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二部 第十二章

【书名: 异世界女神传 正文 第十二部 第十二章 作者:伯伦希尔

异世界女神传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剑道通神深涧流水野花媚绽放偷香至尊仙朝蛊真人调教大宋天刑纪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慕南枝霸唐美国之大牧场主    .拉尔夏娅傻坐在大殿的角落里,浑浊的目光一遍又一遍扫过眼前那些跳着宫廷舞的男男女女。由耳入脑的音乐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旋律和节奏,漂亮的女子在眼里只剩下模糊的彩色斑块,晃动的人影重重叠叠,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得不真实。

    “拉尔夏娅小姐不舒服吗?”突然,一声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出现。

    拉尔夏娅一惊,也没看清是谁,就站了起来,然后朝声音方向转过头去。

    米利罗娜小姐!?拉尔夏娅觉得呼吸有点不通畅了。

    眼前的米利罗娜比起两年前更加漂亮,一身淡紫色的鲁修斯宫裙高雅端庄,依然清纯美丽的脸上带着年龄成长后自然而然的恬静而稳重的微笑,如雪般白嫩的脸部肌肤隐隐透着红晕。

    她身后的是……是那个乡巴佬沃尔特?拉尔夏娅又呆了,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才确认紧跟在米利罗娜身后的那位高大银狼青年将官正是当年克里斯汀从南大陆容勒芬王国战俘营里救出来的人。如今成为了银狼驻鲁尔西顿大公国的最高武官代表,在不久前的讨伐凯恩斯帝国贵族叛乱军时沃尔特还立下了赫赫战功。传言鲁尔西顿大公爵一个月前已经正式让女儿和沃尔特订婚,让他继承萨默斯特家业,而沃尔特和米利罗娜在鲁尔西顿所建立孤儿院,早就在大陆上广为流传了。

    “拉尔夏娅小姐。很久没见了,您比以前还漂亮!克里斯汀小姐为什么没来?”米利罗娜不好意思地回头看了眼动身出发前就已经完成订婚地未婚夫,坐到了拉尔夏娅身边,“应该有近两年没见你们了,倒是希克莱公爵大人来了鲁尔西顿好几次。”

    “姐姐她有点困……先休息了。”拉尔夏娅总觉得对方的微笑太过平静,而感觉心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具体感觉是什么,只是勉强笑笑。“米利罗娜小姐和沃尔特将军已经订婚了吧,我听厄利珊露达公主殿下说过,祝你们幸福。”

    “呵呵,拉尔夏娅小姐不也一样吗,贝兰斯少爷一直深爱着您,这是全大陆的骄傲!”米利罗娜挽着身边的沃尔特。脸都羞红了,“希克莱公爵大人现在也应该放心了。”

    “沃尔特将军阁下!”正说着,只见贝兰斯大步走了过来,对着官阶比自己高的沃尔特行了个非常标准的银狼军礼,然后又对着米利罗娜行点头礼,“米利罗娜小姐,下官对您和沃尔特将军表示祝贺!”

    “呵呵,也祝贺贝兰斯大队长了!”沃尔特一边站起来还礼,一边取过一边侍从端来的酒,和贝兰斯进行碰杯。显得情绪很不错,“”

    两对新人在角落里地谈话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银狼自治领这几年“搜刮”大陆知名美女的行动在今天算是达到了**。除了那位永远不能亵渎的高贵克里斯汀圣女外,几乎人们所能想到的大陆名门千金大多被银狼囊括。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奇迹了。各国不少和银狼在很久以前就走得近地官员使节都庆幸当初选对了方向,不然很难说自己的前途不会和凯恩斯帝国、普洛林斯共和国某些人一样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诸位,最新消息,夏斯林将军在普洛林斯乌达利尔省东南成功追赶包围希洛王**,十个希洛王**团宣布投降,赫伦斯的亚罗特帝国远征军即将抵达塔恩河进入希洛王国领土!文德里克方面,格利亚斯的十四个普洛林斯军团逃了,劳普鲁德大公国也在撤退!格瑞哈特将军指挥的联军五个军团发起了反攻。已经成功收复西卡布林地区!”突然大厅里传来了雷恩的声音,音乐停止了。大家都带着微笑彼此无言。

