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毒妃

正文 586练轻功不光是为了上屋顶

【书名: 重生之毒妃 正文 586练轻功不光是为了上屋顶 作者:梅果

重生之毒妃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s://www.fpzw.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是杀毒软件大逆之门直死无限奥特曼格斗进化神级英雄超能名帅三国之最风流名门闺战逆鳞儒道至圣史上最强店主重生绿袍    世宗冲吉和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吉和爬到了世宗的脚下,说:“圣上,您现在不能动怒啊,圣上!”

    世宗的手一伸。

    吉和把锦帕交到了世宗的手里。

    靛蓝色的锦帕上,两只交颈戏水的鸳鸯被绣娘绣得栩栩如生。世宗盯着这两只鸳鸯,突然又将木匣里的书信拿了出来,一目十行地,一封封看了起来。

    吉和跪在世宗脚下,世宗不说让他平身,他就不敢起来。

    世宗看了能有半刻钟的信,然后给他看到了一封写着宣和蒋氏字样的信封。世宗把这信拆开,这是一封何炎的妹妹写给何炎的家信。信里的内容不过是些家长里短,但能看出何炎这个嫁入了宣和蒋氏的妹妹,跟何炎的关系很好,说起话来也很肆无忌惮,透着一股跟何炎亲密无间的味道。

    “宫里有宣和蒋氏的宫妃吗?”

    吉和听了世宗的这个问后,忙就道:“奴才回圣上的话,有。”

    世宗的手一松,何氏妹的家信从世宗的手上飘落到了御书案上。

    吉和说:“奴才记得芳草殿的蒋妃娘娘就是宣和蒋氏的小姐。”

    世宗没有去过芳草殿,但是芳草殿里住着什么人,他一直都记得,“蒋嫣然,”世宗再次说出这个女人名字的时候,还是咬牙切齿。

    吉和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千秋殿里,安锦绣听袁义说蒋妃让一个太监把秀妆扔进了芳草殿的一口枯井里后,跟袁义说:“去找全福,让他去御书房跟圣上说,何嬷嬷这两天去了几次芳草殿。”

    “好,”袁义答应着就要走。

    “还有,再去告诉韩约,”安锦绣说:“若是今天有人要出宫去,让他放行。”

    袁义忙道:“主子这是何意?”

    “让韩约带人去五王府附近,”安锦绣说:“何炎的府地,让庆楠说动何海生带人去帮忙守着。今天晚上,那个剌客不是去找何炎,就是去找康春浅,找康春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让韩约千万小心,不要让这个剌客把他给害了。”

    袁义说:“要抓活口吗?”

    “不用了,”安锦绣声音听着有点冷地道:“这种人就是活抓了,我们们也撬不开他的嘴,杀了他。”

    “如果五殿下不想他死?”

    “告诉韩约,这个人不要留给五殿下收为己用,”安锦绣马上就道:“这个人武艺高强,袁义,韩约有办法杀了他吗?”

    袁义说:“主子不想要活口,那这事就容易了,打不过他,用箭把他射死就行。”

    安锦绣点了点头,说:“也对,好汉难敌四手,你去吧。”

    袁义嗯了一声后,走了出去。

    袁义出去之后,一个世宗身边的暗卫抱着白承意找了来,白承泽看见安锦绣后,也不伸手让安锦绣抱,就眼巴巴地看着安锦绣。

    安锦绣说:“这是怎么了?”

    “母妃,我要练武,”白承意跟安锦绣说:“母妃,承意练武好不好?”

    安锦绣看向了抱着白承意的暗卫。世宗身边的暗卫都没姓名,只是暗字加一个序号,抱着白承意的这个,年纪可能是世宗暗卫里最小的一个,长得不错,脸上还能看出少年人的稚气来,叫暗四九。

    暗四九看安锦绣看向自己了,把头一低,跟安锦绣委屈道:“娘娘,奴才什么也没有做。”

    “你也会飞啊,”白承意一听暗四九这话就急了,跟暗四九叫道:“我看到你飞屋顶的!”

    暗四九要不是抱着白承意,就给安锦绣跪下了,说:“娘娘,奴才只是上屋顶去查看一下,奴才什么也没有做。”

    “你会飞!”白承意揪住了暗四九的衣领子。

    “那是轻功,不是飞,”安锦绣跟儿子说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要练武呢?”

    白承意一噘嘴,说:“母妃不让承意练武?”

    “四九是圣上身边的人,你要跟四九练武,得去问圣上,”安锦绣说:“这个主母妃可做不了。”

    白承意还闹不明白这里面的门道,望着暗四九道:“四九,你比袁义还厉害吗?”

    暗四九忙摇头,说:“袁总管比奴才厉害。”

    白承意犯愁了,说:“那怎么办?袁义很忙啊,我都看不到他。”

    暗四九不敢答应白承意,他们暗卫从来只听世宗的命令,他要是听了白承意的话,那说严重点,就是叛主了。

    “你看不起我!”白承意看暗四九不说行,也不点头,跟暗四九瞪起了眼睛。

    暗四九头疼,仗着安锦绣这几天对他们这些暗卫都是和颜悦色,暗四九求救地看向了安锦绣。

    “别闹了,”安锦绣也没让暗四九失望,在白承意的头上拍了一巴掌,小声道:“日后母妃替你问问圣上,你先学识字吧,跑路都会摔跤的人,你还练武?”

