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六章 紧绷之弦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六章 紧绷之弦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下堂妇懒神附体武道霸主本座东方不败最强网络神豪官道无疆某科学的火影忍者超级拍卖行一剑飞仙随身带着星际争霸羸弱魔王精英化培训专用群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小托罗夫特和汉娜莱契的秘密谈话几乎持续了半夜,唯一在场的人就是王家禁卫军统领佛庭格尔伯爵。这个忠实的老骑士如石膏一样在门前守着,当天蒙蒙亮的时候,小托罗夫特才带着一脸的愤怒离开了房间。没过多久,本就严密戒严的汉娜莱契寝室外又多了不少王家禁军。

    行宫里严密封锁着汉娜莱契的消息,知道她有孕的人除了小托罗夫特外,就是王家禁卫军统领佛庭格尔伯爵了。这个老骑士亲自见证过汉娜莱契和老城主的交往,也忠心服侍汉娜莱契十几年走到今天,对汉娜莱契的忠诚比其他大臣都要多很多。

    不到一个月,汉娜莱契整个人都虚弱了许多,如果不是因为有身孕不得不进食,估计早就因为厌食而垮掉。如今的她只是麻木地等待着那个可能到来的预产期。和儿子一夜的详谈没有多大进展,儿子还是固执地不愿意对凯文的生死进行任何表态,也回避有关克里斯汀和汉娜莱契之间对此事的约定。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群宫女带着一位宫廷御医走进了汉娜莱契的卧室,房间里顿时出现了怪异的气氛。豪华的房间里,汉娜莱契刚刚又哭泣过,精美的午餐被丢弃在一边,十几个宫女都低头站在房间里不敢说一句话,而那个王家禁卫军统领佛庭格尔伯爵依然呆板地站在门前一动不动。

    “尊敬的王太后陛下,国王陛下请御医给您送来一些药,要奴婢们服侍您吃下去。”一个汉娜莱契从来没见过的宫廷女官带着古板的笑容挥了下手,几个宫女走过来将汉娜莱契扶靠在床头,然后一个御医捧着一个盒子走到床前。

    “干什么?我不需要吃药……”汉娜莱契从几个宫女的脸看到了什么不对劲的表情,警觉地一把将御医递上来的瓶子推开,然后露出怒容,“佛庭格尔伯爵,把他们都赶出去!”

    佛庭格尔楞了一下,看着房间那个带着古怪微笑的女官叹了口气,只好走过来,将众人都请了出去。

    “佛庭格尔伯爵,我知道大臣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汉娜莱契冷冷地打量着眼前的老骑士,把脸扭到了一边,“这个国家的权利,从一开始能够轻易地交到我手里,不过是看在我是托罗夫特家女人以及未来国王的母亲这个面子上,他们并非是效忠我,而是效忠这个家族,当国家复兴后,我就只能做为王太后,国家权利必须归还国王,以前的海德堡女领主不存在了。”

    “行宫进行戒严,大臣们会出现一些猜忌无法避免,但所有人一直很尊敬王太后陛下,这些言辞也都是忠君之心,是无从指责的。但如今国家建设之初,还要靠您鼎力支撑,国王陛下年幼,许多事情是无法考虑周全的,和大臣们的关系也有待磨合。”佛庭格尔并不擅长政治,只能找自己能理解的来说,“至于如今的事情,只是国王陛下和王太后您之间的一些私事,对外保守严密,只要处理得当,将不妨碍您以后的任何生活,国家和臣民依然效忠两位陛下!”

    “哼……他还把我当他的母亲?我都说了,这都是我个人的问题,和凯文大人没有关系,所有的责任我一个人承担,要我移交权利也可以,但必须放了凯文,我和他永远离开这个国家,我想还不知道底细的大臣们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既然他要保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汉娜莱契摸着肚子低下了头,鼓起勇气把心里话全说了出来,眼泪又悄悄流了出来。。

    “王太后陛下,国王陛下并没有把凯文大人如何处置……”佛庭格尔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大着胆子走到床前,“臣斗胆,国王陛下的昨晚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只要您放弃这个孩子……您依然是我容勒芬王国的王太后!至于凯文大人,估计国王陛下会把他送到外国去当使官,也没有生命危险。”

    汉娜莱契身体一震,缓缓抬头看着年老的佛庭格尔,露出一种早就预料到的惊恐,有如被威胁的小女生一样赶紧拉着被子缩到了床的角落,然后拼命地摇头,“不……你们没有这个权利这样做!这是我的孩子!”

