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部 第四章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部 第四章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异世傲天重生之神级学霸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最强妖孽穿越宁采臣异能小农民三国小兵之霸途征途吞天记艺术人生情有独钟重生之小玩家    .呵呵,这旅店还真不错,应该是芬那亚托尔代最好的吧。艾丽瑟瑞娜一边打量着这宽敞的大门和两侧精致的青石浮雕墙,一边对着身边的亚里克和格瑞哈特笑着说到,“估计格瑞哈特没少侦察过城里的旅店。”

    “爱尔达小姐说笑了,这家旅店是芬那亚托尔代很有名气的,条件非常好。”已经经过装扮的格瑞哈特小心地看了眼黑夜里的街道,总算大着胆子把披在铠甲外的长袍头罩抹开,“您不能再住在那破地方了。”

    亚里克等人死活不愿意艾丽瑟瑞娜继续呆在郊外的破木屋中,无奈之下,艾丽瑟瑞娜只好带着大家趁深夜进入城里找旅店。

    “哎呀,尊敬的先生们,欢迎来到芬那亚托尔代‘梅塞里奥旅店’,愿伟大的酒神与你们同在。”

    旅店老板以为今天撞到了什么好运气,居然连续进来两拨大客户。原本这家旅店因为档次太高而入住率很低,就算是逢上热闹的葡萄酒节,也由于局势的紧张今年的外地游客尤其是来自帝国的富翁太少而面临尴尬的局面,结果一下就遇上了如此规模的客人,这心里更是笑开了花。

    梅塞里奥?光明酒神……真是个滑稽的旅店,居然以这个邋遢鬼的名字来命名,酒都之称果然名不虚传。

    “住三天,需要十间的标准大房。一间豪华套房!”亚里克接过格瑞哈特递来地钱袋,一下甩在了柜台上,“还需要两名女侍负责照顾我家小姐,这是房金!”

    哇,满满一袋,起码有一百枚银币吧!住一个礼拜都可以了!这群武装商人真有钱!打开钱袋只是瞄了一下,满眼的银闪闪,老板都乐得合不拢嘴了。正要把钱往腰里塞,忽然像是被鱼刺噎住一样露出了难堪的表情,“这个……尊敬的小姐、各位老爷,十间标准大房没问题,可小店已经没有豪华套房了,二楼全被一位客人包了……要不普通套房如何?”

    “你这个老板怎么当的。一个那么大的旅店连间豪华套房都没有?”亚里克眼看就要没了面子,脸色一沉,又丢出了十几枚银币,“必须要一间!”

    真是的,这些也要争,想来男子在女子面前就是拉不下个脸啊,其实我不挑剔了。艾丽瑟瑞娜拉了一下头罩,把脸扭到了一边,成心要看他们怎么处理好这件事情。

    正在争执中,就看见门外来了一群骑兵和几辆马车。几个普洛林斯军人带着一位漂亮的女子走了进来,还没看清楚来人。又发现从二楼走下来一位普洛林斯军官。

    晕,那不是莫洛队长吗?他怎么来芬那亚托尔代了?他不是一直在切里克城负责保护海格拉德斯吗?艾丽瑟瑞娜一眼就认出了从二楼走下地那位军官。赶紧把头放得更低了,虽然她现在的容貌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而且也戴着头罩,但还是有点意外中的紧张。

    “爱尔莎小姐,您那么快就到了?请上二楼吧,房间都准备好了……”莫洛瞥了眼满大厅的武装商人,然后快步朝进门的爱尔莎走去,“下官还要去继续找医生。就暂时失陪了!”

    海格拉德斯的老情人爱尔莎小姐……怎么切里克城地熟人都来了?她也来这里干什么?参加葡萄酒节?艾丽瑟瑞娜更是吃惊。

    “喂!老板,我们说的你到底听见了没有!”亚里克都要火了。因为他发现这个老板居然又是一脸的媚笑去迎接那位刚走进来的小姐而把自己人凉在了一边。

    “这个……小人确实……”

    “老板,来个侍女,再找最好的白葡萄酒,给我妹妹按摩一下!哦,爱尔莎小姐也到了,很抱歉让您也赶路。”

    一个洪亮的男声又从二楼楼梯上传来,艾丽瑟瑞娜心里一跳,慢慢挪动脚步转过了身,打算走到旅店外面去,睡知低头之中一下撞到了从门口走来的爱尔莎。

    海格拉德斯!啊,我的命运女神姐姐啊,千万别告诉我你现在就在附近,能如此安排这一切!艾丽瑟瑞娜埋在头罩里的脸都快苦烂了,如此的巧合让她后悔没有在银狼地领地实行**彩一类的社会博彩活动,不然一定大发而特发。