    希洛王国的主力在普洛林斯覆没了,亚罗特帝**也抵近希洛王国本土,希洛王国退出战争已经是迟早的事情,而这几年和海格拉德斯狼狈为奸的劳普鲁德大公国也将受到最为严厉地惩罚。

    “另外还有个好消息要宣布,贝兰斯伯爵大人之子和希克莱公爵大人的孙女今天将举行订婚仪式,现在请伦贝斯亲王殿下和梅萝蒂长公主殿下为他们主持订婚!并接受创始神教会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阁下地洗礼!”雷恩一让,只见伦贝斯挽着大肚子的梅萝蒂长公主走到大殿正位地台阶前,而老伯兰斯伯爵和路得也带着微笑走到了伦贝斯夫妇两侧,而主位上,梅兹科勒尔大主教那张老脸都快笑烂了。

    “哦,开始了,现在是拉尔夏娅小姐最幸福的时刻了!贝兰斯少爷,您现在应该”米利罗娜赶紧和未婚夫站了起来,一起对着突然间茫然不知所措的贝兰斯和拉尔夏娅挤眼睛。

    “拉尔夏娅……”贝兰斯站了起来,伸出了手,因为激动而手臂微微颤抖。本书转载Lvsexs文学网wap.

    看了眼这个已经注定是自己将来的丈夫的青年,拉尔夏娅低下了头,起身时全身僵硬,脚步也沉重无比,但在四周的人看来,还以为是拉尔夏娅害羞。

    “沃尔特……”米利罗娜望着拉尔夏娅和贝兰斯分开人群朝大殿中央走去的背影,突然抓紧了沃尔特的手臂,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哀伤和无奈,“为什么要这样,这对贝兰斯少爷和拉尔夏娅小姐不公平……其实我不怪她地……”

    “别担心,既然已经注定开始,就必须结束,还有时间……希望她能回头。这是克里斯汀小姐的意思,没人能够阻挡。”沃尔特一口喝干了自己地酒,然后离开未婚妻朝人群某个方向走去,那里,雷恩正和几个鲁修斯王宫禁卫军高级军官在闲谈。

    鲜花,音乐,欢呼,无数的赞美和祝福好不吝啬地涌向了贝兰斯和拉尔夏娅,这对新人微微低头,梅兹科勒尔大主教则用产自鲁修斯联合王国山区的某种雪白花朵为他们进行洗礼。

    一切都是那么热烈和真挚,拉尔夏娅慢慢心里涌出一丝激动和莫名的向往,侧头看看身边的未婚夫那兴奋而陶醉的红脸,再看看两侧那些满脸微笑的人们,突然眼睛一湿,低头掉了下了几滴泪。

    他们都很开心我能嫁给贝兰斯……为什么他们那么讨厌海格拉德斯,难道仅仅因为他是他们的敌人吗?那对我而言,一份爱也需要所谓的正义立场吗?贝兰斯也是爱我的,可我也能像爱海格拉德斯那样爱他吗……拉尔夏娅闭上了眼睛,觉得身体都在哆嗦。

    “怎么了?”贝兰斯按照订婚礼节正要给拉尔夏娅戴戒指,就突然看见这个刚刚成为自己未婚妻的少女在低头抽泣,以为对方激动得无法抑制情绪,“别这样,父亲他们都看着……”

    “嗯……我很高兴,贝兰斯,真得很高兴……”拉尔夏娅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甜甜的笑容,只是脸上的泪水清晰可见。

