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章 逃离帝都(二)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章 逃离帝都(二)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极品小农场末世大回炉嫡女重生记神级盗墓系统重生弃女当自强军火之王超时空穿越三国小兵之霸途比邻摄政大明至尊主播三娘    “克里斯汀小姐、伦贝斯将军!在多佩特港等候消息的人回来了!”夜晚时分,尼奇特急匆匆地跑进子爵府书房,对着正在商量事情的克里斯汀和伦贝斯两人报告了一个预料中的消息,“多佩特港无法停靠我们的大型战舰,现在他们正在多佩特港以西二十多里的小岛落锚休整,已经派人潜进多佩特城了。”

    “呵呵,波拉修斯就是狡猾哦!”克里斯汀高兴地把桌上的地图收了起来,对着伦贝斯挤了下眼睛,“从雷兹多尼亚到多佩特港快马要两天,正好在远距离传送魔法的范围之内,你们赶紧做好准备。”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三块已经填充了魔法能量的魔晶石、一个魔法卷轴以及一封信,“尼奇特,你马上叫报告消息的人把这些东西带回战舰,按照信里的方法把单向魔法传送接收阵布置出来,我们三天后离开这里。”

    “遵命!”尼奇特眼睛一亮,赶紧行礼跑出了房间。

    尼奇特刚出门不久,克里斯汀打算回卧室,还没到门口,就被一个跑过来军官差点给迎面撞上了,一抬头,发现是担任子爵府私兵名义副队长的银狼高级军官萨克罗。

    “出什么事了吗?萨克罗。”伦贝斯看到这个军官脸色很是紧张,赶紧站了起来。

    “对不起,克里斯汀小姐!官邸外面来了很多帝**……”萨克罗指了指大门方向,“大约两个中队的皇家禁卫军把整个子爵府包围了,声称只进不出,要送信进来要求您入宫……”

    “这么晚了,要克里斯汀小姐入宫干什么……”伦贝斯皱了下眉头,转身走到外面的房间,从窗户看了一会儿,又带着疑惑的表情走回了书房,“看样子他们是不打算这个子爵府的人出去了。”

    “他们说了是谁要求我入宫的吗?”克里斯汀平静地回身朝椅子走去。

    “说是帝国皇太后下的懿旨。”萨克罗说到。

    就在几天前发生了皇帝临幸朱丽丝的事情后,在皇太后的暗示下,克里斯汀除了白天进宫去照看米利罗娜,晚上就带着塔露夏和拉尔夏娅回到宫外的子爵府。克里斯汀知道这是皇太后的担忧,对方怕皇帝因为这件模糊不清的事情而迁怒于自己,而且自己已经给皇太后透露了将要离开帝国的打算,所以皇太后才做了这样的安排。如今突然又下旨要求自己深夜入宫,还派兵包围了子爵府,恐怕这里面另有玄机。

    “你去外面给他们说一声,就说我要准备一下,叫科尔诺威特指挥大家把东西收拾一下……拉尔夏娅睡了吗?叫她到后花园等我。”

    克里斯汀说完,就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更换了宫裙后,克里斯汀在伦贝斯的陪伴下走到了子爵府后花园,看见拉尔夏娅和塔露夏都是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在等候。

    “拉尔夏娅,从现在开始,你是这唯一的会魔法的人,现在我教你怎么使用特殊的传送魔法阵,可以传送陌生的地方……”克里斯汀展开手心,露出了四颗小魔晶石,然后在花园里用魔法刻画出一个魔法传送阵,将其中三个布置在阵角,又将最后一颗塞到了拉尔夏娅的手里,“这个魔法阵没我在的情况下传送能量消耗很大,所以你必须依靠这颗魔晶石来维持,如果七十二小时后我还没回来,你马上开启这个魔法阵,然后帮助大家传出去,那边有同样的阵法会共鸣接收的,不怕传错。”

    “姐姐你……”

    “克里斯汀小姐……”

    “不用担心,我也是预防万一,不一定就有事的……”克里斯汀笑笑,走到塔露夏面前,“塔露夏,记得一定要保证西伦娜小姐的安全!”