    “不好意思……”艾丽瑟瑞娜下意识就朝一边挪,结果撞到了一个人。

    除了亚里克等人,艾丽瑟瑞娜那美妙而轻柔地声音一下就引起了包括爱尔莎在内的所有人地注意,尤其是从二楼走下的海格拉德斯,更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个不小心撞到了爱尔莎的少女身上。

    “他们?”海格拉德斯走到爱尔莎面前,好奇地看了眼身边一身黑色长袍的少女,然后把头转向了老板,“似乎我很让你难堪啊,老板……那么多人呆在大厅总不是好事情,尤其是美丽动人的小姐……”

    “海……阁下,这位小姐和几位老爷也需要一间豪华套房……”老板红着脸连连摇头,生怕得罪了这位共和国最伟大的军人,“小人会处理好的,请阁下放心。”

    “不……我觉得应该是我做过分了点事情……”海格拉德斯静静地看着面前蒙着头的少女,若有所思,然后慢慢露出了微笑,“这是芬那亚托尔代,如此美妙地节日不应该让任何人失望,老板,我让出一间吧。”说着,走到艾丽瑟瑞娜身边行了个潇洒的军礼,“尊敬地小姐,二楼走廊最里面的一间,希望您能喜欢。”

    他注意我了……还穿着军服……他已经复出了!拉尔夏娅不是找他了吗,会跟着来吗?艾丽瑟瑞娜赶紧打开了精神力探视,果不其然,在二楼某个方向感应到了熟悉的精神力波动,但是这种波动很虚弱。

    拉尔夏娅怎么了!?啊……莫洛刚才说去找医生,难道是她病了……海格拉德斯叫她妹妹……

    “小姐,请……”亚里克对着这位从没见过面的共和**人微微点头,就走到了艾丽瑟瑞娜身边。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参加葡萄酒节?局势对共和国那么不利,海格拉德斯没有这么潇洒吧……带着疑问,艾丽瑟瑞娜走上了二楼,而亚里克等人则分别安排在一楼和三楼居住。

    “您很热心啊,现在我敢肯定,您对女人的直觉确实很强,您不光是眼力出众,就连嗅觉和听力也很厉害……”爱尔莎小心地掀开被子,用手摸着拉尔夏娅冰凉的手,一边还对着身边的海格拉德斯露出微笑,“大概在您的判断里,那位小姐是值得您表现出礼貌的……”

    海格拉德斯还在出神,一听见爱尔莎这样说,马上苦笑着转过了身,顺便将一袭灰色大斗篷罩在了军服外面,“这是起码的尊重,这么晚了,我不应该对女人麻木到这个地步,您可以看成是我的好习惯。”

    “是吗?就好比几年前您只看到了我的背影……相比这位小姐,您还多听见了一句话……”爱尔莎简直太了解对方了,以为对方又看中了什么猎物,“走廊最里面的一间,多么无助的位置……都在您的掌控之下,我亲爱的海格拉德斯,好象当初我们认识的时候也在一家旅馆里,而且我住的那个房间大概也是这个方位,别告诉我这只是巧合。”

    “行了,爱尔莎,美丽的回忆应该埋在心里,说得太多会变乏味的。”海格拉德斯笑着走近,托起了对方的脸亲吻了一下,“现在最关键的是,需要您为拉尔夏娅减轻点痛苦……这是最好的白葡萄酒,按摩一下应该可以降温的。”

    “我?你好象对拉尔夏娅没有对其他女人的态度,在我看来,仅从外观上看她完全可以和克里斯汀小姐媲美,而且她似乎很爱你……这点是克里斯汀小姐无法给您地。虽然你很在意……”爱尔莎接过酒杯,倒了点酒在手心里,然后在拉尔夏娅裸露的手臂上来回轻揉,“其实她很不错的,想想看,当帝国皇帝得知他心爱的人被你抢先宣布拥有后再失去了一位帝国皇室的名义成员,他会是怎样的表情呢?两位希克莱公爵小姐都被您掌握了,这样的打击应该不亚于你在战场上击溃他的几十万大军。你应该把握好机会……”

    海格拉德斯微笑着不置可否,转身走出了门,因为接下来,爱尔莎将解下拉尔夏娅地裙子进行全身按摩。

    黑夜里,一位普洛林斯军官带着好几位医生匆忙地赶往某家旅馆,这已经是他带来的第三批医生了。甚至这批人里还包括一位中级神圣魔法师。

    “海格拉德斯阁下,我刚才无意中听见下楼的几个医生说出点不好的消息……他们怀疑拉尔夏娅是得的可疑传染病!他们想逃跑!”莫洛带着恐惧的神色撞开了房门,“下官已经命令卫队把旅馆大门封锁了,请您指示!”

    “啊!”爱尔莎一惊,赶紧跳离了床边,身体靠在了墙壁上,脸色苍白,“拉尔夏娅小姐是传染病……高烧不止……难道是‘黑血病’?”

