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一部 第十二章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一部 第十二章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神荒龙帝终极武力一剑飞仙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燃烧的莫斯科超级兵王唐朝好地主农民医生九流闲人无敌英雄系统三国小兵之霸途垂钓诸天    .兰姆斯草丘西南方的正面下坡战场陷入了胶着状态,五个帝**团和一个米亚斯王**团三万四千余人同普洛林斯四个军团两万五千人已经打成了一锅粥,占据优势地形的普洛林斯士兵以最为擅长的棋盘式小方阵交替攻击掩护把多出自己近四成的帝国-米亚斯联军死死压制在下坡的泥泞战场边缘。刺耳的金属碰撞和咒骂在两军交错的战线中回荡,一次次简单而有效的武器挥动中不断有身穿深灰色铠甲或银甲的士兵倒地,来自两军后阵的弓箭和魔法攻击成片地将拥挤的对方士兵割倒,尸体覆盖了战场每个角落,随着每一秒时间推移,双方士兵死伤数字在惊人地增加。

    南面侧坡,两个米亚斯王**团一万一千多人处在整个战场环境最为恶劣的地方。这些千年来第一次踏上普洛林斯共和国国土的北方士兵们发现他们不得不通过这片几乎快要到膝盖的泥草水泽才能达到前线。每迈出一步,那带着强烈吸力的泥泞水泽极大地消耗着本就疲惫不堪的米亚斯士兵的体力,队伍中不断有士兵摔倒在泥水中,然后花上更大的力气才能带着一身沉重的铠甲重新起身前进。战斗从一开始就明显在偏袒普洛林斯军,两个普洛林斯军团一万二千多名士兵占据着地形更为有利的侧坡,精熟实用的步兵阵列攻防让战斗力稍弱的米亚斯王**吃尽了苦头。在接战地短短一个小时内,超过两千具米亚斯王**士兵的尸体就覆盖在了烂泥中,为成为了同伴能够摆脱泥浆的铺垫物,而普洛林斯军的伤亡仅仅数百人。

    眼看着米亚斯王**打得如此狼狈,帝国皇帝不得不在中午时分又往南边侧战场增援了一个帝**团五千余人,这个帝**团的到来总算把已经萌生退意的米亚斯王**给镇住了,曾经在帮助希洛王国抵御普洛林斯军侵略并吃了几百年苦头的米亚斯王**终于显示出了他们应有的勇气,在付出地重大伤亡的情况下居然有几个联队一度打进了普洛林斯军的阵列中。

    西面的战场就比较特殊。地势稍微平缓的这个方向没有一个帝国和米亚斯王国联军的步兵,一万五千名联军骑兵以非常挥洒地冲击加回旋往复式冲杀占据了优势,当面负责防御的两个普洛林斯军团一万两千人连连后退,虽然绵密的阵型和有效的交替掩护让伤亡尽可能地保持着相对合理的增加速度,但凶悍的米亚斯王国铁骑和以数量压迫为主的帝国骑兵总是会找到机会,用速度优势切割包围那些因为时间差没有和相临步兵方阵保持协调进退的普洛林斯军。然后几番碾压下打成了崩溃了人群,然后被负责游击的骑兵小分队无情追杀。

    下午一时,西南正面战场的一个米亚斯王**终于崩溃了,在付出了两千多人伤亡地代价下,本就兵力最少的那个米亚斯王**团开始出现了大规模地逃兵,乱无章法的自发性后退开始影响了其他地帝**团作战,抓准这个机会的海格拉德斯当即命令几个联队专门对着米亚斯王**这点方向发起了反冲击,结果可以预料,一个企图挽救战线的帝**团被混乱的米亚斯士兵给连累了,普洛林斯军集中一点的压迫式反攻推进让拼死维持阵型的帝**和残留在战线上的米亚斯王**死伤惨重。

    战至下午二时。三个方向的凯恩斯帝国-米亚斯王国联军已经伤亡超过一万五千人,而普洛林斯军也付出了一万余人地伤亡代价。其中西面战场的两个军团在联军骑兵地猛烈攻击下损失最为惨重。

    “启奏皇帝陛下,米亚斯王国第一军团伤亡过半。已经崩溃后撤!”

