣大胆狂言,问题就在于斯道普此人特别擅长煽动人心、鼓惑离间,这从兵变一事就可看出一二!”尼根隆得侃侃而谈,四周的几个帝国贵族大臣都露出了和皇帝一样的疑惑表情,“银狼曾经放过斯托克王**一马,汉娜莱契表面上没有任何指责,但心下肯定不满,这海德堡和银狼的矛盾激化只是迟早的事情,除非银狼主动配合海德堡,不然汉娜莱契必定在防范斯托克王**可能的报复的同时,不得不又分兵监视银狼,这两番分兵调动下,她可用之兵寥寥无几。更何况,有情报显示,银狼已经在混乱群城南方沿海展开了一些军事行动,这抢地盘的事情可不是汉娜莱契能够默许和容忍的,除非……”

    “行了,朕知道了……”皇帝赶紧打断了军务尚书的话,情绪还有点不高兴。

    哼,你们又要说是克里斯汀和汉娜莱契可能会联手吧?

    皇帝最不喜欢这些大臣动不动就暗示银狼的最高领袖在皇宫的事实,也反感他们老是用隐讳的强调来提醒自己必须防备银狼。

    “朕现在已经不对南大陆感兴趣了,只要保持现在的局势就行了!”皇帝满不在乎地起身准备结束早朝,一边的宫廷护卫官贝兰斯赶紧拿着披风走了上去。

    “陛下,可如果我帝国不干预一下的话,难免银狼和普洛林斯会浑水摸鱼!”尼根隆得赶紧上前几步,企图拦住皇帝。

    “尼根隆得公爵大人,皇帝陛下自有妙策,我看诸位大人还是谨遵圣命吧……”拉得维希尔的声音盖住了同僚的话,一边还偷偷递了眼色。

    尼根隆得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就退回了人群。

    “皇帝陛下!”一个宫廷伺应官几乎是一路小跑急匆匆地就冲了大殿,正朝侧门而去的特里希海利斯一下就楞住了,回身有点恼怒地看着这个惊慌失措的人。

    “禀皇帝陛下……皇太后寝宫那里……出事了……”宫廷伺应官一头的汗水,身体都在颤抖,“鲁尔西顿男爵小姐……自杀了……皇太后已经急召御医治疗……”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里炸开了锅,几乎所有的人都露出恼怒、遗憾、吃惊等各种表情,四下里议论声越来越大,尤其是拉得维希尔几个大贵族都一副不敢置信的摸样。

    “退朝!”

    高声唱辞中,皇帝铁青着脸,在一群卫兵的簇拥下朝皇太后寝宫而去。

    皇太后寝宫墙边上围着一圈皇家禁卫军官兵,外面是十多个惊恐又沉默不语的宫女,一个个紧垂着头。人群中央的草地上是一滩缨红的血渍,粘稠的红色液体粘附在绿草和泥土表面,无意中涂抹成一幅异常凄美的图画。

    血渍旁边站着两位美丽的宫裙少女,棕色长发的少女面色冷漠,身体僵硬,目光死死地看着地面上逐渐凝固的血块,而身边那个黑发少女则脸色发白,紧靠在棕发少女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一只手紧张地抓着前面少女的衣裙。

    “姐姐……到底米利罗娜姐怎么了……”虽然没有眼泪,但拉尔夏娅的脸上明显出现了泪痕,一双大眼睛满是愧疚和惊恐,“我陪她在三楼的花园里休息,她说肚子饿了,我就去拿东西,结果……”说到这儿,拉尔夏娅哇的一下又哭了,四周的皇家禁卫军官兵和宫女都心里一疼,个个黯然神伤。

    就在半个多小时前,一道雪白的虚影从皇太后寝宫三楼的花园里凌空飘落,伴随的是米利罗娜那纤细的娇弱身体无力地摊倒在这片翠绿的草坪上。震惊的人们慌张下将垂死的鲁尔西顿男爵小姐抬进了寝宫,一边飞报菲丽罗尔皇太后和皇帝,一边找来宫廷御医紧急抢救。

    米利罗娜会死吗……她为什么要死……她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我要做那个梦?是我害死她的吗?克里斯汀已经无法用悲伤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了,眼睛虽然看着地面,但视线里却是一片血红的模糊。