    黑血病,是可拉达大陆最恐怖地传染病之一,被感染的人会持续高烧。最严重的时候还会吐出黑色的血液,治愈率非常低。最多三天,被感染的人就会死亡。通常一个城市如果发现了这样的病。就会引起大规模的恐慌,而官方也会封锁病发地,甚至是摧毁焚烧一切有怀疑的地方以防止疾病蔓延。

    据说黑血病第一次出现就是几百年前那次光明和黑暗大战中黑暗帝**传播的,严格来说属于特殊的黑暗毒素病症,估计是黑暗大军覆没后遗留下地黑暗毒素污染了大陆某些地方,几百年来光明神圣魔法师都没有找到正确的致病源,只有发现一例就毁灭一例,到近两百年来已经很少出现这样地病症了。所以人们也渐渐淡忘了这种病,只是在民间还流传着这种病毁灭性的描述。

    房间里几个旅馆女侍更是吓得摊倒在地上。其中一个还吓哭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一旦发现了这类传染病,靠近地人就算是有幸没有被传染也被会处死。

    几声尖叫后,女侍们都跑出了门,不过很快就海格拉德斯的卫兵给扣押了,而爱尔莎则靠着墙壁缩到了地上。

    海格拉德斯一楞,身体没有动,鼻子冷哼了一声,就把穿着睡裙的拉尔夏娅搂在了怀里,小心地摸着对方的黑色头发,眼睛里是无限的痛惜。

    怀里的拉尔夏娅脸色绯红,但嘴唇苍白,娇弱的身体还在不停地颤抖,一双小手下意识地就抓紧了海格拉德斯的胸口衣领,嘴里还说着高烧地胡话。

    “真是个有趣的消息,我地结局是如此的奇妙而浪漫,估计皇帝会很失望的……”海格拉德斯默默地念着,一边搂紧了少女,脸上依然是不屑的笑容,“不怕,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个大陆最大的荒谬就是人总是把自己看成是最脆弱的……就算结果无法改变,人还是应该保持点什么吧?和一个女人死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坏事……”

    “阁下……怎么办?”莫洛晃了眼走廊外的卫队士兵和几个被扣押的医生,脸色也开始难看了。

    “让我想想,或许应该对大多数人都负责才对……莫洛,你带卫队封锁旅馆大门,不准任何人进出,把门关上,再通知所有的旅客都去一楼,除了这个房间的人,卫兵们都到一楼去守着。三天,如果三天这个房间的人都还没有死,你们就解除封锁。”海格拉德斯轻描淡写地哼了句,“谁要是违反这点,就格杀勿论!”

    整个旅馆都陷入了恐慌,刚刚还陶醉在“豪华套房客满”中的旅店老板更是吓得趴在了地上。

    走廊里到处都是奔跑的人,艾丽瑟瑞娜的卫队士兵开始还以为是暴露了行踪,都拔出武器冲上了走廊,结果听见了这样的消息,一个个都吓傻了,亚里克和格瑞哈特干脆冲到艾丽瑟瑞娜的房门外,禁止一切人靠近。

    匆忙地沐浴后,艾丽瑟瑞娜就忐忑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因为她在想用什么办法去探视拉尔夏娅。走廊里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和关门声,还有一声声恐怖的尖叫。

    那么多医生都无法解决拉尔夏娅的病吗?她一定很痛苦,她那么小……不行,我要去看她!艾丽瑟瑞娜大着胆子朝门走去,刚一开门,就看见亚里克和格瑞哈特手拿武器把门堵上了。

    “怎么了?”

    “爱尔达小姐,请别出去!听说旅馆里发现有人得了‘黑血病’,好在您还没有和他们接触,所以请不要出来!”格瑞哈特赶紧推着艾丽瑟瑞娜朝房间里走。

    黑血病?好象以前在书上看过,那不是传说里的黑暗毒素感染吗?怎么快两百年了还会出现?

    拉尔夏娅!?不会吧……她怎么会得这样的病?

    轻轻推开格瑞哈特,走到门外,一侧头,就看见海格拉德斯正在走廊一头某道门外和莫洛、爱尔莎在说着什么,除了海格拉德斯,另两人都是一脸的焦急恐慌。

    不怕,他应该认不出我的,我现在是艾丽瑟瑞娜,不是克里斯汀。艾丽瑟瑞娜对着门边两个卫队士兵微微点头,然后提着裙边朝海格拉德斯走去。

    “阁下,医生可能说得没错,拉尔夏娅得可能是传染病,他们根本就不敢仔细检查!您还是别进去了!”莫洛脸色苍白,但依然控制着身体不至于太过颤抖。

    “海格拉德斯,你还是把身份告诉外面的人,让那几个医生再来检查一下吧,也许是误会呢……”爱尔莎一边流泪,一边焦急地拉着海格拉德斯的袖子,“万一他们真得弄错了……”

