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18章 经的爱考验,有你真好

【书名: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第118章 经的爱考验,有你真好 作者:唐梦若影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邪神旌旗网游之逆天戒指东京绅士物语帝临武侠尊上一枪致命碎星物语女总裁的特种保安我家农场有条龙都市兵王一世独尊美女圣约书    章节名:第118章经的爱考验,有你真好

    梦千寻此刻正望着那个男人,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段红的异样的情绪。k";

    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了近前,眸子正望向她来。

    梦千寻快速的平息了自己的心情,隐下所有的惊讶,一脸平静的微微的移开了眸子。

    或者只是长的太像吧,不可能那么巧的,不太可能。

    虽然说,当时她跟段红还有那个男人是在一起的,但是也不可能那么巧都穿越到了这片大地上,而且,还这么快就相遇了。

    那个男人看到她转开眸子后,便望向了段红的方向。

    梦千寻虽然移开了眸子,但是眸子的余光却仍就注意着他,她发现,那位男子的眸子转向段红那一刻,却是明显的愣住,眸子深处隐过太多的复杂。

    有惊讶,有错愕,有猜疑,亦有着不确定。他就那么直直地望着段红,一时间,可能因为太过惊讶,而回不过神来。

    梦千寻看到他的神情,心微微一沉,看来,事情还真的是那么的巧,这个男人,真的是他。

    要不然,他不可能看到段红时,会是那样的眼神,他的眼神,已经证明了一切。

    她没有想到,会再次的遇到这个男人,所以,这般的相遇,她的确是意外的,意外的有些不知道做什么。

    这个她爱了八年的男人!背叛!屠杀?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脑中闪过。

    她的情绪,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平静。

    只是,再次的遇到了他,奇怪的是心却并没有痛了。或者,对他的情,早已经断了。

    男人的眸子还是望向段红的,而此刻的段红微微一笑,是她那独有的妩媚的诱惑,是她最惯有的笑,她还明显的是在告诉着这个男人,她的身份。

    果然,男人的眸子微微的一闪,似乎多了几分了解,只是,随即,却见他的脸色微微的一沉,然后便再没有了任何的情绪。

    梦千寻敢肯定,此刻,他定然是认出了段红,毕竟段红的样子没有变,而且,段红的那股媚劲是谁都做不出来的。

    而且,他跟段红是熟知的。

    梦千寻看到他的反应,微怔,心中有些意外,这就是他看到她的反应吗?

    按理说,在这异世的相遇,对开他而言,应该是激动的,兴奋的,开心的,愉悦的吧。

    毕竟,他可是背叛了她,而选择了那个女人,至少说明,他的心中对那个女人是有情的。

    但是,这样的相遇,确认了是她后,他竟然是这般的平静,就算这是在皇宫中,他有所顾及,但是那眼神,那神情,总该有些该有的反应吧。

    段红看到他的反应后,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唇角的笑不断的漫开,带着几分诡异的算计。

    她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也穿越到了这儿,看来,这场戏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花公子,你进宫来是要找皇上吗?皇上出宫了。”站在远处的已经等的有些着急的孟冰也看了他,突然快速的走了过来打招呼。

    只是,她虽然跟男子打着招呼,但是却是直接的走到了千寻的身边的,一只手紧紧的拉住梦千寻,微微压低声音道,“千寻,你没事吧?”

    很明显,她是不放心梦千寻,借着花公子,故意靠过来的。

    虽然,她的声音压的有些低,但是,那个花公子已经走近,而且,他的听力向来极好,很显然也隐隐听到了孟冰的称呼。

    他的眸子再次的望向了梦千寻,带着几分探究,似乎想要看出什么,只是,梦千寻却并没有望向她,而是略略带笑的望向孟冰,轻语,“我没事。”

    容貌不同,声音亦完全的不同,神情间亦没有任何的异样,就算他怀疑也看不出什么。

    这一刻,她并不想让他认出她,这个背叛了她,残忍的伤害了她的男人,再次的相遇,对她而言,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她也知道,就算他此刻认不出她,段红也一定会告诉他吧,这个女人,最喜欢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那我们走吧。”孟冰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也不再理会段红,便要拉着梦千寻离开。

