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七章 原罪使徒的骚动(一)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七章 原罪使徒的骚动(一)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深涧流水野花媚异世傲天最强妖孽我为王仙界独尊执掌龙宫备中的伊达独眼龙失恋无罪随身带着女神皇鉴宝秘术恶魔囚笼英灵君王    克里斯汀手一挥,由光明神力生成的黄金长戟的冰晶幻像攻击如电闪般全部射了出去,紧跟着自己也朝前冲去。一道金色的人体残影带着华丽的金色光尾冲进了那一群飞射中的黄金戟里,无数美丽的七彩光点颗粒像花粉一样从半空中洒落。

    有感应了!那是什么力量波动?怎么光明神力里还融合了其他的东西?尼托姆斯的瞳孔里出现了十几根不断靠近的黄金长戟,每根长戟上除了那汹涌卷动的光明神力外似乎还有某种能压制自己的奇特力量存在其中。

    克里斯汀眼睛里已经出现了不断靠近的黑袍男子,冷冷一笑,猛地伸手抓住了身边某根黄金戟,身体在瞬移中消失了。

    空荡荡的……

    并没有那预料中的切入身体肢体的阻碍感,克里斯汀只觉得眼前的尼托姆斯的黑影在一阵扭曲中分解就消失无踪,自己只是一冲而过,然后就听见身后比自己慢了半拍的十几根以冰晶幻化的黄金长戟全部扎进了尼托姆斯原先漂浮的地面上。

    “扑扑”的声音不断响起,转身一看,金光散尽,一大片泛着透明冰蓝的粗长冰箭都深深地插进了土壤,一股弥漫的寒气把附近的土壤全部覆盖上了冰霜,连最近的一堆篝火都瞬间熄灭了。

    还没看清楚这突然消失的尼托姆斯到底跑哪儿去了,就突然感觉自己的天顶方向出现了强大的原罪力波动,如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凝集成一股方向性很强的压缩冲击朝自己头顶而来。

    也不细想,瞬间膨胀开的神力屏障将身体包裹了起来,并感觉神力屏障形成那一瞬间对方的力量冲击就已经击中了头顶方向。猛烈的震动带着强大的冲击把身体往下压,克里斯汀能明显感受到这身体外面发生的强烈能量侵蚀,就好象当初和尼托姆斯第一次交手一样,带着极大腐蚀性的原罪能量团再次融化了神力屏障的防护表面。

    后背感觉到接触地面,仰视角度的克里斯汀从朦胧的金光中看到天上的尼托姆斯已经撕去了他的黑袍,一身如马戏团小丑一样的装束,连那顶象征头部防护的帽子都滑稽无比。

    身后被冰霜冻结的地面在碎裂,面前已经透进神力屏障的原罪力冲击也要打在了身上。克里斯汀在身体即将塌陷压缩到地里的瞬间再次股起新的光明神力对抗。巨大的摩擦声下,克里斯汀带着一大片冰霜泥土斜着滑出一截,身体落回了地面。

    可恶,这个恶心的家伙还不能小视!克里斯汀现在又骂不出来,用意识交流又会分心,只能暗地里诅咒这个龌龊的使徒。

    “嘿嘿……女神阁下,看来你比我想象得要好得多了,居然已经可以抵消掉部分原罪力的攻击,你可比那些光明神们厉害多了!”尼托姆斯缓缓落在了十几米远,邪恶淫亵的声音又在克里斯汀的脑海里出现。

    “你们和光明神已经交过手了!?”克里斯汀一听就觉得话中有话,以前和光明战神普罗里西斯对战时的交谈内容出现在脑子里,面色一惊,在弥补了神力屏障的力量消耗后把长戟一指,“是不是你们把……把命运女神朵拉西梅尔杀了!?”

    “呃……”

    好象还不能让她知道这些吧……尼托姆斯一楞,开始后悔了,他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我杀了你这个淫棍!”