    克里斯汀这样一番带有很大暗示性的讲话让花园里的人都低下了头,尤其是拉尔夏娅,几乎一句话不说,死拽着那颗魔晶头,眼睛落在草丛里那发出很暗淡蓝光的魔法阵没有任何表情。

    伦贝斯则静静地看着克里斯汀,偶然扭头,和拉尔夏娅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只见拉尔夏娅惶恐地转过了身体。

    “那你呢……”等众人散去,伦贝斯这才走到克里斯汀面前,表情严肃,“如果出现了时间上的偏差怎么办?”

    “没事的,这边魔法阵只要一开启,我在宫里就可以感应到,多佩特港外的战舰上有相同的魔法阵,只要布置方法按照我信里写的,也会和这里的魔法阵共鸣。”克里斯汀在伦贝斯的陪同下朝子爵府大门走去,“再说,萨默斯特和米利罗娜也在宫里,我正好可以带他们一起回来。”

    “克里斯汀小姐,您依然没有给我解释萨默斯特的事情……”伦贝斯低头看着地面,脚步缓慢,似乎想在走到门口的最后时间里得到答案,“为什么他会突然投靠我们……您应该知道银狼和他的恩怨,还有珍丽芙……”

    “呵呵,其实上次后宫舞会的时候我已经给了你答案,我卧室里有封信,你可以去看,但是你要保证不能泄露任何内容出来,除非我觉得到了合适的时机……”

    说完,克里斯汀已经走出了大门,一辆马车已经在等候,只见一群皇家禁卫军骑兵在克里斯汀上车后就紧紧围住了马车,然后一行人马朝皇宫而去。

    伦贝斯在转身回房的一瞬间看见了外面包围子爵府的人里面居然有十几个身穿皇家禁卫魔法师长袍的男子,这心里就一下又沉重了不少。

    和克里斯汀猜想的一样,当她走进皇太后寝宫米利罗娜的房间时,并没有看见皇太后,而是发现萨默斯特在陪伴着米利罗娜。

    “克里斯汀小姐,您怎么来了?”萨默斯特赶紧站了起来,一边还冷漠地看着面向走廊的窗外突然出现的一队皇家禁卫军士兵,于是声音压得很低,“今天宫里都在议论您……而且皇帝下旨我必须呆在米利罗娜身边。”

    克里斯汀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只是一笑,就坐在了床边,检查了一下米利罗娜的情况,一边还偷偷打开一道封闭房间的音障魔法屏障,“很正常,我爷爷也在外出征,帝国贵族可不能放过现在这最好的时机,也许皇帝也一样……再说皇太后已经知道我要离开帝国。”

    “没这么简单……”萨默斯特并不知道有音障魔法,还是很小心的样子,“听说朱丽丝今天晚上突然在皇储妃偏殿里中毒了,据说是喝了皇太后送给她的果汁,而那果汁又是您……”

    “怎么会中毒!?”克里斯汀一楞,迅速抬起了头,疑惑地看着萨默斯特。

    “圣旨下!”

    还没等萨默斯特回答,就看见门开了,一个皇家禁卫军官走了进来。

    “查克里斯汀;海利斯;希克莱此前敬献皇太后陛下之物含毒,且造成皇储妃朱丽丝公主中毒卧床,按帝国法律本应立即逮捕,但该物转手多次,其中真情尚须详查,且皇帝陛下体察鲁尔西顿男爵小姐仍需克里斯汀继续救治,故格外开恩,严令克里斯汀不得离开皇太后寝宫,顷此!”

    说完,军官抱歉地行礼退出,然后就看见走廊里排开了大量的禁卫军士兵,而在皇太后寝宫外,也被几百禁军围了个水泄不通。

    “呵呵,可能现在皇帝连让我见皇太后的机会都剥夺了……”克里斯汀苦笑着走到萨默斯特面前,“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出了问题,但我可以理解一些人的想法……”

    “现在怎么办……”萨默斯特担心地看了眼床上的女儿,“你不是说就这几天就安排米利罗娜出去吗,这样看来,皇帝是打算把我们长期留在这里了,我长时间不会鲁尔西顿,难免他们会伪造假的命令去鲁尔西顿。”

    “不怕,我已经安排好了……”

    克里斯汀笑了一下,就朝房外走去,她知道肯定旁边的房间已经整理出来了。

    皇储妃偏殿。

    特里希海利斯阴沉着脸在走廊里走来走去,贝兰斯则紧随左右,只见一侧的寝室大门开了,几个女官陪着宫廷御医走了出来。

    “皇储妃如何了……”皇帝从门缝里瞥见了自己的母亲和尤里美若达正守在床边,而床上依稀可辩有人躺着,“中毒可深?”