    梦千寻知道,她离开了,段红肯定会跟这个男人说些什么,但是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她是阻止不了的,就算阻止的了现在,以后段红也会找到其它的机会,段红向来都是无空不入的。

    所以,她倒希望一切顺其自然算了。毕竟,他跟段红才是一对。

    而她现在对那个男人的感情,早就已经断了,没有了,她现在的心,满满的装的只有另外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值她爱,值的她付出一切的男人。

    所以,梦千寻什么都没有说,便与孟冰一起离开了。

    段红看到她竟然就这么离开了,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意外,她竟然就这么离开了?

    她可是对他整整爱了八年,对一个自己深爱了八年的男人,竟然遇到了后,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依恋都没有,就这么无事般的离开了?

    是她真的认错了人?还是,她只是故意的装的?

    她可不信,她已经真正的忘记这个男人了。

    花公子看到梦千寻随意的转身离开,也是微微愣住,一双眸子望着她的背影,隐过几分沉思,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

    一直到梦千寻慢慢的走远,走远,直到看不到了。

    “是你吧,焰。”段红见梦千寻走远,转向那个男人,娇柔一笑,完全是肯定的语气,不带半点的疑惑。

    “花断尘。”男子的眸子微闪,收回了望向远处的目光,转向了面前的妩媚诱人的女子,唇微动,吐出一个名字,似解释,又不完全像。

    似否认,又没有否认的意思,可能就只是想要告诉她,他在这儿的名字吧。

    “花断尘,还不错的名字。”段红笑的春风荡漾,风情无限,“你现在在北尊国是什么身份?”

    他这这么随意的进宫,甚至都不用太监带领,可见,他在这北尊国的地位是特殊的。

    他望向她,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知道她的心中肯定又在算计着什么,这个女人,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

    “怎么?觉的我又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了?”男人的眸子中隐着几分恨意,复杂而惊人的恨意,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

    “我们之间说话,干嘛这么生硬呀。”她的身子微动,一步一摇的走到了他的面前,笑的愈加的妩媚,走到了他的面前,故意的对着他,微微的吐着气。

    那性感的身子,似乎一下子变的柔若无骨般,就那么光明正大的依向他的怀中,红唇更是故意的在他的面前微微的张开,“怎么?怪我,恨我?”

    声音极尽的柔媚,极为的诱惑,身子也是向着他越靠越近。

    “我依旧爱着你的,依如在现代一样。”她的唇向着他,越靠越近,越靠越近,那细细的声音煽情中,更带着让人无法抵抗的诱惑。

    他没有推开她,不过,却没有将她揽入怀中,那微沉的眸子中,似乎隐过了一丝伤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中的女人的。

    段红见他没有什么动静,唇角的笑更加的明显,身子也正是向着他贴近,她知道,这个男是无法抵抗的了她的。

    以前在现代的时候不能,现在,在这古代就更不可能了。

    说真的,她倒是挺怀念他那疯狂狠劲的。

    “她是孟千寻?”他似乎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唇微动,有些艰难的问出了口。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当然,她现在的样子虽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是灵魂却绝对是她的。”

    虽然段红现在也不太确定她就是前世的那个孟千寻,但是她在他的面前,却是说的十分的肯定,甚至不带半点的犹豫。

    其实,若仅仅是一个名字,倒是没什么,但是,刚刚她跟段红站在一起,明显的说着什么,所以,他便有些怀疑她的身份了。

    他的嘴微微的抿起。

    “怎么?觉的对不起她,觉的对她有些愧疚,想要找她道歉?”段红看到他嘴角紧抿,沉默的样子,再次轻笑着开口。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不等他开口,便再次的说道,“其实,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我跟你,才是上天注定的一对,你对她,不必感觉到愧疚的,要说错,应该是她的错,她就不应该出现在你的生活中。k";”