    “王太后陛下!老臣身为托罗夫特王室终身侍卫长一过就是四十多年,侍侯了三位家主,深知这国家来之不易,也知道当初托罗夫特少爷(小托罗夫特的父亲)对您的不公平待遇,所以老臣发誓一定会保护好您和国王陛下。毕竟血肉相联,国王陛下才是您和托罗夫特少爷的亲骨肉,就算他再怎么辜负您,也是您丈夫,这是凯文不能比的!”佛庭格尔单腿跪下,下决心要劝说这个年轻的王太后,虽然他也知道当初家主和汉娜莱契的婚姻是荒唐而残忍的,但从心里他不愿意出现如今的结果。

    “哈哈,丈夫!?我难道没有完成他的心愿吗?他要城池,我帮他打下来,他要国家复兴,我出卖一切帮他做到了,我已经不欠托罗夫特家任何东西了!而他,就算是死了也永远还不清他的债!”汉娜莱契咬牙吞泪,一张妩媚的脸上苍白凄苦,“现在才是我自己的生活,我不要再去为这个国家承担什么责任,如果你们认为我羞辱了托罗夫特家不可饶恕,那等这孩子出世后再处死我都可以,这孩子是无辜的!”

    “王太后陛下!这个国家也是您的!难道您要放弃这十几年的心血吗!就为了一个商人!?”老骑士也是老泪纵横,“恕臣之罪,抛开国家不谈,请您也考虑一下国王陛下的感受,他是您的儿子,他有权去维护这个家的尊严。”

    “尊严?托罗夫特当初是怎么对待我的?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却在和其他女人站在婚礼场上。我杀了他的情人,他就甩手以死了之,他又辱没了谁?”汉娜莱契把搁在床上的药瓶一把蹬到了地上,清响之下四分五裂,黑色的液体在地板上横流,“要让我放弃,除非我和孩子一起死!不然你们休想!”

    “母后……”

    “怎么又进来了,没听见王太后陛下叫你们出去吗……啊!王后陛下!”

    房间里正在激烈的辩驳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佛庭格尔正要回头恼怒地去呵斥这些不听规矩的人又进来,忽然耳边传来的是熟悉的少女声音,赶紧身体一转,依然保持着跪姿。

    一身华丽宫裙的萨兰博伦娜没有带任何宫女,亲自端着精美的糕点走了进来,非常得体地蹲在床边,把手里的糕点托盘放在了床上,只是低头之下看见了地上的到处流淌的黑色药液,一丝得意的微笑隐隐出现。

    佛庭格尔看到王后进来,只好结束话题退出了房间,一出门,发现那些国王派来的女官、宫女还有御医还在。

    “母后,听说这段时间您身体不好,这是儿臣专门为您做的糕点……”萨兰博伦娜抬头露出了胆怯的表情,好象生怕眼前这个正在激动中的王太后不高兴,“如果您不满意,儿臣可以去重新做……”

    看到儿媳妇如此地态度,汉娜莱契也只好叹了气,然后回到正位拉起萨兰博伦娜,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没关系,只要你照顾好国王就行了……一些事情估计你也该知道了,这都是我个人的事情,与你无关,他没理由指责你的。”

    “国王陛下也是为了您好……”萨兰博伦娜轻声说着,亲自将糕点分成小块,“他只是不善于表达,其实他一直很尊敬您的。”

    “我知道我亏欠了他许多,我也不想挽回什么了,我离开这个国家就是了,等你们有了孩子,不要学我……”汉娜莱契捂住了嘴,试图阻挡着哭泣,不过呜呜的声音依然从手指缝里流出。

    婆媳俩的对话一直持续到午后,萨兰博伦娜用她乖巧柔和的态度渐渐把汉娜莱契的心情调整正常,然后拿着空空的托盘走出了房间。

    “王后陛下!”一群人还呆在外面,一看萨兰博伦娜出来,都跪下身体。

    “佛庭格尔伯爵大人,请跟我来一下!”