    克里斯汀默默地拉着拉尔夏娅的手走出了包围圈,脑子里一片空白,脚步艰难地踏在玉石路面,水晶鞋底触地的清脆响声在此时听来是那么空洞而生涩。身体已经没了多少感觉,只是凭着意识控制的本能驱赶着身体向前走。

    一头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感觉是那么健壮和高大,克里斯汀雾蒙蒙的眼睛慢慢上移,视线里逐渐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英俊脸庞。

    “陪朕去看看米利罗娜……”

    站在路中间的特里希海利斯看着克里斯汀如失魂一样一直撞到了自己身前,心里也觉得难受极了,忽然之间也觉得这是件很伤心的事,感触之下居然眼睛也有点湿润了,赶紧抬头望向了天,然后把克里斯汀的无力的手拉到自己手肘弯里。

    四周的人都退到了一边,就看着皇帝默默地带着没有任何意见的克里斯汀走进了皇太后寝宫。

    拉尔夏娅惊恐地再次回头看了看那被人紧紧包围的自杀现场,身体一阵哆嗦,赶紧低着头,紧咬牙关冲出了道路上的人群。

    床上的米利罗娜显然已经经过了紧急处理,血渍已经清洗掉,只是在那金黄色的发丝深处,还能看见丝丝残留的红色。一张脸已经完全没了血色,紧闭着双眼,双手无力地耷拉在两侧,分别被萨默斯特和皇太后菲丽罗尔握着。

    四周人说什么话,克里斯汀已经无法听清了,也无法看清米利罗娜的面目,眼前全是水蒙蒙的一片和一个个模糊不清的东西在移动,好象所有的事物都变得那么不真实,仿佛是做着另一个梦般虚无飘荡。

    “如何了……”皇帝刚对着房间里的几个宫廷御医问了一句,就感觉克里斯汀的身体在下沉,赶紧手上用力,将克里斯汀死死地拉靠在身边,而克里斯汀的另一边,则是被塔露夏非常得体地扶住了,以保持着克里斯汀表面上的沉默站立。

    “回两位陛下,鲁尔西顿男爵小姐头部受创严重,再加上失血过多,恐怕一时无法苏醒……”几个御医都颤着身体躬身回答。

    “混帐!朕是问你们米利罗娜小姐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皇帝勃然大怒,一张脸露出阴森的杀气,就好象这个悲剧完全是这几个宫廷御医一手做出来的。

    “臣死罪……”几个宫廷御医身体一软,都匍匐到了地面,死活都不敢抬头了。

    “如果她有什么意外……你们就等着陪葬吧……”皇帝阴冷地说着,慢慢带着克里斯汀已经失去自主行动能力的身体走到了床边,末了,还会头狠瞪了一眼地上匍匐的御医,“都给朕滚出去!”

    皇帝这一明显和以往那种优柔潇洒的形象格然迥异的情绪把房间里大部分人都吓了出去,只留下皇太后、萨默斯特以及身边扶着克里斯汀的塔露夏。

    “母后……”皇帝不得不松开克里斯汀,让塔露夏扶到了一边,然后遗憾地叹了口气,走上去把菲丽罗尔的手握在了手里,“儿臣会找帝国最好的神圣魔法师来治好她的。”

    “可怜的孩子……今天一大早还和拉尔夏娅来问安,怎么就……”菲丽罗尔眼睛一红,赶紧用手绢捂住了嘴,几滴清泪流了出来,“难道这皇宫真得就如地狱般充满死亡吗?”

    “母后您累了……”皇帝脸色一变,赶紧回身招呼门外的宫女,“马上扶皇太后回房间休息!”

    “鲁尔西顿卿,朕很遗憾,但是朕保证将尽一切力量来挽救米利罗娜……”皇帝格式话的用语在那张冷漠的脸的衬托下越发惨淡,“卿这段时间就住在皇宫里……来人,带鲁尔西顿男爵去休息!”