    克里斯汀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的怒气又上升了,雯娜的死加上从别人口里得知的噩耗已经让她狠不得把眼前的龌龊家伙给撕成两半。

    又是一团无形的原罪能量球迎面打来,能够感受到冲击即将打到面前的克里斯汀并不打算再次用神力屏障去抵抗,股起全身力气就挥出了一戟。

    “哧”的一声,蕴涵了光明神力的黄金长戟枪头打中了对方的能量攻击,黑色的气雾团显出了轮廓,不过在瞬间的能量烧炙声中又被克里斯汀一戟打上了天。

    不等对方再次表达什么惊讶,克里斯汀的风系瞬移就施展开了,快速移动的金色影子将尼托姆斯包围在场地中央。

    忽然人体残影子一停,克里斯汀已经微笑着站在了这道被金色光影画出的圆圈痕迹一点上,而尼托姆斯发现以自己为中心点的半径十多米的金色光圈依然还存在,还隐隐从这些如雾的金光里感受到阵阵寒气和风系魔法的特有气旋。

    “水晶圆舞阵!”

    尼托姆斯的脑海猛地蹦出克里斯汀的清脆呼喊,一转身,就发现从四周金色气雾里慢慢析出八个和克里斯汀一摸一样的金甲少女,同样的金色光晕,同样的黄金长戟,每个少女都带着同样的冷冷嘲讽看着自己。

    还没做出合适的判断,只看见站在外围的克里斯汀再次进入了更远距离的高速瞬移,又一圈更大金色光雾圆圈开始出现在外层。

    “二重水晶圆舞阵!”

    这下可好了,克里斯汀的呼喊过后,十六个克里斯汀同时出现在第二圈的金色气雾中。

    二十四个金甲少女同时举枪朝尼托姆斯冲来,刺骨的寒气将营地里大部分篝火都扑灭,整个山谷里只有那绚丽的金色光芒,如同金色的太阳落在了群山里。

    狂暴的原罪冲击扩散而出,一片碎裂的清脆响声中,最里层的八个金甲少女在冲击中崩散成雪白的霜粉,飞腾的雪雾不光阻碍了尼托姆斯的视线,甚至在风系能量的鼓动下如一道雪白的气墙继续朝尼托姆压去。

    噼里啪啦的冰破之声此起彼伏,尼托姆斯只觉得无数的冰人撞到了身上,锋利的冰矛将一身自认为华丽的装束切割成了布条,虽然这些假克里斯汀只是块稀薄的冰晶,但冲击的力道以及蕴涵光明神力的冰冻魔法几乎让他失去了反应能力。

    去死吧!一片金光中克里斯汀居然出现在尼托姆斯的头顶方向,黄金长戟笔直朝下冲向了已经被冰霜覆盖包裹成一具冰人的尼托姆斯。

    “轰”的一声,被冰霜覆盖的尼托姆斯身体被黄金长戟从头顶切开,像是捅破的气球发生了爆炸,雪白的霜雾伴随着光明神力的爆炸冲击像一阵大雪一样覆盖了整个营地。

    人呢……他死了?还是跑了?克里斯汀的精神意识感应里已经失去了尼托姆斯的踪影,静静地站在那一团逐渐融化的冰块中央,迷糊地看着左右上下。

    在高高的夜空中,一团黑影颤抖着融入了云层。

    “啊?下雪了?”

    “啊!不好,篝火都灭了!”

    “好冷啊!”

    纷纷苏醒的光明骑士们爬出了营地,而那些巡逻官兵们则跳着拍去蒙在身上的雪花,三三两两朝篝火跑去。

    克里斯汀已经褪去了神甲,静静地守在营地里唯一一堆篝火边,看着身边雪融化后一身湿漉漉的白甲骑士,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四周的光明骑士纷纷跑来,有点紧张地看着还在迷糊中的上司。克里斯汀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弄着这些光明骑士们都一头雾水。

    篝火再次照亮了营地,被莫名冻醒的光明骑士们再也无法睡着,大部分都围坐在了篝火边,少部分的人则在军官的带领下去查看那些战马或是清扫营地里已经快融化成泥浆的积雪。

    “谢谢……我知道是你救了我!”阿尔伯特笑着递过了纸条。

    “呵呵,您太客气了,雯娜姐曾经帮了我很多次。”克里斯汀摆摆手,一团魔法打进了篝火,腾起更高的火焰,“只要你没事就好,估计那个人不敢再来了。”

    阿尔伯特有点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把剑拔出来,有点尴尬的对着篝火看着,觉得自己第一次感到如此无能。

    “小姐,您刚才太厉害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布克穆斯从营地一角的马车上走下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汤,一边递给克里斯汀,一边恭敬地用意识交流对克里斯汀发出了赞叹。