    “真是个好主意,让我想想,谁会有胆量再进来检查呢?估计那几个医生宁愿被我处死也不会再进这个房间了,这就是猜忌下的恐惧,”海格拉德斯解下了斗篷,露出了一身的高级军服,然后把头转向了走廊里自己的部下,“现在你们两个人也必须呆在二楼。按我说地去做,你们也不要再进这个房间了,旅馆里有充足的食物,不用担心。”

    刚说完,就看见一位身穿鹅黄色礼裙的美丽少女已经悄悄地站在了身边。

    婀娜优雅的身段,白皙的皮肤,梳理得异常光滑柔顺的金色秀发,晶莹清澈的大眼睛。红宝石般的小嘴,精巧地鼻子,几乎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如此完美的五官和身材。就连情绪越来越糟糕的莫洛都被眼前如天使般的少女形象给震住了,而一边的海格拉德斯,则静静地从上到下打量着少女。

    “请问……”艾丽瑟瑞娜露出了礼貌地笑容,镇定地轻声说到。

    “尊敬的小姐。很遗憾,也许您的豪华套房不应该位于二楼,为了您的健康和安全,请到一楼去住……”海格拉德斯长叹了口气,苦笑着转身打开了房门,“或许一个小时前我应该更霸道点,起码您会选择其他的旅馆……”

    哦?他还真没看出什么吗?还是因为现在的情况已经让他在惶恐中失去了分寸?艾丽瑟瑞娜看了眼对方的背影,心里感慨不已,认为这个一向潇洒自如视危险如无物的男人也会有落魄的一天。

    对着跟来的亚里克点点头,适意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然后轻轻敲起了门。

    “不好意思,我以前是光明教会生命女神殿见习祭司。我想我可以看看那位小姐地病,说不定可以解除您的疑惑。”艾丽瑟瑞娜再次轻声喊到。

    门开了。海格拉德斯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地少女,有点搞不清这个美丽的少女为什么胆子那么大,“光明生命祭司,真是个圣洁地称号,您比那些医生可崇高很多……看来这二楼不得不再多留下一位美丽的人,那请进来吧。”

    海格拉德斯轻搂着发烧的少女,一边有点紧张地看着艾丽瑟瑞娜在检查,那种神情似乎就真像一位长兄在守侯自己重病的亲妹妹般焦急。

    真是笑死人。什么黑血病,有那么传说中的恐怖吗?不过是普通的黑暗毒素感染而已。海格拉德斯真得就不怕吗。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惟恐躲避不及,一切都那么自然。他并不是那么自私,为了其他人的安全,他下了命令,甚至把自己也限制在命令的范围内……

    艾丽瑟瑞娜摸着拉尔夏娅地红脸,偷偷地看了下海格拉德斯,发现对方始终都是带着一种微笑,哪怕眼神里也会偶然闪过几丝紧张,但对方那镇定的身体可以看出一种无畏和坚定。

    如果我是个凡人,而且真得判断拉尔夏娅得地是黑血病,我会做到如此平静吗?艾丽瑟瑞娜心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

    “尊敬的小姐,如何?”海格拉德斯走到一边,倒了一杯葡萄酒,轻松地坐到椅子上,一边喝着,一边笑盈盈地看着对面床边的金发少女,“如果是的话,我们还有三天时间可以开怀畅饮。”

    “阁下很镇定啊……那么现在请您出去,一个小时后,我再给您答案。”艾丽瑟瑞娜笑着把拉尔夏娅扶靠在床头,“您妹妹很漂亮,她会没事的。”

    海格拉德斯闪出几丝惊喜,慢慢走到门口,忽然回过了身,“我叫海格拉德斯,还没请教小姐芳名……”

    “……”艾丽瑟瑞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表现出激动还是惊讶才是最合适的表情,结果楞了半天后才微微点头示意,“原来是海格拉德斯执政官阁下,我倒是失礼了。恩……您可以叫我安娜,您会很快忘记的……”

    “安娜小姐……谢谢!”

    海格拉德斯一个潇洒的军礼,就关上了门。

    “姐姐……我好冷啊……”

    拉尔夏娅想是说梦话一样就抓住了艾丽瑟瑞娜的手,绯红的脸上满是痛苦。

    我可怜的拉尔夏娅……艾丽瑟瑞娜紧抱着对方柔弱的身体,把自己的脸贴在对方的额头上,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你会没事的,姐姐不会让你难受。”

    关上了所有的窗帘,一团银白色的光芒从身体扩散而出,然后又析出了一颗颗金色的小光点和七彩绚丽的光晕。

    一丝丝奇妙的神力能量渗透进了拉尔夏娅的身体,混合着光明、黑暗和最终原力的神力光晕瞬间覆盖了拉尔夏娅,时间在一分分过去,拉尔夏娅的梦话也渐渐少了许多,到最后已经带着甜甜的笑容睡去。

    摸摸额头,只有微微的发烫,短暂的治疗已经基本控制了病情,接下来就是少许的调养就可以彻底根除病症了。

    治疗的这段时间里,拉尔夏娅一直嘴里念叨着海格拉德斯的名字,每一下都在艾丽瑟瑞娜心里猛敲一下,她不知道这个妹妹到底对海格拉德斯痴迷到什么程度。

    拉尔夏娅喜欢海格拉德斯,海格拉德斯也真得很关心她,其实他们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不知道海格拉德斯会怎么想,这个男人总是隐瞒得那么深,他对克里斯汀的感情付出是真是假根本无法判断,但对拉尔夏娅却非常认真,难道仅仅因为拉尔夏娅是我的妹妹吗?一个永远都无法实现的婚约,就可以让他如此投入和表现吗?