    一个传令官跪在帝国皇帝面前,语气冷漠表情全无。跟在传令官身后的一位身穿米亚斯王**高级将官铠甲的中年男子脸色惨白,身后的披风已经被魔法烧炙成了几缕烂布,脸的擦伤还渗着鲜血。

    “辛苦了,接应到朕的后阵休息整编!”帝国皇帝没有抬头,只是看着面前的战场兵力布置图冷笑不已,猛地抬头,抬起了手。“维兰德将军!”

    “臣在!”一位帝国皇家禁卫骑士将官铠甲装饰的高大军人雄赳赳走了过来。

    “该把西面的事情处理了,皇家禁卫骑士团的就交付给卿来表现了!”帝国皇帝在这片激烈而血腥的时候居然露出了非常优雅的微笑。仿佛他正在参与一场狩猎游戏一样,对臣属所汇报的伤亡数字没有丝毫在意。

    嘹亮的号角声中,四千身穿金甲的帝国皇家禁卫骑兵放下了他们的面罩,这些按照重骑标准装备的枪骑兵终于结束了连续两个月的战争观望态度,也是几百年来首次恢复参加大规模野战。

    西面的一万五千联军骑兵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战果,但海格拉德斯在下午二时又把一个充当预备队普洛林斯军团投入这个方向,所以之后的战斗开始出现了微妙的转变,熟悉了对手骑兵的几次攻击战术的普洛林斯军开始转变了打法,大部分强弩兵和中央魔法军团的魔法师被调到了这个方向,每当联军骑兵开始冲锋的时候,两侧的普洛林斯军就自觉朝两边闪,而不是像以往那样组成传统防御阵列去硬碰阻拦,两边的普洛林斯步兵让出的大通道可以让联军骑兵很轻松地就冲了进去,但是随后他们就惊恐地看见面前排列着数十排手拿强弩的普洛林斯士兵和后面蓄起大面积杀伤魔法的魔法师。

    两千多名普洛林斯军强弩兵的密集往复射击的在十几秒类就发射出如雨的弩箭,冲进阵列通道的联军骑兵前队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进行分散,结果一片片骑兵像稻草人一样被箭雨收割,后面的骑兵又撞到了前队的溃散伤残同伴或战马上,整个冲击队型发生了混乱,然后两侧让开的普洛林斯军步兵又合了上来,再接着就是一场骑兵必须后撤的狼狈场面了。这样的进攻持续了两轮,联军骑兵在发起进攻前的一万五千骑兵就只剩下了一万名多点,多达三千的骑兵在这两轮古板的进攻中丧命,而普洛林斯军只损失了几百人。

    四千帝国皇家禁卫骑士的到来终于替换下了已经疲惫不堪的米亚斯王国铁骑,连续几个小时的冲击让不少强壮的战马口吐白末倒地毙命,而那些身穿重骑凯甲的米亚斯骑兵更是累得在一退下战线就纷纷虚脱。

    几乎全部由贵族和富人子弟组成的帝国皇家禁卫骑士团的官兵个个血气方刚,而且这两个月根本就没有参加过战斗,所以体力最为充沛,惯有的光荣头衔也让这支队伍从将军到最低级士兵都士气高涨。选择侧面的大规模冲锋让这些第一次上战场的华丽枪骑兵们首先尝到了甜头,那呼啸而过的滚滚金色洪流撕裂了普洛林斯军的侧面,然后一直打穿了他们的阵列,被切割下的前军又被几千帝国标准骑兵继续分割成数块。

    惨烈的骑兵和步兵间的撕杀在这个时间段内终于到白热化的程度,已经被明确告知没有任何援军的普洛林斯军士兵们突然爆发出异常愤怒而激昂的战斗意志,一直被对手骑兵压着打的步兵们开始不顾一切地围了上去。