    “布克姆斯,你刚才……没有被原罪力冲击打晕?”克里斯汀面不改色地接过了碗,一边看着远处阿尔伯特正和几个军官在商量事情,一边微笑看着身边的忠实护卫,“诺萨怎么知道这几天有原罪神会来偷袭我。”

    克里斯汀之所以能够一句就说出尼托姆斯的力量来历,还有赖于今天上午马车里的一段对话,开始她还迷糊不知所以,可到了刚才,她才总算明白了,原来一直隐藏在背后的神秘力量就是原罪力,而这些用意识控制来运行原罪神力的人就叫原罪神。

    诺萨……他会是神吗?为什么总能从他身上隐约感应到和自己体内那股外来的奇特力量类似的力量波动呢?难道就是他偷偷给自己的?可又不像,如果他真的有这个本事,为什么不自己去对付原罪神,还要花那么多波折来借自己的手。克里斯汀默默地喝着汤,脑子里充满了疑问。

    意料中一样,布克姆斯依然一无所知的样子,依然虔诚得无比单纯,克里斯汀也懒得去多问,看了一会儿营地里光明骑士们热身的竞技就匆匆回帐篷睡了。

    呵呵,今天真过瘾!克里斯汀回忆着刚才那场和原罪神的战斗过程,对自己的表现还比较满意。

    三天后,一千多人的光明骑士团队伍终于走出了东圣鲁克斯山脉,进入了瓦得里河平原。

    比萨森河还要清澈的宽宽河道边是一望无垠的水网平原,北大陆中央山脉的天然阻隔让这片天地的冬季气候比其他地方要温和得多,成群的肥硕牛羊懒散地分布在平原牧场上,大块大块的农田、村庄星罗棋布。

    刚走出山地,那个光头神官就匆匆告辞,因为他要赶往自己的领地去接收清算去年秋季的收入。一干光明骑士军官都不屑地看着这个跟随了部队快半年的神官那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出那些哪怕仅限于口头上的告别祝福。

    “克里斯汀小姐,前面就是我的领地了……圣鲁克斯城东郊的芬克塞斯地区。”阿尔伯特不好意思地指了下远处某片略微起伏的平原,把手上早就写好的纸条递给了身边换乘战马的少女。

    “阿尔伯特大人也有教会领地封邑?”克里斯汀举目望去,发现那片平原果然肥沃,不光有大片的农田庄园,甚至几座起伏的小丘上还有大片的树林,一座豪华的别墅庄园坐落在一个小湖边。

    “以后再给你说,我先把你安排在那里,我必须要回圣都一趟。”

    阿尔伯特低头在马背上认真写着,他这些马上动作这几天来已经成为了光明骑士们津津乐道的话题,骑士们都认为他们的团长大人终于开窍了,居然对一个聋哑女产生了兴趣,对此阿尔伯特并不去理会,而克里斯汀也压根不知道这些。

    哇,好漂亮的别墅庄园!一个光明骑士团团长的封地就是不错,看样子快比得上凯恩斯帝国那些贵族封地了。

    克里斯汀面前出现了一座空荡荡的豪华大庄园,举目望去,庄园内外都种植着四季果树、花草,一座座雅致的多层小楼或彼此相连、或单独坐落隐没在果树林中。

    视线里只有庄园内外少数身穿光明信徒的仆役在修剪着树木或花台草坪,一看自己的领主带着大队光明骑士停在了大门外,一个个鱼贯而出,恭敬地弯腰站在门前致礼。

    这和那些国家的贵族有什么区别?阿尔伯特这样的人不是信奉光明神吗?为神而祈祷还追求这样的奢侈奢侈生活……还有那个什么教皇,明明就是一个教派的领袖,还非要占有这样一个政治割据的领地,甚至连自己的头衔都要带个皇字,这难道不是一种超越信仰的政治权利观吗?克里斯汀在阿尔伯特的带领下走进别墅庄园,默默看着身边那一串串领地奴仆身份的人,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我长年在外带兵,其实很少回领地,连我妹妹都不愿意住这里……”阿尔伯特寂寞地看着空旷的客厅,有点无奈地说着,手里的纸条涂改了好几遍,这才递给了克里斯汀,“我留一个中队的光明骑士在这里,应该很安全,你就暂时在这里住下,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随时离开,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

    摆摆手,克里斯汀走进了一间房间,几分钟后再次走出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套原本那套修改过的帝国宫裙。

