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章 悲情的夜莺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二章 悲情的夜莺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地府重临人间绽放韩娱之演技大师懒散初唐大宋王侯最强战兵斩邪巅峰玩家醉迷红楼科技之门文娱缔造者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大陆光明历2771年五月十三日,南大陆巴得瑞克堡城,南大陆银狼军团总部。

    “伦贝斯将军!希克莱大人!”夏斯林带着莎丽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了会议室,“最新消息到了!五月八日,斯托克王国王都瑞林斯堡城被从鲁尔西顿出发的鲁尔西顿第三军团和我银狼第十军团偷袭攻占,国王斯道普自杀!凯恩斯帝国干涉军也被亚西里亲王的大军在瑞林斯堡东南包围投降,估计现在亚西里亲王已经接受斯托克王国所有军政大权了!”说到这儿,夫妻两人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哈哈,克里斯汀这丫头居然和亚西里亲王合演了这么一出戏,估计斯道普临死都不知道那一万三千人的‘斯托克王**’是怎么出现的!哈哈!”希克莱微笑着频频点头,一边的伦贝斯也露出了难得的笑意,“亚西里亲王继承王位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南大陆总算相对安稳下来了。”

    就在四月末,正在瑞林斯堡和斯道普打得异常艰难的亚西里亲王忽然接到了克里斯汀的秘密信件,要求他假装败退,吸引凯恩斯帝国干涉军和斯道普的军队追击远离瑞林斯堡,而银狼第十军团和鲁尔西顿第三军团全部更换斯托克王**的铠甲装备从鲁尔西顿自治领的克特鲁兹要塞南下,穿越迪特里沙漠偷袭瑞林斯堡。

    长期和迪特里沙漠打交道的鲁尔西顿自然在这方面的伪装做得特别好,那一万三千人的联军在鲁尔西顿商人的引领下选择了沙漠里最隐秘的路线,并在五月八日的夜晚突然出现在瑞林斯堡城下,接着以外地军队回王都勤王的假情报骗进了城。

    斯道普的大部分军队都外出追击“溃败的亚西里亲王叛军”,结果这一万多人一涌而入,不过半天就占领了全城,绝望的斯道普在被捕前饮毒自杀。而同一时间,前去追击亚西里亲王的斯道普军队和帝**也被亚西里亲王半道埋伏,近三万人被分割成数段,本就士气不高的斯道普军队大部分当场溃散甚至是倒戈,而三个军团的帝**一万六千余人则被包围,并于五月十日投降。至此,斯托克王国持续半年之久的内部权位争斗终于结束,王位最终被年轻武勇的亚西里亲王获得。

    “创始神教的情报网已经完全证实,现在光明教会圣都已经覆没,克里斯汀小姐下落不明,希克莱大人做为克里斯汀小姐的爷爷,我提议就由希克莱大人担任南北银狼军团的军务总顾问官吧!”伦贝斯对着在场的将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结果无一人反对,因为整个银狼军团里面,除了克里斯汀、伦贝斯及雷恩这三位既定的身份地位,几乎没人在可以在威望上和希克莱相抗衡,甚至伦贝斯这样风云的人物,和希克莱比起来也不过是孙子辈的角色,更不用说对方还是克里斯汀口中的爷爷,由他这样的大陆名人主持,银狼军团上下自然是受益非浅。

    “我老了,帮帮克里斯汀看看家还可以,这总顾问官的差事可当不起。”希克莱摸着胡子连连摇头,显然并没有做这样的心理准备,“不过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自然全力以赴。”

    “伦贝斯将军,克里斯汀小姐她会不会……”夏斯林被老婆从后捅了一下,赶紧站起来,“现在光明教会垮了,局势估计会更混乱。北大陆的阿尔伯特将军和雷恩将军的处境很尴尬,容勒芬王国的态度这段时间也很奇怪,梅萝蒂长公主一直在催我们联合出兵收复黑暗大陆,这么多事情……”

    “不光是这些,克里斯汀最后给我的信里还要求我们必须救出汉娜莱契王太后和凯文少爷,这里面的原由大家这几天也都知道了……”伦贝斯看着行动表上那写满的安排,第一次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了,越想脸色越冷,“不过克里斯汀小姐绝对会没事的!她是女神,是伟大的创始神圣女,各位将军就不要胡乱猜忌!”