    和高大战马相比单薄了许多的普洛林斯军步兵从平缓地斜坡上如潮水一样涌了下去。他们不再考虑什么阵型,也懒得去计较那长长的骑枪和狂猛地战马冲击,几千帝国标准骑兵和禁卫骑兵吓了一跳,还没有把冲锋速度提起来,就被铺天盖地而来的步兵给围上了。

    战场的改变首先由联军的骑兵战马开始,已经奋战了半天的优秀战马终于出现了体力透支状况,再加上骑兵的铠甲本来就比步兵重上不少,所以在几倍数量的发狂普洛林斯军步兵地围攻下。许多受了伤的战马开始发出了凄惨的鸣叫然后带着上面的骑兵倒地不起,一身重甲的骑兵一旦离开了战马,他们的大部分体力都开始浪费在自身地装备重量上,被屠杀的命运也就不可避免了。

    “执政官阁下,西面战场第十军团指挥官加迪亚斯将军阵亡了!”

    “皇帝陛下,皇家禁卫骑士团统领维兰德将军阵亡!”

    ……

    不断有各条战线的高级将官伤亡消息分别送到了两军最高指挥官的耳中。但两人都表现出了无动于衷的态度,甚至在他们冷漠的目光中,新的命令又继续下达。

    帝国皇帝把除了三个近卫军团和自己的两个皇家禁卫步兵联队总共两万二千人还没动外,所有的野战军团都派到了战场上;而海格拉德斯的身边也只剩下了他地直属军团七千人。

    三个方向超过十万人的混战无休止地延续着,混乱地战场已经让各自的战场收容队放弃了伤员地后撤,黑泥绿草混杂的兰姆斯草原已经被鲜血改变了本来的颜色。深灰色、银蓝色、银白色铠甲包裹的身体满满地铺垫在广阔的烂泥草原各处。涌动的人群越来越混乱,双方的阵列都在士兵们越来越亢奋或是更加恐惧的情绪中自然崩溃。垂死凄惨地哀嚎声、歇斯底里的撕杀声、清脆尖锐地武器格挡声汇合成了这片血腥天地的大合唱,到处血流成河、尸体枕籍。

    此时,除了各自后阵仍然紧张待命的预备队外,整个草原大战场已经不再听从那些或许有意义的最高指令了。早在战前就动员发布的作战精神被军官士兵们当成了求生的唯一赌注。

    地面上三种颜色的庞大人群还在进行着惨烈的战斗,每人去理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天边的乌云开始汇集。大气中的血腥气息仿佛被一面从天而下的无形之物朝下压迫而无法消散。

    下午五时,帝国皇帝终于在一阵大笑中下达了他的最后命令。三个养精蓄锐一整天的帝国近卫军团一万九千人终于开始朝前线移动。帝国皇帝知道,战斗快要结束了,七万两千多名普洛林斯军官兵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虽然他之前排出的十四个野战军团和骑兵部队九万多大军已经伤亡了近半,但海格拉德斯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十个直接投入作战的普洛林斯军团六万二千多人只剩下了四万人不到,已经被压迫后退了快到海格拉德斯后阵的位置,而且和帝国皇帝想象得一样。这些“舒服睡了起码八天的普洛林斯士兵依然是虚弱的”。

    “看看吧,最为精锐的三个帝国近卫军团压上去后。只需要一个小时,海格拉德斯的所有希望就会破灭,这个卑鄙的、以所有可耻手段侮辱了这个大陆每个诚实高贵之人的男子就会葬送在自己选定的坟墓中!”