    萨兰博伦娜孤傲地点点头,然后朝走廊外走去,佛庭格尔看了眼还守在门外的女官和御医,于是招呼禁军严密把守不让他们入内,就跟着王后走了出去。

    “伯爵大人,国王陛下今天冲动了点,其实这个结果早就应该想到了,母后是不可能答应的,您看怎么处理其他的问题?”萨兰伯伦娜在花园里慢慢走着,一边还笑从身边的花枝上折断一支带叶的花朵拿在手里,然后笑盈盈地看着王家禁卫军统领,“除了国王陛下派遣的几位贴身宫女照顾母后外,刚才派来的都是行宫其他地方的,如此多的人知道母后……恐怕不妥当吧,我想国王陛下疏漏了一些……”

    佛庭格尔猛然醒悟,一下就站住了脚,然后露出了阴冷的目光,“王后陛下考虑周全,老臣佩服,不知道王后陛下需要老臣如何处置!”

    “那几个宫女、女官和御医看来今天是进不去了,可没有国王陛下的命令他们也不能离开,总呆在那里不好,何况他们也知道了这些事情……”萨兰伯伦娜将手里的花揉成了一团,美丽的花朵在手指的蹂躏下不甘心地化为了花瓣残渣。

    “老臣知道了……”佛庭格尔有点不相信眼前的十五岁少女居然心思那么缜密,处理事情也很果断,不过想到那么多无辜的人会被牵连,心里也是不忍,“不过,那些宫女一般是不出行宫的,请王后陛下再考一下……”

    “呵呵,这个应该是佛庭格尔伯爵大人的事情了,我只是说说自己的看法。”萨兰博伦娜突然脸色灿烂,恢复了天真可爱的表情,摘下几朵花就蹦跳着朝花园深处跑去。

    一个小时后,除了国王小托罗夫特之前安排的几个宫女继续服侍汉娜莱契,被派来执行堕胎任务未果的几个宫女、女官还有那个御医被王家禁卫军带到了海德堡郊外处死。

    大陆光明历2771年五月二十六日,容勒芬王国王都蒙特罗德城(前蒙特罗德堡)王宫。

    包括四万多战俘和两万多当地工匠的庞大建筑队伍正在尽最大的努力日夜赶工。在前蒙特罗德堡领主豪华官邸的基础上扩建的国王寝宫已经基本成型,无数的工匠在战俘劳工的配合下正在进行寝宫墙面的装饰工作,而它的内部,几乎每个角落都进行着最后的装饰休整工作,最多半个月,这座南大陆最豪华的国王寝宫就将完工,而以前蒙特罗德堡城堡主城为基础的王宫其他宫殿建筑也在加紧施工,宽阔的宫廷大道、美丽的御花园、水池、无数的雕像、整体白色的宫殿群已经初具规模。

    宫城外,更大范围的市区改造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破旧的房屋被拆除,到处都在修建着新建筑,结束混乱时代得到官方厚待的蒙特罗德城市民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做为容勒芬王都国民的那份自豪和虚荣,非常热心地配合着官方对城市的改造,城市外围的城墙建造工地上,不少的市民都自发组成队伍参与到建设中。

    如此高效率的施工让王都建设官员们都大吃一惊,因为照这样的速度,最多年底,除了外围城墙,整座王宫和街区改造都将完成,这比之前预计的要节省近一年的时间,而这所有的功绩,都来自那位从海德堡派来的工程监督官--凯文;布兰特。不过让当地官员有点搞不懂的是,几乎这个凯文走到哪儿,都有一群从海德堡临时行宫派来的王家禁卫军官兵保护着,甚至就连他下榻的官邸,都日夜有卫兵保护,除了少数几个仆人,几乎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凯文冷漠地坐在王宫新竣工的广场上一张躺椅上,以习惯性的姿势解开那代表王都建设最高官员身份的官服,手里依然拽着一瓶葡萄酒,几个官吏捧着文书立左右,四周的王家禁卫军官兵都把头扭到了一边。

    “凯文大人,工程进度确实很快,不过这资金缺口一直很大,很多材料的货款都没有支付,商人们供货的积极性不高啊……”一个官员小心地拿着一份清单说到。

    轻蔑地看了眼最近的一个军官,凯文把酒塞到了部下的手下,然后接过了清单,“索罗商会还有一些资金可以垫付一下,材料不够,部分开工较晚的次要建筑可以停工、甚至是拆卸,集中把进度最快、最重要的地方修好。”

    “啊!凯文大人真是我容勒芬王国最忠实的大臣!”