    “伦贝斯将军说得没错,现在就算克里斯汀不在,但计划安排还是要继续进行。”希克莱欣慰地看着年轻的伦贝斯,对这个冷酷的南大陆总指挥的冷静表示满意,也赞叹幸好能有这样的人辅助克里斯汀在凡间的信仰统一,“下个月容勒芬王国的蒙特罗德城新王宫寝宫就会竣工,到时候托罗夫特国王会正式下达迁移令,那是我们唯一半途截走汉娜莱契王太后和凯文会长的机会,这是详细的计划……”

    一张早就拟订好的计划,经过精心策划,银狼届时会派出代表团参加容勒芬新王都的迁移庆典,然后在汉娜莱契离开海德堡后半途夺人。脱离路线分两条,一条是东行冲到法西尔港口,那里有银狼的海军战舰潜伏接应,虽然路线短,但因为逃脱线路在容勒芬王国内,所以风险非常高;另一条是直接撤入斯托克王国境内,然后北上斯托克王国的瓦伦斯港口,那里也有银狼的海军战舰接应,但行程太远,对汉娜莱契的身体不好。

    “伦贝斯将军,这两个方案都不错,不过我们无法保证凯文少爷能够安全离开,听说容勒芬王国一直把凯文安排在蒙特罗德城当王宫监造大臣,其实就是被托罗夫特国王故意分离看管,如果不能同时救走他们,是否不太妥当……”科尔诺威特看了眼身边的妻子,提出了自己的担忧,“我怕到时候汉娜莱契王太后会拒绝我们。”

    “呵呵,这个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我亲自去救凯文!”希克莱笑呵呵地摸着胡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四周人看了都不好意思地裂嘴大笑,因为他们绝对相信这个大陆上仅有的几位大魔导师之一是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那好,接下来,我宣布一下最重要的军事行动!”伦贝斯收住了笑容,语气顿然冷了不少,四周的将官们都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一股肃杀的气氛在会议室里悄然出现。

    “容勒芬王国的野心克里斯汀小姐早就预料到了,就算他们的国王没这个心思,那些大臣们也不会容忍我们占了那么大块地方,汉娜莱契王太后一旦被我们救走,他们就有任何理由来对付我们!”伦贝斯冷笑着将一副地图展开,“经过我们半年的扩军,除了各地城市的守备军外,现在我们在南大陆拥有十个野战军团和一个巴得瑞克堡守备军团总计七万一千余人的主战兵力,海军基本上也扩充完毕!夏斯林,你把具体作战计划给大家说一下。”

    “按照克里斯汀小姐和梅萝蒂长公主的约定,银狼大部分海军战舰和部分军团将和亚罗特帝国的梅萝蒂长公主组成联军,参加攻击黑暗大陆的行动,出发时间为光明历2771年七月一日,具体安排如下:由波拉修斯将军指挥黑暗大陆远征舰队负责护航,主要战舰包括大型三桅方帆战舰十八艘,中型三桅杆方帆战舰二十六艘,这都是我们最新建造的主力战舰;陆战兵力包括伦贝斯将军的直属第一军团,我的第二军团,范斯塔将军的第四军团,萨克罗将军的第五军团,莎丽将军的第七军团,陆战总兵力五个军团三万两千五百人,运输船队将由鲁尔西顿和银狼共同提供;本菲特将军的第十军团继续驻守鲁尔西顿,其余四个军团外加塔露夏将军的守备军团由科尔诺威特将军全部指挥,负责防御南大陆领地!”

    “啊!老公,我们要去黑暗大陆……”莎丽一听见将可能在海上航行两个月就脸色发白,赶紧偷偷对着身边挺立的夏斯林嘀咕起来,“好远的地方……”

    “小声点……”夏斯林依然表情严肃,一边看着行动计划书,一边偷偷说着,“怕什么,联军的总兵力不会比埃格哈德的军队少,更何况现在埃格哈德本人就在梅萝蒂手里了,说不定你直接上岸就可以玩了。”

    虽然很小声,但四周的将官们都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只见莎丽红着脸低下头,四周全是大笑声。

    “别笑了,这次联合远征军准备了那么久,只能成功,不许失败,科尔诺威特将军到时候就全权负责这里的军务,剩下的海军战舰应该足够保护我们的商船队和岛屿,万一容勒芬王国真的发起进攻,只要保住巴得瑞克堡和这些岛屿就可以了,实在不行,用战舰运北大陆的银狼军团回来作战,我已经和阿尔伯特将军联系好了。”伦贝斯止住了大家的笑声,长叹了一口气,“这是神的旨意,也是我们的希望,望各位保守秘密,登船之前不许泄露任何机密!”