    拥抱了希克莱公爵,拉尔夏娅用手档着嘴朝大殿正门跑去。

    “哈哈,贝兰斯大队长,仪式结束了,快追啊,现在给予你们单独的时间!”雷恩和伦贝斯对视了一眼,带着神秘的笑容故意说得很大声。

    “下官……失陪……”贝兰斯脸又红了,赶紧也跑出了大殿。

    大典角落里地一个座钟响了。时间到了凌晨零点,除了部分外交使节还兴高采烈地喝酒聊天,伦贝斯、雷恩、沃尔特等人开始都沉默不语,而他们的妻子或未婚妻更是紧张地分别抓住了身边男人的手。

    “舞会开始了!”雷恩大笑几声,对着大殿一侧的乐团做了个手势,然后很潇洒地对着厄利珊露达公主伸出了手,“老婆,来跳支舞。我练了很久了!”

    厄利珊露达看了眼身边的大肚子梅萝蒂,只能抱歉一笑,搭上了丈夫的手臂,两人朝大殿里排列出沙龙舞阵容的人们走去。

    “我们也去吧……”

    “沃尔特……”

    “别担心,没事的!”

    沃尔特也带着未婚妻朝空出地舞场走去。伦贝斯则非常小心地扶着妻子坐到了休息区。

    悠扬的音乐在大典里响起,身着光鲜的人们开始交错走动。象征着高贵身份的整齐宫廷舞步和一位位漂亮的女人开始把晚会的气氛抬到了新地高度。

    走廊里,大殿正门的主走廊通道里突然出现了一队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方向聚集而来的王宫禁卫军,人数不下一百,人人紧握剑鞘,以密集的队型朝走廊最尽头的大殿正门跑去。

    “你们?”贝兰斯在走廊的十字岔口追上了拉尔夏娅,吃惊地看着从身边跑过的王宫禁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贝兰斯,陪我去外面走走……”拉尔夏娅突然拉住了贝兰斯的手,眼里充满了焦虑,“就一会儿……别回头……”

    “可是他们?他们跑去大殿干什么。不是命令晚会期间王宫禁军只在外围走廊警戒吗?”贝兰斯下意识地就朝腰间摸去,结果发现空荡荡。这才想起因为今天的特殊外交聚会是不能携带武器进宫的。“我去看看。”贝兰斯说着就打算回身。

    “贝兰斯!”拉尔夏娅死拽着贝兰斯地衣服,眼里又出现了眼泪。“陪我去散步……”

    “……”贝兰斯犹豫了下,只好点头,然后挽住拉尔夏娅的手转向了正殿地大门。

    一群群的王宫禁卫军冲到了进了大殿,纷纷拔出了武器,音乐开始散乱,女人地惊呼、男人们的呵斥、酒杯掉落破碎的声音开始交织出现,而当最后一个士兵冲进大殿的时候,那厚重的木门被慢慢合上了。

    ……

    ……

    穿过长长的正门走廊和几级回旋的楼梯。终于来到了宫殿正门,门外两侧守卫的王宫禁卫军肃穆挺立。似乎根本不知道宫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宫廷草坪里,贝兰斯和拉尔夏娅坐在长椅上看着夜空地星星和那轮弯月,拉尔夏娅轻轻依偎在贝兰斯的怀里,显得很是温柔乖巧。

    “拉尔夏娅,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贝兰斯心里越来越觉得有点不安,扶住了未婚妻地肩膀,把对方的脸贴在了自己胸前,“有什么事不愿意给我说吗?”