    不得不说,段红当真是自私到让人发指的地步,明明是她抢了别人的男人,竟然还说的出这样的话来。

    他的嘴角抿的更紧,眉头微蹙了一下,仍就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神情间,似乎微微的闪过一丝异样。

    “你觉的,她现在还爱着你吗?”段红的身子再次柔柔的向着他靠近,勾引的意思太过明显,但是说出的话,却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你什么意思?你想要做什么?”男人的双眸猛然的一睁,望向她,突然的开口,那声音中,似乎隐着几分急切。

    “我能做什么?我只是在想,她深爱了你八年,那感情到底有多深?”段红柔媚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异样的笑,“你觉的呢,她到底会爱你有多深?会不会到现在,仍就那般的深爱着你。”

    男人的脸微沉,眸子中似乎多了几分怒意,又似乎隐过一丝异常的痛。但是仍就没有说什么。

    “你知道吗?我是跟她一路到北尊国的,其实她现在的身边好像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对她还不错,她好像也很喜欢那个男人的。”段红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笑的别有深意。

    她其实一直很想知道,在这个男人的心中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爱过那个女人。

    毕竟,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那么久,怎么着,也是应该有感情的吧?

    不过,想到他最后那一刻,那般毫不留情的残忍的对待她时情形,段红觉的,他即便是对那个女人有感情,应该也是少的可怜。

    不过,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向来都是骄傲的,从来都不服输,若是让他知道了,那个曾经那么一直深爱着他的女人,却这么快爱上了其它的男人,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男人的眸子似乎突然的眯了一下,突然一笑,“她的事情,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从我做出选择的那一刻,我跟他之间,就已经彻底的结束了。”

    “是吗?”段红听他这么说,却是笑的愈加的灿烂,“一点都不介意吗,毕竟她可是爱了你八年,而且,你不是说,她的爱情是十分的专一,当初的时候,你还怕伤害到她,不敢告诉她我们的关系吗?但是,这才没多久的时间,她竟然就爱上了其它的男人了,这就是你所说的感情的专一吗?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你知道吗,她说,那个男人是她的夫君,不是爱的问题,而是她的夫君,他们已经成亲了。”段红微微的轻颤后,再次的说道,说出此话时,她的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向来都这般好强的女人,不仅仅要将男人抢过来,还要必须的让这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只爱着她。

    “我有你就可以了,不是吗?在现代的时候,我选择了你,而在这儿,上天又让我们见面,那么,就注定要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不是吗?”他突然的伸出手,将她紧紧的抱进了怀里,抱的很紧,似乎将要她揉碎了一般。

    他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低语着,只是,他的眸子中,却隐着几分沉痛,那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沉痛。

    当然,此刻段红看不到他眸子中的情绪和。

    这皇宫中的太监,宫女本来就少,这个地方又恰恰是梦千寻与她刚刚选中的地方,正好在一棵大树之下,还算隐蔽,就算有人路过,也不会轻易的发现了他们。

    听到他的话,段红的唇角扯出几分得意的轻笑,唇主动的贴向他的脖子,轻轻的咬着,一下,一下,又一下,挑动着他的神经。

    “真的那么爱我?”她的牙齿微微的咬过之后,唇才贴近他的耳边,低声的问道,妩媚的声音中有着几分得意。

    她的气息也故意的吹进他的耳边,一点一点慢慢的深入着,深入着。带着几际的诱惑。

    “你说呢。”男人的唇角微扯,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粗旷,不答反问。

    “我以为,你的心中还有她呢。”段红的眸子微闪了一下,故意的再次说道,“不过,或者,她的心中仍就还有你的,因为,我听说,她在成亲的时候逃婚了,后来,又被她的夫君抓住了,逃不掉了。”

    段红突然该了一种说法,只是,这说的也是事实,她更不怕面前的这个男人查到。

    男人的眉头再次的微蹙,却仍就沉默不语,只是,扣住她的腰的手,猛然的一紧,紧的她生痛。

    “啊,痛。”她有些夸张的惊呼,只是脸上却是满满的笑意,她知道,这个男人下意识的动作应该是出自本能的反应。

    只是,这种本能的反应又是因为什么?