    皇帝?如果皇帝也遇见这样的事情,会不会也表现出奋不顾身呢?也许他的大臣和御医们会拼死阻挡这一切吧。

    拿起房间里的几只空酒杯,再次发动了神力,冷凝出一缕缕纯净的水系魔法……

    一个小时后,房间开了,除了已经基本退烧熟睡的拉尔夏娅外,旅馆里的人被吩咐每人喝下一口带着无比清香的淡蓝色液体,而从头到尾,那个海格拉德斯都静静地看着一脸若无其事的艾丽瑟瑞娜。

    “还看什么,她已经走了!”爱尔莎轻轻碰了下依然对着门口发呆的海格拉德斯,将对方从恍惚中拉回现实,“安娜小姐已经说了,拉尔夏娅小姐只是重感冒,没有什么危险,怎么你现在反而漫不经心了?”

    “哦……是的,她真伟大,是生命女神派来的天使……”海格拉德斯笑着走到床边,再次检查了一下拉尔夏娅的体温,脸上地表情更加轻松。“看来我需要改变一下对神和光明教会的态度了,其实并非所有的光明祭司都那么令我反感。”

    “她?真的是光明祭司?亲爱的海格拉德斯,你的眼光不会那么差吧……”爱尔莎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一下抱住了海格拉德斯,“就连我,都看出来了……她是位贵族,某位王国的贵族小姐,那样地仪态可不是这个共和国的女人所能模仿的。更不是光明教会的女人所能表现出的……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模仿一下。”

    “是吗?不过我希望她就是一位商人的女儿……”海格拉德斯摆脱了爱尔莎地挑逗,坐回床边,“爱尔莎,如果你不困的话,我希望拉尔夏娅醒来的时候能喝上一口你亲自熬的汤。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海格拉德斯看着床上的黑发少女,慢慢眼前的容貌发生变化,居然是克里斯汀!颤抖着手轻轻抚摩上了对方的脸,眼睛里闪出几丝热情,然后靠在床边慢慢陷入了迷糊状态。

    “姐姐!”

    梅塞里奥旅馆的某间豪华套房里,一位黑发的少女突然坐了起来,一把就抓住了在她身边的某位高大男子,两眼里都是惊慌。

    海格拉德斯笑着抚去了对方额头地乱发,送上了手里的汤碗,“恢复得不错。你比我想象得还要好,拉尔夏娅。”

    “我姐姐来了!”拉尔夏娅四下到处看着。嘴里念着模糊不清地语句,似乎还沉浸在高烧时的幻觉中。抓着海格拉德斯地手越来越紧,“姐夫,我没有说谎,我姐姐真得来了,她给我说了很多话,我都记得!”

    海格拉德斯皱了下眉头,把汤碗慢慢放下,开始思考。他在怀疑对方是不是病得太深了,以至于产生了一些幻觉。“很高兴你能遇见她,代我问好了吗?估计她会脸色不好看吧。”

    “姐夫……你好象一夜没睡啊?”拉尔夏娅瞪大了眼睛,一下捧住了对方的脸,似乎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因为她看见海格拉德斯的眼睛里出现了不少血丝,“你照顾我……”

    “傻瓜,难道你不喜欢吗?”海格拉德斯开始一口口喂对方喝汤,“快点恢复身体,不然就错过了芬那亚托尔代的美丽节日。”

    拉尔夏娅乖巧地点点头,突然把头埋进了对方的怀里。

    “干什么,不喝了?”

    “不是,我想靠着您……”

    “……”

    “姐夫,你会照顾我一辈子吗?”拉尔夏娅抬起头看着对方,脸上起了几丝红晕。

    “当然,只要你姐姐不反对!不过,她对我的反感正是我对你照顾的动力。”

    “如果……她不是我姐姐,你会照顾我吗?”

    海格拉德斯一楞,静静地看着怀里地少女,慢慢露出一丝笑容,“这没有绝对的联系……”

    “不,我要答案!”