    “呵呵,没问题,这段时间我正在加紧动员各地的百姓迁徙到南方的岛屿城市里,那些生产设备也搬迁得差不多了,就算容勒芬王国真打过来,也不过得到一些人口稀少的空城!巴得瑞克半岛适合防守,量他们也打不进来!”科尔诺威特笑着接过计划书,对这种他最擅长的军事作战计划表示满意。

    “伦贝斯将军……银狼真的要在黑暗大陆落脚吗……”莎丽突然抬起头,有点迷茫地看着四周的将官,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莎丽这一句话似乎点醒了某个最关键的问题,只见部分高级将领都同时沉默下去,虽然他们嘴上没有表态,但伦贝斯可以看出他们其实始终无法完全接受这个事实,这还不包括那些中低级军官和广大的士兵。

    “在创始神圣女的光辉照耀下,这个世界每一处土地都是圣洁的!”伦贝斯轻缓地说着,冷酷的脸上慢慢浮现出微笑,“难道克里斯汀小姐所做的事情值得我们怀疑吗?”

    “创始神圣女……”人们的紧张表情都消失了,彼此对视着,嘴里默念着某个让他们敬佩的名字。

    希克莱一直在沉默,他在观察这些年轻人的表情,他发现这些以自由为理想的人们居然在比自己还能适应这些新的信仰。或许世人的觉悟已经慢慢出现了改变,当光明和黑暗已经陷入迷茫的时候,克里斯汀在不经意中正在填补这个信仰漏洞,只要人们的生活真得出现好的改变,那信仰的基础就不需要单纯的暴力手段来维持了,包容光明和黑暗的创始神信仰必定会团结这混乱的世界。不过现在最麻烦的事情,就是虽然光明信仰失去了统一后会陷入混乱,但克里斯汀同样没有得到大陆的宗教信仰权威者的公开认同,也就无法完全消除到前光明信仰者的敌视。

    “伦贝斯将军!前光明教会大主教梅兹科勒尔大人到巴得瑞克堡了,随行的还有不少光明骑士和创始神信徒!他说要见您和希克莱大人!”一个军官激动地推门而入。

    “哈哈,这世界上最接近神的人也来了,看来我们不需要担忧一些事情了!”希克莱的老脸露出了兴奋的红润,仿佛他最焦头烂额的事情终于有了解决的眉目,“克里斯汀终结了一个信仰时代,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说完,大笑着走出了会议室。

    大陆光明历2771年五月十三日,前光明教会梅兹科勒尔大主教同前帝国大臣希克莱子爵在南大陆巴得瑞克堡进行了公开会晤,同日,创始神教教会正式成立,最会最高领袖由梅兹科勒尔担任,同时大批跟随的前光明骑士和前光明信徒同时改奉创始神信仰。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个拥有几十万信徒的新教会居然没有任何宗教典籍和明确教义,只是单纯地信奉创始神圣女的存在和世界新生……

    鲁尔西顿大陆桥,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领主官邸。

    “老爷,塞罗卡先生有好消息要告诉您!”

    一个仆人兴奋地从进了书房,正在批阅文书的萨默斯特眉头一皱,正要呵斥,就看见一脸孩子般天真微笑的塞罗卡站在了门口。

    “哈哈,领主大人,您的女儿、我的干孙女米利罗娜已经醒了!”塞罗卡摇头晃脑,对这样变相占别人便宜的方式感到很得意,“放下您的文书,快点叫人准备盛宴!”

    “谢谢……”

    萨默斯特一楞,内心那冰凉的一团似乎忽然遇见了炽烈的火焰般瞬间融化,冷漠的脸上居然出现了隐隐的泪光,激动之中手上的笔深深地刺进了纸张,嘴蠕动了半天才蹦出一个吞吞吐吐的单词。

    这个塞罗卡先生,真是个怪人,拥有那么高强的魔法实力,年纪那么大,居然自己封自己为米利罗娜的干爷爷……也罢,米利罗娜能醒过来,全是塞罗卡先生的日夜辛苦治疗,能有这样的一个长辈关心照顾她也是她的幸福。

    “管家,马上准备庆祝宴会,我要好好答谢塞罗卡先生!”萨默斯特激动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对!还有,邀请所有鲁尔西顿的官员也参加,还有各地的外交使节!”