    “回皇帝陛下,皇储妃身体各项检查都……很正常,只是昏迷不醒……”宫廷御医生说到这儿显然有点尴尬,“不过臣检查了剩余的果汁,其中确实有毒,喝上半杯足以致命!根据宫女描绘,皇储妃大概喝了几口……”

    “那就是暂时没事了?你走吧……”皇帝松了口气,走进了房门。

    “皇帝陛下,你可要给朱丽丝做主啊!”尤里美若达这几日态度特别温软,以前那种强势女人的风范似乎随着朱丽丝入宫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如今正抹着眼泪,伤心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儿,“我知道,很多人嫉妒,好几位贵族小姐都死了,可为什么这时候还不松手啊……”

    “妹妹,皇帝会查清此事的……你也不用暗示什么……”皇太后显然不相信这是克里斯汀下的毒,毕竟那些果汁米利罗娜也喂了几口,“果汁在到达这里的过程中转了几次手,难免会出现纰漏。”

    “恩……朕已经将果汁从皇太后寝宫送出来后所有接触过的宫女下狱盘问,相信一定会有线索……”

    皇帝不久前的愤怒被皇太后泼了一头冷水,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一想事情果然蹊跷很多,但也熬不过这满朝文武的激烈言辞,只好以皇太后的名义将克里斯汀召进宫软禁。

    “哼,她是银狼的头子,她一定是想在宫里害死米利罗娜小姐,让鲁尔西顿男爵迁怒于皇帝陛下,好浑水摸鱼!”尤里美若达一边哭一边咬牙指责,“米利罗娜小姐被就昏迷不醒,喝了一两口更看不出来,只是没想到最后害了朱丽丝……”

    实在忍受不了这一屋子的沉闷和压抑,皇帝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跟朕去皇太后寝宫!”

    皇帝低声命令,贝兰斯赶紧带着一队皇家禁卫军跟在了皇帝后面朝皇太后寝宫方向走去。

    “参见皇帝陛下。”克里斯汀礼貌地躬身行礼,脸上的微笑不减。

    皇帝看了看房间里行跪礼的鲁尔西顿男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平淡地说道:“你……跟朕去宫外御花园走走……”

    “皇帝陛下不是已经下了旨吗……我不能离开皇太后寝宫半步……”克里斯汀不卑不亢。

    “朕是特例……”皇帝不再多言,转身朝走廊尽头走去,“其他人就呆在这儿!好好款待鲁尔西顿男爵。”

    走进最近的一座丛林式的御花园,两人穿梭在那一株株珍贵树木之间,都没有开口说话。某些名贵香料树种表面散发出一丝丝幽香,让这个寒冷的小树林里有了另样的一份暖意。

    “朕听说你要离开帝国……”特里希海利斯停住了脚步,艰难地说着,“是不是觉得圆满地完成了一件事情……”

    “有什么算是圆满的……死了那么多人,逼了纳姆特造反,逼了玛沙小姐自杀,牵连了波丽亚门塔郡主,连累了米利罗娜……”克里斯汀淡淡地说着,一只手摸上了一棵树干,“可能除了皇帝和皇太后陛下能容忍这些,任何一个帝国贵族都不会放过我的。”

    “还有挑拨鲁尔西顿男爵……那你是承认了?其实你来帝国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引起帝国的混乱!”皇帝颤着声音,挺拔高挑的身体如石化一样一动不动,只是夜晚下的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到底如何,“包括这次,虽然朕和皇太后相信你不会下毒,但你似乎也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

    “我混乱帝国?”克里斯汀惨然一笑,手指一合,一片黑暗中飘然下落的树叶准确地捏在了手上,“我用得着花那么多精力费那么多心思吗?如果我愿意,我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处理所有的事情,包括这个帝国……”

    “你在恐吓朕!”皇帝突然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克里斯汀拿着树叶的手,一丝月光照在脸上,表情异常痛苦,“朕知道你是光明神使!也知道你其实都是被迫融在这些事情里的,朕相信你,就好象朕绝对相信你的爷爷希克莱子爵一样!当所有人都在虚伪表现的时候,为什么你不可以坦荡地接受朕!?难道你把你所谓的自由生活看得比这个帝国还重要吗,这也是你的祖国啊!朕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值得你去爱!?”