    “贝兰斯,还记得在凯恩斯帝国皇宫里……那个夜晚,你也是这样抱着我在花园里坐了一夜,今天你愿意继续那样吗?”拉尔夏娅偷偷流着眼泪,声音很轻柔。

    “还在想那件事?你当时真得把我吓……吓坏了,还好,皇帝陛下和朱丽丝皇后当时并不知道,而且……也算是注定的缘分吧。”贝兰斯又想起了当时拉尔夏娅因为想让克里斯汀和皇帝在一起而下春药,结果歪打正着撮合了皇帝和朱丽丝的婚姻。“不过克里斯汀小姐到现在都不知道。”说着,贝兰斯自己都不好意思笑了。

    “嗯……他们都不知道……只有你知道,因为你爱我,所以不愿意我受伤害……”拉尔夏娅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未婚夫,“你不会怪我吗?”

    “都过去了……别想,我会永远爱你,保护你的!”贝兰斯伸手去抹拉尔夏娅的眼泪,突然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一种不同往日的阴冷,“拉尔夏娅……你给克里斯汀小姐送果汁……她睡了?”

    少女并不说什么,只是身体微微颤抖,眼泪已经擦干,嘴唇紧咬。

    贝兰斯全身打了个激灵,猛地跳起来,就要朝宫殿冲去,结果发现自己的军服衣角被拉尔夏娅拉着。

    “你想干什么!?”贝兰斯终于醒悟了,将未婚妻的身体抓了起来,摇着对方的肩膀,“快告诉我,是不是你……你想杀了克里斯汀小姐和雷恩将军他们!?”

    “她是智慧女神……不是我姐姐,我姐姐是爱之女神……”拉尔夏娅苦笑着摇头,“神我无法战胜,我只希望她醒来时能接受一些人和事,按照姐姐的承诺放过我姐夫……”

    “你居然帮海格拉德斯对付圣女阁下!”贝兰斯脸都白了,“我父亲,你爷爷,雷恩将军、伦贝斯将军、厄利珊露达公主、戴林梅莉尔女王……他们都在里面……”

    “贝兰斯……你去不去都没用了,已经结束了。”拉尔夏娅笑了,笑得肩膀都在抖,“现在,你可以选择怎么处罚我,这是你身为我未婚夫的权力,这是个大陆赋予男人的最大权力……”

    贝兰斯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没了,身体一软就痛苦地坐到了椅子上,双手捂住了头。

    “你怎么不愤怒?你的爱已经超过了你的立场了吗?既然这样,为什么他们还要逼迫我以立场选择爱情?你无法选择了吧……那就让女神来处罚我吧……”拉尔夏娅惨然一笑,就独自朝远处的宫廷正殿走去。

    ……

    ……

    除了殿门外还傻呼呼的守卫禁军外,宫殿里静得可怕。拉尔夏娅提着宫裙慢慢朝克里斯汀安睡地房间走去。走廊里传来了掩盖在宫裙裙摆下的水晶鞋清亮的走动滴答声,一阵阵敲打在走廊的四壁上回响着让人毛孔紧缩的声音。

    前面跑来了一群王宫禁军,每个人手上的武器都带着鲜红的液体,不少人的铠甲和脸上也是一缕缕鲜红地颜色,看样子发生在宫殿深处的这场屠杀已经悄然结束了,外面人到现在还是一无所知。

    “拉尔夏娅小姐,事情完成了,现在怎么办?下官掩护您出宫吧。不然最多一会儿就有人会发现这里的。”为首的军官摘下了头盔,露出一张带着神秘微笑的脸。这是德克斯,这次暗中屠杀的总指挥官。

    “不用了,你们自己选择逃命地方式吧,或者……一起被埋葬掉……”拉尔夏娅摇摇头,伸手推开了房门。不等德克斯继续说话,又把门关上了。

    门外,走廊的另一头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那是无数双军靴在惊恐焦急的心情驱动下发出的声音。透过这道门,隐约还能听见贝兰斯的大喊和德克斯指挥部下战斗的惊呼,十几秒钟后,一串串兵刃格挡的撕杀在走廊里出现了……