    又是两位宫女把沉默地有点吓人的萨默斯特请出了房间。

    “皇太后说的没错……这皇宫就是地狱……”突然克里斯汀张开了半闭的眼睛,死死地看着床边的皇帝,嘴唇紧咬。一边的塔露夏吓了一跳,赶紧低下了身体,因为她已经看见皇帝又露出了阴森的眼神。

    “难道我说错了吗……”克里斯汀颤抖着站了起来,缓慢走到床边坐下,将米利罗娜的手捧到了脸边,感受着那微弱的脉搏和冰凉的体温,“先皇帝陛下死了……玛沙死了……波丽亚门塔郡主死了……米利罗娜也……还有谁呢……”

    皇帝呼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难看之极,好半天才勉强忍住了情绪,无奈地走到克里斯汀身后,双手按上了对方的肩膀,“不要随便联系一些事情……朕知道怎么处理……”

    “皇帝?皇帝……你能把握所有的吗?你能保证这座皇宫是伟大而正直的吗?”克里斯汀淡淡地说着,丝毫没在意皇帝的任何举动,就好象皇帝依然还坐在床对面一样,“在我的家乡,有种很凶残的动物,叫做‘虎’……同样还有一句话,叫‘伴君如伴虎’……”

    “你在侮辱朕吗……”皇帝看着克里斯汀,恼怒地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朕会如此不明是非吗!?朕在你心里就是如此没有安全感的人!”皇帝说完,又有点后悔了,尴尬地坐到了一边,“朕也很难过,你现在的心情朕可以理解……”

    “理解……是的……你应该高兴才对……”克里斯汀冷笑着站了起来,笑容惨淡,“现在你和皇太后可以名正言顺地换一位皇后候选人了……你不喜欢的人都死了……对你来说这一切都那么自然合理。”

    “你累了……朕带你回去休息!”皇帝说完冲着还保持低身礼的塔露夏比画了个手势,然后就朝克里斯汀走去。

    “别碰我!”克里斯汀的脸突然发红,身体朝角落里缩去,露出了迷茫而惶恐的眼神。

    一片金光中,克里斯汀居然当着皇帝和塔露夏的面展开了魔法传送,身体瞬间消失在房间里。

    不……这和我无关,我什么都不知道……拉尔夏娅惊恐地把身体缩在墙角,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自言自语着。

    “可爱的拉尔夏娅,今天是来送我的吗?看来你克里斯汀姐姐还不至于那么绝情……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个声音在走廊外传来,一阵有力的脚步声后,只见海格拉德斯带着伦贝斯和几个卫兵出现在门口,“哦?好象你今天情绪不好啊?是谁影响了我们可爱的小美人的心情啊?”

    伦贝斯皱了下眉头,因为从拉尔夏娅惊慌失措跑进帝国皇家休闲行宫的时候,他就预感到了不妙。

    “海格拉德斯哥哥!”拉尔夏娅的眼泪夺眶而出,几乎一窜而起扑进了海格拉德斯的怀里,死死地抓住对方的军服,眼泪全部都浸了进去。

    “真是个残酷的世界……”海格拉德斯也是一楞,但是脑子里迅速闪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赶紧将拉尔夏娅带到了位置上,“出什么事了……是不是你姐姐她……”语气特别低沉,连同房间里的伦贝斯都一下心掉到了地上。

    “米利罗娜姐姐自杀了……”拉尔夏娅死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姐姐很伤心……很生气……”

    这……鲁尔西顿男爵小姐会自杀?她不是皇后的最佳人选吗?海格拉德斯在脑子转了无数个弯,都没找到合理的解释。而一边的伦贝斯则死死地看着拉尔夏娅,似乎要从这个和往日表现完全不同的少女身上看出点什么名堂一样。

    “现在几乎所有被皇太后看中的贵族小姐都死了……”海格拉德斯在房间里来回走着,优雅的脚步踏出有节奏的清响,“哦,真是个浪漫的帝国……爱的悲剧……”海格拉德斯看了眼伦贝斯,露出了微笑,“是否我应该恭喜你的克里斯汀小姐了?”