    帝国皇帝欢快的笑声让附近的帝国将领个个都露出了恭顺配合的微笑,人人都预感到战斗快要结束了,因为伟大的帝**已经快冲进到海格拉德斯最后的防御线了,帝国-米亚斯联军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海格拉德斯那最后四万多人显然不是联军剩下八万人的对手。

    艾丽瑟瑞娜在持续近一天的战斗时间里一直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冷地观看着那远方战场上让任何女人都会晕撅的血腥画面,那翻动的人群和飞扬的鲜血断肢在视线里已经麻木成了一块块模糊的鲜红色斑,耳朵里也只剩下让人恍惚的颤鸣。

    艾丽瑟瑞娜手里的果汁在几个小时前已经喝不下了,因为整个战场上的气味都是令人做呕的血臭,但她依然轻送地捏着杯脚,身体软软地靠在舒服的背垫上。眼前的血战似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让她呼吸紧张,反而因为在她的视线前侧方、那位有着天蓝色漂亮短发的高大青年没有前来无休止地骚扰而感到轻松自在了许多。

    你应该满足了吧,你所选定的地方并没有让你失望,帝国皇帝也是那么得投入,你所寻找的野心借口终于满足了你们本身对权利和血腥征服**的贪婪和崇拜。这近二十万生命已经足够冷静掉你和帝国皇帝内心的亢奋了……艾丽瑟瑞娜慢慢举起果汁,呆呆地看着杯中的橘红液体,鼻子里钻进了果香和鲜血那混合的古怪气味,眼睛一闭,强忍着那份恶心喝了一口。

    “艾丽瑟瑞娜,应该差不多了,我们也该撤退了,海格拉德斯之前已经下命令,我们可以在任何时候提前离开……”阿尔伯特带着三十多位恢复了全副武装的卫队士兵走到了艾丽瑟瑞娜的身后。

    海格拉德斯的卫队长莫洛失去了以往的憨厚态度,只是冷着脸指挥着为数不多的士兵为艾丽瑟瑞娜等人把马车准备好,因为不久之后,他们也将进入前方的战场,为海格拉德斯的疯狂做出最后的努力。

    “不……海格拉德斯不是还在坚持吗?他很希望我看到他或者帝国皇帝的失败,并以此在证明他们对这个大陆的热情。”艾丽瑟瑞娜冷笑着丢开果汁杯,把身体转向了一脸严肃的阿尔伯特,“你们先撤到多蒙河东岸,温灵顿城有创始神教的分部,他们会接应你们的……”

    “艾丽瑟瑞娜!”阿尔伯特一把将这位似乎已经陶醉在这场连男人都看不过眼的血腥场面的少女拉了起来。

    身体贴在了阿尔伯特的铠甲上。艾丽瑟瑞娜感觉得到对方激烈地心跳。脸微微一红,就带着微笑慢慢摇头,“我没事的,真的没事,我会传送魔法啊,再说,海格拉德斯未必有死的觉悟,他不是那种一味死斗到底的人。他能够坚持下来,为什么我不能呢,其实我倒希望看见他还能做些什么,还有那个皇帝……如果他们任何一个真要放弃这里,那我还是安全的。”

    “全体准备!注意安全!”阿尔伯特闭上眼睛深呼口气,为自己最后那点不镇定表示惭愧。然后转身对着自己的卫队官兵下达了命令。

    并不强求身边的人采取什么态度,艾丽瑟瑞娜又回到位置上。

    海格拉德斯只是呆呆地坐在马背上,眼睛不断在三个方向上扫过。视线里,他地士兵们还在后退,前线残余的三万五千名官兵正被五万六千多名从三个方向汇合到一块儿的帝国-米亚斯王国联军不断朝自己的本阵推来,更后方,那整齐的鼓点和脚步声中,黑压压的一万九千人地三个帝国近卫军团正以密集的队型缓缓开进。

    “阁下,撤退吧……”一个年轻的将军策马走到海格拉德斯身后,忐忑不安地说着。“帝国中央集团也剩下八万人了,我们这四万多人退到多蒙河东岸。一样可以阻止他们,再战下去。下官担心……”

    “担心这个国家覆没吗?”海格拉德斯笑了,笑得格外诡异,“我们的信心从一开始,就建立在这里,这是两个月辛苦战斗的最后栖息之所。真要为这个国家守护什么,这里才是最适合的地方。”

    “可是阁下,帝**……”

    “不用担心,时间还有。至少帝国皇帝身边只有他漂亮尊贵的最后三千禁卫军了,而你们的身边。直属团七千人和三千骑兵还在休息。”海格拉德斯看了下天色,情绪看起来并没有和上午有太大变化,“给前面最后一个命令,死战!”