    深呼一口气,慢慢走到床边,跪坐到了地上,华丽的宫裙如一圈整齐的雪白花瓣把少女簇拥在中央。静静地看着床上还在熟睡地克里斯汀。拉尔夏娅渐渐低下了头,闭上了眼睛。耳朵里的门外地撕杀声也慢慢模糊不清了,直到最后一声武器落地的声音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门开了,贝兰斯提着一把武器走了进来,只是奇怪地是,他一身的军服居然没有任何破损,而剑上也没有一丝鲜血。

    “为什么要这样!”贝兰斯看了眼床上的克里斯汀,突然大步地走到拉尔夏娅身边,把武器狠狠地丢在了地上,声音因为无法控制的愤怒而激烈颤抖。还有点嘶哑。

    “贝兰斯……我姐夫没有做错什么,都是他们逼他的。为什么不给他一条活路!”拉尔夏娅睁开了眼睛,紧咬着牙,“这就是姐姐所承诺的公平吗?用一切阴谋诡计和无数的大军去扼杀姐夫的理想……用所谓地立场去阻挡我的希望……既然选择这样地残忍方式,为什么当初不一瞬间毁灭掉他,而不是如此折磨……她是女神,她的怜悯何在,她所纵容的杀戮丝毫不比姐夫少……”

    “她是你姐姐,你背叛了她!你背叛了所有人!你欺骗了我!”贝兰斯又抓起了武器,直接抵住了拉尔夏娅的脖子,“你根本就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和我订婚……就是为了营造这样一个机会去屠杀所有关心你的人!”

    “关心我?呵呵……看看,想想,从凯恩斯帝国皇宫,到南大陆巴得瑞克堡,然后是现在的鲁修斯王宫,从当初差点成为亚罗特帝国的未来皇后,再到如今凯恩斯帝国宰相大人儿子的未婚妻,我的生活和感情哪一个不是你们所想、所安排的?我算什么……谁又尊重我的选择……相反,我在普洛林斯,在海格拉德斯身边,过得才是自由幸福的生活……”拉尔夏娅闭上了眼睛,身体一动不动。

    “你为了海格拉德斯……不牺伤害所有人……”贝兰斯嘶哑着声音,手里的武器在颤抖,“四周的人给你的宠爱还少了吗?从女神的妹妹,到希克莱公爵家的二小姐,这个大陆,从没有哪个少女能有你这样的身份,而一个海格拉德斯,就可以让你疯狂到践踏无视这一切,诋毁所有人对你的关怀和爱!你到底还有多少故事隐藏在你的无知中……我现在终于明白,凯恩斯帝国皇宫里对克里斯汀小姐下毒、刺激米利罗娜小姐跳楼自杀、皇家狩猎园林里偷袭克里斯汀小姐和米利罗娜小姐、出卖银狼军情、对帝国皇帝传递假情报挑拨皇帝、出卖阿尔伯特将军给光明教会……如果我继续猜测,这些事情都不过是你为了取悦那个海格拉德斯!无数的人直接或间接被你葬送了……这就是我的未婚妻所做的一切吧!?”

    “贝兰斯,其实你也不笨,这些与你有关的事情你已经明白了……我很高兴我的未婚夫能在这个时候醒悟这一切,既然如此,就在女神阁下醒来前,用我的鲜血来洗涤你的愤怒吧……”拉尔夏娅张开了眼睛,正准备移动身体去撞贝兰斯的武器自杀,结果惊恐地发现床上的克里斯汀已经坐直了身体,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接着,身后的房门也打开了,一阵嘈杂而小心的脚步声涌进了房间。

    “啊!”拉尔夏娅回过头的时候,全身一阵剧烈的哆嗦。

    伦贝斯、雷恩、厄利珊露达、梅萝蒂、米利罗娜、沃尔特、老贝兰斯伯爵、路得……许许多多的本应该在刚才那场屠杀中被埋葬的人一一走进了房间,围成了一个半圆型。

    “克里斯汀小姐,城内的普洛林斯间谍已经全部落网。请指示!”人群里走出了一位身穿鲁修斯王宫禁卫军铠甲的年轻军官。

    “德克斯……”拉尔夏娅看清了这个人的脸,终于明白了一切,脸色又开始惊恐变成了阴冷的苍白,“原来你是……李尔他们其实几天前就被你们监视消灭了……”