    “你……放开我……”克里斯汀一晃身体,一股力道控制恰倒好处的魔法冲击将皇帝推开了几步,自己也后退了几步,“你是皇帝,你似乎有权力去改变这个帝国的任何前进方向,选择你认为最合适的任何女人,但你想过其他人的感受没有?朱丽丝是你未来的皇后,这是已经改变不了的事实!而且,我不爱你!”

    “皇后……”皇帝冷笑几声,又上前几步,“朕可以给她这个地位,给拉得维希尔家这个荣誉……”皇帝又固执地抓住了克里斯汀的手,眼睛里露出精光,“这不妨碍朕继续爱你,朕亲爱的皇妃……”

    “你……”

    克里斯汀的身体僵硬了,她已经无法用正常理解力去体会这个皇帝此时的想法,只觉得对方已经在长期的权利快感下产生了许多荒谬的念头,这些念头几乎可以借助所谓的社会规则为所欲为。

    “现在朕给你两个选择……”皇帝轻轻一笑,主动松开了手,“第一,呆在雷兹尼亚克,新年节过后朕册封你为帝国皇妃,朕可以给你比皇后更为绚丽的生活……”皇帝转过了身,朝树林外走去,“第二,外面的帝国贵族都等着看结果,你、你身边的人、希克莱子爵都只能朕和皇太后来拯救,你可以放弃这些……”

    “你为什么要逼迫我!?”

    “因为朕离不开你……”

    “你会后悔的……”

    “朕可以试试……”

    宰相府邸,一群帝国贵族被紧急招集到了一起,正在商量事情。

    “宰相大人,那个希克莱老家伙果然厉害,到达前线才两天不到就击溃了纳姆特三个军团里的两个,估计新年节前他还真的可以班师回朝!如果他带兵回来后得到皇帝陛下的重用……”

    “宰相大人,皇帝陛下和皇太后皇帝似乎不忍心对克里斯汀进行处理,而且看起来他们好象也打算放鲁尔西顿男爵那狐狸回去,这可不好,如果皇帝陛下筹不够足够的军费的话,估计又要开始剥夺各地封爵领地了!”

    “宰相大人……皇帝陛下会不会册封皇妃啊,如果克里斯汀……”

    “宰相大人……”

    几个贵族七嘴八舌围着书房中间的帝国宰相拉得维希尔说着,一个个忐忑不安。

    “你们说的我都知道……”拉得维希尔做了个手势,按下了臣僚的纷纷议论,“我估计克里斯汀肯定会离开帝国,而且还会和鲁尔西顿男爵一起回去,从宫里的眼线情报来看,我已经可以肯定鲁尔西顿男爵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打算,但是他也清楚,就凭他一个人带着昏迷不醒的女儿是逃不出帝国的,所以他一定和克里斯汀有联系,靠的就是她女儿和克里斯汀的朋友关系。所以我们必须支持皇帝把克里斯汀留在帝国,克里斯汀不走,鲁尔西顿男爵就休想离开帝国,然后我们再……”

    “宰相大人,您说的方法虽然很好,而且不用公开吞并鲁尔西顿,但是……”帝国商业大臣皮特伯爵一脸的担忧,“如果克里斯汀当了皇妃,那希克莱子爵岂不是又要往上爬,他可不是我们一条心啊……”

    “这个简单……”拉得维希尔看了眼四周的贵族,把声音压得很低,“我已经安排了一切……大家还是把精力放在新年节和各国使节的交涉上吧,可不要再弄出什么人命了,帝国可不能单独和普洛林斯开战。”说完,眼睛看了眼一边的帝**务尚书尼根隆得。

    一说起开战,除了少数保守点的贵族没说话外,几乎大部分贵族都露出向往的神色。

    雷兹多尼亚西南行省达斯亥姆郡的多佩特港以西二十多里的塞斯岛边,三艘伪装成大型商船的银狼战舰正静静地停在离岛两百多米的海面,远望去,只见一队队伪装的船员正乘着小船从小岛上的村镇里撤出,带着一船船的补给朝战舰划去。

    “快点,我亲爱的小伙子们!”