    “没有答案。”

    “……”

    可爱地丫头,她越来越像个真正的女人了,会让我也感动一下。之前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的亲人了,她算是我的亲人吗,也许我在自我安慰吧,这不是个好现象……

    “汤还好喝吗?”爱尔莎突然走进了房间,也坐在了床边。

    拉尔夏娅一看见爱尔莎走进来,眉头就皱了,一把夺过海格拉德斯手上的碗,厌恶地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把被子蒙住了头。

    “哦,很好,她的胃口比我想象得要好得多!”海格拉德斯拉过爱尔莎的手亲吻了一下,然后碰了一下拉尔夏娅暴露在被子外的小手。

    “我困了!”

    在被子里嘀咕了一声,所有暴露在外的手脚都缩回了被子,把身体扭到了一边。

    爱尔莎笑了一下,拿起碗就走出了房间,临出门还对着海格拉德斯露出了几丝苦涩的表情。

    天亮后的城市又开始了喧闹,还没有散尽的酒香再次填充了城市的每条街道,一年一度的葡萄酒节将持续半个月,各地的商人都拥挤在几家最著名的酿酒作坊前品评着好几种口味的葡萄酒,选择敲定自己的进货方案,而在城市的每家酒店里,慕名而来的酒客们都开怀畅饮,还时不时摇头晃脑显示一番自己对酒的体会。大街上无论男女老少,脸上都泛着类似醉酒后的红晕,似乎任何不会喝酒的人,只要生活在芬那亚托尔代,都会被这浓郁的酒香所感染陶醉。

    芬那亚托尔代城的某座豪华酒店里的包间,一群衣着和当地共和国公民截然不同的男子正在聚会。那经过雕琢的辞藻从这些人的口里说出来是另一种味道,觥酬交错中还夹杂着几丝爆发性的怨毒咒骂。

    “克列斯塔伯爵大人,我敢肯定,那个昏庸的皇帝现在一定焦头烂额,因为他失去了帝国贵族的团结和忠诚,他对帝国贵族的无视在践踏历代先皇的光辉……请原谅我这样的直白,我对我的身份依然非常自豪!”胖胖的埃蒙德子爵恶狠狠地吞下一口酒,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身体转向了一边,“我可以保证,所有被剥夺了正当权利的帝国贵族都会有清醒崛起的一天,伟大的凯恩斯帝国应该有更为英明的领导者!”

    “恩,是的,特里希海利斯藐视我等光荣的光明祭司,他违背了光明的誓言,妄图以个人意志取代光明的祷辞,他把我们当成了难民,这会让所有的光明信徒寒心!”一个年轻的光明祭司更是忿忿不平,“第一代教皇陛下所赋予帝国皇室‘光明之子’的身份正在被他侮辱,如果他依然不肯悔改,我相信再矜持的神也会愤怒的……事实上,他封那个死去的异教徒、那个光明的叛逆克里斯汀为皇妃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惩罚,帝国舰队受到了神谴,这都是他的罪过!他的无知牵连了无数的无辜者!”

    “诸位,帝国贵族的未来会得到最公正的处理,克列斯塔伯爵大人已经收到了希洛王国福斯那顿城光明主教谢里克大人的亲笔信函,根据他的承诺,帝国贵族会得到他们的庇护,主教大人正在收集特里希海利斯侮辱光明信仰的证据,只要机会合适,就会向全帝国的光明信徒发出通告,逼迫他退位!”

    埃蒙德子爵一边说着。还一脸地媚笑看着主位上没有发言的克列斯塔。

    克列斯塔只是微笑不语,似乎对在场帝国流亡贵族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克列斯塔伯爵是帝国流亡到普洛林斯共和国的贵族集团头领,以前曾是帝国宰相拉得维希尔的心腹,不过在年初的帝国封爵“调整”中被迫外逃,因为他所在的科尼查尔郡封地几乎是全帝国地方贵族里最大地,仅是贵族领地地方私税就超过了科尼查尔郡所承担的中央税额的三分之一还多,自然就成为了帝国皇帝领地封爵的调整重点对象。

    “皇帝退位……那谁来……”

    “笨……宰相大人的女儿不是皇后吗?早就怀孕了,听说就要生了……”

    “可是宰相大人一直没有给我们明确的答复……而且他现在还带兵和这个国家作战……”

    一群小贵族都忐忑不安地四下交头接耳。从表情上看,虽然他们流亡在外,但是对拉得维希尔在帝国贵族里地影响力依然不可小视。

    “各位!希望共和国的美酒不会让你们失望!”

    一声清亮的男声从门外传来,只见一位高挑英俊的共和国高级军官正一脸的优雅微笑注视着房间里的人。

    天蓝色的短发,海蓝色的眼眸,英俊的脸庞。一身蓝黑色带金饰的军服,瓦灰色地军用披风潇洒地批在身后,这一切外表特征在加上那嘴角轻松自然的微笑,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一位共和国最令人印象深刻地军人。

    “他是……”

    “海格拉德斯!高级军务执政官海格拉德斯!他不是已经隐退了吗?”