    一听到凯文将自己的商会解散掉把资金全投在了建设上,这些官吏们都兴奋不已。要知道现在容勒芬王国的财政非常不乐观,现在的国家资金还全是前段时间统一战争时的缴获收入和索罗商会的支持,国家的大部分城市的正常工商税收工作还没有展开,所谓百废待兴,而凯文在这大半个月,已经垫付了不下三十万的银币,王国财政半年的建筑拨款才八十万银币,相比之下,凯文的投入比例已经非常之高。

    其实凯文自己很清楚,自己这一年多来的家底基本上全消耗在了南大陆,如今的他其实已经没有多少经济实力了,同时支持海德堡复国和银狼的军事扩充让一个庞大的布兰特商会渐渐消失。

    “汉娜,当一切都没有的时候,我们就不再受束缚了。”凯文静静地看着那爬满工人的巍峨宫城,喃喃自语,“还有半个多月,我们的孩子就应该出生了吧……”

    “凯文大人,国王陛下发来御令,要您马上回海德堡!”一个官员匆忙越过那些禁军,将一封国王亲自签发的命令送到凯文的手上,“听说王太后陛下想见您!”

    “啊!美丽的时刻总是迟来的,各位大人,一起享用吧!”凯文哈哈大笑起来,变戏法一样从衣服里居然一下掏出了三瓶酒,然后一骨脑地塞进了旁边官员的手里,看都不看眼那些王家禁卫军,带着国王命令就朝王宫大门跑去。

    同一时刻,银狼领地,巴得瑞克堡官邸。

    “各位将军,原谅我隐瞒了几天,现在可以告诉大家,克里斯汀小姐没事,还送来了消息,她现在在普洛林斯共和国很安全,大家之前的猜测应该不用再出现了!”伦贝斯高兴地拿着好几天前由一位神秘的白甲青年送来的信件,对着会议室里的将官们宣读信里的内容,“克里斯汀小姐没有改变以前的安排,不过有了些小的变动,请希克莱大人为大家说明一下。”

    五月二十日晚,诺萨就突然出现在巴得瑞克堡,将克里斯汀的信交给了路得,路得在考虑再三后只透露给了伦贝斯,虽然伦贝斯对诺萨的身份产生了一丝怀疑,但是那强烈的精神共鸣和路得那神秘的微笑让他放弃了猜忌,再加上信里克里斯汀那清晰的笔迹证明,他完全相信克里斯汀目前处于自由的状态。不过让他搞不清楚的是,这个被路得形容为“深不可测”的诺萨居然对除送信以外的其他事情一概不感兴趣,几乎丢下信没多久就又消失了。

    从路得那闪烁含糊的表达中,伦贝斯暗暗猜到了一些,也就更加坚定了克里斯汀做为这个世界创始神圣女的身份。

    “鉴于北大陆的局势已经无法控制,我们远征黑暗次大陆的行动不能拖延,所以克里斯汀正式做出了决定,放弃南大陆的大部分银狼领地,收缩兵力,只保留巴得瑞克半岛和岛屿,为以后返回做准备;调法肯将军的第六军团和施佩特将军的第八军团紧急海运鲁修斯联合王国!收缩的各地城市守备军编为巴得瑞克堡第二守备军团,由克里斯汀小姐推举前卫队军官穆勒尔为军团长!”希克莱念完,两个年轻将官就站了起来,而在场唯一非将军官阶的大队长军官穆勒尔则一脸惊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次高级军事会议会把他这个大队长给安排进来,而且一下就连跳两级,激动之下几乎忘记站起来行礼。

    “希克莱大人,收缩防御是对的,可巴得瑞克堡和沿海岛屿的留守兵力加上马上合编的第二守备军团总共才六个军团,这一下又抽走第六和第八军团,会不会兵力不够啊?”莎丽小心地看着路得,发现对方似乎根本就不担心兵力不足的问题,“第三、第九外加两个守备军团,总兵力不过两万七千,容勒芬王国可是有十几万大军啊!”