    “怎么?想要我证明。”他的眸子突然的一沉,声音中突然多了几分狠意,只是,脸上,却是一片的冰冷,冷的让人害怕。

    “呵呵,。”段红轻笑出声,更多了几分得意,只是唇角却是微微的轻扯了一下。

    或者,在现代的时候,她觉的这个男人是最优秀的,她想得到这个男人,但是这古代,夜无绝,却是绝对的比他更优秀。

    而且,夜无绝现在爱着的那个女人,所以,不管用什么法子,她都要得到夜无绝、。

    他微愣了一下后,松开了她。动作有些快,略显突兀,“笑什么?”

    “开心。”她答的理所当然,话语微顿,再次说道,“我看的出,她是被逼的,其实,她也很痛苦的,说真的,我也觉的,在现代的那件事情,有些对不起她,所以,她希望这一次,能够帮到她。”感觉到他的动作,她的笑中更多了几分诡异,然后有些难过地说道。

    “什么意思?”男人微微的眯起眸子,望着她,只是,她此刻的脸仍就俯在他的脖子处,他也没有将她推开的举动。

    “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我想帮她,焰,不如我们一起帮帮她吧,毕竟以前的确是我们对不起她,而且现在我们又能够在一起了,她若是知道心中肯定会更伤心了。”段红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沉重,然后自动的抬起眸子,望向他,脸上的笑已经隐去,换上了几分难过。

    “毕竟,我们三个,都从现代而来的,在这儿,也只有我们三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人,我是真的不忍心看到她被逼迫。”段红越说越伤心,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

    “你刚刚不是还说,他们两个是两情相悦的吗?”他显然仍就有些怀疑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带着几分探究。

    “刚刚,我不是想要试探你吗?现在,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一直都是,所以,我就放心了。”段红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不带半点的躲闪,不带半点的迟钝。

    “我不想再去管她的事情。”男人的眸子微闪,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

    “你还真够狠心的,难不成,你就忍心看着她被抓回去,被逼着跟那个男人成亲,洞房,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她在别的男人的身下痛苦的挣扎吗?”段红说话向来都是低俗的,没有什么是她说不出的。而且,往往就是这样的话,更能够刺激人,特别是男人。

    果然,她感觉到面前的男人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

    “毕竟,她是跟我们同一个地方的,而且,你还曾经爱过她,我都不忍心,难道你就忍心吗?”段红却是故意眉头紧蹙,沉痛中带着几分不忍。

    不过,她的话语微顿了一下后,再次说道,“当然,若是你不想管,就算了,毕竟,我跟她可是情敌,我的心里还是会在意的。”

    “你怎么会在宫里。”男人未知可否,似乎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绕来绕去的,故意的插开了话题。

    “长公主是我的舅妈,我是来这儿找她的,而且,我现在的身份是清远国的公主。”段红见他不想再谈,便也没有再继续逼他,而是仔细的回道。

    “你会在这儿留多久?”男人微眯的眸子中似乎快速的闪过了什么,淡淡的声音中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本来,我只是想来玩几天就回去的,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了你,既然遇到了你,我肯定舍不得那么快离开了,你说,你想让我留多久?,你要我留多久,我就留多久、。”

    她的身子再次的向他靠近,依进他的怀中,撒着娇,发着情。依依不舍的样子。

    “你现在的身份特别,这只怕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了。”男人的唇角终于扯出了一丝轻笑,仍就是淡淡的看不出太多的情绪。

    “我才不管,反正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会一直跟着你。”她的话绝对的煽情,绝对的是甜言蜜语。

    “那我带你去浪迹天崖,可好?”男人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声音仍就轻淡,但是却也不像是玩笑。

    “现在?”段红明显的一愣,很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他现在能够这般随意的进宫,可见他在北尊国的身份不简单的,怎么可能说走就走的。