    波拉修斯在甲板上督促着士兵加快起锚前的工作,一边回头看着船甲板正中被清理保护出的一片场地,只见三颗闪着金色暗光的魔晶石被固定在了甲板面上,彼此之间被一道蓝色的魔法光束连接,组成了一个很大的等角三角形魔法阵,一圈围帐般的淡蓝色水纹魔法能量在微微颤鸣。

    “将军,克里斯汀小姐说的三天时间已经过了,按道理他们也该来了,不然魔法阵能量会消耗光的!”按照克里斯汀的信件交代负责布置魔法阵的军官忐忑不安的看着魔法阵,“是不是下官把什么地方搞错了?”

    “嘿嘿,如果你搞错了,我会把你扔到海里喂鱼的!”波拉修斯阴笑几声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心里也是紧张不已,“传令,所有官兵上船后马上进入一级战斗状态,任何无视警告靠近舰队的帝国船只一律进行攻击!”

    “遵命!”

    一声声军官的高喊中,上了船的人全部冲进船舱换上了银狼装束,除了伪装的帆布暂时还没撤开外,三艘战舰已经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十二月六日临近凌晨时分,雷兹多尼亚城,希克莱子爵府。

    包括所有并非银狼成员的子爵府男女仆役都被伦贝斯强制带到了后花园,只见包括六十多个银狼官兵在内的一百多人都聚集在了小小的花园里,一群人看着拉尔夏娅紧张地拿着一块魔晶石守在魔法传送阵边。

    “没问题吧?”伦贝斯看着表情有点不自然的拉尔夏娅,轻声地问着,然后回头对着尼奇特招了招手,“尼奇特,你马上带二十个人回客厅,如果等会出现意外,你们必须把外面的帝**顶住!”

    “遵命!”尼奇特犹豫了一下,带着一队士兵离开了后花园。

    “我也去吧。”塔露夏已经换上了女剑士服,看了看那些有点恐惧的士兵,也提着剑朝官邸建筑走去,科尔诺威特想都没想也跟了上去。

    “没……没问题……怎么姐姐他们还没来啊?”拉尔夏娅抬头看着皇宫方向,手心的魔晶石表面都是湿漉漉的。

    “按照克里斯汀小姐的命令,凌晨准时开启魔法传送!萨克罗联队长,你负责安排这里的传送顺序,胆敢胡来的格杀勿论!”伦贝斯说了一句,也拔出剑走出了花园。

    皇宫,皇太后寝宫。

    “准备好了吗?”克里斯汀在打开魔法音障对着萨默斯特轻声说到。

    “魔法传送米利罗娜没什么影响吧?”萨默斯特因为听说过一般的魔法传送对不会魔法的人身体会有很大的能量侵蚀,所以很担心地看着床上的女儿,“如果……我看还是把她留在这儿吧……”说完,眼睛都模糊了。

    “呵呵,不怕,我已经给她戴上了魔法首饰,这点影响不大。”

    克里斯汀说着,把旁边的轮椅推了过来,然后和萨默斯特一起将昏迷的米利罗娜抱到了轮椅上朝房外推去。

    “希克莱子爵大小姐,对不起,皇帝陛下有旨,你们不能离开皇太后寝宫。”

    门外站岗的值勤军官是贝兰斯,因为皇帝和朱丽丝的事情让皇太后不高兴,贝兰斯最终被皇太后找了个理由给解除了皇帝贴身护卫官的职务,又回到了皇家禁卫军普通军官行列,如今这一晚刚好是他带队值勤,负责看守克里斯汀等人。

    “我和鲁尔西顿男爵带米利罗娜去下面走走,不然她的身体不好恢复的……”克里斯汀笑了笑,“我想这个请求应该可以得到皇帝陛下的恩准的……再说你可以带着人跟着我们啊!”

    说着,又扶上了轮椅靠手,并不等贝兰斯回答就朝楼梯走去。

    “皇帝陛下的旨意是不能违反的!”一个皇家禁卫魔法师军官冷着脸挡住了克里斯汀等人,“请克里斯汀小姐还是回去吧!”

    “等等!”贝兰斯眉头一皱,就带着人走了过来,“我们两人带队跟着他们就行了,米利罗娜小姐这几天都闷在屋里,这对她的身体不好,如果真有什么意外,估计皇太后陛下也会不高兴的。”又走近了对方,声音压得很低,“阁下难道不知道克里斯汀小姐以后可能会是皇妃吗?再说了,寝宫外的草坪也属于皇太后寝宫范围,克里斯汀小姐并不算是违反皇帝陛下的圣旨吧?”