    更大的嘈杂迅速在帝国流亡贵族里出现,这些曾经把海格拉德斯当成世界上最大地恶魔的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显然他们忘记自己正在对方的国家躲避着。

    “海格拉德斯阁下,您提前到了!”克列斯塔笑着站了起来,以领袖的姿态端起两杯酒走向了海格拉德斯,“这是帝国和阁下合作的开始,希望两国在共同利益下会有更光辉的未来!”

    “很遗憾……我只是路过此地,最高元老院并没有赋予我和各位探讨问题的权利。”海格拉德斯大方地接到对方递来地一杯酒。然后走到酒桌前坐下,也不管其他人是怎么一种表情。仰头喝光了酒杯里的液体,然后把弄着空酒杯露出了神秘地笑容。“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是……各位为什么会和最高元老院达成这样一致的意见……想来这两个国家不会因为一场酒会而和睦吧?”

    “海格拉德斯阁下,也不用绕那么多弯子了,我可以保证,我帝国贵族是为了两国的长远利益考虑的!”克列斯塔走了过来,又为对方倒了一杯酒,然后一脸的严肃,“我帝国的宰相大人并不想和贵国发生如此的争端,但他有责任保卫帝国和帝国贵族权益的职责。就好比贵国最高元老院和阁下会努力保护贵国的利益一样。”

    真是群无聊的人,难道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有能力改变一切?想依托光明教会的残留势力扭转一切?可能最高元老院对光明教会的态度并不比帝国皇帝要热心多少……光明神的眷顾之地?光明之子?他们还真相信现在的一切还在神的关照下吗?

    拉得维希尔是个很现实的人。他知道自己现在控制的势力已经不如帝国皇帝了,他早就抛弃了你们,你们还指望他会为了保护你们的领地而反过来对抗皇帝?他能容忍你们继续存在,甚至暗中放过你们能流亡到共和国,不过是依靠这种现象来暗示帝国皇帝不要做得太过火,他在保留剩下来的帝国贵族,而你们,不过是棋子罢了。

    海格拉德斯看着酒杯里的红色液体,露出了轻蔑的微笑。

    “……我们愿意派出代表去见宰相拉得维希尔公爵大人,所以也希望阁下能给予合作!”克列斯塔继续说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海格拉德斯的表情变化,“贵国目前的局势比我帝国还不乐观,尤其是您,尊敬的海格拉德斯阁下,听说贵国的许多最高元老并不喜欢您,那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边境的局势在您的参与下得到缓解,那最高元老院会更加倚重您的。”

    “需要我做什么?”海格拉德斯已经没有什么耐心听这些人痴人说梦话了,懒散地站了起来,但表情依然是很轻松的,“为今天这场宴会付帐我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一群帝国贵族的脸色开始难看了,他们发现这个私自来会面的共和国高级军务执政官其实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不少人都在心里暗暗咒骂起这个“神最厌恶的人”了。

    “我们知道,您一定是去前线接替马库萨大执政官担任总指挥的,所以我们希望阁下能带领军队保持目前的事态,而拉得维希尔公爵那里,相信我们的代表一定会说服他的,希洛王国在光明教会的支持下也会尽量拉拢米亚斯王国退出帝国同盟,到时候帝国的大军西撤,您也带领共和**去做最高元老院最喜欢做的事,比如去解决前段时间让最高元老院蒙羞的鲁修斯联合王国,甚至是贵国和劳普鲁德大公国可以合力去对付文德里克王国……”

    多么伟大的举动,帝国贵族军在光明教会残余的支持下去打内战,共和**去吞并鲁修斯联合王国,甚至是以后彼此合作再吞并文德里克王国,各自瓜分自己利益,然后呢?相安无事了吗?海格拉德斯都快被这群愚蠢的帝国贵族给逗乐了,赶紧喝酒以掩饰越来越控制不住的情绪。

    “这样吧,明天我再来见各位,希望各位不要太早醉了。”海格拉德斯站起来,故意和克列斯塔碰了下杯,然后就走出了房间。这个举动让在场的帝国贵族都欢喜不已。

    一出门,就忽然看见一位酒店女侍正端着酒站在门外,海格拉德斯微微一楞,看了两眼就走开了。

    一头黑发的女侍也楞了下,赶紧低着头走进了房间,不知道是什么话题引起了气氛的改变,只听得房间里的帝国贵族都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克列斯塔伯爵大人,宰相大人的命令您觉得如何?”一位酒店宴会场上一直没有发言的老迈光明祭司已经出现在城南某所豪华别墅地书房里。这个苍老的老人最初的那种冷漠表情已经没有了,“请恕我直言,海格拉德斯正如宰相大人所说的那样,并非是个合作者,他才是帝国贵族最大的敌人。而您所领导的这些流亡贵族,他们只是一群废物,只能看见眼前的利益,他们被淘汰只是时间问题。我光明教会是不会把希望放在这些人身上的。”