    “对,现在。”他却是微微的点头,极为的肯定的语气。

    “行呀,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她笑,笑的娇媚,只是,带笑的眸子中,却微微的隐过什么。她就不信,他真的舍的这么放弃一切,毕竟,在现代的他,一直都是极有野心的。

    所谓心照不宣,或者就是她这样的吧。

    “那就走吧。”见她答应,他唇角的笑更浓了几分,竟然真的揽起她,就要离开、

    “等一下,我就告诉一下长公主、。”只是,她却似乎有些急了,连声说道,话说出来,似乎又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太急了些,再次解释道,“你应该也听说了,长公主一直不是在好,我怕她受到刺激、。”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着她,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便松开了她。

    “我安排好了,就跟着你离开。”她感觉到他的退让,心中微微一惊,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是聪明的,更是敏感的,刚刚不知道是在试探她,还是真的。

    但是,她好不容易进了皇宫,又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跟着他离开。

    “好,随你吧。”他没有再坚持,只是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更多了几分复杂,然后突然转身,离开。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段红的眸子慢慢的眯起,带着几分懊恼。

    在现代的时候,她便无法完全的掌控这个男人,到了这古代,亦是如此。

    他这是什么态度,若即若离,忽冷匆热?

    他这又是什么意思?是真的想要带她去浪迹天崖吗?

    还是,他另有目的?

    突然,她的心中多了几分不甘心,原本明明想要放弃这个男人的,但是现在,她却突然不甘心了。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早就得到这个男人了,但是现在看来,却似乎未必。

    她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自信而得意的笑,或者,她可以一箭双雕。

    梦千寻跟孟冰到了水凝阁,却发现,李逸风与夜无绝竟然正等在水凝阁。

    “去哪儿了?这么久?”夜无绝看到她,已经快速的走了过来,一脸关心的望着她,虽然是质问的语气,却偏偏听不出丝毫的不满,只是带着担心与着急。

    “我刚刚带千寻去皇姑姑哪儿了。”不等梦千寻开口,孟冰便连连的解释着,“你也不用急着那样吧,你放心,在这皇宫中,只要有我,保证不会让她有事的。”

    “就是有你在,才更让人不放心吧。”李逸风却是半真半假的取笑着她。

    “喂,李逸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那么差吗?”孟冰听到李逸风的话,一下子便怒子,愤愤的瞪着李逸风。

    “你当然不差。”李逸风连连笑着回道,孟冰听到他这话脸色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是,他却又随即补充了一句,“捣乱的本事向来都是一流的。”

    “李逸风,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孟冰反应过来后,恨的咬牙,随手拿起一件手边的东西便扔了过去。

    李逸风微闪,接住,才发现,竟然是一盘点心,不由的微微摇头,“真是浪费呀。”

    孟冰看到点心,突然想起了先前在长公主的宫院时发生了的事情,也顾不得跟李逸风闹的,脸色微沉,一脸严肃地说道,“对了,刚刚我跟千寻去长公主那儿时遇到那个清远国的公主了。”

    “什么?她,她进皇宫了?”李逸风明显的惊住,脸上的笑顿时换成了无法掩饰的错愕,“这个女人还真是够神通广大的,北尊国的皇宫,她都能够进来。”

    夜无绝的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也带着几分意外,显然也是错愕的。

    “是呀,说来也太巧了,她竟然是长公主的外甥女,而且也不知道她对长公主灌了什么**汤,长公主现在对她是言听计从的。”孟冰越说越气,越说越烦,“我现在就是想要赶她离开,长公主都不同意。”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厉害的。”李逸风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他自然知道,那个女人突然的进宫肯定是有预谋的。

    “对了,她刚刚还喊住了千寻,跟千寻聊了很久,也知道聊了什么?”孟冰的眸子望向梦千寻时,微微的带着几分不满,显然还是怪梦千寻先前支开了她。

    “她跟你说了什么?”这一次,夜无绝也快速的望向梦千寻,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急切,那个女人的手段,他也领教过了,而且,他更知道,她找梦千寻肯定没好事。