    “怕什么,我们有海军,在沿海支援最合适不过了,就容勒芬王国那新组建的几十艘破烂战舰能起多大作用?”由创始神信徒里提拔出的巴得瑞克堡地区海军指挥官阿基诺将军轻蔑地瞥了下嘴,“虽然波拉修斯将军要带走大部分主力,可留在光明大陆的银狼战舰还是实力客观,除去前段时间伦贝斯将军派去支援雷恩将军的那支舰队外,现在这里还有大型三桅方帆战舰六艘,中型十艘,再加上鲁尔西顿的部分海军,就算凯恩斯帝国海军来了也拿我们没办法。”

    “呵呵,大家有信心就好,不过鲁尔西顿海军除了运输船队留下外,其他的我决定让他们回去,现在鲁尔西顿和帝国的关系已经越来越恶化,克里斯汀小姐不希望有什么闪失!”

    伦贝斯一句过后,刚才还自信满满的阿基诺也脸色微变,其他的将官都面色严肃。

    就在这时候,被紧急邀请过来但一直没有说话的亚罗特帝国长公主梅萝蒂终于站了起来,只见一身红裙的美丽女子激动地对着在场的所有银狼将官都鞠躬行礼,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尤其走到路得面前,用唯一的手握着对方。

    “谢谢克里斯汀小姐对我和戈莱亚的帮助,只要成功夺回国家,亚罗特帝国永远都是银狼的家!黑暗次大陆将改名为可拉达次大陆!”

    除了几个陪伴梅萝蒂而来的亚罗特将军没有任何表情外,所有的银狼将官都对这最后一句话的的含义表示惊诧,尤其是以创始神教会最高领袖身份参加会议的梅兹科勒尔更是一脸激动,因为他知道这代表着黑暗次大陆的统治阶级已经接受了克里斯汀那同时包容光明和黑暗的新信仰。

    “在创始神圣女的光辉照耀下,这个世界每一寸土地都是圣洁的!”

    曾经被伦贝斯随口说出的话已经被梅兹科勒尔紧紧抓住,这是一个最好的宗教口号,可以把迷失在光明和黑暗中的人们重新团结起来不分敌我。

    梅兹科勒尔、伦贝斯还有梅萝蒂都相视一笑,在场的银狼将官都低头祈祷,就连那些一直有点心理芥蒂的亚罗特帝国将军们也陷入了思考,脸上不再是冷漠的表情。

    大陆光明历2771年五月二十七日,银狼领地的大规模人口强制迁徙行动开始,军队在边境上严正以待掩护着领地的撤离工作,从西到东,整个狭长的银狼领地多达八十万人将在半个月内被强制迁徙到巴得瑞克半岛的各地新建小城镇和周遍的海岛上,从去年开始,这些地方就展开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扩张,从各地拆迁来的城市生产设施和粮食物资被原封不动地重新安排,并按照全面军事化进行战备管理。同时,番号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等三个新军团也在夏斯林的建议下紧急招募组建,而银狼和梅萝蒂长公主的海军舰船也展开了联合海上作战编练。

    鲁尔西顿大陆桥,鲁尔西顿商业自治领地。

    “本菲特将军,沃尔特联队长,今天找你们来是有要事商量。”萨默斯特现在的心情特别好,因为女儿的情绪这几日非常平静,虽然看起来还是心事不少,但比他设想的要好多了,所以他现在脸上的古板少了许多,甚至还出现了难得的微笑,“我已经收到了斯托克王国国王亚西里的亲笔信,因为凯恩斯帝国在斯托克王国内战中的恶劣表现,亚西里国王陛下将对我鲁尔西顿将进行最大支持,他还承诺,必要的时候,可以提供一个军团协助我们防守,对外贸易也全部委托我鲁尔西顿进行,这都是克里斯汀小姐的功劳,我决定代表鲁尔西顿联合商会补偿斯托克王国上次南征的阵亡军人家属,这是一份清单,请沃尔特联队长过目一下。”