    “拉尔夏娅小姐,下官是南大陆银狼军部刚刚调来的,其实小姐几年前见过我。”德克斯恭敬地一个立正,潇洒地行了个银狼军礼。

    “你们都骗我……我才是最大的傻瓜……从伦贝斯将军偷偷回到鲁修斯开始,我就应该想到了……”拉尔夏娅身体一软,斜斜地跪坐着,眼睛呆呆地看着床上一语不发的克里斯汀,“你们还需要什么话来嘲笑这大陆上最大的小丑……伟大的智慧女神阁下,凡人对神的抗争注定是幼稚而荒唐的……”

    “神对你地偏袒依然无法扭转你的无知……容忍一直延续到现在。而现实和真相却让人更加胆寒……”克里斯汀的表情平静,但眼里是深深的失望,甚至还带着几丝愤怒。

    “拉尔夏娅……”路得突然老了许多,走到了拉尔夏娅面前,不停地叹气摇头。

    “不用浪费所谓的亲情来挽救我,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不属于你们的世界……美丽的裙子、富裕的生活、温暖地家、恭维的态度只在我的梦里才是真的……”拉尔夏娅低下了头,“一切都结束了。不需要怜悯和挽救。”

    “过来。”克里斯汀坐在床边轻声说了句,“到我面前来。”

    “……”拉尔夏娅吃惊地抬起了头。她似乎又想了面前的冷漠女神那恐怖的神力,身体开始哆嗦,甚至开始朝一侧挪。

    “过来!”克里斯汀地声音高了八度。

    只见波列斯和巴斯腾两名银狼军官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架起了已经快全身瘫软的拉尔夏娅,直接拖到了克里斯汀的跟前。两个男人用手将拉尔夏娅柔弱的身体支撑着,各自脸上是愤怒的表情,因为他们知道,就是这个被人百般保护的少女害死了阿尔伯特将军。

    “你们放开她!”贝兰斯突然冲了过来,推开了巴斯腾和波列斯,自己扶住了拉尔夏娅的身体,扭头冷冷地看着四周的人,“不用各位费心了,这场戏确实很震撼,说起来。我也是她的同谋。”

    “啪”的一声,克里斯汀抬手一个耳光落在了拉尔夏娅地脸上。黑发少女的头偏到了一边,嘴紧闭。眼睛瞪着地面。

    “身为女神所认可地妹妹,你羞辱了神,也侮辱了自己……没有人去看低你的过去,当所有人投入自己地感情和力量去维护你的身份的时候,你却自己把自己抛弃在大家的关切之外……”

    “啪”的一声,又是第二个耳光打在了拉尔夏娅的脸上。黑发少女的脸更加没有血色,散乱的头发遮盖下地双眼浑浊不堪。

    “对他人的关怀视而不见,却把别人地对你的尊崇当成了自私的掩护。不惜牺牲你姐姐的朋友、亲人、部下和许许多多无辜的人去完成你自私的感情梦想,这就是你取悦某个男人的表现……”

    克里斯汀放下了手。疲惫地躺回了床上,“没有人去逼迫你,是你自己逼迫自己,你的固执最终埋葬了自己,也会埋葬掉你所爱的人。”

    “是的,我自己逼自己……我只知道,从我懂事的那天开始,我就是孤单的,所有的东西只有自己争取的才会真实拥有,哪怕从十四岁遇见姐姐改变了一生,哪怕我所沾染的女神光辉是那么夺目,我知道,这都不过是命运的施舍,其实我一无所有……我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我有错吗……我只想和姐夫在一起,但你们却用你们所谓的正义在磨灭一切……无辜的牺牲不会去考虑剥夺掉他们生命的立场是否正义,因为放在哪一边他们都是无辜的……”拉尔夏娅开始笑,身体靠在贝兰斯身上无力地颤抖着,“现在,就请剥夺掉这份施舍吧。”