    “她说,你,她要定了,她一定会把你抢到手,你终有一天,会是她的。”前面的部分,梦千寻不好解释,但是后面段红说的话,她却没有丝毫的隐瞒。

    她跟夜无绝经历的不少了,她不想两个之间在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这个女人也太不要脸吧,她真的那么跟你说呀,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呢。”孟冰听到她的话,双眸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声音中更是满满的怒意与不耻。

    “的确,这样的女人,只怕整个天下,再难找到第二个了。”李逸风也忍不住微微的摇头,这样的女人,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得不说,那个女人的确是一个可以让男人疯狂的尤物,但是,他对这样的女人却是没有半点的好感,也绝对不会受到她丝毫的影响。

    他相信,夜无绝也是一样,若是夜无绝真的被那个女人勾引了,他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那你是怎么说的。”只是,夜无绝却直直地望着她,轻声问道,他只想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对那个女人,他根本看都不看一眼,更不可能被她勾引,所以,那个女人说的什么,他都不在意。

    但是,他却在意梦千寻的回答。

    李逸风跟孟冰听到夜无绝的问话,也纷纷停了下来,纷纷望向梦千寻,等待着她的回答。

    梦千寻对上那两个人期待中还带着几分兴奋的目光,心中暗暗懊恼,这两人的样子,就像是猫盯着老鼠的样子。

    夜无绝看到梦千寻微蹙眸子,这才想起了,李逸风跟孟冰还在。

    “你们两个,可以出去了。”他望向他们两人,俨然就是一副主子的姿态,赶起人来,甚至包括真正的主人孟冰。

    “夜无绝,你有没有搞错,这儿可是我的地方。”孟冰微愣,然后极为不满的抗议,这儿可是她的水凝阁,就算赶人,也是她赶才对吧。

    “千寻,我们走。”夜无绝似乎这才想起这个问题,竟然揽住梦千寻,想要离开。

    “行,行,我们走,。”孟冰红唇微翘,神情更多了几分不满,但是却也有些无奈的跟李逸风走了出去。

    “现在可以说了,本王想要知道,你是怎么回答她的。”夜无绝对这件事十分的坚持,因为,他心中很清楚,她的回答,代表的是她的态度,也会带着她对他的心意。

    梦千寻也明白他的心思,心由的微微轻笑,也不想再让他着急了,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跟她说,我的男人,我相信。”

    这一句,便是她的态度,她相信他,从她决定跟他一起的那一刻,她便决定了,相信他。

    他笑了,笑的得意而张狂,隐约间更带着无法掩饰的幸福,他当然明白,她这句话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他揽在她腰上的手,微微的收紧,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一字一字轻缓却又坚定地说道,“本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入他的眼,更不要说是他的心,只除了她。

    所以,不管以前,还是以后,他的心中,永远只有她一个。

    “我相信。”梦千寻的唇角也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声音中也是满满的幸福,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让她失望的。

    突然,她想起了另外的那个男人,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但是却偏偏今天在皇宫中遇到的那个男人。

    那个,她在现代的时候,曾经深爱了八上的男人。

    她不知道,她离开后段红会跟那个男人说什么?

    或者两人会旧情复燃吧?

    她现在,倒是希望是那样的结局。

    但是,她却也明白,段红现在对夜无绝动了心思,就绝对不会放手,所以,她觉的,段红跟那个男人复合的可能比较小,当然,她不清楚那个男人现在是什么态度。

    但是,那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了,她不想管。

    但是,她也知道,即便是她不想理会,段红也绝对不会罢休,肯定会再找上她,不知道,阴险的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夜无绝,我突然想跟你回去了。”这一刻,梦千寻突然想跟着夜无绝回凤阑国,虽然逃避不是她的性格,但是她不知道,那两个人凑到了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不想再因为那两个人影响了她跟夜无绝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不想再见北尊国的皇上了吗?”夜无绝微愣,有些奇怪的望着她,她这一次来不就是为了见北尊国的皇上,不就是想要查明自己的身份的吗?