    “谢谢领主大人,这过去的事情我个人无法挽回,希望您能理解我的一些态度。”沃尔特看了眼那一笔数字和名目,按下激动的心情,露出了轻松的神色,然后把头转向了一边的银狼第十军团军团长,“本菲特将军,上次下官跟您说的事情,希望您能再帮帮忙,伦贝斯将军已经驳回了下官的意见。”

    “我说沃尔特老弟啊,很明显克里斯汀小姐已经给伦贝斯将军下了死命令,您是不能进野战军团的,其实您现在的工作一直做得很好,大家都很满意,换了其他人不好吧?”

    三十多岁的本菲特是老银狼佣兵了,但他带领的第十军团却是银狼所有部队里最清闲的一个,鲁尔西顿官方提供的优厚待遇简直让那些大部分都是奴隶出身的官兵无法适应,除了不久前穿越沙漠突袭斯托克王国王都瑞林斯堡打了一个小仗,这近七千人几乎从组建开始就没受到什么损失,结果一个个都闲得发慌,但也过得舒服异常。

    “我……”沃尔特似乎有什么心事,眼睛偷偷地看着窗外的别墅花园,脸色有点不正常,又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赶紧回过了头,“下官也算是银狼军人,总不能看着其他人卖命吧……下官会再次给伦贝斯将军发信的!”

    顺着沃尔特的刚才的眼神,萨默斯特转头就看见了米利罗娜在花园里低头散步,迅速明白了为什么对方在那次晚会后就着急要回银狼野战军团的原因了。

    “沃尔特联队长,小女这段时间全靠您……”萨默斯特不好意思地两手握在一起,手指不安地交错揉着,“米利罗娜的情绪还不是很稳定,希望您能多多帮忙。”

    “我帮不了什么!”

    沃尔特突然站了起来,萨默斯特和本菲特都吃惊地看着。好象觉得自己有点动作太激动了,赶紧低头又坐了下来。

    “这个……我现在就赶回南方克特鲁兹要塞,把第十军团调到鲁尔西顿北方边境去,你们继续谈吧!”本菲特干咳一声就退出了房间。

    “领主大人,也许就像您说的那样,米利罗娜小姐是无辜的,她不应该受到更多的伤害,下官已经按照您的意思讲述了阿尔佛雷德中队长的事情,他是很安详地离开的,希望米利罗娜小姐能走出阴影,至于其他的,下官已经没有必要再和米利罗娜小姐说什么了,请您原谅!”沃尔特行了个军礼,就准备出门。

    “沃尔特联队长,您要走吗?”

    刚打开客厅大门,就看见一身银裙的米利罗娜正静静望着自己,沃尔特一下就低下了头,然后迅速把目光望向了其他方向。

    萨默斯特看见这个场景,就朝另一间房间走去,回头还深深看了女儿一眼,不过米利罗娜回过的只是冷漠的表情。

    “米利罗娜小姐,今天您气色不错……”沃尔特红着脸终于憋出了一句。

    “沃尔特联队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能陪我去花园走走吗?”

    米利罗娜露出了忧郁的眼神,低着头朝外走去,沃尔特不由自主地就跟了上去。

    领主官邸的花园里早已是鲜花盛开,几乎全大陆最名贵的花卉都在这个宽敞异常的天地里得觅踪影,花花绿绿的争斗中展示着最动人的花容,在微风的拨弄下彼此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当银裙的少女身影一融入这花的世界,这些平时里娇贵的花朵们都黯然失色,拼命在微风中摇曳着各自的花枝,以争夺少女的关注。

    高挑的军官一直保持着和银裙少女几米的距离,随着对方的脚步停或走,遵守着这无形的距离限制。在他心里,这个距离是恒定的,他无权去打破逾越,就好象米利罗娜本人的纯洁是不允许任何亵渎一样,因为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资格去靠近对方的,只有一个男人,那位死去的阿尔佛雷德中队长。