    ……伦贝斯默不做声。

    “姐姐会嫁给皇帝!?”拉尔夏娅眼睛里精光一闪,忽然起身拉住了海格拉德斯,表情急切,小脸泛红,“我要和你回国……”

    “也许吧……”海格拉德斯兰色的眼眸紧盯着拉尔夏娅的眼睛,看着对方逐渐回避的眼神,慢慢露出了神秘的微笑,手一搂,将拉尔夏娅靠在了身边,“我个人希望克里斯汀小姐真能因此而幸福……拉尔夏娅,她是你姐姐,你应该陪伴她,而不是去普洛林斯……”

    海格拉德斯感觉到身边的少女身体在颤抖,感觉到对方的小手已经主动把自己的身体抱住了,一种感觉似乎已经得到了验证。只见海格拉德斯身体一动,又摆脱了拉尔夏娅,笑着朝门外走去,“伦贝斯将军,拉尔夏娅现在很伤心,她很关心她姐姐,阁下就陪她说说话吧……时间不是很多,我们还要准备回国,估计格利亚斯将军他们已经到了。”

    “拉尔夏娅,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海格拉德斯阁下!”伦贝斯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双手扶上了少女的肩膀,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不可以喜欢吗?”拉尔夏娅迷茫地抬头看着这个高大的将军,“海格拉德斯哥哥不是也喜欢姐姐吗?”

    “所以你很希望克里斯汀小姐能嫁给皇帝!?甚至你希望所有靠近皇帝的女人都消失!?”伦贝斯双手在颤抖,“上次贵族暗杀克里斯汀小姐和米利罗娜小姐的事情其实你已经从海格拉德斯阁下口里得到了暗示,但是你却没有告诉你克里斯汀姐姐!是不是这样!?”

    “不!她们不是我杀的!她们都是坏女人!”拉尔夏娅身体一退,靠在了窗边,一双眼睛里闪出阴冷的光芒,“我姐姐是女神,没人可以杀得了她!”

    “所以正好用她去解决其他人……”伦贝斯无法相信面前的少女会有比他想象中还要阴沉的一面,居然可以面对一场有可能对克里斯汀造成死亡的暗杀保持那么冷静的观望态度,利用克里斯汀所谓的万无一失去清理掉所有可能和皇后位置沾边的人,“包括今天米利罗娜小姐的自杀,估计你也有份吧……”

    “不!那不关我的事,她是自愿的……我爱克里斯汀姐姐……我没有伤害她!”拉尔夏娅突然冲进了伦贝斯的怀里,死命地拽住了对方的军服,露出恳求的目光,“伦贝斯哥哥,不要给姐姐说这些,我求你了……皇帝陛下真的很爱姐姐,姐姐一定能幸福的!”

    “……”

    “你要去姐姐那里告发我……”拉尔夏娅并没有得到伦贝斯任何答复,只见她身体一颤,慢慢退开了一点,“姐姐不会相信你们的……她不会的……”

    突然寒光一闪,拉尔夏娅的手里居然出现了一把小短剑,雪白的寒光中还闪烁着各种宝石的五色光泽。伦贝斯的瞳孔里出现了那把精致的锋利小短剑,一直朝自己的身体刺来。

    在这个距离以伦贝斯的身手完全可以轻易摆脱,甚至是反过来将拉尔夏娅制服,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做出任何躲闪,只是静静地看着短剑一直刺进小腹部……

    “啊!”

    在普洛林斯外交团驻地的某间房间里传来了一个少女惊恐的呼喊,清脆而无助的声音一直传到了外面的走廊,又传出了大门……

    独自一人呆在别墅小屋大半个下午,总算心情平复了点,于是赶到皇太后寝宫彻底检查了一下米利罗娜的伤势,大量的强力光明神圣魔法作用下总算保持住了米利罗娜的心跳和呼吸,黄昏的时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皇家别苑。

    还没走近,就看见科尔诺威特和塔露夏在门外窃窃私语。

    “克里斯汀小姐,拉尔夏娅小姐刚才去送海格拉德斯阁下了……”塔露夏有点古怪地用很轻的声音说着,眼睛看着地面。

    “哦……应该的,看来我没办法和伦贝斯将军再见上一面了,还是回头用信联系吧……”克里斯汀懒懒地丢下这句话,就朝门里走。

    “克里斯汀小姐……伦贝斯将军没走……”科尔诺威特赶紧上前几步,在克里斯汀背后嘀咕了一声。

    猛一回头,克里斯汀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左右打量了一下两人,低声说道:“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科尔诺威特尴尬地楞了一下,把头望向了一边,完全已没了平时严肃威猛的态度,“伦贝斯将军在临走的时候好象和人进行了一次剑术比试,受了点伤,如今拉尔夏娅小姐已经把他带到子爵府里了,海格拉德斯也回国了。”

    “伦贝斯会比试受伤!?”