    “阿尔伯特大人,我想您应该知道我的事情吧?把我留在这里难道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吗?”克里斯汀笑着在客厅里打量那些古朴的油画,一边用意识“说”着,“如果您的教皇陛下知道被凯恩斯帝国皇帝通缉的人在教皇领里,估计您也不好隐瞒的。”

    “克里斯汀小姐是不相信下官了?”阿尔伯特苦笑着写着,“现在教皇陛下正带着代表团在凯恩斯帝国帝都参加帝国皇帝的订婚大典未归,估计要回来也是下个月了。”

    “哦?那现在教皇领的最高领导是谁?”克里斯汀一楞,赶紧“问”到。

    “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

    “啊!原来是他,那我想见见他!”克里斯汀走到阿尔伯特面前,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估计他也愿意见我吧。”

    “这个……可能不好吧,现在圣鲁克斯听说已经到了帝国的官员,专门负责接受那些光明骑士团从外地暗中抓回来帝国流亡贵族,万一那个官员刚好认识你,那就……”

    又是什么帝国流亡贵族,难道特里希海利斯已经开始新一轮贵族清洗了,居然有那么多帝国贵族开始出逃,这不是正中了海格拉德斯的下怀吗?皇帝这个大傻瓜,已经自信到自己拆自己的家了。克里斯汀叹了口气,只好坐了下来。

    “这里就当是你的家吧,有什么要求尽管给外面的仆人吩咐,你还可以安排任何人进来,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阿尔伯特拿起头盔就朝外走去,最后的纸条留在了桌上。

    哦……其实他完全知道自己的银狼身份底细,他这样其实就是暗示自己可以联系银狼离开北大陆,看来他还不是那种对教皇狂热崇拜的人,起码有自己的立场……估计还是因为雯娜吧?恩……是应该考虑和其他人联络的事情了。克里斯汀想到这儿,一抬手,只见站在客厅门外的布克姆斯就走了进来。

    “马上召集狄罗忒斯、法兰科罗、塞维达尽快到这里来!还有那个诺萨!”觉得这四兄弟还是值得信赖的,克里斯汀本着不用白不用的心态发布了她的第一个命令,“对了,如果能联系上的话,吩咐各地的创始神信徒各自推选出当地的负责人来,然后把名单给我,你们四人就在我身边吧。”

    恩……如果他在身边也不错,当是伦贝斯这样的人帮助自己不算过分吧,他似乎并不很在意自己的神的身份,但也太平淡了点……克里斯汀忽然想到这一点,转头看了眼已经空荡荡的大门方向,觉得有那么点点失落。

    “是,克里斯汀小姐。”布克穆斯恭顺的跪地行礼退出,刚到门口,就和一位光明骑士军官错身而过。

    没有任何话语,年轻的灰发军官一个立正,就递上了纸条。

    威廉;查西伦泰,高级光明骑士,联队长军衔……哦,原来他是阿尔伯特的副手啊?克里斯汀抬头看着表情有点腼腆的光明骑士,露出了礼貌的微笑,然后指了指座位,只见年轻的骑士拘谨地坐到了对面。

    恩……好正统的军人,能做为阿尔伯特的副手,一定也是个不错的人,一定也要诱拐了!克里斯汀心里又在盘算另一份人口拐卖计划了。

    既然无法避免这个大陆的战争,与其让混乱覆盖混乱,不如我来接受它!克里斯汀瞥眼看了下对方腰剑的长剑,露出了平静的笑容。

    “威廉大人,这里没什么需要保护的,如果您不介意,可以一起住进来。”克里斯汀轻扭手腕,优雅地递过了纸条。

    “下官奉命保护小姐,就带队在外宿营!”年轻的联队长似乎无法保持心态继续呆在客厅里和克里斯汀单独相处,慌张写完就告辞出门。

    好可爱的人哦!要是自己给尼奇特说这样的话,估计他早就高兴跳了起来……哎,不知道尼奇特他们到底情况怎么样了,那么重的伤传送过去。克里斯汀忽然想起了那个晚上的突围,觉得心里就好象压上了块石头。

    “老仆参见创始神圣女阁下……”

    我晕,你要吓死我啊,老人家!克里斯汀正在发呆,忽然脑子里出现了熟悉的声音,一扭头,看见诺萨正微笑着和布克穆斯站在了身边不远。

    “恩……通知完了?”克里斯汀疑惑地看着布克穆斯,看见对方点头,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克里斯汀小姐,三天之内他们就会赶来。”布克穆斯“说”完,就退出了房间,又守在了门外。

    “诺萨先生,也许你真应该给我个最好的理由,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我总觉得你在暗中看着我,你到底想给我什么启示?”克里斯汀的脸色严肃得有点可怕,“是否我可以说……包括我现在的状态都是你故意安排的?”