    “沃尔特联队长,上次您说的我无法完全理解,您也不用介意,阿尔佛雷德没有辱没他的军人身份,他做为一名斯托克王**军官有权利去保护您和其他人的安全。”米利罗娜言不由衷地说着,背着沃尔特眼泪又流了出来,“我很高兴他能这样做……”

    “米利罗娜小姐,对不起……其实是我没保护好阿尔佛雷德中队长……”沃尔特惭愧地低下了头,脚下用力踩着那柔软的草皮,“其实我早应该想到开战前中队长的想法……”

    “不……他其实做对了……他从小没吃过什么苦,身体不如你们,如果真当了俘虏,估计也会累死在战俘营里……与其让他接受这样的死亡,他选择的方式已经是很好的了……”

    阿尔佛雷德,你好自私……为什么要选择死亡,难道你这份荣誉可以让我快乐吗?我令可你真得是变了心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都不愿意你以安详的死亡告白来宣告结束……米利罗娜捂着嘴,双肩在哭泣中微微抖动。

    “米利罗娜小姐,我不太会说话,但我知道领主大人很爱您,克里斯汀小姐很关心您,还有更多的人值得您去开心……”沃尔特轻声说着,强烈克制自己去观看对方的美丽背影,“我可以去忘却那场噩梦的根源,所以希望您也多多保重,下官以后不会再来了……”

    “您要去哪里?”米利罗娜好奇地回过头,脸上的泪水已经被手绢擦干净,天真纯洁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沃尔特。

    “我打算回野战军团,南大陆或者是北大陆,去见证克里斯汀小姐伟大的事业,用战争去实现最后的和平……这就是我的愿望,如果伦贝斯将军不同意,我加入第十军团也行,去北方边境。”沃尔特吐了一口气,大着胆子望着米利罗娜,露出了坚决的表情,“等大陆安定了,我会回到卡欧那镇,去经营我父亲的小店,过普通的日子,照顾死去同伴们留下的家人。”

    “那您一定会很幸福的……”米利罗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并没有表达什么意见。

    这世界上痛苦的人不光我一个,每一个死亡的士兵都留下一群为之落泪的家人,那些心上人、妻子、孩子、老人,其实他们个个都忍受着和自己一样的痛苦,甚至还远远超过自己。阿尔佛雷德死了,但战争并没有消失,自己还在参与,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像阿尔佛雷德这样的人死去,还会有更多的米利罗娜在伤心,死去的人成为历史,而活下的人承受痛苦。沃尔特望着天,慢慢摸着腰间的剑柄,感觉到无数亡魂的颤抖和哭泣。

    “我准备在鲁尔西顿建立一个孤儿园,专门收留那些因为战争失去亲人的孩子,如果沃尔特联队长愿意,可以把卡欧那镇的遗孤也接过来。”米利罗娜认真地说着。

    一个善良的女孩,愿神保佑她!沃尔特点点头,转身走出了花园。

    夜晚的鲁尔西顿格外热闹,繁忙的码头并不因为夜晚也有所停歇,精明的鲁尔西顿商人们嗅到了战争的味道,无论是恐惧还是兴奋,都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动用支配着手上掌握的贸易线拼命地吸纳或吐出商品,表面上还是中立的鲁尔西顿成了全大陆最大的战略物资交易中心,无数的关税和贸易利润在这战火临近的最后疯狂中大笔大笔地流入萨默斯特控制的联合商会钱库中。

    晚上,沃尔特刚把一封写给伦贝斯将军的信送出去,就看见一个自己的中队长副官、以前的卡欧那镇同伴埃姆尔匆忙跑了进来。

    “沃尔特联队长,萨默斯特的官邸被人偷袭了,还起了火!”埃姆尔一脸的幸灾乐祸,“好象是有外国魔法师混进来了,要暗杀萨默斯特,现在鲁尔西顿军已经包围了官邸,里面还在打,不知道结果如何,官邸四周的大街也被封锁了。”

    米利罗娜小姐也在里面吗……沃尔特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什么!?快,集合队伍,我们去支援!”沃尔特大惊,一把将腰上武器取在手里,就要往外冲,结果一把被副官拉住了。

    “沃尔特,为什么要去!?这是萨默斯特的报应!”埃姆尔冷着脸,“要不是我们现在的身份,我都会去杀了他,不过现在有人帮我们的忙,我们看着就行了。”

    “你疯了,你以为我是去杀萨默斯特?如果他死了,鲁尔西顿会被帝国找借口收回来的,米利罗娜小姐也会不安全的,这会坏了克里斯汀小姐的大事!”沃尔特猛地一推副官,就朝外跑去,“马上集合全官邸的士兵,跟我去领主官邸!”