    “以后,应该还会有机会的。”她也知道,北尊国的皇上过几天就会回来的,这一次的机会十分的难得,但是她此刻,却不想去冒险。

    “怎么?是怕本王经不住考验?”夜无绝看到她的样子,也隐隐的猜到了一些,但是他却只猜对了其一。

    梦千寻望向他,心中微颤,她当然相信他,若只是一个段红,她根本就不怕,但是现在偏偏又多了那个男人,所以,她的心中真的有些担心。

    “放心吧,本王绝对经的起任何的考验。”夜无绝微微一笑,再次的说道,他看的出她的矛盾,其实她的心中还是很想可以见到北尊国的皇上的,只不过是担心那个女人,所以,才想离开。

    夜无绝紧紧的将她揽进了怀里。

    梦千寻还想要再说什么,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等你见到了北尊国的皇上后,本王便带你回去。”他想成全她所有的心愿,不管那个心愿有多难,有多冒险。

    “夜无绝,有你真好。”梦千寻的心情突然放松了,其实,只要她跟夜无绝是真正相爱的,是彼此相信的,就什么都不用怕的。

    不是吗?

    “怎么,你现在才知道吗?”夜无绝眉角微挑,得意中带着几分骄傲,“本王终于从你的口中听到一句肯定的话。”

    说到那最后一句话时,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委屈,向来英明神武的堂堂三皇子只怕从来没有这般的挫败过吧。

    “现在知道也不迟,不是吗?”梦千寻唇角的笑微微的漫开,带着几分醉人的幸福,现在知道也不晚呀。

    梦千寻紧紧的依在他的怀中,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声,感觉到他那熟悉的气息,她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这个男人,的确值的她信任,值的她去爱。

    门外,孟冰与李逸风怕打扰了他们,所以,走到了比较远的地方,坐在凉亭下聊着天。

    “李逸风,你对千寻,真的放开了吗?”孟冰望了一眼房间内,略带试探的问道。

    李逸风听到她的话,微怔,脸上快速的隐过一丝伤痛,但是更多的却是无奈,“不放开,又能如何?”

    她是第一个让他动了感情的人,而且,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的陷了进去了,又岂能是说放开就能放开的。

    他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便是成全了,让她开心,让她快乐。

    “李逸风,我突然发现,我很钦佩你。”孟冰直直地望着他,一脸认真,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样子,的确不像是开玩笑的。

    李逸风回神,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别,我不用你钦佩。”

    “切,开玩笑呢,你以为我会真的钦佩你呀?”孟冰唇角微扯,略带不屑。

    只是,双眸微转时,眸底似乎隐过了什么。

    李逸风刚想要再说什么,恰恰在此时,房间的门打开,夜无绝跟梦千寻走了出来。

    “怎么?悄悄话说完了?”孟冰的注意力便快速的转到他们两人的身上,蹦跳着过来,半真半假的打趣着。

    “行了,你就别再贫了。”李逸风微微的摇头,似乎带着几分无奈。

    “夜无绝,你们商量出对付那个女人的办法了吗?”李逸风望向夜无绝时,神情一时间便这的严肃起来。

    “既然那个女人现在在皇宫,那么我们就先离开皇宫,等北尊国的皇上回来后,我们再进宫。”夜无绝虽然不怕那个女人,但是却也不想有不必要的麻烦,那个女人可是真的不要脸,不要皮的,什么事都做出来的。

    “离开皇宫,这,?”孟冰却是舍不得让梦千寻离开,“皇兄应该很快就能够回来了,而且,就算你离开了皇宫,那个女人未必就不会跟去呀。”

    “皇上回来,可能还要几天,我也觉的夜无绝这个主意可行。”李逸风这次也是赞成夜无绝的提议。

    孟冰瞥了瞥唇,没有再说什么,她也不确定皇兄会什么时候回来。

    “公主,皇上的快信。”只是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走了过来,将一封信抵到了孟冰的面前。

    孟冰微愣了一下,快速的打开了信,看了一眼后,顿时喜笑颜开,“皇兄说,他很快就会赶回来的,最迟会在明天回宫,也说不定今天就能够赶回来了,所以,千寻,你还是不要离开了。”