    克里斯汀打死都不相信一个光明神使会和人比武受伤,但是看到面前两人那副认真的样子,知道此情不假,于是连衣服都懒得换了,赶紧带着两人就朝皇宫外走去。

    “姐姐,快救救伦贝斯哥哥!”

    克里斯汀刚一进卧室,就看见拉尔夏娅冲了过来,惶恐的表情下是深深的无助。

    “哦……没什么,伤不了性命的……”尼奇特在克里斯汀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只见克里斯汀舒了口气,但是又奇怪地朝向了拉尔夏娅,“你怎么去找伦贝斯比武,居然还会伤了他?怎么伤的?”

    拉尔夏娅胆怯地把裙兜里一把匕首举了起来,脸都白了,“姐姐……你怎么处罚我都可以……”

    “你……你怎么能用这样的武器和他比武!?”

    克里斯汀一看这武器就哭笑不得,因为眼前这把小短剑正是当年伦贝斯和他的爱人珍丽芙送给雷恩,雷恩又送给自己,最后自己又送给拉尔夏娅的那把小剑,这剑代表了伦贝斯的一段感情,也代表着伦贝斯对最亲近之人的重视,面对这样的武器,伦贝斯这个古板的人肯定是思维要出现停顿的,难怪他会受伤。

    “算了……拉尔夏娅也不是故意的……再说她也确实厉害,我大意了……”

    忽然伦贝斯睁开了眼睛,挣扎着坐了起来,面色憔悴,还对着克里斯汀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仿佛这点伤根本不值一提。

    “连你也那么惯她……”克里斯汀微笑着运起一团镇疼魔法,当着大家的面就打进了伦贝斯的身体,“难怪她这几年那么娇纵。”

    拉尔夏娅把头低着,手拘谨地捏着裙边,根本就不敢看伦贝斯的眼睛,倒是伦贝斯还是一脸平静。

    “这样也好啊,我正好可以回银狼……海格拉德斯现在要急着回去整军备战,所以不可能把我这个伤员带上耽搁行程。”伦贝斯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对着一屋子的人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哦……原来将军阁下是故意受伤的……”尼奇特吐了下舌头,他想象不出一个人居然可以忍受这有可能致命的打击来摆脱海格拉德斯,“照这样说来,二小姐还算是立功了!?”

    克里斯汀首先扑哧一声笑了,把吓坏了的拉尔夏娅搂在了身边,接着连伦贝斯这样严肃的人都按着伤口在抽筋般笑出了声,结果疼得大颗的汗如雨下。

    拉尔夏娅微微抬头,鼓起勇气感激地看着床上的伦贝斯,脸更红了。

    “克里斯汀小姐,不好了!”

    众人正在吃着晚饭,就看见一个卫兵几乎冲进了房间,似乎刚跑了很长的一段路。

    “刚才萨克罗联队长送西伦娜小姐回香水店的时候发现有人在香水店四周监视,于是我们去追查,结果……”卫兵把头低着,“当我们回头的时候,发现香水店起火了……”

    乒的一声,克里斯汀的刀叉落回了盘子里。

    “里面的人呢……”克里斯汀死死地看着这个银狼士兵,露出了严厉的目光,“居然那么快就下手了……”

    “当时萨克罗联队长带弟兄们马上冲进去了,但是火势太大,联队长只救出了西伦娜小姐,现在正在往子爵府赶来!”卫兵叹着气说着,“其他人估计……”

    克里斯汀知道现在一切都没了,萨莫特香水店这样一把火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烧个精光,萨莫特本人、几年来的销售记录、香水配方都付之一炬。

    “大家做好随时可以离开雷兹多尼亚的准备……”克里斯汀轻声说完,就走回了卧室,众人沉默不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异界之神鉴十八岁女总裁韩娱之悠闲邪魔导韩国娱乐大亨武家栋梁微笑着流泪虚拟战士魔幻航母集卡人生凤舞战歌地狱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