    禁卫魔法师军官低头想了下,觉得也是,皇帝现在的旨意如此,以后肯定会改变想法,再说克里斯汀深得皇太后偏爱,如果自己太过于固执,难免会影响前途,于是点点头,招来了四名禁卫魔法师部下跟在了人群后面。

    轻推着轮椅,克里斯汀一脸的轻松,但萨默斯特阴沉的表情背后确实一颗已经快要跳出胸腔的心。两人慢慢推着米利罗娜走到草坪中央,停住了脚。四周马上就被皇家禁卫军和禁卫魔法师站了个圈。

    忽然无月的夜空中出现了一道奇特的、非常宽大的金色魔法光束,从雷兹多尼亚内城某处斜斜地就射上了天,一直打入黑色的云层深处,绽放开一团朦胧的金光。紧接着,又从遥远的西南方向也升起了同样颜色的魔法光束,和云层里那团金色光芒连接到了一起。

    两道华丽的魔法光束在天空连接后开始出现了变化,光束里出现一道道水平向下移动的、如同彩虹般的七色横纹,像是两架绚丽的魔法梯子赫然架设在黑夜里。

    雷兹多尼亚城里没有入睡的居民们都发现这一如同神迹般的变化,彼此呼喊着冲上了街道,向着最近的魔法光梯落脚点跑去,而街道上的帝国巡逻队也纷纷转移的巡逻方向,跟着人群朝内城某个方向跑去。

    最吃惊的可能还是那些守在希克莱子爵府外的帝国皇家禁卫军和魔法师,尤其是那些魔法师,他们虽然一眼就看出这是魔法,但他们却丝毫感受不到子爵府里有任何魔法能量的波动,一个个面面相觑,好象都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啊!不好!马上进去!”

    一个皇家禁卫军军官才不管那么多,他才不像那些魔法师一样非要以自己的魔法感应为标准判断事情变化,只是凭直觉就觉得出了事,大喊之下,上百名皇家禁卫军士兵就涌入了别墅大门,沿着绿化带大道朝官邸主建筑跑去。

    强弩从建筑窗户里射出,最前面的几个奔跑的皇家禁卫军士兵被射倒在地。这些披着漂亮披风,以形象为主的禁卫军步兵并没有配备盾牌,一个个拿着精致的长剑躲到了绿化带里的花台后面,或是干脆闪到了死角里。

    “轰!”一团暴烈火球飞进了某扇窗户,猛烈的爆炸冲击和火焰从建筑内的房间里朝外冲出,燃烧的破碎的家具、砖石带着两具残缺不全的尸体飞出了破洞。

    “冲上去!”

    烟雾弥漫开,阻挡了建筑内的强弩瞄准,上百禁卫军步兵在军官的带领下一涌而上。

    “快!大家按顺序快进去!”

    拉尔夏娅站在传送前,手里握着魔晶石,一道蓝色的魔法光束打在传送阵中央,维持着每一秒高度的魔法能量消耗。而在他的身边,萨克罗提着武器带着一些士兵维持秩序,将一队队人和物品送进了魔法传送阵。身后的官邸主建筑里传来了魔法爆炸和兵器格斗的声音,萨克罗知道伦贝斯等人已经在官邸里和帝**展开了肉搏战,从现在开始,每一秒种都是用鲜血换来的。

    克里斯汀满意地看着自己创新的特殊魔法传送,又感觉远方出现了阵阵魔法能量爆发的波动,知道这样的魔法效果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企图。

    四周的人都吃惊地回过了头,看着那天上的两道魔法光梯发楞,丝毫没注意中间的克里斯汀已经抬起了一只手,而萨默斯特则弯下腰把米利罗娜抱在了怀里。

    “希克莱子爵大小姐……您是……”贝兰斯正要回头询问这个比拉尔夏娅厉害无数倍的少女,就发现对方的身体上出现了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并且越来越浓,光晕也越来越宽厚。

    还没等所有人对面前忽然出现的金色光芒有所反应,一圈以克里斯汀为中心扩张开的神力屏障已经打开了。厚实的神力屏障如一堵移动的墙般将四周的皇家禁卫军和魔法师们推开了十几米,当他们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赫然发现一个半径十多米的光罩已经将克里斯汀三人保护了起来,尝试着用身体去接触这金色的光罩,却感觉到很强的柔韧弹性,几乎无法穿越。