    “母妃,”白承意看着安锦绣,难得有了原来母妃也不懂的神情,说:“四九两岁就练武了啊,母妃你不懂。”

    暗四九低着头不敢看安锦绣。

    安锦绣跟白承意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

    白承意说:“母妃,你不会武,所以这种事你不懂。”

    “行,我不懂,”安锦绣说:“四九你把九殿下放下来。”

    暗四九把白承意放下了。

    白承意在安锦绣的面前蹦了两蹦,说:“母妃,你要做什么?”

    “我知道练武的人一定要练扎马步的,”安锦绣说:“四九,你就教九殿下扎马步好了。”

    白承意看向暗四九说:“马步是什么?”

    暗四九为难地看着安锦绣。

    安锦绣说:“就算你陪着他,九殿下练武的事,我们们日后再说。”

    暗四九看看白承意胖乎乎的圆球身材,跟安锦绣点了点头,说:“奴才遵命。”

    屋外的几个暗卫透过半开着的窗,看他们的小兄弟教白承意扎马步。

    “这样做没问题?”有暗卫问他们的首领道:“九殿下现在能练马步了?”

    暗卫首领说:“他都教上了,我能进去说不能教吗?”

    “要是练坏了九殿下怎么办?”

    暗卫首领看着暗四九扶着白承意的腰让白承意往下蹲,首领简直是不想目睹,“那小子就是根木头!回去后我非揍死他!”

    听自己的老大发了狠话,暗卫们都不吱声了,暗四九这个木头,要揍死早就揍死了。

    “这一回我说的是真的!”暗卫首领又强调了一句。

    众暗卫听着屋里的白承意跟暗四九喊腿酸,都是抽抽了眼角,这马步扎了有眨眼的工夫吗?

    安锦绣这会儿虽然满腹的心事,但是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来,看着就是一个在看儿子笑话的母亲。

    世宗在御书房里正要让吉和去翻后宫嫔妃名册的时候,御书房外,有太监跟他禀道:“圣上,内廷司太监全福求见。”

    “进来,”世宗说了一声。

    全福穿着一身下等太监的衣服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伤,看着就像一只丧家之犬。

    世宗看着全福给自己行了礼,也不让全福平身,说:“什么事?”

    全福说:“圣上,奴才这两天跟着那个何嬷嬷,发现这个嬷嬷除了去芳草殿几趟之外,就没去过别的地方了,奴才看她往芳草殿跑得那么勤快,奴才觉得这事不对。”

    吉和忙看向了世宗,那意思是说又是芳草殿?

    世宗冷冷地看了全福一眼,说:“那个何嬷嬷现在在做什么?”

    “在内廷司正跟人打听何炎何将军的事,”全福说道:“奴才趁没人注意到奴才,就从内廷司跑了出来。”

    世宗又看了一眼御书案上的锦帕,道:“吉和,你带着慎刑司的人去搜芳草殿。”

    吉和忙道:“奴才遵旨。”

    “至于你,”世宗看向了全福,道:“你回慎刑司去吧,带着人将宫里曲水,宣和两地出身的宫人太监都给朕拿了。”

    全福忙一脸激动地领了旨,又给世宗磕头谢恩。

    “都滚吧,”世宗道。

    吉和和全福退出了御书房。

    御书房外的天已经全黑了,吉和跟全福小声道:“你动作快一些,那些不老实的,就当场杀了好了,除了曲水和宣和两地的,你再查一下西池的人在宫里有多少。”

    全福忙道:“师父放心,徒弟知道了。”

    “再办砸了,安妃娘娘都救不了你了!”吉和又盯了全福一句。

    全福冲吉利哈着腰,他哪敢再办砸差事啊?

    世宗在御书房打开了一本奏折,看了两眼之后,实在看不下去,将这本奏折砸在了御书案上后,世宗命人摆驾千秋殿。

    千秋殿门前的大内侍卫们看见世宗到了,忙跪地给世宗请安。

    世宗道:“不要惊动安妃了,我们们进去。”

    抬步辇的太监直接将世宗抬进了千秋殿里,等到了安锦绣所在的暖阁,站在门外,世宗就听见里面的白承意在叫:“母妃,你不疼我!承意以后也不要理母妃了!”

    安锦绣的声音听着像是在边说边笑,“就这样,九殿下还想要练武呢?”

    “四九教的一定不对!”白承意接着叫:“我看袁义一下子就上屋顶了!”

    “那是因为他扎过很多年的马步了,”安锦绣说:“你欠着多少年的没扎呢,怎么能上屋顶?”

    “我,我……”白承意我了半天,说不出话了。

    安锦绣就说:“你要是想上屋顶,母妃让人给你搬梯子来就是。”

    “我是想飞啊!”白承意叫:“像袁义和四九一样飞!”

    安锦绣说:“都说了那是轻功,鸟才会飞呢,你有翅膀吗?”

    “袁义就会飞。”

    “你要想上屋顶,等袁义回来,让他带你上去。”

    “娘娘,”世宗这时又听了一个声音,说:“练轻功也不光是为了上屋顶。”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毒妃相邻的书:笑拥江山美男超级坏神中锋至上半个梦不灭金身诀洪荒旧时塔格奥的化身禁区之雄打造超级农业帝国变身潜规则嫁夫疯狂桃花运