    “拉尔夏娅,你错了……当命运曾经不公正对待我的前半生的时候,我失去了一切,也失去了希望。和你一样,在丧失生活方向的时候唯一支撑生命的就是复仇的**。”伦贝斯走了出来,长呼了一口气,“但是,我现在能感受到身边的人和世界还有份真诚的爱存在着,如果你把这种爱当成了施舍,并把你的自私**凌驾到这无私的爱的上面,那才是最悲哀的,就算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你还是孤独的,你还是一无所有,因为,没有人去欣赏你的那种自私努力。”

    “拉尔夏娅,难道你一直感觉不到幸福吗?你所奢望的爱只不过是海格拉德斯传递给你的一种虚荣和诱惑,那是不牢固的,甚至当你满足了这个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在疲惫中无法去感受这份虚假的收获。刚才的订婚仪式,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感动,一点都不向往?把一个真正爱你的人留在身边,远比你痴狂地去掠夺占有本不属于你的东西更值得去体会、去在意……如果你否认,那请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带着贝兰斯离开这里,为什么你还要回来?假如没有这场生动的歌剧,其实你完全可以一个人走开,去实现你的梦想,而神不得不面对混乱的残酷现实去尊重她的那份承诺,给予你和海格拉德斯一份自由。”厄利珊露达也走了出来,摸上了拉尔夏娅的肩膀,“你心里很清楚,这个世界爱你的男人只有贝兰斯一人,爱你的亲人只有克里斯汀小姐,而你爱的人根本无法给予你现在的感觉。海格拉德斯留给你的忠告难道不够直接吗,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希望了,而你的疯狂只能更加害了他!也会害了更多的人!甚至有一天,连你唯一不忍心的贝兰斯和克里斯汀小姐也会被你葬送!”

    拉尔夏娅轻轻摇着头,露出了凄惨的笑容,“值得对我说这些吗?对一个失败者所劝导的话,和临刑前的宣判有什么区别呢……”

    “以间谍罪和亵渎神灵罪……将拉尔夏娅带下去!”雷恩铁着脸站了出来,拉回了妻子,一边看着路得,“得罪了,希克莱公爵大人,我们已经尽力了!”

    “等等!”贝兰斯突然拉着拉尔夏娅退到了房间的一角,手里的武器举到了身前,眼睛环视着房间里的众人,目光最后落在了自己的父亲老贝兰斯伯爵的脸上,“父亲,其实从凯恩斯帝国皇宫开始,一切我都知情,本来我可以阻止这一切的,但我没有,所以……这间谍罪和亵渎神灵罪应该由我承担……我也很自私,为了占有拉尔夏娅,我欺骗了所有人,也害了拉尔夏娅……她不喜欢我。我却依靠着大家去强迫她,如果我早点放弃,就不会出现今天地一幕。”

    “贝兰斯……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

    拉尔夏娅一急就要去夺贝兰斯的剑,但她的力气根本就不是贝兰斯的对手,只见贝兰斯一推就把她推倒在地上。

    “我的自私和**已经走到尽头,你的罪孽由我来承担,这是你未婚夫最后的全力,从此以后。你这个女人已经不值得我维护了。”贝兰斯脸上是一丝冷笑,但眼睛里却闪着无比的温柔和遗憾。把头转向了冷漠地克里斯汀,贝兰斯单腿跪了下来,“伟大的女神阁下,以贝兰斯的生命来补偿一切吧,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意义了。”