    “老仆不敢……”诺萨吓得一下匍匐在了地上,在他看来,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去得罪这未来的创始神,“有些事情,老仆实在不知,希望圣女阁下一定相信老仆。”

    “对了,好象你知道前几天原罪神会来袭击阿尔伯特?”克里斯汀换上了微笑,“你为什么可以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创始神恩赐老仆的力量……”诺萨忐忑地“说”着,“就好比圣女阁下一样,也是伟大创始神给予世人的最大恩赐。”

    说什么呢,就好象我是个东西一样……克里斯汀一听就郁闷了,更觉得自己像一个拣破烂一样接过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创始神教。

    接下来诺萨的一些解释就让克里斯汀大为吃惊,原来在整个可拉达大陆的创始神教信徒已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信息沟通网,无数隐秘的永久魔法传送阵遍布大陆各地,任何信息都可以通过这个传送网络在很快的时间内就通达大陆的每个角落,而就在刚才,布克穆斯就是依靠这个传送网把命令发布了出去。

    “圣女阁下,不知道您找老仆来有什么具体指示?”诺萨没敢站起来,继续匍匐“说”着。

    “我要军队!”克里斯汀实在受不了对方那种膜拜动作,再加上一些疑惑始终得不到解释,连带着意识沟通都有点不耐烦,“我应该有这个权利吧?”缓和了下情绪,还是微笑着暗示对方起身。

    诺萨眼睛一亮,赶紧站了起来,“以苦难结束苦难,以生命抚慰生命……圣女阁下令老仆深为感悟!”

    战争的苦难真得可以磨灭罪恶吗……我没做错吧?好象他挺喜欢我发动战争一样?难道他交给我的创始神教会就是专门用来打仗的?克里斯汀默默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了几圈,“你……可以帮我个忙吗?等会我写封信,你帮我去交给光明教会的梅兹科勒尔大主教,我想以你的能力应该不算太难吧?”

    “遵命!”诺萨深深鞠躬就退出了房间。

    北大陆,文德里克王国王都赖斯特王宫,国王寝宫。

    “啪!”一道银光伴随着一声清亮的声音打在了米黄色的墙上,一大块湿润的斑点开始在墙面出现。“都出去!”

    身穿国王裙装的戴林梅莉尔恼怒地把身体往床上一躺,头就埋进了被子,还发出了轻微的哭泣声。几个女官和宫女都尴尬地退开了一些,而房间里则单腿跪立着一位深棕色短发的年轻将军。

    哭了好一会儿,戴林梅莉尔又若无其事地抬起了身,冷冷地看着面前新提拔的王家禁卫军团军团长、前王宫禁卫首席骑士长修伊特,“没其他的事情你就先出去吧。”

    “臣……还有一言……克里斯汀小姐已经确认因为传送魔法失败死亡,请国王陛下还是保证身体为好。”修伊特还在唠叨以父亲为首的大臣们这几天不断提及的内容。

    “我才不管她!你出去!出去!出去……”

    宫女们已经退到了一边,戴林梅莉尔已经找不到可以扔的东西了,干脆把床头的饰品、床上的枕头之类的东西一件件没头没脑地就朝修伊特身上丢去,最后恼怒之下还扯起了被子朝跪立的修伊特罩过去。

    没办法,众人只好在这个少女国王彻底发疯前闪出了寝室。

    房间里已经没有一个人,戴林梅莉尔默默地傻坐在床边,眼睛又模糊一片,泪水伴随着低声的哭泣不断滴落在床单上,捧起唯一只还没有扔出去的枕头靠在了脸上,体会着也许还保存的那一丝丝残留的发香。

    “克里斯汀姐姐,你死了?你不要吓我……你是女神啊,难道你要像秦新一样又离我而去吗?我知道你肯定还活着!”