    “遵命!”年轻的将军不再犹豫,亲自拔马朝前线跑去传令。

    跳下马,居然不再看前方紧张的战斗,而是慢慢朝艾丽瑟瑞娜走来。

    “爱尔达小姐,晚餐吃什么?”海格拉德斯拉过椅子,坐在了一直没有撤开地餐桌边,带着微笑看着对面的少女,“我们比皇帝要幸福些,起码他不得不在战斗后才能吃上一顿马肉,而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您不想回温灵顿城吃海伦莎小姐亲手做地晚餐吗?”艾丽瑟瑞娜笑着摆摆头,似乎并不满意对方这种态度,“这四万多官兵可是一天没吃东西。”

    “他们的热情可以弥补一切。”海格拉德斯扬了下手,远方地营地里跑来一队勤务兵,很迅速地就摆开了早就准备好的食物。

    “没吃过吧,烤马肉……”海格拉德斯好象根本就不在意空气中的血腥,眼睛看着面前的盘子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在战场上不吃上一顿这样的美味是种遗憾,况且这可是来自帝国雷兹多尼亚城的战马,那些禁卫骑士们通常会把它们养得特别好。”

    海格拉德斯好厉害,居然把联军的近两万骑兵打得只剩下几千了……艾丽瑟瑞娜看了眼远方地战场,发现已经没有了联军骑兵的身影,知道这些威风了大半天地骑兵早就被海格拉德斯打崩溃了,少数的残兵也因为战马劳累失去了实际作战能力,心里不得不表示佩服。

    一滴、两滴……雪白的餐桌垫布上出现了深色的水渍,并且越来越多,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细雨,而且越来越密集,很快,桌面就成了一片湿润的水色。

    漂亮的遮阳伞立了起来,刚好将打算进餐的海格拉德斯和艾丽瑟瑞娜罩住。

    “传令,直属军团前进,骑兵准备突击。”海格拉德斯没有抬头,兀自切着面前烤得油腻异常的马肉,他身后跟随的几个幕僚军官突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集体行了个军礼就跑开了。

    他要反攻了!?艾丽瑟瑞娜拿着刀叉回头望了眼阿尔伯特,只见那个高大的骑士脸色凝重。

    春雨淋漓,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水天一线的瓢泼水幕,整个兰姆斯平原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中,烂泥水泽的尸体被雨水泥浆冲刷掩盖,在低洼地带汇集的鲜血开始在雨水的混合下流淌、稀释、横流。

    从东面吹来的大风和倾斜的大雨开始对正朝斜坡上推进的联军官兵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许多体力已经不支的士兵再也无法保持身体平衡,在雨水中打滑倒地,然后又把身后的同伴也撞倒。

    位于上坡方向的普洛林斯军终于出现了变化,他们不再后退,而是顺着坡面朝下积压。风雨成为了他们无形的后援,迎面打向对手脸庞、消磨对手脚力的同时也把对方顺势朝西南方重新推了出去。

    混乱终于再次在联军阵容里出现,连绵的雨幕让亢奋的联军官兵似乎又回响起了这段时间最为折磨人的感觉,后队的士兵在松软的泥浆中再也走不动了,而前方的部队已经地形的原因在雨水中根本站不稳,大队队的士兵被对手密集的阵列挤压着朝后滑。战线出现了奇特的现象,就是挥舞武器的战斗少了许多,双方的士兵在雨水中都是互相推攘,而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注意到了脚下越来越滑的草地,但相比之下,上方位置的普洛林斯士兵就行动容易多了,毕竟他们的体力消耗远不如联军。