    夜无绝与梦千寻都纷纷的一愣,若是北尊国的皇上马上就可以回宫的话,他们倒是可以在皇宫中等一天。

    当天晚上,果然便有侍卫回来禀报,说皇上已经在回京城的路上,明天定然能够进宫。

    夜无绝依就住在客房。倒是李逸风出宫了,因为他的父母跟兄长都在京城,他原本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就该去见他们的。

    而梦千寻也仍就跟孟冰一起住在水凝宫。

    这一天的时间,段红那边倒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孟冰让人去暗中查看过,回来的人说,她一直都着陪着长公主聊天。

    似乎聊的很开心,时不时的听到长公主的笑声传出。

    夜越来越黑,越来越静。

    梦千寻与孟冰也慢慢的睡着了。

    而黑暗中,一个人影突然的出现在窗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床上的人影,片刻后,才离开。

    客房外,一个人影慢慢的靠近,避开了本来就不算多的侍卫,悄悄的向着客房而来。

    走到了一个房间外,停了下来。

    那人望着房外微微的一笑,然后向前,轻轻的敲门。

    房间内一片安静,然后房间的门却突然的打开,但是却没有看到人。

    门外的人,微微的抬脚,想要走进去时,房门的门却突然的关上了,差一点碰扁了那人的鼻子。

    “三皇子也太不懂的惜香惜玉了。”外面的人似乎并没有恼,反而微微的笑了起来。

    “滚。”没有任何的累赘的,只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字,谁都明白的意思。毫不留情,厌恶之意更加明显。

    若是其它的女子或者会知难而退了,但是,偏偏段红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女人。

    “三皇子何必这么无情呢,我今天来,只是有件事情,想要跟三皇子说,。”她的声音极尽的妖媚,处处都着诱惑。

    “滚。”仍就是那个单一的字,只是这次的声音中,却更多了几分冷意。

    “难道三皇子不想知道是什么事吗?是关于梦千寻的事情,我相信,三皇子对这件事情,一定会感兴趣的。”她仍就没有离开,继续柔声说眷。

    突然房门再次的被打开,段红暗暗欣喜,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听到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肯定会出来的。

    只是,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却突然感觉一把剑,直直的对着她的咽喉剌来,又快,又狠,她知道,夜无绝是真的对她动了杀意的,这一剑,是直接的想要她的性命的。

    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绝竟然会真的要杀她。也知道,以夜无色的速度,她是避不开的。

    惊滞之下,她猛然的大喊,“是关于梦千寻曾经深爱的那个男人的。”

    她就不信,这个男人听到这句话,还能无动于忠。

    夜无绝手中的剑微微的一僵,并不是相信了她的话,而是突然的想起了那天晚上梦千寻半睡半醒间所说的话。

    也就是那么微微的一个空隙的时间,在他微微一顿的时间,段红便瞄准了时机,闪进了他的房间。

    夜无绝脸色微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望向她时,仍就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她很爱那个男人,真的很爱,而且爱的很多年。”段红对上他那让人惊颤的眸子中,心中微惊,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此刻对上他的眸子,竟然有些害怕。不过,她仍就装做极为随意的说道。

    她相信,这个男人一定是想要听到这个故事的。

    夜无绝想到那天晚上的情形,其实,他当时就知道的,若不是因为爱的太深,就绝对不会那么痛,但是,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他不会去追究,而且他也知道,现在她,心中爱的人是他,这就足够了。

    “当时,她把她的一切都给了那个男人,包括她的心,也包括、、、”她的话语故意的微微的停顿了一下,才一脸的暧昧地说道,“也包括她的身体。”

    夜无绝微眯的眸子中,寒光猛现,手中的剑,再次的提起,只是,恰恰在此时,突然闻到一种极为奇怪的香闻,一种他以前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相邻的书:人神欲·逆天劫地狱教师我的邻居是妖怪法师奥义抗战之最强民兵热血燃烧大时代医师传傲世重生三国骁将自制武器乱世小民热血虫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