    “嘿嘿,还是先去看看你的宝贝女儿吧!”塞罗卡难得谦虚地摇摇头,然后大笑着走了出去。

    装修华丽的卧室里,金发的少女正静静地靠在床头,一个侍女正小心地将手里的汤汁一口口喂进少女的嘴,门边几个仆人都高兴地窃窃私语,不过金发少女进食的表情却异常冷淡,甚至还有点拒绝的态度。

    “啊,老爷您来了,小姐正在进食!”一看见领主大人从走廊走来,仆人们是拾取地退到了一边。

    曾经美丽贤淑、清纯秀丽的米利罗娜一看自己的父亲走进了房门,轻轻地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再接受侍女的喂食。

    我的女儿,永远都是最美丽、最聪明、最善良的,伟大的神是不会对她苛刻的!她醒了,磨难终于过去,她再也不会离开我,她的命运将要重新书写!萨默斯特颤着脚步走到床边,轻轻挥去了下人,然后握住了女儿的手。

    “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我还能记忆这一切……这是鲁尔西顿,但不是我想要的家……”米利罗娜忧伤地垂下了头,眼泪无声地滴落在被子上,迅速浸润出一片水痕,“你们都骗我……”

    萨默斯特大惊,聪明地他现在才明白女儿为什么自杀了,女儿一定是从某个途径知道了阿尔佛雷德战死的消息。难道当初在凯恩斯帝国皇宫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个事情?女儿自杀当日克里斯汀做为知情者并不在场,难道……

    “父亲不希望你伤心……请原谅……”萨默斯特干涩地笑着,试图用手将米利罗娜的眼泪,却不知米利罗娜猛一缩身体,将被子盖住了头,然后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是我父亲,你有资格来约束我的行为,可你没权利隐瞒一些属于我有权知道的事情!”被子里的米利罗娜哭成了泪人,长期昏迷后虚弱的身体让她的哭声充满了极度的脆弱无助,“阿尔佛雷德死了,连尸骨都找不到,这都是你逼的,你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你的女儿!”

    萨默斯特无言了,甚至都没勇气去安慰女儿,这份痛苦似乎已经快要超过女儿自杀昏迷时的感觉,他只是沉默,等待着女儿对自己的审判和谴责,希望自己因为政治利益萌发的种种恶劣念头得到最严厉的惩罚。

    “他是如何的尊重我们的意愿,为你的观点去改变自己,为一个并不属于他的国家去牺牲生命,可你呢,连一个死去的人都舍不得付出一丝怜悯……”米利罗娜掀开了被子,扑进了萨默斯特的怀里,虚弱的手拽着萨默斯特的衣领,无力地捶打着,眼睛都哭红了,“受市民爱戴的高贵领主,就这样仁慈地去对待他的女儿,去对待他女儿的心,将他女儿唯一的寄托阻塞腐烂在一个肮脏的谎言里……一个为他女儿甘愿去牺牲的男人,被你侮辱了,他纯洁的灵魂被你丑化……”

    “父亲想让你好好活下去……”萨默斯特站了起来,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又回过了身,“克里斯汀小姐派人来鲁尔西顿当武官,这个人曾经是阿尔佛雷德的下属,他见证了阿尔佛雷德的忠诚和牺牲,如果你愿意,我会安排他在今天晚上的晚会对你解释这一切……”说完,叹着气走出了门。

    阿尔佛雷德的前下属!?米利罗娜那颗迷失的心忽然振作起来。昏迷中的她一次又一次在漆黑的世界里摸索呼喊着阿尔佛雷德,她认为自己可以和对方在另一个世界相遇,可脚下的路始终都走不完,那熟悉的身影和微笑总游离在梦境的另一头,直到一切又回到现实,她都无法体会那战火中阿尔佛雷德有着什么样的感受。也不知道从生到死,阿尔佛雷德这最后的时光到底是如何度过的。

    克里斯汀姐姐知道这个事情……虽然她没有伙同父亲欺骗自己,可她也在隐瞒,为什么……米利罗娜哭哭啼啼中渐渐又进入了睡梦,她想去向自己的心上人道歉,去为自己的父亲所做出的事情赎罪。

    “长官,萨默斯特领主官邸下请贴了,请您去参加今天晚上宴会,听说领主大人的女儿米利罗娜小姐病好了!”