    大雨中又响起了普洛林斯军歌的长笛伴奏,海格拉德斯最后的直属军团七千前人高唱着战歌,以充沛的精神和体力开始了推进。

    后援的高亢军歌感染了还在前方作战的普洛林斯军官兵,慢慢的,许多士兵也跟着唱了起来,并逐渐汇集成连接整条战线的歌声海洋,同天上雨水一起组成了另一种无形杀伤力盖向了面前地几万联军。

    耳边是对手激昂的战歌。身边是同伴惊恐而无助的呼喊,不断有人滑倒或是被武器砍翻。崩溃首先从战场的边角出现,接着蔓延到中央,然后是后队,那些开进到一片深过膝盖的水泽烂泥中的帝国近卫军团官兵被前方崩溃的散兵们给冲散了不少队列。

    军官们愤怒地下达着命令,把那些因为体力不支而放弃前进的士兵砍死,但依然不能阻止高达两万人地士兵后退,尤其是米亚斯王**的官兵。早就忍受不住这大雨中的疲劳撕杀,三个军团一万多人的米亚斯王**在雨水的冲刷下首先溃败后撤。

    前线只剩下了五万多点的帝**,其中包括一万九千名最精锐地帝国近卫军团官兵,他们的对手是四万名发起雨中反攻的普洛林斯军。

    早就在这熟悉的雨季中摸爬惯了的普洛林斯军以优于帝**的体力和士气展开了猛烈的进攻,五万多的对手在他们眼里已经不那么让人感到压力了,几乎每个士兵都露出了最后的狰狞。军歌伴随着手里的武器铺天盖地朝对手压去,再次把帝**推回了下坡外地烂泥草原上。

    虽然帝国近卫军团的官兵还能保持相对稳定地战术发挥,但其他的野战军团因为已经持续了一天地战斗而劳累不堪,所以真正的战斗其实就在四万普洛林斯军和一万九千帝国近卫军之间展开。

    闻名可拉达大陆的帝国近卫军团官兵以强悍的个人战斗力和整体队型同面前突然依仗风雨猖狂了几倍的对手交上了对手,其他的野战军团官兵在鼓舞下也恢复了冷静,不管身下的大地是多么恶劣,行动是多么艰难,也使出了最后的力气同对面地普洛林斯军进入混战。

    超过任何时候的残酷在临近黄昏地大雨中上演,从士兵们身体下滑落的雨水都是浅浅的红色,每具尸体在倒下时候都飞溅起大片的烂泥。在雨中失去准头的箭矢往往不分敌我将成片的士兵射穿,双方的魔法师也因为早早地陷入了精神力极度疲劳而退出了战场。

    雨伞下的帝国皇帝脸色铁青。他实在不敢相信这看似平常的雨季会让整个战场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十一万五千联军从上午打到黄昏已经损失了近五万人。残余的部队也在大雨中崩溃了近两万,失去战斗力,如今只有五万人还在坚持进攻,但他的对手,那个他所痛恨的海格拉德斯,居然还有四万精锐在不知疲劳地战斗。

    皇帝心里突然升起一种悲哀,因为他不得不承认海格拉德斯把这七万两千人的潜力发挥得比他充分得多,帝国中央大军的兵力优势已经化为了乌有。

    不。朕还有时间,海格拉德斯依然是劣势。只要等崩溃的两万人再次组织起来,朕一样可以把他送进坟墓!皇帝看了眼身边的禁卫军步兵统领将军,苍白的脸上露出了阴森的杀气,那份固有优雅华贵气质居然开始扭曲狰狞起来。

    “禁卫军步兵联队,前进……打跨海格拉德斯!”皇帝突然咆哮起来,怒不可竭地挥舞着马鞭。

    “皇帝陛下……”禁卫军步兵统领看了眼皇帝身边围绕的三千步兵,露出了慌张的神色,“请皇帝陛下息怒,我帝国近卫军团英勇善战,一定会打败普洛林斯军!”