    金色光芒惊动了附近巡逻的皇家禁卫军,只见金色神力屏障扩散的光芒照耀下,不断从各条道路里奔来士兵,不过一分钟,已经有上百名帝国禁卫军士兵把这片草坪围了起来。

    “等等!”还没等贝兰斯阻止,只见手那长戟的同伴就开始冲锋了,不过可笑的是,这些人一撞在神力屏障上就弹了出去,连续几次后,疲惫的士兵们只好退开十几米,保持着警惕的态度。

    接着又是几道闪电魔法,在场的禁卫魔法师开始攻击了,不过效果依然,那些普通魔法只是在神力屏障表面激起一圈圈如水的涟漪,那些蕴涵了强大魔法能量的闪电术就好象打入了大海般没有任何多余的激荡反应,而更有意思的是,在场的魔法师们也没有感应到任何魔法气息。

    萨默斯特心头提到了嗓子眼里,而克里斯汀则不慌不忙地在周围用魔法刻画下特殊的魔法传送阵图案。然后带着萨默斯特走到了一边,手指一弹,一圈蓝色的魔法能量就出现在阵四周。接着一道图案宽度的金色光束朝天上射去,和前两道魔法光束一样又架起了一部魔法光梯。

    “克里斯汀!”

    正要走进去,就看见金光外一群人走了过来,当头的人正是特里希海利斯,只见他越走越快,到最后已经开始跑了。

    “你们先走吧,那里有人接你们,你们会先到子爵府,然后再传出去。”

    克里斯汀摆了摆手,然后目送萨默斯特走进了传送阵。人体在彩虹的横梯中化成了五彩斑斓分散的颗粒,然后全部被吸进了光梯,只见一道明显厚了很多的彩虹飞速地沿魔法光梯朝夜空云层深处上升。然后又折转方向朝中间的光梯而下。

    “克里斯汀……朕知道无法阻止你……你不要走……”

    皇帝的脸都白了,呆呆地站在神力屏障外,露出痛心和惋惜的表情,一只手举着,仿佛要从这金光中把克里斯汀拉出来。而此刻皇帝的身后、草坪四周,皇家禁卫军的数量聚集得越来越多,在更远处,皇太后菲丽罗尔也被一群帝**簇拥着赶来。

    “皇帝陛下……很多人都说得对,我根本就不该来帝国,不该出现在你面前……”克里斯汀身体一震,又是一圈猛然扩散的神力冲击和更为耀眼的金光,金光中是一具朦胧的少女**,金光急速收缩,接着就看见克里斯汀一身华丽的女魔法剑士铠甲装束站在了人们面前,一把金色的长剑握在了手中,金色的神力斗气中穿梭跳跃着雪白的光点。

    “你……要和朕作对!?”皇帝猛扑上去,双手一下就趴在了神力屏障上,眼睛死死地看着屏障中露出恬静微笑的少女,“你为什么不接受朕!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朕是个帝国皇帝吗!?”

    “皇帝陛下,还是那句话,很多事情你不需要去了解,把你的精力放在这个国家,去真正体会你的臣民真正需要什么,而不是去迎合少数人的需求。”克里斯汀打量着面色激动的特里希海利斯,叹了口气,把金剑提了起来,抚摩着剑刃,手指在接触剑刃的时候激荡起五彩的小光点四下飘舞,“如果世界的和平从这里被打破,那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请转告皇太后陛下,克里斯汀对不起她了……”

    “朕恨你……朕会等到你认识错误的那一天的!”皇帝疲惫地松开了手,倒退了几步,眼睛里露出阴森的杀气,“朕是帝国皇帝,没人可以阻挡朕的选择,除非神来证明朕是错误的……”

    恨我吧,这样下次见面你就不会感到愧疚了……其实你也没有需要愧疚的理由……

    克里斯汀一挥手,那道金色的神力屏障就消失了,接着就看见一个皇家禁卫军高级军官把手上的长剑朝前一指,一群群皇家禁卫军步兵挺着长戟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越过了他们的皇帝,冲进了草坪……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足坛教父炼鬼修仙极品医圣截教小徒武家栋梁血符张辽新传决战朝鲜之高大全呼啸的枪刺至尊鸿蒙闯王李自成新传穿越之沦为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