    银狼驻鲁尔西顿外交领事馆的卫队有一个中队规模之多,沃尔特带着一百五十人几乎是奔跑着冲到了被鲁尔西顿军团团包围的领主官邸外。

    惊慌失措的鲁尔西顿军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正在扑灭已经快蔓延到外墙的大火,一排排热浪将四周的士兵的脸烘烤成深黄色,那染成橘红色的官邸上空还隐隐可见一些魔法光团在忽闪,一阵阵撕杀和惨叫传来,一个个重伤的鲁尔西顿魔法师和士兵放在官邸外的大街上没人管。一些鲁尔西顿军官兵正在军官的组织下一队队涌入官邸。

    “将军,里面的局势如何?”沃尔特焦急地对着门口一位鲁尔西顿将军说着,一边拔出了武器。

    “有三十多个不明魔法师进入了官邸,领主大人和小姐下落不明,里面有我们的魔法师正在和刺客交手和寻找领主大人,我们前后增援了一个大队的人进去,现在火太大,我们都进不去了,只能在外面警戒和搜捕其他的刺客。”

    “那我带一些人进去!”沃尔特一听米利罗娜还没下落,心里更急了,把头盔往头上一罩,就对身后的部下挥了下手。

    “沃尔特联队长,您的安全也很重要!既然里面还在打,说明领主大人还在我们鲁尔西顿的魔法师的保护之下!增援的事情就交给我吧!”那位将军赶紧拉住这个冲动的小伙子,一边招呼第二批鲁尔西顿军冲进了官邸。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沃尔特一甩手,带着三十多个挑选出的银狼士兵就冲进了火光冲天的官邸。

    和外墙那夸张的火焰相比,官邸内大部分地方倒是相对火势小很多,地上到处都是尸体和挣扎的鲁尔西顿军伤兵,地上的鲜血被高温的气流烘烤成一块块干燥血块,宽敞的官邸环行草地上的战斗显然已经移到了官邸内部。

    一声猛烈的爆炸从正面的官邸主建筑墙面炸开,纷飞的砖石带出了几具残破的尸体,其中可见三名身穿鲁尔西顿军铠甲的士兵和一名鲁尔西顿魔法师。

    “里面如何了!”埃姆尔拉起那位还没有断气,已经少了一条腿和一条胳膊的魔法师,大声对着那鲜血淋漓的脑袋吼着。

    “快,他们已经快攻到领主大人的房间了,他们是帝国皇家禁卫魔法师……”刚说完,人就死了。

    凯恩斯帝国的皇家禁卫魔法师!?沃尔特虽然身处南大陆,却也知道帝国皇家禁卫魔法战队的厉害,想到多达三十多个这样的人混进了官邸,心就凉了半截。

    刚要带人朝主楼跑去,就听见身后发出一片残叫,一回头,发现大门方向冲进来的一群鲁尔西顿军东倒西歪,不少人的身体都被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风刃魔法给撕成了碎片。

    “阳台上有人!”几声惊呼后,受到攻击的鲁尔西顿军的强弩手以散兵队型朝风刃魔法发起方向射出了火力,然后就听见箭矢穿透身体的扑哧声,一个身穿普通平民衣服的男子从阳台上栽了下来,重重地掉在一片燃烧的观赏植物中。

    听见主楼里那激烈的打斗,沃尔特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实力,带着三十多个部下和一群涌来的鲁尔西顿军就冲了进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睡龙有良奸商铸圣庭我的老婆是狐狸精大宋之杀猪状元重生之洪荒魔猿武林淘宝王重生猛禽传媒帝国修真的巨龙都市无敌特种兵房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