    远方撤下来的米亚斯王国友军还在混乱中拥挤,而自己的那一万溃军更是个个倒在草地上休息,任由雨水浸泡身体都懒得动一下,军官们除了漫骂外根本无法重新阻止起队伍。

    皇帝颤着身体闭上了眼睛,突然一挥手,将身边负责打伞的卫兵推到了一边,全身暴露在大雨中死死地看着远方斜坡的最上方,看着那朦胧的雨幕中可能存在某个人的方向。

    东南方向的大雨中似乎出现了什么声音,围绕在皇帝身边的军官们都竖起了耳朵。

    声音很小,但并不是那种随大雨自由呼啸的风声,好象带着一种旋律,富有节奏,激昂动听。

    慢慢的,声音似乎大了不少,风雨中终于透进来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鼓点声、长笛声和歌声,很熟悉的声音。

    “普洛林斯军增援到了!”

    前线血战的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一声惊恐的呼叫,处在战线后阵的帝国官兵都扭过头看向了东南方向。

    下午七时,普洛林斯军多蒙河防线总指挥、高级军务执政官格利亚斯·罗里斯临时凑遍的三个野战军团一万五千名精锐官兵终于悄悄地抵达了兰姆斯战场,并从东南方向朝皇帝的本阵发起了集团推进

    欢呼声在兰姆斯草原的普洛林斯军一方发出,激动的士兵流出了眼泪,混合着雨水流淌在身上,手里的武器握得更紧,盾牌护着身体更加死命地朝面前的敌人压去。

    一万五千名普洛林斯军生力军的到来终于催垮了除了三个帝国近卫军团外的所有联军官兵的信心,前线的士兵再也坚持不了,被风雪和春雨折磨了两个月的身心在持续一天的血战后终于达到了疲劳的极限,当正面又出现了三千意气风发的普洛林斯骑兵时,绝望的士兵们开始溃散,武器、头盔被士兵丢弃,军旗在倾倒,企图阻拦的军官被士兵推倒,混乱不可控制地在整条战线上蔓延。

    “皇帝陛下!臣请陛下赶快撤离!”残存的禁卫骑士团一千多人开始集合,三千的禁卫步兵也赶紧排开了阵势,军官们紧紧地围住了他们的皇帝。

    “懦弱!朕的大军还在战斗,怎么能撤退,你们在辱没最为光荣的称号!”皇帝用马鞭抽打着一位拉着自己的战马的将军,英俊的脸上是毫无血色的狰狞。

    “启奏皇帝陛下,后援两个军团在距离该地八十里的地方停止前进了,听说吉尔利蒙城遭受了普洛林斯军南线集团六个军团的急袭!”

    更不好的消息又传来。所有在场地官兵都脸色煞白,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仗败了,他们或许还可以后撤重新组织待援,但吉尔利蒙城如果丢了,那整个中央大军就会被关在普洛林斯国内的泥泞草原大地上失去了补给和后方增援。

    皇帝的身体因为内心极度的愤怒在哆嗦,脸上的表情逐渐变成了痛苦,闭上了眼睛。挥手下达了无言的撤退命令。

    风雨中响起了号角,正在努力维持战线血战不退的三个帝国近卫军团官兵都心里一惊,但军令如山,剩余的一万七千多人开始有条不紊地朝后撤退,而他们面前地近四万普洛林斯军似乎也因为疲惫并不打算追赶。

    残酷的战斗就在最后的迸发下紧急收缩结束了,残余的五千多联军骑兵开始担任后撤大军的掩护任务。成千上万的伤员被遗弃,还能有力气走动地士兵不用军官的号令就跟着中军的皇家战旗朝西南方退去。