    从去年十月底赶回国后,戴林梅莉尔几乎每天都躲在房间或是小花园里发呆,不断的心如刀绞、不断的泪如雨下,脑子里一直回旋着克里斯汀在身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她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忘却对方,那曾经同出同行、同眠同食的生活是那么温馨,她愿意为克里斯汀沐浴时去充当宫女的角色,愿意像个小妹妹一样亲自为姐姐喂上一小口食物,甚至愿意像个战士一样为对方牺牲自己的生命,可为什么克里斯汀就不能接受自己在她身边。

    她真的喜欢上其他男人了?不!我不要!戴林梅莉尔赌气般把枕头扔到了地上,看了一下,又心疼地弯腰抱在了怀里。

    “姐姐……你就算有了心爱的男人……也不能丢下我啊,我会很乖的……”戴林梅莉尔酸酸地念着,眼泪又出来了。

    “陛下,最新的奏折到了……”茜丽丝轻轻走了过来,将一摞大臣们送来的奏折公文放在了床边,然后开始在房间里收拾那些每天都会飞得乱七八糟的东西。

    “无聊!铁矿!铁矿!他们就知道这些东西!他们都以为这个文德里克王国就是个铁匠铺吗?”戴林梅莉尔恼怒地一把将一封公文更扔到了远处,瞪着眼睛看着纸张从空中落在了地上,“茜丽丝,去把约拿大人和维纳顿大人叫进来!”

    不一会儿,两位老大臣就站在了戴林梅莉尔面前。

    “给帝国发公函,就说可以扩大给他们的铁矿贸易配额,价格要高一成,不买拉倒……给普洛林斯共和国也发公函,就说他们要的额外贸易份额我会转手卖给鲁修斯联合王国和鲁尔西顿的,叫他们自己想办法去取。”

    哼!打吧,打吧!特里希海利斯,你想霸占我姐姐,你不得好死!海格拉德斯,你个变态,你也死在战场上吧!戴林梅莉尔阴冷着脸,在一封公文上写下了批示然后扔给了约拿。

    两个大臣都面面相觑,然后低下了头,他们知道这是国王故意刺激两个国家越来越紧张的敌对关系,不过具体原因他们就不明白了。

    “陛下,南大陆那边的贸易……”维纳顿轻声说到。

    “不卖不卖!一个汤勺都不卖给他们!银狼都不是好东西!”戴林梅莉尔又大喊起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不是银狼……是斯托克王国的贸易请求……”约拿看看同僚窘迫的样子,只好自己说了。

    “斯托克王国?他们买那么多干什么?”戴林梅莉尔看着另一封公文,有点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大臣,忽然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好啊,斯道普不是要买武器吗?把最好的卖给他,再给他说,我希望他早日平定混乱群城!”

    “陛下怎么了?好象巴不得到处打仗一样?”

    “哎……不知道啊,也许是因为克里斯汀小姐死了的缘故吧……”

    “可是陛下不是一直对克里斯汀小姐的银狼有好感吗?和我们的贸易也非常大方,怎么陛下又忽然支持斯托克王国攻击混乱群城?”

    “算了……还是等陛下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两个大臣离开房间后一边走一边说着。

    “姐姐,你太累了,等你什么都没有了,你就回我这里吧……”戴林梅莉尔红着眼睛抱着枕头,傻傻地看着阳台外的天空。

    北大陆圣鲁克斯教皇领东部的芬塞克斯领地别墅庄园。

    “布克穆斯,为什么你们四兄弟额头上都有那个奇怪的印记?”克里斯汀想了好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生下来就有的,诺萨长老说那是伟大的创始神赋予我们的神圣身份和使命。”布克穆斯恭敬地跟在克里斯汀身边,随着心目中的圣女在别墅里游荡参观。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四人应该以前是军人吧?”克里斯汀手指一弹,一个冬季成熟的果实掉在了手里,然后轻轻抛给了身后的布克穆斯,一边还回头露出她的招牌微笑。

    “克里斯汀小姐眼光真好……我们四人以前是米亚斯王**的低级军官,后来……”布克穆斯受宠若惊,将果实轻轻地放进了怀里,“……所以就这样了,现在我们就等着您来带领我们脱离苦难,用我们的鲜血去洗涤我们的罪恶!”