    一个银狼分队长敲开了银狼军团驻鲁尔西顿领事馆的办公室,对着正在处理事务的沃尔特送上了一张请贴。

    米利罗娜小姐醒了……邀请我去参加宴会?难道克里斯汀小姐是早知道会有这件事情才把自己派来的?她要我去解释阿尔佛雷德中队长的事情?沃尔特偷偷看了下请贴的落款,发现同时写着萨默斯特和米利罗娜的名字,隐隐觉得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因为考虑到外交地位问题,驻鲁尔西顿的银狼武官的官阶不能太低,所以在克里斯汀早就暗中的指示下,接替这个职务的沃尔特被破天荒地在刚抵达鲁尔西顿不久就提升为了联队长军衔,也成为了银狼驻鲁尔西顿实际上的最高军事代表,而唯一一位将军级别的本菲特将军则带领着银狼第十军团单纯负责鲁尔西顿南部边境的防务,是无权干涉鲁尔西顿城的沃尔特。

    看了眼那漂亮的官阶徽章,又想到仅剩的几位卡欧那镇同伴都成为了银狼军官并派驻在自己身边,沃尔特露出苦笑,他知道这是克里斯汀在补偿自己,尤其是看了那封暗附在职务调令里的信,他更明白这个受万千银狼官兵拥戴的少女其实也是身不由己,阿尔佛雷德、自己、同伴们以及那场毁灭性的战争只是一场斯托克王国和鲁尔西顿自治领共同制造的一种滑稽政治的牺牲品。

    光明圣都的毁灭早就通过创始神教的消息网达到了手里,外来的消息已经隐隐透露克里斯汀的真实身份是什么,那如同梦幻般美丽的记忆再次出现在沃尔特脑海里,那位在卡欧那镇隐居一年多、出神入化、端庄聪慧的少女原来是如此的遥远而不可侵犯。

    几万银狼官兵的万岁呐喊,无数创始神信徒的顶礼膜拜,这一切正将自己退档在一堵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高墙后面,哪怕这墙是如此的透明,哪怕很多时候克里斯汀就站在自己身边,自己都没有勇气去多看一眼。沃尔特的心在慢慢变平静,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走进对方的生活,那是个圣洁的天地,像他这样凡俗的生命是没有资格去享受的,他觉得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像在卡欧那镇一样去静静守护对方,为对方做些事情就满足了。

    阿尔佛雷德中队长,这就是你的家乡,如此的美丽,可你却无法享受了,如果你知道米利罗娜小姐现在一切都平安,你会很高兴吗……沃尔特望着窗外那绿化装饰格外精致的鲁尔西顿街区,心里充满了感慨。

    不亚于凯恩斯帝国皇宫宴会规格的盛大庆祝晚会在鲁尔西顿官邸的礼仪厅里举行,不过之前萨默斯特下达的宴会邀请内容似乎发生很大的改变,被邀请的人都萨默斯特的亲信官员以及银狼军团和梅萝蒂长公主派来的武官代表,其他的外人几乎没请。

    商官合一的鲁尔西顿官员自然每个话题都离不开生意,而那些严肃的军人们完全搭不上话,则显得相对沉默许多,倒是那些鲁尔西顿名媛千金个个风光无限,身着华丽的夏季礼裙,在自己家人的陪伴下偷偷打量着那些和商人截然不同的年轻帅气军官。

    独坐在角落里,沃尔特只是喝着闷酒,他的见识确实太少了,完全不适应这样的环境,一个普通的乡村小镇成长起来的朴实青年忽然来到这样一个充满了贵族富豪气息的宴会场,更多的只是一种糊涂和忐忑不安。

    银狼第十军团的本菲特将军还在斯托克王国无法返回,在场的银狼官员里就是沃尔特的官阶最大,自然也成为了某些议论的焦点。似乎鲁尔西顿人都知道银狼现在和鲁尔西顿自治领的关系非常好,银狼在大陆上的发展也日日高升,强大的国家无可奈何,人们都在猜测一个独立的银狼政权即将诞生,就好象鲁尔西顿的崛起一样,没人怀疑这一点。