    说完。剑刃翻转朝内,在众人的惊呼下刺进了胸膛。

    鲜血从贝兰斯的前胸后背都涌了出来,突出身体长剑地剑刃染成了血红色,贝兰斯一咬牙又抽出了武器,伸出了血手,摸了一把拉尔夏娅的脸,就歪倒在地上。

    “贝兰斯!”拉尔夏娅都要疯了,大喊着抱紧了贝兰斯的身体,眼泪涌出,拼命地用双手去按对方前胸后背的伤口。但鲜血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在地面蔓延开,染红了拉尔夏娅的双手。染红了她的裙子。拉尔夏娅雪白的宫裙裙摆泡在了血泊中,浸润出美丽的红晕。

    老贝兰斯伯爵只觉得全身冰凉。头冒金星,身体一歪就朝一侧倒去,四周的人扶之不急。而更多地人则围住了地上的两人,但一切都是徒劳地,贝兰斯已经气绝身亡。

    “唉……”路得和梅兹科勒尔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双双叹气走出了房间。

    克里斯汀呆呆地躺靠在床上头,刚才发生的一切让她有无比惊愕。侧头望了眼阳台外地夜空,克里斯汀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似乎她早就感觉到了其他的东西存在着。

    “罪恶的世界还是保存着连神都无法理解和效仿的勇气,尊重贝兰斯的意愿吧……诺萨。送拉尔夏娅去温灵顿城,让海格拉德斯接受她的一切,这是他们的命运,罪恶和无知也快要走到尽头了……”克里斯汀摆了下手,就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悄悄从眼角滑落。

    “遵命……克里斯汀小姐。”

    诺萨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扶起了拉尔夏娅,也不管对方是如何地嘶声力竭哭得死去活来,硬拽着对方的身体就走出了房间,地上拖出了一道宽宽地狰狞血迹,拉尔夏娅的裙摆浸满贝兰斯的鲜血完成了这一告别的艳丽画卷。

    戴林梅莉尔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这个时候,才慢慢走到了床边坐下,伸手摸住了克里斯汀的手。而克里斯汀,只是微微颤了下,就不再动了。

    “啊……伦贝斯……我……我肚子疼……”看着这一血腥过程的梅箩蒂突然痛苦地喊了出来,身体软软地倒在伦贝斯身上,“伦贝斯……伦贝斯……”

    “快来御医!长公主殿下可能要生了!”厄利珊露达反应最快,她猜出梅萝蒂被这一惊变刺激下要可能要生孩子了。

    房间里又是一阵混乱,一群宫女跑了进来,七手八脚地把梅萝蒂扶了出去,伦贝斯一脸紧张。

    “沃尔特,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说没事吗……”米利罗娜也是一脸苍白,看着满地的鲜血都快呼吸窒息了。

    “别怕……这就是……就是命运吧。”沃尔特抱紧了未婚妻的身体,遮住了对方的眼睛,身体轻轻一让,避过了士兵抬出房间的贝兰斯的尸体。

    ……

    ……

    九月十三日凌晨,鲁修斯联合王国王都王宫里的宫廷晚会持续了一个通宵,但天明各国使节离开时却个个表情沉重,也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当天中午,亚罗特帝国梅萝蒂长公主在王宫某寝宫里挣扎了近十个小时后终于产下了一个男婴……

    九月十五日,大陆和平会议提前结束了。普洛林斯共和国的临时最高元老院元老无奈接受了一系列有待战事彻底结束后的惩罚性条款。做为大陆战争的最大祸首,普洛林斯共和国未来二十年赔偿各个国家的的数额比凯恩斯帝国签定的《雷兹多尼亚协议》还要庞大,同样受到了严格的军备规模限制,紧临鲁修斯联合王国的西、北两个行省领土也被分割出不少。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异世界女神传相邻的书:步兵凶猛抗战之责狐戏红尘陈二狗的妖孽人生重生美国兄弟连异界魔弓手离异女人之机关红颜我的风流人生盗皇篡水浒别对我撒谎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综合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