    克列斯塔静静地看了眼态度大变地老光明祭司。若有所思,“尊敬的伊伦主教大人,我已经看出来了,海格拉德斯只是把我们当成一群可以混乱帝国的狗,就好象当初他出面收留我们一样,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被他利用。他只要存在一天,对我帝国的威胁远远超过银狼。”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再次看了几行,“宰相大人愿意和希洛王国福斯那顿光明教会合作,铲除海格拉德斯,”

    “海格拉德斯藐视光明教会由来已久,这次更是左右最高元老院挟持从圣都流落在外的光明祭司,表面上他支持福斯那顿光明教会为正统,但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拉拢希洛王国和光明教会,我依然记得他带兵包围福斯那顿城地恶劣举动!福斯那顿谢里克大主教大人已经同希洛王国彭斯麦陛下商量好了。只要海格拉德斯死了,希洛王国愿意暗中再次和帝国合作。配合帝**行动并出兵收复被海格拉德斯攻占的塔恩河失地。”伊伦摸着长长的胡子,满脸的得意。“等那些自以为是的流亡贵族到了福斯那顿城,彭斯麦国王陛下会把他们扣押,然后由您押解他们回帝国,再加上您忍辱负重潜入普洛林斯铲除海格拉德斯的伟大功绩,宰相大人再出面证实一下,帝国皇帝一定会给您最大的回报,他收回了那么多的封地,得罪了那么多的地方封爵。您立下了大功又帮他清除了这些不安分贵族,他正需要一次机会来缓和、鼓舞帝国贵族和民众的情绪。”

    克列斯塔在边境爆发战争前就接到了拉得维希尔地亲笔秘密信。拉得维希尔估算到海格拉德斯一定会被最高元老院调到秘密调到西线来对付帝**,于是暗示克列斯塔利用流亡贵族来邀请海格拉德斯秘密会谈,然后趁机暗杀,海格拉德斯一死,拉得维希尔就可以利用这样的有利局面来劝说帝国皇帝对帝国贵族地政策。

    拉得维希尔很聪明,知道和现在这个敏感的帝国皇帝作对是没有多大意义地,更何况他的女儿已经是皇后了,拉得维希尔其实已经获得了最大的利益,他的封地早就超过了雷兹多尼亚所有贵族的封地总和,他是不会背叛帝国皇帝的。而自己,在失去了一切帝国利益后继续和帝国皇帝闹矛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皇帝就是皇帝,帝国就是帝国,帝国贵族的根本利益不是普洛林斯能给予地,自己离开了帝国,其实什么都不是,所以必须想办法重新从皇帝手上取得失去的一切,而现在,就是个机会,杀了海格拉德斯,帮皇帝清除流亡贵族,无论哪一样都是天大地功劳,再依靠拉得维希尔的运做,说不定得到的回报将远远超过自己以前的所得。上百的地方封爵领地被撤消,皇帝再吐出一点点出来其实容易办到,毕竟分蛋糕的人多了,总不是好事情。

    那群家伙现在还做着青天白日梦,以为依靠海格拉德斯和最高元老院来煽动拉得维希尔造反,然后改朝换代成为新帝国贵族,岂不知这一切都是白痴妄想,海格拉德斯是不会放过帝国的任何纰漏,就好象拉得维希尔不会放过共和国目前的纰漏一样。

    福斯那顿的光明教会谢里克大主教也不是傻瓜,他们知道普洛林斯只是暂时利用帝国流亡贵族和希洛王国福斯那顿光明教会来对抗帝国皇帝,只要局势允许,一贯藐视光明教会的普洛林斯大军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继续吞并希洛王国,光明教会最后一座宗教圣地如果落入普洛林斯手中,光明教会就真得完了,还不如和帝国皇帝合作,把分散的光明教会重新统一起来,而且希洛王国重新回到帝国同盟也是帝国皇帝最愿意看到的。

    “好吧,我马上给海格拉德斯送信,叫他今天晚上来这里参加秘密宴会,到时候……”克列斯塔思索了一阵后,露出了微笑,“事成之后,皇帝陛下一定很高兴,到时候我和宰相大人一定劝说皇帝陛下,承认福斯那顿光明教会正统地位。”

    “恩,到时候谢里克大主教大人也会亲笔至函给帝国皇帝陛下,以澄清伯爵大人其实是为国忍辱才故意流亡在外的,相信得到这一伟大成果的事实会证明一切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伯爵大人今天晚上事后就赶往希洛王国,至于那些贵族吗,随便他们怎么样……被普洛林斯逮捕也好,跟着您的后面跑到希洛王国也好,反正已经没价值了……”

    伊伦和克列斯塔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就在两人结束话题不久,一个身影从别墅中一闪消失。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我为YY狂之绝对强者怒海穿越之征服1934不灭金身诀综漫盖亚倾国乱不灭之旅异世之极品天才大明王侯汉魏文魁大唐剑歌冷血总裁主神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