    兰姆斯草丘顶端,晚餐还在慢吞吞地进行,海格拉德斯在长达一个小时的进餐中几乎吃光了面前所有的食物,也喝掉了整整一瓶葡萄酒。

    进餐中,海格拉德斯没像以往那样侃侃而谈,而是带着某种心事一样的表情默默咀嚼着食物、喝着酒,身后的战场撕杀不断朝远方延伸,最后只剩下一片寂静。

    艾丽瑟瑞娜呆坐在位置上,傻傻地看着广袤平原上一片惨不忍睹的战场。雨水浸泡着无数的尸体、死去的战马。一支支武器插在地面或是人体上,如春季生长旺盛地小树枝绵延在视线的尽头。初春地夜晚来得依然很快。风雨渐小的黄昏迅速变暗,平原上来回扫荡残余地普洛林斯巡逻队的身影渐渐隐没在黑暗中。接着,在小雨里艰难燃起的火把开始出现在草原上,星星点点,如鬼火一样游荡不止。

    “海格拉德斯执政官阁下,格利亚斯执政官阁下已经到附近了。”一个副官走了过来,打断了餐桌上的宁静。

    “哦,这个糟糕的天气不应该弄脏了他漂亮的铠甲,请转达格利亚斯阁下。他的大军可以就地驻扎休,到时候我会去见他的。”海格拉德斯终于拿起了餐巾。满意地抹了下嘴,然后对着对面并排而坐地男女客人抱歉一笑。

    “他做得不错,而且运气更好,这场风雨让他的损失比预计得少了很多。”阿尔伯特切了块已经快凉地烤肉放到了艾丽瑟瑞娜的盘子里,“还是吃点,看样子今天晚上我们不得不还在军营里过一夜,格利亚斯阁下不见得会携带更好的食物给海格拉德斯。”

    “……”艾丽瑟瑞娜侧身看着身边的高大青年,默然低下了头。

    我为什么会那么失落呢?难道我很希望帝国皇帝能表现得更好?这是为什么?这场屠杀其实没有胜利者,海格拉德斯也许正在用这表面上的伟大功绩把自己推向了灭亡……艾丽瑟瑞娜如同嚼蜡般咽着粗糙的马肉,心里沉甸甸的。

    雨停了,初春的寒风还在吹刮,兰姆斯草原上空的血腥被一场血水洗涤稀释了不少,而更多残酷的画面已经被黑暗掩盖了。

    大陆光明历2772年二月十六日夜,帝国中央集团大军簇拥着他们的皇帝消失在夜幕中,而当最后一队以松散姿态追击的普洛林斯军骑兵捕获了一个中队规模的掉队帝国官兵时,持续一整天的兰姆斯草原会战终于以帝国皇帝功败垂成而宣告结束。

    凯恩斯帝国-米亚斯王国联合组成的中央集团大军十一万五千人主力参加会战,总共损失五万四千人,其中阵亡一万九千人,遗弃伤员一万三千人,被俘、溃散失踪二万一千人。残部六万余人连夜朝吉尔利蒙城溃退,以防止吉尔利蒙城退路被普洛林斯军南线集团偷袭切断。

    海格拉德斯指挥的普洛林斯共和国中央集团七万二千人参加会战,并在最后得到了另一位高级军务执政官格利亚斯的一万五千人增援,总共损失三万二千人,其中阵亡一万两千人,负伤两万人。而两位高级军务执政官汇合兵力并没有急于追赶帝国大军。

    超过三万具尸体让乌达利尔省派来的收容队几乎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清理干净,以至于大量尸体因为时间耽搁在这片美丽肥沃的草原水泽中腐烂而无人愿意去接近收拾或是掩埋,恶臭的气味几乎持续了几月之久,广阔的牧场成了一座露天大坟场,尸臭气息让牛羊群根本不愿意靠近,每天都有大量的腐食肉禽在草原上空盘旋降落。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傲剑天下狙击英雄神箭传说在乡村的悠闲生活回到秦朝做剑仙异界之毁灭之剑娇娘医经仙劫魔师逆天横扫天下极品刁民傲世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