    又是一个悲伤的家庭,可为什么他们会为了战争的苦难而甘心又投入到另一场杀伐中去呢?克里斯汀静静地“听”完这段有关因战争破碎的家庭悲剧,对四兄弟的好感又加深了不少。

    “如果我带领你们继续以战争来创造新的生活,你会后悔吗?”克里斯汀看见了庄园外那隐约走过的一队光明骑士,回头露出严肃的表情。

    “那是伟大创始神的给予我们的使命!”布克穆斯停住了脚步,身体笔直,激动的眼神里泛出对未来的渴望。

    为信仰而战的人总是那么可怕……也许他们把我当成了这个信仰的领导实践者,也罢……克里斯汀默默点头,就朝主楼走去。

    刚送走诺萨,克里斯汀又把一封信递给了布克穆斯。

    “叫人把这信交给银狼的最高指挥伦贝斯将军,记住,必须让送信的人亲自交给他,而且不能暴露我的身份和行踪!”克里斯汀特别交代了这一细节,因为她不打算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确切下落,甚至在信里对伦贝斯都隐瞒了这点。

    在信里她要求伦贝斯加快扩军的步伐,并要求对方在三月以前海运五万套标准的银狼步兵作战装备到鲁修斯联合王国,她打算在那里组建北大陆的银狼军团,而北大陆银狼军团未来最高指挥官人选,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至于为什么会拒绝南大陆的军官,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觉得不想过多地去接触银狼的老成员。

    厄利珊露达公主,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能继续相信我,也许有一天你还会恨我的……克里斯汀独自坐在书房里,面前是副全大陆的地图,一张纸上写满了今后的打算。

    光明教会的暗中偏袒蛊惑下,凯恩斯帝国皇帝发动战争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和普洛林斯共和国的火并不知道要蔓延到什么程度,与其让他们最终把全大陆卷入火坑,还不如我来领导一切!克里斯汀冷笑着把纸揉成了一团,扔进了火盆。

    入夜了,明亮的月光洒在瓦得里河上,波光粼粼的河面凝结出一个大大的、如冰霜涂抹的摇曳月影,偶尔一只小船划破这美丽的画卷,带出一长串破碎的光点,激烈挣扎后伤痕累累的河面又恢复到比原先更为平静、银亮的状态,在微微的寒风中轻轻睡去。

    银色的水面映出一位婀娜少女的影子,只见她独自牵着一匹高大的战马在河道边散步,眼睛望向西面那被黑夜和距离掩盖分离在视线外的庞大城市,感受着这大陆上最大信仰之地的阵阵气息。

    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了,只见少女把头望向了天顶那明亮的圆月,静静地看着一缕缕黑云渐渐覆盖在月面上,留下深深的一团疤痕。少女皱了下眉头,转身朝远处的别墅庄园而去。

    覆盖月亮的黑云深处出现了三个黑影,残留的空间移动能量不可避免地撕碎了四周团团聚集的云雾。

    “嫉妒使徒诺菲西斯大人,好象这并非是主神陛下的意思吧?”一个庸懒疲惫的声音从最左那个黑袍男子嘴里吐出,疲倦的身体似乎都要缩到云里才甘心。

    “呵呵,怠惰使徒瓦吉尼斯大人还没有恢复力量啊,黑暗神域一战阁下的英姿在下很是仰慕……”嫉妒使徒卑微恭谦的姿态和语气让人听了都觉得另有目的。只见最右边的黑袍男子欠了下身,然后把头望向了大地上那一座在月色下朦胧忽现的别墅庄园,“不知道大人今天是否愿意取得这一意外的收获呢?”

    “哦……不……那是光荣的芙妮亚西雅女神阁下的功劳,我等只是卑微的助手……您说呢,伟大的女神阁下……”怠惰使徒微笑着把头转向了中间的黑袍少女,“也许您不会介意去帮嫉妒使徒大人这个小忙吧?”

    “哼……无聊……”黑袍少女冷哼一声,身体急速收缩下就消失了。

    “呃……诺菲西斯大人,女神阁下似乎比往常更能体会主神陛下的意志,也许您真的是在卤莽……”怠惰使徒笑着耸耸肩膀,也跟着消失在云中。

    “冷漠的原罪神使徒啊……难道伟大的主神不愿意去接受我等忠诚的回报吗?淫欲使徒尼托姆斯已经给我们带回了那么重要的证据,难道不值得去试一下吗?哦……不,其实我不应该去嫉妒他们才对……我有能力去实现对主神的忠诚!”

    诺菲西斯冷笑几声,手一挥,身体就隐没在黑云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极品器炼师道友请留步大军阀花尊贼欲我的师父是只鬼星峰传说极限武修史上第一妖唯我独法网游之女主工作室无限之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