    在鲁尔西顿,光明信仰影响估计是全大陆最少的,富有的鲁尔西顿人从来都只看重和自己切身相关的事情,所谓的信念也永远以地位利益为基本指导思想,再加上光明教会圣都的覆没,所以有关银狼和创始神教的关系在这些商人官员看来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他们甚至希望银狼真能在大陆上占有一片天地,那自由的鲁尔西顿思想就更加不受什么束缚了。

    因为银狼军团的特有成长过程造就了一大批年轻的高级将领,所以那些有意无意走过的鲁尔西顿小姐们都把自己的目光琐定在了那些年轻的银狼军官身上,她们似乎看见这些年轻男子都在未来成为了将军。凯恩斯帝国和鲁尔西顿如今的关系都人人心知肚明,人人自危的鲁尔西顿人看到了银狼的强大,于是害怕被帝国侵吞的鲁尔西顿小姐们一颗颗芳心都暗暗投向了这些可以给自己带来新的地位改变的男人身上。

    “您是沃尔特联队长吧?呵呵……好年轻啊,以后一定是位将军!”

    一个漂亮的少女扭着细腰走到沃尔身边,然后以鲁尔西顿商人家庭那特有的大方仪态坐到了一边,吓得沃尔特赶紧挪开了一点,再看看四周,自己带来的几个部下都被不同的少女给包围了,朴实的脸上顿时红了一大块。

    “呵呵,沃尔特联队长很特别哦!”没有创意的开场白从这位少女口中一发出,沃尔特就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以您独特的眼光是怎么看待我们鲁尔西顿人的?”

    “恩……我……对不起,下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沃尔特赶紧起身行礼,然后朝自己的几个部下走去,把那些陶醉在美女围绕中的部下一一拉了出来,然后决定马上离开这个无法忍受的地方,几个部下都露出了深深的遗憾,不过他们无法违抗上司的命令,一个个愁眉苦脸。

    遭到拒绝的鲁尔西顿少女们都吃惊地用扇子捂住了嘴,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草莽出身的军人居然会回避她们这些平时大陆贵族们想都不一定会得到的富豪千金们,一个个露出了愠色。

    “沃尔特联队长,这段时间辛苦了。”

    沃尔特正要出门,就听见身后一声熟悉的平淡的问候声响起,下意识地就回身行了个军礼,“哦……尊敬的领主大人,下官适才有紧急要事需要处理,所以……”

    “哦……不用介意,这是自由的鲁尔西顿人生活,希望您能感受到和以往不同的快乐含义。”萨默斯特微笑着做了个邀请的动作,然后带着沃尔特走到了宴会场的最角落。

    “沃尔特联队长,您以前是阿尔佛雷德的下属……哦,请原谅我再提起这些事情,我对此有着最大责任。”萨默斯特惭愧的表情终于出现在他惯有的孤傲和冷漠的脸上,“克里斯汀小姐拯救了我和米利罗娜,现在一切都无法回避了,希望您能帮助小女走出伤痛,也算是我这个当父亲的一点小小愿望。”

    “领主大人,对于我们这些幸存的人来说,能够活着再见到您,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了。”沃尔特忍住那点隐隐的愤怒,尽量表现出一个银狼外交武官的矜持,“不知道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如果是讲述一段故事,我可以对米利罗娜小姐转达阿尔佛雷德中队长最后的遗憾。”

    “不,我希望您能淡化一下……”萨默斯特好不容易才说出这一句,一边有点紧张地看着大厅某扇大门,“她身体刚刚恢复,不能受刺激……我的意思是,如果阿尔佛雷德还活着,他也不希望看着米利罗娜为她陷入太深的痛苦吧……”

    “您很自私,领主大人!难道要我把一位死去上司对心上人的真情进行一番冷漠无情的描述来继续遮掩吗?那下官其实不必去扮演这个角色,这并不能抹去米利罗娜小姐的伤痛,只会让她更痛苦!”

    沃尔特再也忍不住了,愤慨地将一边宴会侍从送上来的酒推了出去,结果不小心啪地一声挡掉在了地上,沃尔特的严肃语音和一声清脆的水晶杯在大厅粉碎的声音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大厅陷入了短暂的惊愕和沉闷,就在众人莫名忐忑的时候,某道门开了,一身粉红无袖夏季礼裙的米利罗娜带着平静的表情出现在宴会大厅里。

    大病初愈的微微潮红还在脸上,在配合着那身柔和的粉红色将米利罗娜装点得更加楚楚动人、娇弱柔美,那淡淡的、如雪莲般的冰雪灵秀的气质和缓缓的典雅脚步让大厅里所有人都为之一震。经过了凯恩斯帝国雷兹多尼亚皇宫一段生活后的米利罗娜更加高贵纯洁,一丝丝忧伤把她本就美丽的脸衬托得更加优美动人,那种凄美得甚至让人感觉到心疼。

    她就是米利罗娜……和克里斯汀的高贵圣洁相比,米利罗娜全身散发着自然的清新气质,那是除了神的世界以外唯一还在肮脏的凡人世界里保留的最后那点纯洁,一位生长在全世界最大、最富有的商人家庭里的少女表现着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清纯无暇,如果说高贵的克里斯汀是圣水中的圣洁倒影让人不敢触摸和接近,那米利罗娜就如梦里才能遇见的天使让人感到温馨宁静。一瞬间,全大厅的其他少女都失去了光华,变得如同粗糙的雕像让人忽略。

    沃尔特觉得脸上烧呼呼的,赶紧把头低了下来,然后忽然有点失去分寸般居然帮着侍从开始拣地上的酒杯碎片,而这个动作,自然又引起了房间里其他鲁尔西顿少女的又一轮惊讶。

    “您就是沃尔特联队长……”

    米利罗娜一眼就看见了地上正在埋头拣东西的某个年轻银狼军官身上的官阶,想起了父亲说起的那个人,于是轻轻走了过去,礼貌地点头行礼,吓得沃尔特涨红了脸,手里还捏着一个破酒杯底就傻站得笔直。

    她真美丽,为什么和克里斯汀小姐有关联的人都那么神秘而高贵……这就是所谓创始神圣女关注下的凡人世界吗,如果这是梦,就不要让她走近我……沃尔特腼腆地点点头,然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晚会过后可以邀请您去别墅后院吗?”米利罗娜微低着脸轻声说着,那柔软的声音如清澈的溪水一下流进了所有的人的耳朵,让人心神为之一漾,“我想听听您和阿尔佛雷德的故事……”

    “下官……遵命……”沃尔特看了眼身边的萨默斯特,把头扭到了一边,然后举措地带着部下重新回到了角落里,不过此时他已经不敢抬头了。

    看到大厅里一片安静,众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米利罗娜不说话了,羞涩地朝一边的钢琴走去,然后为晚会奉献上了她这位拥有“鲁尔西顿夜莺”之称的才女的音乐天赋。

    如哭泣的泉水般滴答的琴音打碎了人们的心,那一声声交织在丁冬琴声中的清声低吟似乎在诉说一个动人但又凄凉的爱情故事。美丽的音乐慢慢地浸润着每个人,一些感情丰富的少女居然开始流泪并纷纷掏出手绢,而那些刚健的男子们,也沉浸在这一片朦胧的忧伤中跟着心伤不已。

    听着听着,沃尔特的眼睛开始模糊了,他似乎又看见阿尔佛雷德兴奋地拿着来自远方的书信找自己共享。听着听着,他似乎又听见阿尔佛雷德那颤抖的声音念着书信里每一个温柔的字母。听着听着,他似乎又来到那个最后的战斗之地,看着阿尔佛雷德那临死前伸出的手……

    萨默斯特茫然地看着大厅里被音乐感染的各种的表情,终于长叹一口气,缓缓走出了晚会现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沃尔特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站在了领主官邸的别墅后院里,那是迷糊中不自觉地行为,对米利罗娜的琴声既害怕又渴望的心情支配下让他选择了躲避,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出现了粗俗的堕落念头。

    四周是月色下挂着晶莹鲜红果实的野樱桃树,清淡的果香带来的是入心的酸涩,串串丰硕的红宝石也沉重地压在视网膜上,清新的微风和这凉爽的月夜居然无法让人感到轻松。

    “沃尔特联队长……您提前退场了……”

    淡淡的轻柔声音过后,月色下,樱桃树边,一个婀娜娇弱的少女出现在了沃尔特眼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人神爱上琉璃苣女孩玄欲杀戮者传奇位面娱乐全系炼金师金元系统冷酷总裁之绝恋情殇魔装医道高手网游之魔法神偷超级殖民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